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傳統文化與生態文明構建

2017年11月01日 04:15:13 來源︰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2016年03期

    黨的十八大報告明確指出要“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1]城鄉一體化是我國現代化和城市化發展的一個新階段,最終目的是要實現整個城鄉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生態文明建設的目標及要求貫穿于城鄉一體化建設過程的始終,對城鄉一體化建設中的生態文明進行形而上的思考,以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生生之德、勤儉持家、道法自然等觀念指導現代人的生存觀、生活觀和發展觀,是進一步推進生態文明建設以及城鄉一體化建設必要的理論準備。

    一、在城鄉一體化建設中,以“生生之德”的中國傳統文化重構現代人的生存觀

    所謂生態文明實質上就是對人類自身生存方式的反思與建構。人的存在首先是自然性存在,人類創造的文明永遠是建立在自然生態基礎上的,無論科學如何進步,離開自然就不會有純粹人類的文明。工業文明以來,越來越多的農業國家進入了工業化國家行列,大機器帶來的大規模生產代替了原始的手工業生產,工場升級到工廠。由于科技理性的發展,人們似乎忘記了自然生態對人類文明的基礎性地位,高揚人的生存地位,無視對自然環境的破壞和影響,提出“人定勝天”的荒謬口號等。在人類無限制的城市化過程中,人類現代化的生存方式被放大,被追求,而田園牧歌般的鄉土生活,人類自然的生存方式被忽視,被貶斥。原材料、商品市場、資本的爭奪把更多國家卷入了全球化的浪潮。人口數量是殖民戰爭有力的後盾,同時也是源源不斷勞動力的保障,更多的人口必然會對自然帶來壓力。市場化的運作讓資本家以謀取暴利為第一目的,無論是“奶農倒奶事件”還是“圈地運動”,這些都是不符合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原則的,金本位的價值觀導致了更多的資源被浪費,多數人的舒適生存權利被少數人剝奪,而自然壓力卻沒有因此而得到緩解。人類現代化的生存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自然萬物的生長,破壞了動植物的生存,也影響了人類自身的生存環境。一個時期以來,似乎城市化率越高社會越進步,文明程度越高。在許多國家的發展中都是大量的農村人口涌向城市,造成了對自然環境的巨大破壞,而現代科技理性的光輝對廣大鄉土社會關照不夠,對自然萬物的生存環境也關照不夠。

    在西方哲學的本體論思維中,古希臘的先賢們在樸素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立場上就開始了自然物質存在與精神存在何為本體的論爭,到了近代研究抽象存在的人本主義哲學逐漸佔了上風,人的社會存在、精神存在的價值逐漸被放大,被提高,而自然性存在的價值被忽視,被貶斥。特別是近現代以來,西方社會用抽象的人的存在去解釋自然,解釋社會,如存在主義用人的“自為的存在”,唯意志論用“人的權力意志”,人格主義用“抽象的人格”,實用主義用“人的經驗”等等作為世界的本原,解釋自然、社會、宗教等等,其結果表現為人的純粹精神性存在、社會性存在地位的提升,人成了脫離自然、超越自然的某種聖物的存在。因此,在人類的城市化進程中就表現為,以人為本構建現代化的存在方式,以最大限度地滿足人的物質需要與精神需要,建設現代化住宅、現代化的交通、盛行現代化的娛樂消費,而根本無視自然界的承受能力,也無視城市化進程給人的自然性生存的環境造成的破壞。

    中國傳統文化的智慧早就告訴人們,人類社會的文明是效法天地自然的好生之德,天的德性是陽光雨露滋潤萬事萬物,地的德性是負載萬物,人們應該學習天地自然,厚德載物的生生之德。傳統的生活方式都有中國人尊崇自然的影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歸。吃時令果蔬,合天地之規,這些都是古代中國人尊崇自然的體現。所以人類的生活應該與自然和諧相處,過簡樸的生活。ヾ在老子的觀念中,一個社會達到治理的極致,就是民眾安其居、美其服樂其俗,民眾不必為了謀生遠走他鄉。一言以蔽之,理想的社會狀態是越簡單越好。ゝ

    中國改革開放和大規模工業化之前,我國的許多小城鎮仍然保持著古樸的民風、民情,具有古樸自然的美。在改革開放初期,社會學家費孝通先生倡導“小城鎮是大問題,不宜建設大的都市和都市帶”,[2]提出農民“離土不離鄉”的觀點。現代社會的城鄉一體化建設,無論是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的城市社區,還是建設現代化的農村鄉鎮,用生態文明的尺度去衡量,就是要實現天人合一的理想,就是要使自然環境適合人類永續生存,人類社會能夠永續生存,達至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生生之德”的理想狀態。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中國提出“生態文明”的發展戰略,提出“天藍、地綠、水淨”的目標,應該是對中國傳統文化中崇尚自然的生存觀的歷史性回歸和提升,在城鄉一體化建設中,我們要堅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生態文明理念,堅持在自然性生存觀這一本體論思維的基礎上,重塑現代中國人的生活觀和發展觀。

