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超越“群享”與“私享”︰馬克思的共享思想及其當代價值

2018年02月06日 09:29:10 來源︰ 《哲學原理》2017年10期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這是圍繞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所面臨的問題和矛盾應運而生的,集中反映了我們黨對經濟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升華。發展說到底是人的發展,故在五大發展理念中,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應構成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由此彰顯出發展的價值旨歸。關于社會共享發展的思想,馬克思恩格斯早在19世紀就已提出,要求“結束犧牲一些人的利益來滿足另一些人的需要的狀況”,使“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創造出來的福利”。[1](P689)那麼,在當今語境中,如何理解馬克思的共享思想,如何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享理念對馬克思思想的繼承創新,如何在當代中國的發展實踐中自覺運用馬克思的共享思想,這一問題域構成了需要我們關注和思考的重要時代課題。

    一、“群享”與“私享”︰馬克思面對的歷史與現實

    馬克思指出,“全部人類歷史的第一個前提無疑是有生命的個人的存在”,[1](P519)而為了維持個人的存在“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東西”。[1](P531)這些東西不論是最為基本的生存資料,還是較高的“享受資料、發展和表現一切體力和智力所需的資料”。[1](P710)人們要想從社會中獲得它們,就必然涉及發展成果的享有方式問題。可見,發展成果的享有方式問題,是一個亙古常新的話題,貫穿整個人類發展史。馬克思主要是從社會發展成果的分配方面來談社會成員的享有問題的。在他看來,以何種方式和原則讓人們享有發展成果主要與社會的生產方式相關聯。因為“消費資料的任何一種分配,都不過是生產條件本身分配的結果;而生產條件的分配,則表現生產方式本身的性質”。[2](P436)社會的生產方式是生產力和生產關系有機結合的結果,由于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不同,歷史上出現了“群享”與“私享”兩種不同的發展成果享有方式。這里所謂的“群享”指的是一種群體本位的享有方式,它建立在生產資料公有制的基礎之上,但因公有制形式簡單、生產力水平低下,為了整個群落的生存和發展,個人利益必須要服從群體利益,故群體享有優先于個人享有。例如,氏族、部落以及古典時期實行公社所有制和國家所有制的區域都遵循這種享有方式。

    “私享”則是與“群享”相對的一種個體本位的享有方式,它建立在生產力與私有制較為發達的基礎之上,此時私人利益被突出到群體利益之上。因此社會在發展成果的享有上遵循私人享有優先的原則,如資本主義社會就是實行這種享有方式的典型。對生活在資本主義時代的馬克思來說,“群享”是歷史上出現的享有方式,而“私享”是現實中面對的享有方式,但無論是歷史還是現實,這兩種方式對馬克思都產生了深遠影響,故要理解馬克思的共享思想,還得先從“群享”和“私享”說起。

    “群享”是人類社會最早出現的社會發展成果的享有方式,它與生產力水平較低的簡單公有制形式相聯系。馬克思在《資本主義生產以前的各種形式》中對這種方式進行了詳細的探討,認為發展成果“群享”的方式主要出現在亞細亞的所有制形式以及古典古代的所有制形式之中。在亞細亞的所有制形式中,由于人們多靠狩獵、捕魚和耕作為生,所以生產成果多靠土地產生,但土地財產卻並非個人所有的財產。在亞細亞的生產方式中,土地財產是屬于共同體的,個人“只有作為這個共同體的一個肢體,作為這個共同體的成員,才能把自己看成所有者或佔有者”。[3](P124)也就是說,在亞細亞社會,“不存在個人所有,只有個人佔有;公社是真正的實際所有者”。[3](P132)正是由于土地財產不屬于個人而屬于公社,使得由土地帶來的生產成果也必然實行“群享”的方式。在亞細亞的公共所有制條件下,個人可以獲得的只有能夠“維持各個所有者及其家庭”的成果,而剩余產品“不言而喻地屬于這個最高的統一體”。[3](P124)從以上可以看出,在亞細亞的生產方式中,土地財產及公社的生產成果實行的是共同體享有的形式,也即“群享”的方式,此時共同體的利益是要高于個人的,這是由生產力水平低下,為了維護群體的延續所必然采取的方式。

