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設頻道
 
社科院
最新動態 | 理論前沿 | 經濟與社會 | 民族與宗教 | 中亞研究 | 新疆歷史 | 社科評論 | 專家著述 |
   
我院主頁 | 馬列所 | 鄧研中心 | 經濟所 | 民族所 | 歷史所 | 宗教所 | 中亞所 | 法學所 | 農發所 | 文學所 | 語言所 | 社會學所
  當前位置︰  新疆社會科學院

改革開放30年︰社會政策的調整變化

http://www.xjass.com  2008年09月22日 21:38:34  稿源︰ 《中國社會科學院院報》 作者︰ 記者 山風

記者︰社會政策的概EExnK9U50k3g(f+WvxR6xhq%49PJ!B^!r@90y0sxc*72K9Z(eM5BxNeu)Bl念有廣義和狹義之分。今年是改革開放30年NiYEXwiU+fry**fgT783DRMlgPUo62TWEtXE9SnS9f$jTYmcch9q-l3Udj%,請您從廣義社會政策的角度,談談改革開放GUt9I4JhdkYFIW@S4VAW)sVheOe!5l8p8i-NZl9%QbfCOcYjKHNvfR@W30年來我國社會政策有哪些調整變化?

  李培林︰zf2aX%$WJmKY55%^M-69LFSHCjClG^c-u^)sloO1YtK&4Nt9E-&T+CW^廣義社會政策包括階級階層、收入分配、就業T@r86b&mdPvKwnrlMVL$oCm7$sSNjpi+g6EU3!X&95K*!u!eV5TH、社會保障、教育、醫療、反貧困、環保等各ED*yr+$kkw*UCQ46i5tSZBU3nqA個方面的政策,改革開放30年社會政策發生7zgLro^H5*LHAiJ1L&了很多調整變化。首先談談階級階層政策的調@Te#RWFYb@0Hu#s^6K*6nXAMg597X%Ja7#L%G1A整。實際上,作為改革的序幕或者說真正的起O(u8f@O92jC$^%YkhMLvLvFS-WXo^7pFq5cpF+BjwcwKs4bIMXRZGY(tVQQ點,是放棄和否定“以階級斗爭為綱”的路線tf1@IYutQ4)v+lg!gdTzsIiqh13xc4zFC,所以改革首先進行的,是圍繞著“撥亂反正FB(Oy”對階級階層政策進行了一系列的重大調整。Rg0B*gXo+%N5zMKsQh9^^Vhl!1abZzBVg#NRlA其中包括平反冤假錯案,摘掉“反革命”、“&e)-Y&FnUUurI(vGHvI(WwS7OmDXd9aT(&GO#f%aj6k走資派”、“修正主義分子”、“黑幫分子”Ex(tfDaeOq7lYEQ5BoB7^4bEAxB4r3LagtduOdseWAXc@gE44MMDVV的帽子,摘掉了知識分子在文革中的“臭老九rG2s0nMU)b8AuN5yAf2sI04B”帽子,改正被錯劃為“右派分子”的案件,YZD%KK2nqk!wjNRbe#CZW2cbhJnCD@UXTkx^&dY7Gh4j 11f摘掉地主、富農分子的帽子,落實對國民黨起qfOJ&e$xcF1sXFB1#vRZY&x3Iw(J44zIi@V0SfAYQZA0J*v+AR)jVDAV-義、投誠人員以及在大陸的台灣同胞親屬政策Gekd,為原80多萬工商業者恢復勞動者身份,等u等。這些為了“團結一致向前看”而進行的階L*QJFksRFKHxs)5BN6BXk#GT^s級階層關系的重大調整,調動起各個社會階層s#@!NG9kAfLq投身于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建設的積極性,擴sbBWgqz#wdyyWhkV(8GYGX(0V-AUr大了改革的群眾基礎,同時這些政策調整也意ZHKLZySGC4v7Yx5OCWNoe1O!Bg@mPpE1c!xk%^w9I DaoIYZTE)*%味著,從此放棄在“文革”中那種簡單地把“I政治思想”和“歷史背景”作為劃分階級階層Z3eY7xBEA518mHleI4^r^X(6oGaZyZ5UTH44&(tKF%hn的依據。

