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增強理論自覺 促進學科發展——談中國社會學與人類學、民俗學的關系

http://www.xjass.com  2010年09月25日 11:43:42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中國社會與文化的快速轉型,為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拓展解釋視角和深化研究提供了豐富的素材,三門學科在重建和發展過程中,對中國經驗及社會文化轉型作出了各具特色的理論詮釋,同時彼此又相互滲透與結合形成了尤為密切的關系。在新的時期,如何深化學科間的相互交融、相互促進,如何推進學科的進一步發展,是各個學科在學科建設和理論研究中需要反思和不斷總結的問題。

    三學科之間交融和貫通之處越來越多

    作為現代社會科學中的一門學科,社會學最早誕生于歐洲。在歐洲社會學傳統中,社會學主要研究社會結構和社會運動變化規律,尤其是工業社會的結構特征及社會問題。所以說,“社會學是現代社會的產物”,“是關于現代社會良性運行和協調發展的條件和機制的綜合性的具體社會科學”。

    西方人類學有古典人類學和現代人類學之別,現代人類學主要關注人類社會與文化的結構、功能及意義。社會學與人類學雖然都研究人類社會與文化,但兩者有著 “文野之分”,即社會學主要研究文明社會,而人類學則研究“野蠻”的或初民社會。

    然而,費孝通的人類學研究為西方人類學和社會學打破彼此隔閡開了先河。費孝通的《江村經濟》沒有拘泥于異民族,用社會人類學來研究本民族,並把功能方法從原始社會推廣到文明社會。而且,這一研究還改變了社會人類學者以往那種好古、獵奇和不切實際的單純研究者的學究面貌,樹立了一種力圖根據實際情況進行社會改革的愛國主義變革者的新形象。

    民俗學的特點在于關注民間社會、民間文化及民眾生活。在歐洲學術傳統中,民俗學主要研究鄉村社會保留下來的傳統文化、民間智慧以及民風民俗。而社會學更多地關注工業化和城市化過程中的社會運行和社會發展問題。因此,社會學與民俗學之間的差別可以說是“城鄉之別”。

    在促進一個學科的建設和發展時,人們會強調各個學科的邊界和特點,強調學科各自的理論傳統和特有方法,但不難看到,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之間,學科交叉和交融的趨勢也越來越明顯。尤其是這三門學科在當代中國的發展過程中,相互之間的交融和貫通之處越來越多,也正是在這種學科交融發展中,形成了“中國特色的”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理論及學術傳統。

    僅有本土資料或本土經驗是不夠的

    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在中國可以說已經有了長足的發展和進步,但同時我們也需要清醒地認識到,三個學科都面臨著理論自覺的艱巨任務。

    理論自覺與文化自覺一樣,就是各學科的主體對自身理論和他人理論的反思及自省過程。中國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的理論自覺的關鍵在于把握兩個自主,即加強自己在理論轉型中的自主能力,並取得社會學學科為適應新情況而進行的理論選擇、理論創造的自主地位。

    增強理論自覺意識,對于中國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來說,涉及一個非常根本的問題,即我們究竟需要什麼樣的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究竟是世界眼光中國氣派兼具,還是西方理論的中國版?

    目前,中國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的發展中,都存在理論自覺問題。以人類學為例,存在的問題主要表現在︰一是學科研究及理論的邊緣化問題,或者說對西方話語中心的依賴問題;二是本土研究的理論創新問題。

    所以,中國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的理論自覺首先需要做到的是不要崇拜和迷信西方理論,而是將其僅僅作為一種參照系。其次,要提升中國這三個學科的話語地位,必須找提升本土研究的理論創造力和創新性。此外,理論創造氛圍和創造力的提升也非常重要。僅有本土資料或本土經驗是不夠的,必須在經驗基礎上創造自己的理論解釋體系,才能形成有自己特色的人類學理論,才能在世界人類學中有自己的學術話語。

    理論自覺需要解答大問題

    既然中國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理論自覺”的重要性、目標和主要內容已經明確,那麼就需要著重討論實現“理論自覺”的途徑問題。關于三學科實現理論自覺的路徑問題,我們認為以下幾個方面是學科理論自覺所要面對的共性問題。

