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發現索恩-雷特爾

2017年12月08日 02:43:47 來源︰ 《哲學原理》2017年06期

    如果有一個人,用68年寫了一本書,然而卻不被後世所知,這算是一個人的不幸。可是,如果這個人的觀點直接影響到了兩位重量級的思想大師(阿多諾和齊澤克),並且他所寫的是一本對思想史有重要價值的學術論著,這恐怕就會是學術界的悲劇了。令人有些傷感的是,這是一個筆者剛剛發現的真實歷史故事︰這個今天仍然不著名的人叫阿爾弗雷德•索恩-雷特爾,那本不被世人所知的書是《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西方歷史的認識論》。筆者現在覺得,索恩-雷特爾的這本書,是自己所讀到的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中最重要的文本之一,所以,這是一個不應該發生的個人不幸和學術史悲劇。于是,我們必須重新發現索恩-雷特爾。

    當然,這個被人稱作“法蘭克福學派的‘同路人’”[1]的索恩-雷特爾之所以不為人們所接受,原因之一是他的確沒有同輩同胞學人阿多諾和本雅明那般廣博和深邃,思想構境意向也過于單一,甚至面對身邊發生的種種新的思想浪潮無法生成更深一層的學術共鳴和互文參照境,這都造成了他的理論構序上的閉合式自旋轉,簡單且過于固執地從一而終。並且,如果從今天的視角來看,他在馬克思的哲學、經濟學理論認知上的失誤處處可見,這些問題可能也是當時索恩-雷特爾“腆著臉”靠近法蘭克福學派、卻被霍克海默堅決拒之門外的原因。然而筆者以為,這些問題並不足以讓我們真正有理由不去關心索恩-雷特爾所努力進入的重要理論構境意向,特別是其中哲學認識論研究主題和歷史唯物主義思考構境視角的並未真正實現的深刻意圖和非凡構境點。其實,筆者覺得索恩-雷特爾的真正不幸,主要是因為他走了一條逆傳統學科構序慣性、跨越學科規範的崎嶇小路,即依循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努力追尋整個西方認識論觀念和康德式先天哲學構架的現實社會歷史基礎,特別是其對商品交換關系現實抽象的內里生成機制。在這一點上,索恩-雷特爾一個意外的貢獻就是無意識地突顯出馬克思的歷史認識論與傳統哲學認識論的根本差別,即認識論的主要對象並非僅僅是感性經驗之上的可見對象,而更多地是要透視社會歷史生活中的特定關系存在和內在構序。關于這一點,筆者在《回到馬克思》一書中已經有所涉及,但並沒有很好地深入展開[2]。顯然,即便是在今天,這些問題也是沒有被學術界認真對待的重要研究領域,所以想要解決這些難題,實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加之索恩-雷特爾明顯單薄的理論準備,即雖然他也正確地進入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商品—市場經濟研究的內部,但其所依托的他性鏡像卻始終是半偽半真的,在相當多的構境點和理解層面上,他無力呈現馬克思的原初構境,這使得他在正確的努力方向上奔走,其實際結果卻是不理想的。所以,固然盡其一生努力,也並不能讓索恩-雷特爾真正勝任這種重大學術突破,終而讓不斷滑下的邏輯巨石壓住,有意義的構境意向落得殘破不堪。被壓下,那是歷史,譏笑被石頭壓住是件輕松的事情,但我們將其從邏輯巨石下解救出來並重新鑿開那條可能通向透亮的馬克思主義認識論構境的新路,卻真是難事。

    筆者認為,索恩-雷特爾的理論努力最值得我們關注的方面,是他第一次系統地追問了康德在認識論中實現的“哥白尼翻轉”的歷史唯物主義答案的可能性。或者說,是在漂亮的唯心主義思辨平台上深鑿出一個新的馬克思主義認識論構境的可能空間。這是他將馬克思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第二條中對哲學認識論的初步歷史化構序層深化為一個宏大的批判性思想構境平台,並試圖將馬克思曾經開啟的實踐認識論問題深化到政治經濟學研究域中,以接續馬克思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和《資本論》中不得不放棄的認識論追問。僅就這一點,已經足以使他進入西方馬克思主義思想史中一流學者的行列。尤其重要的是,這個深刻的構境方向正是近些年來我們國內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所缺失的重要學術維度。

