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鄧小平理論中的社會主義制度自信思想述論

2017年12月08日 02:24:39 來源︰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2015年03期

    在黨的事業中,探索社會主義制度是具有決定性意義的一項戰略任務。制度是完成黨的使命和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依賴,是運作執政權力和引領國家發展的基本支柱,同時也是不斷推進社會主義建設的定力所在。鄧小平的社會主義制度自信,具有深厚的思想積澱和豐富的實踐基礎,對新的歷史條件下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新時期鄧小平對社會主義的思考

    黨的十五大確立了鄧小平理論的指導思想地位,指出︰“鄧小平理論堅持科學社會主義理論和實踐的基本成果,抓住‘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個根本問題,深刻揭示了社會主義的本質,把對社會主義的認識提高到新的水平。”[1](P11)這個論斷突出了鄧小平重新思考社會主義並實現創新發展的歷史貢獻。

    1956年黨的八大會後鄧小平擔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成為第一代黨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成員,到1978年底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的22年時間里,鄧小平對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經歷的曲折有著極其深切的感受。他既作為領導人主持、參與了許多重大決策,經歷了一系列歷史事件和政治運動,又作為受害者被當作“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而受到個人政治命運的打擊。社會主義建設曲折和個人命運坎坷組成的特殊閱歷,成為鄧小平重新思考社會主義的寶貴財富。

    社會主義制度從理論變成實踐始于俄國十月革命,蘇聯社會主義建設形成的模式成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楷模,中國社會主義建設也照搬了蘇聯模式。應該肯定,社會主義制度在中國的建立,開闢了國家建設新階段,在這個制度下中國社會發展取得的重大成績和國家顯示的顯著進步,初步展現了社會主義的生命力。然而,一方面封閉條件下搞建設信息不靈、視野局限,缺乏發展坐標的比照,另一方面在長期“左”傾錯誤思想指導下,不間斷的政治運動壓制和破壞了生產力的發展。人們對充滿階級斗爭色彩的社會主義建設逐漸產生疑惑,尤其是經歷十年“文革”劫難的折磨,中國被拖進了一條死胡同。歷史的拐點與改革的願望同時出現,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實現從“以階級斗爭為綱”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轉變,成為中國社會主義走自己建設道路的開端,也迎來了鄧小平重新思考社會主義問題的契機。

    由反思實踐曲折和錯誤的經驗教訓到找出“沒有弄清楚”的癥結,是鄧小平重新認知社會主義的思維邏輯。1986年12月,他會見外國友人時回顧了中國搞建設經歷的曲折,指出︰“因為有了那段經歷,我們才有可能提出現行的一系列政策,特別是提出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的問題。要解決這個問題,就要弄清楚什麼是社會主義以及社會主義的主要任務是什麼”,“我們長期沒有解決這個問題。總起來看,這主要就是不完全懂得社會主義。因此,我們提出的課題是︰什麼是社會主義和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個問題蘇聯也在研究,他們也沒有解決”。[2](P1158)他認為,雖然我們搞了幾十年的社會主義,但“社會主義是什麼,馬克思主義是什麼,過去我們並沒有完全搞清楚”。[3](P137)這個話鄧小平向黨內外同志講,對外國朋友也講。鄧小平說“沒有弄清楚”,包含著兩層意思︰首先是馬克思主義文本意義上的社會主義涵義沒有弄清楚,存在形而上學的片面性;其次是本國國情沒有弄清楚,存在拘泥詞句、照抄結論的教條主義。因此,世界各國社會主義建設普遍搞得不理想,出問題難以避免。

    改革開放新時期,鄧小平認知社會主義的思維邏輯有三個特征。第一是用排除的方法將不屬于社會主義屬性的東西剔除出去,如他指出,貧窮不是社會主義,封閉不是社會主義,發展太慢不是社會主義,兩極分化不是社會主義,僵化不是社會主義,等等。第二是用肯定的方法將社會主義是什麼確定下來,如他指出︰“在改革中,我們始終堅持兩條根本原則,一是以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為主體,一是共同富裕。”[3](P142)強調四項基本原則也是對社會主義是什麼的回答,最重要的是對社會主義本質作出了明確概括,使社會主義的鮮明特征得到充分顯示。第三是用探索的方法將社會主義可以進行的嘗試揭示出來,如他指出,計劃和市場都是方法和手段,資本主義也有計劃,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認為多種經營方式、股市、開發區等都可以試驗。鄧小平始終抓住本質思考社會主義,既糾正了以往思想僵化的機械認識,又形成了別開生面的創新觀點。

