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設頻道
 
社科院
最新動態 | 理論前沿 | 經濟與社會 | 民族與宗教 | 中亞研究 | 新疆歷史 | 社科評論 | 專家著述 |
   
我院主頁 | 馬列所 | 鄧研中心 | 經濟所 | 民族所 | 歷史所 | 宗教所 | 中亞所 | 法學所 | 農發所 | 文學所 | 語言所 | 社會學所
  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新型農牧民

阿克蘇地區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途徑與方式分析

http://www.xjass.com  2008年06月06日 13:32:51  稿源︰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作者︰ 地力木拉提

    阿克蘇地區目前與自治區和全國一樣已經全面步入以工促農、以城帶鄉的發展階段。胡錦濤總書記“兩個趨向”的重要論斷,從全局和戰略的高度提出了新階段解決“三農”問題的指導思想,為阿克蘇地區在新形勢下形成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機制定下了基調。阿克蘇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擁有許多特點,其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途徑與方式也與眾不同。本文圍繞這些不同點進行了比較深入地分析,並提出了一些具有可操作意義的對策建議。

    一、建立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機制的重要意義

    (一)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是落實科學發展觀的必然要求

    黨的十六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要以科學發展觀統領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發展必須是科學發展,要堅持以人為本,轉變發展觀念、創新發展模式、提高發展質量,落實‘五個統籌’,把經濟社會發展切實轉入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軌道。”科學發展含義之一就是要使農業和工業、城市和鄉村相互促進、相互融合。新中國成立後,我們雖然沒有像蘇聯那樣以犧牲農業來大規模發展工業化,而是在保護和發展農業的同時,適當依靠農業積累來啟動和推進工業化,但仍不可避免造成了工農業發展的不平衡、城鄉發展的不平衡。農業長期為工業提供著積累。據估計,在1950-1978年的29年中,政府通過工農產品剪刀差大約取得了5100億元收入,同期農業稅收入為978億元,財政支農支出1577億元,政府提取農業剩余淨額為4500億元,平均每年從農業部門流出的資金淨額達155億元。可以說,在中國工業化的初始階段,農業為工業化作出了很大的貢獻︰積累了資金,提供了廉價的勞動力和有效的市場需求。改革開放以後,盡管農村發生了很大變化,農業生產力提升很快,但城鄉、工農業發展的不平衡狀況依然存在。改變這種狀況,實現科學發展,農業和工業、城市和鄉村必須相互促進、相互融合。在這種促進和融合中,工業、城市應該起著更加積極主動的作用,以各種方式來反哺農業,支持農村。要改變過去那種輕農業重工業、輕農村重城市的發展觀念,樹立在反哺農業、支持農村中發展工業和城市的新觀念。

    (二)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是統籌城鄉區域協調發展、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要求

    不少發達國家的經驗證明,當工業化、城市化達到一定程度以後,經濟發展就會由農業支持工業轉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這樣一個階段。2005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超過了18萬億元,人均國民收入超過了1700美元,工業產值佔總產值的比重從上世紀50年代初的不到40%上升到現在的80%以上,國家實現財政收入3萬億元,國民經濟實力顯著增強。工業已成為國民經濟的主導產業,稅收和財政收入主要來源于工業和第三產業,國家不再依靠農業來積累財富。城鄉協調發展是我們的一個重大發展戰略。只有城市的發展,而忽視農村的發展,其結果必然是畸形的發展,最終也會使城市的發展受到影響。城鄉要想協調發展,只有實施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政策,使農業、農村逐步增強自我發展的能力,依靠這種能力不斷與工業化的進展和城市的發展相協調。

    統籌城鄉發展,是科學發展觀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一種發展理念。多予少取放活,是發展農村經濟、增加農民收入、推進城鄉統籌的一條具體路徑。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則是這些重大決策的進一步發展,是解決“三農”問題指導思想的進一步升華,是新階段正確處理我國工農關系和城鄉關系、促進農村經濟社會全面發展的重要指導方針,是貫徹科學發展觀、統籌城鄉發展的必然要求。

    (三)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是解決“三農”問題,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必然要求

    國民經濟由農業哺育工業階段進入工業反哺農業階段後,既是社會經濟結構快速轉型時期,也是一個容易忽視“三農”問題、導致各種矛盾凸顯的時期。在這個特殊時期,如果不能處理好“三農”問題,工農差距、城鄉差距擴大的趨勢得不到有效遏制,導致農民在工業化進程中被“邊緣化”,不僅會妨礙社會經濟結構的轉型,甚至會影響到社會的穩定。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二元結構經濟體,工農差距、城鄉差距所導致的不穩定隱患要比其它國家大得多。實現由農業哺育工業到工業反哺農業的政策轉變,其實質是要處理好對農民“取”與“予”的關系,改變農業和農村經濟在資源配置與國民收入分配中的不利地位,加大公共財政的支農力度,讓公共服務更多地深入農村、惠及農民。農民是社會穩定的重要力量,農業是穩民心、安天下的戰略產業,我們必須從思想認識上高度重視農民群體和農業發展,真正把“三農”問題作為各級黨委和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從宏觀政策上全面落實對農業多予、少取的政策,努力改善農民的生產和生活環境,使他們和城鎮居民一樣擁有平等的生存權和發展權,真正成為工業化、城市化的積極參與者和成果享有者。

