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右側>> 中心文章  

新疆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再思考

2012年12月27日 13:09:26 來源︰ 新疆社會科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一、基本情況

    培育和加快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是中央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既著眼于現時又著眼于未來可持續發展而作出的重要戰略部署,是我國為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提出的新一輪刺激經濟的重要舉措。歷史的經驗一次次的表明,依靠科技創新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是實現新一輪經濟繁榮的根本途徑。目前,全國各省區也都結合當地實際加快推動產業升級和結構調整,把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作為引領經濟新一輪發展的增長點。各省區都結合當地的實際情況確定了各自有所差異發熱戰略性新興產業。結合新疆自身產業基礎、比較優勢以及未來前景,新疆確定要重點發展新興能源、新材料、節能環保、生物、信息等七大產業。

    二、新疆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基礎和優勢

    首先,從資源條件看,新疆擁有極其豐富的優勢資源,為發展新能源產業創造了條件;新疆石油查明資源儲量居國內第二位,天然氣居國內第一位,金屬和特色非金屬等礦產資源在國內排名靠前,通過資源深加工,在化工新材料、新型建築材料、碳材料、光伏電池材料等領域,發展新材料產業具有充足的資源保障;新疆煤炭資源居國內第三位,隨著國內石油對外依存度不斷提高,為新疆發展煤制天然氣、煤制甲醇、煤制二甲醚等煤制潔淨燃料創造了機遇,發展潛力巨大更是得天獨厚。以煤炭資源為例,新疆是我國煤炭資源大區,煤炭資源佔全國的40%。隨著國家能源戰略的西移,新疆已被初步確定為全國第14大煤炭基地,煤炭工業即將進入大規模開發利用和調出階段。初步預計,到2015年新疆煤炭產量可達到3億噸左右。除疆內市場消費和部分原煤輸出外,主要就地轉化發展現代煤化工和煤電,屆時,新疆煤炭清潔利用產業將快速發展,成為煤炭新興產業發展的主要方向。從產業政策導向和生態環境保護出發,作為新能源領域的新興產業——煤炭洗選、新型煤化工、煤層氣液化等將成為新疆煤炭加工轉化與清潔利用的主要方向,成為新疆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生力軍。再以煤層氣液化產業為例,新疆煤層氣資源豐富,預測量佔全國煤層氣預測資源量的26%左右。作為資源大省,新疆已把煤層氣液化產業作為重點發展的新興能源產業,而據專家預測,煤層氣液化產業將成為我國能源產業的新熱點。

    其次,從產業基礎來看,依托資源的優勢,新疆的新能源、煤炭等產業已初具規模,某些新型能源產品的開發已經居國內領先的地位,具備一定的市場競爭優勢和產業基礎。以風電產業為例,新疆風能資源豐富,是我國風電裝備制造和安裝產業集聚之地,風電產業的產業基礎、技術水平、技術優勢及市場競爭力均在風電設備制造業國內領先。作為中國成立最早和目前規模最大的風電技術研發和設備制造企業,憑借自主研發和強勁的市場開拓能力,金風科技在全國風電發電機組的累計生產量位居全國首位。以煤電煤化工產業為例,因新疆地理位置和煤炭品質特點適宜發展煤電煤化工產業,建設特大型煤電煤化工基地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國內大型企業集團都已紛紛進疆開發煤炭資源,建設煤電一體化、煤化工基地。而隨著新疆油氣勘探、開采進度加快,新疆已成為中國西北最大的石油化工基地。目前,新疆石油管理局石油化工企業可生產各類石油和石化產品220多種,有20多種產品已進入日本、泰國、馬來西亞、香港等國家和地區。而新疆生態環境脆弱,又面臨煤炭大規模開發,通過發展和應用高效、潔淨煤炭加工轉化與利用技術,可有效減少煤炭加工利用過程中二氧化碳的排放。根據當前國家產業政策導向,結合新疆新興產業發展基礎、面臨的形勢和市場前景,節能、環保新興產業有望成為帶動我區經濟快速發展的增長點。

