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黨的建設  

陳雲關于思想建黨的理論探析及其現實意義

2018年03月09日 02:44:03 來源︰ 《中國共產黨》2017年02期

    在思想上建黨是馬克思主義的重要建黨原則,是中國共產黨建黨的根本性措施和建黨實踐的科學總結。它是指“用馬克思主義理論和工人階級的世界觀教育、武裝全體黨員,統一全黨的思想,不斷用馬克思主義思想克服和改造各種非馬克思主義思想,永葆黨的工人階級先鋒隊性質”。[1]在新的歷史時期,習近平總書記把中國共產黨這一重要的建黨思想概括為“思想建黨”,並指出新時期全面從嚴治黨,要“堅持思想建黨和制度治黨緊密結合”。[2]陳雲作為黨的第一代和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長期承擔黨的組織工作,在思想建黨方面做過深入的理論思考,全面系統地梳理他這方面的思想,對新形勢下全面從嚴治黨具有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一、思想建黨是“黨的建設上的根本問題”

    思想建黨作為馬克思主義的建黨原則對中國共產黨而言具有特殊重大的意義。自從中國共產黨開始探索農村包圍城市的革命道路,農民和小資產階級出身的黨員比例急速增長,如何保持黨的無產階級先進性成為中國共產黨人思索的重大問題。在1937年擔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期間,陳雲承擔“大量發展黨員”這一重大而緊迫的任務。短時間內黨員數量急劇膨脹。盡管新加入的黨員具有追求真理、願意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的理想,但許多人仍帶有濃厚的非無產階級的思想和習慣,影響了黨的組織性和紀律性。針對這一問題,陳雲在《怎樣做一個革命者》《為什麼要開除劉立功的黨籍》《怎樣做一個共產黨員》等報告和著作中深入闡發了思想建黨問題,指明了黨在革命時期進行思想建黨的極端重要性和必要性。

    首先,確保黨的成分純潔性必須堅持思想建黨。陳雲認為,中國共產黨成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的重要條件之一,就是確保黨的成分的純潔。而這要求所有黨員必須“放棄自己原有的非無產階級的、非共產主義的立場”,“牢固地確立一切黨員都必須為無產階級的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身的思想”。[3](P39)其次,中國的特殊國情和黨情決定必須堅持思想建黨。陳雲清醒地認識到,要把這樣一個政黨建成具有戰斗力和先進性的無產階級政黨,就必須進行思想教育,堅持思想建黨。再次,中國共產黨要始終保持戰斗力、取得革命勝利,必須堅持思想建黨。陳雲認為,中國革命要經歷長期艱苦的斗爭,革命者必須歷經艱難困苦,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價,這要求黨員具有堅定的共產主義信念和不怕犧牲、不怕困難和奮斗到底的決心,這必須通過思想教育才能培養起來。他在回顧新民主主義取得勝利的歷史過程時指出,“我們用共產主義思想教育黨員和群眾中的先進分子,才使黨始終有戰斗力,使革命取得了勝利”。[3](P297)

    改革開放後,世情國情發生深刻變化,具有高度政治敏銳性的陳雲意識到新時期進一步加強思想建黨的極端重要性和緊迫性。他首先強調,執政黨的黨風“關系到黨的生死存亡”,思想建黨是“黨的建設上的根本問題”。陳雲敏銳地察覺到,在改革開放的背景下,黨的建設面對的客觀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正是對黨情變化的深刻洞悉,陳雲提出了“執政黨的黨風問題是有關黨的生死存亡的問題”的著名論斷。他甚至提出,如果不能正確引導青年,“會亡黨亡國的”。因此,他認為,加強共產黨員的黨性教育和自覺遵守黨的紀律的教育,提高共產黨員的素質,“是黨的建設上的一個根本問題”。其次,思想建黨是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關鍵,關系到改革成敗。精神文明建設的關鍵是“搞好執政黨的黨風,提高共產黨員的黨性覺悟,堅定地保持共產主義的純潔性。要同一切違反共產主義理想的錯誤言行,進行堅決斗爭”。[3](P294)盡管經濟改革在堅持生產資料公有制為主體的前提下為經濟松綁,但黨性原則和黨的紀律不存在“松綁”問題,否則,我們的改革開放就會失去保障,就會搞不好。

