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思考

2017年12月08日 02:36:16 來源︰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2015年02期

    習近平2014年2月24日在中央政治局第13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中指出︰“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必須立足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牢固的核心價值觀,都有其固有的根本。拋棄傳統、丟掉根本,就等于割斷了自己的精神命脈。”[1]就此而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有著不可割斷的命脈關系,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固有的根本”,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新時代的彰顯與弘揚。

    一、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深深立足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根基之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固有的根本”、“民族的基因”

    黨的十八大強調指出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其所包含的內容主要體現在三個不同的領域︰一是國家層面,即“富強、民主、文明、和諧”;二是社會層面,即“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三是個人層面,即“愛國、敬業、誠信、友善”。這三個不同的層面,其實質講的是三種不同的價值理想建構。這正如習近平所說︰“富強、民主、文明、和諧是國家層面的價值要求,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社會層面的價值要求,愛國、敬業、誠信、友善是公民層面的價值要求。這個概括,實際上回答了我們要建設什麼樣的國家、建設什麼樣的社會、培育什麼樣的公民的重大問題。”[2]從國家層面,主要說明我們將建設成為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價值形態;從社會層面,具體闡述我們的社會應該建設成為什麼樣的社會價值狀況;從個人層面,詳細規劃我們應該追求什麼樣的人生價值境界。這三者相依相存,缺一不可。國家的富強、民主、文明、和諧是根基;社會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保障;個人的愛國、敬業、誠信、友善是條件。

    在此,如果沒有國家價值形態的良性發展,社會就不可能具有其良性的價值狀況,這是由當今世界歷史發展特征所決定的,在階級對立、民族矛盾仍然存在的今天,國家必定是作為公民社會實存的價值基礎,沒有國家的政治力量支撐,就沒有社會的穩定發展。相反,如果沒有相應社會的良性發展,國家的形態就不能夠體現出它良好的價值性。其間如果沒有每個人的具體努力,沒有與國家、社會發展相一致的價值追求,即不利于國家、社會價值的良性發展,也不利于個人的價值實現。因此,這三者是縱橫相連,猶如習近平指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把涉及國家、社會、公民的價值要求融為一體,既體現了社會主義本質要求,繼承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也吸收了世界文明有益成果,體現了時代精神。”[3]就此而論,從文化傳承和思想根源來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基本內涵,確實深深立足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根基之上。在我國早就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大理。正如《大學》所言︰“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其齊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一氣呵成,相互貫通,互為關聯,整體意境上已蘊涵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主要內容。

    從國家層面來看,一個治理良好的國家應該是什麼樣子呢?孔子曾如此描述︰“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禮記•禮運》)這就是說,治理國家要講“大道”,大道,就是人類社會中人們共同遵守、而去努力執行的一個法則。這個法則就是,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就是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語;就是選有德性、有才干、有智慧,有能力的人,擔當國家大事,為人民謀幸福,為國家圖富強;就是講信用,不欺瞞,人與人、家與家、國與國和睦相處。

    從社會層面來看,其社會境況是︰“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惡其不出于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禮記•禮運》)孔子把這樣的社會叫做︰“大同”。“大同”思想自先秦以來不斷地支配著中國大批思想家、政治家,以及無數志士仁人為之思慮,為之奮斗,其間不乏優秀的思想和精闢的學識。在孔子為代表的儒家看來,建構“大同”社會的核心是“恕”,即以禮待人,以利與人;不強奸民意,不強民所為;勤政勤勞,不悔不怨。正像孔子所說︰“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論語•顏淵》)

    從個人層面來看,其品質修為應重在于修身養性。《大學》說得明白︰“為人君,止于仁;為人臣,止于敬;為人子,止于孝;為人父,止于慈;與國人交,止于信。”這就從社會分工的層面,把每一個人應該重于什麼樣的個體修為,具有什麼樣的個體品質闡述得清清楚楚,而以誠實守信作為社會交往的基本行為規則。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尤其強調為政者的個人修為,特別突出“博施于民而能濟眾”(《論語•雍也》)的人生境界和民本情懷。這就是志在于︰樂民之樂,憂民之憂;樂以天下,憂以天下。當孔子的學生子貢問孔子︰“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濟眾,何如?可謂仁乎?”孔子無不感嘆地說道︰“何事于仁!堯、舜其猶病諸!”(《論語•雍也》)孟子進而解釋為︰“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憂民之憂者,民亦憂其憂。樂以天下,憂以天下。”(《孟子•梁惠王下》)“博施于民而能濟眾”當在重公輕私,公私有別。正如儒家學者所認為的那樣︰私義行則天下亂,公義行則天下治。公則一,私則乃殊。為公,便能為民,為民,則天下同樂;為私,僅只為己,為己,則天下紛亂。此外個人品行修煉還應注重“禮義廉恥”,習近平說的好︰“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精神,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價值觀念。國有四維,禮義廉恥,‘四維不張,國乃滅亡。’這是中國先人對當時核心價值觀的認識。”[4]為此,我們說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其內容的提煉,無不閃爍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髓,正如習近平指出的那樣︰“中華文明綿延數千年,有其獨特的價值體系。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國人內心,潛移默化影響著中國人的思想方式和行為方式。今天,我們提倡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必須從中汲取豐富營養,否則就不會有生命力和影響力。”[5]

