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改革方法論的辯證意蘊及啟示

2017年12月08日 02:31:46 來源︰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2015年12期

    《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堅持正確處理改革發展穩定關系,膽子要大、步子要穩,加強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相促進,提高改革決策科學性,廣泛凝聚共識,形成改革合力。”[1]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已成為我國全面深化改革的一個重要方法論。本文嘗試從理論上解析二者之間相互影響、相互作用、相互契合、相互補充的辯證關系,以期為實踐中正確運用這一方法論提供理論參考和若干啟示。

    一、整體謀劃與重點突破

    很多學者指出,過去主要依靠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方法,逐漸暴露出改革部門利益化、改革碎片化、改革效果低下等弊端,若不進行整體的推動,改革就陷入僵局、陷入困境。改革的現實呼喚著頂層設計、呼喚著整體謀劃。但強調頂層設計的同時,我們又不能矯枉過正,不能完全否定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方法。相對于頂層設計的整體謀劃,我們還需要依靠摸著石頭過河去尋求重點突破。對于中國艱巨的改革任務而言,重點突破只能在實踐中動態地尋求,絕不能完全依靠理性設計而直接得出。因此,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蘊涵著整體謀劃與重點突破的辯證統一。

    頂層設計意味著對改革的系統思考、整體謀劃、宏觀布局。強調改革的頂層設計,其根本依據在于應遵循社會自身的客觀運行規律。馬克思曾指出,社會是“一切關系在其中同時存在而又互相依存的社會機體”[2]604。社會作為一個“有機體”,具有系統整體的特性。社會有機體內部總是由各個細胞、各種器官、各類組織即各種要素按照一定秩序建立起來的有層次的嚴密系統。各種要素形成多個結構子系統,具有各自獨特的功能。每一個結構子系統的功能對保障社會有機體健康運行都具有重要意義,失卻或輕視每一種功能,對社會整體都有負面影響,甚至導致有機體一定程度的紊亂。同時,社會各種要素相互關聯、相互滲透、相互契合,每一個結構子系統都需要其他子系統的配合、協調,不同結構子系統在功能上的互補或者矯正形成的整體功能共同決定著社會的整體狀況。中國社會是一個巨系統性的社會機體,要對其改革就必須遵循社會自身的特性及其運行規律,以系統論的視角加強頂層設計,“必須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加快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民主政治、先進文化、和諧社會、生態文明”[1]3。

    摸著石頭過河意味著對一定時期改革關鍵問題的把握、核心牽動力的探索和重點部位的突破。之所以強調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方法,是因為社會總是存在復雜多樣的矛盾,在一定時期主體需通過實踐探索抓住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進而逐步解決其他矛盾,以漸進地推動社會發展的進程。毛澤東指出︰“事物的性質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規定的。”[3]323從不同角度看,一定時期改革面臨著各種層次、類型、性質的矛盾,不同層次、類型、性質的矛盾在整個改革中的地位、所起的作用是不一樣的。事物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也是相互轉化的。在改革中,只有通過摸著石頭過河的探索過程,才能把握改革面臨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及時認識矛盾的轉化以及創造條件促進矛盾的轉化,在此基礎上以解決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尋求牽一發而動全身的突破口,做到以點帶面推進改革的進程。按照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經濟體制改革具有傳導作用,經濟領域改革的突破,可以牽引和帶動其他各領域的改革。當下全面深化改革就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發揮經濟體制改革牽引作用,推動生產關系同生產力、上層建築同經濟基礎相適應,推動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1]5。

    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體現了整體謀劃與重點突破的辯證統一。一方面,整體謀劃即改革需要堅持兩點論。改革既要注意面臨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又兼顧次要矛盾和矛盾的次要方面,防止片面的“一點論”。我國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和黨的建設各領域是緊密聯系的,任何一個領域的改革都牽涉到其他領域,改革需要各領域的協調配合、良性互動。否則,容易造成改革的相互牽扯,全面改革就無法深入推進。但另一方面,改革又必須堅持重點論。改革面臨的矛盾很多,需要分清主次、防止形而上學的均衡論。改革不可能面面俱到、平均用力立即解決所有問題。如果不分重點地推進改革,就無法找到突破點。“四面出擊式”的改革不僅達不到改革的預期成效,還會影響到社會的穩定,破壞社會的系統性以至于阻礙社會活力的解放。總之,整體謀劃與重點突破是辯證統一的,沒有全面就無所謂重點,沒有重點也無法帶動全面,也即重點總是全面中的重點、全面總是有重點的全面。

