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當代資本主義危機的系統性和根本性

2017年11月01日 04:56:50 來源︰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2017年02期

    今天,人們在談論資本主義危機時往往混淆兩種危機。一種危機是羅莎•盧森堡所說的“最後的危機”,即資本主義轉化為社會主義的危機,這種危機與中國沒有多大關系。另一種危機則是資本在全世界統治力下降到一個臨界點之下的危機,這是與中國等國家經濟發展密切相關的資本主義危機。這種當代資本主義危機是普遍存在的,並且在發展著。但是,它被西方宏觀經濟學掩蓋了。仿佛這種危機僅僅是失業增加,工人工資削減或成為非全日制工人,信貸市場癱瘓,股票市場猛跌,支出和借貸習慣改變,學生無法承擔大學學費,外國直接投資、並購減少,GDP增速下降或GDP本身下降,人們對自己退休和孩子未來的看法更加暗淡。資本主義國家反復發生經濟危機、金融危機,盡管危機源可能不同,卻都表明了它是體制性、系統性和根本性的,都給本國人們的心理留下巨大的陰影、創傷,也給國外的人們帶來啟示,對資本主義的未來產生著長遠的影響。危機不是死亡,也並不總是意味著死亡,但它們是資本主義的系統性的失敗,是對資本主義制度的不可靠性的證明,是其他國家選擇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的信心源泉之一。

    勞動生產率、交易規模與危機源

    馬克思揭示的資本逐利本性是當代資本主義危機並沒有因為西方宏觀經濟學的發展而消解的根源。西方宏觀經濟學的任何學派都沒有試圖馴服資本︰凱恩斯理論和凱恩斯主義理論試圖通過財政或貨幣政策挽救資本主義,而供給經濟學試圖通過給資本家更大的自由、更多的利潤來挽救資本主義。當代的資本主義實踐則是凱恩斯主義和供給經濟學主張的結合體。資本主義的危機因此必然源源不斷,而且出其不意。

    在當代資本主義國家,資本越來越轉移到依靠技術進步提高勞動生產率(西方經濟理論用報酬遞增來概括這種經濟增長方式)的軌道來達到追逐利潤的目的。但是,這個手段隱含著經濟危機的必然性。20世紀20年代農業部門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催生了勞動力從農業部門轉向制造業部門。1919年,美國農業收入為118億美元,佔所有產業比重的17.4%,該比例略高于1910年的17.1%。而1929年,美國農業收入為84億美元,絕對數下降,佔所有產業收入的比重下降為8.8%(舒爾茨,2001,第95頁)。考慮到農業勞動生產率的提高,這意味著農業人口向城市工業部門的大量轉移。但當工業等城市部門從1919年的564億美元增長到1929年的690億美元的時候,可以設想,盡管城市工資高于農村,帶來巨大需求,但工資增長及其推動的投資增長依然不足以提供維持20世紀20年代企業高利潤的需求。因此,1929年爆發了大危機。凱恩斯及其後的宏觀經濟學並沒有揭示出這個根源。這次大危機程度之深,只有打一次世界規模的戰爭才能解決。凱恩斯所定性的模稜兩可的赤字預算是無法與各國的軍事開支數字相提並論的。

    1930∼1950年,美國工業的勞動生產率不斷提高,終于使其工業產值佔GDP的比重在1950年前後達到峰值。之後,開始了勞動力從工業向服務業的轉移。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很早就與金融危機聯系起來了。但工業社會的出現所導致的巨額積累催生了金融這種服務業的發展,經濟危機與金融危機的聯系就更加緊密了。在當代資本主義國家及其鞭長所及的國家範圍內,更多地出現了金融危機引致經濟危機的情形(如東南亞金融危機、墨西哥金融危機以及2007年的世界性金融危機)。這是由于金融部門擴張過大後,不加約束的金融活動所必然產生的結果。金融化開始于20世紀70年代(Sweezy,1993)。1990年代,美國金融佔美國企業利潤的份額在21%∼30%間波動,如果加上保險、房地產,它們在總利潤中所佔份額超過了制造業的份額,而金融佔其企業利潤的份額在21世紀的前9年達到了41%(Johnson,2009;阿里吉,2009,第137頁)。從市場角度看,美國人認為,既然可以從全球得到更廉價的商品,為什麼還要勞神生產物質產品呢?因此,美國服務業的發展既是美國工業勞動生產率提高的結果,也是美國全球化戰略得逞的結果。2000年後,房地產由于受到美國政府的非理性推動,其交易規模的虛假增大為2007年金融危機的發生提供了基本面的支撐。當然,2000年網絡經濟泡沫破滅(本身也是經濟危機)或許是美國政府推出非理性的支持房地產發展政策的理性原因。

