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商品的界限

2018年02月28日 03:19:41 來源︰ 《哲學原理》2017年10期

    《資本論》的開篇“商品”問題是馬克思思想研究中的一個重要理論問題。《資本論》的邏輯開端之所以是“商品”,就是因為馬克思看到,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商品是資本主義社會財富的“元素形式”。馬克思說︰“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佔統治地位的社會的財富,表現為‘龐大的商品堆積’,單個的商品表現為這種財富的元素形式。因此,我們的研究就從分析商品開始。”ヾ根據馬克思的提示,由于“商品”是資本主義社會財富的“元素形式”,那麼我們對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分析也應該從商品開始。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曾經把一個管理得最好的國家比喻為一個人。試想一下,如果一個人的細胞壞掉了,那麼整個國家或社會也就不可避免地要壞掉了。能夠解救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避免“好細胞”轉化為“壞細胞”。因此,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甄別出什麼樣的細胞是好的細胞,什麼樣的細胞是壞的細胞。可見,商品的界限問題或者說什麼東西不能成為商品的問題,不僅僅是一個純粹的市場經濟的問題,還是一個關涉到現代社會命運的重大的政治問題。

    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中,凡是不能轉化為商品的物品都被視為無效的和無意義的,所有的物品都必須要通過市場這個中介來衡量自己的價值。有一些東西本來是金錢買不到的,但是現如今,這樣的東西卻不多了。今天,幾乎每樣東西都在待價而沽。正如桑德爾所指出的︰“我們生活在一個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可以拿來買賣的時代。”ゝ貨幣通過自由市場的中介源源不斷地向資本轉化,在資本增殖邏輯的支撐下,金錢或貨幣獲得了一種無所不能的強大購買力和超乎尋常的神秘力量。與前資本主義社會的市場運作方式不同,自由市場機制具有將勞動者及社會生產力從非經濟關系中解放出來的功能,同時承載著平等化和自由化的社會政治意義。毫無疑問,這些確實是自由市場經濟的進步之處。但是,自由市場經濟的逐利本性將會促使其膨脹為不加任何約束的、自由放任的市場經濟。市場經濟的自由放任直接表現為貨幣無所不能的強大購買力,表現為人類社會中的一切都必須在市場中確認自己的地位和價值。所有的物品都將成為商品,所有的一切都會沉浸到金錢的冰水當中。“商品”的界限問題在資本主義社會自由市場經濟及其意識形態中被抹殺了。在我們的時代,市場經濟已經逐漸“脫嵌”于現代社會,並凌駕于全社會之上,成為整個現代社會的原則,而這勢必將瓦解人類社會所擁有的公共善,最終導致現代社會的毀滅。

    一、勞動產品作為商品的界限

    亞里士多德在《政治學》中指出,廣場可以用來消磨閑暇的時光,而市場則可供我們交換各種生活必需品。確切地說,市場就是指商品買賣的地方。只有到了現代社會,市場才逐漸成為了一種資源配置的方式。表面上看來,市場似乎與道德無涉,它僅僅是市場經濟條件下的一種有效的資源配置的方式。商品交換是自由的,人們在市場進行商品買賣,也不能就據此區分人有高尚抑或卑鄙的偏好。但是,市場始終是同道德復雜地交織在一起的,它遠不像經濟學家們所假設的那樣是中性的。人們會不自覺地把市場經濟原則應用到其他生活領域,用商品買賣的方法去購買或償還本不應該成為商品的物品。也就是說,現代人逐漸把自己的全部生活領域都變成了市場。市場及其所倡導的價值觀主宰了一些本來應該屬于倫理道德所規範的生活場域,潛移默化地把一些值得人們關切的非市場價值觀徹底排除出去。市場始終在配置資源的過程中同時傳播著某種無形的價值觀——唯金錢至上的功利主義的價值觀。因此,商品的界限問題實質上是商品的道德邊界問題。我們必須認真思考這樣一個重大問題︰如何從道德或價值的角度在現代社會中重新確立商品或市場的邊界,從而約束金錢無限度的購買力,抵御人類生活世界的被殖民化。