AixbGmzyA(9m8n00kM52pnMxtX+$R&zHXnP!ibHmvN!3HAP9BtuLLp2  隨後的經濟體制改革,帶來階級階層結構ioG和利益格局的深刻變化。這種巨大變化的特點JvuOFtDXS+kQ*g76Ck#+F4ooEDDy4bXXYEZ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所有制結構的深刻TnSZ-ZX6UGyq$o2c$V變化使非公有制經濟快速成長,由此產生了私UmqF-Rxb0b^ODdr)z@LQnfuN3-(tdmfy6(^L)ZbO%f2wD營企業主、個體工商戶、外資和私營企業高級$8AN+XAn)Gh*AL#(lx JfVdh0(PiWPnF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等新的社會階層;二是工tx&PhU$G7$FNyNN6^M$ZHB2M業化和城市化的推動使2億多農民轉變了職業ckBWgGuLO#FMfA%&8bA#64V449mCrkgVdcfq4a6V(m$0D(Gp z21身份,成為“新工人”;三是與現代經濟社會g!YFQ^iJz8hG@Ko9iu3tgv-QHLpLj7OtM8Fq3 sVr6E9J#m4gKc#+lH-qIB相聯系的社會中間階層的人員規模快速擴大了rN,而且社會流動大大加快。

  工業化、城市化的快速f*uw2nj推進,推動著我國從傳統的城鄉二元結構向現1u#fmFP+dKhh%代社會結構轉變。這種社會結構轉變的人口規aldgD^SE5sc+aKy-0xw11a$zV#A5LjsBiJKS#HfhbmUDL6i模之大、速度之快和程度之深,在世界現代化FgrSktF*8B#&GUnrnwaPFt歷史上是空前的。數以億計的農民離開土地向hhPp+HVk7&-HFU非農產業的迅速轉移,鄉村人口向城市的大量y7ubbK*1eGvM)HfAAFs108FFA*集中,為中國的社會結構轉型帶來強大動力,8極大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就業方式和整l個社會的面貌。

  記者︰改革開放30年來,我國城H36%RJ2Q5eo8TG$(KfmR&2!3YNkhyzQtuJra%qR0ZmE4m@!!qlz0Nk6kG鄉居民收入增長顯著,但是也存在收入差距懸R6SKHZ2Ow(s殊、分配不公等問題。收入分配政策作為社會eC@y%7sq#mW15W$xP-Oo^gpuaqqNtcOS5u0I+1#X政策的一個重要方面,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對其P%TR@j8#a)2OF!Rw&D@bKKb#Hol&HG70xWIIY作了哪些調整?

  李培林︰在改革初期,收入分配的%fyZ#wVq*hLJ2Z^d-B6sdXL0a#N)&$&R2c改革要排除的主要障礙就是“平均主義”的傾RnGsG向。1984年《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sEUmTa-XYkq*$byZ*SVeUj的決定》強調指出,“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Y&AiJ-puv平均主義思想是貫徹執行按勞分配原則的一個)TO)RR@5uhjgIIKt#18 kh+x)x嚴重障礙,平均主義的泛濫必然破壞社會生產JW3g5JSxEJfj+j9sqg7 74ZEU3a*oWJp1bXE力”。並且提出,“鼓勵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bS5*r7PPC^k@kTjZAsTTe2政策,是符合社會主義發展規律的,是整個社j3NC13n!!DC*+r會走向富裕的必由之路”。

  1987年黨的十三大Ys7ac3e#gBawL&R4yVh8p&報告提出“在促進效率提高的前提下體現社會zwbYM6j!公平”的分配政策。這一政策後來在1992hR!jjiGe^ufyyGLURs*HdVepOn5)-$drrlaKLVZG GT@N年中共十四大報告中被概括為“兼顧效率和公ga5p9ya平”,在1997年黨的十五大報告被概括為5j!hM2tqif37o- vhvryYXR)StV#xDe*y-7)^nyXEIcSwW“效率優先、兼顧公平”。2002年黨的十IjpJ六大報告在重申“效率優先、兼顧公平”原則JcGay19TFg@#LDj$v9@NhIaDnI6QjhfnM!rh4c1nTYYyQe(LgMr@UIIIqr的同時,進一步提出,初次分配注重效率,再q7GEHeAGe36ChMZpp@ByzO7QYyJLOYbgO4*JK1I分配注重公平。