    縱觀索恩-雷特爾的文本生產加工史,他極少出現邏輯斜視,理論構境之思始終聚焦于先天觀念綜合構架與社會現實所發生的先驗性構式的客觀運動之關系。這兩個先驗性構架的歸基關系是索恩-雷特爾理論構境中的精華。從20世紀20年代開始,他就鎖定康德認識論革命的歷史唯物主義答案這一主題,分別在1936年、1937年和50年代逐步形成自己有一定原創性的基本看法,並在1970年完成這一宏大理論工程的第一個全景式的論著,1989年在對這一文本的修改中,他又做了結構上的較大調整和完善。這也是我們要面對的索恩-雷特爾的主要文本。

    對于1936年的“盧塞恩草案”,我們可以從同期他寫給剛剛認識的阿多諾的命名為《功能社會化理論草案》[3]106的信中看到其基本理論輪廓。這是一個無名學者懇請學術大他者認可的文本。在一定的意義上,它很像青年海德格爾在1922年寫下的“那托普報告”。能感覺得到,索恩-雷特爾一開始就打動了阿多諾,並逐步直接影響到後者。這是我們解讀的第一個文本。索恩-雷特爾建立的第一個理念構境點是功能社會化[3]113的剝削關系[3]112決定了現代性認知結構的機能。政治性的剝削決定認識塑形結構,這是一個很新奇的想法。一是將認識的獨立存在偽像歸基為歷史性的實踐,社會存在的效用性決定真理性質。這是馬克思已經初步奠基的思考線索。阿多諾也肯定了這一觀點。二是人類的文化史與人類剝削關系史同體發生,由康德、黑格爾在哲學認識論中放大了的觀念本質構成的先天圖式和它所統攝的現象世界(事實性),都是一定歷史條件下不平等社會剝削關系下的勞動實踐的拜物教化異在。把唯心主義哲學邏輯中的暴力歸基于現實生活中的奴役關系和拜物教,這是一種新的構境點。並且,這里索恩-雷特爾的拜物教概念已經不同于馬克思。三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的社會功能化是由全新的商品形式基本特征所建構起來的。在他看來,這種資產階級商品形式的基本特征是同一性、定在和物性。這三個概念都超出了通常思想史的原有構序意義域,索恩-雷特爾由此突顯出新的思考情境。特別是其中的定在概念,既脫離了馬克思歷史唯物主義中的原有規定,也沒有鏈接海德格爾對抽象個人主體的否定性新規定——此在。

