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設頻道
 
社科院
最新動態 | 理論前沿 | 經濟與社會 | 民族與宗教 | 中亞研究 | 新疆歷史 | 社科評論 | 專家著述 |
   
我院主頁 | 馬列所 | 鄧研中心 | 經濟所 | 民族所 | 歷史所 | 宗教所 | 中亞所 | 法學所 | 農發所 | 文學所 | 語言所 | 社會學所
  當前位置︰  新疆社會科學院

中國就業制度改革的回顧與思考

http://www.xjass.com  2008年09月22日 21:34:35  稿源︰ 《理論前沿》 作者︰ 蔡--
[摘要]改革開放30年,中國就業制PL6sH度發生了極大的變革。要在中國改革開放和發2GgUcQ6KRTZLhDfuf31PJKRLY-K&Sk)yTIc)s(fRLmu7*展的大背景下,對中國的就業增長和結構變化16b0Esa+VT7N5% V0G29D9l4Ki68p^7g$XTiYNSF^hAe6KyFy-c4!進行深入研究,理解其本質,並且在新階段繼M+8PX8e3VG續推進就業和社會保障制度改革。
Hqj3GYfY)OST2Eygh-*EiW@NMk2lxexWzt5tbB$Fw
  [關鍵詞]就業制度;  改v%5aR9OhGp&k%uilIYTE$ihLGF9-91cXjEek7)(Oz0I&KZffvPB革;  勞動力市場


  中國的就業增長和結構變化&Ab#wF#y^d^@@myk4n9Yf2是30年改革、開放和發展的結果。因此,理#YClu解就業的增長和結構變化機制,是我們認識中mcNq^)plkc+P8qWztH國改革、開放和發展的一個重要側面。反過來HFKiS67SA0%y!+也是一樣,這個時期特殊的就業問題,以及就B&7&業制度改革的過程與成績,也需要在改革、開AUk2Ek放和發展的大背景下進行研究,才能更深入地w^0*VL$5a5RFMnjDzFah認識其本質。

  一、勞動力市場發育遵循經濟改革整體步驟AMWeFqW)sc+3LFdc+ie8r81與邏輯

  中uA+#1GMvPm$jihSuS88國在改革開放時期的經濟增長,是一個二元經UFRLLAY)#$TglPJglCv#a1Kq6XX7^MrXXO@VN$KTROmoaT9DceaTvv濟轉換的過程,中國特殊的改革、開放和發展p&u63+5oytk)(pAgd(s@%WCvVN(3okJxx7n^+2fZn變化,又賦予這個過程一系列中國特色。

  首先,在如何通過經濟xVhYOAm3x)ZKdYf&SwjX增長和產業結構變化創造就業機會,消除勞動(KpW l6 yOae@SM 力無限供給特征這一點上,中國的現實與劉易#qqLyAR 7dgo89pTqmgTK39b#2Fii&zzgr+FUQ*!eKz斯理論模型是一致的。在實現二元經濟結構轉dwdSHu35G-ubAE7BgkQMtEa%TEEZ4$J%sTT換之前,農業中存在大量剩余勞動力,城鄉勞cGHkK)rEhHrSaX9*^ki!47m*IcWHmtb13Kr%b)6RnZ9ELEd(!X%GgiEQ動力市場處于制度性分割狀態,以及因此形成21U^UFWp&G U23BVSSXwauYg07M的農村向城市轉移勞動力工資水平長期停滯等(XxzdV )+#^333l889ec7b,是這個階段的顯著特點。另一方面,伴隨著W1oCuR-M4 vx7-X+Wd&vLrE2*tUvCnLuOAM!改革和發展的迅速推進,即勞動力市場的發育WPW1qY9YGW6hK@tAgY99EyayS*kjW^4uE5+D和人口紅利被充分利用,上述特征被不斷消除B7T9&22T$eNPEM+@TUZHs+jz!3u7zr)U&rss&^BZarw9Lc3!x)sRJ*YTE,迎來了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轉折點,勞動力4huAlbQ7Z9&&rQ(@tmIoc RN%Hh2atY市場也進入到一個更為成熟的發展水平。

