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當前我國意識形態領域的失衡現象及對策研究

2017年11月01日 05:00:40 來源︰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2015年04期

    意識形態領域是社會結構中與經濟基礎相適應並豎立其上的“觀念上層建築”,是由主流意識形態與異質、殘余、新型意識形態因素構成的觀念系統。這一系統有平衡與失衡兩種狀態,平衡是在主流意識形態主導下意識形態領域主輔有別、層次分明、穩定有序、和諧發展的狀態,失衡是由于主流意識形態遭到沖擊、解構或顛覆意識形態領域呈現出的劇烈變動和增熵趨勢。在意識形態領域中,保持平衡,管控失衡,是國家維護社會穩定、實現經濟發展和人民幸福的必然選擇。當前我國意識形態領域確立了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主導地位,並整體保持和諧穩定的平衡狀態,但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著一些值得注意的失衡現象。正確認識這些現象的危害和實質,深入分析問題產生的根源,認真思考應對策略,對于主動做好新時期意識形態工作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當前我國意識形態領域的失衡現象

    1.結構性失衡。整體來看,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作為我國主導意識形態,在經濟社會發展中仍居于指導地位、發揮主導作用。但在開放環境、階層分化的背景下,意識形態領域不可避免地存在著封建意識形態殘余和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因素。問題是,一些人重西方意識形態引入、輕本土意識形態創新,重封建意識形態繼承、輕現代意識形態發展,強調對異質、殘余意識形態包容,忽視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科學堅守,使我國意識形態在理論研究、社會聲譽和認同踐行上產生了一定的結構性失衡現象。從理論研究來看,一些人割裂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政治性與學術性、黨性和人民性的內在聯系,拒斥馬克思主義世界觀、方法論,盲目引入或運用西方理論學說,使一些學科和研究領域成為西方意識形態概念、範疇、表述的“跑馬場”,一定程度上擠壓了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話語空間。從社會聲譽來看,一些人以“傳統文化”、“普世價值”為名傳播美化封建意識形態和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而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卻加以貶低。如通過歪曲否定近代以來中國革命的歷史,夸大革命建設的歷史失誤,為已有定論的歷史人物事件翻案,貶低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歷史聲譽;通過夸大經濟社會發展中的現實問題,提倡指導思想多元化、“文化選擇論”、“憲政民主論”,貶低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現實聲譽。上述兩種失衡給人們認同踐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帶來了挑戰,使一些人產生了厭倦政治、虛無主流的情緒,模糊現代化建設的社會主義性質。甚至在“國外思潮與黨中央宣傳相矛盾時”,傾向于以國外思潮為準,質疑主流宣傳的真實性。[1](P16)

    2.功能性失衡。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由政治、道德、哲學、文藝作品等各種意識形式所構成,這些意識形式是個人精神生活建設與社會思想文化發展的重要依托,為公共權力及其產品提供合法性辯護,為社會成員提供社會化的規範依據和超越性的精神家園,對經濟社會發展具有不可替代的穩定導向功能。功能性失衡是指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及其各種構成形式在作用對象、功能內容與價值取向等問題上的不協調、不一致。首先,從個人與社會兩個作用對象來看,一些人過于強調各種意識形式對于社會發展的導向功能、社會整合的凝聚功能和社會治理的調節功能,忽視其堅定個人理想信念、引導個人價值規範、培育個人精神家園以及促進個人與社會良性互動等功能,使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外在于個人生命發展而無法融入個人日常生活,從而淡化了個人的社會責任、弱化了個人的精神追求、動搖了個人的身份認同基礎,使一些人成為意識形態領域紛爭和經濟社會發展的“圍觀者”,成為沒有精神根底只有普遍焦慮的“漂泊者”,以致“懷舊情緒”、“惡搞調侃”、“拒斥主流”、“躲避崇高”之風在一定範圍內彌漫。其次,物質功能和精神功能是意識形式的兩個基本功能,分別滿足人類的物質需要和精神需要,兼具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例如,習近平在談到“好文藝”的標準時就指出,“一部好的作品,應該是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同時也應該是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作品”,“文藝不能當市場的奴隸,不要沾滿了銅臭氣。”[2]問題是,近些年一些人過于彰顯物質功能之于精神功能的優先性,過于強調文藝作品作為經濟利益表達、物質享受延伸和商業目的達成的途徑載體,忽視其精神價值和政治立場,制約和沖擊了社會主義文藝的功能彰顯。再次,批判和建構是馬克思主義對意識形態的基本價值取向,而一些人過于突出批判取向,機械地將馬克思對階級社會意識形態的批判理論轉嫁為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宣傳教育的質疑,片面地將經濟社會發展中存在的個別性現象、傾向性問題和階段性矛盾視為因社會主義制度體制所產生的根本性問題,從而出現了一些只解構不建構的“憤青”和只見制度不見人的“泛制度化傾向”。