  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深入發展((u@d &8zHldBBM)*KPqSfz@p+8@J *kbOAY3D*Tt4vl)W@ESR,收入差距的擴大趨勢引起社會的強烈反應和a(PNs5S@5q+zGoh4r國家的高度重視。2003年黨的十六屆三中FT2gL(h9c$pN$1d6qpKN 7$e1z iE--YYM全會的決定提出,“整頓和規範分配秩序,加 y2N9coL)NrH大收入分配調節力度,重視解決部分社會成員!h*xh53&*g收入差距過分擴大問題”。2004年黨的十94hb+wR8(m+VhOZGy@Np#3k^egDU六屆四中全會的決定提出,“切實采取有利措SrtUd)&5zck&Inj1Opkz!zjfQEM3施解決地區之間和部分成員之間收入差距過大GRd7Z(6g1(o問題”。2005年黨的十六屆五中全會進一p步提出,“更加注重社會公平,使全體人民共-)-b^PwQz28KVVq$cGqa享改革發展成果”。2006年黨的十六屆六!eryqm中全會的決定,把“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作為tOlY2QW2aSb1$ao$u-L2Z-O5r@!&hhN7M*TjJ&KcR+3Ch5Dlr@B!R398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一個著力點,寫入構9Wo05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指導思想,提出“必須g@fLq-ooqcfas-(pugxt9Tgd8O74LACkTh加緊建設對保障公平正義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mbtZwCPgp9%R@pUbzH$w(%!N6cuFn@q4R^4Ur%d9FY 2*”,並第一次系統提出要對收入分配進行“宏y觀調節”,要求“在經濟發展的基礎上,更加i+^VLr4ug8Fy3^tBsWhwd1eD%9 wrLt@+4Dd9jH(G+注重社會公平,著力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aUIwMOkMfb%%7Ii&t&6#V+W*haBj&GnrW7W8Zt6MFfw7O4uoV lha Jaa+、逐步擴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有效調節過高收!k%H93x6H)0)ZxduWcEN4dZFf入、堅決取締非法收入,促進共同富裕”。2Ln2W8U007年黨的十七大報告提出,要堅持和完善moRNQVhtX^AW 5zNqKkc9qYxI-CP&yG72T+sCIw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分配j6VKx(fI$hP+6@7r-xJJ制度,健全勞動、資本、技術、管理等生產要H5RM+Spz6hzlik^MzR4素按貢獻參與分配的制度,初次分配和再分配%gAy7tx8FUar73-o55EV%8fBMfrQJ$wlG^sT$3@KD4vnAvtszDJ都要處理好效率和公平的關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

VZ%w14Xkru@^awHbYaAQwm-Ls2y&)6W27D11^LYn!Xc^EGDn96f  記者︰我國在20世紀下半葉的半個多世uGKG紀中,發生了人口增長方式的歷史性轉變,由QRNkcx4e@8&HGJ@nE9T2Qh&HuN#U高出生率、高死亡率、低增長率,過渡到高出5yB6tF87GYN$pxpyb9q t4IA&(P16)jS2AL0c (ejb NZXH生率、低死亡率、高增長率,再轉變到目前的J06iskpuEJ%M2低出生率、低死亡率和低增長率。改革開放以eCCZxMFGFjMQ!PA(Ctz$GF9nP7sOscRySa**pbG$-dQv來,我國人口政策發生了哪些變化?

OR4At5rQeWqvjD)8^fXs1wp8axoxBfAwY-W^5-r(CKKe%f-a

  李培林︰促使cQue3BrPt(b我國人口轉型的主要因素是經濟發展、社會轉As*kw1$4z+6+piYLfq*cjo&^77K6R!d*%p%00qTTfbz(型和人口控制政策,特別是人口控制政策在這r 0Pp-種人口轉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我國在20世Hm5bryPtp!O IEaTy8紀70年代初期開始實行計劃生育政策,人口q3Zprp349u*D1sSr4VlBxRMTT^LPXhG8Q47U-n數量控制措施由宣傳教育和節育轉變為國家計cB&lfLB$4-Pxaa7Jla8V$9o0$NPhh劃,成為歷次“五年計劃”進行指標限制的重XkRekG)6 1v(Z%*@t3LL要內容。1978年10月,在中共中央批轉+dALfX uW&7DY的《關于國務院計劃生育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YKyFrLQ0g#ureKofk的報告》中,提出“提倡一對夫婦生育子女數9m+aLhN*qaxPRfA*bNnsjhZX%Qa(!&最好一個、最多兩個”。同年,第一次將“國sFy8xc3tt#家提倡和推行計劃生育”寫入《憲法》。