    在《資本論》中,馬克思分析了商品的兩種構成方式︰勞動產品作為商品和勞動力作為商品。我們通常認為商品是用來交換的勞動產品。這一定義是從古典政治經濟學以來就形成的觀點,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希臘的亞里士多德。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商品首先是一個外界的對象,一個靠自己的屬性來滿足人的某種需要的物。這個物不是一個自然物,而是凝結了人類勞動的勞動產品。當這些勞動產品用來進行買賣的時候就成為了商品。勞動產品作為商品標志著商品的物的維度。此外,馬克思在《資本論》中還揭示了另外一種獨特的商品形式︰勞動力商品。在《資本論》中,馬克思認為,貨幣佔有者要把貨幣轉化為資本,就必須在市場上找到能夠自由出賣自己勞動力的工人。勞動力作為商品是一種特殊的商品,因為它是一種能生產出高于本身價值的商品。勞動力成為商品標志著商品的人的維度。馬克思關于商品構成的論述為我們探討商品的合理性邊界提供了邏輯思路,成為我們研究的切入點。從勞動產品作為商品的角度來看,究竟什麼樣的勞動產品不能成為商品?從勞動力作為商品來看,人的何種勞動行為不能成為商品?

    在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是拿金錢買不到的,一旦用金錢估價,它就失去了原本的價值和意義。這是一個眾人皆知的基本常識。“對生活中的各種好東西進行明碼標價,將會腐蝕它們。那是因為市場不僅在分配商品,而且還在表達和傳播人們針對所交易的商品的某些態度。”ゞ如果有些東西成為商品,可以通過金錢購買得到,就會腐蝕這些“好的東西”本身所承載的人類的美德和價值。那麼,究竟什麼樣的物品不能成為商品呢?

    第一類是與人本身以及其相關的物品不能成為商品。人口不能販賣,尤其是兒童不允許買賣。即便購買者善待兒童,這樣一種做法也是不允許的,因為這在傳達一種錯誤的人或兒童的評價方式。從歷史上看,奴隸制之所以駭人听聞,就在于它把人當做商品在市場明碼標價地買賣。我們譴責和聲討資本主義發展史上的黑奴買賣,原因也在于此。人體器官也不能進行買賣。在現代社會中,器官移植只能接受捐贈,而不能進行購買,買賣人體器官是一種違法的行為。延伸開來,有著強烈的人身屬性的私人物品成為商品雖然不被法律所禁止,但是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不恰當的。比如名人的私人信件成為被拍賣的對象,總會受到其家屬的抵制和抗議。人本身及其相關物品不能作為商品,是因為人是目的,而不是手段。把人作為商品是赤裸裸地直接把人商品化,把人貶低為物品。

    第二類物品不能成為商品是因為侵犯公民的基本權利。一旦健康、教育和公共安全等都通過市場買賣機制來配置的話,現代社會的不公平程度就會由于擁有財富的數量愈發凸顯出來。“如果富足的唯一優勢就是有能力購買游艇、跑車和歡度夢幻假期,那麼收入和財富的不平等也就並非很重要了。但是,隨著金錢最終可以買到的東西越來越多(政治影響力、良好的醫療保健、在一個安全的鄰里環境中而非犯罪猖獗的地區安家、進入精英學校而非三流學校讀書),收入和財富分配的重要性也就越發凸顯出來。”々這里面存在一個根本性的問題,那就是人與人之間日益擴大的是不平等。人生而平等,但在現實社會中始終是不平等的,關涉公民基本權利的事物成為商品則愈加加劇了人們之間的不平等。很顯然,一旦當金錢的購買力失去了應有的約束,當金錢不僅可以買到奢侈品,而且可以買到健康、教育和安全的時候,富足與否就變得至關重要。到那時,普通收入者的生活也會變得極為艱難,人們之間不平等也將會不可逆轉。

