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德意志意識形態》“費爾巴哈章”思想的邏輯結構與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觀

2017年11月01日 08:23:23 來源︰

    《德意志意識形態》“費爾巴哈章”思想的邏輯結構與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觀《德意志意識形態》是馬克思、恩格斯的重要哲學著作,在其問世後的大半個世紀里一直是學術界研究馬克思、恩格斯哲學思想的主要依據之一,影響巨大。然而它在馬克思、恩格斯生前未能出版,甚至寫作也沒有最終完成,尤其是備受關注的“費爾巴哈章”,離完稿還有相當大的距離。這為理解馬克思、恩格斯的哲學思想帶來了極大的困難,學術界因此產生了持續的爭論和巨大的分歧。2016年6月,英國著名馬克思、恩格斯文獻學專家特瑞爾•卡弗ヾ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辦的一次學術報告會上明確指出︰從來就不存在一部名為《德意志意識形態》的著作,不存在所謂的“費爾巴哈章”,甚至它們的寫作計劃也未曾有過;今天所謂的《德意志意識形態》及其“費爾巴哈章”,其實只是一些沒有共同主題和內在聯系的草稿、筆記、評論、個人習作,是非常粗糙、未經修改、不連貫的松散紙頁,是前蘇聯學者刻意把它們拼接成著作的;我們不應該試圖從中概括和了解馬克思、恩格斯的哲學思想,要了解這些思想應該去閱讀他們完成寫作並于生前公開出版的《哲學的貧困》和《共產黨宣言》。卡弗先生關于《德意志意識形態》的觀點並非他一人獨有,而是在當今西方國家的馬克思、恩格斯研究者中頗具代表性。ゝ

    這種觀點極大地貶低了《德意志意識形態》等早期著作的理論價值,並使馬克思、恩格斯的哲學思想變得十分貧乏,相關研究的意義亦成為問題。卡弗先生的觀點針對的主要是《德意志意識形態》的“費爾巴哈章”。這一章集中了馬克思、恩格斯對自己哲學思想的論述,歷來是學術界關注的重點,也是《德意志意識形態》全書爭議最大的部分。本文無意于就“費爾巴哈章”的文獻學問題與卡弗先生展開討論,而將以他的觀點為切入點,通過兩種不同途徑對“費爾巴哈章”作文本分析,說明其各個組成部分的思想是有內在聯系的,進而對其中的唯物史觀思想加以概括,證明“費爾巴哈章”並非子虛烏有,而是具有極高的理論價值——卡弗先生的觀點不能成立。這也可以看作從一個特定角度對《德意志意識形態》的重要性所作的說明。

    關于“費爾巴哈章”的存在,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為我們提供了直接的證據。例如,恩格斯在《<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1888年單行本序言》中說︰

    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1859年柏林版)的序言中說,1845年我們兩人在布魯塞爾著手“共同闡明我們的見解”——主要由馬克思制定的唯物主義歷史觀——“與德國學的意識形態見解的對立,實際上是把我們從前的哲學信仰清算一下。這個心願是以批判黑格爾以後的哲學的形式來實現的。兩厚冊八開本的原稿早已送到威斯特伐利亞的出版所,後來我們才接到通知說,由于情況改變,不能付印。既然我們已經達到了我們的主要目的——自己弄清問題,我們就情願讓原稿留給老鼠的牙齒去批判了”ゞ。

    這段論述表明︰首先,馬克思、恩格斯是作為一部書稿來寫作我們今天所說的《德意志意識形態》的,目的是要闡明唯物史觀與德國哲學的意識形態見解的對立,而且已經把原稿送交出版所,在這種情況下,提出“全書沒有內在的邏輯”本身就不符合邏輯。其次,馬克思、恩格斯的目的是闡述自己的唯物史觀與德國意識形態的對立,他們還說在書中已經達到了自己的主要目的,即“自己弄清問題”,可見在寫作書稿時問題已經“弄清”,唯物史觀思想已經形成。一個已經形成的思想內部不可能沒有完整的邏輯聯系。最後,恩格斯說︰“其中關于費爾巴哈的一章沒有寫完。已寫好的部分是闡述唯物主義歷史觀的”。盡管這一章沒有寫完,但是他們已經開始自覺地闡述唯物主義歷史觀,而按照常理,思想只有在形成之後才能闡述。我們知道,恩格斯曾在晚年說過︰《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就是唯物史觀的起源。《德意志意識形態》的“費爾巴哈章”寫于《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之後,因此,“此時唯物史觀尚未形成、寫好的手稿各部分之間沒有邏輯聯系”的說法無法讓人信服。

    再如,在“費爾巴哈章”開頭部分,馬克思、恩格斯說︰在我們對德國意識形態家進行專門的批判之前,需要“提出一些有關德國哲學和整個意識形態的一般意見,這些意見要進一步揭示所有代表人物共同的意識形態前提。這些意見將充分表明我們在進行批判時所持的觀點,而表明我們的觀點對于了解和說明以後各種批評意見是必要的”々。事實也的確如此。“費爾巴哈章”的寫作出于臨時動議。馬克思、恩格斯是在寫作過程中才決定加寫一章,目的在于集中闡述自己批判德國意識形態家時所使用的理論工具即唯物史觀。于是他們一方面從已經寫好的批判鮑威爾和施蒂納的部分把與正面闡述唯物史觀有關的內容抽取出來,另一方面針對這些內容的不足,專門加寫了關于唯物史觀的一些重要內容,這兩個部分共同構成了“費爾巴哈章”。馬克思還為這一章兩次寫作了開頭部分。這些都表明,在寫作“費爾巴哈章”時,馬克思、恩格斯對所要闡述的唯物史觀思想已經成竹在胸,他們寫下的不會是一些毫無內在聯系的粗糙的思想片段。