    二、在城鄉一體化建設中,以“勤儉持家”的中國傳統文化重塑現代人的生活觀

    所謂生態文明實質上是強調人類社會的生活理念與生活方式的科學性和可持續性。在史前社會人類對生活價值的認識是在“自然崇拜”的基礎上產生的,人們對自然的崇拜首先是對人類自身自然性狀的崇拜,表現為樸素的“生殖崇拜”的觀念。人類需要大量的生殖繁衍,而聚群部落式的生活方式是人類在自然界生存發展的根本保障。在自然崇拜的基礎上進一步產生了“圖騰崇拜”、“聖物崇拜”、“偶像崇拜”,人類在對自然價值肯定的同時也是對人類自身價值的認可。原始社會的生活方式,以及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究其本質而言是原始社會自然狀況影響下的人的自覺反映。自然經濟時代雖然已有了城鎮化獨特的政治、經濟、文化活動,但人類社會生活仍表現出遵從自然的價值取向。人類社會在數百年乃至上千年的社會生活中創造了不同形態的文明,但是人類特有的文明形態皆與自然生態環境能夠和諧共生,自然生態系統可以滿足傳統城鎮化過程中人類對食物、水、能源的需要和廢棄物的處理。正是不同地域的人類文明與自然環境的和諧相處,才創造出不同國家、不同民族豐富多彩的文化和社會生活,形成了不同的生活態度、生活價值觀念和民族性格。中國幾千年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黃色文明造就了祖先崇尚自然、勤儉持家的生活品格。早在戰國時期孟子就提倡勤儉治國的思想,孟子曰︰“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饑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3]以此要求統治者考慮讓蒼生黎民也受惠于統治階級的勤儉。

    工業社會以來,理性與科技力量的強大導致了人類對自身文明的盲目自信,資本與市場結合的效應不斷促使人類的消費欲望高度膨脹,而城市化進程造就新的社會文明在世界範圍內急劇擴張。過去的一個世紀,大規模的工業化和城市化運動和人們日益增長的高消費生活正在加劇地球自然平衡的破壞,人類作為一個物種已經使自然環境發生了前所未有過的改變,一個新的歷史時代已經開始。正如文化歷史學家托馬斯•貝利(Thomas Berry)所說︰“我們已是地球演進過程本身的一部分。”[4]從生態文明的價值論上我們需要重新審視我們的生活理念與生活方式。然而,我們並不具備在已經改變的生態環境面前,保持人類持續生存的指導思想和理念。生態文明之于現代人生活的價值意義就在于以可持續的發展理念指導人類社會的生活方式。當過度消費、盲目消費成為整個社會日常生活的基本形態,那麼勤儉持家的生活理念就顯得尤為寶貴。生態文明視野中的勤儉持家,是將中國傳統文化中樸素的生活消費觀賦予其現代意義。在充分滿足現代人正常生活消費的基礎上更加注重消費的合理性以及未來生活的可持續性。

    我們要特別重視汲取中國傳統文化的寶貴精華,培育我們科學的消費觀和生活觀。城鄉一體化建設中如何協調城市消費與鄉村消費的巨大落差成為當前社會生活的一大難題,大都市以及小城鎮的生活觀念與廣大鄉村的生活消費認知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差距的產生既有長期形成的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的經濟原因,也有城鄉居民不同的社會文化生活觀念。以生態文明的視角考量城鄉一體化建設,關鍵需要城鄉居民生活觀念的協調一致。城市化並不是簡單地將一個農民改變為城里人,更不是讓他具有現代城里人的生活觀念、消費觀念,而真正要改變的反而是現代城里人的消費觀和生活觀,因此,從生態文明的價值論上思考,以“勤儉持家”的中國傳統文化重塑現代人的生活觀則顯得尤為重要。

    三、以“道法自然”的中國傳統文化創新現代人的發展觀

    所謂生態文明實質上關注的是人類社會持續發展的基本規律與主要路徑。我們追求人的自由全面的發展,而這取決定于人類社會的持續健康發展,而人類社會的發展又是以自然世界的正常發展為前提的。從認識論上來說,科學認識是基于對自然、社會、人類思維認識的總和,生態文明是人類的一種高級文明形式,是建立在對自然、社會、人類思維認識總和的基礎之上的,但人們所有的規律性認識都是以對自然規律的認識和把握為前提的。也就是說,只有在“道法自然”的基點上我們才可以創新現代人的發展觀。

