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當代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認識與應對

2017年11月01日 04:55:32 來源︰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2017年01期

    作為近代以來的一種制度形態,資本主義自從產生之後,總體上看,其運行一直相當順遂,推動了世界經濟、政治、社會、科學技術和文化等各個方面的發展,人類社會在生產力水平、政治民主和文化多元化等方面都有了史無前例的進步。但是,我們又不得不承認,資本主義的發展總是與危機相伴而生的,當代資本主義更是發生了系統性的危機,並給世界和中國的發展帶來了嚴峻的挑戰。研究當代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和中國的應對策略,不僅有助于豐富馬克思主義關于資本主義危機的理論、正確認識當代資本主義發展的新趨勢,而且有助于我國的現代化發展。

    當代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的主要表現

    客觀而言,當代資本主義在科學技術的創新、經濟發展的進步和社會有機體的健全等方面,都有令人稱道的進展。但是,由于資本主義固有的各種矛盾,尤其是生產資料私人佔有與生產社會化的基本矛盾的存在和作用,資本主義的發展過程中時常出現各種難以應對的危機。事實上,自從1825年英國爆發第一次資本主義經濟危機以來,資本主義世界就周期性地籠罩在危機的陰影中。原因是,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生產資料私有制和不斷發展的社會分工,引發了“商品內在的使用價值和價值的對立,私人勞動同時必須表現為直接社會勞動的對立,特殊的、具體的勞動同時只是當作抽象的、一般的勞動的對立,物的人格化和人格的物化的對立,這種內在的矛盾在商品形態變化的對立中取得了發展的運動形式。因此,這些形式包含著危機的可能性”ヾ。也就是說,包括經濟、政治和社會等各種危機在內的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是由資本主義私有制和社會勞動分工共同催生的眾多的矛盾和對立所導致的。

    當代資本主義經濟危機是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的主要表現形式,是資本主義發展過程中常伴長隨的周期性現象,是資本主義危機最先爆發的領域,是引發政治、文化和社會等各種危機的基礎。資本主義經濟危機是由其社會基本矛盾決定的,馬克思曾精闢地闡述了其產生的根源︰“一切現實的危機的最後原因,總是群眾的貧窮和他們的消費受到限制,而與此相對比的是,資本主義卻竭力發展生產力,好像只有社會的絕對消費能力才是生產力發展的界限。”ゝ不過,隨著資本主義生產的不斷發展,當代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已由傳統的生產相對過剩的危機,發展到生產相對過剩的危機、結構性危機、金融危機等多種危機並存的系統化經濟危機了,其中金融危機已變成了主要的危機形式。2008年爆發的影響全球並波及至今的金融危機,就是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在當代的重要表現。這次危機是由金融擴張與債務膨脹形成的一個又一個經濟泡沫所造成的,它嚴重地影響了美國經濟,並擴散到了全球,至今世界上還有許多國家未從危機中恢復過來。

    當代資本主義政治危機主要表現為民主政治面臨合法性的危機。眾所周知,民主政治強調保障和維護公民基本的民主權利,這是資本主義賴以存在的政治制度。但是,在資本主義的政治實踐中,民主政治往往有名無實,因為民眾力量分散的特點和普通民眾對政治的冷漠,並不能保證每一個人都能認真履行自己的權利與義務。同時,目前西方民主政治最為普遍的形式是競爭性的政黨政治,任何一個政黨要想上台執政,就必須爭取各個方面的支持以獲得盡量多的選票。首先,他們要爭取得到能夠提供絕大部分選舉經費的大資本家和各種利益集團的支持,這為金錢操縱政治提供了方便。其次,各個政黨為了追逐短期的政治利益,在選舉競爭中常常對選民的各種要求百般承諾,實質上這是政治家為實現個人或黨派的政治利益而盲目提高福利水平,結果必將是政府債務不斷增長而難以為繼。以上民主政治中的黨派利益競爭和重競選輕治理現象,造成了政府施政效率低下的問題,從而使資本主義民主政治越來越受到質疑,陷入了政治合法性的困境。著名政治學家福山指出,美國的傳統制衡體制愈益深化和僵化,因為政治極端化越趨尖銳,這個去中心化的體制越來越無法代表大多數人的利益,卻讓利益集團影響了公共政策的質量。ゞ