    從以上所述可以得出結論︰第一,“費爾巴哈章”(以及整個《德意志意識形態》)是馬克思、恩格斯有目的、有計劃寫作與建構的;第二,馬克思、恩格斯寫作這一章的目的在于集中闡述作為他們批判德國意識形態家的理論武器的唯物史觀;第三,在寫作這一章之前,唯物史觀思想已經形成。

    根據這些結論,我們應該相信“費爾巴哈章”的思想觀點是有完整的內在邏輯結構的。或者換句話說,應該相信作為著作的“費爾巴哈章”和整個《德意志意識形態》不是出于蘇聯學者的虛構、拼湊,它們是客觀存在著的。  但是,相信並不是論證。以上分析只是提供了間接證據,還不足以說明卡弗先生的觀點何以站不住腳。卡弗先生是有客觀依據的︰被編輯為《德意志意識形態》“費爾巴哈章”的那些論述來源不同(有的來自已經寫好的對鮑威爾的批判,有的來自已經寫好的對施蒂納的批判,還有的是馬克思、恩格斯為擬議中的“費爾巴哈章”新寫的),角度、內容以及所包含的觀點諸方面確實沒有顯現出明顯的聯系。它們缺少文字上的修飾與連綴,人們很難從中看出有完整邏輯結構的思想。因此在卡弗先生眼中,這些論述就像一堆土豆,可以一個一個地數、一個一個地考察,但不能說它們是一個有機的整體。

    思想是著作的靈魂。一些論述能不能構成一部著作,不取決于它們在文字上是不是經過推敲、結構是不是完整,而取決于它們是不是包含有完整的思想。有完整的思想,哪怕文字再粗糙,都可以作為一部著作存世。可見,問題的關鍵是要找到這些看似互不相關的論述之間的邏輯聯系,證明確如馬克思、恩格斯所說,“費爾巴哈章”包含著完整的新思想——歷史唯物主義理論。只有找到這樣的聯系與思想,才能說明“費爾巴哈章”的存在價值。

    這樣的邏輯聯系和完整理論無疑是存在的。在展開論證之前,需要先對使用的方法略加說明。

    前面提到,馬克思、恩格斯是因為認識到有必要在批判德意志意識形態家之前先亮明自己的唯物史觀,從而為批判提供理論依據,才臨時決定增加“費爾巴哈章”的,為此他們先從已經寫好的內容中抽取出眾多的段落,而後又加寫了若干內容。既然如此,第一,他們在抽取這些段落時,一定要先進行選擇,而選擇必定要遵循一個客觀標準,這就是看某個段落是不是與自己心中已有的唯物史觀有關,或者說它是不是從一個特定角度闡述了唯物史觀,只有符合這一標準的內容,才可以選出來放在“費爾巴哈章”;第二,他們專門加寫了若干文字,並且放在從其他部分抽取出來的文字之前,一定是要著力闡述唯物史觀最重要的、而所抽取的文字又論述不充分或不完整的思想。以上兩點推測是可以成立的。但是如果承認它們是合理推測,那麼我們就可以由此得到“研究並復原馬克思、恩格斯在‘費爾巴哈章’計劃要闡述的唯物史觀思想”的方法。這個方法就是︰首先把“費爾巴哈章”各個部分的段落大意加以概括與歸納,揭示它們所包含的與唯物史觀相關的思想觀點,然後對這些思想觀點作進一步的提煉與再歸納,這時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觀思想便可顯現出來,它們相互間的邏輯聯系也將一目了然。這里還要指出,據研究,“這一章的寫作、修改和重寫過程相當復雜,具體細節已經不可能詳盡地復述出來”ぁ。這成為迄今為止人們研究“費爾巴哈章”的重要障礙。但是如果使用上面所說的方法,對它的研究可以基本上不受這種情況的影響,因為對我們而言,重要的是馬克思、恩格斯闡述了什麼思想,與相關段落的前後順序沒有太大關系;那麼對“費爾巴哈章”文獻學研究所揭示的困難是可以繞過的。

    下面我們就按照這個方法對“費爾巴哈章”作一番考察。因宗旨所限,本文僅涉及與唯物史觀關系密切的思想。

    按照現有的編排,“費爾巴哈章”含有一篇“第一卷對費爾巴哈、布•鮑威爾和施蒂納所代表的現代德國哲學的批判”的“序言”。該“序言”與“費爾巴哈章”沒有太大關系,本文對這一章的考察從“序言”之後的“第一章 費爾巴哈 唯物主義觀點和唯心主義觀點的對立”(《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512頁。以下關于有關段落的位置以及出自“費爾巴哈章”的引文,只標出2009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的頁碼)開始。全部內容包含149個自然段,1∼29段是馬克思、恩格斯在決定設立“費爾巴哈章”後加寫的,寫作時間在後;30∼149段是從已經寫好的部分抽取出來的,寫作時間在前。為了了解馬克思、恩格斯在決定寫作“費爾巴哈章”之前對唯物史觀的理解,這里先考察第30∼149段。