    第三,從產業集聚發展的態勢來看,初步形成了以烏魯木齊經濟開發區和高新區為載體的新能源裝備研發、制造集聚區,風電場、光伏電站建設快速向烏魯木齊南郊、哈密、喀什、和田等風能和太陽能資源豐富地區集聚,“中國風谷”建設在達阪城奠基;化工新材料、新型建築材料主要集中在奎獨、甘泉堡、米東、石河子、庫爾勒、庫車等園區;煤制潔淨燃料主要集中在伊犁、昌吉;生物醫藥(現代中藥、維藥)主要集中在烏魯木齊、和田、喀什;裝備制造主要集中烏昌、克拉瑪依、庫爾勒。而隨著新疆加快推進新型工業化進程,在新興能源、新材料、裝備制造等領域異軍突起,涌現了一批在全國有影響力的優勢企業,企業逐步成長壯大。同時,在戰略性新興產業各領域,涌現了一大批成長性好、主業突出、特色鮮明的中小型企業。

    第四,從政策優勢條件來看,政策優勢十分有利于新疆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中央歷來重視新疆經濟發展,給予大量財政支持和政策傾斜。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以來,國家除了增加建設資金投入和財政轉移支付,在稅收、資源開發、科技教育、吸引人才等方面實行一系列的優惠政策外,還放寬了外商的投資條件和投資領域,鼓勵東部企業到西部投資。黨中央、國務院先後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新疆發展和穩定的重要文件,尤其是2004年4月和2007年9月下發的中發11號文件和國務院32號文件,提出了一系列確保新疆發展與穩定的戰略措施,進一步加大對新疆的支持力度,為促進新疆的繁榮發展、團結穩定指明了正確方向,提供了強大動力。2010年3月,中央又專門召開全國對口援疆工作會議,提出了實施新一輪對口支援新疆工作的戰略舉措,進一步明確了全方位對口支援新疆的方針政策,深化和拓展了援疆工作的內容,確定全國19個省市在更深層次、更廣領域開展對口援疆工作,而援疆工作由過去的干部人才援疆拓展為包括資金、人才、技術、管理援疆均全面的、全方位的援疆工作新格局。而在支援的主要任務中,就包括支持產業發展、培養干部人才、增加專業技術干部人才援疆的比例等。

    此外,從社會條件來看,一方面,新疆各族人民自覺維護社會穩定的大環境已經形成;另一方面,新疆積累了進行現代化建設的豐富經驗,初步探索出了一條在少數民族地區發展市場經濟的路徑。另外,經過多年發展,新疆人口素質得到較大提升,不斷聚集的智力資源為進一步更好更快發展奠定了良好的社會基礎。

    三、新疆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存在的困難與問題

    首先,從工業產業發展方式來看,新疆的工業產業發展多是以資源初加工型為主,在技術、資金、人才、市場、創新能力、對相關產業的帶動、科技成果轉化、投融資環境等方面與全國相比存在較大差距。以新型煤化工為例,新疆煤化工以傳統生產為主,新型煤化工尚處在起步階段。長期以來,新疆作為國家煤炭後備基地和自給區,煤炭產量以滿足自身需求為主,開采規模小,生產和加工方式粗放。再以節能環保產業為例,新疆處于工業化發展初期,耗能型產業結構特征明顯,粗放型增長方式在短期內難以改變,經濟增長中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水平、低效益問題突出,造成能源利用率不高,浪費嚴重。此外,新疆幾乎所有特色產業的都是圍繞資源盛產地區,具有強烈的資源區位依賴性。新疆的特色產業都源于特色資源的主產區,由主產區形成商品基地,產生制造、加工、運輸、銷售的企業。由于大部分特色產業生產的產品屬于涉農產品,限于技術、管理、資金、交通等條件的制約,基本上處于就地消費,銷售半徑小的狀態。僅限于區域範圍內,遠離大都市、發達地區,制約了產業的深度開發。而由于經濟基礎薄弱,新疆雖然有資源的優勢,但是在開發方面,能力較弱,需要外資金、技術、人才的支持,改變長期以來在傳統而小範圍、小規模、不經濟的狀態中緩慢發展的現狀。

