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黨的建設  

從嚴治吏與選人用人科學化 ——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嚴治吏的基本特點與基本啟示

2018年03月09日 02:53:07 來源︰ 《中國共產黨》2016年02期

    治國重在治吏,如何防止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由社會公僕異化為社會主人,這是馬克思主義執政黨執政面臨的根本問題。從嚴治黨,關鍵在從嚴治吏,這是黨的建設的基本經驗,也是黨的三代領導集體的基本判斷;新時期如何造就一支政治堅定、能力過硬、作風優良、奮發有為、為民務實清廉的高素質執政骨干隊伍,事關黨的事業興衰、執政成敗。對此,黨的三代領導集體都有過深刻的論述。早在革命時期,毛澤東就指出︰政治路線確定之後,干部就是決定的因素;在新中國成立之初,毛澤東更加明確地指出︰治國就是治吏,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將不國。1962年,鄧小平在《執政黨的干部問題》中更加直接地指出︰“黨要管黨,一管黨員,二管干部。對執政黨來說,黨要管黨,最關鍵的是干部問題,因為許多黨員都在當大大小小的干部。”[1]改革開放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突出強調從嚴治吏問題︰“黨要管黨,首先是管好干部;從嚴治黨,關鍵是從嚴治吏;關鍵是堅持好干部標準,把從嚴管理干部貫徹落實到干部隊伍建設全過程,堅持從嚴教育、從嚴管理、從嚴監督,讓每一個干部都深刻懂得,當干部就必須付出更多辛勞、接受更嚴格的約束。”[2]習近平一系列相關講話精神,比較系統地回答了“什麼是好干部、如何選好用好干部、怎樣成為好干部”等選人用人的基本問題;習近平一系列從嚴治吏的舉措,收到舉世矚目的顯著成效。認真研究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嚴治吏的基本經驗與基本特點,有助于我們深入探討從嚴治吏之道、以實現選人用人科學化。

    一、新時期從嚴治吏面臨的突出問題及其根源

    “靡不有初,鮮克有終”,這是中國的古訓,也是歷史的警示︰一個國、一個黨、一個單位乃至一個家,大凡成立之初,無不滿懷信心、兢兢業業、努力進取;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地位的轉變與環境的改變,往往就會惰性發作、精神懈怠、故步自封,甚至人亡政息。這就是人們通常所言的“興衰歷史周期律”。如何跳出這一歷史周期律?毛澤東在1945年與黃炎培“窯洞對”中就明確指出︰“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3]

    (一)新時期從嚴治吏面臨的突出問題及其嚴重程度

    時至今日,我們黨已經執政60多年、改革開放已經30多年,從嚴治黨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嚴峻形勢。胡錦濤在建黨90周年講話中已經明確告誡全黨︰“全黨必須清醒地看到,在世情、國情、黨情發生深刻變化的新形勢下,提高黨的領導水平和執政水平、提高拒腐防變和抵御風險能力,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和先進性建設,面臨許多前所未有的新情況新問題新挑戰,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是長期的、復雜的、嚴峻的。精神懈怠的危險,能力不足的危險,脫離群眾的危險,消極腐敗的危險,更加尖銳地擺在全黨面前,落實黨要管黨、從嚴治黨的任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繁重、更為緊迫。”[4]黨的十八大以來,面對“四大考驗”“四大危險”等從嚴治黨的嚴峻形勢,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將從嚴治黨的重點聚焦到黨員干部隊伍上來、聚焦到各級領導干部這一“關鍵少數”上來。2013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指出︰“特別是有的領導機關、領導班子和一些領導干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突出,奢靡之風嚴重,主要表現在理想信念動搖,宗旨意識淡薄,精神懈怠;貪圖名利,弄虛作假,不務實效;脫離群眾,脫離實際,不負責任;鋪張浪費,奢靡享樂,甚至以權謀私、腐化墮落。這些問題,嚴重損害黨在人民群眾中的形象,嚴重損害黨群干群關系,必須認真加以解決。”[5]在2015年3月“兩會”期間,習近平進一步明確指出︰從嚴治黨,關鍵是要抓住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

