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人類學者重新發現城市

2016年05月04日 02:35:23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報》2016年04月06日

多數學者從認識論的角度和文明的角度推崇城市,但在人類學者看來,他們沒有調動感官等綜合的物質基礎與文學體驗。因此,在他們筆下,城市文明仍舊是一堆象征符號,書寫也是蒼白的。與他們不同,人類學者對城市文明愛恨交織。正是這種矛盾的存在抑制住理論建構的沖動,只等白描的文學經驗成熟,理論便呼之欲出。

逆向旅行︰城市田野的特點

研究者在理論討論中做了大量文獻工作,但這些工作和實際的田野調查有一定的距離。把自己扔到田野里,從零開始,從一個新的名字開始,這種轉換實際上會影響到研究者的日常生活。隨著積累和自我規訓的強化,研究者的生活正在發生變化,有些變化甚至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從城市的田野回歸後的檢討和寫作是非常有意味的。因為,馬林諾夫斯基也曾經歷相似的矛盾和精神的放逐。城市田野研究者和馬林諾夫斯基的處境在本質上是一致的,但又有所差異。誰能想到,人類學者開始在文明社會的空間,在城市的中心位置,通過餐飲消費來了解階層文化、了解人和自我。研究者白天上班,晚上回家;馬林諾夫斯基則有大量的自由時間安排自己的田野計劃,且很多是即時的、隨性的,結束田野調查、寫完工作日記後,他還可讀一讀小說,或去酒吧、教堂找同胞聊天。而城市田野研究者,幾乎不需要用文明人的生活方式來補充原始社會田野調查給自己帶來的枯燥和冗長,他(她)只是從城市的一個角落退回到同一城市的另一角落,這樣的“落差”,又怎麼會產生知識分子的精神放逐與精神分裂?與此相似,城市田野研究者寫作田野日記,只是一個體察都市文明和餐桌禮儀的過程。和人類學“離我遠去”的古典精神相比較,幾乎是一個“逆向旅行”。福柯從瘋癲的本體提出了對人的價值和現代文明的質疑。這一書寫傳統,在人類學的田野調查中,同樣引發了不可想象的“逆反”。這幾乎是野蠻的人類學者(野蠻人),在中產階級的文化消費空間學習文明和禮儀,壓抑、磨礪一切有可能縱容自己反抗文明和制度的野蠻人的那一顆“返璞歸真”的心。這對于習慣了鄉村田野調查的研究者而言,無疑是痛苦的。人類學者的城市化是一個未完成的狀態。鄉村的人類學田野成為人類學的固有傳統;雖然也有學者質疑、批評鄉村人類學認識論的自足性。

規訓︰人類學者的自我重塑

規訓就是一個強大的磁場,它要求研究者不能這樣,不能那樣,它就像是福柯所說的“環形監獄”,即使無人監視,研究者也會緊張地自我檢查,隨時自我矯正。規訓令研究者精神緊張、焦慮。對于研究者而言,適應規訓是一個痛苦過程,它充滿矛盾。一方面在適應、回應它的要求,讓自己謙卑和溫順。另一方面,研究者無法抗拒城市文明的誘惑。這就可以解釋,研究者在下班後喝掉四杯酒會產生城市文明滲透于身體的感官和精神喜悅。誘惑、墮落,在此情境中成為中性詞。當你享受城市文明的物質成果,例如美食和美酒,你就不自覺地接納了城市文明的美好。于是矛盾就產生了。研究者在身份轉換中探索差異化的經驗和體驗,同時,也在探索日常生活差異化的經驗和體驗。在田野調查中,隨著制度角色的諳熟,“制造差異”的效果卻越來越自覺。在吧台喝酒的時候,完全不同的感官反應激發想象力,研究者至少有了一個可依憑的途徑,去接近城市文明的本體,雞尾酒、音樂、時尚和品位——一個整體的文明系統正在從一杯酒延伸開來。

田野日記即寫作

或許人類學研究者很少將田野日記當作寫作,但當田野日記成為寫作時,一切都發生了改變。寫作會讓研究者慢慢地恢復接近燃點的試驗,並反復試驗。

田野,既包含自傳色彩,也包含體驗的參與觀察。當處理集體場面時,研究者所能調動起來的語言,就變成一個實驗性的寫作嘗試。研究者不得不采取分節式的段落,來處理不同篇章。有時候會思路中斷,有時候會有流水賬的敘事痕跡。一個老道的作家會駕馭場面,無論有多少差異,多麼繁雜,多麼混亂,總是能夠在整體中照顧到局部,局部又和整體建立呼應關系。

但是這不是一場文學寫作,而是以服務生身份“參與式觀察”的田野作業。一個好的人類學者,善于在社會與文學之間的夾縫中探索出綜合社會與文學的寫作文體,林耀華先生無疑是開拓者之一。

人類學者善于參與式觀察,可以多些接近自傳體的體驗。研究者本能地把敘事與小說的剪裁結合在一起。不打算單純地記錄一個事件,而是在復雜的社會關系中去敘事,並且打算借助事件來建立人與人的關聯性。但是社會關系因社會的分化,發生了語言、文化和舉止的差異。民族志的寫作,就變成了一種階層和慣習、文明和品位的較量與交織,總是在陌生化的群體中產生踫撞。

以下是筆者做田野調查期間所作的詩歌《莫杰托》。

莫杰托/盛在三角杯/朗姆酒/檸檬/薄荷/香草/混合/Jimmy開始搖/結果他是一個不能沾酒精的調酒師/他從來不知道味道/卻為我做了一杯超棒的莫杰托/冰塊加進去/現在我的耳根開始有暈暈的涌泉/往腮上走/這是一款夏天的雞尾酒/就像穿的綠泡白底的連衣裙/就像舌頭里還有薄荷的清涼/就像這個女人還在盛夏時散發的氣味/環繞在初夏的青草尖上/Jimmy/你不知道的味道/都在感官里溢滿。 作者單位︰上海大學社會學院人類學民俗學研究所

作者︰ 馬丹丹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