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對鄧小平改革觀的幾點再認識

2017年12月08日 02:34:06 來源︰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2015年02期

    鄧小平指出︰“搞社會主義一定要遵循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也就是毛澤東同志概括的實事求是,或者說一切從實際出發。”[1]118這是貫穿在鄧小平改革觀中的一條紅線。鄧小平在對中國改革的總體設計和改革實踐中,對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運用,不僅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而且豐富和發展了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鄧小平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出發,從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從當今歷史時代的特征出發,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觀點和方法,對中國改革的一系列重大的理論和實踐問題,作了科學的創造性的回答和解決,形成了他的馬克思主義改革觀。本文僅就鄧小平改革觀的總依據、鄧小平對中國改革發展的最頂層設計、鄧小平改革具體設計的社會發展辯證法幾個問題,作分析思考。

    一、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鄧小平改革觀的總依據

    以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為標志,鄧小平帶領全黨和全國人民走進了改革開放的新時代。改革開放成了當代中國的主題,成了解決中國發展問題的關鍵一招。那改革開放為什麼能成為解決中國發展問題的關鍵一招呢?這是由中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歷史定位決定的,是由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基本矛盾的性質和狀況決定的,是由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主要矛盾決定的。這也正是鄧小平改革觀的總依據。

    但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前,我們對中國社會主義的歷史方位、當代中國社會基本矛盾的性質和狀況、當代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的認識,是有偏差的。與此相聯系,在建設社會主義實踐上是有失誤和教訓的。正如鄧小平深刻指出的︰“問題是什麼是社會主義,如何建設社會主義。我們的經驗教訓有許多條,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要搞清楚這個問題。”[1]116

    鄧小平強調要搞清楚“什麼是社會主義,如何建設社會主義”的問題,不是說我們沒搞社會主義,而是說我們對社會主義的認識和實踐,曾偏離了我國社會主義的歷史方位。在1957年下半年後,對我國社會主義歷史方位的認識,開始出現偏差混亂,表現為既把我國社會主義看作是作為共產主義第一階段的社會主義;又把我國社會主義看作是處在由資本主義社會向共產主義社會的革命轉變時期。前者使我們在生產關系上犯了“一大二公”的超階段的錯誤;後者使我們在路線上犯了以階級斗爭為綱和階級斗爭擴大化的錯誤。這兩種錯誤,從根上看,都是由于沒有把握準我國社會主義的歷史定位,而導致的對我國社會的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認識上的失誤造成的。

    因為,如果認定我國的社會主義已經是作為共產主義的第一階段的社會主義,那就要導致在主觀上認為,我國社會基本矛盾運動中存在的主要問題是在生產關系上,是生產關系不夠格。因為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中所分析的“從資本主義社會產生出來的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是在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力發展到頂點時誕生的,是“一個集體的、以生產資料公有為基礎的社會”,已經不存在商品生產,分配方式是各盡所能、按勞分配。按照這樣的社會主義歷史定位,使我們必然要把不斷拔高生產資料公有的規模和水平,當作主要任務。“一大二公”的超階段錯誤就是這樣發生的。而如果認定我們的社會主義處在由資本主義社會向共產主義社會的革命轉變時期,那就要導致在主觀上認為,我國社會基本矛盾運動中存在的主要問題是在上層建築領域,是無產階級專政作用的發揮不到位,是抓階級斗爭不夠。按照這樣的社會主義歷史定位,必然把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斗爭看作是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以階級斗爭為綱錯誤、所謂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邏輯就這樣形成了。

    鄧小平堅持徹底的歷史唯物主義,看準了抓住了解決了我國社會主義的歷史定位這個核心問題,他深刻指出︰“我們黨的十三大要闡述中國社會主義是處在一個什麼階段,是初級階段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本身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而我們中國又處在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就是不發達階段。一切都要從這個實際出發,根據這個實際來制訂規劃”。[1]252這個科學論斷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中國的改革開放、為鄧小平的改革觀提供了總依據。鄧小平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最大實際出發,不斷科學回答和解決“什麼是社會主義,如何建設社會主義”的問題,書寫中國改革這篇大文章。他說︰“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我們探索了中國怎麼搞社會主義,歸根結底就是要發展生產力,逐步發展中國的經濟。目標確定了,從何處著手呢?就是要尊重社會發展規律,搞兩個開放,一個對外開放,一個對內開放。對內開放就是改革。改革是全面的改革,不僅經濟、政治,還包括科技、教育等各行各業。”[1]117鄧小平懷著對祖國和人民的深情,以超凡的政治智慧和膽識,牢牢立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最大實際,不懈探索中國如何改革的道路。對改革的性質方向、改革的出發點和目的、改革什麼、怎樣改革、改革的動力、改革的目標和階段、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的關系、改革和發展穩定的關系、檢驗改革方針政策正確與否的標準、改革與共同富裕、改革與精神文明、改革與社會主義現代化、改革與社會主義制度的完善發展等重大課題,都作出了科學的回答和解決,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改革觀。