    第三類不能成為商品的物品是因為其涉及人類社會的基本價值。比如政治選票不允許買賣,因為它不是私人財產,而是公共責任的體現。買賣政治選票的做法本身會潛移默化地侵蝕公民的真實涵義,促使公民對自己本己職責和政治權利的淡化。桑德爾曾經討論過一個倒賣約塞米蒂國家公園露營地門票的例子。加利福尼亞的約塞米蒂國家公園每年都會吸引至少400萬名游客前來,其露營地門票一票難求。票販子開始倒賣約塞米蒂露營地門票。按照自由市場經濟的功利主義原則,就應當使那些最珍視露營體驗的人享用這些露營地,而珍視的程度應當根據人們付費的意願來定。這樣既符合了市場經濟的功利主義原則,把門票的價值最大化,另外也為社會提供了福利的最大化。然而,公眾對倒賣約塞米蒂露營地門票的行為十分憤怒。“國家公園不只是使用的對象或社會功利的來源。它們是有著自然奇觀和美景、值得人們欣賞甚至敬畏的地方。黃牛黨兜售這種地方的門票似乎是對美的一種褻瀆。”ぁ各種倒票行為之所以被打擊,各種票證之所以不能被炒作或倒賣,是因為它們會褻瀆人類社會的某種基本價值。無論這種價值是政治價值、審美價值抑或是其他。即使我們局限在自由市場經濟範圍內,也可以對倒票行為提出質疑。自由市場遠不像經濟學家們所鼓吹的那樣符合資源配置的功利主義原則,能夠促進社會的最大福祉,實現資源的最優配置。因為單純考量購買者的購買意願並不能證明購買者一定對物品最為珍視。顯而易見,市場價格不僅反映了購買者的購買意願,而且更重要的是,它還反映了購買者的購買能力。在現實生活中,那些坐在棒球場昂貴席位上的富人未必對棒球比賽有足夠的熱情,觀看比賽只是因為他們口袋里的錢足夠富裕,而一些最喜歡看棒球比賽的窮人則往往會由于付不起門票而不得不放棄這樣難得的機會。

    上述三類物品不能成為商品具有一個共同點︰這些物品一旦成為商品就會侵犯和腐蝕人類社會所具有的公共善。“如果生活中的一些物品被轉化為商品的話,那麼它們就會被腐蝕或貶低。”あ在桑德爾看來,如果我們把參加國會听證會、教皇的彌撒活動以及公共演唱會的門票當做純粹的商品,就會侮辱和貶低它們,也就是用一種錯誤的方式來評價它們。“我們時常把腐敗與非法所得聯系起來。然而,腐敗遠不只是指賄賂和非法支付。腐蝕一件物品或者一種社會慣例也是在貶低它,也就是以一種較低的評價方式而不是適合它的評價方式來對待它。”ぃ桑德爾之所以使用了“貶低”、“腐蝕”、“腐敗”這樣的字眼。是因為這些物品成為商品,意味著人類社會的某些基本價值遭到了破壞。

    二、勞動力作為商品的界限

    相對于勞動產品作為商品,勞動力成為商品是馬克思《資本論》獨特的貢獻。在商品流通中,貨幣是如何轉化為資本的?馬克思發現,要轉化為資本的貨幣的價值變化,不可能發生在這個貨幣本身上,因為貨幣作為購買手段和支付手段,只是實現它所購買或所支付的商品的價格。貨幣本身並不會在流通中發生價值的變化。“要從商品的消費中取得價值,我們的貨幣佔有者就必須幸運地在流通領域內即在市場上發現這樣一種商品,它的使用價值本身具有成為價值源泉的獨特屬性,因此,它的實際消費本身就是勞動的對象化,從而是價值的創造。貨幣佔有者在市場上找到了這樣一種獨特的商品,這就是勞動能力或勞動力。”い勞動力成為商品,是貨幣實現自身增殖的現實基礎。這一高于自身價值的價值就是剩余價值。馬克思由此揭示了剩余價值的生產過程。通過揭示剩余價值的生產,馬克思指出,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決不意味著自由和平等,而是意味著資產階級的階級剝削和奴役,進一步說,資本主義只是古代奴役關系的現代變種而已。

