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當代中國價值觀源流探析

2017年11月01日 04:47:15 來源︰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2015年05期

    自黨的十六屆六中全會提出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以來,特別是自黨的十八大提出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以來,構建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核心內容的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任務提到了全黨和全社會的面前。毫無疑問,構建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必須立足于當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必須與當前我國進行的全面深化改革相一致、相協調。同時,我們也必須從古今中外汲取正確合理有益的思想觀念,以使我們正在構建的當代中國價值觀成為具有中國特色的人類最先進的價值觀。為此,有必要對當代中國價值觀的來龍去脈進行疏理,弄清它與中國傳統文化及當代世界文明的關系,確定它在當代世界和人類歷史上的方位,闡明它應具備的優勢和特色。基于這種考慮,本文擬從與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中國悠久的文化傳統以及當代世界最有影響力的西方近現代價值文化的關系角度,對當代中國價值觀與它們的關系進行考察,對應從它們中承繼、吸收和借鑒什麼作初步的闡述。

    一、對馬克思主義的堅持與發展

    當代中國正致力于構建的主流價值觀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價值觀的真正源頭在哪里?答案應是不言而喻的,其真正的源頭是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的科學社會主義,即馬克思主義。在整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價值觀構建過程中,堅持馬克思主義是任何時候都不可動搖的。

    馬克思主義從傳入中國到今天,經歷了三個重要的歷史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從中國共產黨成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在這個時期,先進的中國知識分子將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工人運動相結合,組建了中國共產黨,並且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以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的壓迫,奪取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為目標,最終建立了社會主義的新中國,並且使馬克思主義成為國家的主導意識形態。第二個階段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到實行改革開放國策。這是社會主義價值觀在中國大陸佔統治地位的時期,但由于種種歷史原因,新中國所確立的社會主義價值觀並非本來意義的馬克思恩格斯所創立的社會主義價值觀,而是蘇聯模式的社會主義價值觀。這種價值觀的計劃經濟模式以及黨和國家領導人對社會主義社會階級狀態的錯誤估計,最終導致了“文化大革命”的空前浩劫。對“文化大革命”的深刻反思,使中國進入到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這就是從實行改革開放到今天進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時期。這個時期對“什麼是社會主義”、“如何建設社會主義”的艱苦探索,使我們黨深刻認識到︰一方面我們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因為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才能發展中國;另一方面必須真正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因為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使中國實現現代化。

    馬克思主義從在中國傳播到成為國家主導意識形態的過程,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過程,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過程,也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逐漸取得勝利的過程。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之所以能取得勝利,從思想理論的角度看,是因為我們找到了並根據不同歷史階段的實際運用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中的指導思想地位得到了全社會乃至全世界的普遍公認,而且它是我們中國人找到的能使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和實現現代化的唯一正確的思想理論。馬克思主義是一個完整的思想體系,其正確性和獨特魅力突出地表現在︰它深刻揭露了以市場經濟為基礎的資本主義所不可克服的生產社會化與生產資料私人佔有之間的內在矛盾,以及由此必然導致的社會兩極分化和周期性經濟危機;科學揭示了資本主義由于其不可克服的矛盾而必然為社會主義所取代的歷史規律;大膽預測了替代資本主義社會的社會主義社會不再是以資本增值為終極目標的社會,而是社會成員全面而自由發展的社會。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結合起來建設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經顯示出並將進一步日益顯示出資本主義所無可比擬的優越性。今天構建當代中國價值觀的過程,就是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進一步結合起來的過程,是馬克思主義進一步中國化、時代化和大眾化的過程。

    正在構建的當代中國價值觀始終都旗幟鮮明地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中共中央關于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指出︰“馬克思主義指導思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創新為核心的時代精神,社會主義榮辱觀,構成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基本內容。”黨的十八大報告中進一步明確要求,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建設,要“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堅持不懈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武裝全黨、教育人民”。馬克思主義當代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最重要成果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和實踐。中共中央印發的《關于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意見》,明確把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作為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指導思想。我們黨相關文獻的所有這些要求,既是對我國過去社會主義實踐經驗的科學總結,也是對構建當代中國價值觀提出的明確要求。