    古典古代時期與亞細亞時期的人們雖然都要以“共同體作為第一個前提”,[3](P126)但在所有制方面二者已有不同之處︰亞細亞屬于完全公有制形式,古典古代時期的所有制實行的是公有制與私有制相並列的形式。之所以在共同體中會出現私有制因素,因為在古典古代時期,人們“遠離自己的原來住地而佔領異鄉的土地,因而進入全新的勞動條件並使個人的能力得到更大的發展”。[3](P127)個人能力提升了,單個人的財產需要依靠共同勞動來利用的可能性就大大減少了,由此個人才有可能變為私有者。但這種私有制卻未能改變發展成果“群享”的方式,這主要是由個人佔有成果的目的及這種私有制的性質決定的。從個人佔有成果的目的來說,它“不是發財致富,而是自給自足,把自己作為公社成員再生產出來”。[3](P128)從私有制的性質來說,此時還未能表現出完全的獨立性,仍受到共同體的限制。也就是說,雖然古典古代時期的所有制存在著國家所有和私人所有兩種形式,但“後者決定于前者,因而只有國家公民才是並且必定是私有者”。[3](P135)正如馬克思所總結的︰“財產是魁里特的財產,是羅馬人的財產;土地私有者只有作為羅馬人才是土地私有者。”[3](P129)由此可以看出,在古典古代時期雖然已有私人所有的形式出現,但在發展成果的享有方式上,它仍同亞細亞一樣,私人所享有的只是維持生命必要的自給自足,而整個社會仍以“群享”方式為主,因為私人的“剩余時間正是屬于公社”。[3](P128)

    “群享”方式向“私享”方式的真正轉變是從日耳曼的所有制形式開始的,這種所有制逐步擺脫公社共同體的束縛,開始以個人所有制為基礎。在日耳曼的所有制形式中,公社“表現為以土地所有者為獨立主體的一種統一,而不是表現為統一體。”[3](P131-132)此時,“每一單個家庭就是一個經濟整體,它本身單獨地構成一個獨立的生產中心”,[3](P132)而公社作為一種共同體只是連接個人土地所有者之間的相互關系。在這種所有制中,也有著公社公共財產與私人財產的並存,但由于私有制的發展,使得“公社所有制僅僅表現為個人所有制的補充”,[3](P135)因而公社財產變為了“各個個人的部落住地和所佔有土地的公共附屬物”。[3](P133)從以上可以看出,在日耳曼的所有制形式中,個人所有制已經佔據了社會經濟的主導地位,此時的社會發展成果主要是由個人或家庭私人享有。于是,私有制的發展和生產力水平的提高使得社會發展成果的“私享”方式出現了,而這僅僅是發展成果“私享”的開端,將這種方式發展到極致的是馬克思所處的資本主義私有制時代。

    在馬克思看來,資本主義私有制是“拋棄了共同體的一切外觀並消除了國家對所有制發展的任何影響的純粹私有制”。[1](P583)這種私有制既是分工與生產力發展的結果,又促進了社會的總體發展,尤其是在物質資料的生產上有著以往所有制所不可比擬的優勢。資本主義帶來了巨大的物質財富與龐大的商品堆積,使得可供享有的總的社會發展成果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既然社會發展成果總量不斷增大,那麼如何享用社會發展成果便成為了突出問題。雖然說資本主義私有制決定了資本主義的享有方式必定是“私享”,但究竟哪些“私人”被列入享有範圍,以及如何確立“私人”對社會發展成果的享有比例,都是資產階級理論家們首先要回答的問題。

    古典經濟學家亞當•斯密在這方面做了很多研究,並基本確立了資本主義社會中發展成果的享有方式。亞當•斯密對社會成果分配的研究,也即社會成員如何享有社會發展成果,是從其價值創造理論開始的。斯密認為生產勞動是社會成果的主要來源,他指出︰“一國國民每年的勞動,本來就是供給他們每年消費的一切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的源泉。”[4](P1)這是否意味著發展成果應該由勞動者平均享有呢?斯密並不這麼認為,在他看來價值來源于勞動時間的命題只能適用于原始蒙昧社會,而當土地私有與資本積累產生之後,價值的決定就應該從勞動時間轉換到工資、利潤與地租這三種要素上。斯密認為正是由于土地私有和資本積累,使得生產勞動要使用這些要素就必須支付報酬。因此勞動成果不能只由勞動者享有,而必須在勞動者、資本所有者與土地所有者之間分配,也就是說社會發展成果由工人、資本家和地主這三種類型的“私人”所享有。同樣,斯密還分析了發展成果在三種類型的“私人”間享有的比例。通過對國民收入形成的深入考察,斯密認為,工人享有的工資量應該由其所需的必要生活資料決定,這就是工人勞動的“自然價格”;資本家所享的利潤量與其所投資本量成正比;地主所享有的地租量則是租地人扣除生產費用和利潤後的最高額。由此可見,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私有制一方面促進了生產力的極大提高,使人們擁有大量的成果可供享用,同時古典經濟學家對享有原則的制定又保證了每一個“私人”都可享有到社會發展成果,社會在這種“私享”方式下仿佛進入了“人人享有”的理想狀態。