    (一)第30∼34段。這幾段是對費爾巴哈的集中批判。在第30段(第526頁)一開始,馬克思、恩格斯說︰“當然,我們不想花費精力去啟發我們聰明的哲學家,使他們懂得︰如果他們把哲學、神學、實體和一切廢物消融在‘自我意識’中,如果他們把‘人’從這些詞句的統治下……”あ這一段的批判對象顯然既有費爾巴哈,也有青年黑格爾派的代表鮑威爾。第31∼34段專門批判費爾巴哈。馬克思、恩格斯反復強調,人生活于其中的自然環境是勞動實踐活動的產物,費爾巴哈作為唯物主義者,主張人是感性世界即自然環境的產物,但他不懂得自然環境在隨著勞動實踐活動而變化。只有變化才能構成歷史,因此“歷史在他的視野之外;當他去探討歷史的時候,他不是一個唯物主義者。在他那里,唯物主義和歷史是彼此完全脫離的”。(第530頁)馬克思、恩格斯通過批判費爾巴哈突出強調了勞動實踐對于歷史的重要意義。

    (二)第35∼51段。這幾段內容比較豐富。

    (1)第35段指出︰

    我們首先應當確定一切人類生存的第一個前提,也就是一切歷史的第一個前提,這個前提是︰人們為了能夠“創造歷史”,必須能夠生活。但是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東西。因此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生產滿足這些需要的資料,即生產物質生活本身,而且,這是人們從幾千年前直到今天單是為了維持生活就必須每日每時從事的歷史活動,是一切歷史的基本條件。……任何歷史觀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必須注意上述基本事實的全部意義和全部範圍,並給予應有的重視。(第531頁) 這番話把勞動生產視為一切歷史的第一個前提,同樣是在強調它在歷史觀中的重要意義。

    (2)第36∼39段提出,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和人的生產(即人的繁殖)是歷史的重要事實,生產方式決定社會關系,生產力的總和決定社會狀況,生產力和社會關系決定理論、神學、哲學、道德等社會意識。“已經得到滿足的第一個需要本身、滿足需要的活動和已經獲得的為滿足需要而用的工具又引起新的需要,而這種新的需要的產生是第一個歷史活動。”(第531∼532頁)已經得到滿足的需要、已經獲得的為滿足需要而用的工具,是以往勞動實踐活動的結果,它們讓人產生新的需要;而為了滿足新的需要,將會有新的勞動實踐活動再次改變世界,並引起變化、形成歷史。這是對勞動實踐活動推動歷史具體機制的揭示。

    (3)第40∼51段提出,分工決定勞動產品的分配進而決定著生產資料所有制,由此產生私有制。特殊利益與共同利益的矛盾催生了作為虛幻共同體的國家。這一部分還具體考察了所有制(實際上即社會形態)的歷史演化,考察了國家的職能與歷史的更迭,特別是說明了人的異化和異化的消除即共產主義的實現問題,包括對共產主義的理解、實現共產主義的客觀前提,等等。最後提出,“市民社會是全部歷史的真正發源地和舞台”。(第540頁)

    概括而言,第35∼51段指出︰勞動實踐活動是歷史的第一個前提;它決定著人們的社會關系、社會狀況;由生產力決定的社會關系決定了社會意識;分工決定生產資料所有制,產生了私有制,決定了國家和社會形態的更迭;生產力的發展將為消滅異化、實現共產主義以及人的個性得到自由發展創造條件。

    (三)第52∼55段。這幾段是對唯物史觀的一般性敘述,批判了鮑威爾、施蒂納等人用目的、觀念等解釋歷史的唯心史觀;指出隨著生產方式和交往的發展(而不是由于自我意識的作用),歷史在向世界歷史轉變;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經過無產階級的革命斗爭,個人將擺脫異己力量對自己的支配而獲得解放,共產主義將變為現實。第52段指出︰

    歷史不外是各個世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都利用以前各代遺留下來的材料、資金和生產力;由于這個緣故,每一代一方面在完全改變了的環境下繼續從事所繼承的活動,另一方面又通過完全改變了的活動來變更舊的環境。(第540頁)

    這是對歷史發展具體機制的再次說明,值得特別關注。

    (四)第56段。這一段包含馬克思、恩格斯關于唯物史觀的最接近“經典表述”的一番話︰

    這種歷史觀就在于︰從直接生活的物質生產出發闡述現實的生產過程,把同這種生產方式相聯系的、它所產生的交往形式即各個不同階段上的市民社會理解為整個歷史的基礎,從市民社會作為國家的活動描述市民社會,同時從市民社會出發闡明意識的所有各種不同的理論產物和形式,如宗教、哲學、道德等等,而且追溯它們的產生過程。這樣做當然能夠完整地描述事物了(因而也能夠描述事物的這些不同方面之間的相互作用)。這種歷史觀和唯心主義歷史觀不同,它不是在每個時代中尋找某種範疇,而是始終站在現實歷史的基礎上,不是從觀念出發來解釋實踐,而是從物質實踐出發來解釋各種觀念形態……(第544頁)

    這番話論述了如下基本思想︰(1)從直接生活的物質生產出發闡述現實的生產過程、生產方式;(2)生產方式產生了交往形式即市民社會;(3)市民社會是整個歷史的基礎;(4)市民社會及現實的社會關系,決定著宗教、哲學、道德等意識形式;(5)馬克思、恩格斯的歷史觀區別于唯心史觀的根本特點,“是從物質實踐出發來解釋各種觀念形態”。