    實行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方針,是對國際發展經驗的充分借鑒,是加快解決“三農”問題的迫切需要,也是目前我國有條件實行的一個重大方針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是工業化發展到一定階段後的普遍做法。從工業化國家的發展歷程來看,在工業化初始階段,農業在國民經濟中佔較大比重,勞動力大部分在農業中就業,農業客觀上承擔了為工業化提供積累的重任,主要表現為農業為工業化提供資金、產品、市場、勞動力和外匯等貢獻。可以說,農業支持工業、為工業提供積累是工業化初始階段帶有普遍性的做法。但在工業化達到一定程度以後,由于工業自身積累和發展能力不斷增強,具備了反哺農業的能力,又都適時調整發展政策,加大工業對農業、城市對農村的支持力度,主要表現為增加政府對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對農業實行多方面的支持政策。在工業化進程中,適時推進由農業為工業提供積累向工業反哺農業的轉換,是工業化國家順利推進現代化建設的普遍做法和成功經驗。

    應該看到,目前農民生活水平普遍不高,2004年底全國農村還有2600多萬人連溫飽問題都沒有解決;農村生產力仍相當落後,不少地方的農業生產仍以手工勞動為主,靠天吃飯的狀況沒有從根本上得到改變;農村人口受教育程度低、醫療衛生條件差、文化生活落後的問題普遍存在,農民看病難、農民子女上學難、農民整體素質不高等問題仍很突出。我國是一個人口大國,十三億人口,八億是農民。必須從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全局出發,增強加快農村發展、改變城鄉二元結構的緊迫感和使命感。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是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目標、順利推進我國現代化進程的迫切需要。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宏偉目標,重點和難點在農村;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現代化國家,最繁重、最艱巨的任務也在農村。

    (四)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是推進新型工業化的必然要求

    從我國工業化的發展過程看,新中國成立後,為迅速擺脫經濟落後的局面,我國采取了重工業超前發展戰略。當時,我國的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相當低。1952年,全國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僅50多美元,農業勞動力份額達83.5%,農業淨產值的比重為70%。在這樣的基礎上搞工業化,農業必然成為籌集工業化資金的主渠道。據測算,1979年以前的29年,農業部門為國家工業化提供的資金約4500億元。這種向工業傾斜的政策從全局和整體看是必要的、有效的,問題是延續時間過長,使本來就落後的農業生產的物質技術條件得不到應有改善。不僅如此,長期實行的城鄉分割體制,還使城鄉之間要素不能自由流動,大量的農村勞動力被束縛在土地上,農民實際上被排除在國家工業化進程之外。一般來講,在工業化發展初期,農業在國民經濟中居主導地位,為了創造更多的物質財富,提高整個國民經濟發展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需要用農業積累支持工業發展;當工業化發展到一定階段、工業成為國民經濟的主導產業時,要實現工農業協調發展,除了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國家還必須加強對農業的扶持和保護,實現由農業哺育工業到工業反哺農業的政策轉變。許多國家的經驗表明,當工業化、城市化進程加速,國民經濟發展到工業對農業反哺期時,如果及時加強農業、反哺農業,整個國民經濟就會協調健康發展,順利實現工業化、現代化。因此推進新型工業化就就必須優先推進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進程。

    二、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發展水準分析

    (一)  我國目前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發展水準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來,我國經濟保持持續快速增長,社會經濟結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並于1997年前後進入工業化中期階段。[1]根據國際經驗,在這個階段,隨著工業化的進一步推進,工農關系將發生轉折性變化,經濟發展也將進入工業反哺農業階段。通過對2003年我國人均GDP 、農業GDP 比重、產業結構、就業結構、城市化率、恩格爾系數、農業稅佔財政收入比重等主要指標的測算,並與國際上可比的參照指標進行比較,表明我國經濟發展已經進入了工業反哺農業階段(見表1)。

    表1︰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和國際經濟結構比較指標 全 國 轉折期的當前國際參照值(c) 大規模反哺期的當前國際參照值 1978年 1997年 2003年 人均GDP(美元) 221(3570)(a) 735(4390)(b) 1090 200(d) 3600—6900 農業GDP比重(%) 28.1 19.1 14.6 小于39 9.5—15 工農業GD之比(%) 1.6︰1 2.3︰1 3.1︰1 1︰1.9 3.0︰1 農業就業比重(%) 70.5 49.9 49.1 小于52 5.1—32.7 工業制成品出口佔GDP比重(%) 7.3 17.6 28.4 大于5.1 n.a 人口城市化率(%) 17.9 31.9 40.5 大于30.5 50—79 城鎮恩格爾系數(%) 57.7 46.6 37.1  n.a  n.a 農業各稅佔財政收入比重(e) 5% 5% 4% n.a n.a 初級產品出口佔GDP比重(%) 7.4 2.7 2.5 大于10.5  n.a          注︰n.a 為無數據, a.括號外數據系按匯率計算而得,括號內數據引自世界銀行按購買力平價方法計算的結果(1998年/1999年世界發展報告,世界銀行);b.括號外數據系按官方匯率計算而得,括號內數據為2002年數據,引自世界銀行按購買力平價方法計算的結果(2004年世界發展報告,世界銀行);c.轉折期是指經濟發展進入工業反哺農業的階段轉折時期;d.1964年美元;e.農業各稅包括農業稅、牧業稅、耕地佔用稅、農業特產稅和契稅。[2]

