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人類學”與“民族學”的關系

2016年03月28日 06:56:13 來源︰ 光明日報

 ●十九世紀初以來的近二百年時間里,“民族學”和“人類學”這兩個名稱的涵義發生了很大變化,國外的“民族學”從廣義變為狹義,而“人類學”則由狹義變為廣義。

●從我國的具體情況來看,西方人類學包括民族學的分類方法不完全適合中國國情。

●考慮到廣義的民族學在我國學術界佔有特殊地位, 

也考慮到民族學與人類學不可分的歷史淵源關系,因此,我們認為,把民族學與人類學並列為一級學科是較符合中國實際情況的。 

在國際學術界,學科名稱和學科歸屬最為混亂的應屬“人類學”了。各國名稱不一,有的稱“民族學”,有的稱“人類學”。有的國家把研究人類體質的稱為“人類學”,把研究人類文化的稱為“民族學”。“文化人類學”與“社會人類學”和“民族學”三個名稱也一樣,不僅因國而異,甚至因大學、因人而異,令人無所適從。尤其是在我國,誤解“人類學”和“民族學”及濫用“人類學”現象十分嚴重。

從學科的形成與分化看“人類學”與“民族學”的關系

在20世紀之前,關于人類、民族、種族及其文化的研究,主要有兩個名稱︰“民族學”和“人類學”。

1839年,世界上第一個研究人類學體質和文化的學會——巴黎民族學會成立,標志著民族學作為一個學科的誕生。但早期的“民族學”是廣義的民族學,研究領域很廣,在19世紀30—40年代成立的美國、英國等國的“民族學會”,既研究人類文化,也研究人類體質。

巴黎民族學會成立20年後開始分化。1859年,在專門從事體質人類學研究的保爾•布洛卡(PaulBroca)倡導下,巴黎民族學會分為“人類學會”和“民族學學會”兩個學會,前者主要研究體質,後者主要研究文化。1863年,英國在民族學會之外,也創立了“倫敦人類學會”。美國也在民族學會之外,于1879年創立了“華盛頓人類學會”。

由上可見,從學會成立和分化的角度來看,人類學會是從民族學會中分化出來的。

從“人類學”、“民族學”的涵義變遷看兩者的關系

19世紀初以來的近200年時間里,“民族學”和“人類學”這兩個名稱的涵義發生了很大變化,國外的“民族學”從廣義變為狹義,而“人類學”則由狹義變為廣義。

(一)“民族學”和“人類學”涵義的變遷

“民族學”和“人類學”涵義的變遷,經歷了三個階段︰

(1)民族學包括人類學。由于民族學、人類學的形成與殖民國家對殖民地民族的風俗習慣和種族研究密切相關,因此,這門學科自產生之初,便與殖民統治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並且稱研究文化和體質的學科為“民族學”。如日本權威的《文化人類學事典》“民族學”條稱︰“19世紀前半葉開始,民族學是作為研究人類的一門學問,從文化和體質兩方面進行研究。”我國大百科全書《民族卷》“民族學會”條也稱學術界也一般認為早期的“民族學”“包括體質人類學在內。”

(2)民族學與人類學並列。如前所述,1859年,巴黎民族學會分為“人類學會”和“民族學學會”兩個學會,前者主要研究體質,後者主要研究文化。此後,民族學的涵義逐漸縮小,研究對象主要是人類文化,而研究人類體質的學問則歸入人類學。直至20世紀上半葉,西歐德國、法國、奧地利諸國和東歐、北歐諸國及日本的人類學仍與民族學並列。

(3)人類學包括民族學。20世紀之後,英美等國的“人類學”的概念越來越廣,除了包括體質研究外,也包括文化研究。195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召集美、英、法等8國代表在巴黎開會,調查各國社會科學課程的種類和教學方法。1954年發表報告書,其中關于人類學的報告由法國著名學者列維—斯特勞斯執筆,該報告書稱︰在今日的世界,幾乎一致同意以“人類學”為最佳之定名,包括體質人類學(從事由動物進化為人類的研究及以解剖學及生理學上的特征區別人類種族的研究)、民族志(從事由田野工作的考察而加以描述的研究)和民族學(根據第一手的民族志資料作綜合的研究)。

