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我國人類學研究的現狀與前瞻

http://www.xjass.com  2010年08月27日 20:31:13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摘要] 綜觀中國新興學科人類學當今的研究特點與發展面貌,可以發現︰一些傳統的學院派研究主題在多年的積累之後獲得了承前啟後的新成果,並拓展了新的海外研究領域;新興的影視人類學攝制起到了文化詮釋和應用的重要作用。現在,學院派的學者紛紛卷入公共衛生和文化遺產保護等重要項目中去,它的好處是可以從中轉化理論,為學術和社會的發展作出貢獻。學科導向、理論創新和尋求應用的契機是中國人類學今後發展需要關注的三大要點。

    [關鍵詞] 人類學;漢人社會;文化多樣性;影視人類學;應用實踐

    早年,眾多西學隨著來自歐美不同國家的留學生引入中國, 如今,其中之一的人類學已經錘煉成了在理論/方法系統與應用性兩個方面雙向發展的重要學科。特別是最近20 年來,國內眾多相關學科,如人文社會科學,甚至是自然科學中的生態學、醫學與公共衛生等系科均開設了人類學課程,交叉人類學的跨學科研究態勢相當明顯,對人類學的借鑒潮流很明顯地從人類學以外的相關學科與圖書出版趨勢中表現出來。

    如果我們不特別地把這門學問的界定引向學科內外的學究氣論爭,那麼,人類學的重要之處在于它是研究人性、族群與文化的學問,想一想,它的學問聚焦之處經常展示的是對人類文化多樣性的理解,它的理論和方法剛好為人們提供了認識世界的重要原則和尺度。無論從人本的原理出發,還是從不同地理區域的族群生活方式的角度考慮,人類學都處在探索人類與地方人民生存意義的基礎理念的重心之中。它的一些理念與原則可以構成一種潛在的知識儲備于人們心中(如文化相對性的倫理意義方面) 。這門知識可以提供關于族群與國民認同的基本知識,增強對區域文化構成的認知,提升人民的自信力,以及不同民族之間的友好交往之道。今日人類學也包括應用的項目,但它首先提供的是認識人、族群、文化、社會的理論和方法,隨之力求尋獲理論進入社會實踐的可能性,人類學的方法和認識論原則已經影響到世界各地的文化與社會發展的項目決策、過程及其評估。

    一、學院派的傳統研究及其擴展

    就人類學學科的特征而言,根據研究方法、研究對象、分支主題、認識論、田野類型、學術傳統、新興與前沿課題,就會產生不同的學科關注點。多年來,我國學院派的研究始終持續著,在一些重要的研究主題上,取得了積累性的文字文本成果;同時,新興的影視手段也創造了無可比擬的學術意義。

    (一) 漢人社會與少數民族社會

    中國漢人社會的人類學研究理論主要來自于華南的田野調查,為了檢驗這一相關理論的適宜性,或者獲得新的創造性的理論,我們必須在新的、更廣闊的地理區域做扎實的田野調查。這其中包括對人類學先驅調研點跨越時空的貫時性文化變遷之理解,以及發現並獲得不同地區鄉村社會新的理論解釋構架。

    早在1986 年,莊孔韶就倡導新一代學人對20 世紀上半葉外國學者和海歸學者調研的著名鄉村社區進行回訪研究。通過共時—歷時—共時的跨時空觀察與對話,擴展前輩們作品的學術生命並獲得理論新知。這類田野調查前後歷時20 年,如今陸續生根開花,相繼結集出書(含諸種個人專著,如《銀翅》等) 。目前已完成中外著名人類學家在中國各地的8 個著名田野調查點的回訪研究,涉及至少8 位人類學先行者和10 位新人,分別是林耀華—莊孔韶、阮雲星;楊懋春—戴瑙瑪、潘守永;葛學溥—周大鳴;許光—張華志、段偉菊;楊慶--—孫慶忠; 波特夫婦—覃德清;“滿鐵”調查者、杜贊奇—蘭林友,並出版了題為《時空穿行——中國鄉村人類學世紀回訪》專著。該書除了評論人類學先驅者的田野成就之外,還包含後來者的創造性發現。此書因此獲2004 年度“中國學術年鑒獎”。此外,蘭林友近年出版了《廟無尋處》,梁永佳出版了《地域的等級》。近年的人類學實踐證明,回訪性研究鋪墊了新老人類學者進行跨時空對話的路徑,這種路徑使田野點的學術生命得以延伸,由于容易獲得歷史性的有機關聯,因此,有頗多新論誕生,說明這也是培養學術新人的一條便捷之路。

