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帕米爾高原的塔吉克人

2016年09月26日 05:00:37 來源︰ 新消息報

我們的第二站是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塔什庫爾干”得名于該縣城一側的古城堡,即“古石頭城”之意。該縣地處我國最西端,與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相鄰,境內有著名的紅其拉甫口岸和卡拉蘇口岸。

毫無準備上高原

來到烏魯木齊機場,在轉機喀什時,听新疆朋友提及︰你們真了不起,從那麼遠的地方來到新疆,還要上海拔那麼高的帕米爾高原,去塔縣調研塔吉克人的服飾,令人敬佩。說實話,我們很多土生土長的新疆人都沒有去過帕米爾高原呢。我們趕忙打問︰“那塔縣海拔到底有多高呢?”新疆朋友嚴肅地告知︰“塔縣平均海拔4000米,縣城3200米。”

我們這才知道調查塔吉克族民俗絕不簡單,必須要登上“世界屋脊”帕米爾高原,當一回“冰山上的來客”。按照既定日程,我們當晚飛往喀什,翌日一早就要去塔什庫爾干,既沒有心理準備,也來不及采取保護措施。一些到過西藏高原者告知︰提前一周服用藏藥“紅景天”,對于抗缺氧和提高腦力及體力機能有所幫助,可減緩高原反應。可我們已經來不及了。到達喀什之夜,喀什地委前來接應的一位女干部說,她將要陪同我們一同前往塔縣。越野車司機是一位經常去塔縣的“專業戶”,熟悉路況,有高原行車經驗。有當地朋友保駕護航,我們心里踏實了許多。但為了以防萬一,第二天早上臨行前,還是到藥店買了“速效救心丸”,並請司機帶上了氧氣袋。

我們踏上了前往塔縣的征途,越野車漸漸穿行于帕米爾高原的崇山峻嶺之中,雪山美景、冰峰雪嶺一直縈繞于我們的視線之中。經過昆侖山脈,看到寸草不生的陡峭高山峽谷,不由地想到了電影《昆侖山上一棵草》,對高原的風沙、旅途的顛簸也都有了切身體驗。該縣境內還有海拔8611米的世界第二高峰喬戈里峰,海拔7546米的號稱“冰山之父”的慕士塔格峰,終年積雪,冰川高懸,險峻奇麗。我們還順路觀賞了冰山腳下的高原湖泊“白沙湖”和“卡拉庫里湖”,遠眺了“慕士塔格冰川公園”大門。意外的是,這些景點居然也不乏游客,想必是被“無限風光在險峰”的魅力所吸引吧。一些拉著駱駝、騎著馬的柯爾克孜人正在景區招徠生意。開車師傅告訴我們,白沙湖相傳是唐僧取經路過的白沙山、流沙河。山上本來沒有沙子,湖水是干涸的,由于這里是風口,常年刮大風,便把湖底的白沙刮到山上,形成了今天的白沙山。相關資料也稱,在塔什庫爾干多次發現玄奘的足跡。一想到唐僧師徒歷經千難萬苦的西天取經之壯行,我們也頓時增加了西行“取經探寶”的勇氣與信心。

在驅車遠征7個小時之後,黃昏時我們終于到達高原縣城——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首先,引人注目的是坐落于縣城中心的一座雄鷹紀念碑。塔吉克族非常喜愛雄鷹,其民間舞蹈有“鷹舞”,源于塔吉克祖先對鷹的圖騰崇拜,寄托著塔吉克人對于大自然的熱愛和崇拜。鷹舞是塔吉克族的自娛性舞蹈,田間地頭、草場庭院,都可即興起舞。鷹舞主要是男子的舞蹈,也可男女合舞,在節日和喜慶時則不分男女老幼一同起舞。跳舞時,眾人圍坐,男女相邀,成雙成對,亦可兩三組同舞,形式活潑。身著鮮艷民族服飾的男女舞者模仿鷹的習性和動態翩翩起舞,剛勁而柔美。民間樂器有“鷹笛”,即用鷹骨所制成,可為鷹舞伴奏。這些都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民間廣泛流傳有鷹的各種傳說故事,民間刺繡中也有鷹的圖案。在塔吉克族人的心目中,鷹是強者、英雄、正義、忠貞的象征。

