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歷史唯物主義是否實證科學 ——三個需要澄清的問題

2018年03月09日 03:10:51 來源︰ 《哲學原理》2017年01期

    歷史唯物主義是哲學還是實證科學,一直是學界的熱點問題。經過幾年前學界的熱討論和冷思考之後ヾ,近兩年平靜了下來。那麼,問題真的得到解答了嗎?不然。鑒于這一問題十分重要,它不僅關系到歷史唯物主義的學科定位,而且關系到我們能否正確地理解和呈現馬克思的思想;因此,這又是必須要徹底澄清的問題。為此,本文試圖通過三個方面對其進行重新審視和澄清,以期作出自己的解答。

    澄清一︰問題的還原

    關于馬克思學說跟哲學和科學的關系問題,最早可追溯到“柯爾施問題”上ゝ。這個問題指的是︰卡爾•柯爾施(也稱科爾施)在發表于《社會主義和工人運動史文獻》上的長篇文章《馬克思主義和哲學》中,首次明確提出“馬克思主義跟哲學和科學的關系”問題。具體地說,在這一問題上,他反對那個時代佔主導地位的觀點,即反對那些認為“馬克思主義沒有自己的哲學”的觀點。因為在柯爾施看來,馬克思主義不僅有哲學,而且“完完全全為哲學思想所滲透”。對那些夸大馬克思後期著作中的“科學的精確性”,從而把馬克思主義當作“客觀的和自由的科學”的第二國際的理論家們,柯爾施進行了批判,並指出︰哲學並不同于科學,科學從事的是局域性的實證事實描述,它不介入到事物的變化中;而哲學則是一種革命世界的能動力量,它能辯證地把握這種變革的過程。ゞ爾後,這個問題經過發酵,演變成了“阿爾都塞問題”。阿爾都塞認為,在馬克思的著作中存在一個“認識論的斷裂”,斷裂的位置就在1845年,即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々在阿爾都塞看來,在1845年之前,充斥馬克思思想的是人道主義和意識形態理論等哲學形式,而1845年之後(包括1845年),馬克思則轉向了從現實生活的物質條件出發去批判社會歷史現實。也就是說,在斷裂前,馬克思的立場是“哲學”,而在斷裂後則轉向了“科學”。

    “柯爾施問題”和“阿爾都塞問題”曾一度引起國內馬克思主義學界的高度關注,並激起了就“馬克思學說跟哲學和科學關系問題”的熱討論。但經過學者們對馬克思思想的再認識,以及對柯爾施和阿爾都塞思想所存在的缺陷和錯誤的發現,這場熱討論很快就冷了下來。然而在幾年前,這一問題又出現了復蘇,並陷入一場新的交鋒中。這場新的交鋒主要圍繞“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究竟是實證科學還是哲學”而展開,其中以段忠橋教授和俞吾金教授就此問題而引起的“烽煙”最為激烈。在此,筆者嘗試把學界有關此問題的爭論稱為“實證科學問題”。關于實證科學概念,在馬克思與恩格斯的著作中出現過︰“在思辨終止的地方,在現實生活面前,正是描述人們實踐活動和實際發展過程的真正的實證科學開始的地方。關于意識的空話將終止,它們一定會被真正的知識所代替。對現實的描述會使獨立的哲學失去生存環境,能夠取而代之的充其量不過是從對人類歷史發展的考察中抽象出來的最一般的結果的概括。這些抽象本身離開了現實的歷史就沒有任何價值”;“這些抽象與哲學不同,它們絕不提供可以適用于各個歷史時代的藥方或公式”。ぁ

