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右側>> 中心文章  

秦漢至清朝的歷代中央王朝治邊政策梳理及基本特點概括

http://www.xjass.com  2012年12月27日 13:15:22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中國是舉世公認的文明古國之一。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各民族及其先民在歷經形成、發展和分化組合的進程中,共同創造了中國的歷史和文化。在此背景下,歷代統治者從協調民族關系,維護自身利益,實現國家長治久安的大局著眼,制定了一系列具有鮮明時代特點的民族政策,從客觀上來講,這些民族政策對中國統一多民族國家的形成、疆域的開拓和鞏固,以及中華各民族的發展起到了極為重要的推動作用。以史為鑒,古為今用。歷代民族政策這筆歷史遺產,得失之間蘊涵著的經驗和教訓,無疑對當今的中國,乃至其他多民族國家民族政策的制定和完善都具有一定的借鑒價值。自秦漢以後,中國便逐步發展成為“漢族人口眾多、少數民族地大物博”的多民族國家。這種以漢族作為主要民族、長期居于主導地位的歷史格局,構成了千百年來中國民族關系問題演變發展的基本動因,構築了歷代王朝制定民族政策、協調民族關系、解決民族問題的特定基礎。沿著這一主線,追根溯源,中國歷代民族政策經歷了從無到有、從不完備到日趨完善的歷史過程。

    一、秦漢時期的民族政策

    中國封建社會民族政策的基本輪廓,在秦漢時期已經初步形成。秦統一六國後,在全國範圍內推行郡縣制,這一制度不僅推行于中原華夏族居住區域,在一些少數民族地區也有設置,如東越地區的閩中郡。但此類郡縣有別于其他郡縣,在確立君臣相屬政治關系的前提下,由當地貴族自行管理,秦王朝對其事務不予過問,這種特殊的民族政策,其實是羈縻政策的最早藍本。此外,秦朝對歸附的較大的少數民族和部落,設立“屬邦”進行有效管理,並在法律中設有“屬邦律”,在政府中設“典屬國”官以“掌蠻夷降者”。漢代民族政策較秦代在兩個方面有很大的發展:一是積極開發邊疆。在河套、涅水、河西以及西域輪台、渠黎、車師、鄯善等地開荒種植、擴人屯田,這對于開發邊疆,推動當地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改善人民生活,鞏固漢朝統治,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二是實施和親政策。漢朝取代秦朝後,為阻止匈奴不斷南下侵擾,統治者對匈奴實施和親政策,基本內容是:漢以宗室女為公主,嫁于單于為閼氏,歲給匈奴大量物品,約為兄弟,匈奴不犯漢邊。這一政策一直持續到漢武帝初年。隨著國力的強盛,漢武帝以“舉兵攻之”替代了和親政策。漢昭帝即位後,因“海內虛耗,戶口減半”,需要“輕搖薄賦,與民休息”,而對四方民族采取以和為主的方針與政策。漢文帝時,為進一步籠絡歸附的呼韓邪單于,以王昭君嫁之。漢代與匈奴實施的和親政策歷史比較長,特別是匈奴第二次分裂為南北匈奴到北匈奴崩潰的四十多年間,南匈奴與漢始終保持著和親的和好關系。與此同時,漢朝還同西域民族烏孫首領和親,漢武帝先後以江都王劉建的女兒細君和楚王劉成的孫女解憂為公主,嫁與烏孫王。總體來看,漢朝所奉行的和親政策雖然是各民族統治集團的一種政治行為,但客觀上對于緩和民族矛盾,密切民族關系,促進各民族間經濟文化交流起了一定積極作用。

