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經濟與社會>> 族群關系  

馬戎︰社會學的族群關系研究

2017年03月23日 03:37:57 來源︰

   內容提要︰文章介紹了族群社會學研究領域在社會學學科中的位置,說明目前中國開展這一領域研究的必要性和緊迫性,闡述了西方社會學在這個研究領域的主要研究內容與方法論的特點,討論了從西方社會學的研究成果中我們所能夠借鑒的知識,並對我國的“族群社會學”這個研究方向應當包含哪些方面的內容以及今後可能開展的研究工作提出了設想和建議。

   關 鍵 詞︰社會學  族群關系  族群社會學

   

   種族與族群問題是當今最敏感的世界性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之一。隨著歷史上發生的多次民族大遷徙,隨著幾百年間近代殖民主義時期的人口大遷移,隨著大大小小各種形式的戰爭和政治運動,同時也隨著人類遷移工具的不斷發展,以及勞動力市場的國際化進程,今天在地球上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還能保持著對外封閉和與世隔絕,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沒有外來移民。在各國的本地人與移民之間,往往存在著就業機會和資源分配方面的競爭,存在著語言、宗教和文化傳統方面的差異,存在著意識形態和權利分配上的矛盾,而這些矛盾與沖突,又時常與移民的遷出國或國內外的其他各種勢力錯綜地聯系在一起,從而使情況變得更為復雜。

   當人類進入21世紀之後,隨著全球性貿易市場的發展和國際人口流動的增加,不論是發達工業國家、發展中國家還是前蘇聯集團國家,它們的種族沖突和族群問題非但沒有弱化,而且還有不斷升級的趨勢,特別是在國內外政治、宗教勢力的共同作用下,許多國家的社會穩定、國家統一受到嚴重威脅,甚至導致武裝沖突和區域性戰爭。從電視新聞中我們可以看到美國街頭爆發的種族沖突,看到以色列軍警和巴勒斯坦民眾在被佔領區的對峙,看到英國亞裔青年與白人種族主義者之間的暴力事件。我們會注意到許多國家大選中各黨派所具有的族群背景,注意到一些多族群國家里由于族群間經濟收入的差異而導致日益明顯的族群對立,注意到在一些國家中正在進行的少數族群獨立分裂運動,這些分裂運動又往往與宗教沖突和恐怖主義襲擊聯系在一起。如果進行詳細統計的話,把在這些種族、族群沖突中死亡的人數累積相加,絕不少于一場正規戰爭中的死亡人數。(注︰例如1991年世界上爆發的37起軍事沖突當中,35起是國家內部沖突,其中絕大多數可以被看作是族群沖突(參見Eriksen,Thomas Hylland.Ethnicity and Nationalism:Anthropological Perspectives.London:Pluto Press,1993.2)。)

   在以人類社會為研究對象的各個學科當中,社會學是一門關注社會發展變遷、研究社會現實問題的應用性很強的社會科學學科,當今人類社會種族、族群關系發展的客觀形勢也必然使得社會學家們對于種族和族群問題的研究越來越重視,並使之逐漸發展成為社會學的一個核心研究領域。本文將介紹族群社會學這個研究領域在社會學學科中的位置,說明目前中國需要發展這一研究專業方向的必要性與緊迫性,介紹西方社會學在這個領域的主要研究內容與方法論的特點,討論從西方社會學的研究成果中我們所能夠借鑒的知識,並且對我國的“族群社會學”這個研究方向應當包含哪些方面的內容提出建議,最後對中國“族群社會學”今後可能開展的研究工作提出了一些不成熟的設想,以供同仁們參考。

   

一、族群社會學在社會學學科中的位置

   

