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人類學想象與文化認同之困境

http://www.xjass.com  2010年08月27日 20:32:48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19世紀後期文化人類學的興起是以帝國主義全球殖民擴張和形形色色原始文化的發現為前提的。從政治、經濟、法律等各方面控制殖民地異文化社會的帝國功利需求,在學術研究領域卻派生出以科學態度和文化相對論的眼光重新認識“原始”、“野蠻”文化的一門新學科——人類學。

    人類學關注的文化他者給西方人的想象世界和文化價值觀帶來了雙重影響。西方歷史上長久佔據統治地位的基督教正統歷史觀被打破,在一神論以外重新發現各種非西方的信仰的神,各邊緣文化中形形色色被壓抑、被忽略的薩滿—巫術—魔法—幻想的文化能量,第一次獲得重新認識和開發的契機。這種由于人類學視野催生的“人類學想象”,在葉芝、艾略 特、龐德的詩歌,高更、畢加索、摩爾、達利等人的造型藝術,斯特拉文斯基的音樂,喬伊斯、福克納、D.H.勞倫斯、紀德、加西亞•馬爾克斯等人的小說中大放異彩,形成從現代主義、超現實主義到魔幻現實主義的文學浪潮。

    回溯其淵源,“發現東方”特別是發現遠東,就曾經激起西方知識界認知和想象焦點的 轉移。如隨著對古印度梵語歷史意義的認識,以及對所謂“I-E Diaspora”即“原初的印歐離散者”和“原型的印歐文化”(Proto-Indo-European Culture)的發現,歐洲民族和這一失散了數千年之久的遠親文化即印度文化的認同與再認同,觸發了多少“懷古之幽思”,又帶來多少可資比較的學術探討之靈感呢?對印歐神話、印歐語言、印歐文化的研究,自麥克斯•繆勒的時代一直延續到當今的西方史學、文學和廣義的人文學中,並且讓法蘭西學院也不得不為新崛起的法國印歐文化研究大師杜梅齊爾一派專門設立前所未有的專業榮譽頭餃。與此同時或稍晚的西亞古文明的發現,使得和西歐文明密切聯系的兩河流域文明——巴比倫、阿卡德、蘇美爾,相繼成為比較研究的新熱點。像美國學者克拉莫爾的《歷史始于蘇美爾》這樣聳人听聞的書名,標示出對歐洲中心論範式歷史觀的最大現實挑戰。對照閱讀分析心理學大師榮格的《現代西方人尋找靈魂》,就能體會出西方知識人在向“地理大發現”探求新空間的同時,為什麼也轉向對內心的反問和對精神內在空間的探求。甚至有矯枉過正者在20世紀20年代發展出喧囂一時的世界文明一源理論︰泛埃及主義和泛巴比倫主義。在20世紀末仍有其遙遠的回響——新泛埃及主義和新泛巴比倫主義。前者以馬丁•伯納爾的《黑色雅典娜》為代表,在西方特別是美國的大學文科中引起熱烈的學術、政治方面的爭論。另一方面,當代經濟的符號帝國操控者則借助學術研討的推波助瀾之力,不斷催生出旅游和大眾傳媒等熱點效應,制造出《法老王》一類的電子游戲軟件和《木乃伊》至《木乃伊3》之類的流行大片。凡此種種,已經將人類學想象的文化再造意義即符號經濟效應展現得淋灕盡致。

    人類學想象也在後殖民時代西方學院派內部滋生出認同立場的分化與陣營重組。對黑非洲的黑膚色人種的想象,伴隨著人類學界關于人類起源的“走出非洲說”之流行,成為一時之盛。英國學者鮑迪克的《黑色上帝——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亞非之根》一書,乃是黑膚色想象在比較宗教學方面的新代表。亞當•庫伯在總結這一階段人類學史的時候,給出了該學科方面的研究如何同新的文化再認同現象互動的關聯線索。甚至在20世紀末年的經典影片《黑客帝國》中,編導也充分發揮人類學想象的作用,曲終奏雅一般地將觀眾的想象引向古老黑非洲。《黑客帝國》里雜糅著西方的諾斯替教、印度教、佛教、道教和基督教,還蘊涵開悟、涅--、重生等五花八門的思想觀念。影片中不僅有中國的《左傳》和《史記》,配樂還借用印度教頌歌,體現出虛幻(Maya)、因果報應(Karma)和自然神論等東方文化精神資源。

    回到學院內部,就在《黑客帝國》公映前後(1999年),有學者提出蘇格拉底的膚色是白還是黑的疑問︰蘇格拉底如果不是來自異邦的外國人,怎麼會知道那麼多古埃及的事情呢?阿蒙神與圖特神之間的對話,生動再現了古埃及象形文字的發明給初期的思想史所帶來的激蕩。那麼發生在埃及神話中的這些隱秘事件,希臘人是如何知道得如此清楚,就像講述鄰居發生的事一般呢?如果這樣的疑問不好打消,那麼問題就會自動反過來,懷疑蘇格拉底究竟是不是本土的希臘人血統了。于是,非洲人說或者埃及移民說就浮現出來。

    從雅典娜的黑膚色嫌疑到蘇格拉底的膚色問題,西方文明源頭的所有地中海大文化因素都被放置在反思和重建的大工地上。從宗教到哲學的主要西方之根認同標志,統統發生了這樣戲劇性的認識逆轉。這是新老泛埃及主義者們始料不及的。文化溯源的學術研究如何轉化成為一種尋根與認同的政治,在這里看得非常分明。

    文學藝術界呼應人類學的研究進展,以再發現、再認識原始價值為主題的創作直接參與著現代主義運動的興起。從20世紀初的英國人類學者弗雷澤研究《聖經舊約》的比較神話學和民俗學方法,到20世紀末的美國人類學家詹姆斯•克利福德(James Clifford)分析西方文藝中體現出的文化認同之困境,以及美國批評家托格維尼克(Marianna Torgovnick)在當代西方知識分子中歸納出的向往“原始的激情”之現象,還有藝術史家賽格林德•倫克(Sieglinde Lemke)對現代主義的總結性透視,並以新的關鍵詞“原始主義的現代主義”和“黑色文化”來概括現代主義運動的基本取向。對于此種人文學術中日益增長的人類學想象景觀,有必要從根源上給予明確的示例,即通過代表性原作的選讀獲得整體理解的門徑。

    作者簡介︰葉舒憲,上海交通大學文學院。

 

稿源︰ 《中國社會科學報》2010年02月23日 作者︰ 葉舒憲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