    這一段接下來的論述指出︰“歷史的每一階段都遇到一定的物質結果,一定的生產力總和,人對自然以及個人之間歷史地形成的關系,都遇到前一代傳給後一代的大量生產力、資金和環境,盡管一方面這些生產力、資金和環境為新的一代所改變,但另一方面,它們也預先規定新的一代本身的生活條件,使它得到一定的發展和具有特殊的性質。由此可見,這種觀點表明︰人創造環境,同樣,環境也創造人。”(第545頁)這是對歷史發展具體機制的第三次說明,並對它作了高度概括︰人創造環境,同樣,環境也創造人。這一段還說,生產力的發展和革命群眾的斗爭決定了社會變革。

    (五)第57、58段。馬克思、恩格斯用前面表述的唯物史觀批判鮑威爾等人用思想觀念解釋歷史的唯心史觀。

    (六)第59段。用唯物史觀批判費爾巴哈,指出由于不懂得環境是在勞動實踐中不斷改變的,費爾巴哈和施蒂納、鮑威爾等人一樣在歷史觀上是唯心主義者。

    以上六個部分是馬克思、恩格斯從已經寫好的“聖布魯諾章”中抽取出來的。ぃ以下是出自“聖麥克斯章”的內容。

    (七)第60∼69段。正面闡述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

    (八)第70∼128段。用生產工具解釋分工,用生產工具和分工的發展解釋私有制的產生、社會形態的演變、社會革命、個人的發展、私有制的消滅,以及個人自由全面發展成為現實的共產主義的實現。  (九)第129段。這一段可以視為對以上內容的總結︰“市民社會這一名稱始終標志著直接從生產和交往中發展起來的社會組織,這種社會組織在一切時代都構成國家的基礎以及任何其他的觀念的上層建築的基礎。”這里已經提出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思想。

    (十)第130∼149段。此段指出所有制決定國家和法,而所有制是由生產力水平以及相應的勞動分工決定的。

    “費爾巴哈章”至第149段結束。

    以上就是“費爾巴哈章”中從已經寫好的“聖布魯諾章”、“聖麥克斯章”抽取出來的內容。各個部分之間缺少文字上的連綴,似乎互不相干,且多有重復。對它們加以概括,我們可以得到如下思想︰

    第一,批判費爾巴哈,指出由于不懂得環境是在勞動實踐中不斷改變的,費爾巴哈和施蒂納、鮑威爾等人一樣在歷史觀上是唯心主義者——“當費爾巴哈是一個唯物主義者的時候,歷史在他的視野之外;當他去探討歷史的時候,他不是一個唯物主義者。在他那里,唯物主義和歷史是彼此完全脫離的。”(第530頁)

    第二,全部歷史觀的出發點及理論基礎是勞動生產實踐活動。“我們首先應當確定一切人類生存的第一個前提,也就是一切歷史的第一個前提,這個前提是︰人們為了能夠‘創造歷史’,必須能夠生活。但是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東西。因此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生產滿足這些需要的資料,即生產物質生活本身,而且,這是人們從幾千年前直到今天單是為了維持生活就必須每日每時從事的歷史活動,是一切歷史的基本條件。……任何歷史觀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必須注意上述基本事實的全部意義和全部範圍,並給予應有的重視”。(第531頁)“這種歷史觀和唯心主義歷史觀不同,它不是在每個時代中尋找某種範疇,而是始終站在現實歷史的基礎上,不是從觀念出發來解釋實踐,而是從物質實踐出發來解釋各種觀念形態……”(第544頁)

    第三,歷史就是人與環境(自然環境、社會環境)在勞動實踐無限延續過程中的相互作用、協同發展。“歷史不外是各個世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都利用以前各代遺留下來的材料、資金和生產力;由于這個緣故,每一代一方面在完全改變了的環境下繼續從事所繼承的活動,另一方面又通過完全改變了的活動來變更舊的環境。”(第540頁)“歷史的每一階段都遇到一定的物質結果,一定的生產力總和,人對自然以及個人之間歷史地形成的關系,都遇到前一代傳給後一代的大量生產力、資金和環境,盡管一方面這些生產力、資金和環境為新的一代所改變,但另一方面,它們也預先規定新的一代本身的生活條件,使它得到一定的發展和具有特殊的性質。由此可見,這種觀點表明︰人創造環境,同樣,環境也創造人。”(第545頁)

    第四,生產力決定勞動分工,勞動分工決定生產資料所有制,從而決定生產關系以及全部社會交往關系,私有制由此產生。所有制的發展構成社會形態的演變。

    第五,社會形態的演變將使私有制趨于消滅,人擺脫分工的束縛,獲得自由,共產主義成為現實。

    第六,經濟基礎(市民社會)決定上層建築,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各種思想觀念以及國家和法律是由所有制——最終由生產力決定的。

    下面考察第1∼35段。這一部分是馬克思、恩格斯把“聖布魯諾章”、“聖麥克斯章”中與唯物史觀關系密切的段落抽取出來之後,專門為闡述自己的唯物史觀思想加寫的,並放在全章的最前面。由此可以推測,其中一定包含有他們認為對唯物史觀最重要的內容的闡述,而且所闡述的內容與我們從第36∼149段概括出來的思想相吻合。

    其一,第1∼9段。它們是具有“費爾巴哈章”導語性質的兩篇異文,概述了從施特勞斯經鮑威爾、費爾巴哈到施蒂納德國意識形態的演化,揭示了德國意識形態家歷史觀上的唯心主義,指出︰“這些哲學家沒有一個想到要提出關于德國哲學和德國現實之間的聯系問題,關于他們所作的批判和他們自身的物質環境之間的聯系問題。”(第516頁)這句話是導語與正文之間的連接。