    當代中國價值觀並未建成,尚處于構建的過程中,還必須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構建當代中國價值觀首先必須進一步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立場、基本觀點、基本原則,使我國構建的主流價值觀真正是馬克思主義的,是科學社會主義的。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有不少人認為馬克思主義產生于19世紀,今天已經過時。還有些人認為馬克思預言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然而到一百多年後的今天也沒有滅亡,從而懷疑馬克思主義的正確性。我們知道,西方今天佔統治地位的自由主義一般認為產生于17世紀的英國思想家洛克。自由主義雖然經歷了從自由放任主義到國家干預主義的轉變,但它的基本立場、基本觀點、基本原則沒有變。馬克思的社會主義產生于19世紀,比自由主義還要晚兩個世紀,我們沒有理由說它到今天必定過時,而洛克的自由主義不會過時。至于說資本主義到今天尚沒有滅亡,並不能表明馬克思恩格斯預言的破產。一方面,資本主義固有的矛盾及其後果依然存在,今天沒有滅亡並不意味著它不會滅亡。資本主義今天仍然充滿著活力,主要得益于國家干預政策的實施和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這兩個方面是馬克思主義創始人所未曾充分預料到的。另一方面,我們也不難看出,當代資本主義也正在朝著馬克思恩格斯所預示的方向發展。就是說,由于現代科技的發展和國家干預的實施,今天的資本主義不一定要通過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進入社會主義社會,但它的發展方向,乃至整個人類社會的發展方向,都是馬克思所預示的以人的全面而自由發展為原則的自由人聯合體。今天我國構建主流價值觀之所以要堅持馬克思主義,就是要使中國走出一條不同于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道路,從而達到馬克思恩格斯所設想的人類理想境界。對于已經走上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而言,不可能也不應該像蘇俄那樣回頭再走資本主義道路。

    馬克思主義必須在豐富和發展中堅持。構建當代中國價值觀的過程也就是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的過程。在當代中國發展馬克思主義面臨雙重的任務︰其一,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探索我國現代化建設過程面臨的各種新的問題,不僅使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踐對接、結合,在有效解決當代中國問題的過程中使之成為中國最先講的價值觀,成為價值觀多元時代的中國主流價值觀。其二,也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探索當代世界面臨的各種新的問題,使馬克思主義與當代世界實踐對接、結合,在有效解決當代世界問題的過程中使之成為世界最先進的價值觀,成為價值觀多元時代的世界主流價值觀。這兩個方面不是分離的,而是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的。一方面,在全球一體化的新情況下,中國問題與世界問題完全分不開,特別是我國市場經濟興起以來暴露的許多問題與其他所有市場經濟國家相似。這種新的情況要求當代中國價值觀構建必須將中國問題與世界問題聯系起來考慮和研究解決,如果缺乏世界視野,中國問題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解決,當代中國價值觀也就不可能真正構建起來。另一方面,馬克思主義是一種世界性思潮,是近代產生的、在今天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兩大思潮之一。中國是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國家,而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也是社會主義事業最興旺發達的國家。因此,當代中國不僅有解決本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問題的責任,而且也肩負著研究解決現代人類面臨的世界性問題的重大使命。從這種意義上看,我們要把當代中國價值觀作為具有世界意義、全人類意義的價值觀來構建,使之成為當代人類最先進的價值觀。這種價值觀以其先進性可以與西方自由主義價值觀相抗衡、相競爭,不僅不被自由主義價值觀戰勝,相反要通過超越它而最終戰勝它。只有這樣,我們才真正在當代弘揚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二、對中國文化傳統的融入與開新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價值觀,作為當代中國的價值觀是在當代中國構建的國家價值觀,它原本是中國文化和價值觀的歷史延續,是與改革開放前的傳統社會主義價值觀一脈相承的,本質上也是一致的。然而,改革開放前的中國價值觀不僅對國外特別是西方封閉,而且對傳統文化也是封閉的。如此一來,就提出了當代中國價值觀與中國文化傳統以及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關系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不僅在辛亥革命摧毀了封建專制制度的基礎上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而且也在20世紀初“新文化”運動的基礎上對傳統文化進行了徹底否定,這種徹底否定在“文化大革命”中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當時舉國上下“破四舊”“立四新”,與傳統文化實行最“徹底決裂”。應該承認,傳統社會主義價值觀是與中國文化傳統隔斷的,對傳統文化采取的是歷史虛無主義態度。改革開放以來,我國不僅對國外打開了大門,而且也對傳統文化打開了大門。近幾十年來在中國大地上出現了“新儒學熱”和“國學熱”。人們越來越清醒地意識到,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不只是要與中國社會現實相結合,而且也必須與中國文化傳統相結合。實際上,無論我們是否承認,中國社會現實都是中國文化傳統的延續,當代中國現實也在創造著中國文化傳統。而且,盡管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國人革了文化傳統的命,但中國現代生活中處處都依然滲透著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和因素。顯然,試圖將當代中國現實與中國文化傳統割裂開來,既不可能,也會使馬克思主義喪失民族文化的根基和血脈,從而沒有了活力源泉。