    首先,要對“兩類挑戰”作出自己的理論概括。所謂“兩類挑戰”,是指世界性的“人類困境”和本土性的“六大挑戰”。世界性的“人類困境”主要指“當代到處存在的不穩定性”,也就是現代風險。而本土性“六大挑戰”主要指與中國社會建設、社會發展、社會轉型緊密相聯的特殊挑戰︰一是在市場經濟下的陌生人的世界建立社會共同體的挑戰,二是在價值觀開放多元的時代促進意義共同性的挑戰,三是在社會分化加劇的情勢下落實公平正義的挑戰,四是在社會重心下移的情況下大力改善民生的挑戰,五是在發展總體布局上理順三大部門(政府、市場、社會組織)關系的挑戰,六是在生態環境惡化情況下建設“兩型社會”(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的挑戰。對這些挑戰的理論概括和解釋無疑會大大提升學科理論的時效性。

    其次,要對“傳統資源”作出自己的理論開發。再次,要對“西方學說”作出自己的理論借鑒。最後,要對“中國經驗”作出自己的理論提升。全球獨一無二的“中國經驗”、“中國模式”是中國社會上下結合、共同探索、互動創新的結果,其中三個層次的相互推進十分明顯︰既有中央“自上而下”的推進,又有基層“自下而上”的推動,還有各個地方、各個部門連接上下的促進。中國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就應該對中國經驗、對不同層次的中國經驗進行調查研究,作出自己的符合實際的理論概括,以提升自己的理論水平,使自己的理論成為與中國社會發展、中華民族復興、中國人民生活品質提高密切相關,因而具有生命力的常青理論。

    此外,各學科還需要結合各自的理論傳統和發展現狀,一方面各學科的學術組織和學術共同體要增強理論自覺的意識,積極支持並為學科理論創新,尤其是學派的形成創造條件或提供必要的保障,也就是像費孝通所說“開風氣,育人才”。在新的世紀里,通過一代代學人自覺地努力,中國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的理論應該而且完全能夠在世界學術體系中佔有重要的一席。

    學科邊界的設置是人為的

    學科的邊界是人們便于學科間的分工而設置的,合理的社會分工有助于效率的提高,必要的學科分工,目的在于更加有效地促進學科發展。但學科邊界的設置是人為的、彈性的而非固定的。學科間的分工最終目的是為了合作而非隔離,正是通過不同分工學科的共同合作與努力,才能促進科學的不斷進步和發展。

    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之間,由于在研究對象方面有著較多相通之處,因而它們之間的關系更為密切。這三者之間的交叉、合作,其實是中國社會實際的需要。某種意義上說,這是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一種自然結果。在有些學者看來,社會學與人類學之間過分親密,導致學科邊界模糊,以致影響學科發展。這種邏輯其實並不完全成立,因為學科發展的關鍵要看它能否有效解釋社會實際問題,而不是為了區分是什麼學科。

    從科學研究活動的內在規律來看,人類許多重大的科學發現和理論創新常常是學科交叉與合作的結晶。相近學科之間的交叉與合作能夠產生創新的優勢︰首先,交叉與合作能夠拓寬研究者視野和研究領域;其次,交叉與合作將會促進各學科之間方法論的相互借鑒和創新;最後,學科之間的溝通與融合,有利于理論創造和領悟力達到理想境界。

    學科之間的溝通與融合是學術發展的重要策略,要實現這一目標,需要學術界的共同努力,既要排除影響溝通與合作的非學術性障礙,又要創造兼容並包、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學術氛圍,鼓勵和促進多樣性的學術風格和多元的研究方法,鼓勵學科間理論和方法的相互借鑒、相互融會貫通。

    進入21世紀,中國社會與文化的轉型和發展將進入重要戰略機遇期,這也為中國社會學、人類學、民俗學的發展提供了難得的發展機遇,各學科如能抓住機遇,進一步加強理論自覺,加強學科間的交融與合作,不斷推進自主理論創新,提升學科理論水平,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學、人類學和民俗學理論,就會提高自己在世界學術話語體系中的話語權。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理論與方法研究中心)

 

稿源︰ 《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 鄭杭生 陸益龍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