    一般而言,認為“歷史唯物主義不是哲學而是實證科學”的一方正是從這里展開自己的論證的。他們認為,終止思辨就是終止以黑格爾為代表的思辨的形而上的唯心主義哲學;而那種被表述為“在現實生活面前”、“描述人們實踐活動和實際發展過程的”科學,則佐證了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是真正的實證科學。あ與此相反,另一方則認為“歷史唯物主義是哲學而不是實證科學”。他們認為,在進行論證之前有必要對這段話進行稍微的變動,即認為必須在我們所通用的中央編譯局的譯文中加上一些必要的定冠詞和不定冠詞。也就是,由“在思辨終止的地方”變成“在這種思辨終止的地方”;“真正的實證科學”變成“這一真正的實證科學”;“意識的空話”變成“意識的這些空話”;“獨立的哲學”變成“這種獨立的哲學”;“最一般的結果的概括”變成“最一般的結果的一個綜合”;“這些抽象與哲學不同”變成“這些抽象與這種哲學不同”。但與此同時,與前面第一種見解一樣,在此他們也把“這種思辨”、“這種獨立的哲學”、“這種哲學”、“這些空話”等指歸為德國思辨哲學。不同的是,他們從這些加上了定冠詞和不定冠詞之後的句子中得出了這樣的觀點,即認為馬克思在此表達了兩層意思︰第一,“真正的實證科學”是奠基于歷史唯物主義理論之上的,因為它是以現實的生產活動、現實的人和現實的感性世界為前提的歷史學。第二,歷史唯物主義就是描述人類歷史發展的科學。另外,他們還從胡塞爾和海德格爾的視域中區分開哲學和科學,認為馬克思所創立的歷史唯物主義是以存在尤其是社會存在作為自己的研究對象的本體論哲學。ぃ不難發現,交鋒雙方都有其合理之處,在論證上不分伯仲,但又都未能彼此說服對方。

    在筆者看來,要實現對“實證科學問題”的澄清,一方面不應把所有問題都僅僅局限在提出“實證科學”概念的那段話上,而應把那段話還原到馬克思當時的語境中,把其放回到整篇《費爾巴哈》章中,甚至放回到整本《德意志意識形態》中來進行解讀;另一方面還要顧及馬克思提出“實證科學”這段話、這篇文章、甚至整本書的前因後果以及馬克思的動機和目的。一言以蔽之,就是要對“實證科學問題”進行還原。

    我們知道,《德意志意識形態》的一個明確目的和動機就是要清算馬克思、恩格斯自己的哲學信仰,並闡明他們的見解。按照恩格斯在《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中的介紹,《德意志意識形態》所要闡明的“見解”就是主要由馬克思制定的唯物主義歷史觀。而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也提到了寫作《德意志意識形態》的目的,即闡明他們與德國哲學的意識形態家們的見解相對立的見解。以上是創作《德意志意識形態》的目的和動機。那麼馬克思又是如何實現這一目的的?他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提到︰“這個心願是以批判黑格爾以後的哲學的形式來實現的。”い這是他闡明自己見解的形式、手段和途徑。我們發現,學界往往把這個重要的知識點給忽略了。其實,這個知識點正好反映了《德意志意識形態》的寫作語境。也就是說,《德意志意識形態》的創作語境是“批判黑格爾以後的哲學”。從這個語境中,我們可以得出兩個核心要義︰第一,馬克思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所批判的對象是黑格爾以後所形成的各種“批判哲學”,而不再是直接針對黑格爾的思辨哲學。第二,《德意志意識形態》是通過批判來實現創作目的的。如果說其中的《費爾巴哈》章主要還是在批判的基礎上對自己的學說進行專題闡述,那麼其他篇章則明顯是在與論敵進行“逐條”對質。由此,在明確了馬克思《德意志意識形態》的創作語境之後,我們再返回到“實證科學問題”上,結合整個文本對那段話進行重新解讀。在這段話中,馬克思確實提到“描述人們實踐活動和實際發展過程”的是“真正的實證科學”。但與此同時,馬克思還指明了這種“真正的實證科學”是在“思辨”沒有開展的地方,即在現實生活面前所開啟的,它以現實為前提和研究對象。至此,我們僅知道馬克思要在“思辨終止的地方”、“在現實生活面前”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他並未告訴我們他的歷史唯物主義究竟是哲學還是實證科學。我們再來分析接下來的內容,馬克思提出“關于意識的空話將終止”,根據上下文的承接關系,這里“關于意識的空話將終止”對應的是在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之後。也就是說,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之後,“關于意識的空話將終止”。緊接著,馬克思指出,“它們一定會被真正的知識所代替”。這就是說,“關于意識的空話”一定會被“真正的知識”所代替。爾後,馬克思則明言,以現實為研究對象的“真正的實證科學”消滅了思辨哲學的存在根據,取而代之的將是對現實進行研究所形成的一般論述。但馬克思又強調,對現實進行研究所形成的那種一般論述不是思辨哲學,它與現實緊密結合在一起,它本身就是對現實的描述的“真正的知識”。如果離開現實,不以現實為出發點,那麼這種研究現實的“抽象”也會變成思辨哲學,因而也會變得毫無價值。由此可以斷定,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是對“思辨”的終止,是對“獨立的哲學”的否定,而取代它的則是一種不同于“哲學”的“真正的實證科學”。

