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觀察當代中國民族問題的基本維度

2016年11月07日 04:44:49 來源︰ 《學術界》2016.10

 

摘要︰對于多民族國家而言,民族問題是國家社會—政治生活中面臨的重大事務,具有多維的屬性。如何基于統一多民族國家的歷史傳統,在國際視野中對當代中國民族問題發生的內在邏輯和實踐基礎進行系統考察,于多維互動中凝聚共識,循序漸進依法依規不斷化解各種社會矛盾,在民族問題的時空轉化中逐漸解決現實的和將來可能出現的問題,是一個值得深入思考的理論命題。

關鍵詞︰當代中國;民族問題;基本維度

21世紀以來,隨著全球化、城鎮化、工業化、市場化進程的加快,在深刻的社會轉型和經濟轉軌過程中,一些結構性矛盾的凸顯,使中國民族問題呈現出增多和趨強的發展態勢,民族關系格局和民族問題發生的場域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如何站在歷史發展的起點和時代的高度,針對中國民族問題面臨的困境與挑戰,有效地研判其未來走向,在多維互動中凝聚共識,循序漸進依法依規不斷化解各種社會矛盾,在民族問題的時空轉化中逐漸解決現實的和將來可能出現的問題,是一個值得深入思考的理論命題。

一、民族問題形成與發展的歷史維度

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認為,民族是一個歷史範疇,民族問題是一種社會現象,其形成和發展是歷史與現實相結合的產物,有其歷史的連續性。列寧指出︰“在分析任何一個社會的問題時,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絕對要求,就是把問題提到一定的歷史範圍之內;此外,如果談到某一個國家(例如,談到這個國家的民族綱領),那就要考慮到在同一歷史時代這個國家不同于其他各國的具體特點。”﹝1﹞對于多民族國家而言,我們考察任何一個國家的民族問題,必須從多民族國家的歷史發展、民族問題的歷史由來和未來走向上來辯證地歷史地看問題,把民族問題放在宏大的歷史視域和歷史場景中去審視,從歷史的縱向上全面梳理民族問題的生成緣由,亦即“通過賦予現實問題歷史性、通過對現實問題歷史過程的梳理,讓人們可以更全面地觀察和反思它們何以出現、何以如此。”﹝2﹞

我國是各民族共同締造的統一的多民族社會主義國家,民族問題從古至今是一個真實而變化的客觀存在,如何妥善地處理各種民族共同體之間的關系,始終是一個無法繞開的政治命題。歷史上,多民族國家的發展與停滯,諸多王朝的盛衰嬗變,莫不與民族關系的順融交逆以及民族問題的治亂得失休戚相關。可以說,民族問題一直是關乎國家治亂、命運和發展前途的大問題,過去、現在和可以預見的將來都是如此。

把握中國民族問題的基本走向,一個基本的歷史起點是︰歷史上民族互動情況如何?民族關系的主流是什麼?歷史上有沒有遺下對後世影響深遠的民族問題?

歷史上的各民族在各種不同形式的交往之中,常會發生矛盾、紛爭、沖突乃至戰爭,產生這樣或那樣的問題,這些問題就是民族關系問題。而民族關系問題作為民族問題的一部分,或者說民族問題的一種重要表現形式,其實質是民族共同體的根本利益或權益非均衡發展的結果,帶有全民族性質。﹝3﹞不可否認,在我國歷史上民族的互動過程中,不同程度地存在沖突與戰爭,個別持續時間長、規模比較大的民族之間的戰爭,遺留下了一些問題,對區域民族關系產生較大的影響。這一點,在分析局部地區的民族問題時,確實是應該加以考量的一個因素。

雖然中國歷史並不是在溫情脈脈的牧歌中演進的,其間充斥著太多的紛爭、沖突與戰爭,但我們看問題要看歷史發展的主流。歷史上民族關系的主流,已故史學家翁獨健先生有過精闢的闡述︰“中國各民族間的關系從本質上看,是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經過政治、經濟、文化諸方面愈來愈密切的接觸,形成一股強大的內聚力,盡管歷史上各民族間有友好交往,也有兵戎相見,歷史上也曾不斷出現過統一或分裂的局面,但各民族間還是互相吸收、互相依存、逐步接近,共同締造和發展了統一多民族的偉大祖國,促進了中國的發展,這才是歷史上民族關系的主流。”﹝4﹞翁先生的看法得到了學界廣泛的認同,我們從歷史的縱深度思考當前的民族關系或者說民族關系問題,可以說是值得很好借鑒和參考的。