    1937年的“巴黎草案”,體現在同年他呈給本雅明閱讀的一份題為《對先天論的批判性清算︰一項唯物主義的研究》[3]124的文本中。這還是一個尋求理論認同的文稿本。這也是我們解讀的第二個文本。顯然,索恩-雷特爾的這一文本較之上文已經有了重要的觀念突破,內容也比較豐富。與前述觀點接近的是,索恩-雷特爾提出現實的社會關系異化結構是異在的先驗觀念形式的秘密,剝削的方式導致先驗觀念的統攝。能感覺得到,原先思想構境中那種簡單的政治定性逐漸開始轉向哲學性的批判。話語塑形上的進一步深化在于,他已經意識到馬克思的下述觀點︰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必然受制于社會存在中業已發生的物化方式和程度,“他們不知,但卻那樣做”,這是佔統治地位的生產方式生成的盲目自發的經濟和政治關系場。這一觀點的重釋直接啟發了後來的齊澤克,他的著作《他們不知道但他們在做》就緣起于此。這種在物化結構中無意識發生的齊一性,由思辨哲學的神秘邏輯強制清除了所有現實的因素,轉換成沒有起源的普遍的先驗觀念構架和真理體系。這一點深化了上述意識獨立存在偽像的證偽基礎。並且,較之“盧塞恩草案”,索恩-雷特爾這里重要的原創性觀點是提出了生產先驗[3]129、功能性構序[3]129和物[3]130的三個重要概念作為理論構式的新支點,並以此生成了這一階段思想實驗中全新的先驗禮會綜合範疇。筆者以為,索恩-雷特爾此處確認的生產先驗概念使他的思想構境達到了西方馬克思主義學術發展的最高點。筆者注意到,阿多諾充分肯定了索恩-雷特爾的生產先驗概念,只不過將其擴充為社會先驗。而索恩-雷特爾這個社會綜合的概念是對前述社會功能化概念的構境深化,由此更接近與康德先天觀念綜合的邏輯對接。在索恩-雷特爾看來,資本主義的商品—市場交換關系齊一化了全部社會存在,並給予了生產的先驗構架,這是有史以來社會存在中所發生的最重要現實綜合。索恩-雷特爾想說,正是這個客觀發生的歷史性社會綜合才是康德先驗觀念綜合在現實大地上的秘密。可以說,這是索恩-雷特爾對康德認識論提供的歷史唯物主義答案中最有分量的理論構序內容。其實,從以上兩個文本的寫作,我們已經不難體會索恩-雷特爾當時的困窘情境,為獲得法蘭克福學派學術場的認同,他不得不反復征詢阿多諾和本雅明的意見,而且他的不少觀點多少還是打動並真的很深地影響到了阿多諾,但這種努力最終還是歸于失敗,因為真正的老板霍克海默顯然不吃這一套。

    1951年,索恩-雷特爾用英文完成了自己的主要論著——《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唯心主義認識論批判》書稿,只是到了1970年,他才第一次出版了《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社會綜合理論》,此時,原來書名中副標題的“唯心主義認識論批判”被換成了“社會綜合理論”。此書1972年重印。而到了1989年,這一主要成果出修訂版的時候,索恩-雷特爾又將書名改為《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西方歷史的認識論》。對唯心主義認識論的否定性批判,是對阿多諾類似論著(《元認識論批判》)的靠近,而社會綜合理論則是對自己獨創性的指認。最後,干脆認為自己根本解決了整個西方歷史的認識論問題,這顯現出索恩-雷特爾理論自信的逐步增強和膨脹。

    我們需要解讀的第三個文本,是在終稿中被索恩-雷特爾刪除的1970(1972)年版的序言。保留和面對這個序言,是因為它概括了索恩-雷特爾在歷史唯物主義視角中所提出的一些認識論研究的理論原則。一是他進一步將社會綜合表征為對馬克思“社會塑形”觀念的一種“特殊結構化要素”結果。一定社會歷史條件下的社會綜合形式規制了一定時代的思想結構,當社會綜合的形式發生改變時,思想綜合的結構也必然隨之改變。這是一個正確的歷時性的同構確認。二是他還指認出,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的分離存在于階級社會和經濟剝削的整個歷史之中,這是一種異化現象,而這一異化現象正是產生先天觀念綜合構架凌駕于感性經驗生活的主要原因。應該指出,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的歷史性分離是索恩-雷特爾自認為找到的康德先天觀念論假性獨立存在的重要原因,並且索恩-雷特爾這里的異化概念已經是一種現代性痛苦的現象指認,而非人本主義的本真—異化—復歸邏輯。三是確認這一問題的歷史認識論意義。

