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黨的建設  

從三個維度看黨的執政話語塑造

2018年03月09日 02:51:28 來源︰ 《中國共產黨》2016年05期

    執政話語體系形成于政黨執政過程中,執政話語體系創新既是執政實踐的要求,也是對執政規律的自覺把握。執政話語既是政黨實踐活動的客觀反映,又通過觀念體系幫助群眾進行認知,形成觀念自覺。要塑造執政話語的良好形象,就要提高執政話語的科學化、大眾化、國際化水平,提高執政話語對社會的影響力。

    一、科學化方面︰將執政經驗提煉為執政規律,推動執政話語創新

    執政話語體系的科學化水平要建立在對執政歷史經驗的系統總結基礎上。知歷史方知興替,中國共產黨以求真務實而生,以善于總結經驗而存。1965年7月26日,毛主席在接見從海外歸來的李宗仁夫婦和他的機要秘書程思遠時說,“我是靠總結經驗吃飯的。”毛主席告訴程思遠︰“以前我們人民解放軍打仗,在每個戰役後,總來一次總結,吸取過去正反兩方面的經驗。發揚優點,克服缺點,然後輕裝上陣,繼續前進,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終于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句“我是靠總結經驗吃飯的”,生動而形象地揭示了以毛澤東為代表的老一輩中國共產黨人打江山、搞建設的最基本的領導方法。執政話語體系也要善于總結過去的經驗,清源正本,激濁揚清,開掘新的方向。

    1981年6月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了《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決議對新中國成立32年來的一系列重大歷史問題和經驗教訓作出了正確結論和科學總結,實事求是地評價和肯定了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充分論述了毛澤東思想作為黨的指導思想的偉大意義。“決議”的通過,標志著黨在指導思想上的撥亂反正任務的勝利完成,“文化大革命”時期及其以前被嚴重搞亂的社會關系得到調整,大量歷史遺留問題得到妥善解決,這些工作的完成,對于調動一切積極因素,動員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同心同德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起到了巨大作用。“決議”的通過,為黨的執政話語創新營造了積極的思想理論環境。

    胡錦濤在黨的十七大報告中將我國30年艱辛探索和創造性實踐中積累的寶貴經驗概括為“十個結合”,即“我們黨把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結合起來;把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同堅持改革開放結合起來;把尊重人民首創精神同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結合起來;把堅持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同發展市場經濟結合起來;把推動經濟基礎變革同推動上層建築改革結合起來;把發展社會生產力同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質結合起來;把提高效率同促進社會公平結合起來;把堅持獨立自主同參與經濟全球化結合起來;把促進改革發展同保持社會穩定結合起來;把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同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結合起來。ヾ這十條經驗,就是對我國改革開放以來執政實踐的系統總結。這些經驗,已經納入到我們的執政規律中,推動了黨的執政話語的創新。

    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對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經驗凝練為“四個堅持”︰即“堅持黨的領導,貫徹黨的基本路線,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始終確保改革正確方向;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求真務實,一切從實際出發,總結國內成功做法,借鑒國外有益經驗,勇于推進理論和實踐創新;堅持以人為本,尊重人民主體地位,發揮群眾首創精神,緊緊依靠人民推動改革,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堅持正確處理改革發展穩定關系,膽子要大、步子要穩,加強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相促進,提高改革決策科學性,廣泛凝聚共識,形成改革合力。”ゝ“四個堅持”把握了改革的辯證法,澄清了疑惑,為進入深水區以後的改革開放指明了方向。

    執政話語體系的科學化是對執政規律的理性認知。進入新世紀新階段以來,我們對黨的歷史方位做出了“兩個歷史性轉變”的新判斷,對黨的先進性做出了“歸根到底要看黨在歷史前進中的作用”的新判斷,在努力擴大黨的執政基礎的同時,不斷開拓黨的執政資源,逐步實現由革命黨的思維方式向執政黨的思維方式轉變;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又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既要堅持理論自信,又不能固步自封;既要維護社會和諧穩定,又要激發社會活力;既要提升國家的文化軟實力,又要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些變化對黨的執政能力建設和先進性建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開始以全新的角度思考國家治理體系問題,領導制度、組織制度問題更帶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和長期性。必須適應國家現代化總進程,提高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水平,提高國家機構履職能力,實現黨、國家、社會各項事務治理制度化、規範化、程序化,不斷提高運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有效治理國家的能力”ゞ。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任重道遠,我們對執政規律的認知發生了質的飛躍,為提升執政話語體系的科學化水平打下了堅實基礎。

    執政話語體系的科學化是對執政制度的規範表達。把黨的執政制度表達好,形成有效的、易于被人接受的話語體系,是提升執政話語科學化水平的一個重要環節。有了一整套科學的執政制度,只在心里默念還不行,要善于表達出來;只是領導人知道,也不行,還要善于發動群眾,讓群眾也知道。“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理論只要說服人,就能掌握群眾;而理論只要徹底,就能說服人。所謂徹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々提高執政話語的科學化水平,歸根到底就是要準確把握和自覺運用馬克思主義執政黨建設的規律,以嚴謹的制度和規範的表達保障黨的意志得到貫徹執行,把黨的政治優勢和組織優勢轉化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強大力量,提高執政效果。