    從表1可以看出,2003年我國的人均GDP 、農業GDP 比重、工農業GDP 之比、產值結構、就業結構、城市化率、初級產品和工業制成品出口佔GDP 比重等基本指標,都已經超過工業反哺農業階段轉折期的國際參照值。但是,進一步把上述指標與大規模反哺期的國際參照值進行比較後,將會發現,已有人均GDP (注︰如果按照世界銀行購買力平價方法衡量我國的人均GDP 水平,那麼該項指標也處于達到國際參照值。)、農業GDP 比重、工農業GDP 之比、初級產品和工業制成品出口佔GDP 比重(注︰盡管大規模反哺期的國際參照值缺乏這兩項指標,但由于我國工業制成品出口比重已經達到較高水平,因此,有理由判斷2003年我國此兩項指標已經達到大規模反哺期的國際參照值。)等多數部分指標(產值結構、工農業GDP 之比(注︰如果按照世界銀行購買力平價方法衡量我國的人均GDP 水平,那麼該項指標也處于達到國際參照值。))達到大規模反哺期的國際參照值,而就業結構、城市化率等少數指標就業結構、城市化率等指標與參照值相比還有一定的差距。這說明我國經濟發展還沒有完全進入達到全面、大規模反哺期。或者說,我國經濟發展正處于從“工業反哺農業”起步階段向全面、大規模的“工業反哺農業”階段邁進的轉折時期。

     當前,我國進入工業反哺農業階段,經濟發展和結構變化具有以下表現特征︰

    1、人均GDP 已經超過1000美元,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按現價和官方匯率計算,2003年我國人均GDP 達到1090美元,相當于中等收入國家的水平,許多東部沿海省市已經超過3000美元,個別省市還超過了5000美元。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購買力平價方法計算,2002年我國人均GDP 已經達到4390美元。這表明我國已從經濟總量規模上具備了工業反哺農業的能力。

     2、國家財政收入保持快速增長,財政能力不斷增強。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來,除個別年度(1991年)外,國家財政收入保持兩位數的年均增長幅度,高于GDP 增長速度,從而使國家財政實力不斷增強。2003年我國財政總收入達到2.17萬億元,比上年增加2800億元。2004年財政總收入上升到2.6萬億元,比2003年增加5500億元。值得注意的是,到2003年農業各稅在全國各項稅收中所佔比重已經降到4.4%以下,2004年此比重更低。這表明在歷史上對我國工業化曾做出重大貢獻的農業稅,對目前的工業化和國民經濟的作用可以忽略不計。

    3、農業在GDP 中的份額逐年下降,二三產業在GDP 的比重已佔主導地位。20世紀90年代以來,農業在GDP 中的份額呈現加速下降的趨勢。1991年∼2003年的12年間,農業在GDP 中的份額下降了9.9個百分點,而相同時間間隔的1978年∼1990年,農業在GDP 中的份額只下降了1個百分點。目前,我國農業在GDP 中的比重只有14.6%,二三產業在GDP 中的比重高達到85.4%,佔絕對主導地位。農業份額的加速下降,是我國經濟進入現代經濟增長以工補農階段的主要象征之一。

     4、非農產業就業持續增長,農業就業比重發生了轉折性變化。1997年,我國農業部門就業的勞動力佔全社會總就業的比重首次下降到50%以下,2003年為49.1%,表明了我國就業結構開始發生了轉折性變化,它標志著非農產業取代了農業成為就業的主體地位。

     5、城鎮化進程不斷加快推進,城鎮人口比重大幅度提高。分階段看,1978年∼1997年,我國城鎮人口比重從17.9%提高到31.9%,年均提高0.7個百分點;1998年∼2003年,城鎮人口比重從33.4%提高到40.5%,年均提高1.4個百分點,增長幅度是前者的1倍,說明我國城鎮化已經進入快速成長時期,城市經濟水平和城鎮人口比重出現較大幅度提高,以城鎮化和城市經濟帶動農業、農村經濟發展的階段已經到來。

     6、恩格爾系數大幅度下降,城鄉居民消費結構進一步升級。1991年∼2003年,城鎮居民的恩格爾系數從53.8%下降到37.1%,下降了13.3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的恩格爾系數從57.6%下降到45.6%,下降了12個百分點。恩格爾系數大幅度下降,反映了城鄉居民生活質量不斷上升的提高,消費結構明顯逐步的升級,這為制造業和服務業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更大的需求空間,也為農業勞動力轉移和農業現代化創造了條件。

     7、工業制成品出口比重大幅度提高,工業競爭力不斷增強。1978年—2003年,工業制成品出口比重由49.9%提高到92%,而初級產品出口比重則由50.1%下降到8%。工業制成品出口份額的上升表明我國工業競爭力得到提高,工業化的繼續推進對初級產品出口的依賴已經大大減少,說明農業對工業化的外匯貢獻已微不足道。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判斷︰現階段我國經濟發展已經跨過工業反哺農業的階段轉折時期,正在逐步進入大規模反哺期,但距離全面的、大規模的工業反哺農業階段時期還有一定差距。從總量指標和結構指標特征看,我國總體上已經具備了工業反哺農業的條件和能力。因此,在這個時期從農業少取、多予是一種大趨勢。

    (二)新疆當前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發展水準

     新疆的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狀況與全國的發展水準相比處在中下游水準,但是近幾年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以來,隨著新疆資源優勢轉換戰略的不斷延伸,以石油天然氣、煤炭等礦產資源開發為龍頭的工業化發展進程明顯加強,目前已經進入工業反哺農業階段,其經濟發展和結構變化具有以下表現特征︰

     1、2005年新疆的國內生產總值達到2604億元,地方財政一般預算收入176億元。2005年新疆人均GDP達到13108元,相當于1638美元,2005年烏魯木齊市人均GDP已經達到了3000美元。2005年新疆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990元,人均消費支出6208元,人均住房使用面積20.15平方米。全年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2482元,人均消費支出1924元,人均住房面積21.13平方米。可以說,國家、自治區的經濟實力都具備了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能力,新疆的新農村建設成為有源之水、有本之木。

