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範式圖譜

2017年11月01日 04:48:19 來源︰ 《哲學原理》2017年05期

    一、創新學術史研究︰前提反思與“方法論自覺”

    研究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學術史(以下簡稱創新學術史)具有重大意義。偉大的時代總是產生創新的思想。馬克思說︰“任何真正的哲學都是自己時代的精神上的精華”,“文化的活的靈魂”。ヾ如果說,一個時代的學術史展現這一時代學術發展的基本脈絡和主要成就,那麼,創新學術史則反映和體現以思想和學術創新為鮮明特征的偉大時代的學術理路。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新時代以來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進程不僅走出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道路,創造了新時期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兩大飛躍性成果,同時也極大地推動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學術研究的繁榮和發展。這一繁榮和發展不僅表現在學界對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研究的不斷深入,以《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歷史考證版(MEGA2)研究為標志的馬克思主義文本—文獻學意義上的翻譯、出版和解讀成果的不斷問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問題反思和理論原創空間的蓬勃興起,對國外馬克思主義各類人物、思想和著作譯介或評價的大量涌現,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重大理論問題的反思和部門哲學的闡釋,更表現為理論自覺、文化自覺和方法論自覺,出現了豐富多樣的研究範式和獨特路徑,以及致力于原創中國理論和中國話語的中國馬克思主義學科體系、教材體系、學術體系的建設與完善。因此,這一學術史所具有的鮮明時代特征就是理論創新,其演化邏輯突顯了這一偉大時代中理論創新和學術繁榮、成果斐然和學派紛呈的基本樣態,因而是創新學術史的典範。本文致力于研究的“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學術史”,正是指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發生在中國大地上反映和指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的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在學術領域的創新發展的理論圖景,是世界經歷了新舊全球化時代大轉換,中國進入社會主義建設、改革、發展時代並走向世界的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與學術的原創過程,是在復雜現代性語境中創造“新現代性”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體系和話語體系形成演化邏輯。深描創新學術史的圖景,厘清其在學術地理中的主要脈絡和創新走向,概括和總結創新學術史的深刻經驗,以範式圖譜構變來反觀和書寫創新學術史譜系,以便同步、同態、同構地助推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學術創新,這一研究本質上是在一個偉大創新時代“思想創新出場的反思邏輯”。這不僅成為當代人治當代史、當代研究推動當代學術創新的典範,同時對學界自覺秉持文化自信和理論自信、推動中國原創學術走向世界具有重大價值。

    學術史敘事的靈魂在于方法論自覺。學術史出場樣態與方法論的關系,一如黑格爾在《哲學史講演錄》中所說的體系與方法的關系。即體系=方法在內容中的展開,而方法=抽象了內容之後的體系。因此,方法論不是學術史出場樣態的外在路標,而就是學術史樣態的學術理路與內在邏輯。創新學術史決不等于列寧所批評的“人名和書名”的歷史,或者如科林伍德所批評的“剪刀+漿糊”的歷史。創新學術史也不能“述而不作”、僅成為有關學術事件和人物的記述史或編年史。因為這一記述史或編年史僅僅建立了對各種相關數據外在歷史表象的基本聯系,只能達到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所說的“完整的表象”或“感性的具體”,而沒有抓住學術史的內在理路、脈絡、本質和規律,看不見思想創新的必然流動邏輯,根本無法將創新學術史當作一個由若干本質性規定綜合而成的“理性具體”來加以把握。

    超越記述史、穿透學術史“完整的表象”而達到“抽象的規定”的“方法論自覺”,就是把握這一創新學術史中次第出場的研究範式。研究範式之所以能夠成為這一創新學術史的“抽象規定”,源于以下理據。第一,研究範式作為研究群體自覺的行為規範、總體方法和基本路徑,是時代思維方式的集中體現,是學術見解、觀點和理論創新的根基與靈魂。每一個重要研究範式的變革,都引起創新學說史圖景的整體轉換。馬克思曾經這樣來闡釋工具對于人類發展的重大作用︰“各種經濟時代的區別,不在于生產什麼,而在于怎樣生產,用什麼勞動資料生產。勞動資料不僅是人類勞動力發展的測量器,而且是勞動借以進行的社會關系的指示器。”ゝ馬克思和恩格斯曾經將辯證法稱之為是他們最好的思維勞動工具。研究範式也同樣如此。通過研究範式的脈絡,我們可以找到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研究的測量器和指示器。第二,哲學研究範式是當代創新學術史坐標和圖譜的軸心。以研究範式為切入點,準確把握當代創新學術史的範式圖譜構變,就可以循此脈絡深度理解和把握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創新學術史。第三,根據馬克思關于“人體解剖是猴體解剖鎖鑰”的“從後思索”方法,站在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學術史繁榮與創新這一經典時代的範式圖譜構變的制高點上,就可以反觀百年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學術史。

    研究範式的創新已經成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解放、觀念進步、學術發展的原創思想動力和方法論前提。基于“方法論自覺”,國內各馬克思主義哲學博士點學科在推進理論創新的進程中已經形成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教科書改革”、“原理研究”、“哲學史研究”、“文本—文獻學解讀”、“與當代西方哲學對話”、“反思的問題學”、“中國化”、“部門哲學”、“出場學”等九種研究範式,並且日趨完善。以“方法論自覺”秉持研究範式推動學術創新,日益成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主流趨勢。科學辨識、界分和評價這些研究範式,系統考察各個研究範式的歷史成因、基本特征、創新功能、內在局限和未來走向,至今仍然是學界應當著力深度開展研究的課題。然而,僅僅基于各個單一範式功能的研究,仍不足于整體準確勾畫當代創新學術史的全貌。只有從研究範式整體出發,上升為學術圖景甚至圖譜的高度,轉換為出場學視域,才能真正揭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與時俱進的創新邏輯。基于這一新的理解,本文需要進一步深度探索的問題是︰這些範式如何轉換成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學術史圖譜?其中的機制和結構是什麼?我們能否按照“抽象上升為具體”的敘述邏輯使這一過程再現出來?  總的來說,按照“從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論原則,敘述這一過程至少需要經過四個關鍵環節︰第一,穿越學術史表象而深入到“抽象的規定”,科學界定各種研究範式的視域差異,分析它們在推動理論創新功能方面的各自特色,進而闡明多元創新範式之間既競爭又互補的相互關系。只有科學解釋這些範式的成因、基本結構和特征,分析其創新的作用和缺陷,分析其多元範式相互作用而生成的學術譜系和圖景,我們才能真正找到創新學術史的本質結構和“發展規律(與時俱進的思想邏輯)”。第二,從研究範式的彼此孤立分析走向整體關聯研究。在多元範式中,存在著支配和影響其他範式的範式,我們稱之為“軸心範式”,它形成理論創新的坐標,進而由坐標擴展成為理論創新的學術圖景。每一個理論創新時代之所以相互區別,主要是由軸心範式構成的學術圖景的不同而造成的。第三,深描學術圖景之間的歷史轉換。學術圖景之間的連續、斷裂和辯證轉換,共同造就了學術圖譜(學術圖景轉換史)。第四,每一種學術圖景的發生與轉換,都是在一定的歷史語境中出場的,都依賴于一定的歷史場域、一定的出場路徑、一定的出場方式,表現為一定的出場形態。因此,歷史的出場邏輯與思想的出場邏輯的對應生成,就是本文所指的創新學術史。