    二、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的民族政策

    這一時期是中國古代民族分布格局發生大變動的時代,入主中原的北方少數民族與當地漢族、南遷漢族與當地少數民族形成了交錯雜居的局面,民族間的聯系空前加強,在此背景下,“同化”和“撫納”就構成了的民族政策的主要內容。因制定和執行主體不同,民族同化和撫納政策在內容上也有明顯的差別。在同化政策方面,漢族統治者對少數民族的同化政策以曹魏、孫吳和南朝最具代表性,其內容主要包括兩方面:一是將少數民族地區編入漢族政權的州郡縣,使少數民族成為“編戶齊民”。從行政管理上為民族同化政策的實施奠定基礎。二是設直接管理少數民族的地方官員,具體實施同化政策,如西晉和南北朝各政權均設立“校尉”,專事少數民族事務。通常情況下,這些校尉多通過撤關卡、布恩惠、減賦稅等手段,積極推行同化政策。與漢族統治者的同化政策不同,少數民族統治者同化政策的對象是少數民族,即強調“漢化”,其內容主要有:第一,重用漢族士大夫,制定漢式封建官制禮儀。第二,興辦漢學,提倡漢文化,其中以北魏孝文帝力度最大,他要求鮮卑姓改為漢姓、不許鮮卑人內部通婚,鼓勵與漢族通婚、一律著漢族服裝、一律講漢語。第三,勸勉農桑,確定租賦,以農耕經濟取代游牧經濟,至北魏孝文帝實施均田制度以及北齊、北周的延續,入主中原的北方游牧民族完全接受了農耕經濟方式。在撫納政策方面,不論是在內容規定上,還是實施力度上,漢族統治者都突出于少數民族統治者。前者主要包括:第一,在未並入編戶郡縣的少數民族地區直接設立郡縣,如南朝的左郡、左縣、僚郡、理郡等,任用少數民族上層人物“以夷制夷”。第二,通過封官晉爵,籠絡少數民族上層人物,以爭取他們的支持。第三,考慮到少數民族地區的特殊性,給予減輕租賦的優惠,通常情況卜,少數民族的租賦明顯低于漢族。後者在內容上比較單一,以強調“胡漢分治”為主。如十六國時期規定皇帝、單于名號同時並存,並從中央到地方設立兩套機構分別管理漢族和“胡人”。

    三、隋唐時期的民族政策

    隋朝是中國由大分裂到統一的轉變時期,其民族政策在拓展國家疆域、改善民族關系和周邊關系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總的來看,開拓和羈糜政策是隋朝民族政策的核心內容。開拓政策包括:第一,寬和招撫,對少數民族“說以利害”,以和為貴。第二,恩威並施,對一些較為強大且具威脅的少數民族,往往先“以恩相報”,設計分化瓦解後,再行武力征服。羈糜政策主要是對歸附和被征服的少數民族,實施“以夷制夷”策略。如隋揚帝大敗吐谷渾王後,立其子為主,繼續“統其眾”。對于西南邊遠民族,隋場帝“緣西南邊置諸道總管,以遙管之,”雖然隋朝只存在了37年,但在客觀上卻為唐朝更大範圍的統一奠定了基礎,其有效的民族政策也基本上為唐朝所承襲。在此基礎上,唐朝進步突出“思惠撫和”的原則,主要內容包括:第一,重舉和親之策,加強同邊疆民族的政治聯姻關系。與兩漢相比,不論在數量、對象和時機把握上都更為積極廣泛,如唐代公主與邊疆民族首領成親者有17人,和親對象擴展到了吐蕃、葉谷渾、突厥、奚、契丹、回紇等民族,也不是在受到對方軍事威脅時被迫為之,而是以實現民族通好為目的而進行的經常性懷柔羈糜舉措。第二,.籠絡各族上層人物,唐朝對歸附的各族君長均予封冊,即設比直隸州府享有優惠經濟待遇的羈糜府州的,以其首領為都督、刺使,並允其子孫世襲此位;對北方一些民族推舉的可汗,唐朝行以冊封儀式,明定君臣之分,承認其實際統治地位。第三,大量任用少數民族人士,其人數之多,超過了以前諸朝代。