    至此,結合前面的語境分析和馬克思的創作動機及其目的,我們僅知道馬克思在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的地方,讓“真正的知識”,即“從對人類歷史發展的考察中抽象出來的最一般的結果的概括”代替那些“意識的空話”、“獨立的哲學”。顯然,結合馬克思的創作目的不難發現,馬克思所言的這種“最一般的結果的概括”其實就是指他後來所說的那些與德國哲學的意識形態家們的見解相對立的見解;這種見解本質上就是他此時所形成的歷史唯物主義新見解。

    可見,對于“實證科學問題”我們不能簡單地說歷史唯物主義是哲學或是實證科學,我們應謹慎地說馬克思開啟了“真正的實證科學”,並在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的地方闡明了自己的歷史唯物主義的見解。

    上述只是對問題進行還原,但問題的關鍵所在是什麼?或者具體地說,馬克思是如何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的?在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的地方,又是怎樣闡明他的歷史唯物主義的見解的?這都需要進一步澄清。

    澄清二︰如何終止“德國的批判”並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

    縱觀馬克思形成自己的新唯物主義哲學觀的過程不難發現,馬克思自己的哲學新理解正是從“接近舊哲學而受舊哲學的影響”到“批判舊哲學而揚棄舊哲學”的過程中形成的。1837年,馬克思放棄了從康德和費希特的理想主義中吸取營養的本初意願,後被“欺詐的海妖”“誘入了敵人的懷抱”,投身到了黑格爾的哲學中。爾後,通過參加博士俱樂部,與他“想避開的現代世界哲學的聯系”越來越緊密。正是在布•鮑威爾等青年黑格爾派的影響下,馬克思完成了他的博士論文。1844年,馬克思在費爾巴哈的新思想的影響下,完成了對黑格爾的辯證法和整個哲學的批判。可以說,對黑格爾哲學的批判是對傳統形而上學的批判,因為黑格爾的哲學是傳統形而上學的集大成。由此,馬克思就完全向他自己所稱的“現代世界哲學”靠近,揚棄了黑格爾哲學。但隨著馬克思思想的日趨成熟,以及在哲學的理解和要求上與布•鮑威爾等人差別越來越大,馬克思與布•鮑威爾開始走向了分裂,並最終在《神聖家族》中對以布•鮑威爾為首的一伙人進行了批判。雖然關于費爾巴哈與馬克思的關系問題一直是學界爭論的熱問題,但不管爭論的結果如何,馬克思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對費爾巴哈進行了批判,這是不爭的事實。馬克思明確指出,費爾巴哈之所以屬于舊唯物主義,是因為他並不了解“革命的”、“實踐批判的”活動的意義。在馬克思看來,費爾巴哈只知道感性的直觀,而沒有把握到感性的真正價值,沒有認識到感性的價值在于感性是具有革命意義的實踐活動。此外,馬克思還批判了費爾巴哈的宗教觀,認為他簡單地把人的問題歸結為宗教問題,沒有正確地處理人的問題,把人當作“抽象的個人”。