    其二,第10∼14段。強調全部歷史的現實前提、出發點是勞動實踐活動︰“我們開始要談的前提不是任意提出的,不是教條,而是一些只有在臆想中才能撇開的現實前提。這是一些現實的個人,是他們的活動和他們的物質生活條件。”(第518∼519頁)任何歷史記載都應該從“自然基礎以及它們在歷史進程中由于人們的活動而發生的變更出發”(第519頁)。

    其三,第15∼24段。概述生產力及其發展決定分工和分工的發展;分工決定一個民族的內外交往和內部結構;分工以及它的發展決定所有制及其形式的更替;所有制形式經歷了不同的發展階段。

    其四,第25∼27段。指出道德、宗教、形而上學和其他意識形態不是獨立存在的,“它們沒有歷史,沒有發展,而發展著自己的物質生產和物質交往的人們,在改變自己的這個現實的同時也改變著自己的思維和思維的產物。不是意識決定生活,而是生活決定意識”(第525頁)。馬克思、恩格斯運用這一原理批判了德國意識形態家。

    其五,第27∼29段。再次強調,唯物史觀的前提不是(費爾巴哈所說的)“處在某種虛幻的離群索居和固定不變狀態中的人”,而是現實的從事物質生產實踐從而處于發展過程中的人,“只要描繪出這個能動的生活過程,歷史就不再像那些本身還是抽象的經驗主義者所認為的那樣,是一些僵死事實的匯集,也不再像唯心主義者所認為的那樣,是想象的主體的想象活動”(第525∼526頁)。上面五方面思想中的後四方面,與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觀關系密切。把它們與從“聖布魯諾章”、“聖麥克斯章”中抽取出來的闡述所包含的思想略加比較,可以清楚地看出,兩者在以下幾個方面高度一致︰(1)歷史的前提和基礎是從事勞動實踐活動的人,是他們的活動和物質生活條件;(2)生產力及其發展決定分工和分工的發展,分工決定所有制,決定人們的社會關系;(3)隨著分工的發展,所有制(即社會形態)經歷了不同的歷史形式;(4)不是意識決定生活,而是生活決定意識(即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5)批判德國意識形態家的唯心史觀。這些思想在“聖布魯諾章”和“聖麥克斯章”中已有表述,馬克思、恩格斯在後來為“費爾巴哈章”專門加寫的部分又再次強調,足見在他們看來這些思想有多麼重要。從加寫的部分看,馬克思、恩格斯著重強調了下列觀點︰從事物質生活資料生產的人以及他的活動是歷史的前提和基礎。

    兩大部分的上述相似性讓我們看到,上述所梳理的五方面思想是馬克思、恩格斯一再強調的,在他們眼中意義重大。仔細辨析可以發現,這些思想實際上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歷史觀,而且在第56段中已經作了比較完整的表述。“這種歷史觀就在于︰從直接生活的物質生產出發闡述現實的生產過程,把同這種生產方式相聯系的、它所產生的交往形式即各個不同階段上的市民社會理解為整個歷史的基礎,從市民社會作為國家的活動描述市民社會,同時從市民社會出發闡明意識的所有各種不同的理論產物和形式,如宗教、哲學、道德等等,而且追溯它們的產生過程。這樣做當然能夠完整地描述事物了(因而也能夠描述事物的這些不同方面之間的相互作用)。這種歷史觀和唯心主義歷史觀不同,它不是在每個時代中尋找某種範疇,而是始終站在現實歷史的基礎上,不是從觀念出發來解釋實踐,而是從物質實踐出發來解釋各種觀念形態……”(第544頁)以上論述用語還不夠成熟,但思想已經比較全面,五方面的重要思想全都包含其中,而且“這種歷史觀就在于”這種用語,說明他們是在自覺表述自己的歷史觀。“費爾巴哈章”的眾多組成部分在文字上缺少前後連綴,顯得散亂,顯示出作者對它們的加工尚未完成。い不過就其中的思想看,這些文字都是圍繞上述表述展開的,是從不同角度、不同側面對它的某個或某些思想的論述,相互分散獨立的表象背後有著明顯的思想上的邏輯聯系。這種邏輯聯系、邏輯結構就在上面表述的歷史觀中。如果說有什麼不足,那就是“費爾巴哈章”反復闡述的關于共產主義和人類解放的思想沒有包含在以上表述之中。

    “費爾巴哈章”包含著馬克思、恩格斯的完整的唯物主義歷史觀,各部分的思想有著內在的邏輯聯系,完全有資格作為一部學術著作存在。卡弗等西方學者否定這一點,只能說明他們閱讀不夠深入,沒有看出編輯加工尚未最後完成、相互之間缺少文字連綴的各個組成部分在思想上的聯系,因此沒有發現這一已經存在的歷史觀。

    卡弗先生未能發現唯物史觀在“費爾巴哈章”的存在,與他對唯物史觀的理解有關。卡弗先生認為,了解唯物史觀不應該閱讀“費爾巴哈章”,應該閱讀《哲學的貧困》或者《共產黨宣言》。這表明他理解的唯物史觀,就是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長期被人們當作唯物史觀“經典表述”的那段話中的思想,要言之即“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費爾巴哈章”含有對生產力、生產關系、基礎、上層建築相互關系的論述,但比較分散,更重要的是其中一再重復“人的生理構造決定的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是歷史的第一個前提”,反復批判費爾巴哈不懂得“自然界是勞動實踐改造過了的人化自然”,而這些思想價值何在,卡弗先生卻不得而知。這些情況都影響了他對“費爾巴哈章”闡述的歷史觀的認識,進而使他無法理解這一章,看不到它乃至《德意志意識形態》全書的邏輯結構與理論價值。其實,卡弗先生等認定的所謂唯物史觀的經典表述雖然長期被人們接受,但實際上並不經典。