    當然,人類學知識的生產與推廣還呈現在系列教材的編纂上。莊孔韶主編了不同程度的人類學大學教科書和教輔用書,並陸續出版了《人類學通論》(獲國家圖書獎) 、《人類學概論》(獲教育部高等學校精品教材獎) ,以及大型教輔讀物《人類學經典導讀》,更構成一個完整系列。該系列教材既有介紹人類學前沿理論與分支學科的大型通論性教材,又有國內首部文字和影視合璧出版的人類學概論性教科書,還有導讀典範作品的教輔讀物。從近年來的發行情況看,該系列教材已成為國內本科生和研究生人類學教學和科研(含考研) 的首選教材,在全國各大學人類學民族學與相關系科的研究生和本科生高年級教學中有較高的使用率,並直接推動和影響了中國大學人類學的課程改革。

    除了中國主體民族的漢人社會研究之外,近年來,少數民族族群的研究也有頗多亮點。自從族群理論引進中國以後,出現了中國學者自己的創新性研究成果,其中尤以王明珂的開拓性田野成果最為明顯。通過1994 年至2002 年連續九年長久而詳細的田野調查與文獻資料搜索,並運用時興的族群理論,王明珂撰寫了《羌在藏漢之間》一書。他以位于青藏高原東緣民族走廊上的羌族為例,在呈現當代羌族在社會、文化各方面居于漢藏之間的駁雜特性的基礎上,進而說明造成羌在藏漢之間現象的歷史與文化動態過程。[1 ] 毫無疑問,王明珂的文獻加田野的歷史民族志研究,並沒有拘泥于族群性的原生論與場景論爭議,而是在歷史文獻田野基礎上,進行深入持久的實地調查,從而提供了一種羌在藏漢之間具有連續統意義的新的解說,開啟了川西民族走廊的歷史人類學研究新風。

    緊隨王明珂的華夏邊緣研究,翁乃群嘗試響應費孝通倡導的民族走廊研究,打破以往在點狀空間里單一族群的研究模式,將族群置于走廊區域空間的交往互動中加以考察和分析。2004 年,他主持的“藏彝走廊族群認同及其社會文化背景的人類學研究”的課題,主要運用社會文化人類學的田野調查方法,輔之以歷史學和語言學的方法,沿藏彝走廊選擇了四個田野調查點,從文化多樣性、族際互動與發展的視角,探討村民社會文化生活的不同層面。顯然,藏彝走廊的族群認同是動態的,不是固定的,它會因更大力量(如全球化) 的影響而變化。其日常的表述和認同更多地表現為與周邊的關系,然而,民族識別卻成為外在于日常性的另一種知識性勞動。[2 ] 應該看到,今日中國學者的藏彝走廊研究無不關注宏觀層面的環境、族群、文化之間的互動關系,從而試圖破解原先人類學研究所具有的狹隘的“一村一點”模式的局限性,嘗試在山脈走向與江河流域的地理空間範圍與人文類型的社會空間範疇里,深度考察不同族群文化生態的空間特征與社會歷史發展軌跡。

    上述這些代表性的研究,無論是漢人社會的回訪性研究,還是區域性的藏彝走廊考察,作為一種行之有效的研究取向與人類學新知的生產過程,獲得了中國人類學家的廣泛認同,並在更為廣大的地域加以實踐。然而,在如何借鑒與整合人類學理論發展脈絡上的學術成果,如傳統的宗族理論、施堅雅的集市空間理論、小農經濟理論、蘇聯的經濟文化類型和歷史民族區研究模式等方面,目前尚有繼續加以評估、比較與整合的空間。