    二、多元研究範式的界分

    創新學術史所形成的九種研究範式︰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教科書改革、原理研究、哲學史研究、文本—文獻學解讀、與當代西方哲學對話、反思的問題學、部門哲學、中國化、出場學等,歷時態地依次出場,共時態地互補關聯,共同構成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研究的範式圖譜。研究範式在本質結構上構成創新學術史圖譜的微觀基礎;而創新學術史圖譜則成為多元範式相互作用的宏觀表現。考察各研究範式在這一圖譜中自身具有的歷史成因、基本特征、創新功能、內在局限、未來走向,成為深描創新學術史圖譜的邏輯起點。鑒于筆者在以往研究中對此已有論述,因此,在此只需要撮其大要,以便作為進一步考察它們之間相互關系及其結果形態的微觀基礎。ゞ

    “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改革研究範式”一直是中國研究與普及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主要方式。教科書改革範式的形成有三個原因︰實現馬克思主義大眾化;鞏固馬克思主義哲學在意識形態領域指導地位;反映時代創新發展。教科書最大特點即內容原理化、邏輯體系化、表達教科書化。教科書改革範式的內在矛盾是︰內容時代化與表達原理化、教科書化之間存在著歷史性與原理性、相對性與絕對性、變化性與穩定性、原理共識與個性表達的矛盾。前者是不斷變化的,後者則是相對穩定的,易于導致體系話語教條化的結果。原理研究範式就是因克服這一局限的需要而產生。

    “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研究範式”是以專著、論文等話語形式表現出來的研究方式,其特點是︰表達主體更適合學者個體;研究、創新和表達更加自由、個性化;領域分散化,拓展了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多種理解體系、諸多新哲學領域研究。原理研究範式也存在著邏輯表達與歷史變化、相對性與絕對性的矛盾,缺乏文本、歷史和現實根據的支撐,容易陷入片面的“一家之言”,存在“非法引證”問題。馬哲史研究範式因其局限而生,起到巨大的補正作用。

    “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的歷史成因有三︰沖破蘇聯教科書的教條性理解、更加歷史地、完整準確地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與西方“馬克思學”的誤讀展開對話與論辯;全面梳理馬克思主義發展邏輯、創新理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其基本特點是︰歷史性解讀,即從思想史發展的角度看馬克思主義哲學發生、發展、演化的過程;規律性解讀,從思想史邏輯中總結馬哲史發展規律,指導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對話性解讀,每一研究都需要與西方馬克思學展開對話,從而在論辯中得出結論。其創新功能是,歷史性描述和開放性解讀,使學者以發展的眼光看待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出場和在場,強調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與時俱進。

    “馬克思主義文本—文獻學解讀研究範式”的出場原因有三︰深度理解馬哲史需要,沒有文本—文獻學的深度準確理解,也就沒有正確的馬哲史;與西方馬克思學等思潮展開對話、搶奪文本解釋話語權;正本清源、推動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這一範式的基本特點是︰通過版本學比較、文本編纂和意義解讀來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進而通過以時代視域解讀文本來實現理論創新。這一研究範式對于學者的學術技術規範要求很高。其局限性在于,文本研究不能替代現實關照,對其崇古向度的反思就引起學者提出新的研究範式。

    “與當代西方哲學對話研究範式”的歷史成因有二︰迎接西方思潮挑戰、激活馬克思主義思想資源、捍衛馬克思主義地位;彰顯馬克思主義當代意義、激活思想資源、推動創新。其創新功能在于︰深入了解了當代西方學術前沿,使中國學界與西方學術前沿差距逐步縮小,又鍛煉提高了中國學者的理論素養和對話水平,展示了中國學術的風采,在國際學術場域中中國學術的聲音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從弱到強,逐步解構和打破了西方學術一統天下的話語霸權。對話研究範式的問題在于,易于將西方思潮嫁接到馬克思主義哲學,出現“以西解馬”、食洋不化的現象。因而必須從自己的實踐出發,反思中國時代化重大現實問題。  “反思的問題學研究範式”有三個出場原因︰改變食洋不化現象,實現中國學術的原創性研究;以重大現實問題為中心,以改變世界的實踐為靈魂,以解決時代的重大現實問題為歸宿,強力推進當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問題學導向是馬克思主義哲學自身創新的必然路徑。這一範式的基本特點是,它既是問題學的,也是反思的,是反思的問題學。其創新功能是,直面現實問題本身,不斷推動理論拓展、理論創新。這一範式取得了重大的理論進展,形成了一系列新思想、新概念、新命題。其局限在于,對時代重大問題反思不夠系統化、專門化,因而部門哲學就應運而生。

    “部門哲學研究範式”的出場有兩個歷史原因︰原理研究範式對于各個新領域的關注,導致理論分化,出現“小體系的時代”;反思的問題學研究範式需要逐步集中在一個專門領域和部門,將學科知識背景與反思的問題學的現實導向加以有機結合。其基本特點是︰作為一種專門化的領域哲學理論,處在一般哲學與具體科學領域的中介位置,是某領域科學的總概括和引領性的理論。其創新功能是催生理論創新,推動各個小體系創新理論發展。部門哲學的最終宗旨是服務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因此,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研究範式就必然再次出場。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研究範式”的理論特點和創新功能是︰聚焦中國問題,我們的研究要以中國問題為中心;堅守中國立場,我們研究中國問題的立場要堅定地從中國人民立場出發;創新中國視域,要有自己的理論眼光和理論視域;原創中國理論,真正解釋和指導自己的實踐;形成中國學術話語,使中國學術走出國門,影響世界學術。當然,所有的研究不能僅僅停留在理論和思想層面,還需要研究產生思想、創造思想的歷史底蘊和時代基礎。這就呼喚“馬克思主義出場學研究範式”的出場。