    正是基于這種認識,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弘揚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對于當代中國價值觀構建的極其重要意義。中共中央印發的《關于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意見》指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積澱著中華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包含著中華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厚滋養。”習近平同志也明確指出︰“中華文明綿延數千年,有其獨特的價值體系。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國人內心,潛移默化影響著中國人的思想方式和行為方式。今天,我們提倡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必須從中汲取豐富營養,否則就不會有生命力和影響力。”“中國人民的理想和奮斗,中國人民的價值觀和精神世界,是始終深深植根于中國優秀傳統文化沃土之中的,同時又是隨著歷史和時代前進而不斷與日俱新、與時俱進的。”當前我國主流價值觀的構建正在著力弘揚中國傳統優秀文化,努力將當代中國價值觀融入到中國悠久的文化傳統之中,使之實現偉大的復興。當代中國價值觀與傳統社會主義價值觀的重要區別之一,就在于它在對傳統文化開放的過程中正在融入中國文化傳統,開始自覺從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正在成為中國式的(而非蘇俄式的)、有中國特色的。當前我國的主流價值觀構建的重要任務之一就是要使當代中國價值觀真正植根于中國文化傳統的沃土之中,使它在其中生根、開花、結果。

    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蘊藏著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價值觀的重要啟示。比如︰關于天下為公、大同世界的思想;關于以民為本、安民富民樂民的思想;關于為政以德、政者正也的思想;關于仁者愛人、以德立人的思想;關于中和、泰和、求同存異、和而不同、和諧相處的思想,等等。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豐富內容可以為人們認識和改造世界提供有益啟迪,可以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也可以為當代中國價值觀構建提供豐富內容和有益啟發。當代中國價值觀要融入中國文化傳統,要弘揚優秀傳統文化,這是當前已經形成的普遍共識。不過,在處理與傳統的關系上,也有些問題需要我們在構建當代中國價值觀時注意和明確︰

    第一,當代中國價值觀融入中國文化傳統,並不是要使之湮沒在中國文化傳統中,而是要使之成為新的中國文化傳統。幾千年來形成的中國文化傳統,其內容極其豐富,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近代以前的中國文化傳統就其主體而言是建立在落後的自然經濟基礎上的宗法皇權主義文化傳統。當代中國價值觀不能簡單地融入這種傳統,而要根據現代市場經濟和民主政治對這種專制主義文化進行進一步的革故鼎新,並在此基礎上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文化傳統。因此,當代中國價值觀對中國文化傳統的融入是革命性的、創新性的,而不是與已有的專制主義文化傳統的混合,不是在它已經被打碎後再拼接起來。它是在新的時代、新的經濟基礎之上構建的一種包含優秀傳統文化內容同時又與現代世界文明接軌的先進價值觀。這種情形類似于西方近現代價值觀與西方古代(古希臘羅馬和中世紀)價值觀的關系。西方近現代主流價值觀不是西方古代主導價值觀的自然延續,而是完全適應西方市場經濟興起和發展的需要構建起來的,盡管它從西方古代價值觀中吸收了許多有價值的內容。