    因此,把握好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的改革方法,要處理好整體推進與重點突破的辯證關系。既要重視改革的全面性、整體性、協同性,又要在全面改革中尋求重點突破。同時,深刻把握改革中重點與全面的動態關系,還要認識到在社會發展的不同時期,改革的重點會有相應的變化。在整體謀劃中尋求重點突破,並通過重點突破帶動全面改革,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做到有的放矢,避免改革的盲目和混亂。

    二、理論創新與實踐探索

    學界認為,以往主要依靠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方法,局限于實踐探索而逐漸暴露出改革的短期效應、改革的盲目性和不確定性等弊端,容易造成社會發展的不科學性。沒有理論指導的改革是不可持續的,改革的現實呼喚著頂層設計、呼喚著理論創新。但強調頂層設計、強調理論創新的同時,又不能完全否定摸著石頭過河改革方法、否定改革過程中的實踐探索。相對于頂層設計的理論創新,我們還需要依靠摸著石頭過河的方法尋求實踐創新。因此,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蘊含著理論創新與實踐探索的辯證統一。

    頂層設計意味著改革需由理論指導。“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離不開理論指導。”[4]20頂層設計的主體是人,設計主體本身應具有堅實的理論素養,設計的過程實質就是理論創新的過程,設計的結局是理論創新的一種成果,設計的目的是運用理論成果來指導改革的實踐。之所以強調改革的理論指導,是因為理論思維具有科學性、合理性、全面性、整體性、前瞻性,對改革實踐具有重要的糾偏、矯正、指導作用。“改革從不忽視理論指導的重要,更不否定統攬全局、統籌兼顧的必要性。改革需要設計,改革也可以設計,尤其是頂層設計。”[5]18作為理論思維運用的頂層設計,首先強調認識活動的科學性,從現象中發現本質,揭示社會發展的運行規律,充分利用規律進行改革;其次強調認識活動的合理性,遵循人類社會發展的價值性、人文性,確保改革合乎人民的最大利益;再次,強調認識活動的整體性,注重用系統的觀點把握事物復雜的固有聯系,推動改革的全面性、整體性、協同性;最後,強調認識活動的前瞻性,對改革的歷史、現狀和未來聯系起來進行考察,及時預判社會的發展變化及趨勢,不斷完善改革的手段與方式。

    摸著石頭過河意味著改革需要有實踐探索。作為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為目標的改革,是一條獨特的改革之路。中國的改革沒有任何成功的模式拿來指導,沒有直接的經驗可以依據參照,必須在實踐中不斷探索。習近平指出︰“摸著石頭過河,是富有中國特色、符合中國國情的改革方法。摸著石頭過河就是摸規律,從實踐中獲得真知。”[6]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改革開放的過程必然是摸著石頭過河的過程。摸著石頭過河,是一個通過實踐尋求規律並利用規律不斷推動實踐創新的過程;是堅持實事求是原則,根據變化了的實際情況隨時調整改革的過程;是一個在實踐中不斷完善改革的永續過程。正如習近平所指出的︰“在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過程中,舊的問題解決了,新的問題又會產生,制度總是需要不斷完善,因而改革既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一勞永逸。”[7]