另一個基本的歷史脈絡是,中國各民族相處和聯系的歷史進程中所形成的“多元一體”關系格局。歷史上,中國各民族在中華大地上頻繁接觸、踫撞、交流、互動,歷經上千年的盛衰興滅、匯聚交融,完成了從多元融合到華夏一體、從民族互化到以中華民族為主體認同的發展演變,形成了“多元一體”的民族關系。這種關系深刻地影響著中國民族關系的現實走向,也是我國推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歷史法理之一。

從“多元一體”基本民族關系格局出發,我們必須很好地把握以下幾個問題︰一是中國56個民族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已經形成了一個相互依存的不可分割的整體,在這個統一的整體中,所有歸屬的成員都具有相當高層次的民族認同意識,即休戚與共、榮辱與共的感情和道義。二是在“多元一體”中,56個民族是基層,中華民族是高層,存在著層次不同的民族認同。而且高層次的認同並不一定取代或排斥低層次的認同,不同層次可以並存不悖,甚至在不同層次的認同基礎上可以各自發展原有的特點,形成多語言、多文化的整體。在分析多民族中國的民族與國家之間的關系時,我們必須充分認識到這樣一個問題,“多元一體”是長期歷史發展的結果,其結構關系具有相當的平衡與穩定性,中國廣袤大地上的民族差異性是短期內不可能消除的,所以“在尋求均質化的國族構建上,我們確實需要十分謹慎。一旦被啟動,不僅既有的區域之間長期形成的平衡關系結構會被打破、打亂,而且再想恢復這種平衡將難上加難。”﹝5﹞

民族問題是社會總問題的一部分,不同的社會發展階段,民族問題呈現出各自不同的發展特點。民族問題的階段性特征要求我們,分析民族問題必須放在特定的社會發展階段去考察。新中國成立60多年來,我國民族地區發生了深刻而巨大的變化,各民族逐漸擺脫貧困落後的生產生活狀態,正在向文明富裕的現代化社會邁進,中國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也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成就,但我們還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中國貧困面大,尚有數千萬亟待脫貧的人口。對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民族問題的基本狀況,原國家民委主任李德洙用“多”“長”“大”“邊”“窮”五個字來概括。﹝6﹞其中的“大”和“邊”指的是中國少數民族聚居區佔國土面積大,而且有很大一部分分布在邊疆、邊境地帶,“窮”強調的是差距與貧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本質特征要求我們,處理當下的民族問題不能超越社會發展階段,不可能有一勞永逸的辦法,應該是循序漸進在發展中逐漸解決或消除。

二、時代主題與國際大勢︰觀察民族問題的世界維度

在全球化背景下,觀察和研究我國的民族問題,寬廣的世界眼光是不可或缺的。自冷戰結束後,世界政治正在朝多極化發展,伴隨著經濟的全球化和科學技術的日新月異,以及我國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對外開放格局的形成,中國融入世界的步伐在加快,世界一體化趨勢在加強,求和平、謀發展、促合作作為時代發展的主旋律,這是普遍的共識,也是我國主推的國際世界新秩序。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世界並不太平,多元化的時代孕育著復雜而深刻的變化,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依舊面臨著民族沖突與糾紛,民族問題仍是影響世界和平與發展的熱點問題,因民族矛盾而引發局部戰爭與流血沖突時有發生。

全球化時代,民族社會的和諧問題早已超越一個民族或一個國家的範疇之內,成為全球性、世界性的課題。在此國際背景下,觀察或處理任何民族問題均需要考慮相關聯的國際背景和國際因素,均需要突破傳統的思維模式,至少把之納入國際區域經濟和政治結構中去思考,把區域性地緣政治的壓力與因素考慮進去。全球視野下,觀察我國的民族問題要考慮和研判如下幾個基本的態勢和背景。