    那麼,當前從嚴治吏面臨的突出問題及其程度如何?我們面對面的問卷調查及其分析結果表明ヾ,在眾人詬病的“四風”問題與腐敗現象之背後,明顯存在黨員干部理想信念動搖、人格分裂、宗旨觀淡薄、群眾觀異化、權力觀異化、責任擔當意識不強等突出問題︰一是在理想信念方面,一些黨員干部對黨的理想信念與宗教信仰的關系認識模糊、不信“馬列”信“鬼神”現象突出。在被調查者中,45.9%的人認為黨員干部“不信‘馬列’信‘鬼神’、熱衷于‘求神問鬼’”現象比較常見,高達70%以上的人對“黨的理想信念與宗教信仰的區別”認識模糊或態度曖昧。二是在道德品格方面,“黨內不講真話現象”與領導干部“人格分裂”現象突出。在被調查者中,合計58.4%的認為“黨內不講真話現象”比較普遍,高達54.1%的認為“政治講權術、不講道德”有道理或客觀如此。三是在宗旨觀與群眾觀方面,一些黨員干部宗旨觀異化、群眾觀淡化。在被調查者中,44.3%的認為“市場經濟下黨員干部不可能做到‘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50.8%的認同“群眾里面有壞人,現在刁民越來越多”這種說法。四是在權力觀方面,“權力異化”現象特別突出。在被調查者中,72.6%的認為當前“權力異化”現象“比較嚴重”或“非常嚴重”,只有不到3%的持否定態度。五是在對“四風”與腐敗問題的態度方面,一些黨員干部難以做到“零容忍”。盡管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嚴整“四風”、嚴懲“腐敗”,但仍有30.6%與22.8%被調查者分別對“四風”與“腐敗”持“適度容忍”心態,高達66.5%的對腐敗分子抱有“同情心理”,認同“在一定程度上說,腐敗干部也是制度不健全的犧牲品”。

    (二)造成當前吏治問題的主要原因

    從歷史上看,我們黨高度重視干部隊伍建設,為什麼今天干部問題還如此突出?這其中的原因很多,既有外因,也有內因;但從根本上看,主要是“內因”所致而非“外因”問題,因為“水龍頭開著,地永遠掃不干”。實際上,對從嚴治吏乃至從嚴治黨而言,若過多地強調外因,而不認真查找內因,則無助于問題的解決。對此,習近平總書記認識很清醒,強調“物必先腐,而後蟲生”;認為“四風”與腐敗問題之所以屢禁不止,“主觀上說,主要原因是一些同志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問題沒有解決好。客觀上說,主要原因是黨要管黨、從嚴治黨方針在有些地方沒有落到實處,在一些方面管黨、治黨失之于寬、失之于松”[6]。這里的主觀與客觀,對我們黨與黨員干部而言,都屬于自身原因,其關鍵在于治黨不嚴、治吏不嚴、治黨不力、治吏不力。

    我們的調查研究結果充分證明了上述論斷。對于當前干部隊伍乃至政治生態不良的問題原因,被調查者主要歸咎于法治不健全、政治體制不完善、轉型時期的信仰危機、選人用人機制不科學等方面。如對于造成當前政治生態不良的主要原因,被調查者中30.6%選擇“法制不健全”,29.0%選擇“社會轉型期的信仰危機”,14.4%選擇“政治體制問題”,選擇“市場經濟影響”的只有6.4%,選擇“西方社會影響的”只有0.7%。對于“導致‘四風’問題盛行的黨內因素與個人因素”,選擇“權力監督制約”與“權力過分集中”的合計達37.3%,選擇價值觀、權力觀、政績觀異化的合計達41%。對于導致當前國內“權力異化”的主要原因,選擇“權力觀異化”的為25.8%,選擇“干部制度問題”的為25.7%,選擇“理想信仰動搖”的為23.7%,選擇“人生觀異化”的只有8.0%,選擇“市場經濟影響”的只有4.5%,選擇“封建思想影響”的只有0.9%,選擇“西方思潮影響”的只有0.1%。