    資本主義金融、經濟危機的結構依賴性

    要想一個行業(如房地產、網絡)甚至一個產品(包括貨幣,如美元)發生危機,必然要求其達到一定的交易規模,因而也必然需要一系列的社會結構的支撐。這種社會結構的建立往往只適應原來的規模。隨著交易規模的擴大,這種原來建立的社會結構就不適用了,結果,必然造成危機。這個時候,有些企業可能利潤很高,但這種高利潤與交易規模的擴大是並行的。因此,可以說。某些企業的高利潤幾乎等同于危機的高概率。這只是馬克思主義量變引起質變的原理的一個例證而已。

    圖1展示了2007年美國引爆金融危機的金融結構安排。由該圖可以看出,如果沒有聯邦儲備局的長期的低利率,次貸市場無法形成;沒有抵押貸款公司、商業銀行、保險公司、評級機構、基金機構,次貸衍生品市場也無法形成,而它們構成了整個社會結構的一部分。

    圖1 美國次貸危機發生、發展的機制

    該圖引自劉世奎、王今朝︰《國際金融危機與中國應對經驗》,載《湖北發展改革研究——湖北省發展改革委2011年度重大調研成果選編》,武漢︰長江出版傳媒、湖北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1∼55頁。

    由下圖可以看出,如果其中某個機構持有了太多的頭寸(如通過借款),就一定扭曲了市場,就一定產生風險。而這樣的機構一多,風險就急劇累積,就連保險公司也不保險了。危機是不可避免的。資本主義國家的管理者並不是不清楚這一點。問題是,他們針對這種危機發生的機制所設計的制度本身不具有充分的可靠性。

    在美國金融化的過程中,評級機構變得越來越重要了。這主要是因為借款者需要大量的金錢,如果沒有評級機構的接近AAA級的評級,就無法銷售其證券,就無法實現其利潤的最大化。理論上說,評級機構應該提供借款者信用質量的客觀估計(objective estimates),但估計本身就是主觀的。任何估計都只能是基于歷史信息或未來假想信息的靜態估計,即使當時是完全無偏估計,都會逐漸變為有偏估計,甚至偏差很大。原始估計是否會是無偏估計呢?不會。這是因為發行機構為壟斷性機構,特別強大,特別強烈地需要賣出他們的證券來支撐他們的利潤,是否會對評級主體產生影響呢?當然會。因為評級機構也是以賺取利潤為目的,而大的證券發行者又是他們不可多得的客戶。在這種利益關系下,所謂公益,只能是掩人耳目的修辭而已。再想一想評級機構在業務量大增時有那麼多的評估任務要進行(本身也是壟斷),這些原始估計的主體依賴性造成有偏估計就更是不可避免的了。而隨著交易的進行,風險在不斷地變化。因為價格的不斷變化本身就讓安全和收益級別不斷地變動。在你買入後又怎麼會得到評級機構的支持呢?證券評級機構主要是對證券賣出機構負責,而不是對買者負責。證券的價格又怎麼能夠長時間地建立在機構評級的基礎上呢?評級機構除非追不得已,又怎麼有動力及時跟進,並對所交易的證券進行評級甚至正確評級呢?他們到底有那種無所不知的能力嗎?他們真的是專業的化身還是“市場需求”催生出的社會毒瘤呢?證券評級者自己應該非常清楚評級的無效性。凱恩斯曾說,經濟增長是擊鼓傳花,證券交易更是。它是資本向少數人的集中,是大資本家對大眾和小資本家的洗劫,是大資本家之間的爭斗。評級機構只是在其中運作了某種功能,在“服務”別人的同時自己從中又撈到巨大好處而已(壟斷不能保證也不保證社會利益)。