首先是當下世界民族問題的發展趨勢。21世紀是和平與發展的世紀,世界範圍內產生洲際的震蕩烈度很大的民族沖突的可能性不大,一些地區性中小規模的民族沖突時有發生,但非暴力的尋求政治解決之道仍是主途徑,對話、談判、協商以及不同平台上、不同國際組織內部的外交斡旋作為緩解民族沖突的有效路徑與手段,將成為大多數國家和民族的共識。由民族與宗教相交織而引發的暴力恐怖活動、以種族主義為代表的極端民族主義、強調經濟取向和經濟權益的經濟民族主義、以復興本民族文化為主要特征的文化民族主義,將在一定程度、一定範圍、一定條件下存在、發展甚至蔓延,將深刻地影響著世界民族問題的發展趨勢。雖然說暴力恐怖主義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民族問題,但是當下世界範圍內的暴力恐怖和“族性”張揚的壓力,是我們必須直面的問題。

其次,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敵對勢力利用民族、宗教問題分裂和分化我國的圖謀,對我國的現代化建設、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的威脅依然十分嚴峻。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後,中國的和平崛起以及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日益增大的話語權份額,在一定程度上制衡了美國的全球霸權戰略和所謂的國家利益,帶來了國際政治格局的一些新變化。在人權、民主、民族等問題的旗幟下,以“中國威脅論”為由頭,域外敵對勢力利用一切外交場合和國際舞台,不斷以“人權問題”“西藏問題”“新疆問題”來干涉我國內政,挑撥我國的民族關系,境內外民族分裂勢力合流顛覆我國的企圖以及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與伎倆,將對我國的反“滲透”、反分裂、反顛覆、反“西化”、反“分化”斗爭帶來更大的挑戰。這是我們在研判中國民族問題時必須考量的一個國際斗爭環境。

再次,地緣政治環境以及周邊國家出現泛伊斯蘭主義、泛突厥主義等思潮,對傳統意義上的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帶來新的挑戰。國家關系和民族關系緊張、沖突與矛盾的主要根源在于國際地緣政治格局的新變化。在我國的傳統安全中,邊疆地區是國家安全的屏障區和應對外部勢力入侵的戰略緩沖區,戰略地位之重要自不待言。歷史上尤其是近代以來,各民族在共同反抗西方列強的斗爭中,結成了共同的戰略利益共同體,維護了統一多民族國家共同的核心利益。從地緣戰略格局而言,“我國東北地區直接東北亞地緣戰略前沿,西北地區直插亞洲戰略腹地,西南地區連接中南半島,沿海地區東出西北太平洋。這種戰略前突的地緣戰略格局有著巨大的先天優勢,拖守了青藏高原、帕米爾高原、瓦罕走廊、中南走廊等戰略要地和交通鎖鑰,在整體上保護了幅員遼闊的國土的安全,使得各族人民能夠長期地享受和平發展的利益。”﹝7﹞新時期以來,我國秉持“睦鄰、安鄰、富鄰”的外交理念,把握時代的脈搏,提出並實施“一路一帶”的戰略構想,積極推動區域化的國際地緣政治重組和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在新的國家安全戰略框架下,傳統的自然邊界與國家安全邊界不是重疊的,國家戰略安全的前突及積極防御特征的凸顯,使周邊國家民族問題或者說地緣戰略過渡地帶的民族問題,與我國的民族問題有了更多的聯動性。同時,圍堵中國的反華勢力,也在不遺余力地構建半月形包圍圈,竭力介入中國周邊國家和地區事務中,使我國周邊的地緣政治環境變得更加復雜。地緣政治聯動以及可能引發的區域性民族問題,是我們在把握中國民族問題發展走勢中應著力關注的一個環節。

概而言之,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國在融入國際社會中分享經濟全球化所帶來的紅利的同時,同樣承擔著國際政治、經濟危機所帶來的風險與壓力。全球性政治危機、經濟風險、暴力恐怖主義、民族分裂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等等,深刻地影響著世界民族問題的發展走向,也影響著中國民族問題的發展態勢。