    當代資本主義社會危機主要源于資本主義制度的經濟不平等。有西方學者一針見血地指出了資本主義社會危機的根源︰“資本主義一方面帶來了巨大的財富,另一方面隨之產生了兩極分化和社會危機,這是資本主義體制發展的固有趨勢。兩極分化和社會危機並不是政策太差的結果,而是根植于這種制度的本性。”々嚴重的經濟不公和社會不公,直接導致了資本主義國家出現各種社會問題和社會矛盾,其階級矛盾、民族矛盾和種族沖突等現象也隨之不斷加劇。盡管采取了福利資本主義等緩和社會貧富分化的手段,但並未從根本上解決這些社會危機。當代資本主義國家的社會危機主要表現為各種社會運動的爆發,如反全球化運動、環境保護運動和抗議社會分配不公的游行示威等。前些年美國的佔領華爾街抗議活動,就是反對社會不公的運動,提出了富人納稅、消除社會不公和規範金融秩序等改善財富和權利不平等的要求。

    當代資本主義文化危機主要表現為社會中廣泛存在著精神空虛、信仰缺失等問題。隨著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不斷發展,資本主義社會的文化危機也由隱性轉變為顯性,由不大受關注變為直接暴露狀態,並表現為整個文化世界的危機,成為資本主義社會系統性危機的一個重要表現。文化危機的出現既與發達資本主義社會完全進入大眾消費的社會階段有關,也與資本主義異化為只顧賺錢而不顧道德所引起的道德失範有關,還與資本家為賺錢把工人當作賺錢工具而缺少人文關懷有關。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使得生活于資本主義社會的人們有異化和個人價值缺失的感覺,物質生活雖然相對豐富,但精神世界卻倍感空虛和頹廢,甚至有許多人因為感到生活毫無意義而輕視生命,所以這些國家居高不下的自殺率成為一個令人頭疼的社會問題。

    當代資本主義生態危機主要是指危及人類生存的諸多環境問題和人與自然之間關系不和諧的問題。當前最嚴重的生態危機就是全球氣候變暖,它正在引起廣泛的、多層面的氣候變化,將給地球上包括人類在內的生命帶來災難性的影響。生態危機的產生雖然與世界各國的人口增長和工業生產有關,但其主要根源還在于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即資本主義的過度生產、過度消費以及全球擴張對世界環境造成嚴重的破壞。這些生產和消費是通過大量消耗自然資源、釋放二氧化碳和產生垃圾等破壞環境的手段得到的,而資本主義已存在了數百年,其對生態的累積破壞程度可想而知。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資本主義是造成今天生態危機的罪魁禍首,因為這是資本同自然之間的長期沖突所致,是資本長期不尊重和不愛護自然的結果。

    以上所列只是當代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的主要表現而已。隨著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主導的世界全球化的加速,資本流動和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已在全球範圍內大規模展開,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也擴散到了全球,整個世界都深受資本主義危機的影響,沒有哪個國家能夠完全幸免。就此意義而言,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完全是一種全球性危機。

    當代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與中國面臨的挑戰

    改革開放後,中國已深度卷入到了資本主義世界所主導的全球化進程中,並且事實上也從全球化進程中獲益良多。近30多年,中國現代化的快速發展就極大地得益于融入世界經濟體系,因為我們從資本主義世界得到了自己稀缺的技術、市場和資金等資源。倘若沒有當年以鄧小平為核心的第二代黨中央果斷的改革開放決策,沒有充分利用資本主義先進的技術、龐大的市場和豐富的資金,中國經濟發展要達到今天這樣的程度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全球化也有其負面效應,除了現存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極不平等外,還有就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主導的國際治理機制很不完善,難以積極預防和應對全球性的各種危機。在這種狀況下,已深度加入全球化進程的中國就不免要深受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的影響,在經濟、政治等各個方面都面臨著嚴峻的挑戰。

