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從“烏托邦”到“科托邦”的飛躍 ——高放教授訪談錄

2017年11月01日 04:20:15 來源︰ 《哲學原理》2017年02期

    黃帥︰2016年12月是近代社會主義思想創始人英國人托馬斯•莫爾所著《烏托邦》一書出版500周年紀念。習近平總書記于2013年1月5日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研討班上的講話中指出︰“從提出社會主義思想到現在,差不多500年時間”,“社會主義作為一種社會政治思潮,由來已久。1516年,英國人托馬斯•莫爾發表《烏托邦》一書深刻揭露資本主義原始積累過程中的悲慘景象”,“同時描繪了一個沒有剝削壓迫、人人平等的理想社會。這本書被稱為社會主義的開山之作”。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傳開後,全國當即涌現了宣傳和學習世界社會主義500年的熱潮。同年5月,北京衛視開始播映50集電視政論片《正道滄桑——社會主義五百年》,2014年1月又出版由中共中央宣傳部理論局組織專家編寫的《世界社會主義五百年》。您當時也在《北京日報》和四川的《黨政研究》先後發表《社會主義五百年歷史答問》和《世界社會主義五百年縱橫談》。中國工人出版社約請您主編一套“世界社會主義五百年歷史人物傳略”,共有20冊,您精選了25位歷史人物,這套書您已經送給我拜讀了。今年秋後,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將推出您主編的“世界社會主義歷史叢書”四卷本。為紀念《烏托邦》出版500周年,我也寫了《莫爾烏托邦社會主義理想及其時代價值再認識——紀念<烏托邦>發表暨世界社會主義500年》,將在重慶《探索》雜志發表。在學習《烏托邦》的過程中,深感關于這本經典名著還有許多宏觀和微觀方面的大小問題,需要進一步探討,以加深對世界社會主義的理解。在微觀方面,我們已經探討了《烏托邦》為什麼不用近代英文而用古拉丁文寫成等八個問題,整理成《<烏托邦>細節軼事考辨》一文,將在華中師範大學主辦的《社會主義研究》發表。今天我們再探討《烏托邦》一書宏觀方面的五個問題。

    高放︰《烏托邦》一書我讀過好多遍,搜集到我國先後出版的20種中譯本(其中台灣有四個版本)。1956年我國剛出版戴鎦齡的譯本,我就買到讀過。1958年我國掀起“三面紅旗運動”(即“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時,全國出現聲勢浩大的要“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熱潮。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一本《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論共產主義社會》的書。記得當年秋後,我和我們系的本科學生一起到河北省遵化縣參加人民公社運動,村里貼有這樣的標語︰“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通往共產主義的橋梁。”當時我頭腦發熱,下鄉參加人民公社運動前,為了配合並推進人民公社運動,我獨自趕緊選編了《論共產主義公社》一書,主要是摘編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的言論,在附錄中第一篇我就是從《烏托邦》一書選錄了關于談共產主義社會景象的內容39頁之多。此書近18萬字,于1958年7月由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9月又出第2版,累計印數143233冊,有較大社會影響。以後我在開設“世界社會主義思想史”、主編《社會主義思想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7年出版)時,又多次再讀此書。此書的確內容豐富,影響深遠,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上多次都閃現過它的身影。當今重讀,溫故知新,多有感受。你還需要弄清的問題,除了微觀方面的問題之外,宏觀方面的重大問題可以一一提出,我們一起共同探討。

    把烏托邦社會主義譯為空想社會主義是否精準

    黃帥︰關于烏托邦社會主義還涉及一個在中文里如何精準翻譯的問題。恩格斯的經典名著《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這是按照恩格斯1883年德文版的書名翻譯的。其中“空想”一詞據說在德文版中就是用“烏托邦”,難道烏托邦就是空想嗎?純粹空想的東西怎麼能發展為科學呢?烏托邦既然有合理的理想、合理的科學因素,為什麼不譯為理想社會主義呢?

    高放︰多年前我查過《牛津英文辭典》,從其釋意中可以體會到“烏托邦”一詞有雙重含義︰其一,空想(dream,fantsy);其二,理想(ideal)。前者是貶義,後者是褒義。中文譯為“空想”社會主義,顯然是取其貶義,這樣的確會引起誤會,或者令人費解。有的學者認為空想社會主義的譯法是起源于日文,中國人是把日文使用的“空想社會主義”移植到中文中來。實際情況未必如此。1978年8月簽署《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時我也跟著電台廣播學過一點日文,在日文中既有用日文假名音譯“烏托邦”一詞,也有用中文譯為“空想”或“理想”的。看來“空想社會主義”的譯法是我們中國人自己選譯的。