    “馬克思主義出場學研究範式”是研究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邏輯的科學。其宗旨是闡釋在不斷變化的時空語境中,馬克思主義如何不斷適應時空變化而創新地出場。它具有三個基本特點︰其一,建立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邏輯的空間坐標,其中包括“兩大地平線”︰時代歷史地平線的變化邏輯;在歷史地平線上,馬克思主義出場形態發生創新型改變的邏輯。兩大地平線造就四個模塊(當年歷史語境—當代語境;當年馬克思主義—當代馬克思主義),因而構成了出場學研究範式的基本話語空間。其二,馬克思主義哲學體系的本質是由一定的歷史語境造就、依賴一定出場路徑的出場形態,決不能教條主義地將其看成一經出場就永恆在場不變的理論體系,馬克思主義只有不斷創新出場才能秉持在場,而創新就是差異。其三,馬克思主義創新過程充滿著出場學的辯證法,其中主要是“出場”和“在場”的循環、“同一”與“差異”的循環。馬克思主義只有在歷史、全球化兩個維度上看馬克思主義在全球和時代的創新變化,才能真正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當代出場形態的合理性。

    可見,研究範式的出場,是學術創新的需要;而各個研究範式推動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的作用路徑、機制和方法論特點是各不相同的。其中,學界觀察研究範式的創新功能一般包括廣狹兩個方面。狹義即指科研論著的數量及其創新指數。廣義還包括學者創新素養與學術共同體的成長;學術研究基地和平台的建設;學科建設的水平、質量和方向特色;等等。廣義涉及的其他方面,有待知識社會學加以深度研究。由于本文主題所限,本文主要著眼于考察狹義作用的方面。對此,我們可以從以下兩個視角來加以觀察。其一,是各個研究範式對于學術文獻產出的貢獻量。筆者領餃的學術團隊依托大數據支撐條件下建立“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數據庫”,在專業數據采集基礎上,得出了各個歸類于研究範式的文獻產出統計數據(見表1)。

    

    需要說明的是,由于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中的學派形成的穩定程度不同,各位學者對于學派的皈依程度不同,因此,我們還能夠看到同一個學者雖然以某個範式研究為主體,但是並未完全阻斷他嘗試著在使用其他範式作研究,也就是說,他們並沒有“從一而終”。因此,我們在不同範式和學派描述時,也會同時發現他們的學術身影置于其中。

    其二,各個基本研究範式的創新功能,還可以“範式創新指數”作為評價尺度,評價各理論範式創新度的基本狀況。

    “創新指數”(CI)用以表示各個範式的理論創新功能的程度,它是指某一研究範式所推動、包含、催生的新概念、新思想、新原理、新領域、新理解方式與這一範式涵蓋的全部論著基數之比。。其中CI為創新指數,c系列為各個類別的創新數量,是時間段,Sn是某一範式影響下全國發表的論著數量總和,而1/100是系數比。也就是說,在某一時間段中,某一範式推動、催生、提供的創新內容數量與同期範式支配下的論著數量之百分比。如果我們以此為指標,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各個研究範式的理論創新的大致情形如下(見表2)。  

    可見,九大研究範式由于歷史成因不同、基本特征不同,在推動學術創新成果方面的功能也就顯現出一定的差異。

    研究範式的創新驅動功能還涉及更廣的方面,例如,不同的研究範式作為學術共同體的共同研究路徑、研究規範、方法和工具,對于學術共同體(甚至學派)的形成、發展起著積極的作用;研究範式的形成又必然促進學科特色的凝聚,進而推動學科發展和研究基地的建設;等等。鑒于這些方面需要專門闡釋,故在此不一一贅述。本文的進一步研究聚焦于︰從研究範式出發,如何構成本真的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學術史圖譜?為此,我們不僅需要厘清各個單個研究範式的自我規定,而且要深度分析和把握各個研究範式之間的相互關系。

    三、創新的軸心範式、縱橫坐標與學術圖景

    雖然研究範式構成了創新學術史圖譜的微觀基礎,但是完整描述創新學術史圖譜需要整體把握多元範式的宏觀結構。而要達成這一目標,我們就會發現︰各研究範式決不是孤寂地在場、僅呈現為一種“散漫無機的完整性”,也不僅存在于歷時態關聯中,而是一經產生就存在于共時態關聯中。然而,一個重大問題恰好在于︰多元研究範式的各自知識生產規則、方法論,主導學術共同體的規則各不相同,那麼,不同的範式是怎樣被切分、拼接、組裝為整體化的學術裝置的呢?在它們之間的共時態關聯是如何出現支配與服從關系、從而展現為一個完整學術圖景的呢?從微觀基礎上升到宏觀結構,兩者之間存在著鴻溝,跨越鴻溝需要有“驚人的跳躍”。解答上述問題的奧秘,恰好是歷史地和邏輯地再現創新學術史的關鍵。

    跨越鴻溝、實現從“抽象上升到具體”過程的關鍵在于︰在不同的創新時期、不同的學術圖景中,出場的研究範式不僅數量不同,而且研究範式之間的地位和功能也不相同。其中,必有一個起主導的和支配作用的範式,它的存在在所有範式共時態關聯中起著支配、決定其他範式性質和創新功能的作用。我們把這一主導範式稱之為軸心範式。因為,這一範式決定著一個學術圖景的根本性質和基本結構。例如,在教科書改革時代,理論創新、哲學發展主要依靠教科書改革,呈現內容創新的時代化與話語方式的教科書化的高度統一。因此,理論創新的知識生產形式就必然表現為從舊教科書到新教科書。教科書改革成為承載馬克思主義哲學內容時代化創新發展的主要路徑和方式。