  其次,中國的二元經濟Z)轉換,同時又是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體制轉vCUaH2guyWW493AiyxsyWdtBLBU軌的過程,集中表現為勞動力資源從計劃配置n向市場配置的機制轉變。在經歷就業迅速擴大XkUdirzwt2VJp+&@CqXo))n28uqWzEWdzc-RwwR+fo)A+Hd0和遭遇勞動力市場沖擊的同時,就業形式和就u^r7A56hT(nuvYlpzAW+8Oe(rr2WEZdlQgr9s$業增長方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通過實施積極Vg-vsvJ1&BYomQPsNOGA1jY+M的就業政策和強化勞動力資源的市場配置,中mOvL0I!g %**%-Xqz!!IHsUa國強勁的經濟增長一直伴隨著城鄉就業的快速7tZDG(Mv2qjr+h5fexZ0jY!^bQI6fMan9g06@uaS&n!hFSAMMIjUCFmN@QB增長。這個趨勢在20世紀80年代後期開始RYircQq&g$#N-o gT@F#-M的國有企業固定工就業制度改革,以及90年Xy6RtGmf-%@JNG$Kc)8os(nJZVx+)W+6FhiuniiYTjsP+D5代後期國有企業進行減員增效改革以來並沒有D9%uPPV-LEH-yB9Q#yvUYxY9R5s(DJcT8t@TRI6!3I改變。但是,就業結構以及推動就業增長的構eIIv-pGa#FkngzK1aW)Wg4UDMS3ap9vMqwqBg1JeyQ)lJfh0cQM7gn6Xk成因素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非公有經濟、中yDRFpS-D-*mHxR!uG%Vu4NdQFDt小企業以及非正規部門成為就業創造的主力軍C*y)mG+IIdS3IWgt,也表明勞動力資源的市場配置機制,在就業(vInGzO@z擴大中逐步取代了計劃經濟的配置機制。

  最後,上述同一過程又6(T5d9Nx+#8vK%Q^8fwam!% A5D*OFce是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之下,通過擴大對外開放1B#CvkllVSZj%8llU^Q)%Se$tEYkCmCcL-SC^LLfDx7%4Z#!jl6而實現的。經濟全球化的總趨勢是國際貿易的F&W空前發展。中國在勞動力的質量和價格上體現FI)2^O!3ZtXY出來的資源比較優勢,通過確立了勞動密集型kqaXrZW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地位而得到發揮。在改fNVVC^aSvar86c革開放的30年中,世界經濟正迎來其新一輪T全球化高峰,中國通過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深!#AHKePaS tu#4+2cr24AOf深地融入經濟全球化過程之中,並成為最大受V^!AYw Rq()&ZZ12ksfkhFOlcRdqZ$G(VYE%RV益者。在世界貿易總量迅速增長的同時,中國b+KGUg對外貿易以更快的速度增長。此外,資本在世Rn#W界範圍的流動與配置,為中國提供了來自外部7tiprGjSpSq@@w-o7zT8(XKMzwXF1vr(#KRCL3Rp-j的更有效率的資源配置能力。

  遵循于經濟改革整體邏輯與步驟,Pr4p6B7Lijy41I6O99sqqlXZ)YkcSkEhx5D5F9G勞動力市場的發育也是伴隨著農村家庭承包制+q3gh#Agu5NdsIY的實行及其效果的顯現,以農村勞動力這種生2pjh2DXJbFGytYP^#gOy+X6heUf-x)1x) HCkiPe9HOL3uu*IVHDe((D&c產要素的重新配置為標志而起步,並逐漸推進I3h NkwP! )Bco8lM&Y*2 5CnPCUfjFg7(U&到城市,以漸進和激進結合的方式進行的。

  二、農村勞動$CC0 lLG-XHJ7)OY力重新配置與城鄉一體化
eIG00Rie8APEz
  中國的經濟改革是20世紀7%Uj-x41l RU5AssFT*f$pUeLRAoch6#Fp2%GiXFcKpwr%)R8#-a4TB#0年代末從農村開始的,主要從實行農業家庭Qqq#aLRLxyMFIn2承包制起步。一旦這種改革對于農業生產產生jO@kvF#^Nji*a$Pmf4iXxy)UzL2AzKQxewm40$巨大激勵效果,並且大幅度提高生產效率之後WFz50Vhv9xlLVUSRFRaInZl)2wmkkYY5$w*-7piZwVzLV$Blv^x^E&Vh,農業勞動時間大大節約,形成公開的勞動力vNs4v!9a8gz&%6m*jLRxcK4ITTTHr42D^sE)x+%KqVO9BCqPa剩余,便開始了勞動力資源重新配置的過程。j@QQQ4i t7g#6HoD^s7y9Q)-KqFhDfmxG+e4@7vWCUrNA因此,家庭承包制這個農業經營的基本制度,KSOmMB4sGhBw4 PN#GJmiUwO對于農戶勞動力的重新配置具有更加重要的效VvmU4Ks4tttasG&9l%b*DBZCC2Rk@oez#zV^G-V)xD9xk55f果,即它除了具有調動勞動積極性的基本效果1P^0y1Uipem&X0a(r2mEZRX- T6jk2W*1mvV&6Ds)&tlb4p@)之外,同樣重要的是,通過給予農戶安排勞動r7@iZwn時間、決定勞動方式和勞動內容的自主權,解QFh4WdHoVT-m9ak*OfDcVswN#31aBL5Q0LXUKQUK8KqkkOlnMVWfj放了勞動力這一最重要的生產要素。因此,我FTkO(yn3h們可以把這項改革看作是勞動力市場改革的出jI ^@oddYRYX0VdAwv(f-J發點和認識改革過程的邏輯起點。
9 bXA74uoF6UJErAocg1YSBOB^1l39owkGKV ik7mt7UPLxQ
  從轉移的途徑和過程看,農村P!nbCw8D%shMYYBub7u勞動力轉移依次有以下幾個步驟。第一步是在mWWDP80c%%F!tqZQogNaOGZst0 4x!P 4pyy農業內部從(以糧為綱的)種植業部門向林牧zNGd漁業部門轉移,使農業內部的生產結構和就業yVVE@(5V%結構得到了調整。第二步是在農村內部向以鄉yf鎮企業為主要載體的非農產業轉移。第三步便TVzEw9Z%aCy)dv-buzKUVL9是農村勞動力跨地區和向城鎮的流動。