    首先,中國經濟發展面臨著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影響。經過改革開放後30多年的發展,中國經濟已成為全球經濟體系中非常重要的一環,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最大的貿易國和商品出口國,經濟發展嚴重依賴國際市場,國際市場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影響到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而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的變化也會影響到國際市場的表現。一言以蔽之,中國已是世界上舉足輕重的經濟大國。自2008年開始的這一輪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對世界經濟形成嚴重的沖擊,國際市場的需求非常疲軟。中國商品出口市場的主要目的地美國、歐洲和日本等國家和地區,在經濟危機後市場開始萎縮,這對中國這個國際市場依存度比較高的國家來說,是一個嚴峻的考驗。國際經濟危機還引發了世界上許多國家,特別是西方各國,貿易保護主義思潮的抬頭,他們往往不去深究國家發生經濟危機的深層原因,而是簡單地把自己發展的不景氣歸咎于中國,認為實行重商主義的中國通過不公平競爭獲得了大量外貿盈余,從而使以美國為首的貿易赤字國家和整個世界為之付出巨大代價,因此中國是造成危機的根源。在保護主義思潮的影響下,中國商品進入西方市場的障礙也就越設越多,進入的門檻也就越抬越高,通過增加出口量來提高經濟增長速度的方式也就越來越難。事實上,自這次經濟危機爆發以來,我國的商品出口增速一直在下滑,曾經在一個時期里還引起了農民工大量失業,為了避免中國經濟增長率的大幅下降和失業率的不斷攀升,國家選擇增加國內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來解決這一問題。

    其次,中國經濟發展面臨著以美元霸權為標志的西方金融體系的挑戰。最近的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實際上是以美國次貸危機和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為代表的金融危機,原因是西方資本主義越來越金融化,從而孕育出了一個龐大的金融服務業,並逐步形成與實體經濟並駕齊驅的虛擬經濟。隨著虛擬經濟的發展,金融工具和金融衍生工具不斷涌現,金融資本主宰了資本主義商品生產。而隨著金融全球化的推進,西方發達國家經濟的金融化和虛擬化不斷加速,金融資產越來越脫離實體經濟,導致實體經濟不斷衰落,從而制造了大量的金融泡沫。這次金融危機就是金融泡沫破裂所致。如一些西方學者所總結的那樣,美國一系列大規模的資產泡沫、高度的經濟全球化和金融一體化,使得在一個主要國家引起的經濟和金融危機迅速蔓延到全球。ぁ危機發生後,為了轉嫁本國的危機,美國以鄰為壑,利用美元霸權地位,實行了量化寬松貨幣政策,開始大量印制美鈔,美元的全球泛濫帶來了美元的貶值和大宗商品的價格上漲,擾亂了世界經濟秩序。而當美國經濟通過這種掠奪方式得到好轉時,又馬上通過提高美元存貸款利率的方式來避免國內經濟過熱和通貨膨脹,讓其他國家的經濟決策者猝不及防、無所適從,還引起了全球股市、匯市和大宗商品價格的大幅波動。中國經濟也不例外,近幾年的房地產泡沫、股市波動都與美元的走向密切相關。另一方面,美國聯合其他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指責中國政府操縱人民幣匯率,認為中國政府人為地壓低了人民幣的市場價格,以此來獲得不公平的市場競爭,其目的是推動中國的商品出口。因此,他們要求人民幣市場化,要求人民幣升值。為了推動世界經濟盡快恢復和維護世界經濟秩序,金融危機後,中國政府對人民幣進行了大幅升值,直到最近一年多才根據市場情況實行了累計近10%的貶值。不少金融學家認為,即便經過這輪貶值,現在的人民幣價格仍然高于市場預期,需要繼續貶值。這些年,中國商品出口增長緩慢,或多或少與人民幣匯率的上升過快有一定的關系。人民幣已正式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籃子貨幣了,在繼續堅持人民幣國際化、市場化的前提下,如何應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金融體系的挑戰,維護人民幣幣值的穩定和安全,仍然是我們需要面對的一個重要課題。

