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右側>> 中心文章  

新疆新型工業化根植于縣域經濟

http://www.xjass.com  2012年07月04日 16:55:58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日報訊(記者劉東萊報道)這是社科院新疆產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曹茲綱在前不久赴阿克蘇地區調研後所寫的調研報告的題目。對記者而言,沒有什麼能比這句話更能概括曹茲綱對我區縣域經濟歷史地位的看法。

    “縣域經濟GDP佔據全疆GDP總量的50%左右。”曹茲綱很明確地指出了縣域經濟的重要性。一旦我們離開烏魯木齊,就會發現新疆新型工業化的承載者被很明確定位在縣一級。它的宏觀布局在自治區和地州完成,然而最後的落實無一例外地落在縣級層面。對縣域經濟的重視也並不是新近的舉措。“黨的十六大就強調要加快縣域經濟的發展。”曹茲綱說。近兩小時的訪談,曹茲綱清晰地闡述了自己對于當下縣域經濟發展的主要觀點。

    統一規劃 科學發展

    和任何一個縝密的學者一樣,曹茲綱非常強調規劃的重要性。他認為,縣域經濟要實現跨越式發展,必須結合自治區和地州一級的“十二五”規劃,用規劃的思想來決策發展路徑。新疆出台了產業差別化發展政策。這意味著如果無視各級規劃,閉目自封,縣域經濟發展必然會面臨嚴重同質化和無序競爭帶來的嚴重後果。《新疆產業園區“十二五”規劃》明確提出要依托豐富的油氣、礦產和獨特的農牧產品資源,圍繞天山北坡帶、天山南坡經濟帶、吐魯番—哈密、南疆三地州、北疆沿邊地區(簡稱兩帶三區)布局建設一批以“地州首府城市、沿邊重要口岸”為依托的產業園區,重點打造石油化工、煤化工、紡織、有色、建材、農牧產品加工等優勢和特色產業,培育發展新能源、先進裝備制造等戰略性新興產業,構建和完善現代物流等生產性服務體系。在這個大布局下,各縣的角色得到確定。之後,縣域間的合作和優勢互補就成為了必須。用曹茲綱的話來說,地方政府之間要“合理分享蛋糕,財政是共同做大的。

    立足于整體規劃的縣域經濟必須被放在新型工業化、農牧業現代化和新型城鎮化發展協調的高度來看待。“因為就業主體在縣城,”曹茲綱認為必須建立起資源共享的機制。“電力、交通以及水資源都必須超前規劃。以和布克賽爾蒙古自治縣為例,它的電,克拉瑪依在用,而福海一帶豐富的水資源應該合理分布在和布克賽爾、克拉瑪依,以促成後者在工業方面的需求。”

    發展經濟學中的增長極理論在發展中國家有著很強的應用性。曹茲綱認為︰“對于新疆而言,這一理論的應用層面在省一級,而非區域內部。“新疆既是邊疆,又是亞歐大陸的中心,它應該成為西部地區的增長極。”

    潛力在民資 出路在民營

    與很多人對國有大型企業的熱衷不同,在充分肯定國企對新疆工業化進程作用的同時,曹茲綱認為,促成新疆新型工業化的最終出路在民營資本。“我區在上世紀末已經錯過了鄉鎮企業發展的最佳時機,現在要大力支持中小微型企業跨越式發展,重視個體工商戶的發展。”這里面實際涉及到兩個問題︰首先是民營企業能否更好利用西部大開發和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後大大增強的政策紅利。昌吉新華能電氣股份有限公司正是依靠對政策的積極解讀和有效利用,才在短短數年之內一躍而成為行業領軍者。其次,民營企業在縣級區域發展,最核心的障礙來自融資。

    曹茲綱並不認為銀行借貸是唯一的出路。在他看來,政府可以做很多事情來幫助地方中小企業發展。曹茲綱說,新疆應該發展地區性債券市場,通過發放地方性債券來獲取收益,另一方面,要制定政策來扶持農副產品加工業,這類企業資金獲取的第一方式應該是建立股份合作制企業,而縣上應該建立投資公司,允許民營企業進入民間資本市場並規範它。

    此外,中小企業應該圍繞大型企業獲取更多的生存空間。曹茲綱認為應該允許中小微企業進園區,促成產業鏈的專業化、精細化。為八鋼配套的企業有3000多家,這是巨大的輻射效應。大型企業應該將生產、生活中的專業配套公司留給地方。”曹茲綱並不認為支持中小企業發展是一項經濟工程,而應將其看做是民生工程。故而應盡可能地為它們創造負擔較輕的生存環境。“我們現在公共服務的範圍要擴大,水、空氣、道路的使用都應該納入公共服務成本,公共服務要用到可持續發展的項目中去。”

    亟待增強市場意識

    這似乎是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但正因為是老生常談,才顯示出這一問題的頑固性。硬件的改善似乎永遠都是緊要而非本質的任務。人的轉變才是最核心的。在曹茲綱看來,新疆普遍存在著市場經濟意識不夠的問題,他認為,政府應該在市場經濟發展戰略導向中發揮主導作用。第一位要做的事就是提升黨政管理人才的能力。領導干部要樹立現代市場意識,“ 要學習科學技術和現代管理知識。”自然,還有服務意識,他用了個很形象的比喻來說明政府在扶植縣域工業發展中所應該起到的持續性作用。政府不應該干“ ‘公雞工程’,而應該建設‘母雞工程’,要能下蛋。”

    另一方面,普通公民也要盡快樹立市場經濟的意識,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合作的心態。在曹茲綱反復強調的股份合作制推廣過程中,合作意識是最重要的一環。而舊有的傳統小農封閉心態,是縣域,尤其是農村地區建立股份制合作企業最頑固的障礙。“新疆現在(在社會發展層面)有三種力量,首先是國家政治結構賦予的自治力量,這使得我們可以機變地處理很多當地問題;其次是兵團的建設力量;再次是舉國援疆的力量。但市場意識需要一種自我的力量,公民意識也是敢于發展自我的意識。對于新疆居民而言,要理解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內涵,核心價值觀是要加強的。”

稿源︰ 新疆日報 作者︰ 曹茲綱 責編︰ 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