  各種制度障礙的逐漸拆除ZtCXP5(kR)i&znB34RMU&BvshkO7HfK!iHJJ是勞動力得以跨地區流動的關鍵。20世紀855REPHkuJ2zy79Iy8hJ4syIWVT1b6$G5cDOnGM155%OxLB3jKKj-v0年代以來,政府逐步解除限制農村勞動力流Tu!FrfB *qe7V7j5d1#HGGoM9@v%d%EhOARxX6rX3@3*RJjhC@HiGAvL7動的政策。隨著農村勞動力就地轉移渠道日益tyWt556Z(QgW&pGiBM+woP-d%jM@*X9RBuKy!2N狹窄,1983年政府開始允許農民從事農產PEUpq+ R%&F9KNp#AHkEXESKpb7X3品的長途販運和自銷,第一次給予農民異地經UuO@$lLvWbb5QkoU00&Zaa9xp@6+lSoN@t@kZe+營以合法性。1984年進一步放松對勞動力x7s-keU+myGR(J@5o6xgD0qw^Aj流動的控制,甚至鼓勵勞動力到臨近小城鎮打CS 5MoU5z*WKkgXjM*+#Npe工。而到1988年中央政府則開了先例,在T4!Lfa@+N7rdrr#qy 0糧票制度尚未取消的情況下,允許農民自帶口6BTEaXAmnL!X糧進入城市務工經商。

M Ky006dKOQ6bRiT*wHX0q^292  到20世紀90年代,在對待農村勞動力7akcu1yvhAECwfXn4流動的政策傾向上,政府本身產生了分野,包b20#J)qlY&D2+yGb5-eGG7w7NW&x6iEoydRy* gFN-!0HB0WQ*Pxc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以及勞動力流出UXbeNeGm3j*8$S&2omYg5LDWm7-ES2sQBnFTEkKo)p6sh3hbG地政府和流入地政府之間。盡管如此,勞動力3O)Xov22I XkhK(UiP1S8yi@fh5!fLU3QBN6Zs8流動的積極作用是不容忽視的,即便是對于勞KIyc#&8Z動力流入地的政府也是如此。即便存在這種不b5yFkd$cf*TmERMB @DQXu1V2je7B-70sY*ta JYgc6zhR*同的政策傾向和政策的周期性搖擺,中央政府HFW4dXXZs+GHYktlYOCC-FJm6!F4wLuZpl7R28*ww dkNjKa*^HoVKY和地方政府仍然分別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適當J^44Z4GQnU放寬對遷移的政策限制,也就意味著對戶籍制!a+BfHR!^eJ*XC2J@%6rz9eEH6ds度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改革。

  中央政府對于農村勞動力轉移重要性ppCaAMBb-t0+QXM-的認識,對于改革的推進作用十分明顯。從2762bVqLjS9b1eGQS v@HRxYz-R9+ihY!zE53*t! %FT000年開始,中央政府的有關文件表現出對Bv+)KyJ7nqquc農村勞動力流動的積極支持和鼓勵,明確提出( *zup^gBsi8tWWfffi0A3y2%guE改革城鄉分割體制,取消對農民進城就業的不r*-v+q2@ RlT合理限制的指導性思路,被稱作城鄉統籌就業-的政策。這種政策傾向明確寫進2001年公wELj^y%ACy&I1V6zm2B+($%uq XqkGO@%Bm@-布的“第十個五年計劃綱要”和2006年公zPVDxM$^C*XjyPa^B#54VnGpm*KOLztEQlDsbw@vH%2aks布的“第十一個五年規劃綱要”中。並且,這XdsBZOsg0TG+I7LEK)hHg1kM2fCCCWP*&Ke種對待勞動力流動的鼓勵政策,通過改善流動x$pOdF%jYGVw(^ht2bBUUGo!GNjn-ZF2Xz人口的就業、居住、子女教育、社會保障條件d70Sn(oRJzI)*!lZ@RMXTjo@TW7h3E!!fR+r0b4U,逐漸成為可執行的措施。這些政策變化,歸q!hy6@#UI+TP)nY6BlL(O50kBH$fjS^F4ogg3Be5pA根結底是中國政府對于現實中制度需求所做出dmcBA U110HEyT7tqT%i-Zioxm3qI2vckd8l4bD2NqHf4so$J1D的積極反應,因而是順應經濟發展階段性變化4jsAV)yvYfQ&YFQbKV05I$UVU5&oPkN#Z$Qo-要求的。