     2、新疆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新疆緊緊抓住西部大開發的歷史機遇,不斷推進和深化以“一白一黑”為重點的優勢資源轉換戰略,狠抓經濟結構和產業結構調整,大力發展特色經濟,推進了新疆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2005年全區生產總值2604億元,比2000年增長61.4%,年均增長10.1%。全口徑財政收入397億元,比2000年增長166.4%,其中地方財政一般預算收入180億元,比2000年增長128%,年均增長17.9%。新疆在“十五”期間的固定資產投資超過了4500億元。自治區“十一五”規劃確定的目標是︰到2010年全區生產總值達到4000億元以上,年均增長9%,力爭實現兩位數增長;財政收入840億元左右,其中地方一般預算收入380億元以上,年均增長16%以上;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年均增長16%以上,5年累計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0000億元以上;單位生產總值能耗比“十五”期末降低20%左右。城鎮化水平達到42%。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1900元,年均增長8%;農牧民人均純收入達到3390元,年均增長6.5%。人口自然增長率控制在11 以內。人民的小康生活更加寬裕,質量明顯改善。很顯然,新疆正在走進大規模的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階段。

     3、新疆農業在生產總值中的比重不斷下降。2005年新疆三產比重為19︰44.7︰36.3,總體上仍處于工業化初級階段。新疆農業生產比重從1978年的35.9下降到了2005年的19,二三產業在GDP的比重高達81%,與全國一樣處在絕對主導地位。新疆農業生產比重的快速下降,充分體現出了新疆工業經濟實力的快速提升,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階段的真正開始。

     4、.改革開放以來,新疆產業結構的變化方向基本上符合結構不斷向高級化演進的國際趨勢,非農產業就業持續增長,農業就業比重正在發生較大的轉變,但是2005年新疆第一產業就業比重仍高達54.%,比全國高6個百分點,比相對發達國家高45個百分點,比發達國家高50多個百分點。盡管這一點尚未標志著新疆非農產業取代了農業成為就業的主體地位,但是近幾年農業剩余勞動力向非農業領域的轉移速度很快,每年大約有40—50萬農牧民正在向非農業產業有序轉移。加快農業勞動力向非農產業轉移的大課題,任重而道遠。

     5、目前新疆城市化進程相對滯後,城鄉關系不協調。與經濟發展水平相近的國家和地區相比,新疆是世界上城市化水平(城市人口/總人口)較低的地區,與發達國家和地區的差距更大。2005年新疆城市化水平37.3%,與1990年相比提高了5.41個百分點,在全國的位次屬于中下游水準,低于全國平均水平5.8個百分點,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6個百分點,低于中等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20個百分點,低于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46個百分點。然而近幾年隨著新疆天山北坡經濟帶的不斷壯大,新型工業化進程快速推進,一大批全國性的石油石化、煤化工、循環經濟等工業園區紛紛動工興建,正在加快新疆的城市化建設進程。不久後,新疆的城鎮化進入快速成長時期,城市經濟水平和城鎮人口比重出現較大幅度提高,以城鎮化和城市經濟帶動農業、農村經濟發展的階段已經來臨。

     6、新疆呈現居民恩格爾系數大幅度下降,城鄉居民消費結構進一步升級。1978年——2005年,城鎮居民的恩格爾系數從57.3%下降到36.4%,下降了20.9個百分點,比全國的平均水平還低0.7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的恩格爾系數從60.08%下降到41.8%,下降了18.28%,比全國的平均水平還低3.8個百分點。新疆恩格爾系數大幅度下降,反映了城鄉居民生活質量不斷上升的提高,消費結構明顯逐步的升級,這為制造業和服務業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更大的需求空間,也為農業勞動力轉移和農業現代化創造了條件。

     7、新疆是我國重要的石油天然氣、煤電、煤化工等能源基地,同時也是重要的能源安全大通道,有色金屬等重要的礦產資源開發基地和最主要的棉花生產基地。盡管新疆就地工業制成品出口比重不是很大,然而新疆是我國向西開放的最主要的戰略據點。新疆外貿在改革開放以來取得了快速發展,同時也提高了工業制成品的出口比重。2005年新疆進出口總額79.42億美元,比上年增長40.9%。其中,出口總額50.40億美元,增長65.5%;進口總額29.02億美元,增長12.1%。據了解,2005年,新疆工業制成品出口比重進一步提高。其中,機電產品及高新技術產品出口7.8億美元,同比增長88%;石油化工產品,特種變壓器,電子鋁箔等高新技術制成品成為新的外銷產品。此外,2005年新疆地產品出口佔到出口總額的40%,地產品出口的增加,有力支持了新疆外向型企業的發展。2005年,新疆生產型外貿企業進出口額超過一億美元的3家,超過1000萬美元的有17家,達到100萬美元的有55家,每一億美元的出口額可提供4000個就業崗位。 “十五”期間,新疆進出口總額年均增長28.5%,比“九五”時期提高18.8個百分點。其中,出口年均增長33.2%,進口年均增長22.3%,分別比“九五”時期提高23.8和12.3個百分點。與全國一樣,新疆工業制成品出口份額也在不斷上升,表明我國乃至新疆的工業競爭力得到提高,新疆的對外貿易中,幾乎不存在對初級產品出口的依賴。

     從新疆當前的經濟社會發展總體現狀中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判斷︰現階段新疆經濟發展與全國其他省區一樣,正在穩健地走進工業反哺農業階段,新疆經濟總體上已經具備了工業反哺農業的條件和能力。