    上圖雖然針對美國次貸危機,但其中顯示的道理也可以應用于中國。中國一些房地產企業通過銀行借款快速擴張,成為巨型企業,本身就具有極大的風險,不管其審計機構為它出具怎樣的審計意見。該圖所揭示的資本主義危機的結構依賴性也適用于資本主義的傳統危機。對于後者而言,資本家借助向消費者提供消費品,甚至是提供有毒的消費品,讓自己得到遠遠超過一般人收入(工資)的利潤。這種交易的規模越大,危機發生的風險就越大。反過來看,金融危機只是在實體經濟中多了一項證券內容而已。但就是這項內容,讓一種新的交易產生,讓這種新交易有可能達到產生危機的規模。更不用說,證券化的復雜化,使表外業務產生,也使監控變得事實上不可能,更增加了危機產生的可能性。

    資本主義政治對危機的催化、放大作用

    從語義上說,無論是傳統的經濟危機還是金融危機,都是市場原教旨主義或資本主義的同義詞。ヾ任何市場中都有供給者、需求者,但當代資本主義經濟的市場中起主導作用的是壟斷的供給者,即壟斷的資本所有者。表面上的市場,實際上是壟斷資產階級。美國新制度經濟學家們宣稱自己研究的是新制度,其實,列寧1916年所推出的“壟斷”概念才是描述當代資本主義最根本、最突出制度的最貼切的詞匯。今天,人們如果相信市場,相信市場經濟制度,相信“看不見的手”原理,就是相信壟斷資本家,就是任由他們賺取壟斷利潤,不管是在實體經濟還是在金融中。而這種相信必然以敵視征稅乃至敵視代表資產階級根本利益的政府的無政府主義的社會輿論氛圍為前提,ゝ以經濟危機、金融危機為代價。

    為什麼西方的民選領導人不能阻擋危機的發生呢?他們不是應該為選民負責嗎?西方政治領導人縱然私德高尚,也難逃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的法網。ゞ馬克思早已指出,資本主義國家是資產階級的總代表。怎麼可能會有廉潔的資本主義政府呢?可以說,企業領導層與政治領導層的聯姻是資本主義的常態,而隔絕才是例外。其實,西方資本主義還不是公司領導層與政治領導層的聯姻,而是政治領導層直接為公司領導層服務。證明這一點的最具說服力的當代事實是自20世紀70年代中期及80年代開始流行于全世界的新自由主義。索羅斯說,只是在撒切爾、里根20世紀80年代上台後,新自由主義這種市場原教旨主義才變成主導性的意識形態,而正是這種市場原教旨主義使得金融資本控制了一個美國的經濟方向。波斯納在20世紀80年代成為用自由市場經濟學研究法律問題的學術運動的領導者,被里根任命為芝加哥聯邦上訴法院大法官,現在被稱為“以自由市場為基礎的法律和經濟學運動之父”。々

    里根在位期間,把美國所取得的工人運動的成就幾乎全部抵消掉了。勞動力市場本身就是分散化的,但是里根政府不鼓勵、不允許組織工會,甚至強迫解散工會。里根推出的供給經濟學改革方案更是實踐資本原教旨主義。無管制的市場神話和金融創新的無限好處被學院派經濟學家、華爾街、政府所接受。各種形式的貪婪以及貪婪的渠道終于在里根時代找到了庇護神。里根還成功地把他的放松管制的政策傳遞給了克林頓和小布什。布什和格林斯潘的這種組合堪稱絕配。一個主張自由,一個堅持低利率。布什加速了放松管制,以至于那些大企業為所欲為直到倒閉,就像旁氏騙局直到沒有新的資金進入才停止。就連美國聯邦調查局、CIA的基層特務們也在為向全世界推行新自由主義效勞。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計劃經濟。這就說明,依靠美國政治精英是無法治愈危機的,因為這些精英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打算。就連2007年的金融危機本身都是建立在美國政要所形成的這樣一種認識的基礎上,即大型金融機構和自由流動的資本市場是美國維持世界地位的關鍵(Johnson,2009)。這種基于金融業利潤在美國企業利潤中的高比例的庸俗唯物主義認識使得美國金融界為所欲為。