在一家民族服飾產品銷售店里,我們再次欣賞到了塔吉克族新娘服飾︰鮮紅的瓖花邊長裙和外套、繡花軟皮靴、彩色毛線編織的長筒襪,還有繡花小圓帽及帽子前沿綴有一排色彩華麗的珠子和銀鏈流蘇的頭飾、寶石項鏈、數個圓形組合的銀胸飾、奇特秀麗的辮飾、花帽上搭的紅色金邊長頭巾等,繁雜而多彩。塔吉克男性平時戴黑絨卷邊大圓帽,而新郎的黑絨大圓帽的帽頂為紅色絨面,帽子一周圈還纏繞有紅色和白色擰在一起的綢布裝飾,紅白綢帶垂吊于帽子左側。店主介紹︰紅白兩色象征純潔而熱烈的愛情,二者的交織則代表夫妻相親相愛、婚姻幸福。

從小店門前走過的塔吉克女性的日常服飾也都非常俏麗,既時尚艷麗,又具有民族特色,顯得高雅得體。她們的代表性服飾為刺繡精美的直筒狀硬殼小花帽,幾乎人人都戴,其上大多為象征太陽的圓形花紋,年輕女性只戴小花帽,露出染燙過的時尚馬尾發式。而中老年女性則會在帽子上搭一條彩色或白色頭巾,既莊重又飄逸。

塔吉克人的容貌具有白種人的特點︰深眼窩、高鼻子,面部輪廓清秀,並十分有立體感。尤其是不少女性,長相非常漂亮,再加上她們善于打扮化妝,穿著優雅的服飾,還有項圈、項鏈、耳墜、手鐲等首飾的搭配,把民族特色和時尚元素結合得十分完美。塔吉克女性的服裝極具時代氣息,一些老年婦女喜歡穿長至腳面的裙子,但中青年女性的裙子則大多在膝蓋上下,喜穿高跟皮鞋,顯得很俊俏。來來往往的塔吉克女性身上的美麗服飾,讓我們目不暇接,拿起相機拍個不停。塔吉克族人非常友善、淳樸,臉上總是洋溢著安詳的笑容,男性和女性都不太介意被拍照,有些還主動配合。女性五彩繽紛的時裝,讓高原縣城充滿了勃勃生機。

現代、開放的塔吉克

在街頭,我們即興采訪了一位回鄉度假的女學生,據她介紹︰現如今,塔吉克女孩和男孩都普遍接受學校教育,學會了漢語,到內地上大學的很多,有不少是委培生,畢業後回家鄉工作。所以年輕人結婚年齡大約在20多歲,早婚現象已經不多了。我們看到,隨著生活環境的改變及流行服裝的影響,塔吉克年輕一代的服飾發生了變化,他們更喜歡穿現代流行服裝,T恤衫、牛仔衣褲、運動服、旅游鞋、太陽鏡等。這些現代時裝為高原古城融入了新活力。

數百公里之外的喀什氣溫高達40攝氏度,但這里僅十幾攝氏度,白天需穿兩件衣服,晚上還要蓋棉被。而且,正如當地漢族干部介紹,現在是夏季,綠色植物較多,氧氣也比較充足,所以不容易缺氧。果然,我們一行只有筆者和另一位女性在當晚略微有一點頭暈不適。

這里可謂是一塊神奇的淨土,縱然偏僻,但民風純樸;縱然是高原,雪嶺冰峰之下也不乏涓涓的河流、谷地及綿延的草原牧場,養育著牛羊、生長著莊稼,被人們稱為“金草灘”,有的已開發為高原綠地旅游景區。在這里,我們還巧遇中央民族大學美術學院的師生,他們正在金草灘上支起畫架寫生。該縣古跡“石頭城”的塔吉克女導游告訴我們,這里盡管海拔高一點,但每年游客不少,主要來自深圳、台灣等地,還有韓國、以色列等國家。第三天,我們告別了塔縣。此行可謂是忐忑不安而來,輕松愉快而歸。

作者︰ 武宇林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