下設頻道
 
社科院
最新動態 | 理論前沿 | 經濟與社會 | 民族與宗教 | 中亞研究 | 新疆歷史 | 社科評論 | 專家著述 |
   
我院主頁 | 馬列所 | 鄧研中心 | 經濟所 | 民族所 | 歷史所 | 宗教所 | 中亞所 | 法學所 | 農發所 | 文學所 | 語言所 | 社會學所
  當前位置︰  新疆社會科學院

懲防腐敗體系規劃體現三大新發展 仍待突破與跨越

http://www.xjass.com  2008年07月15日 11:27:12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6月22日,中共中央正式發布了《建立健全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2008-2012年工作規劃》(下稱《規劃》)。本《規劃》是2005年1月中央發布的《建立健全教育、制度、監督並重的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實施綱要》(下稱《綱要》)于2008-2012年的階段工作規劃或計劃。作為今後5年推進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建設的指導性文件,加上今年是我國偉大的改革開放路線實施30年,人們自然會對本《規劃》寄托更大的期望。為了認真學習、深刻領會《規劃》的精神,記者專訪了清華大學公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紀檢監察學會副會長任建明教授。

在任建明教授看來,《規劃》在以下三個方面有新的發展。

一是,把黨的一系列新的精神全面、系統地貫徹在《規劃》之中。十六屆四種全會以來,到黨的十七大的召開,黨中央都提出了一些將對反腐倡廉建設發揮巨大影響的重要精神。在十六屆四種全會通過的《關于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決定》中,提出要︰加快發展黨內民主以帶動人民民主;逐步推進黨務公開;完善黨內選舉制度,改進候選人提名方式,適當擴大差額推薦和差額選舉的範圍和比例;逐步擴大基層黨組織領導班子成員直接選舉的範圍;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推行和完善差額考察、公開選拔、競爭上崗、全委會投票表決等制度;加強廉政法制建設,真正形成用制度規範從政行為、按制度辦事、靠制度管人的有效機制。在黨的十七大報告中,提出要︰建立健全決策權、執行權、監督權既相互制約又相互協調的權力結構和運行機制,深化監督體制改革等。這些新的重要的精神在《規劃》中都有全面、系統的體現。

二是,強調反腐倡廉的國家立法工作。依靠制度和法制是反腐敗必由之路,也是全世界的基本經驗。和很多國家相比,我國在反腐敗立法方面,還處于比較落後的狀況,尤其是在反腐敗專門法方面,還屬于空白。因此,《規劃》明確就此作出計劃是十分必要的。事實上,反腐敗專門法的立法設想在中央紀委的工作議程上就已經提出來不只5年了,希望基于《規劃》的權威,能夠在未來5中變為現實。

三是,在體制機制制度改革方面有一些新的重要部署。除了在第一部分中提到的內容外,其他一些新的制度改革部署包括︰優化司法職權配置,推進社會體制改革,在財稅、金融和投資體制改革方面建立健全政府非稅收入管理體系,健全社會信用體系等等。在這些新的改革議題上,不僅明確了方向,還做出了具體的改革方式等方面的規劃,具有現實的指導意義。

然而,在任建明教授看來,與人們的期望以及人們對我國反腐敗的實際成效和進展的具體要求相比,《規劃》還亟待從一些更加根本和重要的方面實施突破和跨越。這也是作為我國反腐倡廉最重要文件之一的《規劃》所肩負的重大使命,而不管其他的制約性因素到底有多少。

圍繞監督權的突破和跨越

任建明教授認為,我國宏觀政治體制在監督權方面的制度設計存在的問題,就是鄧小平同志在1980年就深刻論述過的“權力過分集中”的問題。這是自1978年以來又一次重大的思想解放和認識上的突破。對于如此重大的思想解放成果,《規劃》中只是簡單的提及,而沒有從根本上把它貫徹到未來的相關制度改革和創新計劃之中,至少也應該為地方或局部的改革試驗提供必要的空間。要實現我國反腐敗“生產力”的根本解放,就必須要在監督體制創新方面實現重大的突破。其意義一點不亞于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從而使經濟領域的生產力從根本上得到了解放。

圍繞監督權的突破方向不外乎兩種選擇,一是縱向垂直,二是橫向制約。相對來說,縱向垂直比較容易,而且作為第一步,實現中央一下垂直是比較容易做到的。有了這樣的突破,十六大以來圍繞紀檢監察體制改革所進行的兩方面的具體改革,巡視和派駐,將被徹底整合進來。多年監督難的問題將得到根本改觀。最起碼,在《規劃》中應當為監督權改革留出空間,特別是可以鼓勵一些地方進行改革試驗。

圍繞反腐敗目標的突破和跨越

任建明教授認為,我國的反腐敗工作的一個歷史特征就是從工作到工作,而缺乏明確的、結果導向的反腐敗目標。《規劃》首次有了一些變化,但還是有局限性。

事實上,無論在世界的哪個地方,只要反腐敗,終極目標都一樣,就是要建成廉潔政治、廉潔政府和廉潔社會。有了真正的結果導向的目標,才會提示我們要更多地看到問題和差距。為了衡量我們的真實進展,我們可以開發自己的測量工具。在沒有我們自己工具之前,可暫時參照國際工具,例如透明國際的國家清廉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 CPI),世界銀行的治理指數等。在我國地區甚至行業發展差距很大的情況下,至少《規劃》可以鼓勵一些地方和部門在制定反腐敗目標和實現目標方面大膽超越。例如,杭州市在今年初就提出了“打造廉潔杭州”的反腐敗終極目標,中央和浙江省是否應當為他們率先實現這個宏偉目標,在體制創新方面實現突破創造一些條件呢?另外,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海關系統經歷了一個從嚴重腐敗到治理成效明顯的轉變,他們有沒有可能作為一個部門,在全國率先取得成功呢?無論是地方、行業,還是像奧運會這樣的一個項目,其成功都會給全國創造彌足珍貴的經驗。

圍繞干部體制的突破和跨越

《規劃》中有不少方面都涉及到我國的干部體制問題,例如,“改進候選人提名制度和選舉方式,……逐步擴大基層黨組織領導班子直接選舉範圍”,“加強對干部人事權行使的監督”,“推進干部人事體制改革”等等。

我國干部管理方面的根本體制是導致個人難以真正對黨和組織忠誠,而是人身依附,以及用人腐敗嚴重的根本原因。《規劃》在微觀方面的一些安排固然有價值,但如果不從根本上實現干部體制的突破和跨越,這些問題很難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任建明教授進一步解釋道,所謂干部體制的突破和跨越,就是從根本上實現選人用人上的“政府”模式向“市場”模式的根本變革,類似于我國經濟體制改革最終實現的是從計劃到市場的根本突破一樣,那與干部體制相關的諸多問題都能得到根本解決。具體地說,就是徹底放棄我國以委任制為主導的干部選拔任用模式,而代之以市場競爭制為主導的市場化模式。

任建明教授考慮道,既然實現了根本的市場化,黨的干部政策,以及政府對于公共人才的在政治等方面的特殊要求,可以通過前置審查來實施,最終的決定則必須交由市場機制決定,必須是盡可能充分地發揮競爭的作用。

任建明教授認為,雖然《規劃》已然發布,但未來前進的步伐卻不能僅限于此。各級政府應當創造性地實施《規劃》,而不是僅僅局限于《規劃》。

  稿源︰ 人民網 作者︰ 陳葉軍 責編︰ 陳君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會科學院 版權所有 未經新疆社科院書面特別授權 請勿轉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新ICP備07000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