三、比較分析︰民族問題發生的內在邏輯和實踐性維度

基于統一多民族國家的歷史傳統,把握時代主題和當前的國際大勢,在研判中國的民族問題的同時,很多學者在各自的研究實踐中幾乎都會涉及到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把自己的研究專題置于比較研究的視野中去探尋民族問題發生的內在邏輯,總結和汲取世界各國處理民族問題的經驗教訓。這首先觸及到的一個問題是,國際視野中的比較研究。

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比較研究是一種非常重要的研究方法。一般對于類似事物和現象的比較研究,在進行關聯性解釋之時,常有兩種情況需要加以區示︰一是類似事物和現象有許多歷史的關聯性,有著很多同質化的東西,可以進行歷史關聯性的解釋;二是類似事物和現象僅僅是由于觀察的視角和方法相同,呈現出一些基于普遍性原理上共同的特征。對于當今世界範圍內普遍存在的民族問題,進行洲際、國別之間的比較研究,向來是學界一種慣常的做法。事實上,由于各個大洲、各個國家和地區的民族歷史過程不同,這種關于國際範圍內的民族問題的比較研究,並不具備太多歷史關聯性的實質內容,呈現的主要是民族問題一些表面上看似普遍性的東西。

在世界民族問題的比較研究中,很多學者都會關注世界各國治理多民族國家的經驗與模式。如都永浩把世界上多民族國家的治理模式分為三種︰美國等發達的移民國家模式,前蘇聯、東歐的帝國模式和西歐的“民族國家”模式。﹝8﹞嚴慶則把民族國家分類為準同質性民族國家、移民國家、傳統帝國轉型國家、部族或民族整合型國家等類型,並通過歸類對比分析,著力于揭示民族問題和民族治理的時空差異性。他指出︰“不同的民族國家建國史,不同的民族成分構成,不同的國體、政體選擇,綜合決定了各自內部民族治理的模式和話語體系。但同一類型的國家之間又存在著一定的共性,這種共性能夠通過不同類型國家民族治理模式之間的比較而更好地體現出來。”﹝9﹞我們在研究中國民族問題時,認真梳理國外處理民族問題的理念、制度、政策,通過他國現實和歷史經驗的比較,總結出一些可供我們汲取、借鑒的經驗教訓,從而為解決中國的民族問題提供一個很好的參照體系。但是,我們在國內外民族問題的比較研究中,應該具備如下基本的認識︰

(一)某一國家或地區民族問題和民族治理“模式”,並不一定具有世界意義,切忌到處“移植”和“搬用”

在民族這個大千世界中,民族問題的發生具有各自不同的環境條件,民族國家的建構過程和民族關系結構不同,民族問題的治理也就不同。因為民族過程(歷史過程、地理過程)的差異性,在解決民族問題方面,世界上並不存在具有全球意義的“靈丹妙藥”,在某一個區域環境中有效的經驗和措施,移植到另外一個地區或國家,因為歷史—現實的民族土壤發生了變化,往往水土不服。所以我們在處理中國國內的民族問題時,不能簡單地套用某種模式,而應該在普遍或者說全面的比較中,汲取有益的成分。同時,我們還應該看到,當今的多民族國家無論制度與道路選擇如何,沒有哪一個多民族國家可以公然宣稱其解決了國內的民族問題,“無論是西方發達國家,還是眾多的發展中國家,解決民族問題的理論與實踐,都處于動態的探索過程”。﹝10﹞既然世界上不存在具有全球意義的解決民族問題的成功經驗,而基于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和中國的歷史國情而制定的民族政策,在60多年的歷史實踐中,有效地促進了國家的統一、民族發展與民族團結,實現了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其成功的經驗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可,所以我們應該堅信“只要中國的民族社會結構不改變,只要中國的民族治理堅持從國情實際出發,中國的民族治理模式、民族政策特色以及以‘民族’為基點和核心的理論話語體系就會體現出中國價值”,﹝11﹞要更加堅定解決中國的民族問題的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