    二、在批判“群享”、“私享”中訴求共享

    發展成果的“群享”與“私享”方式,分別是馬克思所面對的歷史與現實。“群享”對馬克思來說已是歷史,他對這種成果享有方式的批判並未有太多篇幅,只是從公社和以公社為基礎的所有制的批判中折射出“群享”方式解體的歷史必然性。在馬克思看來,支撐“群享”的公社制生產關系有其局限性。“這里問題的關鍵其實在于︰在所有這些形式中,土地財產和農業構成經濟制度的基礎,因而經濟的目的是生產使用價值,是在個人對公社(個人構成公社的基礎)的一定關系中把個人再生產出來”。[3](P134)可以看出,這種所有制所對應的生產力是低下的,它僅僅是對使用價值和個人的簡單再生產。也正是由于生產力水平的低下,為了維護氏族、部落的發展,才采取“群享”的成果享有方式。而這種方式“只和有限的而且是原則上有限的生產力的發展相適應”,“生產力的發展使這些形式解體”。[3](P148)也就是說,當生產力發展到一定程度,發展成果的“群享”方式便會自然解體,它被“私享”替代有其歷史必然性。

    “私享”是馬克思面對的現實,故馬克思對享有方式的分析與批判多集中于“私享”。馬克思所生活的資本主義社會,由于資本主義私有制決定其必然實行發展成果的“私享”方式,也就是通過如斯密式的合理分配使每一類“私人”都可享有發展成果,在資本主義制度下達到“人人皆享”的理想社會狀態。但在馬克思看來資產階級的“私享”方式並不具有普遍主義的價值取向,看似普遍主義的承諾背後隱藏的卻是特殊者的權力關系,貫徹的是特殊者的特殊意志,體現的是特殊者的特殊利益。馬克思指出,證明資本主義“私享”方式虛偽性的最恰切的證據就是工人階級無家可歸的命運。他敏銳地看到了這樣一個資產階級理論家所不願承認的“當前的經濟事實”︰“工人生產的財富越多,他的生產的影響和規模越大,他就越貧窮。工人創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變成廉價的商品。”[1](P156)為了證明資本主義“私享”方式的虛偽性、剝削性,馬克思深入到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內部進行詳細考察,從現實領域、理論領域與制度領域對資本主義“私享”方式作了徹底批判,揭露資本主義的“私享”僅僅是資本家的享有。

    第一,在現實中,馬克思通過對現實生活中工人階級因異化勞動所導致的“非人”生存狀態的揭示,批判了資本主義“私享”方式的虛偽本性。馬克思以異化勞動理論分析了資本主義社會的“私享”只是單單屬于資本家的“私享”,是資本的享有,而普通工人階級所“享有”的只能是被剝削。馬克思指出︰資本家對發展成果的享有是“同他榨取別人的勞動力的程度和強使工人放棄一切生活享受的程度成比例的”。[5](P685)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工人雖然是產品的生產者,但在資本主義私有制的作用下,工人生產的產品卻被不生產者(資本家)無償地享有了。而工人所享有的只能是被剝削和奴役,因為在生產過程中工人不僅失去了勞動的成果,而且受自己勞動結果的支配、統治和奴役。“工人在勞動中耗費的力量越多,他親手創造出來反對自身的、異己的對象世界的力量就越強大。”[1](P157)勞動產品的異化無疑源于勞動過程的異化。馬克思認為,勞動創造了人,人的內在本質是勞動,但在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下,勞動活動與勞動者相異化了。勞動活動成為了動物式的生產,它不是為了滿足人的全面的生活需要,而純粹只是勞動者謀生的手段,僅僅為了滿足直接的肉體需要。此時,勞動成為了一種強制性生產,工人在勞動過程中受人制約、被人監管,甚至在皮鞭下從事勞動,他們“享有”的只會是肉體上的折磨與精神上的摧殘。從勞動產品與勞動活動的異化中,可以看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享有生產成果的只能是佔據生產資料的資本家,只有他們才屬于“私享”的範圍,而廣大勞動群眾所享有的只是被剝削和奴役。

