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海外學者的“華南研究”

2016年03月28日 07:22:32 來源︰ 光明日報

五六十年代,中國內地呈封閉狀態,有很多海外中國研究的學者以香港新界、台灣地區以及海外華人(主要是來自福建和廣東)社區這個“外圍”的華南地區為立足點從事歷史學和人類學研究,所以,他們的工作又被稱為“華南研究”。八十年代以後,中國內地的政治、社會與學術環境發生了重大的變化,海外歷史學和人類學研究者有更多的機會與內地學者交流合作,他們的研究範圍也就很自然地從香港、台灣地區伸展到廣東、福建以至更內陸的省份。

結合歷史學和人類學的方法,從地域研究入手探討有著古老文明的中國的形成過程,是華南研究的主要方法,這種研究方法可追溯到20世紀上半期中國社會科學的發展。其中,費孝通、林耀華、陳達等學者20、30年代的研究就是在江南、福建和廣東等華南地區進行的。這些中國人類學和社會學的開山祖師的努力標志著人類學和歷史學聯姻的開始,雖然他們受西方人類學和社會學理論的影響頗深,但當他們關注中國的時候,卻都發現無可避免地要面對她的悠久歷史。由此,他們的研究也就從無文字的族群社會轉向具有有著古老文明的中國傳統社會,從當代社區延伸到歷史和制度上。

同樣地,戰後歷史學眼光朝下的取向也使得歷史學者積極地從人類學中吸取智慧,人類學的研究以部落社會為對象,這一特點直接影響著歷史學家對歷史文獻的界定和解讀。以往對中國的王朝社會、典章制度以至官僚士紳的研究都以官私文獻作為主要的材料,但是,單靠帝皇將相或官宦士紳制造出來的史料,不足以讓我們了解地方社會的組織和結構,也不能讓我們明白國家如何進入民間,鄉民如何理解國家。歷史學家必須走出檔案庫,一方面在田野中探索和體驗鄉民的歷史,一方面把當代的、轉瞬即逝的、非文字的資料轉為可作長期參考的資料。在這方面,人類學家發展出來的方法和理論,足資走向民間的歷史學家參考。

二次大戰以降,西方學者張仲禮和何炳棣利用大量方志材料,以士紳研究為鑰匙,開啟了理解中國鄉村社會的控制手段之門;與此同時,施堅雅由中心地學說發展出對中國市場等級與區域劃分的理解,從國家制度和百姓生活方式的發展演變中體驗中國各地的聯系與互動。英國人類學家弗利德曼以人類學的功能分析方法研究中國宗族社會,將其提升到了社會科學理論建構的框架之中;而華德英以其長期在香港漁民社區參與觀察的體驗,圍繞身份與認同問題,提出動態的、多重疊合的“認知模型”sciousmodel)分析,超越了在當時仍居主流地位的功能論架構。她雖然英年早逝,但其遺著《他者的視角︰理解“認知模型”》文集在從事華南研究的學者中影響深遠。武雅士關于神、鬼和祖先祭祀的研究和華琛對台灣和香港媽祖信仰的研究也都卓有成就。前者提出國家理念和宗教的關系,後者指出民間媽祖信仰和皇朝國家間互動的關系。他們的研究不約而同地指出,不同的人對民間信仰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或詮釋,但都包涵了國家和地方社會之間交叉重疊的文化意義。要理解民間信仰,必需從地方社會長期的歷史演變中尋找線索。

自80年代以來,大量海外學者與中國內地學者的交流日趨頻繁,不少更與相關研究機構建立了長期合作關系,並往往以當地的鄉村社會為試驗場,搜集文獻,從事調查。在福建,武雅士和莊英章與廈門大學合作,自80年代展開了“閩台社會文化比較研究”;加拿大麥吉爾大學丁荷生長期與廈門大學歷史系合作,實施“閩台道教儀式與民間信仰研究”計劃。勞格文、王秋桂等與內地多個省份的學者就道教、民間信仰和族群研究等課題進行了合作研究。在廣東,牛津大學的科大衛和耶魯大學的蕭鳳霞十多年前就開始與中山大學歷史系合作,在珠江三角洲地區開展了把歷史學與人類學相結合的研究實踐。1990年,他們與當時任職于中文大學人類學系的陳其南一起在更大範圍內組織“華南研究計劃”,聯系了包括福建、江西、廣東、安徽、香港、台灣的歷史學家和人類學家,他們帶著彼此認同的問題與方法在自己所屬或所研究的地區進行深入挖掘,並定期舉辦工作坊進行討論與交流。

以華南為基地的這種研究取向的發展,是人類學和歷史學長期結合的成果。人類學學者和歷史學學者努力追求超越學科的樊籬,他們提倡用科際整合的方法進行研究。與此同時,他們也把華南放在一個連接中國和海外的廣大的脈絡中,把焦點放在“地域社會”上。科大衛在1993年“地方文獻和華南研究”研討會的主題演講中提出了華南地域和族群界線的流動性問題,他在與蕭鳳霞合作的《扎根鄉土︰華南的地緣契合》的文集中,進一步為“華南”這個地域概念提出一個文化的視角,指出“華南”不是固定的區域,而是歷史建構過程,是以區域研究取向來理解中國歷史的試驗場。我們也可以說,在這種研究方法的導向下,華南所涉及的地理範圍,實際上是隨著研究者的問題和視角而變化的,所謂“區域”,不過是從研究主題引申出來的由研究對象自我認同界定出來的空間罷了。近年來多位參與華南研究的學者提出“超越華南”或“告別華南研究”的看法,他們希望走出華南,到中國其它地區去,延續他們的問題關懷與方法實驗。他們相信,只有超越華南,“華南研究”才不會淪為傳統意義上的地方歷史,才能不斷地刺激和啟發我們重建關于中國歷史和社會的理解。
 

作者︰ 蔡志祥,程美寶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