    二、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嚴治吏的基本精神與基本特點

    為政清廉才能取信于民,秉公用權才能贏得人心。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厲行全面從嚴治黨、認真從嚴治吏,在實踐上采取了不少舉措,以貫徹落實“八項規定”、嚴整“四風”為切入點,以群眾路線與“三嚴三實”教育實踐活動為抓手,嚴整“四風”、高壓反腐、從嚴治吏,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顯著成就。在理論上,習近平圍繞從嚴治吏發表了一系列講話,提出了許多新要求、新論斷,比較系統地回答了“什麼是好干部、如何選好用好干部、怎樣成為好干部”等選人用人的基本問題。

    (一)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嚴治吏的基本精神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從嚴治吏必須“堅定理想信念,加強道德養成,規範權力行使,培育優良作風,使各級干部自覺履行黨章賦予的各項職責,嚴格按照黨的原則和規矩辦事”,必須“堅持以嚴的標準要求干部、以嚴的措施管理干部、以嚴的紀律約束干部,使干部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7]。必須把從嚴管理干部貫徹落實到教育、管理、監督等干部隊伍建設全過程,做到管理全面、標準嚴格、環節餃接、措施配套、責任分明;各級領導干部必須做到“三嚴三實”,既嚴以修身、嚴以用權、嚴以律己,又謀事要實、創業要實、做人要實。具體而言,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從嚴治吏的一系列講話精神,至少體現為四個方面︰

    1.明確新時期好干部標準,即信念堅定、為民服務、勤政務實、敢于擔當、清正廉潔。習近平認為︰領導干部必須以德為先,否則,才高八斗、德不行,一損俱損;黨員干部必須具有一定的境界,講理想、講道德、講宗旨、講奉獻,因此強調︰“作為黨的干部,就是要講大公無私、公私分明、先公後私、公而忘私,只有一心為公、事事出于公心,才能坦蕩做人、謹慎用權,才能光明正大、堂堂正正。”[8]

    2.明確好干部成長的基本路徑,即一是靠自身努力,二是靠組織培養。習近平認為︰“成為好干部,就要不斷改造主觀世界、加強黨性修養、加強品格陶冶,時刻用黨章、用共產黨員標準要求自己,時刻自重自省自警自勵,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干事,清清白白為官”[2];要求黨員干部要公私分明、心存敬畏、遵紀守法、守住底線、為政清廉,努力做到“三嚴三實”,“把說的和做的真正一致起來,把對上負責和對下負責真正一致起來”[9]。

    3.致力于建立科學有效的選人用人機制。習近平強調,必須樹立正確用人導向,努力形成“系統完備、科學規範、有效管用、簡便易行”的科學有效的選人用人機制,“使那些對群眾感情真摯、深得群眾擁護的干部,那些說話辦事有灼見、有效率的干部,那些對上對下都實實在在、不玩虛招的干部,那些清正廉潔、公眾形象好的干部,得到褒獎和重用;使那些享樂思想嚴重、熱衷于形式主義、嚴重脫離群眾的干部,受到警醒和懲戒”[10]。

    4.從嚴管理干部、加強對權力的監督與制約。對此,習近平強調︰“關鍵是要健全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體系,讓人民監督權力,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11]強調各級領導干部必須珍惜人民給予的權力、用好人民給予的權力、自覺讓人民監督權力,“不想接受監督的人,不能自覺接受監督的人,覺得接受黨和人民監督很不舒服的人,不具備當領導干部的起碼素質”[12]。其中突出強調要加強對一把手的監督、破解一把手監督難問題。

    (二)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嚴治吏的基本特點

    認真總結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從嚴治吏的理論與實踐,以下六個方面的特點躍然紙上︰