    第二,當代中國價值觀弘揚和傳承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並不是要回歸到中國傳統文化,也不是要把傳統文化嫁接到現代文明上,而是要在弘揚傳統的過程中利用優秀傳統文化資源。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社會轉型時期出現了不少社會問題,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學者認為馬克思主義已經過時,社會主義價值觀已經失效,而且西方文化也已經衰落且不適用于中國,因而主張用傳統文化特別是傳統儒家思想來解決當代社會問題。香港學者胡國亨先生就認為,西方文化已經衰敗,在這種情況下仿效西方的現代化未必有前途。那麼未來的中國應該何去何從?他提出復興孔子學說是唯一出路︰“孔子思想(不是儒家學說)的復興,可能會為中國未來文化建設提供一個最健康、最扎實及最平衡的基礎。”他實際上是主張用所謂“大孔子學說”取代馬克思主義作為當代中國價值觀的理論基礎。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清醒地意識到,在當代中國弘揚和傳承傳統優秀文化,從根本上說,是要利用傳統文化的資源為當代中國價值觀構建服務,使當代中國價值觀不僅是社會主義的,而且是有中國特色的,是接地氣的,是具有民族認同感和親和力的,是人們喜聞樂見的。如果以為構建當代中國價值觀就是要使社會主義價值觀回到傳統價值觀(無論是諸子百家的和後來的思想家的,還是佔主導地位的專制主義的)或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復興傳統價值觀,那我們就會犯致命性的錯誤,其實踐後果不僅僅會是人們的思想混亂,更會將中國引入災難的深淵。

    第三,當代中國價值觀要利用的中國傳統文化資源,不只是儒家思想,更不只是以儒家價值觀為依據構建的宗法專制主義的傳統文化,而是中國進入文明社會以來逐漸形成的傳統文化。中國傳統文化資源極其豐富,包括西周及以前的文化、春秋戰國時期諸子百家的文化,後來佛教與中國文化融合後形成的文化、宋明程朱理學和陸王心學文化,以及自鴉片戰爭開始形成的“新文化”等思想文化,也包括極其豐富的制度文化、行為文化等。利用中國傳統文化,不只是要利用思想文化,更不只是要利用儒家思想文化,而是要利用各種文化資源;不僅要直接利用傳統文化的有益內容,而且要總結其經驗教訓,將歷史經驗教訓作為今天的重要歷史借鑒。這里有一點需要指出,我們通常說要弘揚和傳承優秀中國傳統文化,這是對的,但我們在利用傳統文化資源時,就不只是利用優秀的,也需要利用那些糟粕的,從中總結歷史經驗教訓,並引以為鑒,這即是所謂“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實際上,歷史文化資源本身也通常是良莠兼具的,並沒有絕對優秀的或絕對糟粕的,只是優秀或糟粕的程度差異而已。因此,我們不能指望從歷史文化資源中挑出純粹優秀的內容來繼承,而只能以批判的態度吸取其精華剔除其糟粕,以達到“古為今用”的目的。