    (二) 多點調研與海外民族志新實踐

    近年來,人類學者一直在努力突破單一民族志田野工作點的局限性,開始考慮擴展和倡導選擇多點民族志(multisited ethnography) 。這一實踐側重探索兩個以上的區位以及它們在時空場合中的相互聯系。應該指出,多點民族志文本與現有的區域性分析,可望形成一種新穎的田野工作類型。在研究的整個時期里,田野工作者不必把自身固定在一兩個社區里。相反,田野工作者必須具有靈活性,其工作場所應在一個包含多個地點的網絡中。實際上,這就是多點民族志研究的目標。[3 ] ( P92 - 95)

    前述翁乃群主持的“藏彝走廊族群認同及其社會文化背景的人類學研究”的課題,就沿藏彝走廊選擇了四個田野調查點,分別為︰隴南地區宕昌縣官鵝鄉、青海海東地區化隆縣卡力崗地區、川西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縣麥崩鄉,川西南涼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縣水洛、屋腳、依吉三個鄉。蘭林友主持的“華北宗族組織與村落政治︰同姓不同宗的本土解說”國家級項目,在選擇田野工作點時,就特別考慮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簡稱滿鐵) 曾經做過實地調查的六個華北村落(分散在今北京、河北、山東等地) 作為田野工作點,體現出多點民族志的選點設計。這種研究樣本選點設計強調不同類型(如不同區域、城鎮類型與鄉村類型) 之間的比較。因此,在華北滿鐵調查村落的人類學再研究中,既利用滿鐵的材料,又從人類學的共時平面切入,融合歷時與共時兩種研究視角,還可與不同學科(如社會史) 的學者(包括國際學者) 進行學術對話。[4 ]同樣,羅紅光主持的“公共服務社會化研究——社會協調發展的社會人類學分析”課題(中國社會科學院) ,從公共衛生(艾滋病) 、環境保護(水與林) 、義務教育(9 年教育) 、社會福利(養老院) 四個研究領域,選取不同地域的16 個點,超越傳統的田園式的、封閉的田野工作,分析公共服務的社會化可能性和程度,以此來嘗試建構與公共服務的國家化、市場化和專業化並駕齊驅的公共服務的社會化。這個研究項目的特色體現在不僅有多領域、多點民族志選擇,而且將參與者首次納入研究之中。這就是說,參與項目的志願者既是公共服務的實踐者,又是研究對象。

    與多點民族志的選擇思路不同,高丙中主持的“發展中的公民身份和公民社會︰人類學的多國比較研究”教育部重點課題則倡導進行海外民族志研究。他認為,“中國人類學當前應該有一個新的轉向”[5 ] ,以整個世界為實地調查的田野,而不應該再局限于以本國為調查的田野。從2002 年開始,該課題組在國外社區開展了以規範的一年田野作業為基礎的民族志研究,先後選擇泰國、蒙古、馬來西亞、印度等國的一些特定社區做田野調查,2004 年擴展到西方發達國家。目前,已經有8 人在8 個國外社區完成了一年期的田野作業,其中有4 人已完成論文寫作,分別是︰“泰國一個鄉村的政治民族志”(龔浩群, 2005年) ;“‘平常’的變奏︰一個馬來村莊日常生活的民族志”(康敏,2006 年) ;“公民身份、行動主義與民主︰印度喀拉拉邦社會政治的民族志”(吳曉黎,2007 年) ;“平等的邊界︰澳大利亞首都地區民間組織的文化實踐”(楊春宇,2007 年) 。張金嶺正在撰寫的博士論文是“‘法’眼看中國︰文化想象中的他者”。另有3 個國外或境外社區的一年期田野作業正在進行之中,它們是中國香港/ 夏循祥、中國台灣/ 林幸穎、俄羅斯/ 馬強。

    與此同時,李朝輝博士和田燕博士先後對日本人和韓國人的研究采用了分別在跨國兩地做關聯性研究的方式,李朝輝的專著《中日跨文化的話語解讀》已出版,田燕的《文化聚合與文化推進》(韓國人組織與文化的人類學解讀) 即將出版。阿嘎佐詩在新加坡完成了關于後殖民主義的研究,中山大學的兩位博士研究生分別在日本和馬來西亞進行了為期一年的博士論文的田野研究。盡管做國外社會的實地調查研究已經初具規模,但在中國當下的學術情境中,由于學制上的安排,並不能充分地推行這一學術實踐。