    20世紀初,我國書刊中在翻譯外國人寫的或自己寫的文稿中用過“空想社會主義”或“理想社會主義”兩種說法。1920年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選用了“空想社會主義”的譯法。我們中國人自己也有把烏托邦社會主義譯為“理想社會主義”的。例如,1912年6∼9月上海《新世界》期刊連載的施仁榮譯《理想社會主義與實行社會主義》,就是恩格斯著《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我還收藏有一本1924年10月商務印書館初版的孫卓章著《社會主義史》,書中第一章標題就是“理想社會主義”,章內分為三節,分別評介柏拉圖、穆爾(即莫爾)、康拔列納(即康帕內拉)三個人。評介莫爾時說︰“穆爾內一理想島,建設理想制度。”[2]書中評介聖西門、傅立葉和歐文時認定他們是“科學社會主義的先驅者”[3],是“理想社會主義者”[4],從未用“空想社會主義”或“空想社會主義者”。孫卓章寫的這本《社會主義史》是作為王雲五主編的“百科小叢書”的一種普及讀物出版,在1924年10月初版後,又在1926年11月再版,1933年10月又出“國難後第一版”。可見其社會影響較大。書中一直用“理想社會主義”而不用“空想社會主義”,這顯然是從褒義來肯定烏托邦,這比用“空想”作為貶義來界定烏托邦,確實要更好些。可惜我國後來通用“空想社會主義”。近三年來,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約請我主編一套四卷本的“世界社會主義史叢書”。我設計的這四卷本的書名分別為︰《社會主義思想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社會主義運動從理論到實踐的轉變》《社會主義制度從一國到多國的演進》和《社會主義革新從地區到全球的拓展》。第一卷書稿約請我們學院蒲國良教授撰寫。他在寫作中就遇到究竟沿用“空想”或者改用“理想”的問題。我們認為,馬克思、恩格斯的科學社會主義與空想社會主義存在批判、繼承和創新三重關系,如沿用“空想”,是從批判而言,如改用“理想”則是從繼承出發,是各執一端,都有所偏頗。經過我們商定,不如就按恩格斯原文,采用《社會主義從烏托邦到科學的發展》為好。這樣就兼具貶義和褒義雙重涵義,給予“烏托邦”以全面的精準的歷史定位。

    能否說馬克思、恩格斯也曾經受到烏托邦社會主義的影響

    黃帥︰馬克思、恩格斯在創立科學共產主義理論前,是否讀過烏托邦社會主義的著作?他們在接觸烏托邦社會主義之初是否就認清了烏托邦社會主義的空想性質,就開始批判烏托邦社會主義呢?

    高放︰這個問題很敏感。不要為尊者諱,為賢者避。我們要從歷史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地來考察這個問題。我認為從1842至1844年,馬克思、恩格斯在參加工人運動、階級斗爭和從事科學研究的基礎上完成了三大轉變,即轉變了階級立場、哲學觀點和政治觀點——從資產階級知識分子轉變為無產階級知識分子,從唯心主義者轉變為唯物主義者,從革命民主主義者轉變為共產主義者。他們也曾經受過烏托邦社會主義的影響,但是在他們思想歷程中並沒有經歷過烏托邦社會主義階段,並不是從烏托邦主義者轉變為科學社會主義者。但是他們早年讀過烏托邦社會主義著作。根據史書記載,馬克思、恩格斯于1842年10月至1844年8月,先後閱讀了聖西門、傅立葉、歐文、巴貝夫、卡貝、德薩米、勒魯、魏特林等人的著作,汲取了他們著作中對資本主義社會矛盾的深刻揭露和對未來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理想社會的合理論述。

    恩格斯從1843年11月起至1845年4月上旬,還為英國歐文派社會主義刊物《新道德世界》撰稿。該刊于11月4日和18日第一次發表恩格斯寫的《大陸社會改革運動的進展》,反映了歐洲大陸社會主義運動的最新動態。馬克思于1845年2月2日在巴黎會見法國著名空想社會主義者培•卡貝,他們交談甚歡。1845年3∼5月間,馬克思、恩格斯曾經與出版商洽談在德國出版一套“外國杰出社會主義者文獻叢書”,他們還擬就了大綱,聖西門、傅立葉、歐文等人的論著都在他們選編之內,後因出版商未同意而作罷。恩格斯還于1845年底把他從法文翻譯的《傅立葉論商業的片斷》發表在《1846年的德國公民手冊》中,並且加上前言和結語。

    經過恩格斯介紹,馬克思終于結識了英國最有影響的空想社會主義大家羅•歐文。馬克思後來與歐文有過多次交往。歐文向馬克思介紹了他在自己創辦的工廠中減免對工人的剝削,以按勞取酬原則給每個工人發放與其勞動等值的勞動券,然後工人憑這種不同數量或面值的勞動券到倉庫中領取其所需要的生活必需品。這樣就可以取消商品、貨幣、市場,免除了商業的中間剝削。這種新舉措給馬克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深邃的思考和深遠的影響。以至于馬克思于1875年在《哥達綱領批判》中提出這樣的設想,即在無產階級掌握政權、消滅資本主義私有制和階級對立、進入共產主義社會第一階段後,就可以實現無貨幣、無商品、無市場的“三無”社會。全社會實行按勞分配原則時,就可以取消貨幣、商品和市場,采取分發給勞動者與其勞動等值的勞動券,然後勞動者憑此勞動券到社會倉庫領取其所需的生活必需品。實踐證明,歐文在他自辦的工廠能夠做到的事在全社會是無法實現的。在社會主義階段還必須保留貨幣、商品、市場,給勞動者發放工資和獎金,由他們到市場選購所需的各種商品,這是最簡便又最實用的分配、流通和消費的途徑。