    其實,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就已經對商品的界限或者說“金錢不能買什麼”的問題作出了自己明確的回答︰金錢不能購買勞動力。在馬克思看來,勞動力不能商品化,它構成市場合理性的潛在界限。如果勞動力成為商品會導致兩個嚴重的後果︰一方面,勞動力成為商品意味著資本的增殖成為可能,資本主義社會奴役性的生產關系得以形成。資本之所以是資本,就在于其能“增殖自身”,而資本為了增殖自身,就必須與雇佣勞動之間處于支配與被支配的關系。這種支配關系構成了一種新型的生產關系。馬克思之所以說資本的出現開創了歷史,標志著社會生產過程的一個新時代,就是在這種意義上而言的。馬克思在反思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的意義時指出︰“資本顯然是關系,而且只能是生產關系。”ぅ這種生產關系是資產階級社會中佔統治地位的關系。整個資本主義社會分裂為兩個對立的階級︰資本家和工人。資本的增殖是通過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而實現的。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就是資本增殖的人格化表現。在封建制和奴隸制的社會形式中,剝削是顯而易見的。而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資本家對工人的剩余價值的榨取是隱而不現的。馬克思的《資本論》最核心的問題就是要揭示剩余價值是如何被創造出來的,這種剝削和奴役是如何從人們的視野中消失不見的。因此,勞動力成為商品的第一個後果就是導致了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關系——這一新型的奴役關系在現代社會中的形成。

    另一方面,勞動力一旦淪為市場上的商品,貨幣轉化為資本成為可能。資本增殖的邏輯決定著資本必然會無限度地實現自身的增殖,並且最終成為支配人們現實生活的形而上學主體。通過具體考察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馬克思發現,在資本主義社會中,人們之間的社會關系完全被商品與商品的交換關系所取代,人們之間似乎除了赤裸裸的物質利益和經濟往來之外,再沒有別的社會關系可言了。在此背景下,作為唯一可以通約一切商品的貨幣。就合乎邏輯地成為社會財富的一般代表,並日益受到人們的追逐。這就是貨幣拜物教的產生。因此,正像在宗教中人與神的關系被顛倒一樣,在貨幣拜物教中,人與貨幣的關系同樣被顛倒了。貨幣本來只是人們商品交換的中介,但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它卻獲得了獨立的形態,並蒙上了神秘的外觀,成為人們頂膜禮拜的東西。勞動力的商品化意味著現代社會的三重異化︰物化、物像化和拜物教。從人的本質來講,人的本質變成了物的本質,人的本質被物化了。從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來講,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變成了物與物之間的關系,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被物像化了。從整個社會的角度來講,現代社會形成了商品、貨幣和資本三大拜物教,以“非神聖形象”取代了上帝這一“神聖形象”。因此,勞動力成為商品的第二個後果就是造成了人的本質的物化以及整個社會的拜物教狀態。

    勞動力成為商品和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形成在本質上是關聯在一起的。否定勞動力成為商品也就意味著否定資本主義社會本身。如果我們在資本主義社會框架下重新思考勞動力這一商品形式,就會發現勞動力作為商品遠比勞動產品作為商品更為復雜。相對于馬克思所揭示的勞動力成為商品的意義,在現代社會中勞動力作為商品還具有另外一個重要意義。勞動力成為商品直接表明人的勞動行為成為商品。人們出賣自己的勞動力實際上就是在出賣自己的勞動行為。只要是人的勞動行為成為商品,就會出現人的行為是否合法或者是否符合道德的問題。按照市場經濟的原則,人們可以自由地為了功利的目的出賣自己的任何勞動行為。但是,如果人們為了獲取利益,就能夠任意出賣自己的任何勞動行為,而完全不顧及這種勞動行為的正當性嗎?人的勞動行為成為商品意味著市場經濟的原則直接侵入到了人們的生活領域。桑德爾說︰“在過去30年里,市場和市場價值觀漸漸地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主宰了我們的生活。但是需要強調的是,我們深陷此種境地,並不是我們審慎選擇的結果,它幾乎像是突然降臨到我們身上似的。”う買賣的邏輯不再只適用于各種商品,而是越來越主宰著我們的整個生活。替人排隊、找人代孕、雇人道歉、代人考試和寫作業以及找人替代自己回家看望自己的父母,這些多半是聞所未聞的做法,卻在今天成為一種生活常態。人們一開始頂多是驚訝,漸漸習以為常。有些人甚至還歡欣鼓舞地認為這是市場經濟的創新。