    隨著中國的崛起,海外市場的開拓,語言能力的提高,學術資源的多元化,我們有理由相信,海外多點民族志調研將會有較大的擴展。其中,文化多樣性的田野識別不僅有助于人類學學理的進步,而且為國際政治、經濟、貿易與企業發展、交流與應用奠定了重要的人類學知識基礎。

    二、影視手段︰特定的人類學訴求

    今天,隨著錄像設備容易獲得且質地提升,越來越多的學者參加了專業或非專業的人類學調研攝制。即將于2009 年7 月在中國昆明召開的第16 屆世界人類學民族學大會電影節,中國學者的參展作品佔了大半。現在,我們已經看到民族志電影緊緊結合學術,成為圖像與文字合璧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得到人類學學者的推崇和支持,取得了很大成果。此外,讓人類學紀錄片走入電影院的努力也在台灣地區得到實踐;另外一個新的攝制方向——應用的影視人類學[6 ] ( P81 - 102) ,已經在中國大學的人類學師生中興起。

    中國人類學家在最近十年,積極涉入公共衛生和醫療,以及文化遺產保護等應用研究項目中,其中,影視人類學攝制已經頻繁地使用在戒毒、性病和艾滋病防治、流動人口(含性服務者) 、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教育改革與鄉村發展等方面,已經積累了一批人類學家直接參與的影視人類學作品。

    例如,莊孔韶關于小涼山彝族“虎日”戒毒盟誓儀式的考察與研究[7 ] 運用了人類學研究的整體論原則,在尋找地方族群毒品依賴行為的社會文化原因的同時,考慮建立不同于科學的方法論的另一種方法論——即以文化的力量戰勝人類生物性的成癮性。彝族人民運用強大的習慣法與儀式、家支組織、信仰與尊嚴、民俗道德、親情教化等集合的文化的力量,實現了世界上最高的戒毒成功率(64 %∼87 %) ,目前正在進一步推廣。他還運用“作為文化的組織”的組織人類學理論來考察流動人口,如性服務者的流動中的組織特點,發現不同族群的組織流動差異,以尋求不同的健康教育與防治疾病干預方法,直接向公共衛生專家提出建議。影視人類學影片《虎日》等,一改傳統單純描述與文化詮釋的特點,探索影片的直接應用目的並付諸推廣,從而為影視人類學開闢了應用的新方向。

    長期以來,以迪木拉提為首的學術團隊對新疆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的薩滿教信仰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田野調查,這在國際國內學術界尚屬首次。目前,31 冊的“新疆少數民族民間信仰與民族社會”系列叢書正在陸續出版。這些成果必將成為新疆民族學、人類學、宗教學研究不可多得的寶貴資料。在文字撰寫之外,他的研究團隊還使用影視人類學的手段記錄了豐富的、第一手的有關薩滿教與民間信仰的影像資料,開創了新疆學術界利用影像手段記錄特定民族文化事項的先河,其獲得的各地多民族難得見到的儀式過程記錄,彌足珍貴。迪木拉提在國際權威刊物德國《人類學雜志》上發表的相關論文[8 ] ,也引起了國際學術界的極大關注,為新疆的人類學研究贏得了聲望。他使用的調研文字撰述和影視拍攝相結合的研究手段,正是近年來中國學界崇尚的做法,因為文字與圖像研究成果具有互補性,這是文字撰述和人類學紀錄電影合璧研究形態的優秀個案。

    自1999 年以來,羅紅光主持的“對談”工作組長期進行的“學者對談”學術活動,開啟了人類學影視運用的一個新的視角。“對談”作為一種學術實踐,主要由人類學家設計策劃,由包括人類學家在內的多學科學者參與,意圖建立不同知識之間理解和對話的橋梁,在跨文化、跨專業、跨國籍方面利用新的媒介嘗試對異文化之理解。“對談”基本上采取了影視人類學的做法,除了音像資料之外,還有文字材料的摘要,如杜贊奇與羅紅光的對談《在國家與地方社會之間》。到目前為止,她們已經拍攝了25部《學者對談》,為中國的社會科學學術史留下了一筆音像資料的文化財產。其中,鮑江拍攝的題為《社會學視野里的全球化》即將出版。這是一部人類學影片,借助影像手段,從人類學的視角介入社會學知識系統的建構。跨文化的溝通與理解是人類學的學科傳統,該片制作者把社會學當做一個文化體系,一個待認知的“他者”,通過對這一文化體系的承載者即社會學家進行訪談,然後在訪談錄像素材的基礎上編輯成片。