    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體現了理論創新與實踐探索的辯證統一。一是理論來自實踐。摸著石頭過河為頂層設計提供了實踐基礎,頂層設計就是通過“摸石頭”的實踐,從中探索出一條適合經濟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把實踐中的感性經驗上升到規律性的理論,從而為改革提供符合客觀規律的科學設計。二是理論指導實踐。只有理論指導下的改革實踐,才能保障其科學合理性。通過頂層設計,正確運用科學理論,為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方法提供更多的科學依據。三是理論接受實踐的檢驗。改革的成效、成敗需要以實踐作為最終判斷依據。只有通過實踐的探索,頂層設計才能付諸實施並得以實現;只有在實踐中對具體問題的深入摸索、反思總結,才能避免頂層設計走彎路、入歧途、陷入不切實際的空想。四是實踐發展為理論創新提出了客觀要求。在改革實踐的推動下,新問題會不斷產生,迫切需要理論創新進行科學的應答。摸著石頭過河的不斷推進,提出了不斷調整和完善頂層設計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因此,把握好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的改革方法,要處理好理論創新與實踐探索的辯證關系。既不能只重視實踐探索的重要性,而輕視理論創新的價值;也不能只注重理論創新的價值而忽略實踐探索的重要性。同時,在改革的不同時期,為了破解改革的難題,改革方法的側重點也有變化,當下中國改革的側重點應該是根據不斷變化的實際情況,從頂層設計上進行宏觀的調整和完善,同時從摸著石頭過河中具體探索,做到主觀與客觀相符合,確保改革任務能夠落到實處。

    三、理性建構與經驗汲取

    大多數學者指出,以往主要依靠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方法,出現“頭疼醫頭、腳痛醫腳”的改革現象以及改革不到位、改革硬骨頭難啃等問題。由此,改革已經到了深水區。改革的現實呼喚著頂層設計、呼喚著制度上的理性建構,為在實踐中實現改革目標、方案等提供完善的體制機制保障。但強調頂層設計、強調制度上理性建構的同時,又不能完全否定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方法,否定漸進改革過程中的經驗汲取。相對于頂層設計在制度上的理性建構,我們還需要依靠摸著石頭過河漸進改革方法的經驗汲取。因此,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蘊含著理性建構與經驗汲取的辯證統一。

    頂層設計意味著制度上的理性建構。馬克思認為,人具有主體性,具有能動的認識世界的能力。“人則使自己的生命活動本身變成自己的意志和意識的對象。他的生命活動是有意識的。”[8]96“而人的特性恰恰就是自由的有意識的活動。”[8]96在認識世界的基礎上,人們進而改變和創造著歷史,具有改造世界的能力。“無論歷史的結局如何,人們總是通過每一個人追求他自己的、自覺預期的目的來創造他們的歷史,而這許多按不同方向活動的願望及其對外部世界的各種各樣作用的合力,就是歷史。”[9]248馬克思關于人的主體性的論斷,表明社會的演變、政治的發展、制度的變遷都有人的主體性的體現,總是滲透了主體的理性設計。在一定的社會歷史條件下,人們可以自覺參與政治選擇、參與制度的理性建構等政治活動。從制度角度而言,頂層設計就是通過理性的制度設計,推進制度的發明與創新,推進制度的完善,實現政治、經濟等生活的制度化和規範化。制度的理性建構是一種在理性意識支配下開展的最優化選擇行為。“在中國改革實踐展開過程中,理性是改革者在分析計算和邏輯推論等理性思維活動支配下所開展的選擇行為。判斷某種選擇行為是否是理性行為的依據並不在于這種行為是否達到目的,也不在于行動者是通過何種手段去實現其目的,而在于行動者是否在理性意識支配下開展最優化選擇行為。”[10]14制度的理性建構要求制度的設計不僅應順應客觀規律、注重技術的要素,還要遵循人文價值,融入人類的理性和時代精神。