    3.傳播性失衡。我國歷來高度重視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宣傳教育,在機構設置、人員配備、制度安排和經費投入等方面為其提供了有效支持,使之具有了其他意識形態傳播無法比擬的巨大規模和強大陣容。但是,在改革開放、市場經濟發展和信息技術革命的形勢下,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傳播途徑、傳播樣態和傳播效果出現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失衡現象。從傳播途徑來看,原來通過企事業單位思想政治工作傳播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單位傳播逐漸讓位于以報紙、雜志、電視、網絡和手機為載體的社會傳播。[3](P246-253)社會傳播作為一種公共平台和途徑,既可以服務于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也可以為異質、殘余意識形態所用,甚至一些社會傳播平台為了追求發行量、收視率、點擊率,通過將自我標榜為“公共媒體”、“社會良心”或發表非主流意識形態言論吸引眼球。單位傳播與社會傳播的失衡使人們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呈現出選擇性、自發性和分散性的特點。伴隨單位傳播向社會傳播的轉變,意識形態傳播進入了“視覺文化時代”,其樣態逐漸由以文字詞語為形式的理性傳播變成了以聲光畫電為形式的感性傳播。特別是當人們將互聯網、智能手機作為獲取信息、消費文化的主要工具時,蘊含異質、殘余意識形態因素的海量信息和象征形式不斷涌入人們的生活環境和精神世界,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造成了沖擊。傳播途徑和樣態的失衡使人們在獲得生活便利的同時,也面臨著知識結構碎片化、精神世界娛樂化和理性思維表層化等問題。這些問題在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傳播效果上集中表現為情感體驗與理性認知的失衡,即重情感刺激輕理論教育、重娛樂消遣輕理性自省、重即時體驗輕理想信念。

    二、我國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產生的根源

    1.現代人類文明形態的精神危機是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產生的普遍性根源。馬克思說︰“問題是時代的格言,是表現時代自己內心狀態的最實際的呼聲。”[4](P203)意識形態領域作為當代中國人物質生產和社會交往的精神反映,它所面臨和存在的失衡現象只有從這一時代人類生產交往的文明形態出發才能得到全面而整體的了解。按照馬克思主義將生產資料視為區別不同時代的“測量器”和“指示器”的原則,人們一般將20世紀中葉以來由信息技術革命所帶來的文明形態變革稱為“新媒體時代”、“知識經濟時代”或“後工業文明”。在這一文明形態中科學技術取得了飛速發展,並通過世界市場的力量將各國緊密連接在一起,使人類獲得了共享發展成果的可能。但技術理性的極度張揚和商品需求的無限刺激不斷強化著人們對“物的絕對依賴性”,消解著富有崇高神聖意味的思想根據、價值尺度和行為標準,產生了以反傳統、反崇高、反主流為主要旨趣的相對主義和虛無主義思潮,從而使人類陷入了普遍的精神危機,即世界符號化與快速流動性帶來的“無根性焦慮”,價值多元化與標準相對性帶來的“選擇性困惑”,理想擬物化與思想易變性帶來的“信仰性缺失”。在世界經濟一體化的今天,這種普遍的精神危機同經濟危機一樣使各國都難以獨善其身。我國作為全球化進程的積極參與者在享有由之所帶來的資本、技術、人才便利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成為普遍精神危機的“受害者”,一定範圍內存在的意識形態失衡現象正是這種危機的具體表現。

    2.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突出問題是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產生的特殊性根源。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是經濟社會發展現狀及矛盾的集中反映。黨的十八大指出當前我國“發展中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問題依然突出”。[5](p4)具體表現為兩個層面的“緊張關系”︰