    第四個文本就是索恩-雷特爾這本書的主體,即1989年出版的這一論著的正文第一部分。索恩-雷特爾似乎將其視作自己最終的思想構境成果。

    其一,索恩-雷特爾在此書中最重要的理論成果,即當他從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的分離和相互關系入手,揭示了康德命題的非歷史性,在批判了先天觀念綜合獨存的虛假性之後,進一步破解了社會綜合的秘密生成機制——商品交換中發生的現實抽象[3]7,這種客觀的關系抽象才是觀念綜合思維抽象的真正基礎。筆者認為,這可能真是索恩-雷特爾此書中繼提出“生產先驗”之後最重要的理論再發現,這種新的思想構境意向強化了馬克思在經濟學語境中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抽象成為統治”的重要觀點之哲學意義。顯然,索恩-雷特爾的這一發現也給予了後來的齊澤克學術研究以重要影響。後者在自己最重要的著作《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一書中深入展開和發揮了索恩-雷特爾的這一觀點。筆者會在下面文本的具體討論中細說。

    其二,是抽象勞動與商品交換抽象的關系。其中,索恩-雷特爾自認為是“現象學式地”深入思考了西方資產階級所創造的這個商品—市場經濟王國的社會存在特性︰在抽象勞動的基礎上,正是以商品交換關系為核心所建構起來的抽象形式化的復雜經濟機制,生成了這個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看起來在人的經驗之外的自發運動和調節的先驗社會綜合功能。而他想刻意去做的事情,就是要重新捕捉到在康德先天觀念綜合結構中被遮蔽起來的交換關系現實抽象的痕跡,以還原抽象勞動—現實抽象與觀念抽象的初始塑形關聯。這里,預示了後來關于生產抽象—交換抽象— 一般智力抽象的爭論線索。

    其三,是先天觀念綜合與後天感受性的被構架的強暴關系的隱性支援背景。索恩-雷特爾在這里集中討論了商品交換所形成的物化定在建構的非實體的現實世界,即作為“實踐唯一者”的商品所有者參與其中非統覺的齊一化的現實世界,因為,進入流通過程中的只是商品在交換中被抽象出來的可交換性形式[3]31,它是抽象的,但卻具有另一個場境時空中的現實性,因為它是客觀發生的社會關系轉換,或者用索恩-雷特爾的話來說,叫“特別的、物性的格式塔”[3]35,其結晶物性載體就是貨幣。正是貨幣的齊一功能建構了社會綜合的齊一化。這個齊一化,才是觀念綜合強暴的本質。實際上,索恩-雷特爾在此將馬克思關于商品價值形式的經濟學思考構境轉換為一種玄虛的哲學話語。

    其四,是無意識的商品拜物教與先天觀念的知性綜合機制的關系。索恩-雷特爾引述了馬克思關于商品拜物教的批判思想,即商品的價值關系所表現的並不是物品之間的相等,反倒是一種不同商品之間的可交換性純粹以量的方式存在的表面本質,說它是表面本質,因為它已經是一種社會關系的物化,即在交換中人與人的勞動交換關系物化為商品與商品之間的關系,這就是商品拜物教特征。他想證明,在商品生產社會中,觀念構架中的自我調節和自我校準機制,也就是康德先天觀念綜合所生成的知性統覺機制。從現實基礎上看,這恰恰是商品交換中發生作用的無意識相互居有關系的間接結果。索恩-雷特爾也將這種社會生活中發生的社會無意識指認為“第二自然”[3]46。在商品交換的現實抽象中,出現了與純粹知性發生相同的情形,因為現實抽象中出現的形式同一性不是由交換主體自覺發動的,社會綜合的生成恰恰在他們之外。這個“之外”,正是先驗觀念構架向存在立法的秘密。

    第五個文本是關于索恩-雷特爾此書正文第二部分的討論。在第二部分中,索恩-雷特爾試圖將自己的“理論發現”泛化到整個歷史中去,所以他想要破解“古代居有社會商品交換與抽象觀念的生成”的秘密。筆者覺得,這一努力基本上是失敗的。因為索恩-雷特爾太貪心了。他的基本觀點是歷史性地分析古代“生產社會”向剝削的“居有社會”轉變,以探尋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的分離後觀念構架獨立運行的假性空間,並且試圖描述這種居有社會的歷史發生,以及在商品交換不斷發展起來之後,新的社會綜合如何轉化為主觀概念中的無形意識形態機制。索恩-雷特爾堅持認為,早期的商品與貨幣構成了希臘數學和形而上學抽象的現實基礎。顯然,這一斷言是武斷和缺少科學底氣的。