    摸著石頭過河意味著在漸進改革中汲取經驗教訓,逐步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中國改革的特殊性在于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前無古人的開創性事業,社會主義制度沒有現成的藍本、沒有現存模式可依傍。即使有,照搬照抄他國的制度模式也不可能獲得成功。改革是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作為完善社會主義制度的改革,不可能完全依靠理性的建構一步到位,必須依靠實踐理性逐步探索予以完善。“我們不否認經驗的積累,不否認認識的深化,但自以為已經達到對改革道路的全部認識,對改革實踐的全面把握,實在是一種狂妄加無知的‘理性自負’。”[5]18摸著石頭過河是符合中國國情的改革方法。第一,在改革的很多領域尤其是創新的重要領域,通過摸著石頭過河,經過反復的“試錯”,采取由點到面的試點,對獲得的經驗予以承認、保護、完善和提升,上升為政策或成為一種制度。第二,按照制度變遷理論,制度變遷具有“路徑依賴”性。只有通過摸著石頭過河,才可以探索出同中國現有制度具有適應性的新的制度要素,產生良性的“路徑依賴”性,以促進經濟社會持續發展。第三,制度變遷具有系統性和整體性,具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特征,一項新的制度是否符合社會系統性,需要通過摸著石頭過河的多次試驗、檢測。第四,中國改革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從國外移植的體制、機制因素,需要通過摸著石頭過河的不斷試錯改革,將那些不符合社會主義本質要求的因素逐漸排除。總之,從本質上看,摸著石頭過河主張從實踐到認識再到實踐的思想路線,指導中國改革的這種方法不會過時。

    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體現了理性建構與經驗汲取的辯證統一。在一定歷史條件之下,兩種改革方法都有自身的優勢與缺陷。既不能過于美化頂層設計這種理性建構的方法,也不能過分迷戀摸著石頭過河這種經驗汲取的方法。首先,頂層設計作為一種改革方法有其優勢,但也存在其缺陷。人類的理性不可能是完全的理性,相反,只是一種有限理性。制度需要理性建構,但相對于復雜的社會現實以及動態變化的社會發展,一定時期的制度設計不可能是完美無缺的。也就是說一種制度完全依靠理性建構是不現實的,必須在改革實踐中總結並汲取經驗,把經實踐檢驗行之有效、適宜推廣的經驗提煉上升到制度層面,從而轉化為普遍遵循的制度規定。其次,摸著石頭過河作為一種改革方法有其優勢,但也存在不可避免的缺陷。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是一種經驗的積累,但經驗總是在一定歷史條件之下獲得的,也只能在特有的時空中條件、環境中發揮作用。因此,經驗具有針對性、時效性以及一定程度的盲目性。由于經驗不具有普遍的適用性,因此,需要在經驗的基礎上,通過理性的思維運用即頂層設計方法,以彌補、矯正摸著石頭過河方法的缺陷。

    把握好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的改革方法,要處理好理性建構與經驗汲取的辯證關系。改革中需要兩種方法的互補,需要保持二者恰當的制衡,需要在相互間保持必要的張力。總之,理性建構與經驗汲取是一個統一體,只有在理性與經驗的契合中,才能穩步推進改革日趨完善。

    四、集體領導與人民參與

    學界普遍感到,過去主要依靠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方法,局限于基層創新、局部推動而逐漸暴露出改革共識缺乏、改革動力缺失、改革不徹底等弊端,由此,改革處于徘徊不定的窘境。改革的現實呼喚著頂層設計、呼喚著高層集體領導的強力推進。但強調頂層設計、強調集體領導的同時,又不能完全否定摸著石頭過河的方法,否定改革過程中人民的參與、群眾的探索。相對于頂層設計的集體領導,我們還需要依靠人民群眾的力量和智慧,通過摸著石頭過河進行基層創新。因此,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蘊含著集體領導與人民參與的辯證統一。

    頂層設計意味著改革要有集體領導,要有自上而下的設計與頂層推動。第一,頂層設計指黨中央站在國家發展的戰略高度進行集體決策、科學設計、規劃實施。中共中央集體領導是一種既有著內部的分工合作和協商決策、又有著對外的團結一致和高度統一,既能夠確保權力平穩交接、又同國家建設實踐和智庫咨詢力量有著廣泛聯系的機制。[11]17∼18其中的集體決策機制是黨中央集體領導中最核心的機制,黨中央領導集體對改革重大問題堅持集體討論、集體決策,形成促進科學發展的體制機制。第二,頂層設計不僅包含中央高層層次的設計,而且包含中層層次和基層層次的設計,是一種自上而下的層層設計。頂層設計中的“頂層”具有相對性,一項設計的頂層,可能是另一項設計的“底層”。只有各個層次集體統一的領導和指揮,做到上下層次的貫通與餃接,才能穩定、有序地推動各項改革的落實。第三,頂層設計作為一種理念和原則的選擇,主要不僅是設計的主體位階,而是要明確改革的根本方向,即中國的改革應該按照何種模式、選擇何種體制進行制度建構的問題。這就是說,改革的頂層設計要明確按照確定的價值取向進行改革。[12]90第四,頂層設計不僅僅局限于設計本身,需要貫徹實施。“頂層設計十分強調執行力,在繪制藍圖後,注重執行,在執行中注重細節,實施精細化管理和全面質量管理,注重各環節之間的互動與餃接,以便確保工程的完成和質量的提升。”[13]139