    四、宋、遼、金時期的民族政策

    唐朝滅亡後,中國歷史進入五代十國分裂時期,諸多民族政權的相繼更迭或並存,整個中國呈現出錯綜復雜的政治局面。這些民族政權都根據各自的需求制定了相應的民族政策,其中兩宋、遼、金的民族政策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宋朝對少數民族的管理,基本上因襲了唐朝,主要表現為:第一,對其境內少數民族實行懷柔羈靡之策,在地方設羈糜州、縣、洞,“樹其酋長”,建立土官籍“以夷治夷”。第二,對回鵲、吐蕃諸部以及大理國采取撫綏政策,即在政治上,通過對各族首領的救封,建立起程度不等的朝貢關系;在經濟上,通過馬ftJ’和博易場進行廣泛的物資交流,加強了與周邊民族的政治、經濟聯系。但需要指出的是,為了加強對土官的有效管理,宋朝往往將土官調離本土任用,並嚴格規定了土官的納貢義務和具體程序,同時還制定了土官承襲法,使之更加規範化。這套管理制度為元代土司制度的形成,提供了借鑒。遼朝的主體民族是契丹,其統治者對少數民族和漢族實行了“因俗而治”的民族政策。在官制上確立雙軌制,即“官分南、北,以國制治契丹,以漢制待漢人”。與官制相對應,蕃律和漢律並用,在服飾上也各從其俗。在地方建置方面,遼代也設立郡縣制、部族制及邊防軍政機構,以行“因俗而治”之道。當然,“因俗而治”並不排斥“兼治”和“共治”。遼朝在吸收其它民族尤其是漢族參予朝政方面也比較突出,如南面官中多是漢人。遼代這一有效的政治體制,對後世王朝,尤其對以少數民族為主體民族建立的政權均有很大影響。女真族建立的金朝統治北部中國百余年,基本繼承了遼的典章制度,仍行兩套制度分別治理漢區和女真契丹及其他北方民族地區,籠絡其它民族上層人物,特別是任用大批漢人參予朝政。除此而外,金代也進一步強化了民族同化政策。其內容主要有:(1)學習漢文化,將漢族經典書籍譯成本民族文字,予以學習和推廣,鼓勵習漢文致仕,興建孔廟、佛寺和道觀,大興尊孔崇儒之風。(2)提倡仿效漢民族風俗,由于統治者的大力倡導,女真族穿漢服、講漢語、從漢俗,蔚然成風。(3)改游牧經濟為農耕經濟,受之影響,大批女真人被漢化。

    五、元朝時期的民族政策

    元朝是中國第一個少數民族建立的全國性政權,實現了空前的大統一。在總結歷代統治經驗的基礎上,元代制定了一套較為完整的民族政策和制度,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1.在不同的民族地區設置相應的行政管理機構,實行“分族而治”。元朝在全國大部分地區實行行省制度,吐蕃、畏兀兒地區則分別歸宣政院、大都護府轄理,以此將各地都納入中央的集中有效管理中。在這一集權的大前提下,元政府根據各民族地區的實際情況,實以不同的政策。如在漢地采行“漢法”,在吐蕃地區實行政教合一,在南方及西南少數民族地區,推行土官(土司)制度,在漠北地區,保持蒙古的千戶制,等等。2廣泛籠絡和利用各民族族上層人物,朝廷中除蒙古人外,還有大量漢人及色目人都擔任顯要官職。元朝統治者用封官授爵、賞賜聯姻等方式密切同邊疆民族上層貴族的關系,以鞏固在這些地區的統治。3.對宗教采取兼容並蓄的寬松政策。元朝各民族信仰的宗教比較多,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道教均很盛行。對此,元朝治者容許所有宗教自由存在,允許各民族信教自由。這一政策,對于元朝的統一哥業產生了積極影響,如在征服吐蕃並在該地建立鞏固的統治過程中,藏傳佛教發揮了十分重大的作用。元代民族政策在總體上有許多積極的成分,如“行省”制度、在中央設立管理少數民族地區的宣政院、以宗教力量統治吐蕃、在西南和南方建立土司制度等,都為後代政權所效法但作為少數民族統治者,元代為對廣大漢族進行統治,制訂了一系列民族壓迫與歧視政策,並把這些制度公開化、法律化,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將民族劃為蒙古人、色目人、漢人和南人四個等級,在政治、經濟與法律上賦予不同的地位、待遇。這些民族壓迫歧視政策,在客觀上加劇民族矛後,引發了被壓迫民族的不滿與反抗,可以說,元朝之所以未能長治久安,與其推行的民族壓迫歧視政策有著直接的關系。