    恩格斯受空想社會主義的影響也是明顯的。尤其是1845年2月8日發表的《在愛北斐特的演說》。他面對家鄉人民的這篇激情的長篇演說具體描繪了共產主義社會的情景。他說共產主義社會“在生產和分配必要的生活資料的時候,就不會發生私人佔有的情形”,“在共產主義社會無論生產和消費,都很容易估計”。恩格斯在這個演說中明確表示贊成歐文的主張,在城市建造大公寓,擁有現代最好的設備,如集中供暖設備,各戶可以不必自生火爐,每一處公寓可住兩三千人,附有大花園等,可以享有共產主義幸福生活。他認為要達到共產主義必須采取三項措施︰第一,由國家出資為一切兒童實行免費教育;第二,全面改組濟貧所,安排所有失業者;第三,由國家實行統一的累進稅,多征收收入高的富人的稅。實際上只靠這三項措施根本無法實現共產主義。

    1958年我在選編《論共產主義公社》一書時,還從恩格斯《在愛北斐特的演說》中摘錄了近9000字,加上《恩格斯論共產主義社會的情景》的標題收入書中。當時我明知恩格斯此文有空想社會主義色彩,但是我在本書中還選錄了莫爾著《烏托邦》等多篇空想社會主義的名著,所以也把恩格斯的文章選編進去。再舉一例,恩格斯在1872-1873年發表著名的《論住宅問題》,其中也受到歐文的影響。他只贊成在社會主義社會中由國家修建公有制的大公寓,分配給職工居住,反對職工自建住宅,認為住宅私有化是小資產階級蒲魯東主義的觀點。實際上個人住宅是高檔生活資料而不是生產資料,它和小轎車等高檔生活資料一樣,理應可以歸個人所有。歷史上蘇聯和我國都曾經教條式地照搬恩格斯觀點,所以長期難以解決職工住宅問題。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打破了這個教條,住宅問題就迅速大為緩解了。盡管馬克思、恩格斯在局部問題上也受過空想社會主義的影響,但是在總體上他們批判了烏托邦空想社會主義,創立了科學社會主義,使人們對社會主義的認識發生了質的飛躍。應該看到,科學社會主義與烏托邦社會主義存在著繼承、批判、創新三重關系。  烏托邦社會主義如何發展為科學社會主義

    黃帥︰您剛才講到,科學社會主義與烏托邦社會主義存在批判、繼承和創新三重關系,這是很簡要的,同時令人印象深刻的概括。能否再進一步用最簡要的語言文字分別具體說明這三層關系?

    高放︰其實恩格斯在《社會主義從烏托邦到科學的發展》這部經典名著中已經對這三個問題作了精闢的回答。他這樣概述烏托邦社會主義300多年的發展︰“在16世紀和17世紀有理想社會制度的空想的描寫(這就是指1516年莫爾的《烏托邦》和1623年康帕內拉的《太陽城》——引者注)”,“而在18世紀已經有了直接共產主義的理論(摩萊里和馬布利)。”“後來出現了三個偉大的空想主義者(聖西門、傅立葉和歐文)。”[5]恩格斯對這些空想社會主義者的優缺點都有具體評述,我就不詳細摘引了。

    簡而言之,馬克思、恩格斯批判了烏托邦的空想,包括︰第一,批判他們的唯心史觀,不能從人類社會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發展的規律來論證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的必然性;第二,批判他們未能揭示資本主義剝削與壓迫的本質,不能論證資本主義為何必然滅亡;第三,批判他們不認識無產階級及其政黨的歷史使命,未能指出只有依靠社會主義政黨的正確指導與工農大眾的階級斗爭、建立人民政權才能逐步建設社會主義,批判他們各種改良主義的方案以及幻想依靠達官貴人和天才人物首先解放全人類進而解放無產階級的英雄史觀;第四,批判他們對未來理想社會種種不切實際的空想,如平均主義、禁欲主義,批判他們在生產力水平低下情況下就急于消滅資本主義私有制實現生產資料公有制和按需分配,把低水平的平均主義、禁欲主義的生活視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生活正常態。

    在各個空想社會主義者的代表作中還有各自的錯誤觀點。例如,在莫爾的《烏托邦》中,沒有認識到生產資料與生活資料的區別,把作為個人生活資料的住房也全部公有化,為清除住房差別所以公有住房每十年要抽簽換一次。《烏托邦》還保留奴隸制度,把犯有重罪的人貶為奴隸,身上要披戴金銀器物,以示懲罰,宰殺牛羊等髒活全由奴隸來干,這是對奴隸人格的侮辱和對某種勞動的歧視。烏托邦人雖然民主選舉產生各級行政領導人,但是最高的“烏托普王”卻是終身制的,實際上是終身的君王。烏托邦人還歧視婦女,婦女犯有通奸罪者要處以死刑。近現代文明國家的刑法都沒有懲治通奸罪,而是將其視之為道德問題。烏托邦人還對外建立殖民地,如遇到反抗則要出兵討伐。可見,盡管《烏托邦》最早描繪了理想的共產主義社會,然而也還有不少不合理之處,我們要善于明辨是非,具體分析,不要把它完全理想化了。

    黃帥︰那麼,科學社會主義在哪些方面繼承了烏托邦社會主義的合理的科學的因素呢?能否簡要概括幾點?

