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靜觀歐洲∣歐洲防止“獨狼式恐襲”任重道遠

2017年03月23日 03:37:54 來源︰ 澎湃新聞網(上海)
2017年3月22日下午,倫敦雨後初霽,陽光明媚。我在房間里看書,窗外不時警笛高鳴,一陣高過一陣,接下來空中更是出現直升飛機盤旋。我心生不祥之感,倫敦怕是出事了,于是打開電視,所有新聞台都是鋪天蓋地的報道,倫敦的“政治心髒”,議會大廈遭到“獨狼式恐襲”。
事情大概是這樣的,下午2點40分左右,在倫敦威斯敏斯特橋靠近議會大廈附近,一名中年男子駕駛一輛灰色的現代越野車沖上人行道碾壓行人,撞倒數人,引起人群恐慌逃散。在撞上議會大廈鐵柵欄後,男子棄車,手持長刀沖向議會大廈的議員入口處。因為是周三首相問答時間,梅首相和眾多政界要員都在議會大廈。經過一番搏斗,男子刺死一名警察後被擊斃。目前此次恐襲事件已經造成5人死亡,40多人受傷。
目前關于恐怖分子的身份和恐襲背景還是眾說紛紜,尚未證據能證實此次恐襲與伊斯蘭極端勢力有關。但據德國之聲報道,一名歐盟安全事務官員表示,英國周二宣布對穆斯林國家入境航班執行電子產品禁令後,監控人員就發現伊斯蘭聖戰組織內部的網絡聊天活動明顯變得頻繁。
其實在過去的一年中,關于英國將遭到恐襲的預言就像“狼來了”一樣不斷地被英國警方高官、軍情六處的主管、反恐立法獨立監察等重復著、警告著。自2013年6月以來,英國的情報和安全機構已經破獲了12次恐怖主義陰謀。盡管擁有世界一流的情報機構,英國政府也相應加大了資金投入,但依然阻擋不了“獨狼式恐襲”。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就在一年前的今天,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遭遇恐襲。今天(3月22日)上午,布魯塞爾剛剛舉辦了紀念恐襲一周年活動,比利時國王菲力普和王後瑪蒂爾德帶領民眾哀悼受害者。不料下午倫敦又發生新的恐襲,算上法國前幾天遭受的郵件炸彈案和槍擊案,最近歐洲又遭遇頻繁恐襲的困擾。
據統計,近兩年在歐美發起的和破獲的恐襲案件大大增多,尤其是“獨狼式恐襲”,2015年至2016年間“獨狼式恐襲”的數量是2011年至2014年的兩倍。這似乎與“伊斯蘭國”節節退敗有關。在各國共同加大對“伊斯蘭國”打擊之下,恐怖組織成建制的力量被打散,不得不分散發展,呈現“細胞化”態勢。“伊斯蘭國”在敘利亞阿勒頗的發言人阿布•穆罕默德•阿德納尼曾鼓勵“伊斯蘭國”的信徒們因地制宜地發動“獨狼式恐襲”,“你們不用專程趕過來,和我們這邊巨大的軍事行動相比,你們只需在敵人心髒地帶采取一個小小的行動,打擊效果就會更加有效,更加致命”。
歐洲就是這個心髒地帶之一,盡管在防止“獨狼式恐襲”上投入頗多,但歐洲對“獨狼”防不勝防,收效甚微。現實地看,“獨狼式恐襲”能在歐洲不斷得手是由其自身特點決定的。
第一,難發現。“獨狼式恐襲”由極少數人直接發動,具有較大的不確定性。傳統的集體式恐怖活動由于涉及人員較多,需要思想動員,組織協調,溝通準備,通常耗時較長,事前容易留下蛛絲馬跡,被發現的概率相對高很多。“獨狼式恐襲”因其隱蔽性較強,成功率高,日益受到恐怖分子的青睞。這也是全球加大反恐力度後,恐怖分子進行“合理進化”的必由之路,選擇更易得手的地區,選擇更易成功的方式。“獨狼式恐襲”便是這種“化整為零,獨立作戰”思路的體現。
第二,成本低。互聯網社交媒體技術的興起,極大地降低了恐襲的成本。過去傳播宗教極端思想,需要組織出面“洗腦”,而且一定時期內只能針對有限受眾,也無法判斷受眾被洗腦的效果。而借助于網絡社交媒體,宗教極端思想可以實現高速傳播,並能對受眾進行精準選擇,大大提高洗腦效率。接受洗腦的受眾基數巨大,一旦有成功的,便會自覺行動,不用耗費組織資源,也將行動成本降至無限低。而對歐洲安全機關來說,預防恐襲的成本大大增加,因為一個正常的人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可能突然轉變成恐怖分子。像極了《生化危機》中的橋段,細思極恐。