    執政話語體系的創新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縱觀現代政黨執政經驗,沒有哪一個政黨不是在自我調整和自我革新中來確保執政地位的,只有順應潮流,為社會提供優質高效的服務,才能被社會認可接受。正如英國工黨領袖、前首相托尼•布萊爾所言︰“不進行變革的政黨必將死亡,政黨應當是一個生機勃勃的運動而非一座歷史紀念碑。”ぁ因此,我們要以改革創新的精神對待執政話語體系的科學化水平,不要期望一勞永逸地解決執政話語的創新問題,創新是一個永恆的話題,要始終保持與社會同步變化的張力。

    二、大眾化方面︰以擴大包容性提升社會群體對執政話語的認同

    執政黨的話語體系既要講給執政黨的黨員听,其受眾也包括非黨員的人民群眾。執政話語不僅要面對社會精英,更要面對普通群眾。精英是社會的塔尖,普通群眾的數量遠遠超過精英,如果執政話語只是社會精英認同,普通群眾不認同,那麼,執政話語的大眾化就沒有完成,最終導致執政黨因缺少追隨者而弱化其社會動員能力。

    大眾化是執政話語創新的最終歸宿。大眾化不僅是內容的問題,更是一個佔領有效載體、選擇合適的話語體系進行有效表達的問題。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話語在傳統的“兩報一刊”、中央電台、電視台等主流媒體上具有獨特的優勢,但僅有這些傳統媒體還不夠。大眾傳播時代的出現顛覆了傳統的傳播方式,它既開啟了人類的傳播空間,也提高了人類的傳播能力。信息社會的發展要求執政話語也要覆蓋到新興媒體和傳播渠道,同時要符合受眾的閱讀習慣。普通群眾盯屏幕、刷微博、看手機、發朋友圈的時間遠遠超過精英讀“兩報社論”的時間。為了讓群眾掌握理論,就要考慮群眾的接受能力和思維習慣,把深邃的理論用平實質樸的語言講清楚,把深刻的道理用群眾樂于接受的方式說明白,使抽象的理論邏輯轉化為形象的生活邏輯,使黨的執政理論從高層走進人民大眾,更好地把黨的執政理念傳達到群眾心里,帶領群眾實現黨的歷史使命。

    執政話語如果不能包容,就會失去新社會階層的支持,缺少新社會階層支持的執政話語沒有抵御風險的能力。如何做到尊重差異、包容多樣,考驗著我們如何把執政話語大眾化。新社會階層是我國社會中最具有活力、最具有潛力、最能夠擔當的群體。他們活躍于改革開放中出現的新興產業群中,這些新社會階層對政黨的執政話語非常敏感,這是決定一個階層政治地位的標志。要使社會凝聚起來,調動起社會各個群體的積極性,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先調動起新社會階層群體的積極性,提升執政話語對新社會階層的吸引能力和動員能力。我們提出用執政話語引領社會思潮,主要也是針對新社會階層而言的。

    在強調新社會階層的同時,也不能忽視經濟上處于弱勢地位的社會群體。“容納新社會階層對執政黨很重要,但同等重要的是考量如何為工人、農民和其他一些弱勢社會群體提供參與政治的管道,從而保證他們正當利益的獲得。”あ利益不均只會誘發出對執政黨不利的因素甚至對立的因素,使政黨的執政資源不斷喪失乃至枯竭。中國共產黨要善于協調社會階層的利益矛盾,減少階層之間的利益差別,確保各社會階層對執政話語的忠誠和擁戴。

    提高執政話語體系的大眾化水平,要求中國共產黨要經常進行觀念統籌和思想整合。這實際上考驗著中國共產黨統攬全局、協調各方的能力和氣魄。在以人民內部矛盾為主的當前社會,執政黨要盡可能地調和對立的矛盾,減少社會階層之間的沖突,尤其要避免社會階層和執政黨的直接沖突。當執政黨以社會利益的調和者或裁判者而不是利益沖突中的一方的面目出現時,就能更加超脫,更好地協調矛盾,更有利于掌控社會。

    三、國際化方面︰以提高議程設置能力為突破口改善執政話語的國際形象

    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話語,就其本質內容而言,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中國實踐的系統總結。鑒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我們自己選擇的發展道路,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公開倡導的執政理念是不一致的,因此就有一個對外傳播和理解的問題。我們的執政話語不僅要面對國內,還要面對世界,進一步擴大在國際上的影響,消除誤解,為我國的發展創造一個更好的國際環境。

    信息和通訊技術的發展縮小了國家間的物理距離,也模糊了國家間的界限,這就使得關起門來搞建設既無可能,也無必要。對外交往要注重形象,當然也包括執政話語的形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作為一個獨特的意識形態話語系統,要想辦法去除社會主義陣營歷史上的執政者獨斷和集權的底色,以嶄新的面貌展示給世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實踐是本質、是內容,話語體系是表現、是形式。但兩者又有著緊密的聯系,話語體系不可能決定實質內容,但它卻是實質內容的反映,也是實質內容是否廣為普及、是否深入人心、是否得到普遍贊同的晴雨表、溫度計。”ぃ提高中國共產黨執政話語體系的國際化水平,就是要把中國的發展道路向世界解釋好,說明好。