    二、加強黨性教育、理論教育和紀律教育,抵制各種錯誤思想治黨

    如何開展思想建黨,是長期承擔黨的組織工作的陳雲思考的又一重要問題。他對思想建黨的內容與方式方法進行了全面深入的探索。他認為,思想建黨首先要加強黨性教育,使黨員成為“服從組織和願意將自己全部貢獻給黨的事業——共產主義事業的人”,[3](P34)確保從思想上入黨。對借助個性抵制黨性的小資產階級思想,陳雲予以堅決的回擊,他說︰“要使人們了解,沒有黨就沒有個人,只有在黨性建立之後,個性才有可能建立與發展。每個黨員必須具有隨時準備為黨犧牲的決心,這是黨員是否合格的標準。”[3](P155)其次,必須開展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陳雲認為,對于一個共產黨員,僅僅確立共產主義信仰是不夠的。中國的革命環境和革命運動異常復雜,革命事業極具艱辛,在這種背景下中國共產黨要能夠領導革命並取得勝利,必須有科學的、革命的理論為指導,“有了革命的理論,才能從復雜萬分的事情中弄出一個頭緒,從不斷變化的運動中找出一個方向來,才能把革命的工作做好”。[3](P49)這個革命的理論就是指導全世界無產階級革命的馬克思主義。每個黨員都是完成黨的任務的一分子。因此,不僅黨的個別領導人而且所有的黨員都必須用馬克思主義來武裝自己的頭腦。因此,所有黨員必須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再次,必須強調黨的紀律教育。紀律教育實質是教育黨員嚴守黨的紀律。陳雲把嚴守黨的紀律的重要性提高到關系“亡黨亡國亡頭”的高度。紀律教育的目標是使黨員了解為什麼要遵守紀律,怎樣做才是遵守紀律,什麼事是違反紀律,最終達到使所有黨員,使所有的黨組織,都要遵守紀律。第四,思想建黨必須堅持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方法。陳雲認為,通過批評和自我批評開展黨內思想斗爭是思想建黨的重要方式方法。他指出,“黨內斗爭主要是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這是共產黨員學習的寶貴武器,虛心地接受黨的批評是一個黨員進步的必要條件,只有如此,才能把黨的事業不斷推向前進,我們才能不可戰勝。當黨成為執政黨時,則更加要注重自我批評,否則,“犯了錯誤會更直接更嚴重地損害群眾利益”。[3](P100)

    改革開放後,陳雲提出並回答了在新時期如何進一步加強思想建黨的問題。首先,要加強共產主義思想教育和四項基本原則的宣傳。陳雲指出,在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中,資產階級的拜金主義、享樂主義、極端個人主義人生觀開始腐蝕一些共產黨員,他們遺忘了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的理想,丟掉了為人民服務的宗旨,為了一己私利,不管黨和國家的利益,無所顧忌地干違法亂紀的勾當。對此,“應當把共產主義思想的教育、四項基本原則的宣傳,作為思想政治工作的中心內容。這種宣傳教育不能有絲毫減弱,還要大大加強”。[3](P297)其次,要加強社會主義優越性教育。對外開放是一把雙刃劍,它一方面有利于吸收和利用國外先進的科學技術和管理經驗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但另一方面也導致資本主義意識形態乘機進入我國社會,使一些人開始質疑馬克思主義,質疑社會主義,“以為中國就不如外國,社會主義就不如資本主義,馬克思主義就不靈了”。[3](P288)因此,有必要展開社會主義優越性教育,使他們意識到社會主義在經濟上落後是由客觀歷史原因導致的暫時現象,社會主義作為一種先進制度最終戰勝並取代資本主義客觀趨勢是不可逆轉的。再次,警惕資本主義腐朽思想和作風的入侵,抵制和清除各種丑惡思想和行為。陳雲指出,在對外開放中,資本主義腐朽思想和作風不可避免地侵入進來,它腐蝕我們的黨員干部和人民群眾,危害社會主義事業。我們對此要保持清醒的認識和高度的警惕,堅決抵制,正面回擊,除惡務盡。“如果我們各級黨委,我們的黨員特別是老干部,對此有清醒的認識,高度的警惕,有針對性地進行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的教育,那麼資本主義思想的侵入並不可怕。我們相信,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的真理,一定會戰勝資本主義腐朽思想和作風的侵蝕”。[3](P300-301)第四,加強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陳雲指出,中國共產黨人在革命時期就強調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毛澤東還親自囑咐他學習哲學。正是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國共產黨堅持學哲學、用哲學,才能夠正確領導中國革命,並最終取得勝利。改革開放後,我們黨處于執政地位,面臨的情況更復雜了,要使我們的事業不出現偏差,領導干部的思想方法就要搞對頭,就要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因此,“全黨仍然面臨著學會運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立場、觀點、方法分析和解決問題這項最迫切的任務”。[3](P312)