    總之,當代中國價值觀構建是一種對中國文化傳統和價值觀傳統的開新,是在這種開新過程中對中國文化傳統的融入和延展。

    三、對西方近現代價值文化的借鑒與超越

    當代中國價值觀構建是在我國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境遇中進行的。西方近現代價值觀對我國當代主流價值觀構建具有直接的“觸媒”作用。在實行改革開放國策之初,我們感到必須解放思想、更新觀念。當時雖然意識到我國要實現現代化,必須實行經濟體制改革以及其他體制的改革,但並未清醒地意識到要從更深層次上更新和重構我國主導的價值觀。我國國門打開之後,西方現代文明的高度繁榮使我們深感自己國家的貧窮和落後,也使我們逐漸感到西方近現代文化和價值觀的強大力量和給我國社會生活帶來的巨大沖擊,這使急于實現現代化的中國人感到要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同時也感到要全面深化改革就需要構建與日益變化的社會體制和社會生活相適應的現代價值觀。

    實際上,西方近現代價值觀對于我國構建當代主流價值觀不僅具有“觸媒”作用,還具有其他多方面的意義。首先,它給我們提供了許多現代價值觀的思想資源。我們大量地譯介西方的學術著作,進行日益廣泛深入的文化教育交流,在中國大地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西方文化熱潮。我們不能否認,西方近現代價值文化的資本主義性質,也不能否認其中有很多糟粕,但是我們也必須肯定其中有不少與市場經濟、民主政治、現代法治、現代科技相適應的東西。這些東西為當代中國價值觀構建提供了豐富的可供選擇和借鑒的內容。其次,西方近現代價值觀及其構建也給我們提供了構建主流價值觀的經驗教訓。西方近現代價值觀和文化是西方資產階級自覺構建的結果。西方近代以來的思想家提供了各種可供選擇的價值觀理論方案,西方近現代政治家則從這些方案中選擇了自由主義理論作為主流價值觀,並將其付諸實踐,使之現實化。西方近現代價值觀的構建使我們意識到在現代文明條件下自覺構建主流價值觀的必要性和重要意義,意識到與計劃經濟相適應的價值觀不適應市場經濟,市場經濟需要與之相應的價值觀;另一方面西方近現代價值觀及其構建的局限性和難以克服的各種難題,也使我們力圖避免西方近現代價值觀建設走過的彎路和已經顯現的偏頗。正是鑒于這種經驗教訓,我們意識到我國不能走西方近代構建價值觀的老路,不能搞“全盤西化”,而必須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當然這種社會主義不是傳統的社會主義,而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正因為改革開放以來黨中央正確地意識到了西方價值觀對我國主流價值觀所具有的意義,所以我國不斷擴大對外開放,由改革開放之初的“被沖擊”到自1992年鄧小平南方講話開始的“主動引進”。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走過一些彎路。例如,20世紀80年代開展的“清除精神污染”、“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等,就是力圖用傳統社會主義價值觀抵御西方思想文化的沖擊,雖然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事實證明這是不能完全奏效的。20世紀90年代我國實行市場經濟體制之後,改變了以前的被動應對的策略,在更自覺更主動地對外開放的同時,開始適應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和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需要,自覺主動地構建當代中國價值觀,特別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和核心價值觀。這種自覺主動的價值觀構建不再對西方近代價值觀采取敵視的和簡單抵制的態度,而是吸取其中有價值的合理內容,真正采取了“洋為中用”的積極開放態度。其最重要的成果就是黨的十八大把過去被看作是西方資本主義價值觀重要內容的“自由”、“平等”、“公正”、“民主”、“法治”等納入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之中,作為其中重要的理念,並賦予其社會主義的新涵義。

    在對待西方近現代價值觀的問題上,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雖然走過一些彎路,但總體上看路子是正確的,而且卓有成效。構建當代中國價值觀應當沿著這條路子走下去,這就是黨的十八報告提出的八項“必須堅持”中的“必須堅持改革開放”。但是,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迅猛發展,隨著全球一體化的進一步加深,我們在構建我國主流價值觀的過程中,在對待西方文化和價值觀的問題上還需要進一步理清思路,調整策略。具體地說,有以下三點值得特別注意︰