    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重要的思想源泉,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提供了豐富的精神滋養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從整體意義上來把握,應該看成是中華民族延綿五千多年生命的歷史積累,是中華民族生命綿延不絕的理性精神。因為我們理解的文化,並不是指一時間表現出來的特殊社會生活現象,而必須是一種國家民族的共同社會生活綿延過程的歷史積累。我國當代著名文化史學家錢穆先生認為︰“一國家一民族各方面各種樣的生活,加進綿延不斷的時間演進,歷史演進,便成所謂‘文化’。”[6]這正如一個人的生活,加進長時間的綿延過程,那就是生命一樣,文化也就是一個國家民族的“生命”。錢穆先生為此說得明白︰“如果一個國家民族沒有了文化,那就等于沒有了生命。因此凡所謂文化,必定有一段時間上的綿延精神。”[7]概括起來說︰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就是中華民族在綿延不絕的共同生活的歷史進程中,所產生、形成、發展和聚積起來的精神生命實體,它是中華民族綿延不絕的精神生命力,是中華民族永恆不滅的活的靈魂。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在中華民族延綿不絕的生命進程中根據時代要求提煉出來的理性精神,是中華優秀文化發展大系中的一個環節。自然是不可與中華優秀文化相割離的,它本身就是中華優秀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從中華優秀文化廣博的內容來看,其精髓主要體現為︰一是“仁”的核心價值理念;二是“恕”的實踐價值精神;三是“德”的人格價值追求。其三者不論從國家層面,還是從社會層面,乃至于個人層面,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優秀文化品質和精神支撐性。

    基于國家層面,“仁”是支撐國之為國的根本。“仁”的核心價值就講一個詞︰“愛人”。孔子在回答他的學生樊遲問仁的含義時,就曾明確指出︰仁就是愛人。愛人就是“克己復禮”(《論語•顏淵》)、“修己以安百姓”(《論語•憲問》)。在此,“仁者愛人”的思想把握了一個最基本的價值要素,這直接關系和影響到良好社會構建的實質性基礎,這個價值要素的實質就是“修己”、“克己”。因此,無愛人無所以構建起良好的社會,正如孔子所說︰“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知者利仁。”(《論語•里仁》)而對“仁”的實踐卻在“義”的堅守上,為此,以孔子為首的儒學思想家們提出了重義輕利、崇義貶利、以義代利的“非義不居”思想。“義”,即適合于仁的精神,正所謂“義者宜也”。用宋明理學家朱熹的話來說︰“君子見得這事合當如此,卻那事合當如彼,但裁處其宜而為之,則無不利之有,君子只理會義,下一截利處更不理會。”(《朱子語類•卷27》)這就是說,一個具有高尚道德境界的人,對自己的行為不因事而就事,而應根據這件事是否適合仁的規範來做,如適合“仁”的精神,便無不利于自己的行為發生,這就是義。而君子只應該知道義,對自己的利害得失不必理會。應該說,這對我們今天積極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加速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主體培育具有理論與實踐方面的指導性意義。