(二)在實踐層面,觀察中國的民族問題要注重區域經驗的比較

我們在世界範圍從比較的視野來觀察中國的民族問題,有很多可以單獨提出來進行比較的內容,如有學者在對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與西方多元文化主義民族政策的比較中,就分別從民族平等觀念、處理民族事務的制度建構、民族事務立法實踐、民族政策主張及內容、政策實踐效果等諸多方面進行了比較分析,並在國際比較中厘清了中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優長之所在。﹝12﹞這是中觀層面的比較。基于國際視野的區域比較研究,有一個繞不開的問題是跨境民族問題。在我國漫長的陸路邊境線上分布著30多個跨境民族,跨居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同一民族在族源、親緣、信仰、文化傳統等方面表現出來的諸多同一性,常常導致跨境民族社會互動的客觀存在,決定了跨境民族問題具有一定的國際性、長期性和復雜性,對相關各國的國際關系、民族關系、經濟發展、社會穩定有著不容忽視的影響。所以針對跨境民族地區而言,我們在具體的區域實踐中應該看到,對于跨居兩國或兩國以上的民族,無論這個民族的主體如何,事實上不同的國家均有相應的政策和舉措。從邊疆與邊境的關系而言,鄰國針對跨境民族或地區的某一項政策或措施,其現實的成效很快就會在跨境民族社會中有所發酵和反映,並進一步影響跨境民族的國家認同取向。我們常說的“用腳投票”,即跨境民族人口流動的趨勢,說的就是這個問題。在這方面我們要竭力避免在邊境一帶,因相關的政策措施的滯後,尤其是一些幫扶政策或公共政策的不到位,讓跨境民族在對比中看到差距。事實上在這方面已經有一些顯現的存在,如近幾年越南在處理民族問題中,針對與中國接壤地帶的民族,出台了一些優惠政策,政策實施的效果已在雙方邊民中產生了明顯的對比效果,這已引起了相關方面的重視,值得我們反思和借鑒。同時,對于中國這樣一個地區差異很大的國度,考慮到區域—民族發展的差異性,不同的民族地區在處理區域性的民族問題時,應該具有適合區域特點的措施與方法。即是說,在某一民族地區行之有效的措施,但到另外一個民族地區並不一定可行,切忌一刀切,要根據特定的“區情”和“民情”,有所區別對待。

(三)理想與現實層面上,比較各種可行的措施與方法

民族問題作為全社會都普遍關注的大問題,社會科學界及實務界瞄準于學術與理論前沿,對于不同層面不同區域存在的問題,給出了許多頗具學理分析的真知灼見,這反映了社會各界對民族問題的關注。但是,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不論是基于學理分析還是基于深入的調查研究而給出的對策建議,它可能只是針對某一個特定時段、某一個特定區域的問題而提出的對策建議,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民族問題是動態發展的,具有時間上和空間上的持續性,是一個不斷解決的長期過程。在這個問題上,不存在一勞永逸的“一籃子”方案,我們既不能盲目地“冒進”,也不能在既成的成績上裹足不前,要審時度勢,穩妥有序地推進現實民族問題的解決。

注釋︰

﹝1﹞列寧︰《論民族自決權》,《列寧選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375頁。

﹝2﹞余新忠︰《從現實出發,又回歸歷史︰處理好環境維度與歷史維度的關系(學科走向)》,《人民日報》,2016-04-11(16)。

﹝3﹞廖楊、覃衛國︰《民族關系問題簡論》,《廣西民族研究》2007年第1期。

﹝4﹞翁獨健︰《什麼是歷史上民族關系的主流》,《中國社會科學》1982年第4期。

﹝5﹞趙旭東︰《民族問題的問題》,《中國民族報》,2014-01-17。

﹝6﹞李德洙︰《切實加強對新時期民族問題和民族工作的研究》,《中央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5年第1期。

﹝7﹞王佳炎︰《當代中國多民族國家治理理論熱點與趨勢研究》,中央民族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3年,第39頁。

﹝8﹞都永浩︰《民族問題研究的基本思路和重要課題》,《黑龍江民族叢刊》2011年第4期。

﹝9﹞﹝11﹞嚴慶︰《從民族、國家結構類型看民族問題與民族治理的差異性》,《黑龍江民族叢刊》2009年第3期。

﹝10﹞郝時遠︰《中國共產黨怎樣解決民族問題》,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21頁。

﹝12﹞楊須愛︰《解決民族問題的道路自信——基于對中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與西方多元文化主義民族政策的幾點比較》,《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5年第6期。

﹝責任編輯︰劉姝媛﹞

作者︰ 管彥波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