    沒有鄧小平關于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問題的創新思維,就沒有改革開放的起步。社會主義制度自信依靠創新思維的激發。在社會主義的重新思考中,鄧小平形成了一系列新觀點新結論,他提出的將發展與解放生產力相統一的思想、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裕起來的非均衡發展思路、社會主義主體論觀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主張、社會主義本質概括等,從社會主義根本任務、建設道路、發展階段、本質特征等角度,實現了對傳統認知的重大突破,是對馬克思主義具有時代意義的發展。胡錦濤指出︰“鄧小平同志提出的這些創造性的思想觀點和方針政策,為我們不斷開創黨和人民事業發展的新局面提供了有力的理論指導。”[4](P152)

    資本主義在歷史進程中走在社會主義前面,當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在蘇聯誕生時,資本主義實踐在西方已經有了270年左右的時間。更加特殊的情況是,社會主義實踐改變了馬克思、恩格斯那個時代設想的發生邏輯,經濟文化落後條件下生產力滯後的現實對社會主義建設造成嚴重的困難。從某種意義上說,無論是東歐國家、蘇聯還是中國,社會主義建設遭遇曲折乃至挫敗,不僅是因為初始階段的經驗不足,而且也與這樣的特殊情況有關。樹立社會主義制度自信,需要沖破傳統認知的束縛,實現理論和實踐的創新。鄧小平對社會主義的重新思考,為堅信社會主義打開了一扇明亮的窗戶,富有創造性的思想給社會主義制度自信注入了新鮮的空氣。

    二、在改革開放創新實踐中守護社會主義

    1978年底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實施改革開放,這個果斷的抉擇成為決定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作為全新的探索,改革開放的路究竟怎麼走,是一個關系黨、國家、民族命運和前途的根本問題。改革開放始終伴隨著辨分旗幟、道路、方向的思想歷程,鄧小平以堅定不移的馬克思主義立場對社會主義進行毫不含糊的守護,為高舉旗幟、明確道路、堅持方向作出了顯著的貢獻。

    第一,在反思社會主義建設傳統模式中守護社會主義。改革開放要走一條新的路,必須從蘇聯模式的束縛下解放出來。鄧小平對蘇聯模式進行了深刻的反思,有過很多的論述。文獻資料表明,1956年後黨中央領導人對蘇聯社會主義建設出現的一系列問題早就有了察覺,在向蘇聯學習過程中也形成了“以蘇為鑒”的意識。之所以深受影響而擺脫不了它的束縛,主要原因有兩個︰首先,對馬克思主義的理解片面性和機械性,導致理論上沒有真正弄清楚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其次,雖然發現蘇聯社會主義建設發生了問題,但總是局限在政策、方法和措施層面的教訓總結,而沒有上升到體制模式層面加以深刻認識。改革開放後鄧小平進行反思的一個重大突破,就是在體制模式層面揭示我國不能擺脫蘇聯影響的教訓。如果說20世紀90年代後黨中央領導人談模式問題主要針對西方模式的話,那麼,當時鄧小平針對的則是蘇聯模式。鄧小平認為,蘇聯模式即使從他們本國實踐來看也不是完全適合的,別的國家照搬蘇聯模式就更行不通。他強調,社會主義建設沒有千篇一律的模式,各國必須走適合本國國情的道路。由此可見,鄧小平反思蘇聯模式,否定的是它不適合具體國情,而不是否定它的社會主義。強調這點很重要,這告訴我們,沖破蘇聯模式,不是要改旗易幟,改革開放絕不是要改掉社會主義制度,“中國是社會主義,要堅持這個道路”。[2](P1005),從中可見鄧小平對社會主義的守護。