    人們在市場上自由地出賣自己的勞動力,首先考慮的是勞動力的商品價格。人們很少去關心自己在出賣勞動力之後所從事的是何種勞動行為,以及這種勞動行為是否符合人們基本的道德規範,是否會腐蝕人類社會的美德和價值。在人們眼中,薪酬的高低是自己價值的體現,對自己來說是最為重要的事情。即使人們考慮自己將來要從事的勞動行為,也僅僅關心是否違法。人們萬萬不會將自己出賣勞動力的行為和是否符合道德規範聯系起來。市場經濟所謂的公平交易掩蓋了這一切。在美國替人排隊的生意中,很多人想看演出、想參加國會的听證會、想參加美國最高法院的口頭辯論听證會,但是卻沒有時間排隊,只能雇佣排隊公司去排隊。替人排隊起初看上去只是一種稍微有點怪異的做法,在自由市場經濟中,它從根本上講卻是一種本分且正當的工作。如果這些行為讓人僅僅感到一種新奇或怪異,而不大能感受到不公正。一旦這種替人排隊的業務滲入到教育、醫療等與人基本權利相關的領域時,不公正感就會隨之而來。替人排隊的業務在北京的頂級醫院里也已經成為一種司空見慣的現象。于是,就滋生了黃牛黨倒賣門診號的行為。他們雇人排隊掛號,然後再把掛號單以高昂的價格轉手。“不管誰從這種供不應求中獲利,是黃牛黨抑或是醫院,通往風濕免疫科的快速通道都給我們提出了一個更為基本的問題︰難道僅因為一些患者支付得起額外加價,他們就可以插隊看病嗎?”(11)替人排隊的問題在就醫的過程中得到了凸顯,這明顯讓人感到金錢無限度的購買力導致了一種新的不平等。但是,作為替人排隊的雇佣勞動者並不會去反省他替人排隊是否侵害了社會的公平和正義。

    三、符號作為商品的界限

    在《資本論》第一卷中,馬克思揭示出了資本增殖的邏輯公式︰G-W-G′。公式中的“W”(商品)是資本增殖的中介。作為資本增殖中介的“W”指的並非僅僅是一種商品,在《資本論》第二卷中,馬克思指出“W”實際上是指商品的生產過程“W…P…W′”。而這恰恰是資本增殖邏輯的關鍵所在。實際上,無論是勞動產品作為商品,還是勞動力作為商品,兩者都是由具體的物質承擔者成為商品。但是,在現代社會中,“W”逐漸出現了虛擬化和符號化的傾向。20世紀70年代以來,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逐漸發生了一系列深刻的變化,即資本主義經濟日益“金融化”。所謂金融化,就是指資本的增殖可以與實體經濟運動隔離開來,以龐大的金融網絡體系為中介,形成一個獨立的財富增殖王國。在早期的工業資本主義階段,金融資本是和實體經濟(制造業等)聯系在一起的,是為其服務的。而現今的金融資本不再僅僅為實體經濟融資,更多地是在為自身“融資”,它可以擺脫實體經濟,實現自己的獨立增殖。它已經由過去金融資本與實體經濟的雙向度依賴關系,轉變為實體經濟依賴于金融資本而金融資本無需依賴實體經濟的單向度依賴關系。金融資本已經成為我們這個時代資本最主要的表現形態。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完全可以把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稱為“金融資本主義”。