    第二,在理論上,馬克思通過政治經濟學對價值創造、價值分配進行科學分析,批判了古典經濟學家“私享”理論的意識形態性。異化勞動的事實使馬克思察覺資本主義“私享”方式的虛偽性,並開始對古典經濟學的享有理論產生質疑。古典經濟學認為國民收入理應分配為工資、利潤與地租三大部分,這是由生產過程的三個要素——勞動、資本與土地所自然決定的。從這一邏輯出發,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每一個“私人”不論是勞動者、資本家還是地主,都可按照自己投入到生產過程中的要素來“公平公正”地享有社會成果。這種表面的“公平公正”使得資本家和大地主完全掌控和享有著社會的絕大部分成果,而工人只能取得維持自身勞動力延續和家庭生存的悲慘遭遇被“合理化”了。馬克思認為古典經濟學的這種發展成果的享有理論是荒謬的,它只對國民收入中的工資、利潤與地租進行了量的分析,卻忽視了質的分析。馬克思深入研究了資本主義的生產過程,從生產要素、收入等具體範疇中抽象出反映資本主義經濟關系的本質的一般範疇,即不變資本(C)、可變資本(V)及剩余價值(M)。馬克思發現了在生產投入中存在著不變資本和可變資本的區別。不變資本即生產資料,它在生產過程中只發生價值轉移,不會發生價值量的變化;而可變資本即勞動力,它在生產過程中不僅再生產出勞動力的價值,而且生產出剩余價值。這樣以勞動力形式存在的這部分價值,在生產過程中發生了量的變化,即發生了價值增殖。但是在古典經濟學家那里,由勞動力帶來的剩余價值並不是由勞動者所享有,勞動者得到的只會是資本購買勞動力的價格,也即生產過程中的可變資本,這僅僅只能夠維系勞動力的延續和勞動者家庭的生存。勞動力所帶來的剩余價值被資本家無情地享有了,而這在古典經濟學家的理論中被“合理”掩蓋了。因為他們沒有區分不變資本與可變資本,而是將剩余價值看作是全部預付資本的產物,這顯然是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迷霧。

    第三,在制度上,馬克思發現資本主義的“私享”方式是由資本主義私有制所決定的,要克服發展成果的“私享”,必須推翻資本主義私有制。在馬克思看來,私有制有兩種基本的形式︰一是“靠自己勞動掙得的私有制”;二是“資本主義私有制,即以剝削他人的但形式上是自由的勞動為基礎的私有制”。[5](P873)前一種私有制是屬勞動者的私人所有,其生產成果是由勞動者及其家庭個體享有,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個人勞動與個人享有的一致性。但這種私有制形式在資本主義社會是不存在的,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勞動者是一無所有的,除了勞動力外不具備其他任何勞動條件。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生產資料歸資本家所有,注定了一無所有的勞動者只能靠出賣自己的勞動力來換取自己的基本生活資料。在馬克思看來,“現代的資產階級私有制是建立在階級對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對另一些人的剝削上面的產品生產和佔有的最後而又最完備的表現”。[6](P45)在這種所有制關系中,資本家憑借對生產資料的佔有,在等價交換原則的掩蓋下,雇佣工人從事勞動,佔有雇佣工人的剩余價值,這就是資本主義“私享”方式的實質。要想從根本上解決工人階級的悲慘命運,讓勞動者也可公平公正地享有社會發展成果,必須消滅資本主義私有制。只有消滅資本主義私有制,勞資對立、剝削才能得到徹底消滅,資本家絕對享有社會生產成果的局面才能被打破,最終“私享”因其社會制度根基的瓦解而廢除。

