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經濟變革中的哲學問題及其研究路徑

2018年08月20日 03:15:15 來源︰ 《哲學原理》2017年12期

    馬克思哲學本質上具有批判性品格和現實性品格。在改革開放近40年中國道路探索中,我們不僅關注和充分發揮了馬克思哲學的批判性品格,而且在面向中國問題中也強化了馬克思哲學的現實性品格,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推進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更要形成由批判性品格和現實性品格綜合導向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性品格,讓學術研究不斷滿足時代的要求,在研究當代中國現實問題乃至全球性問題的過程當中,為世界闡發新的原理,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創新。

    在改革成為中國共產黨的鮮明旗幟和當代中國的時代特征的歷史新時期,緊扣時代的主題,梳理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創新的邏輯演進史,總結理論創新的歷史經驗,將時代中的問題凝練為哲學中的問題,發展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是推進中國哲學當代形態構建的時代要求和理論責任。由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主辦、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承辦的“第十七屆馬克思哲學論壇”9月2-3日在上海舉行。來自國內各主要高校和科研機構的近150位專家學者出席會議,並圍繞“經濟變革中的哲學問題”主題進行了深入研討。

    政治經濟學批判、哲學批判與世界觀建構

    政治經濟學批判史的梳理是建構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必要的學術環節。近幾年,學界展開了對西方經濟學的批判,包括從哲學角度所作的批判,但要是脫離了對學術批判史的梳理,那就很難判斷這種批判是否具有學術的合法性。再加上對“經濟”的整體性已在實存狀態上進行當代中國實踐經驗的解讀,在學術上就更應該加強思想史的研究。

    應該說,政治經濟學批判是馬克思思想的內核,這種批判不僅具有經濟學的價值,而且具有哲學與政治學的意義,這要求在研究馬克思的思想時,需將政治經濟學批判、哲學批判內在地溝通起來,真正地理解馬克思的思想進程。在這個意義上,不理解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哲學—政治學意義,就不可能真正地理解馬克思,更無法真正地堅持與發展馬克思的思想。而實際上,這一指向所預示的是一種科學的世界觀的完整建構。

    山西大學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所教授喬瑞金認為,哲學是關于世界觀的學問,政治經濟學則是關于經濟運行規律的科學。然而,1859年《政治經濟學批判(第一分冊)》出版時,恩格斯在為這部書寫的《序言》中,明確把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思想看作是“新的科學的世界觀”。恩格斯的這一論斷,其實並沒有引起馬克思主義哲學界的重視,因此。一百多年以來,政治經濟學基本來說一直在哲學理解的範圍之外,至少沒有納入哲學的話語和體系之中。在我們看來,這種隔離不僅造成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空洞和缺乏對根本性的現實問題的關懷,而且從實質上影響了它的發展和功能的發揮。因此,應該以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思想為基礎,基于恩格斯的基本看法和解釋,探求何以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思想是“新的世界觀”,以此闡釋馬克思主義哲學為什麼是“改造世界”的學問,對于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當是重要的。

    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思想的偉大意義在于完成了對整個歷史科學的科學認識,形成了正確的、科學的思維方式和研究方法,同時來指導現實的改造世界的活動。這一點既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本質特征,同樣也是整個馬克思主義理論和思想的本質特征。恩格斯認為,“馬克思過去和現在都是唯一能夠擔當起這樣一件工作的人”,唯物主義和辯證法的結合,尤其具有方法論意義。他認為馬克思對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就是以這個方法做基礎,這個方法的意義不亞于唯物主義基本觀點的成果。這說明馬克思對資本主義歷史和現實的認識,既有本體論的意義,也有認識論和方法論的意義,這就形成了新的科學的世界觀,也就是唯物主義歷史觀。這個唯物主義的歷史觀就存在于政治經濟學批判的思想中。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仰海峰論及《資本論》與資本主義社會的哲學批判時說到,《資本論》從總體上討論了資本主義社會的構型。在日常生活層面,商品交換使人進入一個形式化、結構化的物與物之間的關系結構中;在社會結構層面,資本邏輯的展開呈現出資本主義社會存在的形式化、結構化特征;而日常生活與社會結構的結構化運轉,使得社會意識主要體現為拜物教意識。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社會構型的批判分析,為我們理解資本邏輯的運行與人的社會存在狀況,提供了有力的指導。從資本邏輯入手重新討論馬克思的哲學,是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重要方向。

    馬克思以資本邏輯為內核,對資本主義社會日常生活、社會運行方式與意識進行了總體化的分析。在這個分析中,馬克思關注的是它們之間的內在互動關系,從而真正展現出資本主義社會與傳統社會的根本區別,以及資本邏輯結構化引起的全面轉型。

    在這些討論中,重要的不是外在的物以及物與物之間的關系,而是資本主義社會中隱形的關系結構。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正是這種隱形的關系起著主導一切的作用,這一關系像一個不斷擴大的螺旋,將一切吸納于自身中,使一切都成為資本邏輯結構化的要素。可以說,這一模型構成了資本主義社會的基本模型,馬克思主義的哲學批判就是要透視這一模型的運行方式及其後果,從資本邏輯的內部展現打破這一邏輯的力量,這是《資本論》研究中尚未充分展開的問題。對這一問題的探討,需要從《資本論》走向當代,以馬克思的方式面對當代社會歷史與思想文化。這是我們發展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一個重要方向。