  地方政府UCIEpMJ6cdl4-DPAbv+8k11rNTi8zbT2 PR)^4RFyo0bbz(%5!uBL 9C對戶籍制度改革的力度也明顯加大。近些年來xtD1m^HxSw@3uU%(7$ e5Oh+UR@Ry2!JezV,大多數省市在戶籍制度改革方面做出了頗為6 cGLDwvRc3*98WZVH661p4tJqIQ!JYU&ec@xZR%HxO*Ui@xJFY不凡的動作。一個具有共性的改革,是嘗試建7#TT0)v立城鄉統一的戶口登記制度。到2007年,PX(u!TYaT4l#lkMn3shnPpkR!m*EY2D1+z7Xs4UFt9全國已有1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相繼取@t4q消了農業戶口和非農業戶口的二元戶口性質劃SmXLRg5YpL3HL分,統一了城鄉戶口登記制度,統稱為居民戶tB%M%wi(AnzZ&3Xx*jNoMmy3&NBw#wz(c&#口。另外,很多城市進一步放寬落戶條件,以UQGI%#!AW5準入條件取代各類進城人口控制指標。

  但是,改革遇到了種種難QW#TO(nA*igyim$jL11VkKn+題。其中最突出的問題就是,地方政府發現,RXJm--*lXgl @ppxNp*)!&fW@h^ nQJSuwNS9*1C0Ow)BT5*ZePTDp0戶籍制度實際上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口登記制YftSRP#U8feVAf6E4-b*Um^Vg055RL度,其核心是戶口背後所包含的福利差異。當zDkjBmLqmo@@kQ*0Z!BX@NsCHU4E1&JL+AeVo20jjo(IobJSFlT@(h改變了戶籍登記的歸類方式或者放寬了落戶條wIjWGK5wdKOYj)0 n36WuX94件之後,現行的城市財政體制和公共服務體制H0GTavzVHCF3w3*yKvv卻無法應對加大了的負擔。結果是,戶籍登記^MwdLjksOMIqZ2WP0gl方式的改變沒有實質內容,即作為統一的居民Jtk5ZtGUNrbE3LSZGm-Y2B3&(kmPPNQ1Vl@q^i+sv4NvF8hDTc2xHj3XK$戶口中居住在農村的那部分人口,甚至按照條7$U+&MjLTddcT%@$件落戶在城市的新居民,仍然不能平等地享有5zKEkDXLfUz%Mu(lP7c0j$u5P!p#-城市人口所享有的社會福利、社會保障和公共Pjp1Bi5tl2FC!1GUW8TDJPW45qx a服務。經過一個周折之後,戶籍制度改革的路r19T!I++oWW*pxBd3p*Q*^AFAbqkp9zvLZMJ$gJMGVXoovYttK5Pzs% 徑更加清晰了。戶籍制度改革的目的就是形成k6Dl4i Su(7-Pgr $uJ5#4)#EE5yy%2hpYz%VXC0ZhG^3JFCvmS%i1一個一體化的勞動力市場和城鄉統籌的公共服zLpyc!+5py1Bi務體系。

  目前與戶T9 UN^8orN+S&sN#xvf93mQ6@Z5l3qLpL#i&hBo$oMLUy籍身份附著在一起的種種福利因素,如社會保@&qA!y2xIl%sQN&PH2pMHHvXYIkeK!q)#WAW(4qIhiy4 72Io障、社會保護、教育獲得以及其他公共服務,yI7T404-p8$azC)Xz$eA hLN@II^Q^Zb ! w+SYp%lqkoNBk57ooFO+udM都處于改革的過程中。不僅中央政府把縮小城D(#鄉公共服務差距作為重要的政策目標加以實施jGEbZ6z6&6eIEwQIXRLtFaxQncc^0b@d^EpGVBT($6$zHcPe-fsD1,地方政府也認識到了改變這個方面的現狀,1(erl7mh84iO)jB&CcrYNY4L@kVdH&9AXGd(7NpHP&iOw9kw9VW將是更加有效地改革戶籍制度的途徑。歸根結p*KnyHbdo^OOVdpM%txe底,戶籍制度改革的實質並不在于是否放寬了7jfAHGvK#v-*1VTFqVVN&UsCj&YQQE-tQl+CoVef1CkHs入籍的條件,而根本在于是否把福利因素與戶z5%籍身份相剝離。因此,把戶籍制度與這些領域)stEWH# b4o-W7&xC0tuO#+DcCCWC@PrG#的改革相結合,從而形成一種互相補充、相互#ht NWfM4$ohrd+*23ZK33KK0SUQt4miO&0%9*oVmt9xsKvj)I8N57促進的關系,有助于政策調整和制度改革的推pK(W(Qx^DX@$LGXwLr)qQsKe1KMqIAb) #x@Oow0d0m進,也抓住了改革的實質內容。