    順便說一下,索恩-雷特爾這本書的最後還附有一個簡短的談話筆記,這是他在1965年與阿多諾一次談話的記錄,因為它並非一個完整的思想文本。筆者覺得,這個談話筆記是阿多諾《否定的辯證法》一書中直接采用索恩-雷特爾相關觀點的初步理解和先期認可。

    不過,筆者試圖完整解讀索恩-雷特爾這一終生反復打磨卻仍有缺陷的文本,在這里到底想向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的學術界說明什麼道理?想了一下,大約有如下兩點。

    首先,在索恩-雷特爾最終出版《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的1989年,筆者已經開始寫作《回到馬克思》一書。不客氣地說,在對馬克思哲學—經濟學思想構境的理解上,索恩-雷特爾真的落後了很多。重新解讀《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這本書,也恰恰是為了形成一種重要的反差,以突顯中國近30年來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與國外同行的里程刻度。在與索恩-雷特爾的文本對話時,筆者將盡可能詳細地替他回到馬克思的原始文本,復構和補充索恩-雷特爾在他性偽鏡像中所無法看到的許多重要的經濟學和哲學深境,明確批評他在一些重要問題上的失誤和錯認,將他無法解決和無法再深入一步的重要方向都實實在在地向前推進。在這一構境意向上,筆者是可以滿滿當當地自豪一把的。

    其次,長期以來,索恩-雷特爾的學術思想始終處于黑暗的邊緣上,他在歷史唯物主義基礎上重新建構的歷史認識論構境意向始終沒有被認真地關注和思考。這固然與前述的歷史原因和索恩-雷特爾自身的理論缺陷有關,但更與整個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中哲學認識論維度的弱化直接相聯。客觀地說,青年盧卡奇、施米特和科西克都有一定的認識論思考,但整個西方馬克思主義主流的本質是人本主義的。或者說,其主導思想構境是生存論的。受到法國科學認識論影響的阿爾都塞,雖然也生成了一些重要的認識論觀點,但並沒有根本改變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主要理論傾向。由于西方馬克思主義在國內學術界的深層話語塑形作用的不斷放大,在一定的意義上,這種缺憾也影響到近年來我們自己的哲學理論構式。不難發現,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作為哲學研究前沿中最接近社會生產實踐、自然科學實踐和人的思維塑形構架的認識論研究竟然不在場!

    早在20世紀80年代,筆者已經開始著手思考哲學認識論的相關問題。那個時候的國內學界,哲學認識論是一道亮麗的學術風景,幾乎每年都有專題性的全國認識論研討會。1984年,商務印書館把皮亞杰主要的作品翻譯過來,有七八種,最先被介紹的是《認識發生論原理》和《兒童心理學》。皮亞杰以生物學、數學、物理學和邏輯學等自然科學為基礎,博采眾家現代哲學之精粹,在研究兒童心理學過程中,創建了一個獨特的發生認識論哲學理論。針對以巴甫洛夫心理實驗所假設的主客體二元對立的反映論,皮亞杰以斯金納行為主義的“小白鼠實驗”為基礎,探討了主體在自主行動中如何認知客觀的因果聯系,由此確證認識主要是一個主體主動認知外部環境中規律的發生過程,他提出的所謂“雙向建構認識論”對筆者的影響巨大。從1984年到1986年,皮亞杰在中國影響很大,相關的認識論討論長達兩年半。當時討論的核心是︰認識到底是什麼?認識的本質究竟是反映還是建構?那時,認識論研究對中國當代哲學研究發展具有重要的推進作用。也是在那個理論氛圍中,筆者寫過一批關于認識論的文章,比如關于皮亞杰的認識論[4],關于波蘭尼的意會認識論[5][6]等專題論文,也像索恩-雷特爾一樣,總是試圖給予認識論一種馬克思主義的解答方案,所以才會有關于科學理論構架與實踐格局關聯[7],關于列寧“哲學筆記”中認識論與實踐結構同構性[8]等方面的思考和相關論文。後來,因為“回到馬克思”和國外馬克思主義的研究,筆者特別鐘愛的這一主題被暫時擱置了。

