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社會學與民族學︰“西方”背景下社會科學中國化的問題

http://www.xjass.com  2011年08月28日 21:30:14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某些西方學者將西方自身視為一個“宗教-宇宙論整體”,且將這個整體視作為近代社會科學觀念背景,我同意這種做法,但與此同時,在理解近代西方社會科學時,我卻又不同同意將“西方”視作鐵板一塊,而主張注重研究近代西方學術的國別、地區差異及學派差異。就人類學這門學科的國別差異而言,歐洲就曾于19-20世紀之交在德國的文化與英法的文明之間“競爭”的背景下,產生了德國式的歷史、法國式的社會學及英國式的功能人類學之別。若往歷史的深處追究,那這些不同的人類學類型亦有共通的“西方宗教-宇宙論”淵源。但這不是我此處要論述的主題。

    在本論文中,我將在以上“西學”背景下展開“西學在中國”的某種詮釋,我的焦點,將放在“中國人類學”上,尤其是這門學科在1920年代至1940年代在中國境內出現的分化。

    論述的要點如下︰

    1. 第一二代學科建設者,多數是從不同的西方國家學到他們致力于在中國運用與推廣的學科的。他們的不同的西方國家學到不同的學科風範。

    2. 回國之後,他們不少在留學國的教會在華設立的現代大學里工作,也有不少在1920年代末設立的中央研究院及“國立大學”工作,但留學國的學術傳統對他們的影響是持續的。

    3. 因以上原因,對于今日定義的人類學而言,當時,不同學者有著具有深刻差異的認識。在1929年代末到1940年代中期,諸如燕京大學的“社會學派”,與諸如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民族學-民族史學派”,基于各自的留學國背景,及對于“國家建設需要”的不同認識,形成了兩個具有對壘性質的學術陣營。

    4. 更細致的研究能證明,對壘中的學術陣營,各自都有其“中國化”的訴求,燕京學派主張的“社會學中國化”,歷史語言研究所主張的“科學的東方學在中國”,就是例證。

    5. 然而,“國別化”卻未使中國的社會科學學科,與其“西方原型”拉開距離,興許正相反,“國別化”是在與後者中的國別傳統趨近過程中實現的,燕京大學的“英美派”,歷史語言研究所的德美派,就是例證。

    6. 可見,“西學在中國”中,“西學”不是單一的,“中國”也不是單一的,“英美”的綜合產生“社會學的中國學派”,“德美”的綜合產生“民族學-民族史學派”。

    7. 學術不同陣營中的“西學”,因分化超過對話,對壘超過綜合,且各自費力地引用“西方原型”來論證自身相比與對方的“更高的正當性”(而未能意識到學科定義的正當性,在“西方”也是多元的),故未真正追求通過綜合與“改造”實現“中國化”。

    (2009年7月29-30日《中國文化論壇》第五屆年會“西學在中國︰五四運動90周年的思考”(上海)研討會發言提綱)

稿源︰ 作者︰ 王銘銘 責編︰ 楊富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