    高放︰馬克思、恩格斯不僅批判了烏托邦社會主義的空想,而且更重要的是繼承了烏托邦社會主義的種種合理的科學因素。第一,繼承了先賢們對資本主義制度深刻而生動的批判。例如《烏托邦》揭露了資本主義“羊吃人”的罪惡本質,莫爾留下的不朽名言是︰“我認為任何國家只要存在私有制,只要把金錢作為衡量一切的標準,那里就不可能有公平正義和太平盛世。”[6]如前所引,恩格斯于1876年寫作《反杜林論》時曾經說過︰350年前,莫爾就已經提出了公平正義的要求。這表明莫爾提出的消滅資本主義私有制以實現社會公平正義對科學社會主義的形成是有直接影響的。第二,在經濟方面,科學社會主義繼承了烏托邦社會主義提出的實現社會財富公有制、實行公平分配(按勞分配或按需分配),取消商品、貨幣和市場,勞動者付出勞動之後領取與其勞動等值的勞動券,到社會倉庫領取勞動者需要的與勞動等值的各種生活用品,到共產主義高級階段則可實行“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第三,在政治方面,科學社會主義繼承了烏托邦社會主義者巴貝夫、布朗基等人主張的暴力革命、實現無產階級專政民主的思想,以及眾多烏托邦社會主義者崇尚、主張的由公民民主選舉各級領導人並對之實行民主監督,領導人不享有特權,不稱職者可隨時罷免,不搞個人集權制、職務終身制和指定接班制,消滅階級後國家將要消亡。第四,在文化方面。科學社會主義繼承了烏托邦社會主義表述的要大力發展文化、教育、科學、藝術,使人人都享有學習、文化、受教育的權利,達到人人自由解放和全面發展的地步。第五,在社會方面,科學社會主義繼承了烏托邦社會主義信奉的要消滅社會的階級差別、工農差別、城鄉差別和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的差別,要實現男女完全平等和民族融合,達到社會和諧自治。

    黃帥︰既然科學社會主義繼承了烏托邦社會主義這五方面合理的科學因素,那麼馬克思、恩格斯又怎樣超越烏托邦社會主義、將烏托邦發展為科學呢?

    高放︰對這個重大問題,恩格斯在《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中做了極其深刻的回答。他說︰“唯物主義歷史觀和通過剩余價值揭開資本主義生產的秘密”,由于“這兩個偉大的發現”,“社會主義變成了科學”[7]。這里最簡明地說明了馬克思主義三大組成部分之間的內在緊密聯系。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精髓是唯物史觀,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精華是剩余價值說,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學之所以是科學,首先在于它是建立在馬克思主義哲學和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這兩大科學基礎上的。我認為,可以這樣說,哲學是馬克思主義的根本,經濟學是馬克思主義的基礎,社會主義學是馬克思主義的核心。核心有了根基為依托,才能立得住、站得穩,進而發揮其核心作用。馬克思有一句至理名言︰“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8]我想還可以再補充兩,句話︰經濟學家只是從經濟方面解釋世界,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只靠哲學與經濟學難以改變世界,主要要以社會主義學來改造世界,要以社會主義學來把資本主義舊世界改造為社會主義新世界。1883年3月22日恩格斯在報刊上發表的《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中指出了馬克思一生的兩個重大發現︰第一,發現了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第二,發現了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特殊運動規律。恩格斯接著說︰“馬克思在他所研究的每一個領域,甚至在數學領域,都有獨到的發現,這樣的領域是很多的,而且其中任何一個領域他都不是淺嘗輒止。”[9]我在這里還要補充一點,馬克思一生還有第三個重大發現,那就是社會主義學所指明的︰世界從資本主義改變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特殊運動規律。馬克思一生發現的這三大規律,從橫向來看構成馬克思主義三大組成部分,即哲學、經濟學和社會主義學;從縱向來看構成馬克思主義的三大系統序列,即歷史學、現狀學和未來學。

    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講話中為什麼沒有指明馬克思的這第三個重大發現呢?依我體會主要是因為第一個發現(人類歷史發展的規律)是馬克思主義歷史學,第二個發現(近代資本主義社會特殊運動規律)是馬克思主義現狀學,歷史學和現狀學都是已經被實踐所證明了的,而社會主義學當時只是馬克思主義未來學,尚有待實踐來驗證,所以恩格斯只指明了馬克思的兩大發現。我在這里還要補充一點新看法。我認為,馬克思一生的三大發現,恩格斯始終是積極的參與者、親密的合作者和獨立的貢獻者,1883年馬克思過世後,恩格斯還獨當一面,不僅指導世界社會主義運動,而且對馬克思的三大發現又作了重要發揮和發展。所以,我于去年紀念恩格斯逝世120周年時撰寫了《馬克思恩格斯主義雙星合璧論》。我認為,馬克思主義是馬克思恩格斯主義的簡稱,馬克思恩格斯主義是馬克思主義的全稱,恩格斯主義是馬克思主義的別稱。這個新見解頗為引起人們關注和贊賞。