    基于社會層面,“恕”是社會和諧的依據,是“仁”的精神在社會實踐中的具體體現。“恕”就是寬容,寬容就是心胸開闊,寬厚待人,就是“終身讓人道,曾不失寸步。終身視人善,曾不損尺布。消除嫉妒心,普天霖甘露,家家獲吉祥,我亦無恐怖。”(《曾國藩全集•家書二》)寬容要求性格豁達,胸懷坦蕩,心地磊落。不過分看重一己之私利,一時之得失;不過分計較名譽地位。當他人取得成就時,不犯紅眼病,不起忌恨心。即使有時命運在捉弄人,當不如自己的人在升遷、晉級、名譽、地位上一時高于自己時,也不會顯得過分的沮喪、悲憤、不滿和仇恨。因此,寬容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至善品質的表現。只有懂得仁愛的人才懂得寬容;只有深知道義、明白禮節的人才具有“恕”的品質。子貢曾請教孔子,說︰做人“貪而無陷,富而無驕,怎麼樣?”孔子回答說︰“如此做人,可是可以了,但是還不如雖貧窮而樂于自覺加強仁德的修養,雖富足卻謙虛禮讓,不以富壓人。”(參見《論語•學而》)這就是儒學的恕,儒學的寬容。即“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孟子•盡心上》)曾國藩曾有句名言︰“善莫大于恕,德莫凶于妒。”(《曾國藩全集•家書二》)這是中華優秀文化中堅持至仁至善思想在人生情感認識論上的具體體現。善莫大于恕,就是說,一個人品性中最完美、最善良的本性都不可超越寬恕這一至高的德性。德莫凶于妒,就是說,一個人的品性中最丑惡、最凶狠的本性都不如嫉妒情感顯示得那樣惡劣。在今天經濟社會不斷發展的現實社會中,人與人之間難免會為了一己私利而發生爭論,只要人與人之間相互謙讓一點、相互包容一些,努力做到︰“貧而無怨”、“富而無驕”(《論語•憲問》),不犯紅眼病,不起忌恨心,即使有時命運在捉弄人,當不如自己的人在升遷、晉級、名譽、地位上一時高于自己時,也不會顯得過分的沮喪、悲憤、不滿和仇恨。社會自然就會呈現“自由、平等、公正”的狀態,“法治”也就融含其間了。

    基于個人層面,“德”是個人品質的核心。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德”具有廣泛的涵義,我們今天所倡導的“愛國、敬業、誠信、友善”,都可納入“德”的範疇,不僅如此,“德”更是一種為人的崇高境界。因此,我國歷來志士仁人都十分強調做人“懷德”。孔子說的非常明白︰“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論語•里仁》)“君子”一詞,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一個含義廣泛,層次復雜的概念。從政治思想的角度理解,君子可指君主、君王,也就是國家的首領;從法律思想的角度理解,君子可表示遵守法律,忠實于統治階級意志的人;從倫理思想的角度理解,君子一般指道德高尚、品性優秀,具有崇高人生境界的人;此外從生活實踐的角度來看,君子還可以解釋為胸懷大志,具有遠大理想抱負的人。“小人”一詞,與“君子”一詞相反對,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同樣是一個含義廣泛、層次復雜的概念。與君主、君王相反對,小人可指一般的普通的平民百姓;與守法的人相反對,小人可看作顧利枉法的人;與有德性的人相反對,小人是道德品性差、人生境界不高的人;與志向高遠的人相反對,小人是指胸無大志,抱負膚淺的人。君子懷德,就是強調︰一個胸懷大志,品質優秀的人,應該是時時不忘道德規範,處處以道德規範來要求和制約自己,須臾不可輕視自己的言行,遵循法律制度,依法辦事。小人懷土,就是說一個心胸狹窄、品性不高、胸無大志的人,才念念不忘自己的生活處境,只顧自己的利益,關心恩惠,而不注重道德品質修養,不遵守法律規範。為此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始終強調做人懷德,才是君子之所為。認為人的一生無非是以德律己,以法束己,做人懷德者為人的正道。而做人只顧自己的利益,卻多怨恨,是小人之所為。孔子說︰“放于利而行,多怨。”(《論語•里仁》)一個人依據個人利益而行動,會招致很多的怨恨。孔子又說︰“君子上達,小人下達。”(《論語•憲問》)即君子通達于仁義之行,小人則精通于財利之道。今天看來,君子懷德既是中華優秀文化傳統所強調的人生境界,又是其推崇的做人原則,這一思想是積極的。人生的實踐證明,一個人一旦疏遠了、淡忘了道德的自我約束,一旦親近了、接受了物質利益的引誘,這個人便會走向道德人格的墮落。中外古今,此類事例數不勝數。所以,“君子先慎乎德。”(《大學》)