    長期以來,國內外學術界都把《<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關于“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從而決定上層建築和社會形態演化”的那段論述視為馬克思對唯物史觀的經典表述,因為這段話用成熟的概念簡練地闡述了“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的原理,而這一原理顯然具有唯物主義性質。這段經典表述為︰

    人們在自己生活的社會生產中發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的關系,即同他們的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適合的生產關系。這些生產關系的總和構成社會的經濟結構,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層建築豎立其上並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形式與之相適應的現實基礎。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不是人們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社會的物質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便同它們一直在其中運動的現存生產關系或財產關系(這只是生產關系的法律用語)發生矛盾。于是這些關系便由生產力的發展形式變成生產力的桎梏。那時社會革命的時代就到來了。隨著經濟基礎的變更,全部龐大的上層建築也或慢或快地發生變革。在考察這些變革時,必須時刻把下面兩者區別開來︰一種是生產的經濟條件方面所發生的物質的、可以用自然科學的精確性指明的變革,一種是人們借以意識到這個沖突並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藝術的或哲學的,簡言之,意識形態的形式。我們判斷一個人不能以他對自己的看法為根據,同樣,我們判斷這樣一個變革時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識為根據;相反,這個意識必須從物質生活的矛盾中,從社會生產力和生產關系之間的現存沖突中去解釋。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決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系,在它的物質存在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決不會出現的。所以人類始終只提出自己能夠解決的任務,因為只要仔細考察就可以發現,任務本身,只有在解決它的物質條件已經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過程中的時候,才會產生。大體說來,亞細亞的、古希臘羅馬的、封建的和現代資產階級的生產方式可以看作是經濟的社會形態演進的幾個時代。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是社會生產過程的最後一個對抗形式,這里所說的對抗,不是指個人的對抗,而是指從個人的社會生活條件中生長出來的對抗;但是,在資產階級社會的胎胞里發展的生產力,同時又創造著解決這種對抗的物質條件。因此,人類社會的史前時期就以這種社會形態而告終。ぅ  但把這段論述作為唯物史觀的經典表述是一種誤解,因為它會遇到三個無法解決的問題。

    第一,它在邏輯上不徹底。歷史是在變化中體現出來的。這段論述稱“社會的物質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便會迫使生產關系、上層建築發生相應改變,引發社會形態的變革。但是它沒有說明生產力的發展是由什麼決定的。人所共知,生產力的主要標志是生產工具,工具是人首先在大腦中設計然後制造出來的,就此而言它是思維的產物。于是我們看到,前面所說的整個歷史觀便成為用思維及其發展解釋歷史的唯心主義理論。事實上有許多人正是在這里落入了歷史唯心主義的陷阱。う

    第二,它與恩格斯晚年的多處論述相矛盾。恩格斯曾經強調,馬克思《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就是唯物史觀的起源。(11)但是我們知道,《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全篇強調實踐活動、改造世界、人與環境相互作用對于歷史的重要意義,而完全沒有涉及生產力、生產關系、經濟基礎、上層建築等概念。恩格斯還指出,“根據唯物史觀,歷史過程中的決定性因素歸根到底是現實生活的生產和再生產。無論馬克思或我都從來沒有肯定過比這更多的東西”(12);他還把馬克思主義稱作“在勞動發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會史的鎖鑰的新派別”(13)。這些論述同樣完全沒有涉及“經典表述”中的內容。(14)

    第三,所謂馬克思對唯物史觀的經典表述,實際上所說的根本不是歷史觀。在經典表述前面,馬克思指出,《萊茵報》時期需要對物質利益問題發表意見成為他遇到的一件“難事”,感到苦惱,于是決定退回書房。接下來說︰

    為了解決使我苦惱的疑問,我寫的第一部著作是對黑格爾法哲學的批判性分析……我的研究得出這樣一個結果︰法的關系正像國家的形式一樣,既不能從它們本身來理解,也不能從所謂人類精神的一般發展來理解,相反,它們根源于物質的生活關系,這種物質的生活關系的總和,黑格爾按照18世紀的英國人和法國人的先例,概括為“市民社會”,而對市民社會的解剖應該到政治經濟學中去尋求。我在巴黎開始研究政治經濟學,後來因基佐先生下令驅逐而移居布魯塞爾,在那里繼續進行研究。我所得到的,並且一經得到就用于指導我的研究工作的總的結果,可以簡要地表述如下……(15)

    緊接著就是以強調“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為核心內容的經典表述。這里存在一條邏輯鏈條︰國家和法與物質利益的關系令馬克思苦惱——為此他研究黑格爾法哲學並得出“國家和法根源于市民社會”的結論——為徹底消除苦惱需要研究市民社會,而為了解剖市民社會,他開始研究政治經濟學——研究政治經濟學得出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即經典表述的內容。這條邏輯鏈條告訴我們,馬克思在所謂經典表述中想要解決的是“為什麼說市民社會決定國家和法”的問題,而不是它們如何變化發展。也就是說,經典表述想要說的不是歷史如何發展的歷史觀問題,而是在社會諸要素中社會存在與社會意識的相互關系問題,換言之,是社會學問題。這也是經典表述為什麼不涉及生產力發展機制的原因。