    所有這些影視人類學的研究個案都表明,運用影視手段能夠表達不同的人類學研究主題,甚至能夠將研究主體與研究客體並置在同一影像的場景之中。因此,只要利用得當,影視手段的直觀表達自然比文字描述更具有在場感和研究背景的縱深感,更能呈現不可言狀的層次性。不過,由于影視語言和文字撰述的不可替代性,決定了二者之間互補關系與整合關系處理水準之高下,這無疑為中國人類學者未來的影視人類學研究素養提出了新的方向與要求。

    三、應用人類學︰公共衛生與社會發展

    公共衛生對社會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積極或者消極的作用。這一領域在人類學中屬于應用研究的一個分支。它預設的問題是當發展受到某種公共問題(如天災人禍) 的影響時出現的一系列連鎖反應和人們的應對策略。同時,在衡量一個社會或者文化群體的生活質量方面,公共衛生作為一個重要參數,是人們觀察社會發展方向及與社會福利系統相關聯的制度化建設質量的指標之一。

    近年來,景軍在研究艾滋病問題和其他公共健康問題研究方面頗有建樹。他對艾滋病的分析集中于艾滋病謠言分析、面臨艾滋病風險的人群行為分析、中國血液買賣市場的後果分析,以及青少年吸毒問題與艾滋病流行的關聯分析上。同時,景軍與研究伙伴將社會學和人類學的部分理念運用于中國艾滋病疫情和防治力度指標建設之中,這是一個國家“985”項目支持下的研究題目。該研究對“泰坦尼克定律”予以闡述並結合“風險社會學說”來討論中國艾滋病風險問題。“泰坦尼克定律”旨在說明社會等級與人們易受傷害性的關聯;“風險社會學說”中有關主觀風險和客觀風險的分析旨在闡述實際存在的風險和人們認知中的風險之所以對稱或者錯位。將“泰坦尼克定律”和“風險社會學說”同時納入分析框架,研究者發現,中國艾滋病流行的實際風險和風險認知都帶有深深的社會階層烙印。沿著這個軌跡考察問題,研究者還會看到實際風險和風險認知的重合。也就是說,社會地位越低下的人,其客觀上易受傷害的風險程度就越大,同時,風險意識中的錯誤知識和恐懼成分也就越多。造成這一重合現象的根本原因是社會分層的作用。[ 9 ]

    在人類學進入公共衛生領域的社會文化因素分析之中,莊孔韶及其研究團隊幾項新近的研究成果最具代表性。主要是︰第一,人類學、社會學理論切入臨終關懷研究的綜合成果,率先實現了人類學家和公共衛生專家跨學科的臨終關懷的理論與應用研究。第二,以新的方法論剖析雲南寧蒗“虎日”民間戒毒法[10 ] 和實施擴大無毒社區的應用實踐項目。第三,流動人口兩大類型(內陸型和跨境型) 及女性人群防治艾滋病對策依據與建議。該團隊以四川省資陽(Vs 廣州) 和廣西憑祥(Vs 越南) 為調研點,運用組織人類學的理論尋找區域鄉村性服務者流入城市的組織流動特點,以利找到控制艾滋病流行的應對措施。

    莊孔韶從有關戒毒的重大問題中找到不同的方法論應對思路並付諸實施。他在發現民間儀式戒毒的有效性並探討其成因的過程中,以人類學的生物性—文化整體論原理為出發點,解說一個儀式何以調動和激活了小涼山彝族來自家支組織、信仰、倫理、尊嚴、習慣法和民俗教育等層面的文化資本諸要素,從而激發出戰勝人類生物成癮性的堅強毅力的原因。從而,人類學給出的是一個既具學理性,又具應用性的文化詮釋,其重大意義在于,在科學之外,還有一種可以如願以償地成功的文化動力可以運用。這項研究可以有效地推動地方人民轉化這種人類學的方法論與社會實踐新思路,應對瘟疫、艾滋病和擴大無毒社區的社會實踐,以更自信的姿態積極參與艾滋病防治事業。可以說,發現問題,以人類學理論加以詮釋並帶動應用性實踐最為重要。