    (三)阿克蘇地區當前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能力分析

      隨著國家西部大開發戰略的不斷深入和自治區優勢資源轉換戰略的加快實施,近幾年阿克蘇地區綜合經濟實力躍上新台階。阿克蘇地區當前的經濟發展總體特征如下︰

     1、2005年全地區生產總值實現236.78億元(含農一師和石油開采區),比2000年增長96.12%,人均生產總值超過10000元。2005年人均GDP達到了1260美元,按現價和官方匯率計算相當于中等收入國家的水平,2005阿克蘇地區年單位從業人員年平均工資13764元,全年農牧民人均純收入3098元,高于當年自治區平均水平616元。 “十五” 時期,全區農牧民人均純收入年均增長13.05%,高于“九五”時期7.52個百分點。

     “十五”時期阿克蘇地區累計完成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193.45億元,比“九五”期間增長3.16倍;農業綜合生產能力穩步提高,糧、棉、肉類總產量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長,果品產量翻了一番;工業化建設取得重要進展,石油、煤炭、發電量、棉紡織業生產規模等有了較大增加,石油化工基地已具雛形,煤、電、煤焦化和輕紡基地建設已良好起步。基礎設施和基礎產業建設取得重要進展,人民生活水平得到較大提高。這表明阿克蘇地區的經濟發展已經具備了工業反哺農業的能力。

     2、隨著阿克蘇地區經濟的快速發展,地區財政收入也在快速增長,財政能力不斷增強。2002年全地區財政收入6億1999萬元,比2001年增長25.5%,而2003、2004、2005年阿克蘇地區財政收入又分別增長到7億6871萬元、10億9512萬元和14億5511萬元,增長速度分別達到了23.99%、42.46%和32.87%,遠遠高于自治區和全國的財政收入增長速度。預計,到2010年,全地區生產總值達到450億元(含農一師及石油開采區),年均增長14%。其中︰地方生產總值達到246億元,年均增長13.8%。工業增加值達到59億元以上,年均增長27%以上;地方一般財政收入達到25億元以上,年均增長16%以上;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5年累計達到580億元以上,年均增長22%以上;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000元以上,各項社會事業全面進步,社會政治大局持續穩定。當前阿克蘇地區以石油天然氣、煤電、煤化工、棉花等優勢資源轉換戰略為主的新型工業化發展正在大規模地穩步推進。顯然,工業化進程的加快和財政收入的快速增加大大加快了阿克蘇地區工業對農業的反哺力度。

     3、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以來,阿克蘇地區農業生產總值在地區國民生產總值中的比重不斷下降。2005年阿克蘇地區三產比重為35.97︰25.58︰38.45,同樣處于工業化的初級階段,但是二三產業在GDP比重低于自治區和全國的平均水平,農業生產比重相當大。目前阿克蘇地區GDP總量排在疆內各地州市第5位,人均GDP低于全疆乃至全國平均水平,經濟發展水平與地區人口、資源在自治區的地位不相匹配,工業化水平在全疆排名第11位。但是阿克蘇地區重新修訂的“十一五”發展規劃將大大推進工業反哺農、城市支持農村的進程。按照新的“十一五”規劃,到2010年,全地區要形成750萬噸以上石油加工、百萬噸尿素的生產能力,煤炭生產能力將由目前380萬噸提高到1300萬噸左右,火電裝機總容量達到85萬千瓦,焦炭生產能力達到300萬噸以上,棉紡錠發展到150萬錠以上,並且建成以紅棗、核桃為主的優質特色果品生產、加工、科研和營銷基地以及優質商品糧生產、加工基地,最終使阿克蘇地區由農業大區逐步向工業強區邁進,全面推進工業化、城市化和產業化。

     4、阿克蘇地區產業結構的變化也同樣符合結構不斷優化和演進的國際化趨勢。由于阿克蘇地區歷來就是新疆的農業大區,所有的縣市農業人口比重很大,全地區現有農村剩余勞動力資源68萬人,但是近幾年非農業就業持續增長,轉移的速度和規模大大加快。僅2005年,阿克蘇地區農村富余勞動力轉移就業35000人;2006年預期目標計劃是農村富余勞動力55000人,全年計劃轉移35000人,轉移城鎮20000人。阿克蘇地區的“十一五”規劃進一步強調了新型工業化的作用,加大了工業指標在國民經濟結構中的比重,將會有力地促進農業勞動力向非農業產業部門的轉移。

     5、阿克蘇地區的城市化水平在自治區屬于中下游水準,2005年阿克蘇地區的城市化水平只有31.88%,遠遠低于全國發達省區和中等發達國家的城市化水平。“十一五”時期阿克蘇地區提出東部以庫車為中心、庫(車)—拜(城)為主線,采取“園中園”和建立新的利益分配機制的方式,將庫(車)、沙(雅)、新(和)三縣引進的石化工業項目集中在庫車石化工業園區集聚發展,將煤焦化等項目相對集中在拜城重化工園區集聚發展,形成東部工業隆起帶。西部以阿克蘇市為中心,阿(克蘇)—溫(宿)為主線,按照“規劃同籌、交通同網、信息同步、資源同享、市場同體、旅游同線、環境同治、合作發展”的要求,建立“阿—溫聯盟、合作發展”模式,將輕紡和其他農副產品加工項目集中在阿克蘇輕紡工業園、農副產品加工園區集聚發展,形成帶動阿瓦提、烏什等縣工業共同發展的西部工業隆起帶。。特別是重點產業培育,一定要堅定不移實施大企業、大集團戰略。產業集聚發展需要功能更加完善的城市以及工業園區做平台。“十一五”時期,阿克蘇地區具體提出了“6122”工程︰把阿克蘇建設成為國家和自治區重要的石油化工、煤電、煤焦化、棉產業、優質干果和優質商品糧基地,我國西部重要旅游目的地,著力抓好庫車和阿克蘇市兩座“龍頭”城市建設,重點打造“龜茲文化”和“多浪文化”兩大地域特色文化品牌。顯然,阿克蘇新型工業化進程快速推進,一大批石油石化、煤化工、農產品加工等工業園區紛紛進入生產,加快阿克蘇的城市化建設進程。當前阿克蘇的城鎮化正進入快速成長時期,不久,城市經濟水平和城鎮人口比重出現較大幅度提高,以城鎮化和城市經濟帶動農業階段已經來臨。