    第二,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跌入低谷時守護社會主義。觀察中國改革開放實踐中辨分旗幟、道路、方向的思想歷程,有一個重要的背景值得重視,即社會主義實踐從20世紀後半期進入了發展的曲折時期。首先是60年代中蘇關系破裂,國際共產主義陣營發生思想和組織的分化;其次是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發生東歐劇變和蘇聯解體,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執政失敗的一系列事件使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跌入低谷。西方掀起反社會主義的逆流,一些人斷言社會主義在20世紀誕生,也將在20世紀滅亡。日裔美國學者法蘭西斯•福山發表《歷史的終結》一文,認為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冷戰的結束,標志著共產主義的終結,歷史的發展只有一條路,即西方的市場經濟和民主政治。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搞改革開放,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鄧小平指出︰“一些國家出現嚴重曲折,社會主義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經受鍛煉,從中吸收教訓,將促使社會主義向著更加健康的方向發展。因此,不要驚慌失措,不要認為馬克思主義就消失了,就沒用了,失敗了。哪有這回事!”[3](P383)“中國的社會主義事業不垮,世界的社會主義事業就垮不了”,“東歐、蘇聯的事件從反面教育了我們”,“永遠丟不得祖宗,這個祖宗就是馬克思主義”。[2](P1332)面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跌入低谷和處于低迷的不利情勢,鄧小平頭腦保持冷靜,態度非常鮮明,語氣十分堅定,捍衛了馬克思主義的旗幟,對社會主義進行了毫不含糊的守護。

    第三,在創新舉措引起爭議時守護社會主義。改革開放需要探索的勇氣,一方面,探索沒有百分之百成功的把握,失敗的風險客觀存在;另一方面,新的思路必然挑戰傳統,改變著人們的習慣思維。改革開放促使事物推陳出新,新情況新問題不斷涌現,深刻的社會變化伴隨著人們適應的過程。因此,每一項創新舉措的出台,每一個變革動作的發生,都會出現一定程度的爭議。如1984年黨中央作出了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引起各種看法。鄧小平說,“因為改革是新事物,而我們的知識還不夠,鼻子不通,信息不靈。這樣的事情出現後,國內有人提出了疑問,更多的人是擔心”,“但這也沒有什麼了不起”,關鍵是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2](P1045)又如在搞私有制、個體經濟和引進外資問題上,人們的認識分歧很大,鄧小平指出︰“我們歡迎外商到中國投資,允許一些個體經濟存在,不會影響走社會主義道路。”[2](P1076)再如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裕起來的政策也有爭議,鄧小平解除人們的疑慮,強調目的是要實現共同富裕的社會主義本質,等等。這些充分說明了鄧小平思想解放中對社會主義的守護,它既以創新思維解除了爭議的疑惑,又以堅定原則捍衛了馬克思主義的立場。

    歷史地看,中國選擇社會主義從來就不是一帆風順的。從它的思想傳播到成為革命實踐的一面旗幟,從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的轉變,從遭遇曲折到撥亂反正,從照搬蘇聯模式到探索自己道路,爭議伴隨整個歷史過程。鄧小平自年輕時代赴法留學至生命最後一刻,是始終參與這個歷史過程的實踐者,具有社會主義的堅定理念。改革開放新時期,他一再告訴人們,“中國走資本主義道路不行,中國除了走社會主義道路沒有別的路可走”,[3](P206)“中國只能走社會主義道路”,[3](P207)“我們不會容忍有的人反對社會主義”。[3](P208)這個鮮明立場是鄧小平守護社會主義的力量所在。

    三、成熟和定型社會主義制度的預期

    制度的成熟和定型需要經歷一個長久的過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成熟和定型于改革開放新時期,但其生長則伴隨著我國社會主義建設實踐的整個過程。認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成熟和定型,不能割斷歷史,改革開放前後兩個歷史時期是社會主義制度生長“漸進改進”(習近平語)的統一。

    中國社會主義制度正式確立于1956年,但其根基早就有了鋪墊。以人民代表大會制度而言,毛澤東和黨中央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就明確它是體現人民當家作主的政權組織形式,而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實踐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籌建時期,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也在50年代初基本成型。當生產資料所有制改造完成,公有制的實現使社會主義制度從經濟基礎上達到完整,由此開始的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的歷史過程,伴隨著制度完善和發展的過程。

    政治運作中,制度是一種體系性的架構,它由復雜的系統構成。黨的十八大報告闡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包括了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以及建立在這些制度基礎上的經濟體制、政治體制、文化體制、社會體制等各項具體制度,可見制度具有屬性規定、層次擺位、運作保障和執行機制等復合體征。作為體系性架構,制度需要在各種資源配置中不斷地進行社會適應性的調試、糾偏、修補和整合。必須強調,這種社會適應性決定著制度的內生性規律,如習近平所說是“內生演化的結果”。它絕不可能靠植入外來制度替代內生制度來尋求社會適應性,任何搬用別國發展模式的主張都只能加劇適應社會的張力,導致破壞制度內生性規律的紊亂。