    自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勝利後,近百年來社會主義制度已經從一國到多國建立;自1978年中國帶頭改革開放以來,社會主義革新又從地區已經拓展到全球。有了社會主義建設和社會主義改革的豐富經驗教訓之後,當今已有條件加強對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學即科學社會主義的研究,當今更應該加強對馬克思第三個重大發現的研究。當今已有可喜的新現象是,眾多中外哲學家、經濟學家、政治學家、社會學家、歷史學家等,都加入了社會主義學的研究領域中來。我講過,社會主義學是一門首要、首廣、首難、首險、首選和眾人首愛的科學。集思廣益、眾志成城,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學、科學社會主義一定會取得豐碩的成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世界社會主義的偉大事業提供智力支持。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中還說︰馬克思不僅是科學家而且他“首先是一個革命家。他畢生的真正使命,是參加現代無產階級的解放事業,很少有人像他那樣滿腔熱情、堅韌不拔和卓有成效地進行斗爭”[10]。我在這里要補充一句話,恩格斯也是像馬克思一樣的革命家。我們都應該以馬克思、恩格斯為榜樣,既認真學習又努力踐行社會主義學。

    黃帥︰您的這些說法,我感到很有新意,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精彩,是我從很多書籍和期刊論文中從未見過的。人們都說您是“思想高度解放”的學者,我想還可以補充一句話,您是思想相當深刻的學者。

    能否用一個最簡明的詞匯表明科學社會主義與烏托邦社會主義的聯系和區別

    高放︰要做到思想深刻就要善于多動腦筋、獨立思考,善于在博覽群書、博采眾長的基礎上,深入探賾索隱、窮究奧秘。針對你剛才提出的這個問題,我要怎樣勇于創新,又要巧于創新,同時又不離譜,這是很費心思的難題。前面提到,三年前北師大出版社約請我主編一套四卷本的“世界社會主義史叢書”,最近即將正式出版。前兩個月我剛為這套叢書撰寫了一篇兩萬多字的序言,題為《世界社會主義五百年風雲激蕩》。我在書中又杜撰了一個新概念︰科托邦,它由“科學”與“烏托邦”二詞去尾掐頭組成,英文是sicentopia=science+utopia,也可以音譯為“賽托邦”。我想可以用“科托邦”這個新詞匯與“烏托邦”相對應,這就是最簡明地一語道破了科學社會主義與烏托邦社會主義的聯系和區別。二者之間的聯系在于︰兩者都揭示了人類對理想社會的追求,都渴求建立能寄托人們美好理想的那個勝境;兩者之間的區別在于烏托邦是單憑個人主觀想象、根本無法實現的、子虛烏有的空想,而科托邦則是遵循科學真理和客觀規律、經過人們主觀努力能夠逐步實現的理想。

    什麼是科學真理和客觀規律呢?我認為就是上面所講的馬克思、恩格斯發現的三大規律,即人類社會發展的一般規律、資本主義社會運動的特殊規律和從資本主義過渡到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特殊規律。當今我們的任務是要進一步去完善這三大規律,使之更加具體化,更加切合當今時代和各國的國情。

    黃帥︰您用“科托邦”與“烏托邦”相對應,我認為這真是個絕妙的創新和貼切的對應。莫爾創新了“烏托邦”一詞,流傳千古,流芳百世。您設想的“科托邦”一詞,也會引起人們的眾多關注、聯想和熱議。人們最容易聯想到的就是馬克思、恩格斯在19世紀提出的三大規律和“科托邦”的設想,為什麼20世紀蘇聯和歐亞多國把“科托邦”付諸實踐後到1989∼1992年又遭到慘重的失敗,使蘇聯和歐亞十個社會主義國家發生多米諾骨牌效應紛紛劇變?

    高放︰我認為最深層的根本原因在于︰蘇聯和歐亞多國執政的共產主義政黨領導人長期未能發現和掌握不發達國家建設社會主義的特殊規律,長期違背客觀規律當然必遭懲罰和失敗。馬克思、恩格斯一直預計社會主義將在資本主義最發達的德、法、英三國首先勝利。可是由于時代的變遷和國情的差異,到20世紀,社會主義卻首先在較為落後的俄國一國首先取勝,進而擴展到蘇聯周邊較為落後的歐亞多國。不發達國家與發達國家的主要區別在于︰第一,封建主義遺產多,尤其是專制主義根深蒂固;第二,資本主義文明成果少,尤其是缺少民主、法制的傳統。基于不發達國家的這兩大特點,我認為不發達國家實現社會主義的特殊規律包括四個要點︰第一,首先要徹底鏟除封建主義,尤其是專制主義的余毒,不能讓其滲透到社會主義體制中來;第二,要充分汲取資本主義文明成果,尤其是民主法治的成果,不能急于消滅資本主義,不能完全否定其民主法治的成就;第三,不能急于建成“一大、二公、三高、四純”的社會主義,只能在充分利用資本主義文明成果中逐步建設社會主義;第四,更不能急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只能在長期建設社會主義中逐步積累共產主義因素。蘇聯社會主義模式失敗的根本原因並非執政黨個別領導人在後期的背叛,而在于從上個世紀30年代起長期推行急于求成的過左路線,並且形成了權力過分集中的黨政領導體制。尤其是斯大林帶頭實行的個人集權制、職務終身制和指定接班制,這“三制”是封建君主專制的變種,決不是社會主義政治的正宗。這“三制”給蘇聯和眾多歐亞社會主義國家造成深重、深遠的危害。這種體制到廣大人民群眾覺醒之時,終于被廣大人民大眾拋棄了!總之,蘇聯模式並沒有實現馬克思恩格斯的“科托邦”,而是把“科托邦”變成了“惡托邦”,在內部“殘酷斗爭,無情打擊”,進行“大清洗”,制造大量冤假錯案,設置“古拉格群島”等集中營,關押成千上萬政治犯。這樣的“惡托邦”最終被人民推倒了!