    三、堅持思想建黨與制度治黨“兩手抓”,把思想建黨落實于制度治黨

    陳雲在任何時期都強調把思想建黨放在首要地位,但他認為僅靠思想建黨是不夠的,還需要制度治黨的配合,尤其著重把思想建黨落實于制度之中。因此,他對制度治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思想建黨與制度治黨的緊密關系進行了深入探討。

    首先,制度治黨與思想建黨同等重要,必須堅持“兩手抓”。在黨的建設問題上,陳雲常提出制度治黨和思想建黨“兩手抓”的觀點。他指出︰“各級黨委只有在抓物質文明建設的同時,抓精神文明建設;在抓思想政治工作的同時,嚴肅黨紀、政紀,黨風才能根本好轉。”[3](P302)他還說︰“我們要嚴守黨的制度和黨規黨法,發揚黨的優良作風,那黨就有保證了。靠別的,我看都靠不住,要靠我們自己。”[3](P216)其次,思想建黨需先行,制度治黨是底線、是保證。針對黨內出現破壞革命、危害黨的事業的人,陳雲依然堅持嚴肅的思想教育和組織審查先行,最後才采取開除出黨以至法辦的方式。制度治黨是黨的思想建設及其他方面建設的有力保障。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黨內出現了生動活潑的政治局面,時任中紀委第一書記的陳雲把中紀委的基本任務確定為“維護黨規黨法,整頓黨風”。再次,制度治黨需要思想建黨做保障。制度的有效運行需要人來完成。陳雲在講到建立健全黨的紀檢部門時,提出要把黨的紀檢隊伍本身的干部選好、用好。而選好紀檢干部和做好紀檢干部的標準就是黨性修養,他說︰“應當是有堅強的黨性,有一股正氣的人;應當是能夠堅持原則,敢于同黨內各種不正之風和一切違法亂紀行為作堅決斗爭的人;而不應當是在原則問題上‘和稀泥’,做和事佬、老好人的人。”[3](P279)

    陳雲在處理思想建黨和制度治黨的關系上,其突出貢獻表現在把思想建黨落實到制度治黨上。首先,從入黨程序上落實思想建黨。在入黨程序上設立候補期(即現在的預備期),他指出,“候補期的作用是教育和考察”,即“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提高他們的政治認識到黨員的水平,分配他們一定的工作,在工作中教育他們”。[3](P41)不僅黨組織要對預備黨員進行思想教育,而且入黨介紹人必須承擔教育責任,最後根據教育和考察的結果來判斷是否符合正式黨員的標準。其次,從黨的干部選拔制度上落實思想建黨。陳雲把選拔干部的首要標準定為“忠實于無產階級事業,忠實于黨”,[3](P120)而“忠實”就是指革命利益高于一切,為黨的事業犧牲個人的一切。在選任干部時,陳雲強調“德才並重,以德為主”。這里的“德”並不是泛泛而論日常生活道德,而是主要應看其在完成任務中的表現,即在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完成黨的任務過程中表現出來的精神狀態和思想狀態。再次,從組織制度上落實思想建黨。黨支部的主要職責是進行思想教育。支部教育黨員首先要著重于共產主義理想教育,使之樹立科學的、革命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在支部組織生活會中,要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督促黨員遵從黨的紀律,克服各種脫離黨的理論、政策、黨規、黨法等錯誤傾向。因此,陳雲說︰“支部是教育黨員的學校。”第四,通過建立健全輿論監督制度強化思想建黨。面對改革開放過程中出現的資產階級腐朽、錯誤的思想污染青年的現象,陳雲指出,一方面要對他們展開思想政治教育,另一方面要樹立中央宣傳部的權威,加強對電台、電視台、報紙和文藝的監管,充分發揮黨對社會輿論和價值觀的引領作用。另外,陳雲在關于把思想建黨落實到制度治黨方面還提出開展黨內思想斗爭必須遵循黨章的規定和采取合法手續,把黨的民主集中制的組織原則落實于制度等思想。