    1957年毛澤東在《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一文中形成了一個十分重要的思想,他指出︰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的矛盾與資本主義社會有本質的不同,社會主義制度一旦建立起來後,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可以通過制度本身加以調節,不再是資本主義那種極端沖突、不可調和的對立關系了。“但是,它又還很不完善,這些不完善的方面和生產力的發展又是相矛盾的”,[5](P215)“這就是說,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還需要有一個繼續建立和鞏固的過程”。[5](P216)這個思想的深刻之處在于揭示了社會主義建設實踐必須謀求制度調整的任務。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內生性規律發生于歷史選擇和人民選擇的基礎,驗證于促進和發展生產力的現實,深深地扎根于中國這塊土地上。但是,社會主義制度建立不能成為高枕無憂的資本,一成不變必然使制度僵硬而產生桎梏的負面功能。制度運作存在很多狀況,它可能虛置空轉,可能脫節失靈,可能執行不力,可能規範不夠,可能操作失序,可能餃接不好,等等。總之,制度成熟既需要發展過程的時間打磨,又需要不斷完善的實踐努力。

    鄧小平從新時期一開始就把改革開放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聯系在一起,希望通過不斷探索使我國的制度更加成熟完善。從推動經濟體制改革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形成,從促進政治體制改革到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發展,從調整行政機構到政府職能的變化,鄧小平的心里存有一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定型的預期。1982年3月,他曾指出︰“我們要不斷研究新情況、解決新問題、尋找新辦法、制定新制度,使整個國家的各種體制越來越完善,保證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能夠順利進行。”[2](P810)鄧小平始終在考慮制度建設問題,強調制度具有全局性、根本性、長期性,主張黨的領導和政府的作為都必須納入法制的制度化軌道。從某種意義上說,改革開放的過程就是制度完善、體制創新的成熟過程,制度定型是改革開放的一個目標。鄧小平的戰略意識中對此有清晰的體現。1992年在鄧小平視察南方的講話中說︰“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時間,我們才會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在這個制度下的方針、政策,也將更加定型化。”[3](P372)這樣的預期重要之處不是30年的時間框定,而是制度定型目標的戰略預期,它構成鄧小平對改革開放過程進行戰略設計的重要內容。

    四、社會主義制度自信與當代中國發展

    2014年2月17日,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貫徹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全面深化改革專題研討班開班式的講話中指出︰“沒有堅定的制度自信就不可能有全面深化改革的勇氣,同樣,離開不斷改革,制度自信也不可能徹底、不可能久遠。我們全面深化改革,是要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好;我們說堅定制度自信,不是要固步自封,而是要不斷革除體制機制弊端,讓我們的制度成熟而持久。”這段揭示社會主義制度自信與全面深化改革關系的論述告訴我們,自信不是盲目的,堅定自信需要全面深化改革中社會主義制度的進一步完善和成熟。

    鄧小平的社會主義制度自信為我們提供了榜樣。他在不同的場合從多個方面反復強調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指出,“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優越不只是名詞好听,而是生產力發展速度要超過資本主義”,[2](P876)“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應該是生產力發展比較快的制度”,[2](P981)“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根本表現,就是能夠允許社會生產力以舊社會所沒有的速度迅速發展,使人民不斷增長的物質文化生活需要能夠逐步得到滿足”。[6](P128)他指出,中國雖然現在落後于西方,但決不能以此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這不是社會主義制度造成的,從根本上說,是解放以前的歷史造成的,是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造成的。社會主義革命已經使我國大大縮短了同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在經濟發展方面的差距”。[6](P166-167)他指出,“社會主義的經濟是以公有制為基礎的,生產是為了最大限度地滿足人民的物質、文化需要,而不是為了剝削。由于社會主義制度的這些特點,我國人民能有共同的政治經濟社會理想、共同的道德標準。以上這些,資本主義社會永遠不可能有”。[6](P167)他指出,社會主義具有發展民主政治的制度優勢,“在政治上創造比資本主義國家的民主更高更切實的民主,並且造就比這些國家更多更優秀的人才”,[6](P322)“民主集中制也是我們的優越性。這種制度更利于團結人民,比西方的民主好得多”。[3](P257)他指出,“我們是社會主義制度,收入是全體勞動人民共享”,[7](P633)因此可以最大限度地團結廣大人民群眾共同奮斗,“只要我們充分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把力量統一地合理地組織起來,人數少,也可以比資本主義國家同等數量的人辦更多的事,取得更大的成就”,[6](P52)“社會主義同資本主義比較,它的優越性就在于能夠做到全國一盤棋,集中力量,保證重點”。[3](P16)鄧小平對一位美國作家說,“我相信,現在的制度如果搞得好,在某些方面加以適當改革,我們這個制度比你們那個制度做起事來要便利得多”;[7](P438)他指出,“社會主義制度總比弱肉強食、損人利己的資本主義制度好得多。我們的制度將一天天完善起來,它將吸收我們可以從世界各國吸收的進步因素,成為世界上最好的制度”,“對社會主義喪失信心,認為社會主義不如資本主義,這種思想是完全錯誤的”。[6](P337)以上這些論述展現了鄧小平對社會主義制度充滿自信,是全面深化改革中戰勝各種困難的寶貴精神財富。