    由于卡弗先生對唯物史觀的理解局限于所謂經典表述,因此當他面對“‘費爾巴哈章’把勞動實踐視為一切歷史的第一個前提和出發點,並對它的重視無以復加”這一情形時(本文也把它作為“費爾巴哈章”唯物史觀思想的第一個重要思想),必然感到困惑。至于其中的緣由,卡弗先生更是無法理解。因為他找不到“把勞動實踐作為歷史的前提”與“經典表述強調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之間的聯系。

    實際上令卡弗先生困惑的問題根本就不存在。原因是︰“費爾巴哈章”闡述的唯物史觀是一種“大唯物史觀”,它才是馬克思、恩格斯真正的唯物主義歷史觀。“大唯物史觀”把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活動確立為歷史的前提和出發點,這一觀點解決了歷史觀方面的一系列關鍵問題。

    首先,揭示了歷史發展的具體機制。沒有變化就無所謂歷史。馬克思、恩格斯認為,自然、社會、人的任何變化都是在實踐中完成的。這里需要再次引述下面這段話︰“歷史的每一階段都遇到一定的物質結果,一定的生產力總和,人對自然以及個人之間歷史地形成的關系,都遇到前一代傳給後一代的大量生產力、資金和環境,盡管一方面這些生產力、資金和環境為新的一代所改變,但另一方面,它們也預先規定新的一代本身的生活條件,使它得到一定的發展和具有特殊的性質。由此可見,這種觀點表明︰人創造環境,同樣,環境也創造人。”(第545頁)歷史就是這樣一個無限循環的過程。每一代人都從前人手中繼承既有的生產力、資金和環境,這些生產力、資金和環境對他而言是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的,是他的勞動活動必須利用的客觀條件;但是他又通過自己的勞動實踐使這些生產力、資金和環境發生改變,因而下一代人從他手中繼承的是新的同樣不以自己意志為轉移的生產力、資金和環境,“歷史不外是各個世代的依次交替”(第540頁)。在這種依次交替中,生產力、資金、環境、人的勞動實踐活動,當然還有被環境決定的人,均得到發展,並形成歷史。“費爾巴哈章”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是歷史的前提和出發點,為什麼著力批判費爾巴哈不懂得人化自然的意義,原因正在于勞動實踐活動是現實生活一切變化的源泉。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而社會存在屬于這里所說的環境,它本身的發展是勞動實踐活動的產物。把勞動實踐活動作為歷史的第一個前提與卡弗先生理解的唯物史觀經典表述不僅沒有矛盾,而且聯系密切。

    其次,形成了一種對自然、社會、人作出全面科學解釋的“大唯物史觀”。我們長期以來把唯物史觀局限于社會歷史,但是在上面引用的論述中,馬克思、恩格斯把他們的歷史觀概括為“人創造環境,同樣,環境也創造人”,可見他們理解的歷史觀包括人生活于其中的自然界、社會和人本身的歷史。相對于局限于社會歷史的唯物史觀,這是一種“大唯物史觀”。它之所以“大”,以至把自然和人包含在內,是因為如前所述,歷史就是自然、社會、人在勞動實踐活動基礎上的相互作用和協同發展。離開自然和人不可能有實踐活動,也就不可能有社會的發展,反之亦然;之所以有變化、有歷史,是因為三者是一個有機整體,相互作用,缺一不可;任何一方的變化都會引起其他兩方面的改變,同樣,任何一方的改變也只有用其他兩方面的變化才能得以解釋。“費爾巴哈章”說︰“我們僅僅知道一門唯一的科學,即歷史科學。歷史可以從兩個方面來考察,可以把它劃分為自然史和人類史。但這兩方面是不可分割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類史就彼此相互制約。”(第516頁)以往我們理解的唯物史觀強調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這個思想包含在了“大唯物史觀”的“環境決定人”的原理之中,它只是“大唯物史觀”的一個方面。  再次,建立了真正的唯物主義的歷史觀。如前所述,以往理解的唯物史觀未能唯物主義地解釋生產力的發展,為唯心史觀留下了可乘之機。我們知道,工具是人的思維設計創造的,社會制度是人的思維制定的,這是客觀事實;正因為如此,歷史觀自古以來一直是唯心主義的天下。“大唯物史觀”徹底解決了這個問題。一方面,“大唯物史觀”認為環境改變人、人也改變環境,這高度肯定了人的能動性、創造性。另一方面,“大唯物史觀”把歷史建立在勞動實踐基礎之上,因此認為任何的思維創造都必將在勞動實踐中接受檢驗;思維創造活動只有獲得了預想的結果,才能證明自己具有實際地使對象發生改變的“現實性、力量、此岸性”(見馬克思《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第2條),才能被保留下來,否則它就會被作為胡思亂想而遭致拋棄。總之,在“大唯物史觀”中,思維創造成為人反映客觀存在及其規律的特殊方式。勞動實踐從根本上保證了“大唯物史觀”理解的歷史是按照物質世界客觀規律運動的過程。這是“大唯物史觀”唯物主義性質的保證。

    最後,它指明了歷史發展的趨勢——人類解放、共產主義實現。以往理解的唯物史觀也包含有這樣的思想,但是“大唯物史觀”用勞動實踐活動揭示了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產生與終結,對它作了多方面的反復的闡述與論證,這是它特有的貢獻。

