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設頻道
 
社科院
最新動態 | 理論前沿 | 經濟與社會 | 民族與宗教 | 中亞研究 | 新疆歷史 | 社科評論 | 專家著述 |
   
我院主頁 | 馬列所 | 鄧研中心 | 經濟所 | 民族所 | 歷史所 | 宗教所 | 中亞所 | 法學所 | 農發所 | 文學所 | 語言所 | 社會學所
  當前位置︰  新疆社會科學院

規制︰市場經濟健康發展的重要保障

http://www.xjass.com  2009年02月24日 12:46:15  稿源︰ 《求是》2008年第23期 作者︰ 王 超 張瑞萍

 規制,是指政府憑借其法定權利,對微觀經濟主體自主決策實施的一種強制性限制。規制包括各級政府頒布的政策法規、正式或非正式法令與強制性規定,政府授予規制權的非政府機構所發布的各種規則及其實施。政府對市場經濟主體進行規制的依據具有多樣性,最根本的原因是由于市場存在的盲目性與市場機制的失效。為保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政府必須綜合運用法律、經濟、行政的手段對市場秩序進行規制。但規制不同于行政監管,行政監管主要發生在政府部門內部,其管理對象主要是政府部門的下級單位,行政監管的範圍比較廣,既要監督市場經濟主體的行為,也要監督政府的職能部門;而規制的對象則只限于獨立的市場經濟主體。

一、規制在市場經濟中的地位與作用

規制能夠保持市場結構均衡。市場的結構均衡,包括不同產業之間的結構均衡、同一產業之間的內部均衡、同一地區或者不同區域之間的產業結構的均衡。例如,金融信貸方面的有效規制就可以降低國家經濟結構的風險,提高應對外來經濟沖擊的保護能力。美國發生次貸危機以及華爾街金融風暴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政府對金融信貸的規制寬松,金融衍生品開發過度,導致信貸市場的無序以致結構的失衡,從而愈演愈烈,使得其實體經濟出現衰退。

規制能夠減少壟斷帶來的損失。市場的完全放開既可以帶來有效的市場競爭,也會帶來壟斷。對不同類型的壟斷行為采取有差異的規制方法,可以提高市場競爭的效率,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在自然壟斷領域中對企業的準入、價格進行規制可以節約社會資源並提高企業自身的運作效率,從而減少壟斷損失。針對外資並購我國民族企業的審查,需要進行嚴格的反壟斷規制,這樣不僅能夠有效利用外資,還能夠激勵民族工業的發展與壯大。

規制能夠有效遏制不正當的市場行為。市場經濟主體在追求利益最大化和目標多元化的同時,會產生一些不正當行為,輕者采用欺詐消費者、詆毀競爭對手、掠奪性定價等手段謀取利益,重者則消減必要的生產成本和交易成本、降低質檢與監管力度,從而危及他人財產與生命安全,這些不正當行為嚴重地干擾了市場秩序。只有通過嚴厲縝密的規制手段,才能有效制止不正當的市場行為。在關乎人民群眾生命安全的食品、家居行業中,如果設定了嚴格的規制程序,就不會發生“免檢產品”出現嚴重質量問題的情況。

規制能夠帶來最大範圍的消費者福利和社會公平。不論是壟斷行為、不正當競爭行為,還是忽視公眾財產和生命安全的行為,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降低了消費者福利並且帶來一定的社會不公。在這種情況下,企業實現了自身的高利潤,但損害的是社會利益和消費者福利。很多工廠雖然是財富的創造者,但同時也是資源的浪費大戶與環境的污染者,只有通過嚴格的環境規制,使企業充分感受到污染環境的成本會高于生產帶來的利潤,企業才會重視排污治理,從而為整個社會帶來真正的福利。

二、我國規制建設的新進展

建國以來,我國實行的是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在這一體制下,企業按照指令性計劃組織生產與銷售,沒有獨立自主的經營活動,因此,也就沒有提出建立規制的任務。隨著我國改革開放的深入,企業成為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市場經濟主體,如何使千千萬萬的企業在市場中進行公平的交易與充分的競爭,這就需要政府綜合運用法律、經濟、行政、道德的手段建立規制體系,從而為企業提供一個穩定的市場秩序。進入20世紀90年代,我國先後在航空運輸、電信、電力、自來水、管道燃氣、金融、資本等行業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革與規制。一是引入競爭機制。通過產權制度的改革,使這些行業成為市場經濟主體,在競爭中提高這些行業的自我發展能力。二是打破行業壁壘。允許多種經濟成分進入這些領域,投資主體的多元化必然帶來市場競爭的更加充分,這不僅有效地提高了這些行業的經營效率,也進一步推進了社會主義統一市場體系的發展與完善。同時,我國還在道路建設、公共交通、環境治理、產業安全、消費者保護、反歧視性問題等公共政策領域進行了建立規制的探索。在這一過程中,政府大力推進行政體制改革,通過職能的轉變,初步建立起一套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政府規制體制。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國政府加大了規制建設的力度,以反不正當競爭、反壟斷和維護消費者權益為著力點,制定與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規。同時,更加重視對以環境污染、衛生健康、工作場所安全為核心內容的規制,順應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完善過程中規制發展的必然趨勢。

三、規制建設中要認真解決的三個問題

可以說,伴隨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與完善,我國市場規制建設取得了長足的進展。但如何進一步完善包括法律建設、政策制定、制度執行等內容的市場規制制度,更有效地提高資源配置效率,保證良好的市場秩序,仍是需要認真解決的問題。

強化規制法規的建設,加大規制執行力度。市場規制法規是國家依法干預市場經濟活動的重要制度,也是推進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健康有序發展的重要保證。當前,我國規制建設中有兩個問題不容忽視,一是立法不足,二是執法不嚴,導致一些企業和商家得以較低的成本違規經營。由此,要下大氣力建立和完善政府規制的法律體系和框架,以法律制度作為政府規制的基本準則,緊緊跟蹤經濟發展的實踐,及時彌補規制的缺失與不足。同時,要加大規制的執行力度,建立有社會團體、媒體、公眾參加的監督反饋機制,用法律的力量威懾那些惡意擾亂市場經濟秩序的單位與行為。

實行政企分開,從制度上防止尋租問題的產生。我國的規制建設還處在初級階段,由于一些法規、政策的不健全、不配套,從而為尋租留下了空間,被規制者通過收買規制者來尋租、規制者通過制定和執行規制制度來尋租,雙方都會由于規制而產生尋租行為。處于經濟體制轉變時期發生的尋租行為,不僅扭曲了經濟資源配置的效率,阻礙了有效生產方式的實施,還會導致有些企業把主要精力放在違法尋租上,從而嚴重地干擾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因此,要加快行政管理體制的改革,實行政企分開,從制度上切斷規制者與被規制企業之間的直接利益關系,使規制機構以全社會經濟福利最大化為基本原則,站在公正的立場上制定規制、行使職能。

要提高規制的執行效率。政府由于規制目標的多樣性和規制範圍的拓展,使得自身規模不斷擴大,各種規制支出費用居高不下,從而造成規制成本和收益的嚴重不對稱。這些成本通過補償性轉移又分攤給了規制雙方,從而浪費了社會資源,降低了公共福利。要降低規制成本就必須限制規制機構的無限擴張,通過合理的制度規範規制者的權力範圍與權力運用,從而提高規制的執行效率。

(作者單位︰北京交通大學)

  責編︰ 陳君
網友評論 (以下網友留言不代表本網觀點)
昵稱 匿名發表
內容 查看評論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會科學院 版權所有 未經新疆社科院書面特別授權 請勿轉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新ICP備07000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