    一是,經濟領域、政治領域和社會領域各自內部要素之間的緊張關系。從經濟領域來看,以物質利益和普遍競爭為基本規則的市場經濟賦予了個人追求物質享受的合法性,推動經濟發展目標從改革開放之初的“滿足溫飽以減少痛苦”轉變為現如今的“滿足欲望以增加享受”。經濟運行規則和目標的轉變催生了一些人的享樂主義、極端個人主義傾向,沖擊著他們對崇高理想和社會主義道德的堅守。從政治領域來看,一定範圍內出現的公權力“尋租”的腐敗現象以及服務特定集團或個人利益的特權現象,削弱了政治公信力及其背後的意識形態;部分國家治理機制同群眾利益訴求多元化、利益關系復雜化以及民主參與意識增強的不適應、不協調,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黨群關系、干群關系緊張,破壞了意識形態認同的關系基礎。從社會領域來看,隨著社會結構由高度同質化、一體化轉變成各種異質性要素復合體,新的社會階層、生活方式、就業方式不斷涌現,各種代表特定群體的聲音主張在意識形態領域眾聲喧嘩,加大了保持意識形態領域平衡穩定的壓力。

    二是,經濟領域、政治領域和社會領域相互之間的緊張關系。從經濟與政治關系來看,經濟領域以發展生產力、增加社會財富為著眼點,奉行增長供給原則,政治領域則以實現公平正義為旨歸,堅持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這就造成了“增長優先”與“權利優先”的緊張,使一些人形成了“GDP崇拜”、“淡化政治”、“拒斥意識形態”的錯誤認識。從經濟與社會關系來看,基于市場運行的趨利沖動,人們總是以實現自我利益最大化為原則建立社會聯系,而社會之所以為社會不僅在于物質利益連接,更在于行為主體之間、行為主體與社會之間的價值共享和倫理承諾,于是經濟領域的“功利邏輯”與社會領域的“倫理精神”便發生了踫撞,產生了假冒偽劣、誠信缺失、道德失範等問題。從政治與社會關系來看,改革開放以來社會力量不斷發展,使政治運行的集中性、統一性與社會管理的多元性、自主性產生了矛盾,社會治理機制不完善又導致一些地方發生了因政治權力過多介入社會領域與社會訴求難以上達政治決策的“治理悖反”,從而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政治設計”與“社會需求”的脫節。總之,經濟基礎、政治上層建築以及社會領域在運行規則、發展目標、價值規範上的緊張關系,構成了觀念上層建築失衡的現實基礎,造成了意識形態領域的失衡現象。

    3.和平發展時代主題下的文化價值觀滲透是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產生的外源性根源。冷戰結束、“兩極”格局瓦解使“和平發展”取代“戰爭革命”成為時代主題,但時代主題的轉換並沒有消弭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兩條道路、兩種制度、兩大價值觀體系之間的紛爭,也沒有消除不同民族國家和文明共同體之間的政治文化藩籬。各國為抓住發展機遇、規避發展風險都格外重視對意識形態話語權的爭奪。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在科技水平、經濟發展和意識形態資源佔有上的顯著差距,為發達國家謀求文化霸權提供了優勢支撐。以美國為例,近年來它通過“教義制造、媒體制造、產業制造、敵人制造”等方式對發展中國家實行文化價值觀滲透和控制,以期催生和培育發展中國家特別是社會主義國家的消費主義和後現代主義文化土壤,消解和排異民族國家的文化認同,達到“領導世界、實現美國世紀”的戰略目的。[6]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進行文化價值觀滲透的重要目標。近年來,西方敵對勢力利用世界社會主義運動低潮和中國經濟飛速發展,散布“馬克思主義過時論”、“社會主義失敗論”、“中國崩潰論”、“中國威脅論”、“亞洲自由之弧”等言論,以期“唱衰中國”、“妖魔中國”和“孤立中國”,並通過媒體宣傳、文化商品貿易和學術交流等方式,向我國思想界兜售“非意識形態化”、“人權高于主權論”、“西方自由主義新聞觀”等主張,以期爭奪黨對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權和主導權。這些都從外部催生了我國意識形態領域的失衡現象。