  從20世G紀80年代初期開始,在城市戶籍人口中開始9+YW)!xZSWRVz4g+2UDXy tzNQx)XZ(QiiqAQX6i嚴格實施“一對夫婦一個孩子”的生育政策,knS$#&m這些政策所追求的目標,就是力爭在20世紀-*kg9Z#COK$6onqqqYgl6bGc0NxY#Lv0tRSqVNMAgU%3SJuL!fUd^vng末將總人口控制在12億之內。但是,在20(O 5R#00年將總人口控制在12億之內的目標,還M03D1K2l^0@1是被一再突破,1987年就改為“控制在1zLWYwFJ-wVwRw7EQ(14qQr*a9ME3El@(Plsq2.5億之內”,“七五”和“八五”計劃進xiriHdS H7fuN@d7q6$yb6(XjJDC5S+yYe0duW+ZZbx9JwGY6v4*RIM-而改為“在2000年將總人口控制在13億0+XGq@#HtIRTF0zV內,在2010年將總人口控制在14億內”- X^!sQPi9rg@(ao。到2006年,我國總人口達到13.14qmSmmYt)jno+g3o&fy5J48億人,出生率降低到了12.09 ,死vMJGnBvjFQL*lEE$rYZ7z7QaQ*(L2rykrxB@ezK)CLcUS亡率降低到6.81 ,自然增長率降低到5Cbn30yATsoS+2KyO!n-&TKNHj@@j8)4Iw*E$2^B.28 。但是,與此同時,人口老齡化、出GkyQxgx-ad3生性別比偏高的問題凸顯。未來幾十年,我國y80x將先後迎來勞動年齡人口、總人口、老年人口vY@-9三個高峰,據測算,2016年15歲 64U0@TWA$wtZX4m5qR6AhROMM2@mn++#TwQFw)sH8-#NO歲的勞動年齡人口將達到10.1億人左右的P&!+ziszr)hJhdpp4N19QQ2DR峰值;本世紀30年代總人口將達到15億人NFgK*^Ac8*v&NpfgXzXMKrj+%左右峰值;40年代65歲以上老年人口將達J&&DSYvz4oV到3.2億人的峰值。

  我國目前的人口政策是,優AkKio#ekun)z!OCPK$uM3z先投資于人的全面發展,穩定低生育水平,提OB32jaNwwoa#6W1!C&c!*WKcax&y1UNz0SsztKMlb16V!IcT高人口素質,改善人口結構,引導人口合理布(yddm2#-$eeT5YFF&G$4YCjTNF2SpsRK^yGv-D#76Qx!4h局,保障人口安全,促進人口大國向人力資源g-*dAe3ZP大國轉變,促進人口與經濟社會資源環境的協Alp6FN4iucsuSgm6v)jC-mPiXnxZGGm調和可持續發展。

  記者︰這30年來我國就業和勞&6P@daj-S#yA--動關系的政策有哪些變化?

  李培林︰改革開放以前L^k,經濟增長、平均分配和充分就業,是我國發z%DZ0GECCAcFFT展的三大首要目標。充分就業被視為體現社會Cg*pLj71tYpkFBmLhIUwg7nM主義經濟制度優越性的一項重要社會政策。改d830 GnxWRIcCXslVzW9WaN6T^)hS8KW6En(riLmM!-tbiD6DpEL革開放以來,特別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被確定1n5IkPvGI)HzUuq&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目標以後,犧牲效率實現cddcXtmBcJJv3*YosP3vFc1mEAEk^sWbU5充分就業的做法被逐步放棄,就業狀況更多地i!靠勞動力市場供求關系的調整。20世紀90C(#C0H^#&HO2U2P!j3LrI-mpT cUZQLV4KreS20X&5umlEf*sH@n##%3f年代以後,就業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出現了x5yBDTLY!kOpHsB8%743sHvryIldhS6 cYaiDrJpoOzb8vc8hAB-nJ1就業形勢緊張甚至嚴峻的局面,實行擴大就業BDl#wa8NXH5pZN 6Qw31)y3F$8gfu-F!+hy#3+mlRBdIO q0ppS的積極政策重新成為社會政策的重點。