    最後,中國還面臨著資本主義世界的政治挑戰。前文已經提及,資本主義國家面臨嚴重的政治危機,並引起了人們的不滿。為了解決這個危機,他們一方面通過國內的改良措施來安撫人民的要求,另一方面就是轉嫁危機,把矛盾引向國外。中國就“有幸”地成為這樣的外國,因為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最有潛力挑戰美國老大地位的國家,也是實行與資本主義制度不同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因此受到資本主義國家的格外“青睞”也就不足為奇了。他們一方面與中國合作,因為要化解當今世界上出現的任何危機,如果沒有中國的合作和參與,特別是沒有中國與美國的合作,那麼是根本不可能得到解決的。這也是所謂實際存在著的全球G2共治體制。另一方面,中國畢竟在政治制度和發展水平方面與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相差甚大,他們在稱贊中國對解決世界危機做出貢獻的同時,又擔心中國因此而增大對世界的影響力,擔心中國對外輸出發展模式,擔心中國增強對世界影響的軟實力。為此,他們又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如支持國際反華勢力、丑化中國政治制度、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以及促成排除中國在外的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議(TPP)等,來制約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阻止中國的影響力。正如當年鄧小平所言︰“可能一個冷戰結束了,另外兩個冷戰又已經開始。一個是針對整個南方、第三世界的,另一個是針對社會主義的。”あ

    此外,隨著美國相對實力的下降和霸權地位的衰落,以及中國力量的崛起所導致的地緣政治對抗關系的可能性變化,美國擔心中國對其國際領導地位產生挑戰,所以把中國看成是其國家安全方面最大的潛在威脅。為此,美國已開始在軍事上采取措施來圍堵中國,盡最大努力來限制中國的迅速崛起。美國實施了所謂亞太再平衡的戰略,也就是加強其在東亞地區的軍事存在,建立起包含日本、韓國、菲律賓、澳大利亞等國家在內的遏制中國的軍事同盟,挑起中國與東盟部分國家在南海問題上的爭端,在韓國部署威脅中國安全利益的薩德反導彈系統,在東海的中日釣魚島問題爭端上偏袒日本,改善與印度的政治和軍事關系等。這些都是為防止中國崛起而采取的軍事圍堵措施,已經給中國的國家安全造成了巨大的壓力。同時,美國還暗中支持中國西藏和新疆的分裂勢力,以使中國政府自顧不暇,無力關注外部事務,從而達到其繼續稱霸世界的目的。

    中國應對當代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挑戰的策略

    如上所述,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對中國構成了嚴峻的挑戰,對此,我們既不能驚慌失措、亂了分寸,也不能視而不見、無動于衷。古語雲︰“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對待資本主義危機所引發的挑戰,我們應當沉著冷靜,針對具體的挑戰制定相應的對策,有效地化危機為機遇,推動中國現代化繼續發展。具體來說,筆者認為有以下幾個方面的應對策略︰

    首先,通過深化體制改革來提高應對挑戰的能力。資本主義危機給中國帶來挑戰是不以意志為轉移的客觀存在,只有提高自己的應對機制才能有效回應挑戰,換言之,就是要先把中國自己的事辦好,把中國變得更加強大,才能不懼怕外來的挑戰。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繼續深化體制改革來完善和健全自己的體制。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現代化建設所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可以歸功于一系列政治經濟體制改革所釋放的活力和給人民帶來的自由。今天,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已深刻地認識到了繼續體制改革在中國現代化發展中的重要性,並力排利益集團的阻撓,堅決主張深化體制改革,組建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通過了深化體制改革的系列文件,掀起了新一波的體制改革浪潮。截至2016年9月24日,深改組已審議了涉及社會民生改革、經濟改革、法治改革、政治改革等領域的改革文件162件。事實上,十八大以來,我國在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方面的體制改革都有了很大進展,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在增強,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步伐在推進。如果能夠進一步解決官員的不作為和消極抵抗問題,切實將改革文件的精神全面落到實處,那麼中國就能真正建立起完善的制度體系,抵抗風險的應戰能力就會得到進一步提高,中國的崛起就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因為中國的崛起歸根結底還是制度的崛起。