     6、.改革開放以來,與全國和自治區的總體發展態勢一樣,阿克蘇地區也同樣呈現居民恩格爾系數大幅度下降,城鄉居民消費結構進一步升級,其下降幅度和頻率與自治區的平均水平大體相等。阿克蘇地區城鄉居民恩格爾系數大幅度下降,反映了城鄉居民生活質量不斷上升的提高,消費結構明顯逐步的升級,這為制造業和服務業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更大的需求空間,也為農業勞動力轉移和農業現代化創造了條件。

     7、阿克蘇地區農業大區,同時也是石油天然氣,煤炭等國家重要的能源資源大區,過去本地區的工業制成品的比重不大,工業制成品中出口產品的比例更小。因為阿克蘇地區的經濟發展中對外貿易所佔的比例一向很低,2005年地區進出口總額只有2105萬美元,同比增長3.29倍,其中出口375萬美元,增長96.34%;進口1730萬美元,同比2004年增長4.77倍。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阿克蘇工業經濟實力的落後和弱小,僅僅是對外外貿所佔比重不大罷了。阿克蘇地區對原先制訂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一個五年規劃綱要”進行重新修訂,進一步強調了新型工業化的作用,加大了工業指標在國民經濟結構中的比重。到2010年,阿克蘇地區生產總值將達到435億元(含農一師和石油開采區),年均增長13.8%;工業增加值將達到80億元以上,佔GDP的比重年均提高2個百分點;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五年累計達到600億元以上,年均增長25%。那時候的阿克蘇“六大產業群”形成體系,基礎設施進一步完善,城鄉居民收入穩步提高,各項事業全面進步,必將以充沛的經濟活力實現大規模的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進程。

    表2︰ 2005年阿克蘇地區各縣市城鄉人口和收入狀況

    指標 總人口 農業人口 比重(%) 農牧民純收入 城鎮職工平均工資(元) 阿克蘇地區 2264942 1543542 68.12 3098    13935 阿克蘇市 582839 241281 41.39 3786 13255 溫宿縣 227687 164528 72.26 3251 11182 沙雅縣 219014 172699 78.85 3411 14957 庫車縣 419167 309038 73.72 3358 14069 新和縣 147389 119152 80.84 2741 14030 阿瓦提縣 218615 171435 78.41 3836 13635 拜城縣 216533 173340 80.05 2692 17734 烏什縣 190350 158394 83.21 1790 15697 柯坪縣 43348 33315 76.85 2010 16971 資料來源《2006年阿克蘇統計年鑒》。

     三、阿克蘇地區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途徑與方式

     (一)進一步提高認識,從思想上高度重視農業這個弱勢產業和農民這個弱勢群體      農民人均純收入增長緩慢,已成為影響阿克蘇地區乃至全疆新農村建設的主要矛盾。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阿克蘇新農村建設的主要著力點是,在科學發展觀指導下,全面發展農村經濟,千方百計增加農民收入,進而逐步建立具有本地特色的農業穩定增長、農民持續增收、農村社會全面進步的長效機制。

     要準確理解和科學把握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方針的內涵。中央作出實行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方針的決策後,社會各方面給予了高度評價,並且已經對實際工作產生積極影響。但是,也有一些人對此有不同看法,擔心過早地實行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方針,將增加國家的負擔,影響工業化和城鎮化的速度。這種觀點的人認為,在整個工業化過程中,工農業關系的變化存在從農業中汲取工業化積累、工業與農業平行發展、工業反哺農業等三個不同的階段,目前我國應處于工農業平行發展的階段。我們認為,工農業關系的“三階段”論,只是一種理論上的概括,具體到一個國家的發展進程中,不是農業支持工業,就是工業反哺農業,工農業平行發展的理想化、絕對化狀態在現實生活中並不存在。

    國外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許多經驗可以值得我們參考,但是未必都要照搬。例如︰

     1、把工業化過程中一些先進的理念導入農業發展中,增強農業的自增長力。二戰結束後的德國,城鄉差距進一步拉大,大量農業人口離開農村涌入城市,城市因此不堪重負。德國利用工業化的成果總結出“等值化”的理念,並推廣使之發揮作用,成為德國農村發展的普遍模式。它通過土地整理、村莊革新等方式,實現了“在農村生活,並不代表可以降低生活質量”的目的,使農村經濟和城市經濟得以平衡發展,明顯減弱了農村人口向大城市的涌入。

     2、美國在發展農業的過程中引入工業化中的“精確工業”的概念,大力發展“精確農業”。精確農業,就是把數字土地、3S技術(地理信息系統、地球定位系統、衛星遙感技術)、傳感器研制與標定、操作軟件和技術培訓組成一個完整的系列,使農業生產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之上。