    客觀地說,近一段時間,哲學認識論的確在國內哲學界慢慢地被邊緣化了,哲學更多地關心主體的歷史生存論,而較少聚焦與社會現實結構和自然科學前沿更貼近的認識論。筆者已經討論過,存在一本有論大師海德格爾恰恰是根本否定認識論的合法性的。對青年一代學者來說,可能很多人並不了解近代以來康德在認識論上的哥白尼革命,黑格爾武斷地顛倒為整個世界本質的認知邏輯構架,這里由索恩-雷特爾第一次完整揭示的馬克思哲學—經濟學革命中的認識論意蘊。而在今天,除了上面已經提到的皮亞杰和波蘭尼,可能還有漢森的理論負載說、庫恩的科學認知範式理論、廣松涉的主體際認識論、法國的科學認識論與福柯的認識型和話語場論,以及整個當代自然科學革命中突顯出來的認知科學方法論等等似乎都成了我們的博士、碩士十分陌生和遙遠的東西。有一個痛苦的事實,讓筆者一想起來就內疚不已,在長達20年的博士生培養中,南京大學我們這個學科點竟然沒有一篇關于哲學認識論專題的博士論文。筆者始終覺得,認識論是全部哲學研究最能代表哲學的思想構境深度的領域,可今天,它的思想庭院中卻長滿了淒涼的枯黃荒草。所以,在今天重新喚起學界對認識論的關注和激情,倒成了筆者特別想做的事情。應該說,在與索恩-雷特爾的批判性對話中也盡可能提供自己長期思考的一些重要看法。在這之後,筆者也希望自己能夠完成關于廣松涉的認識論研究專題和波蘭尼的意會認知理論的研究專題。說心里話,筆者特別希望中國哲學界特別是年輕一代學者能夠重新回到認識論研究這一重要學術領域中來。

    最後一點,1921-1989年,索恩-雷特爾寫這本書整整花了68年,這是一個學者完整的一輩子。如果我們能不以成敗論英雄,那麼僅這一點,就令人崇敬不已。因為今天真的幾乎沒有人會再如此傻傻地做學問,一輩子非功利地思考和解決一個自己認為重要的問題。並且,它可能不會被理解,更不會為當下的學術場和世人所認同。這需要多麼堅強的毅力啊!今天的中國學術界所缺失的正是這種忘我精神。這也是筆者重新發現索恩-雷特爾的現實意義之一。

    發現索恩-雷特爾,去努力看到一個新的學術新構境方向的可能性空間。原文參考文獻︰? [1]齊澤克.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M].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02︰22. ?? [2]張一兵.回到馬克思——經濟學語境中的哲學話語[M].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14︰560-566. ?? [3]雷特爾.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西方歷史的認識論[M].謝永康,侯振武,譯.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2015. ?? [4]張一兵.皮亞杰發生認識論研究與歷史唯物主義[J].學術月刊,1986,(1). ?? [5]張一兵.波蘭尼與“個人知識”[J].哲學動態,1990,(4). ?? [6]張一兵.緘默認知︰波蘭尼意會認知理論的探索[J].江海學刊,1991,(4). ?? [7]張一兵.論科學真理的理論框架制約及其現實基礎[J].學術季刊,1988,(3). ?

作者︰ 張一兵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