第三,目的單一。傳統恐怖主義行動目的多元化,大多會劫持人質,提一些諸如要求政府釋放人犯、撤軍等要求。這些恐怖主義行動有個好處就是可以談判,可以拖延時間,充分發揮反恐小組、特警部隊的作用。“獨狼式恐襲”沒有具體的可談判的目的,主要就是通過殺人來制造恐慌,因此很難有談判空間,而傳統的反恐特警、談判專家、營救小組等也就沒了用武之地。
第四,“前僕後繼”。拜互聯網社交媒體技術所賜,原本只是極少數人信奉的宗教極端思想經過包裝和營銷後竟成“顯學”。不少人在現實的“他者”社會中失意,但在極端思想虛擬的圈子中卻能找到“同道之人”。“獨狼式恐襲”帶來的破壞性震撼效果經過大眾媒體快速傳播,既增強了極端思想組織的影響力,對民眾產生巨大心理沖擊,同時瞬間放大了在異質文化中無比微末的個體價值,其“光環效應”幫助亡命之徒找到了歸屬感,鼓勵其采取相同手段去獲取“光環”。更多對社會絕望的人為了彰顯個體的社會存在和巨大力量,哪怕是破壞性的力量,紛紛走上了邪路,甚至樂意去想像去享受人們的謾罵,“死後不怕洪水滔天”。
因為上述特點,要想完全阻止“獨狼式恐襲”恐怕“難于上青天”,但采取措施可以有效地減少“獨狼式恐襲”發生的概率。
首先,阻斷宗教極端思想的傳播路徑,加大對社交媒體的管控。“伊斯蘭國”在傳播意識形態、招募志願者方面嚴重依賴社交媒體。歐洲情報機構可加大對社交媒體上有關討論區的跟蹤,盡早識別宗教極端思想傳播群體並及時干預,尤其應關注受極端思想影響的年輕群體,防其受蠱惑而臨時起意。有智庫認為,情報機構不能只是被動收集情報,也應主動出擊,尤其對有潛在危險傾向的群體,要盡早打入內部,釋放假消息來“引蛇出洞”,最終一網打盡。
網絡巨頭在信息傳播上也應負起責任,如果放任極端思想肆意傳播,“獨狼式恐襲”只會更加嚴重。日前,谷歌旗下的YouTube不僅提供極端視頻鏈接,還在其旁邊展示廣告,此舉已遭到英國各界批評。英國政府、《衛報》、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倫敦交通局和第四頻道等機構已中止在谷歌上投放廣告,希望此舉能引起更多網絡巨頭的自省、自律。
其次,加強做溫和穆斯林的工作,贏得主流穆斯林團體的反恐支持。“獨狼式恐襲”還有個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將穆斯林“污名化”,破壞穆斯林與非穆斯林群體的關系,加劇族群對立。遺憾的是,一次次的“獨狼式恐襲”加重了歐洲的“伊斯蘭恐懼癥”,整個社會洋溢著對穆斯林的不信任感,民粹主義打著反穆斯林、反移民的旗號大行其道,進一步惡化歐洲穆斯林的生存空間,制造出更多社會“失意群體”。只有建立良好的族群關系,加強社區合作,共同維護公共安全,才會減少“獨狼式恐襲”的動機。
此外,歐洲應同仇敵愾,全民共同應對“獨狼式恐襲”。要認識到“獨狼式恐襲”威脅長期存在,人人都難幸免,既然“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那就應積極應對,反恐防恐,人人有責。既要從戰略上藐視恐怖分子,不過分炒作恐怖主義行動,降低其光環效應,防止更多“後來者”效仿。當然更要從戰術上重視“獨狼式恐襲”,提升個人反恐意識,加強反恐能力和逃生手段的訓練,更好地尋找公權力與私權利的平衡點,積極配合政府的情報工作,必要時讓渡部分公民權利。
梅首相晚間剛剛召開了緊急內閣會議,並發表了講話。她稱贊了英勇的警察和見義勇為的民眾,並將英國恐怖威脅等級維持“嚴重”級別不變。梅首相說,病態而墮落的恐怖分子今年下午攻擊了我們的首相,並故意選擇在議會大廈實施恐襲,試圖以暴力方式破壞世界最古老的議會,摧毀英國民眾信奉的價值觀,這種企圖注定要失敗。明天,太陽照常升起,倫敦人將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一道,繼續生活在這座偉大的城市,照常迎接新的一天。
就像當年倫敦遭受納粹狂轟濫炸之時,倫敦人依然樂觀從容地追求著生活,殘磚碎瓦的廢墟之中也要優雅地喝上一杯下午茶。也許這就是英國人的對策,面對“獨狼式恐襲”,誰怕?“一簑煙雨任平生”,該干嘛就干嘛。
作者︰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