    六、明朝時期的民族政策

    明朝承繼並發展了歷代民族政策的精髓,其主要內容有以下幾個方面:1.在政權管理形式上,因地制宜,因俗而治。一方面,在西北、西南和南方少數民族聚居區繼續推行和完善土司制度。明代土司制具有下面兒個特點:•是將土官一律納入國家統一官制系統,且自成體系;二是按土司名號將其官品分為14個等級;三是在官品等級上雖與同級流官相一致,但從與中央王朝的關系上講,土司的地位比較高,所有土司均由朝廷直接任命,並親自到京受職,同時還須定期赴京朝貢,且可隨時派人向皇帝謝恩,接受朝廷封賜;四是土司職位承襲必須由朝廷按程序審核任命;五是確定土司的具體責任和義務,如額以賦稅、定朝貢、征調土兵等。在藏區的政策,明政府根據其政治勢力分散,教派眾多的實際,實施“多封眾建,以分其勢”的策略,封授一系列法王、國師等高級僧職,並分封五個實力強大的政教領袖為王,使之各自撫治一方。此舉在客觀上扼制了特別強大勢力的形成,有助于加強對藏族地區的統治。2.建立軍事衛所和屯田。將明朝的衛所兵制廣泛推行到邊疆和少數民族地區,並普遍實行屯田。這樣既鞏固了邊疆,又發展了民族地區的經濟和文化。3.設置和開放互市,當時所設互市市場有馬市、茶市和木市幾種。這種措施部分地滿足了各族人民的經濟需求,加強了各族之間的經濟關系。當然,明朝的民族壓迫政策也很突出,並因此不斷引起各族人民的反抗斗爭。另外,明朝對北方的蒙古族實行封鎖政策,阻礙了對北疆的開發,不利于北方各族與中原漢族的正常來往,在歷史上產生了消極影響。

    七、清朝的民族政策

    清朝民族政策因襲了以往歷代王朝的因俗而治、以夷治夷、思威並施及和親聯姻、利用宗教力量等統治策略,但同時它又不是簡單照抄照搬,而是依據其統治需要進一步完善的產物,在不少方面又有新的建樹,形成了許多新的歷史特點。其主要內容有:

    1.在中央設立理蕃院具體管理少數民族事務。隨著對邊疆地區統治的擴人,原先只管理漠南蒙古事務的理蕃院職掌範圍也擴大到西北新疆、青和西南的西藏、四川等邊疆少數民族地區。

    2.按照少數民族地區的不同情況,實行不同的管理體制,“因俗設宮”,“順俗而治”。清代在中原內地實行傳統府、州、縣制;在東北地區,基本推行軍府制度:在蒙古族聚居的北疆地區,推行盟旗制度;在新疆地區分別實行州縣制、盟旗制、伯克制;在西藏地區,派駐藏大臣,通過西藏上層實行政教合一的統治體制;在西南地區,清初仍實行土司制度。。

    3.制定了一系列具體的法律條款,以立法的形式加強對民族地區的管理。清政府還針對少數民族地區頒布了諸多適用于當地的法律條文,如《理蕃院則例》、《蒙古律例》、《回疆則例》、《藏內善後章程》、《西寧青海蕃夷成例》、《苗漢雜居章程》、《苗民禁婚令》等。以立法求管理,這是此前歷代都不曾有的。此舉比較好地維護了滿洲貴族的核心統治地位,比較好地協調了各方面的關系,在一定程度來講,這也是清代能夠長時間保持對全國各民族的有效統治的一個重要因素。

    4.注意調動各方面的力量,“為我所用”。這一點突出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廣泛籠絡和任用漢族士大夫參予政事,如在官制上堅持滿漢並用,不斷提高漢官在中央和地方的政治地位和經濟待遇。二是通過聯姻等措施,強固滿蒙關系,使蒙古貴族成為清政權的重要支持力量。

    5.容許宗教信仰自由,並利用其密切中央與地方關系,緩解民族矛盾。清代的這一政策在蒙古和西藏地區表現得尤為突出,一方面對藏傳佛教上層人物給予諸多的禮遇和政治、經濟特權,特別是對黃教領袖賜以封號,給予一定的職權和很高的社會地位,以示尊崇。另外又廣建寺廟,優待僧眾,認為此舉可以達到“演教之地愈多,則佛法之流布愈廣,而蕃夷向善者益眾”的目的。

    在中國二千多年的漫長發展進程中,歷代王朝制定和執行的民族政策涉及範圍是非常廣泛的,既有政治、軍事、經濟、文化政策,又有宗教、習俗、行政和管理政策,從而形成了獨具特色、功能各異、內容豐富的中國歷代民族政策體系。在這里,本文試圖對中國歷代民族政策所體現的基本特點進行簡要概括。這些特點主要是根據政策的主要內容而言的,有下面幾點︰

    一、開拓性。統一是中國歷史發展的基本趨勢,當然這種統一是以開拓和鞏固疆域、改善和保障生存為前提的。從秦王朝統一中國開始,經漢唐元明汽至消王朝建立,形成了北起薩彥嶺、額爾古納河、外興安嶺,南至南海諸島,西起巴爾喀什湖、帕米爾高原,東至庫葉島的統一多民族國家。歷代王朝在處理邊疆少數民族關系問題時,無不奉行開疆擴土的民族政策,這一政策不僅體現了統治者所屬民族的利益,同時也清晰地勾勒出了中國走向統一的歷史發展大勢,因此在一定程度上,這一政策的演變,是與中國疆域形成發展的過程相一致的。