    摸著石頭過河意味著人民參與,對改革要有自下而上的基層推進。首先,改革需要群眾的智慧,改革離不開人民群眾的基層創新經驗。鄧小平曾提出︰“其實很多事是別人發明的,群眾發明的,我只不過把它們概括起來,提出了方針政策。”[14]272改革實踐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改革需要不斷總結人民群眾的實際經驗。其次,改革的根本目的是為了人民,改革的推進需要重點關注人民群眾的利益,要體現人民群眾的民主權利和利益訴求,讓改革成果由人民群眾共享,這也是改革的基本動力來源。再次,改革需要人民群眾的合力推進。社會改革是多種社會力量在社會發展一定時期復雜交織的結果,改革的最終結果也必然會超出任何單個參與主體的預先意圖或設想。改革不是社會中某一部分人單一力量的推動,也不受單一主體意志的任意支配。改革的過程由人民群眾共同參與,改革的結局呈現的是歷史過程中的一種合力。

    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體現了集體領導與人民參與的辯證統一。一是集體領導下的改革需要人民參與。“進行頂層設計一定要傾听民眾訴求,與從下到上的創新相結合,從地方政府主動探索獲得啟發和經驗……許多基層的制度創新,往往都能為整體改革提供重要的方向提示和實施經驗,甚至本身就具有全局意義。”[15]9改革不僅僅停留在表面的設計環節,最終實現需要一個貫徹執行的過程。改革的貫徹執行需要人民群眾的持續參與,沒有人民群眾的共同參與,不符合人民群眾利益的改革,就會造成改革的不徹底性,改革進程就會半途而廢。二是人民參與的改革需要在集體領導下推進。改革需要深入研究各領域改革的關聯性和各項改革舉措的耦合性,需要明確改革的長遠規劃、整體布局、統籌協調、優先順序和重點任務,對改革的目標、方向、路徑、重點、階段、條件、困難和前景等進行有系統的總體規劃、設計和整體推進。在任何時期,沒有集體領導的改革是盲目的、無序的,沒有人民參與的改革是無法獲得共識的,也是沒有持久動力的。

    因此,把握好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的改革方法,要處理好集體領導與人民參與的辯證關系。集體領導與人民參與體現了一個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的互動過程。改革中,既要注重上層集體領導的科學設計、決策實施,注重自上而下的推動;也要注重人民群眾的參與性,重視自下而上的經驗總結,發揮人民群眾的能力、智慧,為人民群眾參與改革創造路徑、提供條件。總之,唯有做到集體領導與人民參與的辯證統一,才可以凝聚改革的共識、增進改革的動力,才能確保改革決策的科學性與民主性。原文參考文獻︰? [1]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 ?? [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 [3]毛澤東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 [4]江澤民文選︰第l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 [5]辛鳴.頂層設計絕非“改革計劃書”[J].人民論壇•學術前沿,2012,(3). ?? [6]習近平.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深化改革朝著十八大指引的改革開放方向前進[N].人民日報,2013-01-02. ?? [7]中共中央召開黨外人士座談會[N].人民日報,2013-11-14. ?? [8]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 [9]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 [10]陳紅娟.理性建構與經驗汲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發展的內在理路[J].學術論壇,2012,(10). ?? [11]胡鞍鋼.中國集體領導體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3. ?? [12]汪行福.現代社會秩序的道義邏輯[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3. ?? [13]徐曉東.中國制度︰頂層設計理論框架與實踐案例[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 ?? [14]鄧小平文選︰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

作者︰ 羅健 夏東民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