    從本質上說,艾滋病防治還是一個社會政治問題。因此,能否有效地遏制艾滋病的傳播與泛濫,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全社會的努力,來改變、糾正導致其蔓延的政治、社會、文化與經濟因素。蘭林友近年來與地方非政府組織攜手合作,利用人類學的主位視角,通過連續的累積的田野工作,積極探索地方文化特性,摸索具有地方特點的、更具有針對性的艾滋病防治策略。蘭林友探討了地方社會力量參與艾滋病防治的有效動員方式,推廣定時定點的干預模式,探究吸毒人群美沙酮維持治療策略推廣過程中脫失率高的世界性難題,與美沙酮維持治療門診點合作,嘗試建立綜合的醫學的、心理學的、社會學的干預模式。在社會發展研究方面,羅紅光主持的“公共服務社會化研究——社會協調發展的社會人類學分析”課題在研究方法、研究對象與主題方面進行了有益的探索。一般而言,人類學研究需要一個人在一個地方從事長時段的田野工作。然而“,公共服務社會化”課題分解環境保護、義務教育、社區服務和公共衛生四類田野,將“參與者”本身直接納入分析對象,在統一方法的前提下分派研究對象去不同地區,把自願報名前往公共服務點從事半年輔助工作的志願者作為研究對象,從他們身上獲得信息,並進行公共服務/ 公共衛生的橫向比較。該研究對方法論的挑戰在于︰第一,不用量化方法,人類學是否能做共時性的大規模田野工作。第二,把研究對象放入異地的田野進行研究,超越傳統的田園式的、封閉的田野工作是否有可能。第三,通過對作為“他者”的研究對象主體性特征的分析看公共服務的社會化可能性和程度,以此來嘗試建構與公共服務的國家化、市場化和專業化並駕齊驅的公共服務的社會化。

    特定的生態環境和社會發展問題息息相關。從1993年開始,迪木拉提和崔延虎開展多學科、跨學科的研究,對小型社會發展與微觀生態環境進行整合性田野調研(目前已經調查的小型社會有20 多個) ,並對新疆草原牧區社會與綠洲農耕社會同生態環境的關系進行研究,在學術界首次運用了“綠洲生態人類學”的概念、理論架構與研究方法。他們重點探究文化變遷與生態環境變遷的關聯,特定的生態環境中多民族文化存在的多重關系,地方性知識,現代化過程中民族文化保護與生態環境保護的復雜關系,以及汲取地方性知識的必要性。在調研的基礎上,他們提出了有關新疆生態環境與文化關系的一些創新見解。在考察文化與環境的關系之後,他們認為,游牧民定居工程之所以沒有可持續性,其根本原因是,制度因素導致草原生態環境惡化,牧民文化急劇變遷造成文化中斷。既然制度因素對于地方社會發展具有重要的作用,那麼,制定防止環境惡化的具體的、容易及時貫徹的政策措施就刻不容緩。

    四、應用人類學︰文化遺產保護

    在當下,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運動在中國已經蔚然成風,然而,作為最具多樣性文化識別能力的人類學的貢獻卻姍姍來遲。直到20 世紀90 年代中期人類學家主持《長江三峽庫區民族民俗文物保護規劃報告》之後,才有所改變,人類學開始進入遺產保護與研究的重要領域。此後,人類學者逐漸開始介入中國境內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相關法律法規以及規劃的工作。2001 年,劉鐵梁等人類學家參與起草了由文化部主持的“中國民族民間文化搶救與保護工程”規劃。潘守永主持了《2008 —2012 年中國生態博物館建設發展規劃》的制定,該規劃包括100 座生態博物館的提升和建設任務。雲南大學籌建了“雲南民族文化生態村建設項目”,經過多年的探索和實踐,在國內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性實踐試圖體現政府領導、專家指導、村民主導的開發思路與模式,但其發展與博弈的經驗和教訓則值得總結。在上述中國學者已經取得的可喜成績面前,筆者提出的問題是︰文化遺產保護的價值何在,以及我們怎樣實施保護,這些問題需要及時做出學理上的解答。