    黨的十八大進一步明確指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總依據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是當前我們如何全面深化改革的總依據,是進行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的頂層設計和具體設計的立足點。

    二、“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是鄧小平對中國改革發展的最頂層設計

    鄧小平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即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和堅持改革開放,是鄧小平對中國改革發展的最頂層設計,並成為了我們黨的基本路線。對堅持“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鄧小平始終從關系著改革成敗、關系著黨和國家命運的高度加以強調。鄧小平諄諄告誡全黨︰“要堅持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關鍵是堅持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不堅持社會主義,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動搖不得。”[1]370-371“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是鄧小平牢牢把握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最大國情,對中國如何改革發展作出的最頂層設計。

    為什麼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這是由我國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決定的,是由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和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社會主要矛盾決定的。只有大力發展生產力、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才能解決這個主要矛盾。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絕不是經濟主義和物質主義,因為發展經濟的目的是為了解決社會主要矛盾,是為了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和文化需要。為什麼要堅持改革開放?這是由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基本矛盾的性質和狀況決定的,只有改革不適應生產力發展的經濟體制和政治體制,才能解放和發展生產力,才能發展中國經濟。為什麼要堅持四項基本原則?這是由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本質決定的。從本質上講,我國已經進入了社會主義社會,初級階段是講我國社會主義處于何種發展階段和水平。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和改革開放,都是在這條社會主義大船上進行的。

    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是個有機整體。只有堅持改革開放,才能發展中國經濟;但只有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才能保證生產力和改革成果屬于人民所有,才能真正解決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而通過改革開放解放和發展生產力,也才能把堅持四項基本原則落到實處。對這種辯證關系,鄧小平作了深刻的闡述︰“三中全會以來,我們一直強調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堅持社會主義制度。而要堅持社會主義制度,最根本的是要發展社會生產力。”[1]149 35年來,我們黨牢牢堅守“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把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同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不斷統一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中,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這是我國改革開放取得巨大成功的根本原因。可以這樣說,“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這個中國改革發展的最頂層設計,是我們黨和國家的命根子,是保證中國改革發展、長治久安的“定海神針”。

    根據35年來中國改革發展實踐的基本經驗,可以把改革設計區分為三個層次︰最頂層設計、頂層設計、具體設計。中國改革發展的頂層設計和具體設計,都要在“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這個鄧小平對中國改革發展的最頂層設計的指引下進行。這就能永遠保證“中國是個大國,決不能在根本問題上出現顛覆性的錯誤”。

    三、鄧小平改革具體設計的社會發展辯證法

    鄧小平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既有決定中國發展方向和發展道路的最頂層設計,又有歷史唯物辯證系統的改革具體設計。鄧小平對如何改革的具體設計,始終是在“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改革發展的最頂層設計指引下進行的︰

    首先,堅持改革的社會主義方向,大膽試驗、摸著石頭過河。

    對這個中國改革的性質和方向問題,是鄧小平反復強調的。他說︰“在改革中堅持社會主義方向,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要實現工業、農業、國防和科技現代化,但在現代化前面有‘社會主義’四個字,叫‘社會主義現代化’。我們現在講的對內搞活經濟、對外開放是在堅持社會主義原則下進行的。”[1]138我們的改革是前無古人的大事業,沒有現成的路子可走。所以,改革之初,我們要摸著石頭過河,那我們為什麼能不斷過河成功呢?一是摸著石頭過河,就是試驗探索。搞“經濟特區是個試驗”,“我們最大的試驗是經濟體制改革;改革先從農村開始,農村見了成效,我們才有勇氣進行城市的改革”。[1]130這是符合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的辯證法的。鄧小平對這個辯證法非常嫻熟,他叮囑全黨︰“改革是中國的第二次革命,這是一件很重要的必須做的事,盡管是有風險的事”;“我們的方針是,膽子要大,步子要穩,走一步,看一步”;“關鍵是要善于總結經驗,哪一步走得不妥當,就趕快改”。[1]113二是因為我們的改革堅持的是社會主義方向。“改革涉及人民的切身利害問題,每一步都會影響成億的人”[1]113;但改革為什麼能得到人民的擁護,就因為改革遵循的中軸線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和發展,始終不偏離社會主義的方向,始終維護和發展人民的根本利益。