  隨著勞動力流動政策環境的逐步taZbkFb*!aWquzka#rvseYo6z6ADvc%(+h#spn#G改善,農村勞動力流動的規模和範圍都大幅度q8wFbTA!!Wtx-p2KJ*V4D提高,形成人類和平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流動勞4nhJu6jxb2eZ&x2%R4FS-CAcD8LU D2HkhH^emjgQdZE動力群體。在這種自由的流動擇業和就業過程#JB2S14Y!bbud8A-aFNM@kkN6qIycGw8+^zBhF%8Q#(nb中,農民工工資的地區差異逐漸縮小,甚至他qH4EuuN4hY&Q!T4v@們與城市普通勞動者之間的工資差異也趨于縮T90XGd^W2sSp&g*YDiQ)H-小。根據經濟學原理,這種工資趨同恰恰是勞d gfaW3TkRY)y動力市場一體化程度提高的標志。事實上,由#-B7IuSxR5xs8M$+7)!#FXBA&oopiiMz480于農民工的就業市場與城市本地普通勞動者的)NlG&HCZAAh(1G(M&&c%Q*jPS*aszY9*iE9jJ+^WSuu)DX就業市場逐漸融合,城市職工的工資也出現了o8cdr1Z&Z214%Kgj+VFpxkaaJID5Zls(&)相同的地區間趨同現象,是勞動力市場一體化BN-@w1FfdsmaNEFDlPcw17dfEkgUkm6v*)Sp^2tJMyj!pGbCwg程度提高的表現。而伴隨著勞動力市場供求關rPHUZYY P6*NsY*h9e#pej系的改善,出現了全國範圍的“民工荒”現象M$o3^A5a!M2OtWBZQSSmUv,長期踟躇不漲的農民工工資,也開始以較快 AF%YX##s4YmZN78I-87&的速度提高。

  三、城市就業沖擊與勞動力市場發育

  城市勞動就業制0ojpwhA*FaGCw*0Ql2Iu5wuq#qqjLPL+85ZVwJHyW度的改革是從增量上開始的。1980年政府EcPr4IQ$kEZ$IDiQ5iq*Jo^lOR推行的“三結合”就業模式(即在國家統籌規BIxT(u(k7Z5pisX*a%%w)z&V1qD15O劃和指導下,勞動部門介紹的就業、自願組織 sZ ApIn就業以及自謀職業三者的結合),第一次突破vZ1UjY!PARO%+7SMMph2了城市勞動力配置的完全計劃化,形成了一個qk+aOR%y8klknSBIs4 &zz@DLJQzEe*Aj邊際意義上的政策調整。同時,它與對產業結B05O^jdb&I#kcI)Zr)ntM3*grgJGLS*gWNRNiND9&+qI&gS$NRG9構調整和所有制多元化的最初認同是相互補充NM6@GV(A0BPAf&oIa+76majz+ZmGJyU的政策。勞動就業制度的存量改革始于198uML55gC&GYtOuk6WzlDX6#P4@NJyyXvI3keNm-b7年開始的“搞活固定工制度”改革,在要求ZaW+IT(DAMdr2U7m企業招收新工人一律實行勞動合同制,企業與WY!m8Y@I%-tz職工自願簽訂勞動合同的同時,改革也涉及企f#KAxWpTHBejrR((9UkpwmZrVECKUnp8 JU2MuuKZduM44PawPH業原有職工,標志著城市以國有企業為重點的t3Tr&Sc勞動就業政策改革的全面開展。

  與此同時,20世紀80年代初NEjxBDFLiyK&eQ-^h$xGjXVpjrFD3y開始的國有企業放權讓利式改革的每一步深入-rwCxsOk1Gf6X !fRr3,其實都意味著企業在使用勞動力方面自主權GMnG^H)0ssOyg!cd1Hf^YRs18I$BMx8nc0FfsSRvxKZhbE的擴大。也就是說,隨著國家逐步擴大國有企P6&-O0業的包括勞動用工權在內的各項經營自主權,!v0(N6rHgsrs&1@Zz48pHKfHj^iSTLVTO(uBrt-0s(aG^&ld1企業管理者開始具有篩選、解雇職工的合法權kp3DkGvSp23zTY#^Ciiw6A-o8#jBRm@KK5LiWfRv05,也有權根據企業效益和職工的表現決定和調X4JX^ilDhtgocagxxetYaxEXs5-c0J1WI27rb+Sx整工資水平。這個制度條件具備以後,隨著企MH-HCHDQ39GKQI7YM7lNTm5tQMBKfl!J9GU!3業競爭壓力的提高,企業雇佣行為就傾向于市QfQxPNb9^E場化,“鐵飯碗”就逐漸被打破。
hw52cccO1)p@#Ae0z@llSZapmae(IZ5K
  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在76Koock#H1SkEGG5 !n^職工大批下崗,城市失業率上升的情況下,政Uaf4%^uPNj4kQ%YOH#XoH$#iSMK*WKHN府實施了一系列政策,采取了很多措施緩解勞ij99YV00ify-Z動力市場壓力,涉及政府自身、企業和勞動力+hSe7tVLak-g&F14i!FQdMR5po(!uiqmso^AI8EplmE8eE等不同層面。在這個促進就業和再就業的過程@DRDkLQ8VZ0YZnx(wgQ中,政府顯然是不可替代的角色,涉及就業、2$kOIkVF)JMuRV0+#Mg(nRdyGG %X再就業的重大政策的實施、重要制度的建設和efsBVd1R-Tl)$Te^otqQ+5OyPe6L)HsVj%Vr!wk6jB重要服務體系的建立,政府都參與其中,承擔C2pmJB5y$rQYxo@DFkAO3y KyS$3T1LlmMl&w1C T%i*JBK9sEstaWhV主要責任。