    馬克思在現實、理論與制度三個層面上對資本主義社會發展成果的“私享”方式展開了全面批判,揭露了資本主義“私享”方式的虛偽性與意識形態性。但對資本主義“私享”方式的批判不是馬克思的最終目的,他是想“通過批判舊世界發現新世界”。[7](P7)在這個“新世界”中,馬克思既要打破資本家的“私享”地位,又拒絕回到在前資本主義社會中佔主導地位的“群享”方式。因為“群享”是忽視個人利益的,馬克思主張要“由社會全體成員組成的共同聯合體來共同地和有計劃地利用生產力”,讓“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創造出來的福利”。[1](P689)馬克思所提出的發展成果享有方式便是共享,要求讓社會發展成果由所有人共同享有,這就實現了個人享有與社會他人享有的一致性,體現了普遍利益與特殊利益的協調,從而完成了對“群享”方式和“私享”方式的全面超越。這種共享方式不是憑空想象的,而是建立在一定社會基礎之上,這便是馬克思揭示的超越資本主義的共產主義社會。在其中,生產資料采取社會個人所有制,由全體人民共同勞動創造社會生產力,並實行合理的分配制度,由此使得共享發展成為可能。

    第一,社會個人所有制構成全體社會成員共享發展的制度保證。馬克思指出,導致資本主義社會中資本家“私享”的根源在于資本主義私有制,那要實現全體成員的共享發展必須要推翻資本主義私有制,重新建立一種代表全體人民的所有制形式。從歷史辯證法的視角來看,人類社會的所有制形式存在三種基本形態,它們與否定之否定規律的“正—反—合”三階段是相符合的。第一種形式是在前資本主義社會出現的純粹的公有制與簡單的私有制形式,像氏族所有制和小農、小資產階級私有制。第二種形式是對前一種的否定超越,也就是資本主義私有制。第三種形式是“否定的否定”,也就是馬克思指出的超越資本主義私有制的所有制形式。在他看來,“這種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資本主義時代的成就的基礎上……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5](P874)這種重建的“個人所有制”顯然不再是某種單個人或“私人”的所有制,而是一種社會個人所有制,它體現的是“聯合起來的個人對全部生產力的佔有”。[1](P582)這種社會個人所有制是在揚棄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基礎上建立的,一方面它提倡“個人對全部生產力的佔有”,即個人所有,同時它又強調這種“個人”是“聯合起來的個人”,即共同所有。故馬克思所提出的這種新的所有制形式包含了“個人所有”與“社會共同佔有”的張力,強調的是全體社會成員的共同享有,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公共利益與個人利益的協調發展。

    第二,聯合勞動生產的社會總產品構成全體社會成員共享發展的物質基礎。社會發展成果的享有總是建立在社會生產的基礎之上,生產發展的成果是社會享有的物質基礎,只有社會總產品能夠滿足人們一切合理需要時,共享發展才能成為可能。馬克思將共享發展的社會基礎定位于共產主義社會,這其中實行的是社會個人所有制。也就是生產資料是由全體社會成員共同佔有,而生產資料的這種所有制只是決定了社會發展成果共享的形式,要真正實現共享還必須不斷促進生產力的發展,使得“每個人的一切合理的需要在越來越大的程度上得到滿足”。[2](P460)馬克思所指出的共產主義社會是對資本主義的內在超越,它吸收了大量資本主義社會創造的積極文明成果,已經具備了一定的社會物質財富。但同樣馬克思認為,未來社會的生產力將得到更大的發展,“工業的這種發展將給社會提供足夠的產品以滿足所有人的需要”。[1](P688)可見,在共產主義社會中物質財富實現了極大豐富,這為全體社會成員共享發展提供了物質保障。之所以能夠使生產力高度發展,是因為共產主義社會真正實現了社會成員的共同生產,即聯合勞動生產。這種聯合勞動生產不同于資本主義的社會化大生產,資本主義社會中生產的社會性只是作為結果而存在,而社會個人所有制下的聯合勞動生產則是真正的“共同生產”,生產的社會性既作為前提又作為結果而內在于生產過程。這樣一來,資本主義社會中“私人勞動”與“社會勞動”的對立被揚棄了,從根基上保證了生產的社會聯合與社會性調節,使得一切有利于生產力發展的要素都被調動起來,提供了源源不斷可供社會成員享有的物質財富。