  20世紀9bv*OA%*D3^-ki3TQuvidYw&aqqNVjbQQGl OE%0年代後期,為了深化國有企業改革,解決較4#z-DI&yO#1e13ybGgM&upFpv6p%inn+Dgi3WhhHKJkNTl Pq多國有企業普遍存在的人浮于事、效率低下、@6^!hnXShG2zanzs1Jz^aAr#*債務沉重、虧損嚴重等問題,實行了“減員增yyu7vNIvz3%$TWI^HlTvzaPo效”的重要措施。“減員增效”措施的正式提9aCOfrb^rr3%lDXkWrgq@f%4uZ4F 56Gt4a-NyoorX@)!Fz4Dx5D法,在正式文件中較早見于1997年《國務Yk%VrMKR4X&+VHADIgE0sro5()t(-(2SR0E07!ndHK4o7UYLf3 1Ea5tS院批轉國家經貿委關于國有企業改革與發展工jANw作意見的通知》,這個通知提出了對國有企業axihaKV5$$Hf-B^2+nwzZH*gA^Pn-S0IGxjk()Y實行“鼓勵兼並、規範破產、下崗分流、減員og4Zux*VE7$atELzCU1jcYmF68DX#8#T1DyNp9EGOC+增效、實施再就業工程”的改革方針。隨後,%E!d8F1eNLzn4^AfcwZ)G^ )+owJG#c#m)(&Lg9@RYL9aK這一政策作為改革的重要手段在國有企業中全$sWXXIi8EZGICjLg-7FVGJex)ES0Bn%+i^@ V+W5面鋪開和執行。從1998年到2003年,Xtqnn+M6I22ZyQ@nCy))O!KFRU)VzkM(r-iByAptIRWx我國國有企業累計下崗2818萬人。從20v2GQMAobgrMU*j-s800年開始,我國加速了就業體制市場化改革RwKhW#,實行下崗與失業的體制並軌,到2005年Yg0!rAJYnTv%sKnqqvawQ9Bl77k2$5!Vf ny8mDpwaXvvn$I+VLiu底,下崗和失業的體制並軌工作結束,“下崗7KWvyFqsW#@zqt+bzUB4u#tUUBz02$”從此成為一個歷史性概念。

  勞動力市場就業機制#wXcxcSJ2HikI#+1JX8j#V&bfgyHIZ#6+$8rfZfc-LH)^Km的形成使勞動關系發生明顯變化,由此產生了POtQUX6r&AjiQhvINb8SY(L)Puy1)cKL(7J! mhFF* J1k大量新的勞動關系矛盾和糾紛。2001年,sjejCN&AtGYCc)-Mtk8sn!q1cX&US$IM@)tb我國頒布了新修改的《工會法》,首次明確提ksn8$)NqfDYc%nGx Z出“維權是工會的基本職責”。各地開始探索PVPqua*VyovPQ8ne%53建立政府、企業、工會三方的新型勞動關系調lFqmDfAFDX6GhI5R69Jtf#zdsA239 ^S&&u整機制,按照“雙方自主協商、政府依法調整C9worMMXiRabHR”原則,解決勞動爭議。

  2006年,黨的十六屆R)KFmMHD$-rhwXkY5YO$q54K 9e1LZIVOV!krU@2*E^JB6Zk5M!kS3@六中全會的決定,提出“發展和諧勞動關系”RxQ(0hkfjZrzowz8NKK2U)Qm@w7n7L的要求和目標。我國開始進入致力于建立社會R-yY^GKlg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和諧勞動關系的新階段*eYS kj9Y4$njV5^!NGMD0ERbt6%e*zi1kIi65SVWE+((w%9!zOUzg+NM

  記6$!pv 0pleH0!qHO1QtAVd+dqd4EUV9OnPW者︰隨著就業和勞動關系政策的調整變化,我vw7+acDV%XlRNBWsX7kNued4mzGO1國勞動者身份逐漸從“單位人”向“社會人”M5@7-aaBP&A1Q@!q64PlsA$qBvyJQsta1FdVlAT%t2n#NbaM(xlOvV3轉變,由此,社會保障問題日漸凸現。回眸3ZI9ucw8HI#8KCXdWYY-k1jD(a6X!2&f 0年,我國的社會保障政策究竟有哪些變化?pSFIjg