    1.自上而下、以身作則。對從嚴治吏乃至從嚴治黨而言,是自上而下、以上率下、上下一致、一視同仁,還是自下而上、上下有別、內外親疏有別,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與路徑,其實踐結果迥異[13]。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嚴治吏的實踐再次充分證明了這一點,無論是“八項規定”、嚴整“四風”、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還是“三嚴三實”教育活動,都可謂自上而下、以身作則、以上率下,如此才能成效顯著。

    2.抓“關鍵少數”,通過抓重點促全面。從嚴治吏,既要抓“全面”,更要抓“重點”;否則,眉毛胡子一把抓,是很難做好工作的。那麼,從嚴治吏的關鍵何在?習近平強調,全面從嚴治黨,關鍵是要抓住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實踐證明,各級領導干部敢于拿自己開刀,解決問題才能勢如破竹,改進工作才能立竿見影”[7]。毫無疑問,黨的十八大以來無論是貫徹落實“八項規定”、嚴整“四風”,還是群眾路線與“三嚴三實”教育活動,都是以縣處級以上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為重點的。

    3.從嚴從實、真抓實干,對“四風”與腐敗問題“零容忍”。對從嚴治吏乃至從嚴治黨是“粗放經營”還是“深耕細作”,對“四風”與腐敗是“零容忍”還是“適度容忍”,其實踐路徑與成效迥異。若采取“粗放經營”、只做一般性要求而無具體操作性舉措,則從嚴治吏難以落到實處;若對“四風”與腐敗采取“適度容忍”或“選擇性反腐”態度,則難見成效。實踐證明,“只有嚴要求、動真格,真實抓、抓真實,才能真正達到預期目的”[7]。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對“四風”與腐敗問題奉行“零容忍”,從嚴從細從實,努力做到有貪必肅、有腐必反、有腐必懲、嚴懲不貸、決不姑息、決不手軟。

    4.嚴明規矩,強化干部規則意識與底線意識。公私不分、邊界不明、底線不清,即使思想高尚的人也有可能誤闖雷區、做出事與願違的事情。因此,要從嚴治吏,必須劃清底線,使領導干部牢固樹立規則意識與底線意識。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突出強調要公私分明、牢固樹立底線意識、使黨的紀律真正成為帶電的高壓線,“讓大家都明白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哪些事該這樣做、哪些事該那樣做,自覺按原則、按規矩辦事,領導干部要守住底線”[12]。同時強調︰“各級黨組織要把嚴守紀律、嚴明規矩放到重要位置來抓,努力在全黨營造守紀律、講規矩的氛圍”[12],以破除“破窗效應”,避免黨淪為各取所需、自行其是的“私人俱樂部”。

    5.強化制度建設、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從根本上看,從嚴治吏,既要選好用好管好干部,更要加強制度建設、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對此,習近平強調,要以深化改革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加快推進反腐敗國家立法、完善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堅持用制度管權管事管人,抓緊形成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有效機制,讓人民監督權力,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14]。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深化黨的建設制度改革與政治體制改革,改善黨的領導、簡政放權、破解“權力過分集中”這一老大難問題。因此,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把黨的建設制度改革納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整體布局中,致力于黨的建設制度改革與政治體制改革協同推進、配套進行。

    6.堅持德法並使、廉潔自律與依法治權相結合。從嚴治吏,其本質並不是為了治人,而是為了“治權”。對此,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權力是一把雙刃劍,在法治軌道上行使可以造福人民,在法律之外行使則必然禍害國家和人民。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就是要依法設定權力、規範權力、制約權力、監督權力。”[15]因此,要從嚴治吏,從黨員干部個體角度看,廉潔自律、自覺加強黨性修養固然很重要;但從全黨全國角度看,全面推進依法治國、依法治權更具有根本性。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嚴治吏可謂德法並舉、自律與他律相結合,一方面,高度重視黨員干部的黨性修養與廉潔自律,強調“思想純潔是馬克思主義政黨保持純潔性的根本,道德高尚是領導干部做到清正廉潔的基礎”[11];另一方面,高度重視法治建設、全面推進依法治國。