    第三,按勞分配與按需分配的分配方式構成全體社會成員共享發展的實現機制。社會個人所有制為共享發展提供了制度保證,生產力的高度發展為共享發展提供了物質條件,要實現全體社會成員共享發展最後還需在分配方式上加以合理規劃。如何分配才能使發展成果由全體社會成員共同享有呢?馬克思提出了按勞分配與按需分配的分配方式。在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生產力的發展還未達到物質財富極大豐富的程度,人們依然需要依靠勞動謀生,此時對社會產品實行按勞分配。“每一個生產者,在作了各項扣除以後,從社會領回的,正好是他給予社會的。他給予社會的,就是他個人的勞動量。”[2](P434)這便是勞動者根據自己的勞動量取得相應的勞動報酬,以一種公平原則保證全體勞動者共同享有社會生活資料。而當生產力進一步發展時,當迫使人服從的分工消失,勞動成為生活第一需要時,便進入了共產主義社會的高級階段,此時采取“各盡所能,按需分配”[2](P436)的分配方式。在這個階段,勞動上的差別不會引起人們在佔有和消費上的不同,人們從事勞動完全源于內在需要。這時候社會產品的分配完全取決于人們的真正需要,這樣所有社會成員真正平等地共享發展成果,使得每個人的潛能和才能都得到充分發揮,從而保證了人的自由全面發展。

    三、在中國發展實踐中把握馬克思共享思想的當代價值

    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是馬克思思想理論的重要價值旨歸,其共享思想可以集中表述為︰全體社會成員在生產資料社會個人所有制和聯合勞動生產的基礎上通過按勞分配和按需分配來共同享有社會總產品。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也提出︰“共享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必須堅持發展為了人民、發展依靠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使全體人民在共建共享發展中有更多獲得感,增強發展動力,增進人民團結,朝著共同富裕方向穩步前進。”[8](P12)要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實踐中實現以上目標,必然離不開對馬克思共享思想當代價值的把握。這種把握就是要實現馬克思共享思想的當代“激活”,要以馬克思共享思想的基本立場、觀點和方法為指導,來解決當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享發展中的實踐問題。但馬克思與我們所處的時代已有一百多年,雖不能說滄海桑田,也已是日新月異。另外,馬克思的共享思想是基于對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考察,而當今中國的發展實踐有著不同于西方的特殊性。從這兩個方面看,馬克思共享思想與當代中國問題存在著時空的不一致性,故我們以馬克思的共享思想來指導當代中國實踐,必須從中國實際出發對馬克思的理論資源進行創造性地轉化和運用,這樣才能把握與發揮馬克思共享思想的當代價值。

    第一,在共享的制度設計上,應當將馬克思批判資本主義私有制、構建社會個人所有制的理論觀點轉化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享發展中所有制改革的實踐策略。在馬克思看來,不管對消費資料采用何種方式進行分配,從根本上都是由生產條件本身的分配所決定的,故要實現發展成果由全體社會成員共享,首先要讓全體勞動人民共同佔有生產資料,也就是實行社會個人所有制。但目前我國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生產力還不夠發達、社會主義制度尚未健全,此時構建社會個人所有制並不具有現實性。在這時要實現共享發展,我們只有按照馬克思所建立的社會個人所有制原則來進行適當的所有制改革︰一方面堅持馬克思提出的社會個人所有制的目標方向,強調公有制的主體地位;另一方面要利用一切有利因素,盡可能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具體說來︰

    一是必須堅持社會主義公有制的主體地位,這是實現共享的根本保證。生產資料歸誰所有決定了生產成果最終由誰享有,資本主義社會之所以會出現資本家對生產成果的“私享”,根本原因就在于它所實行的是生產資料的私人佔有方式。而要想打破“私享”走向共享,讓生產成果真正惠及全體社會成員,就必須由聯合起來的個人共同佔有生產資料。而對這種社會個人所有制的堅持,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就表現為對社會主義公有制主體地位的堅持。我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最大的優越性就在于實行生產資料公有制,在此條件下,全體人民共同掌握和支配著生產資料,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到生產過程的計劃與管理當中,同樣也可以從全部生產成果中獲得屬于自己的一部分。這樣,就從根源上切斷了少數人對生產成果的霸佔和壟斷,保證了所有社會成員都能平等地參與勞動產品的分配和享用。因此,堅持社會主義公有制的主體地位,是實現生產成果共享的必要的制度前提。