    其次,繼續堅持對外開放的方針。中國的現代化發展得益于對外開放,因此,我們不能因為資本主義危機對中國經濟的沖擊、西方國家對中國市場的某些歧視性行為就重新閉關鎖國。相反,我們要想更加有效地應對資本主義危機的沖擊,就必須堅持進一步對外開放。我們應當清醒地認識到,當今世界的市場以及全球化進程還是由資本主義主導的,美國在世界經濟領域中的霸主地位一時還難以撼動,因此,只有進一步對外開放,中國的現代化建設才能充分利用國際經濟資源,才能積極吸收和借鑒當今世界各國特別是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文明成果。與此同時,我們也要增加自己在世界經濟體系建設中的主動性和話語權。在資本主義危機過程中,我們已經發現資本主義政府維護市場的能力有所下滑,美國主導的國際經濟體系存在很大問題,新興經濟體的地位有很大提升,西方貿易保護主義思潮在不斷抬頭。據此,中國作為世界主要經濟體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應該在尊重現有國際經濟政治秩序的前提下,力所能及地主動做一些事情來改革現有國際經濟政治秩序,彌補現有體系存在的不足,推動世界貿易和投資的自由化。事實上,這些年來,中國倡導組建的金磚銀行、絲路基金、亞洲建設投資銀行、一帶一路經濟帶,與東盟和許多國家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參與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國際金融組織的改革,以及倡導的中非合作論壇、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亞太自貿區,等等,都是中國政府主動所為,既維護了中國自身的利益,也贏得了世界的好評,提升了中國在國際上的話語權。

    最後,在總結資本主義危機經驗教訓的基礎上,結合中國的實際,出台能夠有效促進我國現代化順利發展的政策措施。一是政府必須扮演好市場經濟的監管角色,要建立起一套防止政商勾結的嚴密制度體系,以防止少數人從市場經濟中獲利而成本由全社會來承擔的問題,因為市場經濟必須有法律限制和道德約束,而不是為所欲為。二是要加強社會建設,切實解決中國社會階層的利益失衡和不平等現象。在加快中國經濟發展時,不能以損害社會公平為代價,要使社會各個階層都能從發展中獲益,要以最終實現人民的共同富裕為發展和改革的目標;要通過建立起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解決人們關心的教育、醫療、住房、養老等問題,既可達到改革發展成果共享的目的,也能帶來社會穩定,解決當前社會投資不足的問題。三是要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增強中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能力和抗風險能力。要加快淘汰落後產能的步伐和加大扶持新興產業發展的力度,提高中國產業在世界的競爭力;要密切注意金融市場和房地產市場的泡沫化問題,嚴防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的失衡現象,鼓勵以制造業為中心的實體經濟發展。四是要加強金融安全體系建設,防止美國等國家利用其在金融領域的技術優勢,通過外匯、金融衍生品等工具發動金融戰來轉嫁危機。為此,要加快改革落後的金融體系,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有步驟地實現人民幣的國際化和市場化。五是繼續堅持和平的外交方針。針對以美國為首的部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對中國的戰略圍堵,我們應該堅持不沖突、不對抗和相互尊重對方核心利益的方針,力爭與美國建立起新型的大國關系,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再現;秉持合作共贏的理念,加強與美國及其盟國在經濟和文化等方面的合作關系,將雙方的矛盾沖突降至最低程度,以便為中國現代化發展爭取有利的外部環境。

    總之,中國擁有和平穩定的政治環境、改革開放的發展動力、規模巨大的國內市場和長期高速的經濟增長,這些有利因素足以使我們從容自信地應對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的挑戰。只要我們繼續深化體制改革和堅持對外開放,就完全可以變壞事為好事,化挑戰危機為發展契機,並為未來的中國現代化發展奠定良好的基礎。這是有歷史先例可循的,即上個世紀末面臨世界金融危機的挑戰,我國通過進一步對內改革和對外開放,包括進行大規模的國企改革和加入WTO,一躍而成為世界主要的工業品生產和出口大國。因此,西方資本主義危機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在危機面前無動于衷,不能以壯士斷腕的決心來解決自身體制機制上的各種問題。

    注釋︰

    ヾ《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135頁。

    ゝ《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548頁。

    ゞ[美]弗朗西斯•福山︰《政治秩序與政治衰敗︰從工業革命到民主全球化》,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年。

    々[美]威廉•羅賓遜︰《全球資本主義論︰跨國世界中的生產、階級與國家》,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9年,第191頁。

    ぁ[愛爾蘭]特倫斯•麥克唐納等主編︰《當代資本主義及其危機——21世紀積累的社會結構理論》,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4年,第9頁。

    あ《鄧小平文選》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344頁。

作者︰ 王文章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