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從批判拒斥到重新“發現”︰ 20世紀50年代以來國內學界對拉鐵摩爾及其著述的關注與互動

2015年09月20日 09:28:23 來源︰ 《西北民族研究》,2015年第3期

[1] 曹聚仁著,曹雷編︰《天一閣人物譚》,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452頁。

[2] 袁劍︰《20世紀上半葉的內亞研究與地緣政治——以民國時期國內對拉鐵摩爾及其學說的介紹與評價為例》,《西北民族研究》2013年第4期。

[3] 《拉鐵摩爾的險惡面目︰一向為美帝侵略亞洲策劃“穩當”的政策受到死硬派攻擊就公布“備忘錄”自辯》,《人民日報》,1950年4月10日,第4版。

[4] 董必武︰《新中國的救濟福利事業︰1950年4月26日在中國人民救濟代表會議上的報告》,《人民日版》,1950年5月5日,第1版。

[5] 翦伯贊︰《記巴黎青年漢學家會議》,《人民日報》,1956年10月31日,第7版。另可參見夏鼐︰《夏鼐日記》,1956年9月6日日記。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1年,卷五,第254頁

[6] 中國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資料編譯組編譯︰《外國資產階級是怎樣看待中國歷史的︰資本主義國家反動學者研究中國近代歷史的論著選譯》(兩卷),北京︰商務印書館,1961-1962年。

[7] []拉鐵摩爾著,耿淡如摘譯︰《歷史上的邊疆問題》,《現代外國哲學社會科學文摘》,1965年第1期,第1-7頁。譯者在按語中指出︰“本文作者以研究邊疆史為幌子,對中國歷史大肆歪曲,並進而提出所謂‘排他性’邊疆和‘包括性’邊疆的謬論,胡說什麼由于近代工業交通的發展,排他性邊疆逐漸轉化為包括性邊疆,邊疆已不復是固定的,而是越來越多地向外擴大。……拉鐵摩爾的兩類邊疆論的實質也不過是‘邊疆移動論’的翻版,妄圖為現代新殖民主義提供論據”。

[8] [美]拉鐵摩爾夫婦著,陳芳芝、林幼琪譯,羅榮渠校︰《中國簡明史》,北京︰商務印書館,1962年,內容提要。

[9] 艾潑斯坦︰《難兄難弟——關于美國總統肯尼迪和他的兄弟》,《人民日報》,1962年1月30日,第5版。

[10] 《蘇共領導人墮落到了何等地步》,《人民日報》,1963年9月4日,第4版。

[11] 《空中轟炸決定不了地面勝負,擴大冒險必將掉入失敗深淵》,《人民日報》,1965年4月12日,第4版。

[12] 《拉鐵摩爾說美政府所作所為同三十年代日本一樣,美國走上了日本軍國主義毀滅的老路》,《人民日報》,1965年4月14日,第6版。

[13] 《會見斯諾的談話紀要》(1970年12月18日),收錄于《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十三冊,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第163-187頁。

[14] 對此,陳翰笙曾回憶到︰“拉鐵摩爾性格耿直,敢于堅持真理,非常喜歡交朋友,待人真誠,不說違心的話,這令我很敬重他,我們的進步事業也需要有更多像他這樣的朋友。周總理是有遠大眼光的,所以他早在1972年就專門邀請拉鐵摩爾同其他幾位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來華訪問,為中美建交打下了進一步的基礎”。參見田森︰《三個世紀的陳翰笙》,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96-97頁。

[15] 《周培源宴請美國教授拉鐵摩爾》,《人民日報》,1972年8月31日,第5版。

[16] 《對外友協舉行國慶招待會招待各國朋友》,《人民日報》,1972年10月2日,第1版。

[17] 《周恩來總理會見並設宴招待美國教授拉鐵摩爾》,《人民日報》,1972年10月7日,第3版。

[18] 《美國教授拉鐵摩爾一行離京》,《人民日報》,1972年10月30日,第6版。

[19] 田森︰《三個世紀的陳翰笙》,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94頁。另外,拉鐵摩爾也未能見到宋慶齡,參見宋慶齡︰《19721012日函》,收錄于中國福利會編︰《宋慶齡致陳翰笙書信 1971-1981》,北京︰東方出版社,2013年,第5頁。