    “摸著石頭過河”,這個馬克思主義認識論的改革方法論,對我們現階段的全面深化改革仍然具有重要價值。正如習近平所指出︰“要加強宏觀思考和頂層設計,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同時也要繼續鼓勵大膽試驗、大膽突破,不斷把改革開放引向深入。”[2]

    第二,中國改革的具體抓手是體制改革,把“體制”和“改革”納入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矛盾運動中來,使之成為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矛盾運動的重要環節。這是鄧小平對歷史唯物主義的重大貢獻。

    鄧小平指出︰“社會主義制度並不等于建設社會主義的具體做法。”[3]250這實際是講社會主義制度如何實現,都有個具體做法問題,都包含著基本內容和具體實現形式兩個層次之間的關系問題,有個基本內容和具體實現形式的如何統一問題。

    正因為有了這種對“社會主義制度”和“建設社會主義的具體做法”的區分,使鄧小平對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矛盾運動有了更全面科學認識︰作為基本經濟制度的經濟基礎和作為基本政治制度的政治上層建築,都有其具體表現形式和具體實現的體制;“基本制度”與“具體體制”都是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矛盾運動的內在環節;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矛盾的不斷解決要通過不斷創新體制來實現;而體制改革就是體制創新。這樣鄧小平就回答和解決了中國改革的重大問題,中國的改革為什麼既能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又能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制度;中國的改革實質上是體制改革而不是根本制度變革,是通過改革不適應生產力發展的經濟體制、政治體制、社會體制和文化體制來解放和發展生產力。

    這樣,鄧小平通過對中國改革問題的思考,深刻揭示了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矛盾運動的內在機理,是通過改革體制來展開的。體制是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矛盾運動的內在環節,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矛盾、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的矛盾的解決,是通過改革體制、創新體制來實現的。這是鄧小平對唯物史觀關于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矛盾理論的豐富和發展。

    第三,中國的改革是重點拉動、循序推進的漸進式的全面改革。

    鄧小平非常明確,中國改革是深刻的全面改革。要全面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各個領域都要改革不適應生產力發展的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築的某些環節;但又不能全面鋪開,不能將各項改革同時展開,一步到位。鄧小平謀劃中國改革,牢牢抓住了兩個基礎︰經濟和農村。首先抓住經濟對社會發展的基礎作用,以經濟體制改革為重點,並拉動政治改革和其他領域的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不是全面鋪開,而是先搞農村改革。農村改革成功之後,我們就轉到城市。城市改革更復雜,而且有風險。我們確定的原則是,膽子要大,步子要穩。鄧小平為我們設計的重點拉動、循序推進的漸進式改革戰略,使改革、發展、穩定實現了歷史的辯證的統一。

    實際上,鄧小平的漸進式改革發展戰略,也是和中國改革過程必然要呈現的發展階段性相一致的。

    第四,對改革發展階段性的科學把握。

    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是有階段性的,中國改革發展所呈現的階段性特征尤為突出。鄧小平的改革設計,正確把握了中國改革發展過程的內在的階段性要求。宏觀上看,鄧小平對中國改革階段性的把握︰一是從農村改革階段,進入城市和整個經濟體制的改革,並適時地推進政治和社會其他領域改革的階段;二是從設立深圳等四個經濟特區階段,到增加14個沿海開放城市階段,再到全方位開放階段;三是從著力處理改革中的計劃和市場的關系階段,到著力于社會主義和市場經濟結合的階段,再到著力處理改革中政府和市場的關系階段;四是在發展目標上提出三步走戰略規劃︰首先解決全國人民的溫飽問題,然後爭取到2000年使人民生活達到小康水平,到21世紀中葉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在現代化建設的長過程中要抓住時機,爭取出現若干個發展速度比較快、效益又比較好的階段,每隔幾年上一個台階。

