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民族研究仍未擺脫“蘇聯模式”

2015年08月28日 13:29:36 來源︰ 愛思想網

中國社會科學理論研究現狀脫離實際的情況嚴重,特別是民族理論研究需要認真反思。民族基本理論研究難覓創新成果,幾乎沒有新近的有份量的個人專著。相比較,大量的民族地區調研成果,是為各級政府提供對策性智力和信息支持。民族理論研究和民族地區對策性調研相互分離,造成民族理論研究與民族實踐活動脫節的現象。

民族地區和相關教學科研單位往往以“長官”意志為先,缺少獨立的科學研究人格。與此同時,一些年青學者干脆另闢蹊徑,用西方人類學、民族學話語方式來闡述自己的觀點,至于是否適合中國民族問題的特殊性,就是一個值得爭論的問題,出現了一種“小圈子”式的所謂學術沙龍。

長期以來,中國民族理論研究領域形成理論權威和領導權威合二為一的特點,阻隔了創新突破的勇氣和路徑,加上民族理論研究對象的復雜性和敏感性,實現其理論創新和突破就更加困難。

近些年來,國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培養扶持民族理論和問題研究的人才和機構,政府對民族地區發展的支持也前所未有,但民族問題和矛盾似乎越來越復雜尖銳。有人用“發展就必然會有沖突和矛盾”來掩蓋思維的貧乏。事實上,民族理論研究的嚴重滯後和脫離實際才是主要原因。

探究中國民族理論研究存在理論脫離實際問題的原因時,有中國社會科學研究普遍存在的共性問題,也有其自身的特殊原因。首先,理論起源上存在照搬蘇聯民族理論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在中國社會科學理論界帶有普遍性,改革開放以來,很多社會科學領域開始擺脫“蘇聯模式”的影響,而且大多矯枉過正,唯獨民族理論依然囿于“蘇聯模式”。中國民族理論研究陷入“政治禁區”。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我國的基本政治制度之一,在民族理論研究範疇里,這是一個必須從正面闡述和鞏固的基本原則問題。于是,在民族理論研究的範圍里就存在一個不可逾越的“底線”——不允許研究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不是還有改進的地方。憲法和黨章都可以修改,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和政治協商制度也在不斷改進,為什麼就不能推進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改革和研究呢?

民族的分類和差別在民族領域存在廣泛的爭名奪利,哪個民族佔據哪個領導崗位,成為解決問題的潛規則。這與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有內在聯系,但沒有人去揭示這個問題及長期危害性。當某地區的領導、某民族的學者在進行和設立民族理論研究問題時,在進行民族地區政策研究和調研時,他們一樣受這種民族利益分配和民族身份認同的影響。

總之,理論脫離實際和干部脫離群眾是一個問題的兩種表現,核心是等級意識和權利佔有。民族理論研究脫離民族實際,就是某個民族的利益至上,把民族干部的利益置于民族群眾實際利益之上。所以,全面貫徹群眾路線實踐教育活動,反思問題實質,或許會真正觸動靈魂。(作者是中央民族大學教授)

作者︰ 吳楚克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