    二是要創新發展社會主義公有制形式,要積極推動勞動者股份制成為公有制的基本形式,並努力促使國有制成為公有制的特殊形式。在堅持社會主義公有制主體地位的基礎上,為進一步朝著社會個人所有制的目標發展,必須創新公有制的實現形式,以保障共享發展的更好實現。當前,勞動者股份制是一種既符合馬克思社會個人所有制要求,又適應現階段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狀況的所有制形式。所謂勞動者股份制是一種以股份制為聯合方式的勞動者聯合所有制,它以股權形式賦予了勞動者以生產資料的所有權、管理權和收益權,並實現了勞動者和生產資料的直接結合。與傳統的公有制形式不同,勞動者股份制不是以全社會範圍內的共同所有權為基礎,而是以一定範圍內勞動者個人所有權的聯合為基礎。這樣,勞動者就不再是被動的結合,而是自主、自願、自由的聯合。這種自願的聯合,一方面促進了勞動者的勞動積極性,另一方面也保障了所有勞動者都可享有生產成果。另外,隨著所有制改革的不斷推進,國有制將不再是公有制的普遍存在形式,但它仍作為一種特殊形式存在于關系國計民生的重要領域當中。只有這樣,才能為國家施行宏觀調控提供物質基礎,才能保證經濟社會發展的社會主義方向,才能避免貧富差距的拉大,從而將共享發展落到實處。

    三是要大力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激活市場經濟活力。堅持公有制的主體性地位可以從根本上保證生產成果的全民共享,但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由于生產力水平尚不發達,因此在所有制的改革過程中,我們還要吸收和利用一切積極的所有制形式,構建多元化的混合所有制結構,從而為共享創造更多的發展成果。混合所有制經濟既包含公有制經濟成分又包含非公有制經濟成分,實現了二者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並存,並使之相互融合、互為補充。這樣一方面使得經濟發展可以在國家的宏觀調控下平穩有序地運行,另一方面又可以充分發揮市場對資源的有效配置,激發廣大勞動者和經營者的生產積極性和競爭意識,增強經濟活力,提高生產效率。同時,混合所有制經濟對各市場主體的權利和義務也做了明確規定,要求在以按勞分配為主體的前提下,其他各生產要素也按貢獻參與到分配過程當中。于是勞動者的收入來源實現了多樣化,既有勞動收入,又有其他生產要素的收入,使得共享發展的財富基礎得到鞏固。

    第二,在共享的物質基礎上,應當將馬克思聯合勞動生產創造社會總產品的理論觀點轉化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享發展中發展生產力與人民共創的實踐策略。一個社會享有的只能是發展的成果,馬克思的共享思想以社會個人所有制為基礎,社會成員共享的是大家聯合勞動創造的社會總產品。馬克思設想的實現共享的社會基礎是共產主義社會,這時生產力已高度發達,產品也極大豐富,但目前我們的經濟社會發展還達不到這一水平,故首先我們還必須極力發展社會生產力,為共享提供足夠的物質基礎。同時,馬克思還強調共享的社會總產品是由聯合勞動創造出來的,這就表明在當下中國我們要實現發展成果共享必須以人民共創為前提。具體說來︰

    一是要大力發展生產力,為實現共享奠定堅實物質基礎。從總體上看,我們仍是發展中國家,仍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就決定了我們要實現共享發展必須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因為在經濟資源匱乏的情況下刻意制造共享社會無異于空想社會主義。要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就必須在遵循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矛盾運動規律的前提下,通過全面深化改革實現勞動、資本、技術、知識等一切要素的活力競相迸發,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因素讓社會財富充分涌流。這樣,才能做大社會財富的“蛋糕”,才能創造出大量可供全體人民共同享用的社會總產品。正如馬克思所言,只有生產力水平提高了,才“可能保證一切社會成員有富足的和一天比一天充裕的物質生活”。[9](P299)另外,高度發達的生產力還可以保證人們有機會、有能力去享有社會生活的其他方面內容,從而使共享可以從單純的經濟領域擴展到政治、文化、生態等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能夠推動共享發展由低層次向高層次的躍升。