    文化遺產的價值在于它們包含著歷史往昔的確切信息,而其情感的價值表現是︰國家與民族的認同和象征、歷史的傳承感,以及人民的信仰。民族民俗文化遺產的價值也是多方面的,包括生態學的、歷史的、科學的、人文與藝術的。此外,特定的民族民俗文物確有使用和利用的價值,因此成為今日風靡中國的文化產業的理念基礎之一,如果這種文化產業不以犧牲地方人民文化主體性為代價的話。

    從20 世紀聯合國關于文化遺產保護的一系列公約內容看,時至今日已經確立了文化遺產保護的一般性原則,即“保護一個環境”(《威尼斯憲章》第六項,1964) 和保護說明文物所攜帶的“社會與民族特性”(《馬丘比丘憲章》,第八項,1977) 。例如,憲章為了最大限度奏效,規定“文化遺產保護應成為社會經濟發展的整體性政策的組成部分,並在各級城市規劃和管理計劃中考慮進去”。國際社會數百年積累的文化遺產保護原則與經驗,與民族文化認同緊密相關,要求公眾輿論和政治家在實施保護計劃時能夠對人類社會的經驗、學理和實踐采取謙虛的態度,而不是想當然和漫不經心。

    文化的保護與利用是一個包含多學科的知識系統,只有國家擁有權威來吸納多學科的學問,實現知識互補與實施規劃。由于民族民俗文化遺產同樣有環境地段的不可分割性,對城鄉文化遺產保護的行動範圍也必然擴大。因此,所謂國家對文化遺產的全權責任主要在于,建立一個權威的、由多學科專家組成的文化遺產保護、規劃與利用的專業委員會,未經該委員會審查與簽字批準的地方文物與民族民俗文化遺產工程計劃,任何人都不得實施。這樣做的意義在于,使每一項文化保護與利用的事項都容納歷史與未來餃接的學術合理性,減少用行政命令取代人文與科學認知,或者濫用所謂“市場經濟”的機制干擾國家文化保護事務的不正常現象,亦即阻止國家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和利用的紊亂現象發生。

    在未來的文化保護行動中,我們所推崇的是少數族群的主體性、協商與對話、參與與公平受益等重要原則。這些原則的落實, 必將導致文化傳承與推陳出新的良性的適應性進程,這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許多人都在探討文化保護與應用的學理與實踐問題,筆者只是想把學院的研究同項目實踐連接起來,以合成一些地方性的理論與行動框架,並將這一理論與行動框架介紹到學校課堂和那些準備實施文化保護的地方人民中間,以便一方面不失時機地推進持久的國民文化保護教育,另一方面,在地方文化傳承與應用的實踐過程中,保護好那里主人們的文化棲居地。

    五、人類學的問題與前瞻

    首先,人類學的基本理念已成為現代世界上國民必備的素養之一。例如,人類學的文化相對觀提倡不以外來價值觀評估其他族群與文化,世界各民族之間和諧相處的倫理信條也出于此。而且,人類人性與文化觀察的整體論也適用于文化多樣性的世界。為此,各國教育中的人類學應成為國民基本素養培養的基礎學科,這是美、英等國90 %的綜合性大學都設立人類學專業的主要原因。

    近年來,在中國的綜合性大學里普遍擴展了人類學教學和研究,開設人類學課程或者成立相應的研究機構,在民族院校的民族學專業中並存人類學和擴充社會學,或民族院校都有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的二級機構建制。從學術結構與專業認同來說,除了北京的學術中心地位之外,毫無疑問,人類學具有沿民族地區、沿海、沿江分布的特點,學術中心現象已不明顯,而區域性大學設立更多人類學教學科研機構的趨勢仍在發展,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

    然而,在中國,人類學如何成為國民心目中有益于國民素養培養的基礎學科,尚需中國學者在人類學發展中不懈努力和取得顯著的成績。問題的焦點在于,人類學的理論原理如何從文獻理解達到在中國多樣性文化的調研中發現新知,這不僅是當今人類學教學需要反思的問題,也是田野工作中知識連接性需要反思的問題。在強調人類學基本理念對提高國民素養的重要性的同時,中國的人類學在一些重要研究方向的理論探索上任重而道遠。