    如果說,馬克思對以布•鮑威爾為首的青年黑格爾派的批判某種程度仍然站在費爾巴哈的立場上,《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對費爾巴哈的批判僅只是提綱挈領式的,顯得過于簡單,並常為後人所詬病;那麼,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馬克思則展開了對這些“德國的批判”的徹底的批判,也就是他所說的“清算自己的哲學信仰”。馬克思在兩個地方明確指出這本書的寫作目的。第一處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第1卷的“序言”中︰“本書的目的就是要揭穿同現實的影子所作的哲學斗爭,揭穿這種投合耽于幻想、精神萎靡的德國民眾品味的哲學斗爭,使之信譽掃地。”ぅ第二處是在1859年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馬克思指出他的目的“實際上是把我們從前的哲學信仰清算一下。這個心願是以批判黑格爾以後的哲學的形式來實現的”。う從這兩處的引文可以發現,馬克思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是要揭穿當時流行的“哲學批判”的本質,實現對“黑格爾以後的哲學”的批判,也就是說要終止這種“哲學斗爭”、終止“黑格爾以後的哲學”。通過透視《德意志意識形態》的《費爾巴哈》章不難看出,這種“哲學斗爭”和“黑格爾以後的哲學”就是“德國的批判”,即從施特勞斯到施蒂納的整個德國哲學批判。一般來說,主要以施特勞斯、鮑威爾、費爾巴哈、施蒂納等為主,這是可以通過透視《德意志意識形態》的篇章結構就得到佐證的。《德意志意識形態》的篇章結構表明,它的批判對象其實包括第1卷的鮑威爾、施蒂納、盧格、費爾巴哈和第2卷的海爾曼•澤米希、魯道夫•馬特伊、格律恩、格奧爾格•庫爾曼、貝克爾、克利蓋、卡爾•倍克。而我們所熟悉的,即主要闡明了他們自己見解的《費爾巴哈》章,則主要是批判費爾巴哈。但就在馬克思提出“實證科學”概念的地方,馬克思卻模糊了起來,沒有像前面那樣把批判對象明確化,而是籠統地指稱“德國哲學從天國降到人間”、“在思辨終止的地方”、“關于意識的空話將終止”、“使獨立的哲學失去生存環境”。正因為這樣,有些國內學者也跟著馬克思籠統起來,認為馬克思在此的批判對象是德國的思辨哲學,甚至有些學者錯誤地認為是以黑格爾為代表的思辨的唯心主義哲學。事實上,雖然馬克思在此沒有把批判對象明確化,但這並不意味著馬克思在此所要進行批判的對象本身是模糊的。因為“德國的批判”本身就屬于德國哲學,而且他們確實也與以黑格爾為代表的思辨的唯心主義哲學一樣是“從天國降到人間”的,並且從馬克思對“德國的批判”所進行的批判可以明確得知他們的確屬于“思辨”、屬于“意識的空話”、屬于“獨立的哲學”。因為他們開展哲學研究的全部問題“終究是在一定的哲學體系,即黑格爾體系的基礎上產生的”(11)。

    因此,從上述的論斷可以得出以下的結論︰馬克思“實證科學問題”的關鍵之一在于其表明,馬克思在此所要終止的就是“德國的批判”,而不是籠統的德國的思辨哲學,更不是以黑格爾為代表的思辨唯心主義哲學。當然,這並不是引起馬克思“實證科學問題”爭論不休的原因。但正因為人們在解答馬克思“實證科學問題”時往往忽略了這一點,或有意地躲避這一點,甚至錯誤地理解這一點,才導致這個問題一直未能得到很好地解答,沒有得到徹底的澄清。