   種族與族群社會學(Sociology of Race and Ethnicity)作為社會學的一個研究領域,在歐洲和美國的許多大學里已經有了相當長的歷史。應當說早在“社會學”這個名稱正式產生之前,許多著名學者在他們的研究中就討論過人類社會中的種族、族群問題,後來在一些大學便開始開設專門講授族群問題的課程。到了20世紀的五六十年代,隨著西方社會種族、族群問題的日益嚴重,種族和族群研究則進一步發展成為歐美各大學社會學系中的一個專業方向,並形成了一個專門以社會學的視角和方法來觀察研究種族和族群問題的研究領域。在全國性的美國社會學會(ASA)下設有十幾個專業委員會,其中一個是“種族與少數族群研究”委員會。在每年舉行的美國社會學年會中,至少要安排一個分會場來討論“種族與少數族群研究”這個專題。現在幾乎所有出版的社會學概論教材中都有論述“種族與族群”的專門章節。從這些方面可以看出這個專業方向的發展規模與重要性。

   現在美國每個年度都專門編輯出版種族、族群關系的統計匯編和專題文集《Race and Ethnic Relations》(Annual Editions),國際上也發行許多主要從社會學角度研究種族、族群問題的雜志,其中最有影響的是英國出版的學術期刊《Ethnic and Racial Studies》,美國與社會學相關的4種主要雜志每年都發表相當數量與種族、族群相關的文章。在國際社會學界,“種族與族群”這個專業研究領域經過了半個多世紀的發展,已經比較成熟,在理論上、方法上都形成了獨自的系統和特點,而且形成了一些自己的傳統研究專題。

   由于歷史的原因,中國社會學學科的發展在20世紀50年代初期之後曾一度停頓,直至70年代後期才著手籌備重新恢復這個學科。從80年代發展到今天,許多在50年代之前就已有一定基礎的社會學傳統研究領域如社會發展理論、家庭婚姻、勞動、人口、社會分層、越軌和犯罪、社會組織、企業與經濟活動、社會福利與保障、社會心理學等等在新的條件下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復和發展。但相比之下,80年代以來我國社會學者對于族群關系問題的研究還是有限的。中國解放前雖然一些有社會學專業背景的學者從事過少數族群的研究(如李安宅、吳澤霖、費孝通、林耀華等),但是他們的研究與當時的民族學、人類學、邊政研究等常常交叉在一起,在理論和方法論方面還尚未形成一個比較系統的獨立研究領域。當族群社會學這個專業在50年代和60年代興起于西方各國時,由于我國當時政治條件的限制而沒有能夠將其及時介紹到國內來,所以,族群社會學這個專業直至80年代後期在我國還沒有真正形成。中國少數族群總人口具有相當的規模,在2000年佔全國總人口的8.4%,政府設置的“民族自治”地域約佔全國陸地領土面積的64%。由于各種歷史原因,特別是近兩個世紀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在中國和周邊地區的侵略擴張活動,我國邊疆地區在族群關系方面存留著一些復雜和敏感的問題。而無論縱觀我國幾千年的歷史還是總結當代前蘇聯和東歐各國的經驗看,族群關系處理得如何,將直接關系到我國的族群團結、國家統一、社會穩定、經濟發展乃至文化創新等一系列重大問題。由于我國從事族群研究的學者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一度缺少與國外學術界的交流,對國外族群社會學理論和方法方面的新發展了解較少,所以非常有必要將國外族群研究的相關理論和方法介紹到國內來,以促進國內的研究工作和學術研究水平的提高。我們相信通過大家的共同努力,可以使族群社會學(或稱“民族社會學”)逐步在我國社會學的領域內成為一個在理論、方法和應用等方面都有很大發展潛力的新的專業研究方向。

   此外,我們雖然在對族群關系的研究中很注重社會學的研究視角和研究方法,但是在理論和方法上也大量借鑒了其他學科的知識和經驗,這就使得這個專業方向在一定程度上帶有交叉學科的特點。近年來許多有學術深度、具有創新前沿意義的科學研究在其研究領域、研究方法上都或多或少帶有學科交叉的特點。交叉學科的興起,標志著人類認識的拓展及深化,標志著在西方傳統教育體系中相互分隔、支離破碎的各部分知識正在逐步打破學術壁壘,相互交織融匯成為一個新的知識系統,學術研究既有它的兼容性,又有它的貫通性。近來一些西方學者也已經注意到了學科發展中的這一發展趨勢。[1](P267)