    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初期,“教科書改革”就成為那一創新時期的軸心範式。教科書一直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思想在場的主要方式。之所以如此,既是源于從第二國際到蘇聯的一貫學術傳統,更是因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需要,漸次成為影響中國學術展開的傳統路徑。從第二國際到蘇聯,哲學教科書傳統大致分為三個階段。一是第二國際階段。恩格斯在《反杜林論》中借“積極批判”杜林的機會,對“共產主義世界觀”作“系統而比較連貫的闡述”,成為哲學教科書體系的主要範本。此後,狄慈根、拉布里奧拉、考茨基、梅林等第二國際理論家為了進一步完整準確地宣傳馬克思主義哲學,撰寫了類似“教科書”的專門性著作,如考茨基的《唯物主義歷史觀》、拉布里奧拉的《論歷史唯物主義》等。二是前斯大林階段。普列漢諾夫的《論一元論歷史觀之發展》(1895)、《唯物主義歷史觀》(1901),列寧的《卡爾•馬克思》、《馬克思主義的三個來源和三個組成部分》等,都為全面闡釋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奠定了最重要的思想基礎。列寧甚至稱贊普列漢諾夫的著作“培養了整整一代俄國馬克思主義者”。々自德波林之後,1921年布哈林的《共產主義ABC》、《歷史唯物主義理論——馬克思主義社會學通俗教材》也曾經在過渡時期成為武裝全黨、教育干部的普及教材。在列寧和布哈林思想影響下,蘇聯學者出版了權威性版本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1922-1930年間,由沃里夫松(1922)、薩拉比楊諾夫(1925)、蒂緬斯基(1930)等人出版了有關“辯證唯物主義”為書名的教科書,還有米汀、拉祖莫夫斯基主編的《歷史唯物主義》(1932)、《辯證唯物主義》(1934)。1933年底,蘇聯共產主義學院哲學研究所出版了《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高校哲學教科書,標志著教科書話語體系範式的形成。三是在斯大林階段,為了鞏固執政黨指導思想的主導地位,武裝全黨、教育人民,有必要以教科書“標準”話語、完整體系方式闡釋、宣傳和普及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以批判德波林為契機,斯大林撰寫出版了《論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聯共(布)黨史》四章二節),奠定了“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框架。由于蘇聯的領導地位,這一教科書對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塔爾海瑪的《現代世界觀》(1929)、河上肇的《馬克思主義之哲學的基礎》(1930)等也對中國學者產生了一定的影響。李達在大力翻譯國外相關著作之余撰寫的《社會學大綱》,毛澤東同志曾經贊譽說“這是中國人自己寫的第一本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此外,瞿秋白的《社會科學講義》(含《社會哲學概論》和《現代社會學》)、延安整風時期曾編寫過的《辯證唯物主義》授課大綱,等等,都應當是我國馬克思主義教科書的早期雛形。解放初期(1952年起),由于政治戰略“一邊倒”的需要,我國在中國人民大學大規模舉辦馬列師資培訓班,聘請蘇聯一批專家講學,因此蘇聯教科書思想就從此通過中國知識界途徑向整個社會普及。新中國成立初期,學界很少有自己的教科書出版,除了有個別學者如1955年就受到批判的華崗主編的《辯證唯物論大綱》之外,學界主要陸續翻譯出版了一批蘇聯教科書,如《聯共(布)黨史》(包括其論述哲學的四章二節),蘇共高級黨校教材《辯證唯物論》,康斯坦丁諾夫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程》(上下編),米汀等主編的《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羅森塔爾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基礎》等。在人民大眾中普及“蘇聯教科書版”的同時,就將蘇聯教科書版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深深嵌入中國讀者心靈,成為長期影響學界的研究範式。對此,毛澤東同志在讀書談話中也有所警惕,對其教科書中有形而上學錯誤的地方都加以嚴厲批評,反對無條件將蘇聯教科書作教條化的跨界平移,要求“教科書中國化”,體現中國化的理論創新。因此,教科書改革範式的出場,旨在打破蘇聯用僵化教條方式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教科書對人們思想的束縛,以思想解放和理論創新精神重寫教科書。其動力來自三個因素︰一是重寫新的時代精神;二是重新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本性和體系;三是重建學科體系。新中國成立以來,“教科書改革熱”大致出現在三個時段︰一是20世紀60年代,在毛澤東同志和中共中央直接關心支持下,在教育部精心組織下,在融合了先後出現的六種教科書基礎上,教育部委托艾思奇主編《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沿著李達《社會學大綱》之路,完成了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教科書編寫任務,成為新中國成立後發行量最大、最為經典的教科書。第二個階段則是改革開放之初,由中國人民大學肖前、李秀林、汪永祥主編的《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而後高清海主編《馬克思主義哲學基礎》,創教科書改革的先河。第三個時段就是2004年以來“馬工程”大規模開展教材體系建設時期,2009年出版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成為標志著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最新時代成果。教科書最大特點即思維(概念、範疇、規律)原理化、邏輯體系化、表達教科書化。所謂原理化,即教科書特別是國家審定教科書一定要內容精練、準確,條理分明,闡釋力求達到共識,進入原理化。所謂體系化、邏輯化,即教科書追求表達思想內容的完整知識體系,要有一貫的邏輯。所謂教科書化,即呈現形式是教科書,話語一定要采取斷言式,概念明晰、定義準確、論證周延、語言精練、章節邏輯層次鮮明、內容環環相扣、內容循序漸進,由淺入深,由簡入繁,符合學生漸次理解和逐步掌握的學習規律,把內容作為一門完整正確的知識體系來加以建構。因而對象性、明晰性、循序漸進性、邏輯性、體系性原則等特點特別鮮明。範式內在追求的目標是︰任何創新思想只有表現為教科書才達到最高表現或終結形式,具有教科書崇拜傾向。教科書研究範式最大的創新功能在于︰教化、宣傳、普及作用無可替代,影響廣泛、貢獻巨大。由于教科書範式本然存在的內容時代化與表達原理化、相對性與絕對性、變化性與穩定性的矛盾,因此,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內在局限走向極端必然導致體系的教條化甚至僵化。同時,教科書共識化呆板要求延緩、壓抑了個體自由學術表達。因此,需要突破這一研究範式的局限,由教科書改革而延伸的橫軸,原理研究範式應運而生。

    原理研究話語方式脫胎于教科書,其研究內容依然源于教科書體系性構建和原理性表達,表現為教科書的共時態橫軸延伸。但是,原理研究已經呈現出三個超越性功能︰第一,能夠更及時、更充分反映時代精神,強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功能。如反映和表達新科技革命的系統辯證法研究以及反映新時期時代精神的價值論研究、現代化研究、文化研究等等,拓展了原先教科書體系暫時難以包容的重大領域的創新內容,進而發展為部門哲學,如經濟哲學(含財富哲學、資本哲學)、政治哲學、發展哲學、文化哲學、社會哲學、軍事哲學、價值哲學、城市哲學甚至生活哲學等等。第二,更加方便學者對馬克思主義哲學本性與體系的個性化理解和表達。20世紀80-90年代,在思想解放、創新探索的激勵下,學者們提出了有別于“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體系的新理解,強調歷史、實踐、人等因素在馬克思創立新世界觀中的地位和作用,提出了諸如“歷史唯物主義一體化”、“實踐的唯物主義”、“實踐本體論”、“人學”、“實踐哲學”、“交往實踐的唯物主義”等等理解模式。第三,話語方式表現為“後教科書方式”,主要是論文和專著,而不再是教科書。無論原理研究如何超越教科書闡釋體系,但是其學術理路和治學方式仍然沒有擺脫教科書傳統,其研究的最終理想依然是皈依某種新版教科書。因此,原理研究服從、服務于教科書改革範式,構成以教科書改革為軸心的學術圖景的橫軸。

    經典原著選讀構成這一學術圖景的縱軸。原著選讀入選(後演變為文本—文獻學解讀)的文本按照原典問世時序編選的,形式上表現為歷時態向度。但是,文本出場時序的“歷史性”並沒有表現在對文本思想理解的歷史差異上,相反,在本質上,對原著文本意義的理解恰好是同質性、無差別、非歷史的。原著選讀僅僅是用來證明教科書所包含原理出場有據,即有原典根據而已。原著選讀無非是“穿著原著衣裝的教科書”。至此,由教科書改革範式為軸心、由原理研究和原著選讀為縱橫兩軸,就形成了改革開放以來的創新學術史的第一個學術圖景。