[20] 關于這次訪華之旅及其意義更為詳盡的專門論述,可參見袁劍︰《拉鐵摩爾1972年的來華之旅︰政治氛圍與學術田野的一次交錯妥協》,待刊稿。

[21] 1977328日英國駐華大使館發給英國外交部的一份文件中記載到,在當時的復旦大學,圖書館索引中羅列的拉鐵摩爾和費正清涉華作品甚至連外國留學生也看不到。(”A Pall of silence still rests over others and the books of Lattimore and Fairbank on China that are listed on the Library Index are not available even to foreign students”.)。參見FCO 21/1552, Internal political situation in China, March-July 1977 (Folder 3), Foreign Office Files for China, 1967-1980.(“英國外交部檔案,中國︰1949-1980”數據庫)

[22] 參見徐杰舜問,張海洋答︰《我所理解和從事的人類學——人類學學者訪談錄之十》,《廣西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1年,第23卷第3期。

[23] 馬志行︰《<中國震撼世界>翻譯出版》,《人民日報》,1980年11月15日,第8版。

[24] 冀朝鼎著,朱施鰲譯︰《中國歷史上的基本經濟區與水利事業的發展》,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1年,第6頁。

[25] 該文原題為A ”Housing” or Case for a P’ai-Tzu or Tablet of authority of the Mongolian Imperial Era,收錄于《第二屆國際蒙古學會議文集》第1冊,第241頁,中譯文由周建奇翻譯,收入《蒙古語文研究參考資料》第5輯,1981年,第85-86頁。

[26] [日]毛里和子著,張靜譯,樊守志校︰《論拉鐵摩爾》,載《國外中國近代史研究》(第五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3年版。

[27] []歐文•拉鐵摩爾原著,[]長谷川四郎譯,梁志忠轉譯︰《高里特族的社會構成》,《黑河學刊》(地方歷史版),1986年第3期。

[28] 其中有代表性的是陶文釗編選,林海、符致興等譯︰《費正清集》,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3年;保羅•埃文斯著,陳同等譯︰《費正清看中國》,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陶文釗︰《費正清與美國的中國學》(《歷史研究》1999年第1期);徐國琦︰《略論費正清》(《美國研究》1994年第2期)等等。

[29] 高士俊︰《拉鐵摩爾小傳》,《中國邊疆史地研究》1992年第1期。

[30] 梁元生︰《學者、政客與“間諜”拉鐵摩爾(1900-1989)》,《民國檔案》1994年第2期。

[31] 李巨廉、金重遠主編︰《第二次世界大戰百科詞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4年,第258頁。

[32] []拉提摩爾著,田嘉績譯︰《亞洲腹地之商路》,載魏長洪、何漢民編︰《外國探險家西域游記》,烏魯木齊︰新疆美術攝影出版社,1994年,第110-136頁。

[33] [美]拉鐵摩爾著,曉晨編譯︰《我所認識的周恩來》,《國外中共黨史研究動態》1994年第1期,第28-30頁。

[34] 劉大年︰《民族的勝利,人民的勝利》,《人民日報》,1995年8月15日,第9版。

[35] 武際良︰《斯諾與中國抗戰》,《人民日報》,1995年9月1日,第6版;另可參見武際良︰《懷念斯諾》,《人民日報》,1995年9月14日,第10版。

[36] [日]磯野富士子整理,吳心伯譯︰《蔣介石的美國顧問︰歐文•拉鐵摩爾回憶錄》,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1996年。

[37] China Memoirs. Tokyo: University of Tokyo Press, 1990.

[38] []O. 拉鐵摩爾著,趙琦譯︰《<成吉思汗的興起及其對華北的征服>的序言》,《蒙古學信息》,1998年第4期,第57-59頁。

[39] 曹聚仁著,曹雷編︰《天一閣人物譚》,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452-453頁。

[40] 曹聚仁著,曹雷編︰《天一閣人物譚》,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452頁。

[41] 謝劉東老師2015119日與筆者交流中提供相關信息。

[42] [美]拉鐵摩爾著,唐曉峰譯︰《中國的亞洲內陸邊疆》,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05年,譯後記。

[43] 就筆者能夠檢索到的信息,相關的博士論文有李宏偉︰《歐文•拉鐵摩爾的邊疆學說研究》(吉林大學,2012年);碩士論文有楊曄︰《試評拉鐵摩爾的中國邊疆史研究》(復旦大學,2008年)、蔡美娟︰《拉鐵摩爾邊疆視域下的亞洲地緣政治思想研究》(浙江師範大學,2014年)等。

[44] 參見汪暉︰《現代中國思想的興起》(全四冊),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8年;張世明︰《法律、資源與時空建構︰1644-1945年的中國》(全五冊),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12年。

[45] 陶文釗︰《費正清與美國的中國學》,《歷史研究》1999年第1期。

 

作者︰ 袁劍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