    事實上,要澄清馬克思的“實證科學問題”,除了要揭示上述的關鍵之處外,還要澄清馬克思終止“德國的批判”是要把“地方”“騰”給誰?因為這同樣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通過透視《費爾巴哈》章不難發現,馬克思在《費爾巴哈》章中明確指出,終止“德國的批判”就是要把“地方”“騰”給“真正的實證科學”,這即是說,終止“德國的批判”,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因為“思辨終止的地方”就是“真正的實證科學開始的地方”。那麼,這種“真正的實證科學”又是什麼呢?在此,馬克思並沒有明確地給這個“真正的實證科學”下過定義。但通過對馬克思所展開的論述進行解讀不難概括出,這種“真正的實證科學”就是以現實為前提,對現實問題進行研究的歷史唯物主義新見解。事實上,馬克思不止在此對所開啟的“真正的實證科學”做過闡明,其實他在整個《費爾巴哈》章中都在表明,他所要論述的就是對他所開啟的“真正的實證科學”的展開。正如前面關于馬克思的創作目的的分析所表明的那樣,這種“真正的實證科學”就是他在對德國的意識形態家們進行批判時,所闡述的關于現實的人、現實的生產活動和現實的感性世界的歷史唯物主義新見解。這種新見解以“現實”為前提,從現實本身出發,描述處在現實感性世界中從事現實生產活動的現實的個人的整個社會歷史發展過程。馬克思指出︰“我們的出發點是從事實際活動的人,而且是從他們的現實生活過程中還可以描繪出這一生活過程在意識形態上的反射和反響的發展。”(12)可見,馬克思在終止“德國的批判”的同時,又開啟了以現實為研究對象的“真正的實證科學”。

    至此,我們揭示了“實證科學問題”的關鍵所在,即馬克思終止“德國的批判”並開啟了“真正的實證科學”。但為了對馬克思所開啟的這種“真正的實證科學”有一個更加清晰的認識,有必要對比一下實證哲學家孔德與馬克思的見解。孔德在19世紀三四十年代也舉起了批判傳統形而上學的旗幟,並且同樣也開啟了“實證”的“科學”,即實證哲學。簡要言之,“實證”對于孔德來說意味著真實、有用和精確,並且都局限于人的感覺經驗。這樣,孔德的實證哲學就難以避免片面性,即只關注現象範圍,而忽略了人的生存、人的價值,人的自由發展等深層次問題。與此不同,雖然馬克思也強調他的方法是經驗的方法,但他卻將這一方法運用在現實的生活世界上,針對的是現實的個人、現實的生產活動和現實的感性世界。同時,馬克思的“實證科學”更多地是從思考人的生存、人的價值、人的自由發展等深層次問題出發,去描繪人的現實生活過程在意識形態上的反映和發展。可見,馬克思的“實證科學”與孔德的實證哲學存在著本質的不同。

    澄清三︰“實證科學”目的在于彰明“生活決定意識”

    至此,我們實現了對“實證科學問題”的還原,並揭示了它的所有問題的關鍵所在,即在于終止“德國的批判”和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可以說,這已足以驅散籠罩在這一問題上的“迷霧”。但這是不夠的。筆者認為還有必要澄清馬克思就這一問題所要表達的本真目的。

    我們知道,馬克思終止“德國的批判”並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闡明與德國哲學的意識形態家們不同的見解,這種見解就是恩格斯所說的主要由馬克思制定的唯物主義歷史觀。之所以說是相互對立的見解,根本原因之一就在于︰在德國哲學的意識形態中,意識、思維、精神等被看作是前提,是第一性的存在,並且起支配作用,決定著生活世界;而馬克思則相反,他以現實為前提,把意識當作現實的人的產物,認為是生活決定意識。這就是說,馬克思從現實的、有生命的個人本身出發,把意識僅僅看作他們的意識,因而認為是生活決定意識。可見,馬克思終止“德國的批判”並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其本真目的就在于彰明他此時所形成的新見解,即“生活決定意識”這一歷史唯物主義新見解。那麼,馬克思又是如何闡述這一新見解的?