    以蘇聯為原型,西方在上個世紀就出現了被稱為“惡托邦”三部曲的三部作品。“惡托邦”的英文是dystopia,它由英文接頭詞dys-(惡化)與utopia(烏托邦)掐頭結尾組成,也有人音譯為“敵托邦”,意為惡劣的社會,糟透的、地獄般的社會。這是1886年出現的新名詞。英文中另有“反面烏托邦”(anti-utopia,1966年出現)一詞,它與“惡托邦”同義。20世紀有三部描寫惡劣社會的作品被人們稱為“惡托邦”、“反面烏托邦”三部曲。這就是蘇聯作家扎米亞金的《我們》、英國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和奧威爾的《1984》。除了《美麗新世界》是描寫資本主義社會未來的人將是孤芳自賞,驚嘆世界奇異變化之外,其余兩本都與蘇聯惡托邦景象有關。

    曾經與高爾基齊名的著名作家扎米亞金,于1921年寫成政治寓言小說《我們》。書中描寫一個未來稱為“唯一國”的科學發達的國家,人們生活安定,但是沒有個人自由和個性,幸福全由領導恩賜,在這個社會里只有“我們”,沒有“自我”。此書被蘇聯當局視為諷刺現實的作品,蘇聯當局不僅禁止出版,而且作者還被判死刑,後改為驅逐出境,被迫流亡國外,1937年客死巴黎,享年僅53歲。《我們》先被譯為德文、捷克文、法文在國外發表,到1988年才在蘇聯期刊上發表俄文本。英國作家奧威爾的《1984》寫于1948年,書中預測到1984年世界上將出現三個超級大國在爭奪博弈,這三大國各稱為歐亞國、大洋國與東亞國。這三大國都是實行極權主義的統治,人民沒有個人自由,物資匱乏,一切物品都是憑票供給,內斗激烈殘酷,外斗則是三國之中今天這兩國聯合共同對付第三國,明天又變為那兩國聯合共同對付這一國。奧威爾貧病交加,于1950年42歲英年早逝。然而到1984年,人們看到世界上正是由蘇、美、中三大國在博弈,無不驚嘆奧威爾的先知預見。所以他的《1984》在1984年又發行100多萬冊,報刊上發表多篇頌揚他預見準確的文稿。《我們》《美麗新世界》和《1984》1980年代以後在我國有多種譯本。我收藏的是花城出版社1988年的“反面烏托邦三部曲”。

    黃帥︰您這樣深刻剖析蘇聯模式失敗的根源以及蘇聯把科托邦變為惡托邦的情景,使我聯想到我們黨在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上發揚黨內民主,沖破阻撓,撥亂反正,正本清源,端正了黨的指導思想和基本路線,改變了以階級斗爭為綱,轉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實行改革開放,這是多麼重大的、具有深遠世界歷史意義的轉變。只有沿著改革開放的道路繼續前進,我國才能避免重蹈蘇聯覆轍的危險,才能真正擺脫惡托邦,實現科托邦。我們黨提出“兩個一百年”的奮斗目標和每隔五年就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我認為這就是逐步在踐行“科托邦”。

    高放︰你的體會很對。我認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正是認清了不發達國家實現社會主義的特殊規律,所以才能提出我國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這長達100多年的初級階段都必須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也就是我們經常講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鄧小平在1980年8月18日《關于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這篇綱領性文獻中特別強調要清除我們歷史上封建專制主義的影響,要反對個人過分集權和專斷,要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他在同年8月答意大利記者法拉奇提問中明確地指出︰“一個領導人,自己選擇自己的接班人,是沿用了一種封建主義的做法。”[11]這表明鄧小平在1980年就明確提出要改革斯大林帶頭實行的“三制”,即個人集權制、職務終身制和指定接班制。鄧小平還講到︰政治體制改革的關鍵是要實行黨政分開。他以畢生革命經驗指出︰我們的各級黨委機關“都管了很多不該管、管不好、管不了的事”,“誰也沒有這樣的神通,能夠辦這麼繁重而生疏的事情。這可以說是目前我們所特有的官僚主義的一個總病根”[12]。看來要徹底清除封建專制主義余毒和官僚主義頑疾還是任重道遠。但是只要堅持並且發展“科托邦”,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我們深信終能實現“科托邦”。