    至于我們以往理解的唯物史觀經典表述,其實並沒有被否定,而是被包含在了“大唯物史觀”之中。在“大唯物史觀”中,“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這一思想強調了它是一種唯物主義理論;把勞動活動作為歷史的前提與出發點,則凸顯了它是關于歷史的唯物主義理論。

    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觀是“大唯物史觀”,“費爾巴哈章”提出了這一思想(16),當然其論述尚不夠系統。但是,為什麼在“費爾巴哈章”之後我們見不到他們對它的系統闡述?原因在于︰馬克思、恩格斯是偉大的思想家,有許許多多寶貴的思想,但是他們從未對自己的思想作過全面系統的闡述。即使是《資本論》,也因為沒有寫作完成而不能被看作對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思想的完整論述。至于其中更深層的原因,就唯物史觀思想而言,因為馬克思、恩格斯首先是革命家,研究哲學只是為了揭示歷史規律從而找到人類解放之路,他們無意做一名職業的哲學家。這是他們沒有留下唯物史觀真正經典表述的主要原因。前面提到,恩格斯曾經說︰“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1859年柏林版)的序言中說,1845年我們兩人在布魯塞爾著手‘共同闡明我們的見解’——主要是由馬克思制定的唯物主義歷史觀——‘與德國哲學的意識形態見解的對立,實際上是把我們從前的哲學信仰清算一下。這個心願是以批判黑格爾以後的哲學的形式來實現的。兩厚冊八開本的原稿早已送到威斯特伐利亞的出版所,後來我們才接到通知說,由于情況改變,不能付印。既然我們已經達到了我們的主要目的——自己弄清問題,我們就情願讓原稿留給老鼠的牙齒去批判了’。”兩厚冊原稿即《德意志意識形態》。這里說得很清楚,他和馬克思寫作“費爾巴哈章”的主要目的是“自己弄清問題(即揭示歷史規律)”;所謂“已經達到了我們的主要目的”,是說他們在“費爾巴哈章”已經形成並且初步說明了自己的哲學唯物史觀,發現了歷史的秘密,因而對著作未能出版並不在意。“大唯物史觀”在他們生前未能面世,甚至未能完成寫作和修改工作,原因也在這里。

    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主義歷史觀是“大唯物史觀”,與通常我們理解的唯物史觀相比,它的範圍更廣、更為科學。它才是馬克思、恩格斯創建的真正意義上的唯物史觀,在“費爾巴哈章”中已經確立並得到初步闡述,《德意志意識形態》的“費爾巴哈章”是這種唯物史觀的誕生地和唯一得到闡述的地方(盡管工作尚未完成),理論意義重大,極為寶貴;其被視為馬克思、恩格斯的一部重要哲學著作,當之無愧。卡弗先生由于缺少對“大唯物史觀”的認識,看不到“費爾巴哈章”的價值(17),甚至根本否定它的存在,令人感到遺憾。

    注釋︰

    ヾ特瑞爾•卡弗(1946∼)是國際知名的馬克思恩格斯研究專家,國外“馬克思學”的代表人物。

    ゝ2012年,美國馬克思、恩格斯研究專家諾曼•萊文在其《馬克思與黑格爾的對話》一書中說︰“《德意志意識形態》主要由兩部分組成︰‘I.費爾巴哈’章和‘萊比錫宗教會議’,它首次出版于1932年,刊登在V.V.阿多拉茨基(V.V.Adoratskij)主編的MEGA I中。關于‘費爾巴哈’這章,特雷爾•卡弗(Terrell Carver,也譯為特瑞爾•卡弗)和英格•陶伯特/漢斯•佩爾格(Inge Taubert/Hans Pelger)最近的研究證明,‘I.費爾巴哈’從未存在過。它絕對不是一個連貫的文本,而是梁贊諾夫將馬克思所做的一些分散的評論以及頁邊空白處所做的筆記拼接成的單獨的一章。”(諾曼•萊文︰《馬克思與黑格爾的對話》,周陽等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5,第3頁)其中提到的英格•陶伯特是幾年前去世的馬克思、恩格斯文獻權威專家,她關于《德意志意識形態》的研究成果得到了廣泛認同,影響極大。萊文本人贊同上述觀點,並因此拒絕使用《德意志意識形態》這個書名。順便指出,另一位馬克思、恩格斯文獻專家尤根•羅楊也持如是觀點。

    ゞ(1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第265頁;第313頁。

    々あ《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第513∼514頁;第526頁。

    ぁぃ聶錦芳︰《批判與建構︰<德意志意識形態>文本學研究》,人民出版社,2012,第88頁;第88頁。

    い在本文作者看來,某些重要思想(例如“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的思想)的闡述在“費爾巴哈章”不同部分多有重復,改動、增補、連綴、改變段落順序等文字加工不可能解決重復問題,因此這一章的整理不可能通過文字修改完成。這一章需要重寫。很可能這是“費爾巴哈章”未能完成的重要原因之一。  

    ぅ(15)(16)《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第591∼592頁;第591頁;第593頁。

    う參見普列漢諾夫︰《論一元論歷史觀之發展》,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61。

    (11)(1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第647頁;第591頁。

    (14)恩格斯也有多處論述把“經典表述”中的思想稱作歷史唯物主義,似乎自相矛盾。個中原因,需要另文論述。

    (17)中國哲學界長期以來也未能理解馬克思、恩格斯的“大唯物史觀”思想,因而沒有真正認識《德意志意識形態》的理論價值。

作者︰ 安啟念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