    可見,學術圖景作為新的學術創新裝置,其布展結構決不是多元範式的簡單疊加,而是一個由軸心範式與其他相關範式有機整合的結果。學術圖景的創新功能也不等于各個研究範式功能簡單相加,而是其由軸心範式與協同範式的有機重構後的系統功能。在這一系統中,各個範式圍繞軸心範式的指派而承擔著某種協同創新的功能。學術圖景的創新功能因此遠大于單一範式或範式簡單和。在軸心範式沒有發生改變之前,相對應的縱橫兩軸就不會發生改變,相應地,對應生成的學術圖景也就不可能發生改變。反之,一旦軸心範式的地位發生改變,那麼,相應地,學術圖景則必然發生轉換。隨著軸心範式不斷發生格式塔轉換,學術圖景就發生新舊更迭,歷史地呈現一個個既相互聯系,又相互區別的知識生產裝置,一種學術創新的知識型。

    四、學術圖景的格式塔演化與結構創新︰範式圖譜

    軸心範式一旦發生新舊交替,那麼,學術圖景必將或遲或早總要發生構變。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圍繞理論創新的步步深入,先後有四個研究範式成為軸心範式,因而促使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的學術圖景發生三次重大轉變、形成了四種學術圖景。

    在沖破蘇聯教科書僵化教條束縛、思想解放的引領下,教科書改革在“改革的哲學、哲學的改革”精神召喚下,以原理研究、原著選讀為縱橫軸,建構起第一個創新的學術圖景。

    學術圖景的命名由軸心範式這一主導因素決定。教科書改革和原理研究的內在矛盾和局限,即歷史性與原理相對穩定性的矛盾、體系追求絕對性與內容相對性的矛盾、原理要求恆常性與內容發展性的矛盾,等等,因而就轉變為整個學術圖景的矛盾和局限。這一學術圖景容易忽略時代實踐發展造就內容的變革性、變化性、歷史性而強化教科書表達的原理性、絕對性、穩定性,走向極端必然導致僵化教條,成為“在場的形而上學”。此外,這一學術圖景非歷史地、平行地非法引證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在不同時期的文本話語作為原理論據,就將與時俱進的馬克思主義哲學,重新變成一成不變的教條。為此,超越這一學術圖景,充滿歷史意識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應運而生。1981年,在教育部大力支持下,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由劉嶸、高齊雲、葉汝賢等主編的全國第一本《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稿》,成為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科和研究範式的開山之作。而後,以陳先達、靳輝明《馬克思恩格斯思想史》、《馬克思早期思想研究》,陳先達著《走向歷史深處》、黃楠森主編《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孫伯《探索者道路的探索》等著作為主要標志,開闢了馬哲史研究的新階段。此外,以莊福齡、徐琳、余源培等為代表的資深學者和以梁樹發、張異賓(張一兵)、王東、何萍、孫承叔、徐俊忠等為代表的中年學者群星閃耀,使歷史學派迅速形成。這一範式以歷史性解讀即從思想史發展的角度看馬克思主義哲學發生、發展與演化過程,從思想史邏輯中總結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規律,從而避免了教科書改革和原理研究經常存在的非歷史性理解和教條化解讀的局限。以與西方馬克思學展開對話方式展開解讀和理解,從而使研究視域更加開放。這一範式的創新功能也因此得以鮮明︰歷史性描述和開放性解讀,使學者有以發展的眼光看待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出場和在場,強調馬克思主義哲學作為“歷史的科學”的與時俱進品格。當然,這一範式必然呼喚文本—文獻學解讀研究範式的出場,從而促使原著選讀向文本—文獻學解讀範式的轉變。文本—文獻學解讀成為第二個學術圖景的軸心範式。之所以如此,主要取決于三個原因。第一,馬哲史研究越深入,就越對文本—文獻學解讀研究範式產生深度依賴,使後者地位凸顯,進而成為新的軸心範式。馬哲史學者發現︰他們對于馬哲史內容的敘事,總是被文本—文獻學解讀的最新成果牽引而被不斷刷新。因此,文本—文獻學解讀成為馬哲史研究的前提條件和學術基礎。這一內在關系,必然使文本—文獻學解讀成為軸心範式。

    第二,成為與西方“馬克思學”爭奪馬克思恩格斯文本文獻編纂和解讀模式話語權的主要戰場。馬克思主義原典收集、整理、翻譯和出版工作,進而開展文本—文獻學的解讀和研究,是主動掌握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解釋的話語權,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不斷推進理論創新和學術創新,維護國家意識形態安全的迫切需要。目前,在這一領域,中國還面臨很多挑戰。首先,雖然從總體上看,我國雖然現在是翻譯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最多最全的國家,但與其他有關國家相比,我國的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典藏還比較落後。馬克思、恩格斯的手稿原件,三分之二收藏在荷蘭,三分之一收藏在俄羅斯。許多國家設立了收藏馬克思主義文獻、研究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專門機構。例如,德國的國際馬克思恩格斯基金會、俄羅斯的國家社會政治史檔案館(原馬克思列寧主義研究院)、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國際社會史研究所、比利時的布魯塞爾馬克思研究所、英國倫敦馬克思紀念圖書館,等等。甚至日本,其收藏的馬克思主義文獻也多于我國。缺乏文獻典藏支撐,掌握經典解釋權和話語權就失去了基本前提。此外,文獻研究、文本解讀水平也相對落後,翻譯、解讀、研究專業人才嚴重匱乏,這就嚴重阻礙了掌握解釋話語權的進程。其次,隨著開放進程的加速,國外的各種馬克思主義研究,如西方“馬克思學”、西方馬克思主義、後馬克思主義都對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有很大影響。他們對馬克思主義經典文本作了深入詳細的研究,對消除某些針對馬克思主義的誤解等方面有啟發意義;但是,他們更多地對馬克思主義提出了質疑和挑戰。如何積極回應挑戰、開展對話,就成為中國學界“保衛馬克思”的一大任務。不在馬克思恩格斯文本文獻編纂和解讀模式上爭得中國話語權,那麼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就永遠受制于人。因此,這一戰場隨著對話的深入必然要延伸到對馬克思恩格斯文本文獻編纂學和解讀模式這一深層地帶來展開。軸心範式與縱橫兩軸之間的關系也因此被限定︰文本—文獻學解讀水平和模式決定著中國馬克思主義學者對話能力和馬哲史研究水平,而對話與馬哲史研究水平反過來強力推動著中國學者文本—文獻學解讀水平的提升和解讀模式的創新。