    隨著金融資本主義的興起,“G-W…P…W′-G′”逐步被簡化成“G-W-G′”,並且其中的“W”逐漸被虛擬化,直到直接出現“G-G′”的資本增殖模式。從資本增殖的公式來看,早期資本主義社會作為工業資本主義,其資本增殖的公式是︰G-W…P…W-G′,而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作為金融資本主義,其資本增殖的公式則體現為︰G-G′。實際上,“G-G′”的資本增殖模式並不是取消了“W”,而是商品成為了符號,商品被徹底虛擬化了。現代社會上流行的“傳銷”模式,就是資本增殖的中介“W”被虛擬化的表現。對于傳銷而言,傳銷的東西是什麼是無所謂的,它只具有符號性的意義。符號成為商品最為集中的體現就是貨幣成為商品。在金融市場上,證券、股票、基金、期貨等眾多虛擬的金融產品,通過其自身運動,獲得了特有的能帶來巨額財富的機會。金融投機被幻象成為人們獲取財富乃至一夜暴富的最佳途徑。甚至連從事實體經濟的企業也轉移資本運作,把資本集中投放在獲利更高的放貸、股市投機等短期收益上。

    因此,金融資本增殖的公式“G-G′”實際上是“G-G(W)-G′”。貨幣成為了商品,具體表現為金融市場上的各種金融產品和衍生品。貨幣作為商品意味著符號作為商品。我們知道,貨幣是固定承擔一般等價物的商品,是商品價值的表現形式。貨幣在執行價值尺度的職能時,只是想象的或觀念的貨幣。貨幣從金銀到紙幣,再到數字,貨幣被徹底符號化了。在《資本論》第三卷中,馬克思分析了虛擬資本(貨幣作為商品)的四種存在形式︰第一種是國債。無論國債券出售的交易反復進行多少次,國債的資本仍然是純粹的虛擬資本。一旦債券不能賣出,這個資本的假象就會消失。第二種是有價證券。這種債券被當做代表這種資本的所有權證書。即使在債券——有價證券——不像國債那樣代表純粹幻想的資本的地方,這種債券的資本價值也純粹是幻想的。第三種是股票。雖然股票代表現實資本,但股票不過是對這個資本所實現的剩余價值的一個相應部分的所有權證書。四是借貸貨幣資本。即使是假定借貸資本存在的形式只是現實貨幣即金或銀的形式,只是以自己的物質充當價值尺度的商品的形式,那麼,這個貨幣資本的相當大的一部分也必然只是虛擬的,也就是說,完全像價值符號一樣,只是價值的權利證書。這些“貨幣資本”或“貨幣商品”的最大部分純粹是虛擬的,其本質就是符號成為了商品。虛擬資本所實現的收益就是通常我們所謂的“錢能生錢”,這種資本增殖的方式並不能創造財富,而只不過是實現了財富在所有者之間的轉移。因此,這種所謂資本的增殖只是財富增長的幻像。馬克思深刻地指出︰在虛擬資本那里,“和資本的現實增殖過程的一切聯系就徹底消滅干淨了。資本是一個自行增殖的自動機的觀念就牢固樹立起來了”(12)。

    貨幣作為商品必須被限定在合理的範圍內,一旦被放大,就會變成脫韁的野馬,對現代社會造成極其嚴重的危害。在金融資本主義的條件下,金融體系創造出了一種新的、魔術般的商品——符號(貨幣)商品,貨幣循環成為了一個資本增殖的過程。在此循環中,僅用貨幣本身就能制造出貨幣來,而無需實際生產的介入。在這種虛擬的“新經濟”中,資本炮制了一種幻覺,仿佛它可以在沒有勞動介入的情況下自我繁榮。人們不再把辛勤勞動當做美德,而是把資本的投機當做能力的展現。整個社會處于一種欲望的癲狂之中。“幻像所展示的,並非這樣一個場景,在那里,我們的欲望得到了實現,獲得了充分的滿足。恰恰相反,幻像所實現的,所展示的,只是欲望本身。”(13)貨幣作為商品,就是用錢來套取更多的錢。在金融資本增殖邏輯的支配下,如今的許多投資銀行家大多成為了沒有國家概念、沒有道德底線、也無所謂社會責任的人。金融資本主義已經不再需要傳統意義上的“勤勞和努力”等美德了,它的“美德”是“機會主義”。