    三、從嚴治吏之道與選人用人科學化

    從根本上看,從嚴治吏關鍵在于選人用人科學化問題。要實現干部制度科學化,既要治標,更要治本;既要講“從嚴”,也要講科學,更要實現從嚴治吏與科學治吏的統一;因為不講科學、不按規律辦事、抓不住吏治問題的要害,久而久之,從嚴治吏還是會淪為“人治”。調查結果顯示,當前選人用人方面最大的弊端,就在于“一把手說了算”與“民主選舉走過場”,在被調查者中,33.9%與41.2%的被調者選擇了這兩項;從根本上看,“民主選舉走過場”與“一把手說了算”本質上是一回事,歸根結底還是“一把手”問題。導致干部脫離群眾的主要原因,主要在于“上級決定‘烏紗帽’”與“干部業績考核制度”,被調查者中選擇這兩項的分別為41.3%與21.3%,合計高達62.6%。而新時期選好干部的關鍵點,既不是單純的群眾公認,更不是單純的領導公認,而是“群眾公認與領導公認相結合”,高達74.6%的被調查者選擇了這一項。總之,調查結果表明︰選人用人制度不科學是造成領導干部“四風”與腐敗問題最直接的原因,也是造成一些黨員干部宗旨觀、群眾觀、權力觀、政績觀等異化的關鍵因素;只有建立起科學的選人用人機制,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四風”問題,才能從根本上克服領導干部宗旨觀、群眾觀、權力觀、政績觀異化問題;因為對各級領導干部而言,頭上的“烏紗帽”是領導給的,還是群眾給的,這不但影響著選人用人的公信度與科學性問題,而且直接決定著領導干部的思想觀念、思維方式、權力意識與價值取向。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深刻認識到選人用人問題的極端重要性,不但強調“我們黨歷來高度重視選賢任能,始終把選人用人作為關系黨和人民事業的關鍵性、根本性問題來抓”[2],“要著眼于黨的事業發展需要選人用人,公道對待干部,公平評價干部,公正使用干部,敢于堅持原則,讓好干部真正受尊重、受重用,讓那些阿諛逢迎、弄虛作假、不干實事、會跑會要的干部真正沒市場、受懲戒”[2],而且強調要努力形成“系統完備、科學規範、有效管用、簡便易行”的科學有效的選人用人機制。那麼,如何建立科學有效的選人用人機制呢?具體說來,以下三個方面值得注意︰

    (一)要全面準確理解習近平從嚴治吏思想,堅持黨的領導與人民民主的統一

    當前,有的領導干部在思想上誤以為習近平提出了“四不唯”的用人方針,即“不唯票、不唯分、不唯年齡、不唯GDP”,在選人用人實踐中推行“不講民主、不走程序、不看選票、唯領導意志”。實際上,這是對習近平相關講話的誤讀與誤導,因為縱觀習近平相關講話,無論是強調“要堅持全面、歷史、辯證看干部,注重一貫表現和全部工作。要改進考核方法手段,既看發展又看基礎,既看顯績又看潛績,把民生改善、社會進步、生態效益等指標和實績作為重要考核內容,再也不能簡單以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來論英雄了”[2],還是強調“要把加強黨的領導和充分發揚民主結合起來,發揮黨組織在干部選拔任用工作中的領導和把關作用。要完善工作機制,推進干部工作公開,堅決制止簡單以票取人的做法,確保民主推薦、民主測評風清氣正”[2],都看不到“四不唯”的影子,其講話核心要義就是“要把加強黨的領導和充分發揚民主結合起來”,推動選人用人科學化。

    (二)要實現選人用人制度的科學化,必須對干部進行科學的分類管理

    根據權力授受關系,干部至少可以劃分為“選任制”、“委任制”和“聘任制”,這三類干部的選拔方式、選拔程序不同,不能混為一談。一般而言,對于各級黨政一把手,理應實行選任制,因為民主選舉具有“合法授權、監督與制約權力”之功效;否則,對于該選任的領導干部不進行民主選舉、不實行票決、不奉行“多數決”,則很容易淪為個別領導人的專斷。對于行政機關各職能部門的業務干部,完全可以實行委任制甚至“聘任制”,可以不唯票、不唯分、不唯年齡、不唯GDP。對于黨委委員與書記,根據黨內民主要求,理應選舉產生。但是,由于我們缺乏對干部的分類管理,在選人用人中明顯存在“一刀切”、乃至錯位現象,該選任的干部采取的方式很像“委任制”、民主起不到應有的作用;該委任聘任的干部采取的方式與程序卻很像“選任制”,往往以票取人。