    當然,資本主義國家也有有識之士。改革不僅發生在中國,而且發生在世界。資本主義國家的權勢集團也會總結經驗,甚至試圖重構經濟(如所謂再工業化),以防範危機發生。然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極少有指揮部門的首腦在戰略上表現出雄才大略。林肯和富蘭克林•羅斯福是少有的例外。但他們即使不是精英主義者,與承認、信奉人民群眾的英雄史觀也有較大差距。至于丘吉爾,只是狹隘的只會寫表面漂亮文章的功利主義者、形象工程主義者和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在行政過程中不忘積累素材給自己寫傳記來掙錢),其他領導人就不用提了。美國在20世紀70年代初就在30個國家或地區中駐軍100萬,同42個國家或地區簽訂了共同防御條約,是53個國際組織成員,對近100個國家或地區提供軍事或經濟援助,加入5個防御同盟(肯尼迪,1988,第473頁),在西方內部被看作“無疑是一個自大的國家的狂妄舉動”。有些西方政客面對西方的種種危機,宣稱要走第三條道路。會成功嗎?在資產階級專政和無產階級專政之間有第三條道路嗎?沒有。因為最終的結果必然是,如果不是無產階級專政,就必然是資產階級專政。資產階級給無產階級一些好處,並不改變資產階級專政的性質。秉承資產階級專政本身就是其經濟困境和危機的政治根源。林肯、約翰•肯尼迪想改革,結果被暗殺。如果不是二戰正酣,羅斯福的命運如何,也是個問題。

    由于政府是資產階級的政府,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西方人們的財富越多,對政府就越信任了。據西方調查,在年收入超過15萬美元的人當中,信任政府的人超過50%。而在年收入不到2萬美元的低收入群體當中,大約75%的人不太信任或者不信任政府。從總體上看,現在大約只有19%的美國人信任政府,而上世紀60年代的比例超過70%。在最近的歐洲事態發展上,有超過三分之二的英國民選議員選擇留在歐盟,但52%的選民希望英國退出歐盟。政界人士與選民之間的差距體現了人們對政府日益加劇的不信任。ぁ這反過來說明,西方國家的政府並沒有贏得他們國家人民的信任。如果給他們的人民提問︰政府要為危機負責嗎?許多受過教育的人們的回答應該是肯定的。

    當代資本主義多方面的危機

    一些美國學者指出,不斷增長的財富差距、技術排擠工人和環境災難是資本主義自身限度內的三大不可克服的危機。收入最低的99%的人的收入在1993∼2000年以2.7%的年率增長,而在2002∼2007年,他們的收入只增長1.3%,收入最高的1%的人其收入卻增長了2/3。あ美國已經在危機後出版了10余本著作,從不同角度探討了貧富不平等問題,顯示美國中產階級和上層社會對社會不平等的關注。ぃ可以說,時時處處存在的不平等、環境問題本身就是危機。

    當代資本主義危機是多方面的,絕不僅僅是上述三大危機,而造成危機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西方經營實踐中就有一種現象,由于西方資本主義企業給予經理人以極大的經營管理權力,後者傾向于在不同的戰略之間變來變去,用所謂的新思想去攻擊已有的成功戰略(隻果公司即是案例)。可是,失敗的案例不少。畢竟,誰能保證變化的性質、目的和宗旨一定正確?即使變化的性質、目的和宗旨正確,誰能保證手段科學、方法正確?誰能保證變化自身不形成一種現狀和“既定格局”?誰能保證這種變化現狀、格局與結果會得到迅速的檢驗與反思?這難道不會造成企業的危機嗎?