  雖然政WefW府對于特殊困難群體的就業扶持起到了重要的 9by&c49tDaL9jpK@GCZWH02D7uZn2A4$R!cOjjKmCbJ)JMRAR作用,但是,就業崗位歸根結底不能依靠政府pON*!WQ ^Z5YR)Ew+v-L&Quuw5UfyGz+$MM@!!lNkPM-8B^d來創造。中國勞動力市場在經歷這次沖擊之前PWYI373oVj#p,非公有經濟已經獲得了很大的發展,因而為l0cb#O97Pqss沖擊發生時應對城市職工下崗、失業的嚴峻局Fjfr(Aw#W面做了一定的鋪墊。另一方面,通過拆除城鄉(r0UjN*zlZ之間、地域之間、部門之間和所有制之間的制BhnC-PPwhM1(g3LOx+YnZ0GsXV9b$q9yyC^MJO2LY913度分割,矯正生產要素價格信號,從而利用勞NXFJZwZ*8Hbj6Im8$gfM6k7L3x4wfvX*IWSb094P1Sy動力市場促進就業,比政府扶持本身可能產生r-$w4mWCZyjeL@rM6^2u(8PNnd8RkGF#HsFb8#6aaKS+w-X08N3c%EA的效果要大得多。因此,也可以說,政府積極GBX5oPGpWinL5qMhsyby62$pkB9 J9k9h+M5ktr)oOvX8S6!@Q8b-就業政策的各種措施中,效果最明顯的莫過于KQRei勞動力市場機制作用的發揮。

  改革以來,中國強勁的經濟增長一w7F(TtYHa@dz2zWvJR5MR4q#DG&直伴隨著城市就業的快速增長。這個趨勢在2kId5jfZrrba)^70kg*)m#$$w9vjjTMa0世紀90年代後期經歷勞動力市場沖擊以後PY2p))C5ii1GOswurQ並沒有改變,1995—2005年期間,即f)5wblU%1vdco!@GjCxUg1BDADy3&NGrEUy@i9QNcgr使不考慮農村進城勞動力就業,城市就業也增Z5gEn長了43.5%。而這種就業增長主要是通過mfuI rk%(QR7BHFq+W0rBO#@xJ3Caj改革以來非公有制經濟和非正規部門的擴大推I!H&2lREW)ZVDQRSAZd^eA2ywJeB8q+WkH774sr)Ck動,由逐步得到發育的勞動力市場機制配置的5oShu5BJ(%&GfE4EKP8p。2002年以來按照國際勞工組織標準計算1cvlnC%3hVRECGNplOa!的城鎮失業率穩中有降。國有企業下崗職工基e-vaqnAK!VKCyoU1CCysFcHrQ#onpxJ(m^D01(本生活保障向失業保險並軌已經完成,同時城H)vh#GwfK#RHhs-epFzvOONU (^JAn^p)vW7TTKaZ00yM%nM3N#ww0Z鎮登記失業率卻相當穩定,也呈現下降的趨勢S$NswVmBiPS)3x1

  在20世紀90g%geJJrVnB年代後期,國有企業進行旨在減員增效的就業cLS&)StbXG制度改革之前,由于當時國有企業大鍋飯還沒m有打破,雖然非公有制經濟已經得到了一定的E6T$+Q$3Z*Lf6$iM6r9@j0Eb*G#Tr*+QPryc*2opOj5Fv發展,但是,其吸納就業的作用主要還是邊際k^!L1hLMVi+2PcyX@jP5iZi19H0P52 l8$yXGgSL4a88Tu1VWgR上的。而一旦城鎮就業制度進行了根本性的改yETiQgcDeMF#i1p6)&h$d 7EsANzAGGjbE5r7ueg+S!革,盡管在一段時間里發生了較為嚴峻的下崗!^bbJN6H*ggHUYvgWD*iePZaSNlp%ixt+和失業現象,但是通過包括下崗再就業政策、nOP%T51381lSjJO#xtmcN80Yaaz0YCI9XZ@kuX*vj失業保險制度、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和最低生活qjXC(X2dha)Gt9U+4fa4RyuTOM8F$OzZGiLx85xmwmQT3#io*Uy$3Z!CJ保障制度的重建,而保證了基本平穩的過渡;E!Khlw-zUZX+te2&Dc同時通過勞動力市場的發育和持續的經濟增長aiZ,保證了就業的擴大,最終實現了勞動力資源f@Jm!(@5SwsaO00YiEgk9-c3DDg67y@zPh%由市場配置的改革目標。

