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費孝通談人文資源

http://www.xjass.com  2011年02月27日 22:45:49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費孝通先生的學術生涯與西部有著密切的聯系。早在1935年8月,費孝通攜前妻王同惠前往廣西大瑤山進行社會調查,這是他實地研究中國農村的開始,也是他結緣西部、結緣少數民族地區的起點。 關注人文資源具有深遠的意義費孝通所說的人文資源,是“人類通過文化的創造,留下來的、可以供人類繼續發展的文化基礎”。人文資源在某種程度上具有不可再生性。費孝通指出,人文資源與自然資源一樣,“有很多是屬于不可再生的,一旦被破壞掉,就永遠無可挽回。” 費孝通區分了文化生態與人文資源的不同,在他看來,文化生態談的只是保護的問題,人文資源則表達了更為積極的態度,人文資源“之所以稱之為資源,就是因為它不僅是可以保護的,而且,還是可以開發和利用的,是可以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有所發展、有所作為的”。值得注意的是,人們對人文資源的認識具有階段性。“在經濟落後時期,人們不大可能會認為人文活動留下的遺跡和傳統是一種資源,是經濟的發展才促進了人們對人文資源的認識。”費孝通指出,只有物質文明發展到一定程度,人們的情感發生了變化,才可能發現人文資源的寶貴之處。費孝通認為,“經濟的發展只能解決我們生存的基本問題,但如何才能生存得更好,更有價值,使自我價值的發揮得到更寬闊的拓展,並從中發展出一種新的人文精神,是需要在原有的人文資源的基礎上,用文化和藝術的再發展來解決的。” 在費孝通看來,真正彌散在日常生活中的文化因素構成了“一個無形的無所不在的網……它對一個社會的作用,經常是決定性的”,正是這種力量導致了不同地區在相同的政策、體制條件下卻發展迥異。因此,研究人們這些日常的人際關系、交往方式、交往心態以及與之有關的風俗習慣和價值觀念,對區域發展研究、民族關系研究等有著重要意義。而保護和利用人文資源有助于增強民族團結、促進中外交流。費孝通以1950年代訪問少數民族的文工團為例,指出,民族之間最容易接觸和交流的就是藝術,它是靠感觸、靠感情交流的東西,而且這是每個民族都有的,可以有效地溝通不同的文化傳統。另外,開發和利用人文資源不僅能產生新的人文精神,同時也能創造新的經濟價值。在費孝通看來,從事藝術文化研究的專業學者要做些實際的工作,避免對人文資源的商業化矯飾。 從文化自覺高度觀照人文資源費孝通是從文化自覺的高度來觀照人文資源的保護、開發和利用問題的。費孝通指出,文化自覺的“意義在于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對其文化要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來歷、形成的過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的發展的趨向,自知之明是為了加強對文化轉型的自主能力,取得適應新環境、新時代文化選擇的自主地位”。費孝通在考察西部人文資源時多次強調,一定要注意民族問題,一定要承認多元性,“在這個經濟一體化和文化一體化猛烈席卷過來的時候,不要把西部這些多元的文化給沖掉了,給毀滅了。” 保護、開發和利用人文資源,需要學者、政府和群眾的共同參與。學者首先要了解歷史,費孝通認為,應當把人文資源放到社會歷史背景中去研究,研究的不僅僅是人文資源本身的歷史,而是整個歷史對藝術的表現。其次要實地調查,費孝通主張選擇各種具有不同文化類型的社區進行考察,然後再根據不同的類型比較和理論聯系實際的方法得出結論。政府一方面要加強教育,只有“提高我們的認識,提高人們的素質,提高大家在文化歷史方面的修養,這樣,人們才會自覺地去保護我們珍貴的文化遺產”;另一方面要加強宣傳,讓廣大干部群眾認識到人文資源有著很高的文化價值和經濟價值。

    費先生的人文資源思想有著深刻的學術淵源 1990年代後期,全社會逐漸認識到開發西部在中國經濟社會長遠發展中的重要地位。這一時期,有關西部開發主要集中在物質文明和經濟利益層面,往往忽略了文化藝術層面。費孝通根據自身研究見聞,大力呼吁保護、開發和利用西部的人文資源。作為一代大師,費孝通有其獨具一格的學術思想,他對人文資源的考察研究是以此為基礎的。費孝通認為,社會學是具有“科學”和“人文”雙重性格的學科,其研究方向要考慮人文方面的需要,需要“深入發掘中國社會自身的歷史文化傳統”。其重視文化的歷史性和社會性,他站在中西文化互補的高度,試圖超越西方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價值中立與價值相關的簡單二元對立,以此拓展社會學的研究界限。從文化的功能來看,費孝通深受馬林諾斯基功能論的影響,他將馬氏的理論簡言為“文化是人為的,也是為人的”。在他看來,“文化是為了讓人更好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在物質極大豐富的基礎上,再追求一個美好的精神世界。”研究文化,是為了把中國文化當中好的東西提煉出來,應用到現實中去;呼吁保護人文資源,也是為了更好地開發利用它。從費孝通的研究旨趣來看,“志在富民”是其學術研究的基點與歸宿。一方面,這有中國知識分子的傳統烙印,在儒家“學以致用”思想潛移默化的影響下,費孝通形成了以了解中國、推動中國進步為目的的應用研究;另一方面,也有對社會科學價值觀的理解,在費孝通看來,“不存在不產生社會影響的學術作品,影響只有好壞大小以及社會空間範圍之別,”誠如他所言,“人類學如果不從實際出發,沒有真正參與到所研究的人民的生活中去,沒有具有一定的實踐雄心,就難以獲得自身應有的價值”。

稿源︰ 《中國社會科學報》總第87期 作者︰ 王嵩 余前廣 責編︰ 楊富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