    第一,我們需要進一步在學習借鑒西方近現代價值觀的基礎上致力于超越。西方近現代價值觀是西方資產階級經過幾百年的艱苦探索和奮斗構建起來並使之現實化的。它不僅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自覺構建的最完整系統的價值觀,而且至少在近代它也是人類最先進的價值觀。這種價值觀以其獨有的實力和魅力徹底戰勝了在西方佔統治地位一千多年的基督教教會的統治和世俗的封建主義、專制主義,並且造就了繁榮發達的西方現代文明。馬克思恩格斯曾充分肯定資產階級在人類歷史上所發揮的重要作用︰“資產階級在歷史上曾經起過非常革命的作用”,“資產階級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階級統治中所創造的生產力,比過去一切世代創造的全部生產力還要多,還要大”。在馬克思恩格斯作出上述判斷一百多年後的今天,西方資產階級又解決了不少面臨的新問題,並使近代確立的資本主義價值觀進一步得到完善。我國是致力于發展市場經濟和進行現代化建設的發展中國家,西方近代幾百年來通過理論和實踐不懈探索形成的價值觀,其中肯定有不少內容是值得我們有批判地學習和借鑒的。應該承認,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已經從中吸收了不少有益的東西,但是這種學習借鑒遠沒有完結,相反,我們還要以更博大的胸懷學習借鑒其中一切有價值的能為我所用的東西。當然,我們今天的學習借鑒應該更自覺更主動,更要著眼于超越它來學習借鑒。要明確,我們學習借鑒的目的不僅在于解決當代中國由市場經濟引發的問題和現代化過程中出現的問題,也許更在于構建比西方資本主義價值觀更先進的當代人類最先進的價值觀,使社會主義戰勝或代替自由主義而成為當代世界的最強勢思想體系和文化體系。

    第二,我們需要調整以前的做法,從學習吸收為主借鑒比照為輔轉向以借鑒比照為主以學習吸收為輔。經過三十多年的對外開放,西方文化和價值觀中的不少內容已經為我們所了解和吸收。在這種情況下,我國主流價值觀構建在對待西方文化和價值觀的策略方面應作相應的調整,要從以前以學習吸收為主,轉向以借鑒比照為主。學習吸收主要是一個“拿來”的過程,使其為我所用,其對象是西方已經取得的成果;借鑒比照則主要是一個“參照”的過程,將其作為對手,其對象是西方當代怎麼做。中國的崛起已經使西方國家將中國看作是它們的競爭對手,同樣,我們也必須有意識地將西方世界作為我們構建價值觀和新世界的競爭對手,了解對手,研究對手,在博弈和合作中超越它。這即是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第三,我們要超越西方價值觀,還需要進一步改進對待西方文化的態度。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我們已經有了對待西方文化的正常心態和博大胸懷,但也不同程度地存在著某些值得注意的問題。其中一個特別突出的問題是,我國有不少人將西方近代價值觀在中國的傳播與西方某些反華勢力的“西化”和“分化”圖謀混為一談。我國對西方文化以及其他國家文化實行開放政策,以及西方文化在當代世界的強勢地位,使得西方價值觀在中國大陸得到較廣泛的傳播,西方價值觀至今仍然在中國有相當影響力。出現這種情況原本是自然而然的。但是,我們有一些人卻簡單地將這種情況看作是西方反華勢力的“西化”、“分化”圖謀,並因而反對學習和借鑒西方文化。的確,西方有些反華勢力試圖分裂中國、使中國全盤西化,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並堅決地粉碎這種圖謀,但我們不能因此否認學習借鑒西方的必要性。實際上,問題很簡單,西方反華勢力用來分裂中國的東西一定不是西方優秀的文化,而只能是西方用來對付別人而自己不用的東西。我們向西方學習借鑒的不是這樣的對付中國的東西,而是西方人自己用的且對我們有用的東西。因此,我們要將西方近現代價值觀及其構建的有益內容和經驗與西方反華勢力的“西化”、“分化”圖謀區分開來。

作者︰ 江暢 張景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