    其次,從工業總體規模來看,新疆在關鍵核心技術、產業化程度還是市場份額,幾乎沒有優勢可言,有些領域還是空白。第一,新疆的工業總體規模化程度低,在區域範圍尚未產生一批具有真正意義上的國際品牌企業和名牌產品以及一批有影響的產業群體,除了風電、制造業等個別領域外,新疆能夠參與國內外市場競爭的產業實屬鳳毛麟角,這從以上各省區對新興產業發展的選擇就可明顯看出。第二,新疆的新興產業自主創新能力不強,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企業對外技術依存度在80%以上,產業缺少高端產品,產品附加值較低。因此,對新疆而言,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選擇一定要立足自身產業基礎和技術水平,選擇在國內市場有比較優勢,對區域經濟發展有支撐和帶動作用的特色產業。

    再次,從新疆特色產業分類、分布和經濟影響力看,除了中央駐疆企業,自治區政府組織開發的石油、石化、煤炭、鋼鐵等產業規模較大以外,其他大部分特色產業基本上是由地方各級政府、兵團系統各團場和民營企業開發生產的。一般地方企業、民營企業多為小型企業,在資金、技術、人才等方面投入嚴重不足,處于生產規模小、產品產量少、營銷策略技術水平低的發展程度,未形成一定程度的規模化開發,因而規模效益也不明顯。新疆的大多工業企業停留在眾多小企業圍繞一個中心產業擁擠在同一個地理區位,利用廉價的原料供應和大量低廉的勞動力,自發地尋找市場機會,企業行為不夠規範,企業間產業關聯度低,尚未形成嚴格意義上的上、下游、專業化分工與服務的格局。

    第四,資金、技術、管理、人才匱乏這些因素是制約新疆戰略性新型產業提升發展的瓶頸因素。產業發展的人才短缺,特別是缺乏高層次創新創業領軍人物和高技能人才,難以滿足產業快速發展的各類人才需求。新疆地理位置偏遠,難以吸引優勢資金和人才、技術,使新疆產業的集聚效應難以進一步提高。從現實講,主要是人才流失嚴重,高端人才、實用技能人才不斷流失。近20年來新疆人才流失達20多萬人,其中高級教師、學術帶頭人、技術創新骨干、中青年專業技術人才達10多萬人。新疆近年每年考入內地院校4萬多名學生,畢業後大概只有27%返回。從適應跨越式發展、長治久安新的階段講,缺乏高端人才、復合型人才、實用性人才、專業型人才、創新型人才。特別是南疆三地州及偏遠貧困地區人才嚴重不足。

    四、新疆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思考

    首先,新疆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一定要從新疆實際出發,突出和發揮新疆的資源優勢和區位優勢。第一,新疆擁有其它各省無法相比的能源和自然資源,但競爭能力不強,現有工業產業層次有待于進一步發展是現實區情,要在目前具有的加工能力上進一步發展壯大,提升加工業水平。在新興戰略性產業的選擇上,優先考慮具有優勢的特色產業,重點支持新能源、新材料、節能環保、生物工程等產業的技術研發和產業化,努力搶佔產業競爭的制高點。以新興能源產業為例,需要依托現有產業基礎,充分發揮我區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地熱能、等自然資源優勢以及煤炭低價位、新疆大電網等區域優勢,加大產業整合力度,增強研發和產業化能力,加快適應新能源發展的智能送端電網及運行體系建設,帶動風能、太陽能等產業做大做強,保持在全國的領先地位。第二,新疆應采用全方位立體交叉的宣傳方式,以資源優勢為宣傳主題,大力進行招商宣傳。可以鼓勵企業跨區域、跨行業兼並重組快速做大做強,鼓勵企業“走出去”,積極采取主動出擊戰略,不斷與國際上同行業的企業實現戰略聯盟。而合作雙方要充分利用所掌握的資金、技術、品牌和市場的資源,以多種形式,實現雙方或者多方互利合作、實現共贏發展。還可以充分發揮新聞媒體輿論導向作用,努力營造全社會崇尚發明創造、銳意創新創業、共同推進戰略性新興產業的良好氛圍。