    “道法自然”一詞出自于春秋時期老子的《道德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5]意指一切萬物都孕育于自然之中,表現出了古人對自然的敬畏。戰國時期道家傳承人莊子又提出了“天人合一”的概念,後被漢代董仲舒發展為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體系,並以此構建了中華傳統文化的主體,而這一古老的認識論思想,對今天的城鄉一體化及其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大意義,可以創新現代人的發展觀。

    創造親自然、重和諧的全面發展觀。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符合自然生態法則是城鄉一體化發展的基本要求。現代人生活水平的提高對自然產生越來越多的依賴,大排量消耗的高檔汽車,珍稀動物皮毛制成的時裝,奇珍異獸拼成的饕餮盛宴,無一不預示著人類要把尊貴和奢侈進行到底,但奢侈消費並不是人類生存的剛性需求。為了追求利益,商家挖空心思地獵奇,媒體吸引眼球的宣傳對現代人的文化及消費價值觀造成了巨大的扭曲。在城鄉一體化建設中,媒體的導向,商家的宣傳,以及消費者自身的認識應朝著更有利于親自然、重和諧的方向去發展。

    創造保生態、可持續的全面發展觀。保持自然生態平衡,使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是城鄉一體化建設的基本要求。按照新型經濟增長方式的要求,人對自然、社會、人類文明的認識要發生較大的變化,傳統的生產方式和粗放型的經濟增長難以再讓70億人和諧永續地生活在地球上,遵循人類可持續發展的科學生產觀是我們的當務之急。在新的城市化建設和新農村建設中,要遵循生態系統是有限的、有彈性的和不可完全預測的原則,要綜合利用自然資源、人力資源,形成生態化的城鎮一體化的工業化、產業化體系,使生態產業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源泉。物質產品的生產,在原料開采、制造、使用至廢棄的整個周期中,對資源和能源的消耗最少、對環境影響最小、再生循環利用率最高。

    創造保差異、促協調的全面發展觀。保持物種共生平等、協調發展也是城鄉一體化建設的基本要求。物種的和諧共生是人類生存發展的必要前提,人類並不是地球唯一的主人,我們無權剝奪任何一個物種生存的權利,作為地球生物鏈的最高端,人類有責任也有能力讓地球上的任何物種都能健康協調地發展。物種滅絕的過程是一個不知不覺且無法逆轉的過程,當每天生物都以正常一千倍的速度滅絕時,我們沒有理由再坐視不管,任其惡化。在城市化運動和新農村建設中,我們人類將會獲得更多自由和全面發展的權利,但人類在享受其他物種所不曾享受的發展權利同時,更應該承擔起促進和保護其他物種生存和發展的責任,這也是符合人類自身生存和發展利益要求的。體悟自然是人類生命的依托,自然的消亡必然導致人類生命系統的消亡,尊重生命、愛護生命並不是人類對其他生命存在物的施舍,而是人類自身進步的需要,把對自然的愛護提升為一種不同于人類中心主義的宇宙情懷和內在精神信念。

    總之,在城鄉一體化建設中,我們應當樹立既滿足人類自身需要又不損害自然的生存觀、生活觀和發展觀,提倡“自然存在”、“有限福祉”、“和諧發展”的生存方式、生活方式和發展方式。無論是現代化的城市生活還是自然古樸的鄉村生活,人們理想的追求不再是對物質財富的過度享受,而是一種既滿足自身需要,又不損害自然;既滿足當代人的需要,又不損害後代人需要;即滿足生理需要,又滿足心理和社會需要的生活;是一種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人之間和諧發展的現代文明生活。

    注釋︰

    ヾ“小國寡民”出自老子的《道德經》第八十章。小國寡民就是以較少的人口組成國家,人均資源佔有量更多,生命和人權更受到重視,消除奴役和戰爭,過著安居樂業的生活。

    ゝ“使民重死而不遠徙”出自老子的《道德經》第八十章。重死即看重死亡,即不輕易冒著生命危險去做事。

原文參考文獻︰? [1]胡錦濤.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N].人民日報,2012-11-18. ?? [2]費孝通.小城鎮 大問題[J].望周刊,1984,(5)︰25. ?? [3]傅佩榮.《孟子》新解[M].上海︰譯林出版社,2012.121. ?? [4]轉引自鐘興國.從《第五項修煉》到學習型政黨[M].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2010.7. ?

作者︰ 平章起 史洋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