(二)當代“人類學”與“民族學”的關系

近十多年來,“人類學”這個名稱有逐步取代“民族學”的趨勢。2004年4月,日本民族學會全體會員投票表決學會改名事項,支持改名的會員佔大多數,于是從2004年4月起,日本民族學會改名為“日本文化人類學會”。東歐多數國家近十多年來也出現以“人類學”取代“民族學”的趨勢,有的研究機構則以“人類學”和“民族學”兩個名稱並列。在中國,年輕學者較喜歡用“人類學”,而年長學者則仍喜歡用“民族學”。

在中國台灣地區,作為學會和研究機構名稱,仍保留傳統的“民族學”名稱,如學會仍稱“中國民族學會”,“中央研究院”內的研究人類體質和文化的研究所稱“民族學研究所”,但大學的系多稱“人類學系”。

“民族學”與“文化人類學”、“社會人類學”的關系

除了“民族學”和“人類學”兩個術語外,還有“文化人類學”和“社會人類學”兩個名稱。國外學術界的“民族學”這一術語自19世紀下半葉以來,不再具有研究人類體質的涵義,由廣義變為狹義,但又往往與“文化人類學”和“社會人類學”兩個名稱難分難解。

“文化人類學”這一術語為美國學者W.H.霍爾梅斯(W.H.Holmes)于1901年首創,他把專門研究文化的學科稱為“文化人類學”(CulturalAn-thropology)。此後,美國大多數學者較喜歡以“文化人類學”名稱取代“民族學”。“社會人類學”是英國著名學者J.費雷澤(J.G.Frazer)1908年提出來的,後來,英國各大學都把人類學的課程改稱“社會人類學”。直到現在,歐洲國家多用“社會人類學”這一名稱。

當代的“民族學”、“文化人類學”和“社會人類學”是否為同一個學科?各國學者大多認為三者名雖異,而實則同。在美國式的人類學學科分類中,目前較為普遍的是分為四個分支︰體質人類學、文化人類學(社會人類學)、考古學和語言學。一般認為,狹義的“民族學”與“文化人類學”和“社會人類學”沒有太大的差別,可以互通。如日本《日本國語大辭典》稱︰“民族學……常用作‘文化人類學’的同義詞。”我國很多學者也持類似看法。

綜上所述,從學科角度而言,“人類學”與“民族學”之間的關系十分密切,兩者是不可分的。國外狹義的“民族學”含義基本上與狹義的“文化人類學”和“社會人類學”相同,均屬同一學科。

從我國的具體情況來看,西方人類學包括民族學的分類方法不完全適合中國國情,這主要是因為,我國當代學術界“民族學”一詞的概念與國外的“民族學”概念有所不同,存在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民族學,既包括民族理論與民族政策、民族史、民族文化、民族語言、民族宗教、民族藝術等;也包括一些特殊的專門學科,如蒙古學、藏學、西夏學、突厥學、納西學等學科。狹義的民族學通常等同于西方的“文化人類學”或“社會人類學”。廣義的民族學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學科,它與西方的“人類學”又有所不同。因此,把民族學置于人類學下面顯然是不適合中國國情的。考慮到廣義的民族學在我國學術界佔有特殊地位,也考慮到民族學與人類學不可分的歷史淵源關系,因此,我們認為,把民族學與人類學並列為一級學科是較符合中國實際情況的,即以“民族學/人類學”或“民族學•人類學”作為一級學科的名稱方式表示,其下分若干二級學科。這樣方能改變人類學、民族學學科分類和定位方面的混亂狀態。

作者︰ 何星亮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