     3、推動企業深入農村,幫助農村發展。在這方面,韓國的經驗值得借鑒。韓國從20世紀70年代起推行“一社一村”運動。所謂“一社一村”是指一家企業公司自願與一個村莊建立合作關系,進行對口支持。據統計,僅三星集團下屬的30家公司就與195個村莊建立了支持關系,2004年支農資金達到了46億韓元(約合人民幣4000多萬元)。企業支農不僅表現在給錢給物,而且體現在給機會和路徑,幫助農民尋找致富的途徑、方法。

     4、.對農民和農業給予多方面的支持。如法國政府歷來對本國的農業和農民實行“多予少取”政策,對農村地區的基本建設、生產、流通出口、社會保障、衛生保健等各個方面進行幫助,利用稅收、財政政策等手段支持農村發展。

     阿克蘇地區準確把握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方針的內涵,特別是現階段到底應做哪些事情、能夠做到什麼程度,應有正確的理解和科學的把握。我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而阿克蘇又是我國欠發達地區。無論是國內發達省區,還是發達國家工業反哺農業的成功經驗都不一定十分吻合阿克蘇地區的新農村建設實踐,因為國情和區情差異確實不可忽視。與此同時,阿克蘇地區現在提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也並不是要扭曲工農業之間由市場決定的交換關系,像一些發達國家那樣對農業實行高保護,更不是要通過在農村實行高福利政策,把農村人口都留在農村。

    (二)適度調整收入分配結構,加大財政對農業投入的力度

     工業反哺農業是一種政府行為。實現工業反哺農業,必然要求增加國家財政對農業、農村的投入。為此,阿克蘇地區應該積極合理地調整國民收入分配結構,加大對“三農”的投入力度,建立國家、自治區和地區財政對農業投入的穩定增長機制。不過,需要提醒的是,由于阿克蘇地區當前的經濟發展現狀剛剛跨越了工業反哺農業的轉折時期,正在向大規模反哺農業時期過渡,現階段國民收入分配結構的調整應該是一種漸進式調整,即工業反哺農業需要量力而行,逐步增加,實現可持續性增長。切忌忽視經濟發展階段,超越政府財政承受能力,對“三農”實施過度補貼。從國際經驗看,發達國家在工業反哺農業階段,對農業的補貼也不是一步到位,而是經歷一個從少到多、由點到面逐步增加的過程。

     阿克蘇是一個農業資源短缺型地區,目前的經濟發展水平決定了現階段農業補貼的目標主要是以保障糧食(農業)安全為主,並以安全目標帶動農民收入目標。補貼的力度只能是有重點的逐步增加補貼,即對重點品種(小麥、玉米、稻谷、大豆)、重點地區(糧食主產區)和重點人群(種糧農民)進行補貼。在此基礎上,如果財力允許,還可進一步加大對農村公共品的財政支出,給農民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務產品,特別是提高對落後地區和弱勢人群基本公共品的供給水平(水電路、教育、衛生、社保),滿足他們最基本的生存和發展需要。當工業化進入後期階段,隨著阿克蘇地區經濟實力的進一步加強和農村人口的大幅度減少,農業補貼的目標即可轉為農業發展和農民收入多重目標,補貼的力度可以做強,範圍可以做大,面可以做廣。

    (三)加強制度建設,為工業反哺農業和經濟結構  調整提供制度保障

     工業反哺農業不僅僅是增加財政投入,還包括改革和消除所有歧視農民和不利于農業發展的政策,建立公平合理的制度,平等地對待農民,確實保護農民的合法權益。阿克蘇地區現階段要落實好工業反哺農業,必須重點抓好以下制度建設。

     1、改革戶籍管理制度。要按照公平的原則,以降低農民進城門檻、加強農民工權益保護為重點,改革戶籍制度及與之相聯系的上學、就業、住房、醫療和社會保障等一系列福利體制,使城鄉居民都能夠享受同樣的權利和福利,促進勞動力等要素在城鄉之間的合理自由流動,加快工業化、城市化進程,用以城帶鄉解決三農問題。

     2、深化農村金融體制改革。要調整現行城市偏向的金融制度和資金供給政策,建立與工業反哺農業階段相配套的金融制度和政策安排,改善農村金融服務普遍供給不足的狀況,緩解農民貸款難問題。主要思路︰一是降低農村金融市場的準入條件,積極引導商業銀行進入農村開展金融服務;二是進一步深化和完善農村信用社改革,積極探索適合當地發展的農村信用社改革新模式;三是積極穩妥地支持民間金融、特別是非正規金融的發展,形成正規金融和非正規金融相結合的有序競爭格局。

     3、完善農村土地征收征用制度。低價強制征收征用用農民耕地是我國工業化階段工業抽取農業資源的一種形式,它雖然大大降低了工業化和城市化的成本,但也對農民的權益造成了極大的侵害。在加快發展阿克蘇地區新型工業化進程、推進優勢資源轉換戰略的今天,工業反哺農業更應該體現在“少取”方面,就是要少用低價強制征收征用農民耕地,多用合理的土地價格補償農民。若不這樣,就不會有真正的工業反哺農業。為此,必須加快改革土地征收征用制度,保護失地農民的合法權益。第一,要明確界定政府的土地征收征用權和征收征用範圍,並嚴格區分公益性和經營性用地;第二,提高公益性用地的補償標準,搞好“以土地換保障”工作,同時還要建立經營性用地的市場定價機制;第三,引入听證制度,強化社會監督機制,提高土地征收征用市場的公開性和透明性;第四,完善土地佔用審批管理制度,廢除土地佔用審批權與土地佔用費收益掛鉤的做法,打破批地越多、預算外收益越多的機制。