    其次,在現代人類學主要分支學科理論的指導下,教育、公共衛生、文化遺產保護、跨國企業與貿易、外交與文化交流等方面越來越凸顯出人類學的學科應用性魅力。應用人類學在當今的明顯作用體現在多個方面。在中國,已經初見成效的是公共衛生與疾病防治過程中行為觀察的文化分析與應用,以及影視人類學和民族志作品的應用。還需要注意和發展的問題包括︰文化遺產保護過程中的客觀性與主體性評估原則之實踐;多元文化教育中區域與族群教育設計與評估的多樣性實踐;在國際上已實行,而國內尚未參與的跨國企業並購之前期對未來駐在國族群與文化的調研與評估,以及同族群政治和外交基礎理論相關的國際性應用調研等。

    很明顯,以人類學基本理論為出發點的應用性研究,還包括眾多的視角選擇,近年來國際人類學在世界文化交織前沿的公司企業和管理等方面的研究熱潮,以及在多樣性文化國度眾多的同類公共衛生、環保問題探索,因其應用性的學理探究與發現,推動了學院式的某些重要的傳統問題的研究,促使各國學者對學理與社會實踐之間的關聯重新加以評估,這同樣也是中國學者需要重視的研究態度。

    此外,大學教育系統在適時推進人類學發展的計劃上明顯滯後。中國的大學與科研體制至今從任期更替與遴選制度上尚未形成有針對性的學習系統,因此,像人類學這類新型學科的發展不免要遇到“因人而異”和“因人設事”的影響,處于不得不利用契機推動發展的狀態,令人失望。既然人類學學科教學科研的擴張狀態是一件好事,那麼就希望負責教育規劃的有關部門能夠不失時機地推動人類學的學科地位改觀,擴大對新學科的資金支持力度,更好地發揮人類學在理論與應用實踐上的重要作用。

    今年,中國成為五年一度的世界人類學民族學大會的主辦國。大會的主題正是強調人類學學科的文化多樣性,屆時將有國內外5 000 多位來賓雲集雲南省昆明市參加大會。大會將設立100 多個學術專題討論小組,舉辦人類學巡展和影視人類學電影節。希望借這次難得的機會,提請各部委(含教育部和國家民委) 和大學給人類學學科以特定的支持,確立中國人類學民族學的正確學科導向,實現理論創新與應用性發展的有機結合,繁榮中國的學術事業。

    參考文獻

    [1 ] 王明珂︰《羌在藏漢之間︰一個華夏邊緣的歷史人類學研究》,台北,聯經書店,2003。

    [2 ] 翁乃群︰《藏彝走廊族群認同及其社會文化背景的人類學研究》,載《西南民族大學學報》,2007 (1) 。

    [3 ] George E1 Marcus and Michael J1 Fischer1 A nthropolog y as Cul tural Cri tique ︰ A n Ex perimental Moment in the Human Sciences1 Chicago and London ︰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 19861

    [4 ] 蘭林友︰《人類學再研究及其方法論意義》,載《民族研究》,2005 (1) 。

    [5 ] 高丙中︰《人類學國外民族志與中國社會科學的發展》,載《中山大學學報》,2006 (2) 。

    [6 ] Sarah Pink1 The Future of V isual A nthropology1 London and New York ︰ Routledge ,20061

    [7 ] [10 ] 莊孔韶︰“虎日”的人類學發現與實踐》,載《廣西民族研究》,2005 (2) 。

    [8 ] 迪木拉提︰“Das ubeber schamanismus im chinesischen zentnalasien ︰Beipiele des modernen Synkretismus als Forschungsprpnlem der Religionsethnologie ”, Zei tschri f t f uer Ethnologie (德國) ,2006 。

    [9 ] 景軍︰《泰坦尼克定律︰中國艾滋病風險分析》,載《社會學研究》,2006 (5) 。

 

稿源︰ 中國人民大學學報 2009.3 作者︰ 莊孔韶 蘭林友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