    其次,新疆的發展離不開中央家和其他省區的支持,要牢牢把握當前中央加快促進新疆社會經濟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的難得機遇,理清思路,準確定位。自1996年中央作出對口支援新疆的重大決策以來,各援疆省市和單位以各種方式給予新疆無私的支持和幫助,先後選派近4千名援疆干部,累計向新疆無償援助資金物資折合43億元,都極大的促進了新疆的工業特別是優勢產業的大發展。應充分利用對口支援省市的資金、技術優勢,突出重點並實施傳統產業的改造和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搞好與受援地項目對接。而在新疆產業結構中,傳統產業仍處于支柱與基礎地位,加快用高新技術改造傳統產業,推進傳統產業高新技術化是推進發展的重要任務。

    再次,要樹立人才是第一資源的觀念,實施人才戰略,為新疆大發展提供人才支撐。一是應充分利用對口支援政策,大力引進與各地產業結構相適應的人才。二是借機大力發展雙語教育、基本義務教育和各類專業人才培養教育以及各層次技能培訓。三是更新用人觀念,制定優惠政策,建立激勵機制,使在崗優秀人才脫穎而出。四是發揮市場在人才資源配置中的主導作用,通過市場調節人才的供求,以滿足產業結構調整對人才的需求。五是為人才創造良好的生活環境、政策環境和人文環境。這里,要特別強調“人”的因素,因為無論資金與政策或技術,核心關鍵要素都是人才隊伍的建設。

    最後,要加強政府宏觀引導。第一,政府要加強宏觀引導、政策支持和資金投入。確定一批重點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和產業鏈。要做到統籌規劃,預留建設用地,加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項目的招商力度,再形成一批各有特色的新興能源、新材料、生物醫藥、循環經濟、電子信息等產業基地;依托現有資源和產業優勢,加快建設跨區域的特色優勢產業鏈,推進建設煤制潔淨燃料、輸變電設備、大型農牧機械、風機制造、光伏制造、新型建築材料、化工新材料、現代中藥等若干條百億元規模以上的重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鏈,提高新疆本地配套能力,迅速擴大產業規模。第二,政府要通過政策引導確保戰略性新興產業健康發展。在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的同時,加強宏觀引導、政策支持,創新體制機制,把培育新興產業與提升傳統產業相結合,與發揮區域比較優勢相結合,與產業結構調整相結合,按照國家新興戰略性產業發展規劃和政策要求,結合本地區技術優勢、產業基礎、人力資源等條件,確定產業布局,盡快培育一批創新能力強、產業配套完備、各具特色的新興產業。第三,政府要通過政策引導優化投資環境。各級政府部門要解放思想,增強對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重要性和緊迫性認識,強化服務意識,提高辦事效率,創造寬松的投資環境積極幫助企業完善項目前期條件,為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項目建設審批開闢綠色通道。第四,在充分利用大援疆的資金與項目及其技術的時候,在一些產業的項目對接過程中,切不可盲目對接盲目上項目,當地政府政府一定要從當地實際情況出發,因地制宜,支援方的積極性與受援方政府的積極性很重要,而承援方企業經營人員和職工群眾的積極性也是極為重要的。第五,緊緊圍繞國家制定和組織實施戰略性新興產業規劃的有利時機,積極爭取國家重大項目在我區布局和落地,重大項目建設要做到投產一批、建設一批、儲備一批,通過大項目培育大企業。圍繞重大項目建設,鼓勵企業開展互利共贏的協作配套,形成一個大項目帶動上下游一批中小企業共同發展的局面。

    作者︰韓振麗(新疆社會科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作者︰ 韓振麗 責編︰ 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