     4、改革城鄉社會保障制度。根據工業化進程,分兩步走改革城鄉社會保障制度︰一是目前按照低水平、廣覆蓋、有保障的原則,初步構建最基本的農村基本養老保障、基本醫療保障、最低生活保障和規範化的政府救濟制度,使農村社會保障從“無”到“有”。二是到工業化中後期,可逐步提高農村社會保障標準,縮小城鄉社會保障差距,形成一體化的城鄉社會保障制度,實現從“有”到城鄉一體化過渡。

    (四)因地制宜,合理劃分各級政府在工業反哺農業中的職責

     工業反哺農業不僅僅是中央政府的責任,地方政府也有義不容辭的義務。要根據財權、事權相匹配的原則,合理界定中央、省、市、縣各級政府的職責,發揮各級政府在工業反哺農業中的作用。當然,不同地區的經濟發展條件和水平不同,其反哺農業的職責也應有所區別。對于少數經濟發達的東部沿海省市,不僅要明確省市政府承擔省市財政反哺農業的義務(相對于中央政府而言,地方政府是“反哺”政策的直接受益者),而且還要強化它們通過橫向轉移支付補貼落後地區反哺農業的責任。針對于全國來講,阿克蘇地區目前仍然是經濟落後、財政比較困難的地區。因此要千方百計、積極爭取國家在財力和政策上的各種優惠,要通過垂直轉移支付,以此加大中央和自治區財政對阿克蘇地區的財政的支持力度,有效地支持阿克蘇地區的政府履行好反哺農業的職責。

    (五)繼續推進農業結構戰略性調整,提高農業綜合效益和競爭力

     阿克蘇地區是農業大區,農村人口比重大,農業的可持續發展和農牧民收入的穩步提高,關系到自治區乃至全國的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充分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把確保國家糧食安全與推進農業結構戰略性調整結合起來,推動農業的集約化、規模化和專業化生產,提高農業綜合效益和競爭力,這仍是今後我國農業發展的主線。而阿克蘇地區︰

     1、調優種植業結構,保持糧棉優勢地位。建設好優質商品糧基地、優質棉生產基地,努力提高糧棉單產及品質;加強現代優質畜產品基地和飼料基地的建設,努力實現傳統畜牧業向現代畜牧業的轉變,實施畜禽品種改良、無公害畜產品生產;突出發展以紅棗、核桃為主的特色果品生產,加強原產地注冊保護,打造統一知名品牌,在果品深加工、貯藏保鮮上力求新突破,大力引導扶持一批農業龍頭企業;抓緊抓好日協貸款、高標準節水、病險水庫加固、鹽堿地綜合治理、低產田改造、設施農業、地下水開發等農業綜合開發類項目建設,努力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

     2、加強改善農村生產生活條件,加快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突出做好“住、水、氣、路、電”五件事,著重搞好抗震安居工程、防病改水工程、一池三改工程、光明工程等,充分發揮以工代賑、強邊富民補助資金作用,改善農村生產生活條件。不斷加快農村公共事業建設,主要抓好義務教育、農村寄宿制學校、危改工程建設,全力推進新型農村合作醫療改革,搞好鄉村衛生室建設;加強鄉、村文化站、司法所、基層政權、通村油路建設等;繼續實施“西新工程”、廣播電視“村村通”工程和農村電影放映“2131”工程;加大對口援助和幫扶相結合的扶貧開發工作力度,促進新農村建設。

     3、大力發展以鄉鎮企業為主體的農村二、三產業,激發縣域經濟發展的活力。要用工業化思維謀劃農業發展,引導鄉鎮企業突出發展農產品加工、保鮮和運銷業,推進農業產業化經營。尤其要提高特色農產品加工龍頭企業的規模、水平和檔次,力爭培育幾個類似內蒙古鄂爾多斯、伊利、蒙牛、草原興發、小肥羊那樣的國際知名品牌,拉動農業產業結構整體躍升,使農民從農產品加工和流通環節分享更多的利益。在新型工業化建設中,要把以工促農與以城帶鄉統一起來,促進鄉鎮企業工業園區與小城鎮建設聯動發展,把工業園區建設成為加快農村工業發展和“反哺農業”的重要基地,為農村富余勞動力向非農產業和城鎮轉移搭建平台,實現新農村建設和農村工業化、城鎮化的良性互動。要加強農村市場體系建設,促進城鄉市場和縣域一、二、三產業快速協調發展。同時要高度注重多渠道增加農民收入。搞好農業技術培訓及示範基地建設,穩定增加農民來自大農業收入的基礎;大力支持鄉鎮企業、勞動密集型中小企業發展;加強小城鎮建設,加快農村勞動力轉移速度,拓寬農民非農產業的增收領域;全面落實糧食直補政策,加大良種補貼、農機具購置補貼力度,加強化肥、農膜等農資市場和涉農收費價格監管,切實減輕農民負擔。

    [1] 馬曉河、藍海濤︰《工業化中期階段的農業發展政策研究》,《農業經濟問題》,1999年第8期;王岳平︰《中國工業結構調整與升級︰理論、實證和政策》,中國計劃出版社,2001年。

    [2] 資料來源︰《中國統計年鑒》,2004年。

  責編︰ 趙東
網友評論 (以下網友留言不代表本網觀點)
昵稱 匿名發表
內容 查看評論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會科學院 版權所有 未經新疆社科院書面特別授權 請勿轉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新ICP備07000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