   自1988年春季開始,北京大學社會學系為研究生開設了“民族社會學”這門課程,90年代“民族社會學”被列為北京大學社會學碩士和博士招生的專業方向之一。就“民族社會學”這個專業領域而言,稱其為“族群關系的社會學研究”或“社會學的族群關系研究”更為合適,它所注重的是如何運用社會學的理論和方法去研究社會上的族群現象和族群關系。

   

二、當今世界與中國都需要發展族群社會學

   

   現在世界上已經不存在純粹的單一族群國家,絕大多數國家都是多族群(種族)國家。隨著經濟和勞動力市場的全球化,跨國遷移人口和在其他國家工作的勞動者的數量越來越大,加上安置戰爭難民等等,許多國家的少數族群人口在顯著增長,二戰後的西歐各國就是典型例子。

   由于各種歷史原因,這些多族群國家中各個種族、族群在社會、經濟、文化等方面的發展是不平衡的。隨著社會的發展、交通通訊的發達、國際市場的競爭,每個國家內部各個地區在行政管理、資源利用、經濟活動、治安法制等方面的整合或一體化也在不斷得到強化,這種強化使得各個族群之間的相互接觸日益增多,利益沖突也日趨激烈。我們可以注意到,近10年來世界上許多地方的社會沖突和內戰都多多少少帶有族群矛盾的背景,如前蘇聯各加盟共和國之間的沖突、前南斯拉夫聯盟各個地區的內戰、英國的北愛爾蘭問題、西班牙的巴斯克分裂運動、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之間的戰爭、中東各國的庫爾德人問題、加拿大的魁北克獨立問題、斯里蘭卡的泰米爾“猛虎”組織獨立運動、印度尼西亞的亞齊獨立運動、南非的種族沖突等等。其中有些沖突不僅破壞了當地的社會結構和經濟基礎,而且造成大量流血事件和生命損失,在人們心中留下的心理創傷和相互間的仇恨將延續幾代人,這給未來的社會重建與經濟發展種下了不安定的種子。也正因為如此,族群關系研究才越來越受到世界上眾多國家政府和學術界的高度重視。

   人類歷史上曾經產生過幾個文明古國,如古希臘、巴比倫、埃及、瑪雅、印度、中國和古羅馬,這些文明古國在科學技術、冶金、建築、哲學、算學、天文、醫學、文學、藝術等領域的成就都曾輝煌一時。中世紀以後,又崛起了幾個強大的多族群帝國,如奧斯曼帝國、奧匈帝國、沙皇俄國、大清帝國等。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伴隨著奧斯曼帝國、奧匈帝國和其他傳統王國的逐步解體,歐洲建立了一系列民族國家。至20世紀中葉,在這些歷史上延續下來的多族群大國當中,保存下來的只有兩個︰蘇聯和中國,它們分別繼承了沙皇俄國和清王朝所統治的多族群政治實體。俄國和中國分別經歷了無產階級革命,推翻了帝制,雖然在動蕩中都有部分國土分離出去(如俄國當時的波羅的海三國和芬蘭、中國的外蒙古),但是仍然大致保持了歷史上承襲下來的多族群政治實體,而且在共產黨的領導和計劃經濟的體制下加強了各族群之間的政治、經濟和文化聯系。

   隨著近年來社會主義國家在經濟和政治體制方面開始實行“體制改革”和對外開放政策,中央政府的行政控制力量在減弱,而地方政府的政治和經濟自治權力得到加強,地區之間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和差距越來越大,原有的意識形態控制也在不斷弱化,這就使民族主義思潮的產生在政治上、經濟上具有了一定的土壤和發展條件,也使得有些族群中的部分人提出了建立“民族一國家”(nation-state)的分裂主義要求。當基本意識形態和政治體制發生重大變化的時候,再加上境外政治和宗教勢力的推波助瀾,在20世紀90年代初期導致了一系列的原社會主義多族群國家的解體︰如蘇聯、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等。

如果說19世紀資本主義工業革命在歐洲造就了第一批“民族—國家”;20世紀初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及之後的國際政治發展使歐洲的幾個多族群帝國解體並造就了第二批“民族—國家”;第二次世界大戰後,

作者︰ 馬戎 責編︰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