    第三,作為軸心範式,文本—文獻學解讀具有的獨特創新功能。其一,第一次真正以文本—文獻學方式考察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原初語境,把版本學、編纂學、目錄學和校勘學等等文獻學研究方式看作是推動深度理解原典意義的有效方式,當做創新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基本路徑之一。在這一範式看來,不僅意義決定文本樣式,文本樣式承載意義;同時文本結構、樣式也決定文本的意義。文本結構的改變可以相應改變文本意義。西方“馬克思學”與中國學者由于編纂—解讀模式不同,因此,原初文本呈現的意義也大相徑庭。因此,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必須重視建立自己的編纂學和解讀體系。近年來,在資深學者原著選讀基礎上,在以張異賓、王東等為代表的一批中青年學者的深度耕犁下,文本—文獻學解讀領域碩果累累,影響日隆。其二,以張異賓的《回到馬克思》一書為標志,以批判非歷史地引證文本文獻為突破點,文本—文獻學解讀範式主張回到馬克思的原初歷史語境,以對文本的深度耕犁來大力推動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的歷史自覺和發展自覺。其三,文本—文獻學解讀範式成為一種創新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當代方式。這一解讀的前理解是時代的和創新的,是用創新視域的對話來讓馬克思“大聲說話”,讓文本意義真正向當代人開放。其四,多層推進文本—文獻學研究。其中至少包括了文獻學、認識論、文本解釋學三個層面的研究。文獻學是基礎,版本、目錄、編纂和校勘決定文本結構。認識論探索的是文本結構及其與意義結構的關聯。文本解釋學層面進一步追問解釋的意義。在有沒有文本原意、什麼是文本原意問題上,學界展開激烈的爭論。客觀解釋學、主觀解釋學和哲學解釋學都在這一問題上有自己的主張。

    以這一範式為核心形成的經典學派,帶有較為濃郁的學院派風格。這不僅體現在他們“板凳須坐十年冷,文章不寫半句空”的嚴謹學風,更體現在文獻學研究所必然依賴的目錄學、版本學、編纂學等等的技術範型。這一範型也成為他們從事國際學術對話的優勢基礎。他們可以用同一種技術範型來相互交流和相互印證。也正因為如此,這一派的某些學者有技術至上主義傾向,重技術而輕思想,可能導致“學術登場、思想退場”。文本—文獻學解讀範式在真正激活了馬哲史歷史靈魂的同時也激活了與以MEGA2整理出版為標志的西方“馬克思學”的對話,進而形成了第二個創新的學術圖景。

    與上一個學術圖景相比,文本—文獻學解讀學術圖景呈現的最大特點在于︰上一個學術圖景主要是邏輯的、原理的、橫向布展的,而這一學術圖景有巨大的歷史感為基礎,偏重于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作歷史的、演化的和縱向差異的研究。  針對文本—文獻學解讀視域下可能隱藏的“頑強的崇古意識”,學界需要將“回到馬克思”與“馬克思走向當代”結合,真正做到“回歸馬克思”與“發展馬克思”的統一,讓馬克思主義哲學既“返本”又“開新”,王東、段忠橋、喬瑞金等人強調要將文本研究與理論創新結合;而在對話範式支撐下,俞吾金、吳曉明、陳學明等人則強調用與當代西方思潮對話來“激活馬克思的思想資源”,彰顯“馬克思是我們同時代人”的在場維度。蘇東劇變,新自由主義宣告馬克思主義“灰飛煙滅”和“歷史的終結”,在“脫節的時代”馬克思主義時代性、在場性意義受到嚴重挑戰。迎接時代挑戰,馬克思思想的當代價值不僅需要在對話中來激活,更需要在反思時代本質、解答時代問題中才能真正得以彰顯。而“回到馬克思”的文本—文獻學解讀畢竟也需要以時代視域作為研究前提。而時代視域只能來源于對時代重大問題的反思。因此,以“反思的問題學”研究範式為軸心,以拓展的領域部門研究範式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研究範式為縱橫兩翼,形成了第三個創新的學術圖景。

    “反思的問題學”之所以成為新軸心範式,源于有自己鮮明特點。其一,強烈的問題意識一直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生命力所在,成為研究的出發點和歸屬點,一以貫之的靈魂。馬克思說︰“問題就是公開的、無畏的、左右一切個人的時代聲音。問題就是時代的口號,是它表現自己精神狀態的最實際的呼聲。”ぁ其二,馬克思主義哲學當代在場方式就是成為時代“反思的問題學”,深刻反思、著力穿透和科學解答系列新全球化問題︰如資本創新邏輯對全球生產方式的深刻變革、重寫現代性、全球格局變化、多元文明沖突等等,這應當成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當代出場的主要方式。其三,問題導向必須對問題和提問方式本身加以深刻反思和批判,既反對“問題的形而上學”,也反對“問題的實證主義”,因而是反思批判問題的研究方式。あ其四,“反思的問題學”是理論創新的範式。“理論是灰色的,生活之樹常青”。生活不斷提出問題,引導哲學打破教條,重新反思問題、解答問題,因而就可以不斷引導理論創新。問題學視域是破除教條主義的利器。

    然而,重大現實問題也需要專門研究。因此,部門哲學研究範式就將問題學反思逐步上升為專門的學科化、部門化系統,如經濟哲學對資本批判問題的哲學研究,政治哲學對于公平正義問題的研究,價值哲學對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弘揚,等等。部門哲學在“反思的問題學”基礎上,布展出一個又一個新部門、新領域,如經濟哲學、政治哲學、發展哲學、價值哲學、社會哲學、文化哲學、管理哲學、軍事哲學等等,涌現出一大批著名學者,ぃ取得了輝煌的成就。交叉學科、新興學科日益增多,成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一大拓展和一大助力。部門哲學因此成為“反思的問題學”的橫向展開,或橫軸。從縱軸來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作為一種研究範式,著力考察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實際結合的歷史經驗、實踐路徑和文化路徑,探索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兩大飛躍性成果的出場邏輯,“一切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以正在做的事情為中心”通篇貫徹著“反思的問題學”的實踐向度,使“反思的問題學”指向更加明確。沿著李達開創的學術理路,陶德麟、王偉光、李景源、汪信硯、何萍等人深度研究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基本問題、基本理論和總體戰略。當然,無論是“反思的問題學”、部門哲學或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依然都是思想出場的邏輯,還沒有穿透思想出場邏輯背後去發現歷史語境和出場語境。而要想真實地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演化邏輯,就必須要將歷史與邏輯之間建立為統一的出場體系,考察思想何以出場、如何出場,這就必然召喚出場學範式。