    二、懷柔性。由于社會發育和空間環境不同,中國各民族之間,無論經濟還是文化均存在著明顯差異,發展不平衡的歷史比較久遠。一般來說,漢族始終處于比較發達的地位,為鞏固統一、確保穩定或擴大版圖,對‘周邊少數民族往往施行的是安撫籠絡的懷柔政策,而以少數民族為主的歷代王朝朝,同樣也對漢族實施了相應的懷柔政策。盡管這一政策都以維護統治民族利益為目的為出發點,但就客觀結果而言,其對促進少數民族經濟發展、緩解民族矛盾、維護邊疆地區的穩定和國家的統一,所發揮的作用確是不可估量的。

    三、羈糜性。中國歷代統治者都與少數民族地區特殊性有著較為清醒的認識並有針對性地在行政管理上實行羈魔政策,即在少數民族地區設立特殊的行政單首單位,保持或基本保持少數民族原有的社會組織形式和管理機構,承認其頭人、頭領在本民族和本地區中的政治統治地位,在政治上隸屬于中央王朝、任用少數民族地方首領為地方官吏,經濟上有朝貢的義務外,其余一切事務均由少數民族首領自己管理。這一特殊的行政管理政策,,既確保了中央政府的主權管理,又有效地籠絡了少數民族上層人物,也進一步密切了地方與中央政府的關系,對中國多民族國家的形成、穩定和發展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四、融合性。在秦漢以後的各民族相互交往、不斷融合的歷史演進中,由于接觸範圍的不斷擴大、程度的日益加深,漢族與少數民族在血緣關系上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的特征,在地域分布上形成了“大雜居、小聚居而又相互交錯”的特點。在這一發展過程中,漢族以其發達的經濟文化,不斷吸納溶合其他民族成員,最終發展使其成為中國乃至世界人口最多的民族。為順應這一發展趨勢,除了以漢族為主的歷代王朝制定並實施使少數民族漢化的同化民族政策以外,入主中原的少數民族統治者也不斷實行同化政策,如規定講漢語用漢文、離散部落與漢族雜居、改游牧經濟為農耕經濟、著漢服並與漢族通婚,從而使少數民族不斷向漢族溶合靠攏,甚至演化發展成為漢族的一員,從歷史發展的後果和以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出發,其積極意義無疑是應該給予充分肯定的。

    五、因俗性。由于歷史發展、地域分布、社會發育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約,中國各民族在經濟、文化及社會發展方面具有比較的顯著的差異性。如北方的游牧少數民族與南方的農耕少數民族、東北林區的狩獵民族與西北草原的游牧民族,以及西南雲貴高原刀耕火種的農耕民族與中南、東南的游耕民族,其經濟、文化與生活習俗的差別是非常清晰的。在這樣的情形下,若采取全國“一盤棋”、“一刀切”的政策,顯然是行不通的。對此,歷代王朝都比較好地把握了不同地區少數民族的具體特點,本著“因俗而治”的方針,制定了一系列適合民族地區實際的政策。這一政策一方面充分體現了中國民族眾多、地域遼闊、差異顯著的現實特點,另一方面也促進、鞏固和增強各民族地區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同時從繼承發展的層面著眼,不論是內容上,還是方法上,對于當今中國乃至世界制定和完善相應的民族政策,正確解決好民族問題,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六、多樣性。如同其他事物一樣,民族問題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社會存在,並不是孤立的,往往會涉及到政治、經濟和社會領域的諸多方面,因此,作為處理和解決這一問題的手段的民族政策,也必須具有多方面的視角和多樣性的舉措,以保證問題的圓滿解決。在這方面,歷代統治者都進行了富有成效的探索。

    綜上,自秦漢至清末的歷代中央王朝的治邊政策經歷了一個從無到有、從單一到系統、從政治軍事領域到經濟社會各個方面、從形式上的政治隸屬到逐步的實質控制的逐步豐富完善的過程,其間的得失蘊涵著豐富的經驗和教訓,無疑對當今的中國,乃至其他多民族國家民族政策的制定和完善都具有一定的借鑒價值。

    作者︰王樹暉(新疆社會科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稿源︰ 新疆社會科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體系研究中心 作者︰ 王樹暉 責編︰ 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