    當代中國發展機遇與挑戰並存。一方面,改革開放取得的巨大成就、積累的豐富經驗、奠定的國力基礎、形成的發展道路、開創的建設格局,為堅定社會主義制度自信提供了有利的條件;另一方面,深水區的暗礁、涉險灘的風險、啃硬骨頭的艱巨、社會矛盾的復雜、資源瓶頸的困難、利益固化的藩籬、體制機制上的痼疾,為增強社會主義制度自信帶來了難解的糾結。2013年7月21至23日習近平在湖北調研期間強調︰“應對當前我國發展面臨的一系列矛盾和挑戰,關鍵在于全面深化改革。”[8]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全面深化改革為主題,提出了“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向黨和人民發出了新的動員令。

    現實告訴我們,當代中國社會的發展除了全面深化改革沒有其他的路可以選擇。必須指出,當代中國面臨的諸多發展問題雖然是在改革開放過程中發生的,但決不能認為是改革開放造成的。如果機械地將現實存在的收入差距擴大、腐敗現象嚴重等等問題歸結到就是因為實施了改革開放,那完全是錯誤的。改革開放這一招決定了中國命運,如果不實施改革開放,中國將落到什麼樣的境地是不難想象的。改革開放過程中發生的是新問題,問題倒逼改革,改革推動發展,全面深化改革是進一步發展的內在要求。黨中央強調,既不能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決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向保證。全面深化改革需要定力,這個定力就是社會主義制度自信。

    黨的十八大要求全黨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自信,這“三個自信”緊密聯系在一起,相輔相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在全面深化改革過程中完善和發展,改革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完善和發展過程中全面深化,“三個自信”缺一不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實現途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行動指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根本保障,三者統一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這是黨領導人民在建設社會主義長期實踐中形成的最鮮明特色。”[9]“三個自信”的邏輯關系建立在道路、理論、制度的內在聯系之中。道路是方向,理論是指導,制度是支撐,“對一個國家而言,道路選擇和理論創新,都要靠制度來保障;道路自信和理論自信,也必然體現為制度自信”。[10]社會主義制度自信確立于歷史,來自于現實,更要驗證于將來。鄧小平曾指出,證明社會主義優越性,“要用兩代人、三代人,甚至四代人來實現這個目標”,[3](P256)這就揭示了堅定社會主義制度自信的長期性。他還說︰“我們有自己的信念,我們希望永遠保持社會主義制度,我們正在用這樣的信念教育我們的後代。”[7](P567)新的歷史條件下,中國改革開放邁上了新的征程,鄧小平的社會主義制度自信留給我們的思想財富,是黨領導人民攻堅克難,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強大精神力量。

    收稿日期︰2014-08-28 原文參考文獻︰? [1]十五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G].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 [2]鄧小平年譜(下)[G].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4. ?? [3]鄧小平文選(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 [4]十六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G].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 [5]毛澤東文集(第七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 [6]鄧小平文選(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 [7]鄧小平年譜(上)[G].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4. ?? [8]習近平在湖北考察改革發展工作[N].人民日報,2013-07-24. ?? [9]胡錦濤.堅定不移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奮斗——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R].2012-11-08. ?

作者︰ 齊衛平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