    鄧小平始終關注和正確把握著中國改革發展的階段性變化,特別是在他晚年,敏銳地捕捉和預見到了二十一世紀中國改革要面對的幾個重大課題︰

    一是提出中國發展到一定程度後,一定要考慮分配問題。解決這個問題比解決發展起來的問題還困難。

    中國貧富差距的變化趨勢呈現階段性特征,1978-1984年是改革開放的啟動階段,主要特征是農村改革使城鄉貧富差距縮小,個體經濟發展較快,整個社會的收入都有一定程度提高。1984-1992年,隨著鄉鎮企業興起、農村改革向城市改革推進、外資不斷擴大和私人經濟進入第一個發展高潮,社會的貧富差距擴大,到1992年基尼系數達到0.378。1992年開始,市場化改革進程加快,農民在資源配置上處于弱勢,城鄉貧富差距又開始拉大,私營經濟和個體經濟發展出現第二個高潮;國有企業破產和不少國有企業被管理層低價收購,出現了大量下崗職工;同時出現國有企業實行高額高管年薪制和壟斷行業高收入。這些使社會貧富差距持續擴大,到2008年基尼系數達到0.491。如果再考慮非法和非正常收入,中國的基尼系數可能已進入危險區(0.5以上)。所以鄧小平晚年特別強調說︰十二億人口怎樣富裕,富裕起來以後財富怎樣分配,這是個大問題。少部分人獲得那麼多財富,大多數人沒有,這樣發展下去總有一天會出問題。題目已經出來了,解決這個問題比解決發展起來的問題還困難。要利用各種手段、各種方法、各種方案來解決這些問題。[4]1364當前中國的貧富差距過大的問題,已經成為整個經濟、政治和社會問題的交匯點,既阻礙改革的深入和社會的穩定,又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難點和突破口。能不能切實解決這個問題,關系著改革、發展、穩定的大局。這是當前全面深化改革面對的一個重要課題和挑戰。

    二是指出“發展起來以後的問題不比不發展時少”這個中國改革發展的重大階段性特征。

    這個問題與上面的分配問題是緊密相連,但又不局限分配問題。中國“發展起來以後的問題不比不發展少”[4]1364這個現階段改革發展的重大命題,不回避中國發展起來的問題比不發展時問題多了的現實,內涵著對中國改革發展的歷史、現實、未來的內在聯系的透徹把握︰提出了發展起來的問題與不發展時問題的差異,發展起來的問題為什麼多了?發展起來的問題都是些什麼問題?怎樣進行解決發展起來的問題的改革?解決發展起來的問題的改革設計與解決不發展時問題的改革設計有什麼不同?當前和未來中國的改革怎樣走出越發展問題越多的怪圈?回答和解決這些問題,是篇大文章。只有抓住中國改革發展面對的這些深層次問題,才能把握住中國改革的現階段特征,才能徹底理解“全面深化改革”的內涵,才能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最佳設計。

    三是提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以後怎麼做”的大問題。

    鄧小平意味深長地從反面提出了讓全黨深思的問題︰“現在經濟發展這麼快,沒有四個堅持,究竟會是個什麼局面?”[4]1363這實際是在強調我國經濟發展的方向、道路和目的問題,如果在這些問題上迷失了,“會出問題,出問題就不是小問題”。[4]1363鄧小平又深一步講︰“提出四個堅持,以後怎麼做,還有文章,還有一大堆的事情,還有沒有理清楚的問題”[4]1363。對這篇大文章,鄧小平有深深的思考︰

    一是他強調“四個堅持集中表現在黨的領導”。中國的問題關鍵在黨,而黨怎樣在商品、貨幣、資本的包圍下拒腐防變,永葆純潔性、先進性和科學性,比革命戰爭年代的考驗不知要大多少倍啊!

    二是他提出“黨的領導是個優越性。沒有人民民主專政,黨的領導怎麼實現啊?”[4]1363黨的正確領導,要依靠人民,要依靠人民的民主,要依靠人民對國內外的敵對分子和暴恐分子實行專政,要依靠強大的人民軍隊。這是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根本政治保證。

    三是他進一步提出“四個堅持是‘成套設備’”[4]1363。鄧小平用通俗的比喻,揭示了四個堅持是個系統、是個有機整體。四項基本原則之間,密不可分、互相支撐,“如果動搖了這四項基本原則中的任何一項,那就動搖了整個社會主義事業、整個現代化事業”。[2]173

    四是他強調“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優越性在哪里?就在四個堅持”[4]1363。在鄧小平的改革構想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不僅是經濟命題,也是政治命題。這個經濟和政治命題成立的前提是︰計劃和市場都是手段,資本主義可以用,社會主義也可以用;但不論是計劃還是市場只要和基本制度結合,就和基本制度一起成為了一個整體,這個整體就具有了制度的屬性;這種制度屬性決定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比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有優越性;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優越性,就在于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是它的內在規定性。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而發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這個優越性,對實現全面深化改革這個總目標具有重要意義。原文參考文獻︰? [1]鄧小平文選︰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 [2]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體學習時強調︰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深化改革 朝著十八大指引的改革開放方向前進[N].人民日報,2013-01-02. ?? [3]鄧小平文選︰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

作者︰ 趙甲明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