    (三)對于選任制干部,必須堅持黨內民主與人民民主、領導公認與群眾公認的統一

    其中的關鍵,就是要實行“組織提名”“差額選舉”“民主選舉”相結合。假如對于一個選任制干部崗位,由組織考察提名2名候選人,然後實行真正的民主選舉、差額選舉,堅持當場公開唱票、票多者勝選,其結果會如何?一方面,對于需要選任的領導干部而言,若無組織提名則根本無當選的機會,因此,必須對上負責、對組織負責;另一方面,該干部即使組織提名候選人,若平時不對群眾負責、不關心群眾疾苦,就難以獲得過半的民眾支持,因此,平時必須注意密切聯系群眾,“對下負責”。無論哪一名候選人當選,都是黨組織提名的、都是“黨的人”、都是人民選擇的。如此一來,定期選舉、循環往復,輔之以科學的民眾監督機制、考核機制與罷免機制,真正被票選出的干部就會“既對上負責又對下負責”,其作風問題、責任問題等就會迎刃而解。這樣選出“一把手”,不但無損于黨和人民的事業,反而有益于黨和人民的事業,所影響的只不過是個別人的“過分權力集中”與專斷而已[16]。

    ヾ2014年10—12月,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新時期黨的工作作風與黨群關系研究”課題組就有關問題進行問卷調查︰共發放問卷1 100份,回收有效問卷998份,有效樣本佔90.73%;其中有近二十個問題(都是單項選擇題)直接關涉黨員干部隊伍建設。在被調查者中,男性佔55.8%、女性佔44.2%;年齡結構相對均勻,35歲以下24.7%,36—45歲29.0%,46—55歲31.0%,56歲以上15.1%;單位分布合理,市級機關24.9%、國有企業21.9%、街道社區20.5%、區縣機關15.6%、事業單位8.9%;被調查者的職級分布均勻,廳局級佔8%、處級23.2%、科級29.9%,科級以下38.9%。原文參考文獻︰? [1]鄧小平文選︰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328. ?? [2]習近平.建設宏大高素質干部隊伍 確保黨始終成為堅強領導核心[N].人民日報,2013-06-30. ?? [3]黃炎培.八十年來[M].北京︰文史資料出版社,1982︰148. ?? [4]胡錦濤.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1-07-02. ?? [5]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研究部署在全黨深入開展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工作[N].人民日報,2013-04-20. ?? [6]李斌.黨面臨的“趕考”遠未結束︰習近平總書記再訪西柏坡側記[EB/OL].新華網︰2013-07-13.網址︰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3-07/13/c-116524927.htm. ?? [7]習近平.在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總結大會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4-10-09. ?? [8]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N].人民日報,2014-01-16. ?? [9]習近平主持召開軍委專題民主生活會並發表重要講話[N].人民日報,2013-07-09. ?? [10]習近平.要多到群眾最需要的地方去解決問題[N].新華日報,2013-02-06. ?? [11]習近平.積極借鑒我國歷史上優秀廉政文化 不斷提高拒腐防變和抵御風險能力[N].人民日報,2013-04-21. ?? [12]習近平.在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3-01-23. ?? [13]劉紅凜.十八大以來“黨要管黨、從嚴治黨”的戰略思想與顯著特征[J].求實,2015,(5). ?? [14]習近平.在慶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成立6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4-09-06. ?? [15]習近平.領導干部要做尊法學法守法用法的模範 帶動全黨全國共同全面推進依法治國[N].人民日報,2015-02-03. ?

作者︰ 劉紅凜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