  四、勞動力市場轉型和發育的三4r& uZ&A5BG758個特征

  就&OhVxl5jz+mF(y3@YfVLqfQfyee4MBv#bNHhYW5 *FLsD%#he4!p+業制度的改革或勞動力市場的發育,整體上保oo&fY6 BWV7B5@+8Eiz677r0++H)I0022b4cg((i^ZM&DytM!cBZ持著穩健、漸進的推進節奏,在一些特定時期d6r%WrkF(9h@htg6Dq^2也發生了相對激進改革的事件。從一個改革整iBF04Hz+wR4NwT94W-opU$vXSr*#zCeSu體和相對長的時間,結合就業增長和結構變化f的真實情況看,勞動力市場的發育在改革中並Yb(R@sZuFgME不處于滯後地位。中國勞動力市場轉型和發育cMbQhqwC%*F!2SFowll8+CCtVa(Ew@I%jwJwY,清晰地顯示出三個重要特征。

  第一個特征是增量調整與存量調o)Spl-E&bP11k!!0Z$ozwDxF6$整兩種改革方式並用。一般認為,中國經濟改iF0iXP89ACN5Mlul5Ku*sO) 1uoVdCq3Jko@x革的特點是以增量調整為主的漸進方式。然而jS))!$,勞動力市場的轉型與發育卻結合運用了漸進oSaSC和激進的兩種方式。中國勞動力市場在經歷這^Ti!g& qTFWBs$次沖擊之前,非公有經濟已經獲得了很大的發iDdrWbZFsO kDPyF(e%o)itG+eL-mhB-*TD0P)Jtt$NRM展,因而為沖擊發生時應對城市職工下崗、失$EkPKw6業的嚴峻局面做了一定的鋪墊。同樣,由于城fTZZO鄉勞動力市場在此前得到的發育,使得遭受沖59A7擊以後的高速經濟增長同步地創造了大量的就LrD5zEUFB#Zo業機會,不僅化解了嚴峻的勞動力市場沖擊,fOf%-B+!S而且通過各種市場化的途徑促進了就業、再就O業、創業和勞動力流動,使城鄉就業增長實現NNyXI7z*tPjRs25qr(zpdpBGApm!s1VS3a$vPg)^dB3^Bx25 7了一個新的跨越。

  5tSvdFxivsNp0EGHd 6H aaSJ%y)$s%M)WH71qr89LFzby^eIX+UcvjJJ第二個特征是數量調整和價格(工資)調整兩dNMdY^xDlG*@0VUi99MkloGGSV-$y1OxXIyV!ZTs)n%F-t+s種改革方式並用。其他轉軌國家的經驗表明,^^)iN^zisxuU$d8L由于轉軌時期的經濟增長衰退,在勞動力市場7gtG^2!的調整中,當以數量調整為主時,則出現嚴重eFsjF1uYE+ue@H(Wf3sS9vlnZS的失業現象,造成社會動蕩。而當以價格(工m$4bRL#rg8資)調整為主時,由于工人工資大幅度下降,-Lfm5hFC7%wV4P!+of5會產生嚴重的貧困現象,同樣導致社會不安定QYp2jBHE&%A&QbRxb。中國的就業制度的改革經歷了若干步驟,把t)qGQnBK%r5rEWw@4 !R8s&0L$1@h4kvqQJTnt^nkxqxL8bOlf2tQ)2A兩種調整方式加以綜合利用,最大限度地發揮kAkgB%了改革的正面效果,消除了調整的負面效果。@zGa5*5mrl&Ws MhSw-QYI1qvTqB6hkKWPRt oLYTY5yefya@B!y lzPUy^