    當今肯定烏托邦的時代價值是否意味著要回歸烏托邦

    黃帥︰您提出“科托邦”的新概念,的確表明“科托邦”超越了“烏托邦”,遠勝于“烏托邦”。那麼當今我們紀念《烏托邦》出版500周年,還有什麼時代意義嗎?我最近寫了一篇《莫爾的烏托邦社會主義理想及其時代價值再認識》的論文。我認為,《烏托邦》的時代價值表現在兩方面︰其一,它為後世的社會主義理論提供了基本素材;其二,它是近代世界社會主義思想的開端和發源地。當然,烏托邦社會主義也有其時代局限性,我們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中要切實避免受到烏托邦社會主義種種空想的影響和干擾。我們要告別其平均主義的偽平等,要拒斥其空想的道德說教和政治專制,要警惕急于求成超階段論,即在生產力不發達的條件下急于實現財富公有制和按需分配。社會主義建設決不能憑借空想,憑借美好的主觀願望去推動社會實踐。  高放︰你對《烏托邦》的當今時代價值及其局限性的看法是較為全面的。我想再補充一些看法,那就是當今我們既要肯定《烏托邦》的時代價值並且防止其空想弊病的再現,更要超越“烏托邦”,善于向前去發展“科托邦”。“科托邦”形成170多年來,我們在實現“科托邦”的進程中,由于不善于結合時代和國情的新特點向前去發展“科托邦”,而屢次重犯“烏托邦”錯誤,從而損害了科學社會主義、“科托邦”的聲譽,以致迄今還有人認為“科托邦”是實現不了的,我們還要回歸“烏托邦”。

    黃帥︰最近我讀到《科學社會主義》今年第2期發表的李廣益的《烏托邦的歸來︰重讀<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文中鮮明地提出新看法。他認為︰恩格斯並沒有否定烏托邦,而是把科學社會主義看作是烏托邦社會主義的更高階段;馬克思、恩格斯對共產主義的預測至今仍然是無法實現的烏托邦,所以我們不要把烏托邦污名化,不要把烏托邦看作是純粹的空想,它總是持續不斷地寄托著人們對理想社會的追求,因此當今要呼喚烏托邦歸來。此文特別引用了西方學者曼海姆在《意識形態與烏托邦》這本廣為流傳的名著中的幾段話來論證意識形態都具有烏托邦性質,所以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也是烏托邦。您認同這種看法嗎?

    高放︰你提到的這篇文章,我也看到了。重慶大學的這位年輕學者能寫出這樣有自己獨立見解、敢于挑戰傳統的文章是很難得的。看來他是受到西方學者曼海姆的啟發,所以他在文中引用了曼海姆論著中的關于烏托邦的定義來論證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也是烏托邦。可惜他對曼海姆其人其書並沒有作任何介紹。他是引用了商務印書館2002年出版的黎鳴、李書崇的譯本,這個譯本沒有對著者曼海姆有更多介紹,只說他是德國的教授。我當即請我校圖書館館員幫我查明,曼海姆著《意識形態與烏托邦》一書除上述商務印書館2002年譯本外,還有2007年九州出版社和2009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姚仁權的譯本,2014年商務印書館李步樓的譯本以及2013年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霍桂桓的譯本。即是說近15年在我國有本書的四種中譯本出版,可見其學術價值較高,社會影響較大,值得我們重視。我當即向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要了一本來研讀。這個譯本首先有譯者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的霍桂桓寫的《對當代危機的即時性回應》一文,對曼海姆及其《意識形態與烏托邦》作了簡介。

    卡爾•曼海姆(1893-1947),著名社會學家,他一生命運坎坷,潛心學術,著述豐碩,英年早逝(54歲)。他是出生于匈牙利布達佩斯中產階級家庭的純粹猶太人(父母都是猶太人),在當地一所人文預科學校畢業後,先後在布達佩斯、柏林、巴黎上大學,1918年25歲在布達佩斯大學獲得哲學博士學位,畢業後留校執教。他趕上1919年3月匈牙利革命成功,建立匈牙利蘇維埃共和國,著名馬克思主義學者盧卡奇也加入匈牙利共產黨,擔任蘇維埃政府教育人民委員(即部長),他對布達佩斯大學進行改組,曼海姆頗受盧卡奇影響,成為哲學系思想進步的年輕教師。同年8月匈牙利蘇維埃政權覆滅後,他被迫流亡到德國海爾德堡大學執教。1933年希特勒上台後大肆迫害猶太人,他又被迫流亡英國,起先在倫敦經濟學院任職,二戰期間他任倫敦大學社會學教授。從1920年代中期起他已從哲學轉而研究社會學。他從1925年起就陸續出版多本社會學論著,他的猶太血統身世和他所受的學校教育以及他兩次逃避迫害的親身經歷,促使他為人謹慎,思想中立,專注教研,勤奮著述。出版過《知識社會學問題》《保守主義思想》等論著。1929年出版的《意識形態與烏托邦》一書使他聲譽大為提高,成為公認的知識社會學這個社會學分支的創立者之一。