    因此,以馬克思主義研究的出場學範式為軸心,以正在形成中的實踐解釋學範式和馬克思主義發展史為兩翼,正在形成第四個創新的學術圖景。

    馬克思主義出場學是研究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邏輯的理論體系。它深度分析馬克思主義“出場”的歷史語境、出場路徑和出場形態之間的內在連鎖關系,探索馬克思主義哲學從當年到當代、從世界到中國的出場史和創新過程。之所以能夠作為第四個學術圖景的軸心範式,在于它所具有的獨特研究視域和創新馬克思主義的功能。具體表現為︰第一,迎接挑戰,深刻闡釋馬克思主義在當代出場的必然性。第二,系統揭示馬克思主義從當年到當代、從國外到中國的出場機制。第三,“出場學”也是闡釋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辯證法。第四,出場學也是我們宏觀理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全球化雙向出場的空間關系的科學方法。

    馬克思主義出場學不僅不排斥其他研究範式的積極作用,相反,是最大限度包容其他研究範式“一切不受反駁的合理成分”,又最大限度地避免上述研究範式的局限,並且能夠抵達許多研究範式所難以企及的空間,具有更廣闊的理論闡釋力和預見力。因而,在深刻揭示真實歷史語境基礎上,可以將馬哲史、思想史作為縱軸,而將馬克思主義解釋學作為橫軸,形成第四個學術圖景。

    三次轉型、四個創新學術圖景,構成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的學術圖譜。雖然每一個學術圖景內在的軸心與協同範式之間的關聯方式不盡相同,有緊密關聯,有分段關聯,但是都共同支配著這一時期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創新的學術圖景。

    五、出場學闡釋︰創新學術史的與時俱進邏輯

    以四大學術圖景格式塔轉換形成的範式圖譜,宏觀展現了創新學術史的思想演進邏輯。然而,我們的研究任務還需要更進一步,揭示其出場邏輯的歷史必然性,考察其出場史。因此,我們要進一步將思想演進邏輯放置在真實歷史時代演進基礎上加以再反思。為此,我們就必然再一次召喚馬克思主義出場學視域。

    在“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思維行程中,出場學不僅呈現為研究對象即作為第四個學術圖景的軸心範式,更作為這一行程最終環節的主體方法論,被用來深度自覺地闡釋創新學術史的歷史與邏輯統一。兩者一個作為對象在場,一個作為研究方法而出場,一個作為學術圖景的軸心範式;一個作為總體闡釋創新學術史圖譜的視域。

    出場學視域指出︰以四大學術圖景轉換為主線所構成的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學術史的範式圖譜,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偉大探索的哲學表現。隨著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踐主題從革命轉向建設、改革和發展各個歷史階段,因而其特殊的歷史需求表現在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學術史中,就必然使各個不同的研究範式應運而生,並呈現為不同的軸心範式和學術圖景。第一個學術圖景是全球分裂和對抗條件下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實踐需要的理論表現。西方資本全球化勢力與反資本全球化的東方社會主義勢力組成分裂和對抗的兩大陣線。全球分裂必然表現為意識形態的對抗和冷戰。新中國成立後,“一邊倒”地加入東方陣線,也因此受到帝國主義封鎖,處在意識形態冷戰對立之中。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不僅推翻三座大山的經濟、政治統治,建立新的經濟制度和政治制度;也需要在思想領域結束舊文化意識形態的統治,在國家和社會層面全面布展、普及和鞏固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的意識形態。為此,新中國主要采取了兩大戰略舉措。一是開展大規模思想改造和批判運動,肅清舊社會遺留的、與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制度相適應的舊思想、舊道德、舊學術的影響。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沒有批判西方在舊中國影響最大的杜威、胡適的實用主義和“第三條道路”思潮,沒有批判梁漱溟等為代表的唯心主義舊儒學,就不可能廓清意識形態地平,讓馬克思主義大規模傳播並有效佔領意識形態陣地;也就不可能大規模促使舊知識分子參與思想改造、轉變立場、接受馬克思主義。二是為了全面、準確、迅速地在全社會大規模普及宣傳馬克思主義,包括馬克思主義哲學,國家必然需要利用最便捷、最可靠、最有效的教科書方式來積極實施這一意識形態戰略。既然“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成功地指導中國共產黨人實現了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新中國;那麼,新中國建設初期“一邊倒”地繼續用“拿來主義”即請蘇聯專家大規模培養中國學者、用蘇聯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來幫助中國完成普及宣傳任務,就是一個合理的行動。然而,這一“拿來主義”所內含的蘇聯教科書中形而上學、僵化的教條主義必然產生消極影響,因而不能滿足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要求。因此,重編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即教科書改革範式就必然出場。為了與教科書式普及和宣傳配套,也為了幫助高級干部和廣大教師“學深一步”,原著選讀作為“提高課”在黨的高級干部培訓和高校專業學生培養中陸續開設。為了幫助學者們更深入理解教科書內容,同時開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探索,各種學術刊物應運而生,刊登輔導和原理研究的論文。原初的哲學類學術刊物主要刊登三類文章︰一是哲學思想批判類,二是對教科書內容的理解和闡釋類,三是對新中國現實運動、重大政策和實踐經驗的哲學解釋類。隨著中國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不斷探索,根據中國化實踐經驗來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哲學,編寫中國人自己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就成為理論界的主要使命。為實現這一理論目標,原理研究和原著選讀就承擔了更深入的研究責任,因而逐漸繁榮和發展起來。

    然而,一個特殊時期歷史語境和出場路徑決定了其出場的學術圖景所具有的內在局限。思想批判雖然初步完成廓清意識形態地平的任務,但是也加劇了在全球分裂和對抗語境中與西方學術之間的封閉性。對傳統舊學術的批判清算,到“文革”達到頂峰,造成相當嚴重的歷史的虛無主義和文化斷裂。從蘇聯翻譯引進的馬克思主義教科書體系和內容在普及和傳播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的同時也具有僵化教條傾向,對于中國而後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帶來難以忽視的消極影響。原著選讀和原理研究嚴重受政治斗爭影響,始終在教科書改革研究範式支配的卵翼下未能盡快獨立發展。因而,這一時期的學術圖景的內在局限需要在歷史場域轉換中才能得到克服。