    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商品生產僅僅是賺錢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從“G-W…P…W′-G′”簡化為或者蛻化為“G-G′”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發展的必然結果。“以實在貨幣為起點和終點的流通形式G-G′,最明白地表示出資本主義生產的動機就是賺錢。生產過程只是為了賺錢而不可缺少的中間環節,只是為了賺錢而必須干的倒霉事。[因此,一切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國家,都周期地患一種狂想病,企圖不用生產過程作中介而賺到錢。]”(14)金融資本主義把這一增殖方式的“狂想病”推向了極致。在金融化浪潮的席卷之下,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出現了“去工業化”的浪潮,甚至極端地認為一國經濟即使沒有制造業也照樣繁榮興旺,從而不僅把金融化幻像為財富生成的根本增長點,並且把通過金融化實現財富增長的模式幻像為社會進步和文明的標志。現代社會的生產遭到了這種“增殖模式”的嚴重破壞。“資本主義已經發展到這樣的程度,商品生產雖然依舊‘佔統治地位’,依舊被看做全部經濟的基礎,但實際上已經被破壞了,大部分利潤都被那些干金融勾當的‘天才’拿去了。這種金融勾當和欺騙行為的基礎是生產社會化,人類歷經艱辛所達到的生產社會化這一巨大進步,卻造福于……投機者。”(15)生產是一個社會發展的根本,生產社會化是現代社會最為重大的進步,但是現在卻面臨著被瓦解和摧毀的危險。鮑德里亞指出︰“生產內容的所有目的性都被摧毀了,這使得生產可以像代碼一樣運轉,比如像貨幣符號一樣逃進無限的投機中,脫離生產真實的寫照,甚至脫離金本位制的參照。”(16)金融資本最本己的使命是為實體經濟融資,推進實體經濟的發展,而現在卻走向了自己原初使命的反面。貨幣作為商品的界限就在于恪守推動實體經濟發展的職能,而不是制造財富增殖的幻像。

    為了滿足資本增殖的需要,資本主義社會總是最大限度地拓展資本增殖的空間。從商品的角度來看,一切物品都待價而沽,從貨幣的角度來看,金錢具備了無限度的購買能力。在前資本主義社會里,商品經濟在整個社會中處于從屬的地位,所以貨幣在市場上並不能夠購買一切,它只是部分財富的代表。可以說,在傳統社會中,人們更加注重的是政治權力而非經濟權力。但到了資本主義社會,市場經濟逐漸佔據了社會的主導地位,“市場必勝論”已然成為主宰現代人的隱性的意識形態,它最終促使人們喪失了對“金錢不能買什麼”這個基本問題的反省能力。現今的資本主義似乎絲毫不關心貨幣的無度購買力對社會正義的侵蝕。它不僅通過不斷開拓國內外市場來獲取更多的貨幣,而且把人類的所有一切都變成了商品,變成了資本增殖的中介。為了想獲得更多的貨幣財富,現代人變得更加短見,總想通過短期投機而一夜暴富,在金融資本主義的催逼下,當代資本主義已經變成了名副其實的“賭場資本主義”。

    現代社會的市場規則與道德規範之間出現了嚴重脫節。金融危機表明,市場決不像自由主義者所幻想的那樣是在不斷地建構公共善,恰恰相反,它是在丑陋地助長私人的欲望和貪婪,驅使人們進行不負責任的冒險。在桑德爾看來,“市場必勝論”的真正危害不僅在于助長人們的貪婪和欲望,而且更在于它徹底侵入了人們的全部生活領域。“市場和市場導向的觀念向傳統上由非市場規範所統轄的生活領域的入侵,乃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重大的發展之一。”(17)資產階級經濟學家們——從古典政治經濟學家一直到現代經濟學家都力圖通過促進市場的全面自由化來實現資本最大限度的增殖。由于他們僅僅站在資產階級利益的立場上,不僅不會觸及到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系,也不太會關注和考慮經濟與正義之間的關系問題,道德和價值被排除在經濟研究領域之外。在古典時期(古希臘、古羅馬)和經院哲學時期,關于經濟學的論述實際上是道德哲學的一部分,經濟學最初關注的是如何將倫理原則運用到經濟生活中。而現代經濟學的研究已經發生了嚴重的蛻化,淪落為一種純粹的經濟增長理論。經濟學應該被重新納入到道德哲學研究的框架下思考,經濟生活應該有更高的理想和目標。