    二是要堅持人民共創,讓共創成為共享的前提。馬克思指出要實現社會總產品的共享還有一個前提條件就是聯合勞動生產,這就表明發展成果共享要以人民共創為前提。以共創作為共享的前提,一方面保證了享有原則的公平正義性;另一方面共創還應著眼于激發每一位社會成員的潛能,促進能力共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實踐一直十分強調人民共創的理論觀點,特別是在《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中明確提出了“人人參與、人人盡力、人人享有”的原則,這里的“人人參與”和“人人盡力”就是對共創的具體表達。可見,共享發展不是某一特殊群體的事業,而是全體社會成員的共同事業,它需要廣大人民群眾的共同努力,需要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讓一切創新能力進發,強調共同走向創新驅動,促進經濟轉型發展。同樣,人民共創不僅可以創造出大量的物質財富,還可以使每個社會成員的才華和潛能都得到了充分發揮和展現,從而實現了能力共享,這也成為共享發展的重要內容之一。

    第三,在共享的實現機制上,應當將馬克思按勞分配與按需分配的理論觀點轉化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享發展中分配制度改革的實踐策略。生產成果共享必然要依靠一定的分配形式和分配機制,馬克思提出了按勞分配與按需分配的分配制度。而當下我國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生產力發展水平還不高,使得我們必須發揮勞動、知識、技術、管理和資本等一切要素來發展生產力。此時在共享的實現機制上就不能單純地套用按勞分配或按需分配,而是要既有按需分配的理想目標,又要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現實策略。要將這種理想目標與現實策略融合,切實保障廣大勞動群眾能夠共享發展成果,必須在初次分配與再分配中協調好公平與效率的關系問題。具體說來︰

    一是形成市場化機制和效率導向的初次分配格局,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從初次分配來看,為激發市場活力,保證成果共享,就必須發揮市場與效率的作用。首先,要充分發揮市場在分配中的決定性作用,積極完善市場對要素貢獻的評價與分配機制。堅持從市場原則出發,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同時允許個人以知識、技術、管理等其他市場要素獲得相應的合法收益,而對那些以行政權力、不當競爭、行業壟斷等非市場性要素獲得的不法收益則要徹底取締。此外,還要合理控制不同市場要素在初次分配中所佔的比例,既不能差距過大也不能過小。差距過大將造成兩極分化,差距過小又會降低市場活力,這些都會制約共享的實現。其次,要提高勞動報酬比例,讓勞動者體面勞動、尊嚴生活。在市場經濟體制尚不健全的情況下,社會成果的分配往往存在著重資本輕勞動的現象,這就使得以勞動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收入群體收入普遍較低,從而難以共享經濟社會的發展成果,造成勞動人民“獲得感”不強。對此,在收入分配制度中應提高初次分配中勞動報酬的比例,讓更多的人可以通過誠實勞動、合法經營共享發展成果。

    二是形成政府調節和公平正義的再分配格局,以利益補償促進共享。由于市場本身具有無法克服的內在缺陷,因此,共享的實現還需充分發揮政府的再分配作用,要利用國家預算、轉移支付、社會保險和社會福利等手段進行調節,進一步保證社會享有的公平正義。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雖然得到顯著提高,但不可否認的是貧富差距依然存在甚至呈現逐步拉大之勢。如果任由這一狀況繼續下去,不僅共享發展無法實現,甚至還會威脅社會穩定和國家安全。而要想縮小利益鴻溝、平衡利益訴求、實現利益共享就必須充分發揮國家的宏觀調控功能,在以效率為原則的初次分配基礎上繼續實行再次分配。在再分配過程中,國家必須積極推動稅務體制改革,完善個人所得稅制度,對部分高收入群體加以必要限制,同時建立健全各種社會福利制度和利益補償機制,通過轉移支付對那些在初次分配中利益相對受損的群體給予相應的補償,從而緩解因收入差距和分配不公造成的不良影響。此外,還要加大公共事業投入,加強民生事業建設,在普惠性、均等化、可持續原則的指導下,努力實現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公共文化、生態保護等公共服務的全覆蓋。只有這樣,才能克服市場原則的弊端,使公平正義得到彰顯,確保共享發展落到實處。原文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 [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 [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 [4][英]亞當•斯密.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M].上卷.郭大力,王亞南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72. ?? [5]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 [6]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 [7]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 [8]《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輔導讀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 ?

作者︰ 劉洋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