  李培iu0ThVUgg+2eb5hIH0c#&B$VUM-l$M2@GY林︰我國在計劃經濟條件下形成的社會保障制rRWG78)y27hDTgh3Z度,部分照搬蘇聯的模式,部分帶有供給制的azv3k6j(T*crx0u@IlCLa0*OckcAN#2$96oxaMXP性質。其主要的體制缺陷︰一是覆蓋面小,實)(DBZYb^Dno WhAth(Gy!a8qoY3Gnv!-pdAU+13)6Rf$84^VR)HM)lCp施範圍窄;二是社會化程度低,保障功能差;)cu+F@ko3C5pXwij)!iGicUpspQTs ZettQz8ZxwOla!7*0&三是社會保障受地區財政能力的影響,撫恤救-r18(NJOn+vFoiu6T+81bgaaunp3pPyfFWVt&CjJ$r38NYbZZcr^J濟標準長期不變;四是管理體制分散、政出多3 aPI7NOz)m+nV*MkQQ^MHxSQIE7bAT^4門。

  4yPU71!))(O 0@im@pnF+aD8QTTDGG*g$2dA!(5&ZIotRx*f9MVDAzm#*改革開放以後,針對當時社會保障制度存在的1rF+Zy!8JNR9Nm--VB%quMXTCv*s0exdpRum%YQC7#46T4^uJbggG7一些突出不合理的問題,從1984年開始,n@B#hvGLG2KkMk%xG0l%NN7qC(W8Ti9AYv2進行了初步的改革探索︰一是擴大了社會保障yb5sy5 AMHF的範圍;二是提高了保障的標準;三是增加了rSDvs3&mz4RHI(JwYgGU97f$W2keRBAbsEN@+963HS^pK9ET0*保險項目。這些措施,突破了“企業保險”的)格局,社會保障體系開始走上正規化、法制化wXBN ^ZcNDX P Vg!AUogsCCB8T00J+R(vs軌道,這為社會保障制度由計劃經濟條件下的fNJZUxXkA1wiCQX5T0^3R63Fw!2M )bwkT SFrl國家負責、單位包辦、封閉運行的制度安排,t$%!XIvpjK轉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責任共擔、社Bsu9會統籌的制度安排奠立了基礎。

  20世紀90年代aZ77FtqDNrrtdMUmTvYy3Qs5hH5HqK8suz*以後,人口老化過程加速,離、退休人員不斷- zGgC7XZ2增加,企業改革中下崗人員增加,又受到20lhWk7*Li6o7(k!$vren世紀60年代以來生育高峰期的影響,每年新zR40ckkXaw8ztckImwwPt 5$ooEo +Ssrw增勞動力待業人數也在增加,這三個增加形成6W3#P$NF-juis*RIIXkVe^g^B%dPnp!-(d!B$DV63kkP@i1n了對社會保障的巨大壓力。1993年,我國i+$Y41DW)%GfWP%YV)NO1O JqZVrR#IvGJ#nnpUsDZ$XwROxALkgy&BoaM正式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明確了bX1rcF##hN$r x64kqsPo *JR-r2Qlf9MZFnI50ILtYkWT+Kq8e我國社會保障體系的基本內容,提出了建立社#^N3zX@$P5E6B2@CBuLmOe7)BRrGBUybxlwfNGlFhcZgSWdhrG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多層次養老保險和mUDpuqqaxiVMljh-$eH%Q6#醫療保險制度,以及政事分開、統一管理的社0K!ZtKhcUA! 6PFFG# -pWVCgUvR7會保障管理體制。