    他從知識社會學這個領域來研究意識形態,很自然地會感到任何人提出的對追求未來理想社會的意識形態都難以完全得到實現,都帶有烏托邦空想的色彩。19世紀形成的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到20世紀初尚未實現。1919年匈牙利蘇維埃共和國只存在133天就失敗了,1920年代中期歐洲處于革命低潮,蘇聯一國建設社會主義步履維艱,內斗激烈。西方資本主義世界也是矛盾多多,危機重重。這些時代特征很自然地使他認為任何美好社會的設計都只是社會學知識的積累,任何意識形態都是烏托邦。隨後蘇聯社會主義弊病的暴露,美蘇兩大陣營的長期對抗和蘇聯東歐的劇變等,更使得曼海姆的《意識形態與烏托邦》一書廣為流傳。

    這本書對我們的借鑒之處在于︰當我們設計未來、構建理想發展方案時,一定要依據科學真理,結合當今世界和中國的實際,而且還要在實踐中及時不斷修正,切不可急于求成,不顧客觀條件而對主觀實力估計過高。當今和今後世界各國關切人類命運和前景的有識之士,還會提出各種各樣的思想觀點,這些意識形態的確難免都會有烏托邦成分。曼海姆晚年還出版了三本頗有社會影響的專著,即1940年的《重建時代的人與社會》、1943年的《時代的診斷》和1951年的《自由權利和民主計劃》,被人們稱為“社會重建理論三部曲”[13]。他完全離開馬克思主義所論證的社會發展三大規律,他的社會重建計劃雖然有可供借鑒的細節,但是就整體而言,我認為是帶有濃厚的改良主義的烏托邦色彩。

    當今我們馬克思主義者紀念《烏托邦》要落腳到告別烏托邦,而不是呼喚烏托邦歸來。我們認為馬克思主義固然有自己的一套意識形態,然而從總體、本體和主體而言,馬克思主義是科學真理,尤其是上述三大規律是人類社會發展普遍和永恆的鐵的規律。我們信奉的三大規律絕不是烏托邦,而是科托邦。牛頓發現的萬有引力定律,愛因斯坦論證的狹義和廣義的相對論,達爾文創立的進化論,等等,這些自然科學的發現都是科學真理,都不是烏托邦。我們深信經過全世界無產者、勞動者和進步人士聯合起來,世世代代持續奮斗,一定能夠實現科托邦。

    我于2012年曾發表《基因時代是世界大同時代》的文稿。文中說到︰基因研究已經發現人類遺傳基因中確有性惡、性懶、丑陋、病態等因素。經過基因去劣增優重組,那麼三四百年之後的新人類一定更善良、更精勤、更聰慧、更俊美、更健壯、更長壽,到那時定能實現世界大同。我在文中提出了一個新概念︰諧托邦,其英文拼寫是harmtopia,這是由harmony(和諧)和utopia(烏托邦)二詞去尾掐頭拼接而成。“諧托邦”就是和諧的大同世界。最近我在“世界社會主義史叢書”的序言中又杜撰了三個新名詞,這就是“真托邦”(trutopia=true+utopia)、“善托邦”(gootopia=good+utopia)和“美托邦”(beautopia=beauty+utopia)。戒驕戒躁,戒急戒冒,堅持不懈,世代開道。只要我們善于與時俱進地發展“科托邦”,在當今告別“烏托邦”之後500年,我認為定能建成真、善、美的和諧世界。

    黃帥︰今天我們有關烏托邦的對話明確了五個宏觀問題,最後,我再簡單概述如下︰第一,把烏托邦社會主義譯為空想社會主義並非十分精準,不如用理想社會主義更為貼切,或者就干脆音譯為烏托邦社會主義。第二,盡管馬克思、恩格斯在局部問題上也受過空想社會主義的影響,但是在總體上他們批判了烏托邦空想社會主義,創立了科學社會主義,使人們對社會主義的認識發生了質的飛躍。應該看到,科學社會主義與烏托邦社會主義存在著繼承、批判、創新三重關系。第三,馬克思、恩格斯是通過批判、繼承和創新將烏托邦社會主義發展為科學社會主義的。第四,“科托邦”一詞,可以最為簡明地一語道破科學社會主義與烏托邦社會主義的聯系和區別。第五,《烏托邦》的時代價值表現在兩方面︰其一,它為後世的社會主義理論提供了基本素材;其二,它是近代世界社會主義思想的起源。當然,烏托邦社會主義也有其時代局限性,當今我們紀念《烏托邦》要落腳到告別烏托邦,而不是呼喚烏托邦歸來,要向前發展“科托邦”,實現從“烏托邦”到“科托邦”的完美飛躍。

    我是未滿“三十而立”的年輕人,您是年近90高齡的長者。我們師生兩代人相隔超過一個甲子,然而我們沒有隔代鴻溝,思想高度一致,都要告別烏托邦,踐行科托邦,振興中華,造福世界。

原文參考文獻︰? [1]北京圖書館馬列著作研究室.馬克思恩格斯著作中譯文綜錄.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1988︰1121. ?? [2][3][4]孫卓章.社會主義史.上海︰商務印書館,1933︰7、11、21. ?? [5]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21. ?? [6]托馬斯•莫爾,戴鎦齡譯.烏托邦.北京︰商務印書館,1982︰43. ?? [7]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740. ?? [8]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02. ?? [9][10]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601、602. ?? [11][12]鄧小平文選(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347、328. ?

作者︰ 黃帥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