    四、陳雲思想建黨理論探析的現實意義

    陳雲把馬克思主義的建黨原則與中國共產黨建黨實際結合起來,深刻地闡明思想建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全面地總結了思想建黨的主要內容和重要措施,明確了思想建黨與制度治黨的內在關聯。陳雲的思想建黨理論不僅在馬克思主義黨建思想史上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而且在指導新時期黨建實踐方面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首先,思想建黨是中國共產黨必須長期堅持的重要建黨原則和根本性措施。不管是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還是在社會主義改造、建設和改革時期,陳雲始終堅持思想建黨。在新時期,堅持思想建黨不僅是保持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保持黨的戰斗力的必然要求,而且是應對當前黨面臨的現實問題的根本性措施。當前,一些黨員干部在理想信念上出現了迷茫、困惑甚至動搖、蛻變,黨性弱化;一些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戰斗力不強;一些地方和單位“四風”問題嚴重,潛規則盛行,政治生態和社會環境受到污染,這些現實問題嚴重影響和考驗著黨的執政能力。因此,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新時期要全面從嚴治黨,要堅持思想建黨和制度治黨緊密結合。在這個問題上,社會上存在一些不一致的聲音,質疑甚至否定思想建黨的價值和意義,我們對此應當加以堅決駁斥,始終堅持思想建黨。

    二是堅持馬克思主義信仰與本領相統一,堅持內在理想信念與外在行為規範相統一。陳雲始終強調把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和用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實踐的本領相結合,把共產黨員的內在的理想信念與外在的行為規範相統一,作為衡量共產黨員的標準。當前,部分領導干部不信馬列信鬼神,人格分裂,知行分離,嚴重影響黨的凝聚力、戰斗力,干擾黨的執政能力。習近平總書記一再強調理想信念的極端重要性,指出它是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行程萬里,不忘初心,革命理想教育要堅持下去。作為共產黨員,空有理想信念是不夠的,面對當前一些黨員干部存在的“本領恐慌”,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不斷加強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習,不斷提高自身綜合素質能力,實現馬克思主義信仰與本領的辯證統一。面對當前一些地方黨內政治生活存在的問題,除了加強革命理想教育之外,還必須嚴肅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做到革命意識與行動的統一。

    三是把思想建黨與制度治黨結合起來,用制度治黨來保證思想建黨。陳雲較早地意識到了僅靠思想建黨是不夠的,還需要制度治黨的配合,尤其要把思想建黨落實于制度之中。當前,“黨面臨的最大威脅是就是腐敗”,[4]導致腐敗的主要原因是一部分黨員干部理想信念不堅定,但也存在制度不完善的地方。因此,習近平總書記從全面從嚴治黨的高度提出把思想建黨與制度治黨緊密結合起來,堅持思想建黨與制度治黨“兩手抓”,兩手都要硬。原文參考文獻︰? [1]秋石.論在思想上建黨[J].求是,2002,(12). ?? [2]習近平.在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總結大會上的重要講話[N].人民日報,2014-10-09(2). ?? [3]陳雲論黨的建設[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5. ?

作者︰ 李基禮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