  2006年黨的十六屆六中全會&N1KoeYWvt0IGZQfZTk%bnY+hb2-76^dH*w和2007年黨的十七大提出,以基本養老、CLPacKC1h$K63XgT*LmLptj#u基本醫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為重點,加快建V rR8@+立覆蓋城鄉居民的社會保障體系。一是促進企4f-De+y8dJUI02^KJ業、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改革,*Ovl7)I h3O探索建立農村養老保險制度。到2006年底NOz(yo9fHa537TyCc0kIC+(,我國享有養老保險的人數為21800多萬Xugd5yzcKmK2Rb!Zo@hcL4Dv YjyIrz%9bmhd6Q)87BC人,佔當年城鄉就業人員76400萬人的23YUmUUfn$@Siijtm)f!YF0*s TL-mmQYc28%,說明基本養老保險制度覆蓋範圍還相當%okcG Wuhz6DZ@2!YM3QBXeTDfwe8aTtx$l0iB(9%S)Wv60$rcML窄,要大力推進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改革,擴大HRhOCTJRD@qE-CYUlFo^@wMTcnd2RsvcfM2*MyV+*N覆蓋面。二是全面推進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tm&*rzU4N0+@7VDu%4&Tssa88ruAmUjtY3$o!YMcrprkO0%W、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新型農村合作醫療ruyf$tAVOE6y-)*eG(N制度建設。我國從1998年開始建立城鎮職# p+7RsZsrJSjjP5q&Lr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從2003年開始建立jR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從2007年開始啟2RKW$-Z$Po2skPzT*WQA6W&(動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這三項制度建設在o2umJKy((6nKDvw2010年之前可以實現城鄉居民的全覆蓋。ZAz4f8%b@CPM1OjPo00lhA*C4)zKs6aaagg三是完善城鄉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逐步提7775vvBTUx44f)fIrap!$VBtCfZox24^aD78OmO2#sJ高保障水平。目前,我國城鎮普遍建立了城市el1**QOKLy#0YPre(XuamEF$FYC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PBi5UOZMDEEr5e@F-0neUA EeOV!-2OaD-E!u#U dxTAHA度也于2007年上半年初步建立。

y 7ueUfSBXyv5mZ)@nQw6SZ(1czvcVmqWFX#CmpxHmn!6Ia

  建立“覆蓋城lk$RNn(V)Cmo3b%8k鄉居民”社會保障體系,是一個重大的社會政bi6&DV@bqSWGfdvG%K 8KR3#策抉擇。取消農業稅結束了農民2600多年OA5LZM2a#Xehkk@Op%lRY-2lK (來種糧納稅的制度,而建立覆蓋城鄉居民的社f5ho8aLsrPply0b!p!s3Culx會保障體系,則將結束我國數千年來農民沒有bgz6XXTfeO社會保障的狀況。

  記者︰最後,請您談談我國為解gkLRSk-8q23gd9-R1oodwHJNhUA1A)@A$e#&cJz6qh)o-mdH決貧困問題,采取了哪些反貧困政策。

  李培林︰改4 jVz^Iva+S&j$VEPP OnQ#@+Df#z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的增長和反貧困政策的tw h-tyJSxJ126K0kZvSWO)LpF02@X*rF$#2Z(-U%hkq9jU!$實施,我國數億人擺脫了貧困,為全球反貧困%ho0bjyOZuDerR#EF5d9--h2UF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從1978年至200-J#EZK&$+6-k2)Gm84oG6年,中國農村絕對貧困人口數量從2.5億-@pNP$$%UrsMM#nlm!&kZ&nXaEAl%&hlE1GN)xfE8-tIB#y下降到2148萬,減少了2.28億多人;M%hQ-農村絕對貧困發生率由30%下降到2.3%Mjg16Y0Tc3IBQqwljqZFLtHmJl6

  在sTSsVlCcX&HLRsf3w2by@m6GWvvTEp6vSKPtzTRk計劃經濟時代,我國政府的反貧困政策,主要O表現為社會救濟項目。這種反貧困的方式,被uDYIr)(WnOPbI3&fbd k#&&2RV3*pgdEG)後來的一些研究者們稱為“輸血機制”,但是34x5P這種“輸血”並沒有在貧困地區產生有效的自7l1zMBe7Yfrib*7pn^Ia!ar8!QSIO fBfsDiV !R5YCB我“造血”能力。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JbL*kb0R+UtBibwO-wdFOw5orIt*kjuTH+9rW8%7Vu5q69vOUFnv政府改變了扶貧政策,開始實行了以經濟增長p0P3JPes-4satGhDpe)Pi^)#yd0j4%s(vwnXRPVq為目標的扶貧開發戰略。