    4.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建設中的某些錯誤傾向是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產生的內生性根源。近年來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建設取得突出成就,開闢和拓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形成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確立和完善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深化和推進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建設,培育和產生了大批優秀文化產品和現代文化產業。但在一些地方和單位仍存在經驗主義、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值得注意的錯誤傾向。經驗主義是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建設的輕視與疏離,表現為重視業務工作特別是經濟工作而忽視理論學習和思想建設,重視過去意識形態建設經驗而忽視新時期意識形態建設的發展變化,使意識形態工作處于“說起來重要、做起來次要、忙起來不要”的境地,使意識形態建設體制機制、方式方法難以適應開放環境、市場經濟、社會分化和思想多元的現實要求。形式主義是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建設的懸置和架空,表現為自我理論武裝上的“觀念偽飾”和社會宣傳教育上的“話語空洞”。一些領導干部將馬克思主義僅僅變成會議、講話、文件中的口號綴語,而不去認真學習、深刻領會其精神實質,對黨的路線、方針、政策迅速認同接納並透徹深刻地予以表述,但卻在實際行動中遠離理論路線、悖逆原則要求。這種自我理論上的“偽飾”使他們在進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宣傳教育和對異質、殘余意識形態批判抵制時,往往空話套話連篇而不得要旨、難及要害,從而使一些地區或部門意識形態建設雖表面繁榮實則“空無一物”,損害了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建設的形象。官僚主義是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建設的懈怠和獨佔,表現為片面地理解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所說的“統治階級的思想在每一時代都是佔統治地位的思想”,[7](P550)迷信政治權力對維護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主導地位的決定作用,認為只要掌握政治權力就無須擔心會喪失意識形態領導權和主導權,而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面臨的沖擊挑戰缺乏憂患意識。此外,官僚主義還表現為割裂社會主義意識形態與廣大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將意識形態的批判權、解釋權和發展權據為己有,而罔顧群眾實際需要和主體地位。

    三、我國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的應對策略

    1.樹立現代意識形態觀,正確評判和把握當前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的實質。意識形態觀與一定階級或集團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緊密相關,是這種世界觀、方法論在意識形態問題上的集中體現;有什麼樣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就會有什麼樣的意識形態觀,而持有什麼樣的意識形態觀就會產生什麼樣關于意識形態精神實質、功能作用和現狀趨勢的判斷。歷史證明,以唯物史觀和剩余價值學說為基礎的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觀是代表全世界無產階級根本利益的科學理論。這種理論在我國經歷了以奪取和鞏固人民政權為主要指向的“革命型意識形態觀”到以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為主要指向的“建設型意識形態觀”,再到以實現經濟社會科學發展為主要指向的“和諧型意識形態觀”的歷史演進。樹立現代意識形態觀,就是要樹立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為指導的“和諧型意識形態觀”,堅持以人為本的核心立場,將促進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作為意識形態建設的第一要務,統籌兼顧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在改革發展穩定、內政外交國防、治黨治國治軍中的指導地位和主導作用。從這種意識形態觀出發,一方面,要看到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的嚴重危害性,這些失衡絕非是局部的、表面的理論觀念之爭,而是道路之爭、命運之爭,是關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方向、理論基礎和制度體系的重大問題,必須加以重視和解決。另一方面,還要看到這些現象產生的必然性及其變化的可控性。隨著改革進入深水區和各種矛盾不斷突發,意識形態失衡現象進入了多發期,企圖通過嚴格的思想控制將意識形態領域變成純而又純的一元話語,既無可能也不利于激發和調動人民的積極性,更不利于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繁榮發展。因此,正確的態度是要首先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和制度自信,勇敢面對各種異質、殘余意識形態的沖擊挑戰。用毛澤東的話說就是︰“馬克思主義者不應該害怕任何人批評。相反,馬克思主義者就是要在人們的批評中間,就是要在斗爭的風雨中間,鍛煉自己,發展自己,擴大自己的陣地”。[8](P232)其次要分清主流與支流,要看到平衡穩定是我國意識形態領域的主流,不能因為局部的失衡現象就搞得“草木皆兵”,更不能以這些失衡現象為由沖擊或動搖經濟建設這個中心。最後還要處理好人民內部矛盾與敵我矛盾的關系,既要看到大多意識形態失衡現象整體上仍屬于階段性產生的、停留在思想認識層面的人民內部矛盾,善于運用說服教育、持續發展的辦法加以解決,又要旗幟鮮明地批判、抵制那些企圖沖擊或替代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指導地位的錯誤思潮,警惕和防止出現借“尊重差異、包容多樣”之名放棄意識形態底線的錯誤傾向。