    三、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但也不可避免具有歷史局限性,我們應與時俱進地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進行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使之更好地適應時代需要,融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習近平說︰“要利用各種時機和場合,形成有利于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生活情景和社會氛圍,使核心價值觀的影響像空氣一樣無所不在、無時不有。”[8]要真正做到這一點,就不能夠把核心價值觀的倡導與人們的生活相割離,只有在人們的生活之中,文化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由于中華文化源遠流長,歷史悠遠,不論過去還是現在,都有其鮮明的民族特色,都有其永不褪色的歷史延續性和時代價值性。這便決定著中華優秀文化傳統中所融含的思想精髓和價值理念,不僅具有其自身的連續性和穩定性,而且必將隨著時間的推移、時代變遷不斷地與時俱進。

    今天我們所倡導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僅在根源上傳承著中華優秀文化,而且在現實中要充分體現出改革開放時代中國人的獨特精神風範,充分體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理性精神。為此,我們必須對如何傳承中華優秀文化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既要看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又要看到其不可避免地具有歷史局限性。所以,我們應與時俱進地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進行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使之更好地適應時代需要,融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就此,我們首先應該進行兩個分清與三個剝離。兩個分清︰一是分清中華傳統文化的歷史綿延性與現實創造性的關系。我們說中華文化是中華民族延綿五千多年生命的歷史積累,是中華民族生命綿延不絕的理性精神,僅此一點,中華文化在其承載的內容上是厚重性和歷史性的,在中華民族生存的任何時期都是不可斷裂的。文化的現實創造性,只是中華文化歷史鏈條中的一環,這個環節無論怎樣創新,也不可能脫離文化的歷史延續或者替代文化的歷史厚重性。二是分清中華傳統文化的承載主體與創造主體的關系。我們說文化離不開人們的生活,生活是文化的源泉,一種生活的歷史綿延性決定著特定文化的形成及其基本形態,而生活的主體是人,是既定的某種人群。因此,中華文化的承載主體是中華民族自身,是中華民族的每一分子。文化是民族的,文化具有深刻的大眾基礎。但是,文化是需要提煉的,自發的生活是不能夠形成具有影響力的文化精神的,因此文化必須進行創造,也就是進行生活精神的提煉與張揚。在此來看中華文化,它既是人民大眾的,又是知識精英的。前者是根基,是載體;後者是繁葉,是精髓。再看三個剝離︰即把根植于中華民族中優秀的大眾的傳統文化與封建社會中王權的專制的文化形態剝離開來;把中華民族中優秀的知識精英與封建專制中的統治者剝離開來;把中華優秀文化的承載者、創造者與文化的使用者、佔有者剝離開來。通過兩個分清、三個剝離,就能夠很好地把握中華傳統文化中,哪些是優秀的文化,哪些是文化的糟粕。在此,文化的摒棄,不是因為文化曾經被誰使用和佔有過,而是摒棄掉文化使用的為己性和佔有的個體性。說的明白點,就是要摒棄掉中華傳統文化發展過程中,被封建地主階級用來為其統治服務的為己性,以及農業文明發展已經遠遠落後于現代工業文明的舊的生活習俗與行為習慣。

    為此,我們應當與時俱進地看待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充分利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服務,因為我們今天所從事的事業是整個中華民族的事業,是福祉于每一個中國人切身利益的事業,這在本質上是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精神一脈相通的。

    所以,要創造性地轉化和創新性地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把它真正融入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中,最要緊的是從每一個中國人的自身修養做起。一是把“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的獻身民族、報效祖國的精神,融入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愛國範疇;二是把“篤志而體”、“剛健有為”、“自強不息”的奮進精神和“天下為公”、“公而忘私”的奉獻精神,融入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敬業範疇;三是把“誠實守信”、“實事求是”的求實精神,融入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誠信範疇;四是把“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人人親其親、長其長”的關愛精神,融入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友善範疇。只要今天的每一個中國人,能夠堅守自己的修身本位,認真落實“愛國、敬業、誠信、友善”,就是真正地在現實生活中,既堅持了良好的品行修為,又體現了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化精神。

    習近平說︰“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核心價值觀必須同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的歷史文化相契合,同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的人民正在進行的奮斗相結合,同這個民族、這個國家需要解決的時代問題相適應。”[9]根據這個表述,我們十分清楚地看到,我們今天倡導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一方面不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它是中華優秀文化傳統在華夏大地上的創新發展,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這棵大樹在改革開放歷史新環境中的繁榮昌盛;另一方面,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可理解為是對傳統文化的全面繼承,它融含有時代的創新精神,它是為解決時代問題應運而生的。它既不是復古,又不是崇洋。原文參考文獻︰? [1][8]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4-02-26. ?? [2][3][4][5][9]習近平.青年要自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4-05-05. ?

作者︰ 閻鋼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