  在改革較早階段,*2#sP9yxOLI3KZykQniDDBi通過邊際改革的方式進行了工資的調整。通過UgxNZHrt(yT2RZH9lCc&Pt)kI$Ch!rMW&Eg+L%X吸引農村剩余勞動力進入城市勞動力市場,以1 xNGeuCD!!GeHtn-r1JiU81ZsvOW*LK6q)OE&uFQk!&M)lQm1A及用新的機制吸納新增勞動力,把計劃經濟時(WKrHoLScDZ8c9!fB W15)!!2lE期和改革初期形成的制度性工資調整到接近市W2(c場均衡的水平。隨著這個新生勞動者群體規模)0RWNH6fJ3M*P的擴大,總體工資水平逐漸接近市場均衡水平A5cMsOXv5B9)skMHN#r7V$l。但是,對于已經在國有企業和城鎮集體企業o5FDAjwx43S09bicMS42b#-XfOE+jiM^oa+59rxmzJxPtf就業的工人來說,制度性工資卻成為既得利益zC%,難以調整,同時形成了大規模的冗員。繼而qObY0yCQk1*bxs,借勞動力市場沖擊的時機進行了數量調整。vWf*29MDeeP+gSUU一方面,大規模失業和下崗以一定的代價實現MkWe1kg9@-kwROioPhz6reXQ4YH+了數量調整,另一方面,失業群體在實現再就Qjs業的過程中,只能接受市場形成的工資水平,$bX$*tITyQ^從而同時進行了工資的調整。而工資調整的結5TZs#R)6AyaqaYX8gVEsEXEBEbmpwn rHGSkA9c0z+&faljY2pc3Fg果意味著勞動力資源在越來越大的程度上通過!wtt*1YfC+uf#%y!!gDrdhHz^Og3v$C) mpGmsENhK *(!w(!2DaM$x市場配置,從而有利于就業的擴大,進而消除YMUjxK了數量調整的負面影響。

  第三個特征是“自下而上”和“自上而)Y7BVMReMaKrSs1*GC8o#9b n^+下”兩種改革方式並用。中國就業制度改革過n+O48(JWWX$S63-wtk6L#G)IGXaS$5Tp%aHdyl)GCk1aMlE程具有激勵相容的特點,即城鄉勞動者追求收5rASfxqBB入增長與各級政府追求提高居民收入、縮小收*C-fQI1$$LyoBsJjylo4Vm!ZpXR&aY入差距的目標,在擴大就業這個點上達到相會s zy55tMF+Q@m $TGW*OAT9kmdWOw&Mvl7v#rb3cKb&J2z。在整個勞動力市場轉型過程中,一方面是尋X*((*zms5R((3JlEZU&求就業機會的城鄉勞動力突破制度的束縛,自um XX**z-發地跨越城鄉、地區、部門和所有制界限,另&NmLOS36+一方面是政府因應這種勞動力流動性增強的新gx@-P38jBUOV0kGqZHQ96P8ff-d(g#Gznqb-Ubc情況和新的制度需求,有節奏地放松制度限制S-rP%CcYzexCK+IpePZ&DD3,並相應地對傳統體制進行改革。在遭受勞動4glQFxgzTvrW@fTuuJJ*MzD&T!7aa@qWJAZ4CY3^qqBBn8s7bP#fEAsN+力市場沖擊的特殊時期,為了應對嚴峻的勞動byW3r(力市場壓力,政府不僅著眼于通過社會保障體68gJSraB6oXzSSSBybPzW*Wi2$caiDM(Hus3系的建立,對失業群體進行社會保護,更重要K7zB#V(g XwB*umNz的是利用各種有效手段擴大就業,並在實際中+apwS1aw()+H)3-ucx&v37f#A U5tNNTioCK1HI4G@41zKSrCC逐步確立了就業優先的政策制定和實施原則,jsRKDF0OUG^cey^^v$f8l+m+^emuk#)QR)-d3kacl%CAxxkQ#0wy因此,這種上下結合的改革方式,保證了政府^54avVPNO03t-Z&2$9iF sY(tpDFe職能與市場作用的方向通常是一致的。

  作為改革特別是勞動力市H5DUmq8Ame-場發育以及經濟發展的結果,中國經濟已經進wDMMSPhXIks$oHycw*PNYj4v04T(ZcTaXRQ zSmYpv3LAe*N03入一個發展階段的轉折點。由于這個轉折點以+aJcbm@dcM5xs+BaAC4@YHSAiyw7syUvSluw3oD9o)1RQ62!&yQ6HV(勞動力無限供給性質的逐漸改變為表征,所以k)iCT3AAUGz7v4j)4400N8Amc(ONY#,我們不妨借鑒發展經濟學的現成名稱,將這CeGwqXjkfhghbuJAEU)pumIQM2EPz3NbL)6!2qjh!OllBF個轉折點叫做“劉易斯轉折點”。這個轉折點w-n0iy$grh3hC&jOfh^5mnVWl$的到來,並不意味著就業和社會保障制度改革YL*sU@IKEqj4@F#的完成,而是標志著一個制度變遷的新階段的q$lDCT9F)$KUhRH46igC*sKYhN b來臨,並且對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勞動力市$PRKk-OzNHHYlXRRwEuyy*PCUblEU(x場制度模式的選擇等提出的新的任務。

  (本文作者︰中國社會科@B學院人口研究所所長)
  責編︰ 陳君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會科學院 版權所有 未經新疆社科院書面特別授權 請勿轉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新ICP備07000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