    2.加強主流意識形態建設,提高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吸引力、凝聚力和戰斗力。針對當前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及其產生根源,主流意識形態建設應圍繞築牢和構建全球安全屏障和內部和諧機制,著力開展如下工作︰

    一是加強主體建設。黨員領導干部是意識形態建設的主體,是決定這一建設順利開展及實效取得的關鍵。加強主體建設,根本在堅定理想信念,堅守共產黨人的精神追求,真正將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轉化為自己學習工作的精神支柱;核心在提高理論學習的自覺性,避免陷入庸俗的事務主義,提高運用馬克思主義世界觀、方法論分析解決意識形態失衡現象的水平;關鍵在增強駕馭和管理復雜環境下意識形態領域的能力,特別是對互聯網領域意識形態建設的目標管理、過程管理、預警管理和協同管理等能力。

    二是加強內涵建設。內涵建設是意識形態吸引力、凝聚力和戰斗力的根本依據,理論研究是內涵建設的主要方式。加強內涵建設,首先要加強社會主義意識形態自洽性研究,把握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新觀點、新論斷與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之間的發展自洽性,以及這些觀點論斷之間的邏輯自洽性,增強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科學性。其次要加強運用性研究,提高運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回應解決人民群眾普遍關心的重大理論問題和現實問題的能力,增強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說服力。再次要加強原創性研究,探索構建富有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話語體系,並將之及時轉化成學術話語和生活話語,強化社會主義意識形態話語主導權。

    三是要加強渠道途徑建設。包括內外兩個方面︰對內要積極探索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國民教育、精神文明建設和黨的建設全過程的規律、機制和途徑,按照因勢施教、因群施教、因業施教、因人施教的原則,將社會傳播與單位傳播相結合、感性傳播與理性傳播相結合、新興媒體與傳統途徑相結合,不斷增強人們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感性認同和理性認知。對外要注意擺脫兩種“逆差”,即因與西方發達國家在信息傳播資源佔有上的差距所導致的“話語逆差”和側重輸出古代中國傳統文化而較少傳遞現代中國文化產品的“歷史逆差”,積極拓展文化走出去的傳播平台,努力向世界講述“中國故事”、表達“中國聲音”。

    3.重視將經濟社會發展成就轉化成意識形態建設優勢,夯實克服意識形態領域失衡現象的現實基礎。經濟社會發展是保持意識形態平衡穩定的根本出路。但發展成就的取得並不能直接轉化為人民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認同,近年來人們常說的“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就是明證。解決這一問題,一是要妥善處理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如收入分配、勞動就業、醫療保障、教育住房等等,不斷從質和量兩個層面向群眾提供豐富優質的民生資源,努力創建公正合理的民生環境,使人們現實而公平地享受經濟社會發展所帶來的民生改善,從而實現廣泛的社會正義,為經濟社會發展成就向意識形態建設優勢轉化奠定堅實的利益基礎。二是引導人們將個人生活幸福同社會主義優越性連接起來,使人們認識到只有在社會主義框架下才能獲得普遍的個人尊嚴和真實的社會權利,只有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和制度,才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三是要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引導人們正確看待自我與社會發展中的階段性、局部性問題,將之與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和制度區分開來,堅定對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事業的信念。

原文參考文獻︰? [1]樊浩等.中國大眾意識形態報告[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2. ?? [2]習近平.文藝不能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方向[Z].新華網,2014-10-15. ?? [3]劉少杰.當代中國意識形態變遷[M].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12. ?? [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 [5]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2. ?? [6]姜安.美國制造︰意識形態控制走向結構化[N].中國社會科學報,2011-05-24. ?? [7]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

作者︰ 任志鋒 鄭永廷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