    第一,馬克思批判了所有帶有神秘和思辨色彩的觀點,站在科學的立場上揭示了意識的產生、演化和發展。在馬克思看來,意識是社會的產物,並且一開始就是如此。對于動物來說,它們的存在和生存都是出于本能,它們的存在並不像“人的存在是一種社會的存在”那樣,因而它們不會產生意識,它們所謂的“意識”反映其實是本能的條件反射。人在本質上與動物不同,“在我們已經考察了原初的歷史的關系的四個因素、四個方面之後,我們才發現︰人還具有‘意識’”。(13)馬克思認為,人所具有的意識是“由于需要、由于和他人交往的迫切需要才產生的”(14),它是人們物質行動的直接產物。但這種作為社會產物的意識並非一開始就是“純粹的”意識。因為在馬克思看來,“意識起初只是對直接的可感知的環境的一種意識,是對處于開始意識到自身的個人之外的其他人和其他物的狹隘聯系的一種意識”。(15)這就是說,意識在其還沒有變成“物質生活過程的必然升華物”之前,它只是對那種可以直接感性的自然界的一種意識。因而,此時的意識也就往往被當作對自然界的一種純粹動物式的意識。  但隨著交往的發展以及社會生活的形成,人們開始意識到自己總是生活在社會之中,總與他人互相聯系在一起。由此,人的意識開始擺脫最初的“純粹動物式的意識”形式,變成和社會生活本身一樣的“部落意識”。馬克思把它稱為“畜群意識”。但馬克思又強調,這種“畜群意識”與動物式的本能截然不同。“畜群意識”本質上是人的意識而不再是動物的本能,並且這種意識的發展是一種社會性的發展,而不是動物式的“進化”。也就是說,這種意識的發展與社會的生產力、人口等因素密不可分,並直接受它們的影響。

    與此同時,馬克思指出,隨著勞動分工開始得到長足的發展,開始從自發的或自然形成的分工變成伴隨物質勞動與精神勞動分離而形成的勞動分工(馬克思把這種勞動分工稱為真正的勞動分工),“從這時起,意識才能擺脫世界而去構造純粹的理論、神學、哲學、道德等等”。(16)這就是說,只有當精神勞動從物質勞動中單獨分離出來時,意識才能夠獲得自己運思的權利和空間,能夠使自己成為“純粹的”意識,如“純粹的”理論、神學、哲學、道德等。

    第二,針對“德國哲學”關于意識與生活關系的錯誤理解,馬克思明言,是生活決定意識,而不是意識決定生活。正是由于意識自身在演化和發展進程中獲得了自己運思的權利和空間,意識也就日益使自己能夠“獨立”出來,並彰顯自己的力量︰意識日益成為一種具有能動性的力量;它不僅能如實地反映社會歷史,審視社會現狀,而且能夠前瞻未來,引導人們的實踐。但也正因為如此,意識的能動性往往會被夸大、拉高,甚至被認為可以獨立于自然界,獨立于人類。例如,黑格爾便把絕對精神看作世界萬物的源泉和動力;作為源泉,它表明“一切其他事物,自然的一切規律,生活和意識的一切現象,都只是從這源泉里流出,它們只是它的反映”(17);而作為動力,它則表明世界萬物從其自身中外化出來的動力是它自身,即與它自身合一的否定性。從本質上看,這與黑格爾觀點類似的思想家之所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原因就在于他們曲解了意識的科學產生過程,把意識作為思考一切、從事一切的出發點,認為是“意識決定生活”。