    第二個學術圖景是在新全球化時代來臨的歷史語境中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到中期的思想出場形態。就歷史場域變化來看,以美國信息革命開端和1974年“後福特主義”出現為標志,全球資本創新邏輯初步實現了從馬克思當年大工業資本主導的舊全球化時代向以後工業資本為主導的新全球化時代的轉變。主導資本從大工業轉向金融資本、再向後工業其他資本主導形態轉變。資本創新需要有一個較長的經濟增長周期(長周期)來實現資本盈利最大化的沖動。因此,和平與發展就成為世界主題。在這一主題支配下,全球資本創新希望通過產業升級而重塑世界經濟結構,即將制造業轉移到世界邊緣(欠發達)國家和地區,而騰出空間發展新支配性後工業資本產業(金融資本、知識資本、服務貿易、虛擬資本等),形成“全球的後工業資本—工業制造業”新兩極化經濟結構。在這一全球結構中,經濟全球化交往超越了分裂,世界發展需求替代了全面戰爭,成為中國利用全球主題環境實現改革開放新戰略、搶抓戰略機遇而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客觀條件。于是,“改革的哲學、哲學的改革”、“現代化的哲學、哲學的現代化”就成為新時期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發展的新使命。受歷史慣性影響,最先打破“文革”以來“左”傾教條主義桎梏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表達先聲,為胡福明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文,采取原理研究範式,引發了全國原理研究熱。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原理研究的地位第一次抬升到幾乎超越教科書改革範式的水平。隨之而來的是,教科書改革狂潮跟進,再一次在學界奪回軸心範式地位。然而,隨著思想解放、學術發展的日益深入,原理研究再也不滿足于教科書改革對于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解的共識性、統一性束縛,因而出現了對馬克思主義哲學本質和體系的多樣性理解,從而沖破了教科書改革的時代局限,學界以論著而不是教科書進入了“後教科書時代”。此外,隨著開放的深入,西方思潮蜂擁而至,關于馬克思早期思想研究成為人們激烈爭論的場所。原理研究的多樣性理解不僅是源于改革開放的新實踐,也源于人們在與西方思潮對話中的思考。因此,馬克思主義哲學與西方思潮對話,激發了對話研究範式的迅速崛起;為了對話,系統闡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成為當務之急。而為了更準確、深入地理解馬克思恩格斯原典,文本—文獻學解讀範式也應運而生。于是,超越第一個學術圖景,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研究的當代出場形態,必然形成以文本—文獻學解讀範式為軸心、以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和對話為縱橫兩軸的新學術圖景。

    然而,和平與發展的全球浪潮、改革開放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都是在不斷探索的實踐中向前邁進的。作為“時代的精神上的精華”、“文化的活的靈魂”,以“改變世界”為己任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其安身立命之所當然是植根于活生生的時代實踐。因而,突破文本視域、超越對話邏輯,緊貼時代實踐的“反思的問題學”研究範式,直接脫胎于“實踐標準”大討論,直接扎根于中國道路探索實踐,因而必然成為第三個學術圖景的軸心範式。

    因此,第三個學術圖景是在改革開放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如日中天、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日益加速時代的哲學產物。前無古人的改革開放事業不能從原典中找到現成答案,那麼在探索中以正在做的事情為中心、在不斷解答新問題、攻堅克難中開拓新境界,形成新理念、新思想、新理論就成為“反思的問題學”意義上創新發展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主要路徑。改革開放偉大實踐深入到哪個領域,“反思的問題學”就同步、同態、同構地深入到那個領域,形成關于該領域的部門哲學。既然發展成為執政興國第一要務,我們需要研究如何擺脫“GDP”崇拜為特征的傳統發展觀,而要向“科學發展觀”、進一步向“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轉變,那麼,關于研究發展觀的理論體系,就必然構成發展哲學。我們需要研究經濟發展的邏輯、財富的邏輯、資本的邏輯,那麼經濟哲學就應運而生。既然我們社會呼喚公平正義,需要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那麼,研究何為正義、如何公平、如何構建中國民主的政治哲學當然就必不可少。我們需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建設,價值哲學就顯得格外重要,等等。每一個部門哲學的興起,都集中體現了“反思的問題學”的指向性,也同時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各個重大領域實踐提供了相應的理論準備。當然,所有的這些創新成果都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時代產物,都為了原創中國理論和中國話語。因此,作為這一學術圖景的縱軸,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需要從歷史的角度系統梳理和總結近“兩個一百年”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道路和基本經驗,為今天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指導創新的實踐服務。

    第四個學術圖景是在前三個學術圖景基礎上更高的方法論自覺,集中體現和反映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要求理論創新所能夠達到的新境界和新高度。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原創不僅在于自己的具體理論成果上,而且更需要在自己的原創的方法論上達到理論自覺。作為第四個學術圖景的軸心範式,它不僅以宏大的視野穿透了以往的思想史、學術史,而且更以揭示思想史、學術史背後的歷史場域的演化邏輯和決定作用為己任,因而它具有仿佛內在地包容著中華民族五千年內在底蘊那樣的巨大歷史感;同時它又以出場形態研究包容著不斷變化的思想形態,以往被教科書改革、原理研究、文本文獻學解讀甚至部門哲學等等所內蘊的那些理論樣式,不過在出場學視域中,這些理論樣式都不是邏輯自洽、孤閉自在的,而是在一定的歷史和空間場域決定下、受一定的出場路徑支配的出場形態。因此,我們不能將馬克思主義某種理論樣式看作是一經在場就一成不變的“超歷史哲學”。馬克思主義永遠需要在新的歷史和空間場域中重新出場,保持創新活力。這一視域,在方法論上成為自覺闡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新成果的理論條件。當然,這一研究範式具有真正的原創性,因而可以成為走向世界的中國學術的標志之一;同時它多方面涉及當代西方學術的問題,因而具有與西方思潮對話的超大空間。

    從當代中國社會主義建設、改革、發展的歷史場域轉換到學術圖景的轉換,形成對範式圖譜的歷史唯物主義解釋。範式圖譜構變史,就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與時俱進的出場史。出場學用兩線(歷史時代實踐的線索和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圖譜線索)、四個模塊(原初時代語境、當下時代語境、原初範式圖譜、當下範式圖譜)來深度解釋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範式演化構變的創新學術史邏輯,從而把學術史研究轉化為一種對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學術與時俱進的創新邏輯分析,使研究轉變為一種科學。

    注釋︰

    ヾ《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20頁。

    ゝ《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10頁。

    ゞ關于九種研究範式的界分、特點和創新功能,請參見任平︰《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的創新與轉換》,《哲學研究》2012年第3期。

    々《列寧全集》第1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308頁。

    ぁ《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289-290頁。

    あ關于“問題的形而上學”和“問題的實證主義”,參見任平︰《馬克思“反思的問題視域”及其當代意義》,《中國社會科學》2006年第6期。

    ぃ如經濟哲學領域張雄、唐正東、魯品越等;政治哲學領域陳晏清、俞可平、萬俊人、段忠橋、李淑梅、龔群、姚大志、顧肅、張盾等;發展哲學領域龐元正、劉森林等;價值哲學領域李連科、李德順、袁貴仁等;社會哲學領域郭湛、王南--、胡大平、劉懷玉等;文化哲學領域衣俊卿、鄒廣文、韓民青等;管理哲學領域崔緒治、劉敬魯等;軍事哲學領域侯樹棟、畢京京、夏興有、黃書進等。

作者︰ 任平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