    整個世界,文明類型多樣,文化觀念迥異,歷史進程步調不一。各國的發展道路既有共性、又有個性,提高中國共產黨執政話語體系的國際化水平,就是要正確認識和妥善處理普遍性與特殊性的關系。一味強調個性、特殊性,容易自我封閉,對話平台會越來越窄;不講個性,不講中國國情,似乎沒法解釋清楚我們的後發追趕式路徑。不強調普遍性,中國道路就沒有听眾,國際化就落空了;一味強調普遍性,就會束縛自己手腳,影響既定政策的執行。我們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較改革開放前已經有了很大的提高,中國與世界的關系發生了歷史性變化,中國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同時必須清醒地看到,我們的話語權與我們的國際地位並不相稱,原因之一是對中國執政話語體系缺乏積極的建構。

    中國與世界的聯系越來越緊密,處理好中國與世界的關系,很重要的一個內容就是要把一個完整真實的中國形象介紹給世界。由于缺乏系統的塑造和專業的推介,再加上國家公共外交與民間外交的不同步,當下中國在國際上的形象比較零碎、多元且復雜,這影響了世界對中國形象整體面貌的認知。提升我們的國際話語權,就提升了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形象,二者是相輔相成的。要創造性地把中國聲音傳播出去,闡釋好中國模式,讓世人了解中國道路。加強中國話語的對外傳播,“通過內容和形式一定程度的轉換,用外國人能夠听得懂、听得進的語言,講述中國故事,介紹中國現實,解釋中國原因,展示中國形象,從而使他們增進對中國的了解、理解和贊同。”い

    在話語權統攬與國際話語議程設置方面,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處于先手地位,其手段有壟斷話語方向,設置話語陷阱,構築話語霸權。美國的文化安全戰略強調向外推廣自己的意識形態話語甚至生活方式,其文化產品尤其是音像制品保持極高的出口率和極低的進口率,黃金時間段嚴格控制外國節目在本國電視的播出,以確保其文化安全。美國最擅長的手法是設置話語路徑,將所有問題最終導向其所設定的“民主”或“價值觀”的話語框架,並利用一切媒體資源來強化這個框架,以收獲其所期待的效果,實現國家利益。例如,當發展中國家取得了成績和進步,便直接說成是踐行西方模式的成功,是民主自由的結果。如果哪個國家和地區、民族發展停滯或遇到困難,則不問青紅皂白,直接說成是違背民主自由的結果,甚至貼上“極權統治”和“違反人權”的標簽。美國更是以世界人權衛士自居,每年發表世界國別人權報告,將一些國家指責為“邪惡軸心國”。美國在國際輿論斗爭中巧妙的議程設計能力和話語權掌控水平,其化被動為主動的技巧,值得引起高度警惕。玩弄文字或概念游戲,出爾反爾,避免直接的臉紅,維持表面的“和諧”,暗地里進行遏制,將會是美國針對中國的長久戰略。圍繞著國際話語權的競爭和斗爭,將會由暗戰轉為明戰。在這場斗爭中,我們認識遲、起步晚,總體上處于被動。接下來要重視研究,加強戰略規劃,提高干部認識,明晰話語權斗爭的思路,化被動為主動。2015年APEC會議在菲律賓舉行,由于我們的努力,成功地使東道主菲律賓不在此次會議上設置南海議題。2016年G20峰會將在我國舉辦,要精心做好議程設計,發出中國聲音,充分地利用好這個國際平台,提升國際話語權。

    我們的執政話語中強調政治原則多,大道理多,這些政治原則在國內話語體系中似乎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如果換一個話語系統,溝通效果就不好。我們要善于把政治原則轉化為能夠對外講述的語言,貼近國外群體語言溝通的實際,拉近彼此的距離。中華文化比較含蓄、委婉、中庸,這樣的話語有時會讓听眾不明所以,抓不住要義。西方話語中講話比較直接,不喜歡干巴巴的文件語言,比較喜歡講故事,注重形象性和幽默感。我們的領導干部在對外交流中由于怕犯政治錯誤,寧願照本宣科,也不敢用口語化或外國人容易接受的方式進行宣講,這樣就顯得很生硬。話語體系轉換對很多領導干部來講,是一個必須要邁過去的坎。

    注釋︰

    ヾ《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 為奪取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新勝利而奮斗——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0頁。

    ゝ《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6∼7頁。

    ゞ《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又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人民日報》2014年2月18日。

    々《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9頁。

    ぁ托尼•布萊爾︰《新英國——我對一個年輕國家的展望》,世界知識出版社1998年版,第35頁。

    あ鄭永年︰《保衛社會》,浙江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81頁。

    ぃ李忠杰︰《提高中國話語體系的科學化大眾化國際化水平——一個值得思考和研究的話題》,《人民論壇》2012年第4期下。

    い李忠杰︰《走向未來的中國與世界》,中共黨史出版社2012年版,第210頁。

作者︰ 敖帶芽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