  為了加快反貧困的步伐,fz@jNi1k-K中央和國務院在1984年發布《關于幫助貧f3I5bgppddq困地區盡快改變面貌的通知》。中央政府在全$nA0O#ywQ6!*ym2ndhTQUg7TRig8mGR9#(KSedRhMrdeW%TqOFqORR國篩選出幾百個貧困縣,把中央的扶貧資金重C Pbgr0ooIAR#P!G)nFz)l22Av 3Kp#fkW0+cJxU2點投向其中的國家級貧困縣,余下的分別由省0&F)Bcc0@C#7Z(l@W()y&K#h$!、縣、鄉級政府分級負責。到1986年,全RgOFy@RMKsY8i%Y9tx GdOw+GsLpZj-7Z0xKAEx+atz^8國貧困縣為664個,其中430個貧困縣分amiBo-z$pizBlllhG#Y@yQYJK+py布在18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從1986年A(到1993年,我國政府開始了全國範圍內有&Z1JA*I%rI-6tuj16UXG%LVyoFHHlB#oO#Wju LKRms#O+!計劃、有組織、大規模的扶貧開發工作。全國EAw8hKGCVv農村貧困人口由1985年的1.25億減少XZZnFyli&aX)!L$ JM57k+A3u6cut 8k@ C5WH(O*Lax8FslcZO1aV0a到8000萬。

  到20世紀90年代中期,為了進Q&x8lYWC6cHDCfJ0U)TL&3K2v一步解決農村貧困問題,縮小東西部地區的差oQ76r!fzVb0+ CK%K距,實現共同富裕的目標,國務院制定了《國Sa)up5XOanG *4dSrbek1uLA*)+p0$G*FRyi55Yo6rl$+-mai481q+YQ9*G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決定從1994年到c$G6O2&B&+#48^nz)Fc*&rOxTO(Z5)H1QG0BqgQGz^HgXmLKkOh4#2000年,力爭用7年時間,基本解決全國Igphu3 AaDB)yjl0lSL GU07e6$k農村8000萬貧困人口的溫飽問題。經過7WYWWN@M En^T1tBBhX)lLJp1qEZiko3年的扶貧攻堅,全國農村沒有解決溫飽的貧困LLr#@rfqxF8OdI7bz#!SJtap&#pp5I6B)&$j#ZgP-2IUJ E-D人口由原先的8000萬減少到了3000萬t@mBtJxsOm9lStF+LEF86av3PGZ+%,佔農村人口比重下降到3%左右。

5)B!B(*T#ww&k1z$1CN1h9E UIIZ^W@4Eo UUbZONg0u7JJV

  進入21世紀kkmQ$xVuVIrq*IiSgZiNA^dtl+2ZRia6wv$h*YWfgV!6Q後,我國農村扶貧開發工作進入了一個新階段4#Au)s A)CkjOi6wIMtwjKU8y#rQGRfh@imQdpCxErx&ueI%IP@,中央政府制定了《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YBBGNhAh!N2hLbbRmC2001年 2010年)》。從2001年R$Pu3*c$zmUZh4z(NNGYdB@Cpn9EqyQTDS+1OGuB$Mk!sOJY&EfOl以來,我國繼續開展大規模的農村扶貧行動,1r)9eYT0LU7crnjKztZyFHALOwhQH0fH*mP5T^de8C*H^d)W)9使農村貧困人口進一步減少。

  我國在“十一五”期7AJJ7H5%FW3%%5%LUjw0x#efkzY$$R@c(C間減少貧困的政策是︰基本解決農村貧困人口WM$TNsIeefkPyabf%5Wt64c5H的溫飽問題,並逐步增加他們的收入,基本完GWiG!g*IQVXOAgJknRpLYeUU#4&7IxO@s+ Fq6成592個扶貧重點縣的14.8萬個貧困村j&Pt+VPiJjR1MSE7k$@MU8A9RRUU*DJ@VwSUbvtB4rs(wkghYw(覆蓋80%左右的貧困人口)的整村推進扶l()cpcW!OaU3al*bqtU@qhKWNqcHSs!BpjXK7wjAnV貧規劃,進一步加大對扶貧開發和農村社會保VTiberhCNUrVt)gP障工作的支持力度,提高對農村基礎設施和基uX-73*wBk0UZh本社會服務等公共物品的供給能力,在繼續致fHjD(-BQ6rgq1atgz38ax6UQjxc%LJ4!*ljNRDCA-力于減少絕對貧困人口的同時,縮小城鄉差距MF%(nqo,縮小地區間差距,縮小低收入群體與全社會nu5L(MwY@%chPs5XlAt02oD +&#&&y的差距,從而實現全社會的平衡增長。

  責編︰ 陳君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會科學院 版權所有 未經新疆社科院書面特別授權 請勿轉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新ICP備07000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