    西方資本主義不僅存在企業所有者、管理者之間的內斗,也存在企業與政府博弈所引發的危機。比如,盡管美國企業科技發達,但到20世紀80年代,美國轟炸機的價格是二次世界大戰時的200倍,戰斗機是二戰時的100倍,航母和坦克分別是二戰時的20倍和15倍,三叉戟飛機平均每噸耗費160萬美元,而二戰時的G級潛水艇是每噸5500美元(肯尼迪,1988,第537頁)。這種價格會讓政治決策部門避免購買軍火,以至于肯尼迪認為美國軍事工業的利益在摧毀美國的國家能力。最近美國暴露出其陸海軍存在大量的貪污行為。企業內部、企業與政府之間的博弈產生什麼結果呢?它們產生了聳人听聞的各種類的危機︰次貸危機、股票危機、國債危機、貨幣危機、匯率危機、石油危機、農業危機、軍事危機、貿易危機。這還不包括沒有暴露出來或被引爆的隱性危機。

    在國際關系上,盡管西方國家同屬資本主義,盡管美國用技術的轉移等支持德日的興起,但一旦美國感受到德日的興起在抵消美國的力量,美德、美日矛盾就要上升了。在美日矛盾、美德矛盾中,盡管美國掌握主導權,但衰落、停滯的不僅是日本、德國。在這個資本主義霸權體系的維系過程中,美國的地位也在衰落。

    更大的危機在蓄勢︰美元危機、國際信任危機

    然而,比2007年金融危機更大更嚴重的危機是全世界已經積累起龐大的美元資產。早在20世紀70年代,法德因為持有大量美元而要求美國兌換黃金,造成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崩潰。現在,各國越來越認識到,持有大量美元沒有必要,不僅是資源的巨大浪費,而且極度危險。如果一個國家讓這筆財富出現巨大損失,理論上看它的政府領導人應該下台,應該被追究責任。在這種情勢下,各國將會逐漸減持美元以及其他外國貨幣。各國對用比較優勢理論來解釋貿易格局的謬誤越來越有清醒的認識,い因此,它們不再追求巨額的貿易盈余,而是追求貿易平衡,並把貿易規模降低到與本國實際情況相適應的水平。這樣,世界各國不再通過貿易盈余向美國提供低息貸款,美國的國債市場就會缺少具有戰略地位的需求者,美國既有的國債市場將會瓦解,而美國的利率市場化(通過國債的公開市場操作影響基準利率的形成)機制也將被打破。美國普通人民所享受的由國外廉價商品所提供的生活方式也將會由于供給的減少而結束,從而引起美國經濟利潤率的下降,美國經濟將會面臨整體性、結構性、長期性的痛苦調整,而無暇他顧,這將可能激活存在于美國文化中的孤立主義思維。

    讓以上危機發生的另一個條件是,美國在全世界推行民主遭遇到重大失敗。阿拉伯人不認可、不信任美國。特別是,當美國人由于捏造的理由對世界小國進行軍事打擊、軍事進攻而無效的時候,它既招致了這些國家的憤怒,又招致了本國人民的憤怒,還引起了財政的困難和危機。美國的軍事失敗使它的民主本質在世界各國人民面前昭然若揭,使它的軍事力量的虛弱性一目了然。隨著中國等國家經濟地位的上升,許多國家的政府和人民不再在產業和金融領域唯美國馬首是瞻。中國等國家如果提供給鄰國所需要的商品,就會割斷他們與美國的關系,畢竟,運輸成本更低。在這些因素的影響下,中國等國家推行的亞投行等戰略將會深刻地改變世界的貿易格局和金融格局。1945年,美國擁有世界330億美元黃金儲備中的2/3、生產出世界工業產出的一半、世界商品的1/3、供應世界出口商品的2/3(肯尼迪,1988,第434頁),即使如此,那時的美國仍舊在走下坡路,也無法真正按照它的辦法統治世界。現在,就更無法做到了。美國人稱雄世界的歷史實際上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美國人普遍擁有的心理優勢已經失去很多,很快會蕩然無存。這恐怕可以看作是我們所關心範圍內的西方資本主義的最後的危機。