    與此不同,在馬克思看來,“不是意識決定生活,而是生活決定意識”。(18)這一方面正如上述所分析的那樣,人們是自己的觀念、思想等的生產者,意識是社會的產物;另一方面則在于,無論在任何時候,意識都不能作為獨立的東西而存在,它只不過是人們作用于物質時所形成的觀念反映,“觀念的東西不外是移入人的頭腦並在人的頭腦中改造過的物質的東西而已”。(19)事實上,意識除了在其產生、起源上體現了“是由生活所決定的”之外,意識的內容和意識的變化歸根到底也都是來自于生活,是由生活所決定的。黑格爾曾一度指出,哲學是屬于它的時代的,是時代的精神,“它是整個客觀環境的自覺和精神本質,它是時代的精神、作為自己正在思維的精神”。(20)馬克思在唯物主義的基地上揚棄了黑格爾的觀點,指出︰“任何真正的哲學都是自己的時代上的精神的精華。”(21)在馬克思看來,哲學不屬于抽象概念的推演,哲學只表明它本身是對現實問題的回答,是對現實問題的反思。同時,馬克思指出,來源于現實生活、受社會存在決定的意識會隨著社會存在和現實生活的改變而發生變化。可見,馬克思在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的地方,闡明了他與德國哲學的意識形態家們相對立的見解,即生活決定意識,而不是意識決定生活。

    綜上,關于馬克思“實證科學問題”的三個澄清即得到了初步的落實。第一,就問題的原像而言,馬克思僅表明在思辨終止的地方,在現實生活面前,用歷史唯物主義的見解代替“意識的空話”、“獨立的哲學”,而沒有給歷史唯物主義定性是哲學還是實證科學。第二,馬克思終止的是“黑格爾以後的哲學”,是“德國的批判”,而不是以黑格爾為代表的思辨的唯心主義哲學;同樣,馬克思開啟的“真正的實證科學”是描述人的現實生活過程和人類歷史發展的歷史唯物主義的見解,而非孔德的實證哲學。第三,馬克思終止“德國的批判”並開啟“真正的實證科學”的目的,在于闡明與德國的意識形態家們根本不同的見解,即表明“生活決定意識”的歷史唯物主義新見解。當然,筆者的討論僅是一己之見。但毋庸置疑的是,這一問題關涉到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發展,值得進一步討論與深化。

    注釋︰

    ヾ參見俞吾金︰《歷史唯物主義是哲學而不是實證科學——兼答段忠橋教授》,《學術月刊》2009年第10期;段忠橋︰《歷史唯物主義︰“哲學”還是“真正的實證科學”——答俞吾金教授》,《學術月刊》2010年第2期;王曉升︰《哲學或實證科學?——歷史唯物主義理論性質熱討論之後的冷思考》,《哲學動態》2011年第6期。

    ゝ徐長福︰《求解“柯爾施問題”——論馬克思學說跟哲學和科學的關系》,《哲學研究》2004年第6期。

    ゞ卡爾•柯爾施︰《馬克思主義和哲學》,王南--、榮新海譯,重慶出版社,1989,第4頁。

    々路易•阿爾都塞︰《保衛馬克思》,顧良譯,商務印書館,2007,第15頁。

    ぁぅ(11)(12)(13)(14)(15)(16)(18)《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第526頁;第510頁;第514頁;第525頁;第533頁;第533頁;第533∼534頁;第534頁;第525頁。

    あ段忠橋︰《歷史唯物主義︰“哲學”還是“真正的實證科學”——答俞吾金教授》,《學術月刊》2010年第2期。

    ぃ俞吾金︰《歷史唯物主義是哲學而不是實證科學——兼答段忠橋教授》,《學術月刊》2009年第10期。

    いう(19)《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34頁;第34頁;第112頁。

    (17)(20)黑格爾︰《哲學史講演錄》第1卷,賀麟、王太慶譯,商務印書館,2013,第26頁;第60頁。

    (2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220頁。

作者︰ 陳永盛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