    桑德爾雖然探討了商品的界限問題,但也僅僅是從道德的角度進行了思考。從馬克思的立場來看,“金錢不能買什麼”的商品的界限問題必須訴諸到對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通盤考量上來。馬克思並沒有像桑德爾那樣著力于從道德的角度劃定貨幣購買的邊界,而是將理論思考的重心置換為對“貨幣轉化為資本”的考察。要真正破解貨幣顛倒黑白的神秘力量,化解它無所不能的強大購買力,就必須破解資本主義社會的本質性秘密。市場經濟的任意沖動行事直接體現為金錢無限度的購買力,貨幣無所不能的強大購買力正是奠基于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土壤。金錢的無限度購買力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必然邏輯,或者是資本增殖邏輯的根本性要求。在馬克思看來,只有瓦解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中貨幣向資本轉化的內在邏輯,才能使得貨幣重新回歸執行交換中介的職能,進而規避它對人類社會生活方方面面的侵蝕。

    可是,問題在于資本增殖的邏輯是現代社會發展的原動力,市場經濟是人類社會迄今為止最為有效的資源配置方式,這是我們在現代性語境下,探討商品界限的現實前提。因此,瓦解資本的邏輯固然是徹底解決商品合理性問題的最佳道路,但是由于我們不想放棄或者至少在短時間內無法放棄資本增殖這一現代社會發展的原動力,所以我們只能選擇對資本、商品和市場進行規訓。其實,亞當•斯密在提出自由市場經濟觀念的時候,對市場經濟本身進行了雙重限制。市場經濟不僅是自由市場經濟(《國富論》),還是道德經濟(《道德情操論》)和法制經濟(《法律、警察、歲入及軍備講演錄》)。而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現時代的人們越來越忘記了對市場經濟的規訓和馴服。我們探討“金錢不能買什麼”的商品界限問題,就是試圖從商品的視角對市場進行規訓,為自由市場經濟“立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雖然主張市場作為基礎性的資源配置模式,但最終還是要達到共同富裕的社會主義價值目標。這就要求我們在發展市場經濟的過程中始終規避金錢對生活的過度侵蝕,堅守資本、商品和市場的合理性邊界,保障自由市場經濟的良序發展。

    注釋︰

    ヾ《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7頁。

    ゝ桑德爾︰《金錢不能買什麼︰金錢與公正的正面交鋒》,鄧正來譯,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第XII頁。

    ゞ桑德爾︰《金錢不能買什麼︰金錢與公正的正面交鋒》,鄧正來譯,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第XVI頁。

    々桑德爾︰《金錢不能買什麼︰金錢與公正的正面交鋒》,鄧正來譯,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第XVI頁。

    ぁ桑德爾︰《金錢不能買什麼︰金錢與公正的正面交鋒》,鄧正來譯,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第26頁。

    あ桑德爾︰《金錢不能買什麼︰金錢與公正的正面交鋒》,鄧正來譯,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第XVIII頁。

    ぃ桑德爾︰《金錢不能買什麼︰金錢與公正的正面交鋒》,鄧正來譯,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第23頁。

    い《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94-195頁。

    ぅ《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10頁。

    う桑德爾︰《金錢不能買什麼︰金錢與公正的正面交鋒》,鄧正來譯,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第XII頁。

    (11)桑德爾︰《金錢不能買什麼︰金錢與公正的正面交鋒》,鄧正來譯,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第12-13頁。

    (1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29頁。

    (13)斯拉沃熱•齊澤克︰《斜目而視︰透過通俗文化看拉康》,季廣茂譯,浙江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第9頁。

    (14)《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7-68頁。

    (15)《列寧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594頁。

    (16)鮑德里亞︰《象征交換與死亡》,車槿山譯,譯林出版社2009年版,第4頁。

    (17)桑德爾︰《金錢不能買什麼︰金錢與公正的正面交鋒》,鄧正來譯,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第XIV頁。

作者︰ 王慶豐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