    馬克思曾說“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自己”。實際上,合乎邏輯的說法應該是“一國的無產階級只有首先解放自己,才能最後解放全人類”。本文的分析表明,資本主義的危機是全方位的,系統性的,根本性的,是在資本主義限度內無法解決的。雖然本文的分析並不表明,羅莎•盧森堡意義上的資本主義的最後的危機一定馬上會到來,但本文的分析確實表明,世界資本主義列強經過數百年的發展和佔據優勢,現在到了它的優勢全方面衰落轉化為劣勢的時候了,這也它的根本性的、系統性的危機。中國這樣的國家只要采取科學的戰略(特別是打擊意識形態上的新自由主義和新古典經濟學)加以應對,積小勝為大勝,羅莎•盧森堡意義上的資本主義的最後危機一定會到來!

    注釋︰

    ヾ19世紀自由放任的觀點放在當代資本主義,就成為市場原教旨主義。參見George Soros,The Crisis of Global Capitalism,1998,http://www.thirdworldtraveler.com/Global_Economy/Crisis_Capitalism_Soros.html。

    ゝ這樣看來,西方人所謂的稅是納稅人的錢實際上部分也是壟斷資本家限制其政府的一種話語。為什麼西方不流行資本家的利潤是資本家的剝削這樣的話語呢?

    ゞ其初始的思想被經濟學家奧爾森(M.Olson)在《民族國家的興衰》(The Rise and Decline of Nations)中予以闡述。芝加哥大學的金格歐斯(L.Zingales)提出了裙帶資本主義這個詞匯,並用于指西方社會的政治經濟關系。後來,這個詞匯卻被指菲律賓、韓國等東亞國家。見Kip Beckman,The Scourge of Crony Capitalism,http://www.conferenceboard.ca/economics/hot_eco_topics/default/12-06-20/the_scourge_of_crony_capitalism.aspx。

    々見https://www.amazon.ca/Failure-Capitalism-Crisis-Descent-Depression/dp/0674060393;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9/05/01/AR2009050101339.html.

    ぁ[美]漢弗萊•霍克斯利︰《無數失敗的輸出民主計劃令西方民主遭遇信任赤字》,《參考消息》,2016年8月25日。

    あ見http://www.huffingtonpost.com/tag/emmanuel-saez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09/08/14/income-ine quality-is-at-a_n_259516.html.

    ぃ見http://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1/09/map-us-ranks-near-bottom-on-incomeinequality/245315/.

    い比較優勢決定貿易格局只是形而上學的假象,由此假象可以得出是國家間的科學技術水平、基本制度、發展階段等決定貿易格局的結論。參見王今朝提交給第六屆中國青年政治經濟學年會的論文《重新思考比較優勢理論》(2016年)。

原文參考文獻︰? [1]Richard Deeg,Gregory Jackson,Ed.,2015,Changing Models of Capitalism in Europe and the U.S.,Routledge. ?? [2]Simon Johnson,2009,"The Quiet Coup",The Atlantic,May. ?? [3]Richard A.Posner,2009,A Failure of Capitalism:The Crisis of '08 and the Descent into Depression,Cambridg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 [4]Vivien A.Schmidt,2016,"Varieties of Capitalism:A Distinct French Model?" In Robert Elgie,Amy Mazur,Emiliano Grossman,Andrew Appleton,Eds.,Oxford Handbook of French Politics,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5]Manuchehr Shahrokhi,2011,"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es of 2007-2010 and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 Global Finance,22,pp.193-210. ?? [6]Paul M.Sweezy,1997,"More(or Less) on Globalization," Monthly Review,49,No.4,pp.3-4. ?? [7][美]西奧多•W.舒爾茨,2001,《報酬遞增的源泉》,姚志勇、劉群藝譯,北京大學出版社。?? [8][意]喬萬尼•阿里吉,2009,《亞當•斯密在北京︰21世紀的譜系》,路愛國、黃平、許安結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作者︰ 王今朝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