    黑龍江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雋鴻飛談到了《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以下簡稱《手稿》)在馬克思思想形成中的基礎性問題,這實際上是對政治經濟學批判基本框架的厘清。他認為,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研究並不是要建構一個不同于古典政治經濟學的經濟學體系,而是對市民社會及其內在矛盾的揭示,進而尋求解決國家與市民社會、市民社會的個人與共同體的人的分裂和對立,以實現人類解放的目的。因此,馬克思始終將自己的經濟學研究稱為政治經濟學批判。正是在《手稿》中,馬克思通過對私有財產的本質揭示,闡明了政治經濟學物的運動背後所掩蓋下的人的活動的規律,從而擬定了整個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基本框架。

    在對《手稿》的討論中,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卜祥記認為,在《手稿》中,全部社會生活已經在本質上被看作是實踐的;《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的相關論斷乃是這一重要思想的總結與公開表達,而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所發生的“現實個人的活動”為前提、把“連續不斷的感性勞動和創造”作為“整個現存的感性世界的基礎”,並據此展開的對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宏大理論敘事,正是這一實踐哲學邏輯路徑的必然展開。正是依據這一邏輯路徑,對人類社會歷史發展規律的追問與探尋因此成為新哲學的學術使命,而由此生成的就是作為這一學術使命之學術性展開的理論結晶,就是馬克思唯物史觀。而唯物史觀的現實性指向,就是科學解剖資本主義經濟運行機制的理論準備。

    資本邏輯的重新反思

    2014年,在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歐美金融危機尚未完全結束之際,皮凱蒂的《21世紀資本論》正式出版,此書所討論的問題在金融危機的背景下廣為世人關注。《21世紀資本論》與當代資本主義、《21世紀資本論》與《資本論》、政治經濟學的當代闡釋、《資本論》與歷史唯物主義等一系列重大基礎理論和現實問題被提出和討論。

    《21世紀資本論》“引言”的第一句話是︰“財富分配是當今最能引起廣泛討論和熱烈爭辯的議題之一。”“讓財富分配議題回到經濟學研究的核心”成為新的時代呼聲。實際上,皮凱蒂的研究表明,一方面,不斷加大的貧富差距問題,已經成為我們時代的重要問題。另一方面,西方資本主義制度存在很大的虛偽性,在資本主義社會少數擁有資本的人所佔據的社會財富比例越來越高,且隨著代際的傳遞,貧富分化日益增大。因而,《21世紀資本論》研究熱的出現,實際上隱含著人們對當代資本主義本質的審視,對資本主義能夠帶領人類走向美好生活的質疑,對人類社會進入金融化世界之後的理性觀察,對馬克思的《資本論》能否為破解當下的人類問題提供思想資源等的反思,以及對各類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的觀照。在這個意義上,如何開掘馬克思《資本論》的思想資源,進而觀照當代人類社會所面臨的問題,才是馬克思主義哲學、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所要關注的問題。實際上,這也是對資本邏輯重新反思的成果。

    清華大學哲學系教授夏瑩認為,“共享”資本的內在矛盾導致了勞動階級的重構。她通過對數字資本主義運行中所產生的“共享”經濟的分析,揭示了在表面的“帶有共產主義色彩”的“共享觀念”之下隱藏著的資本運作以及其勞動階級的重構。共享經濟不僅沒有讓我們告別資本主義,恰恰相反,它是當代壟斷資本發展的最新形態,它用一個新的觀念(“共享”觀念)換取了資本,並推動資本的自我周轉產生利潤,並在這一過程中,以加速度的方式完成了生產性資本用了上百年時間所完成的壟斷資本的運行方式。而壟斷資本作為資本主義發展的最高階段,其內在矛盾不是消除了,而是更為尖銳了。

    “共享”與資本所具有的內在悖論在于,作為一種有效的壟斷資本形態,共享資本因為借助于共享觀念,以及新的媒介方式(互聯網的分享平台),表現形態上帶有浪漫主義的色彩,在多個方面表現出了對于資本的革命性與顛覆性,但這究竟是對資本邏輯的整體顛覆抑或只是用一種資本運作方式對另一種資本運作方式的替代呢?對這一問題的回答︰引導我們回到共享經濟與資本邏輯之間內在關聯來考察這一問題,審視馬克思意義上的資本悖論,進而認識到這是與共享觀念自身被資本化所帶來的一個悖論。共享觀念本身是一種帶有原始共產主義的觀念指向,它在理想狀態之上並不以盈利為目的,而目前這一觀念在資本邏輯的驅動下,首先作為吸納資本的一個口號,但最終卻以探尋盈利模式為最終指向。于是,當盈利模式一旦啟動,共享經濟運營方式就會與共享觀念相背離,而如果無法啟動相應的盈利模式,那麼共享型經濟又難以維系。這正是共享背後資本運行所帶來的必然悖論,而這也是對新型資本邏輯的再思考。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羅騫討論了資本範疇與現代性的辯證邏輯,他認為,馬克思說第二大社會形態是以物的依賴為基礎的時代。這個“物”不是指自然的實存,而是指對象化的商品資本關系。也就是說,現代社會擺脫了地緣和血緣的自然聯系,商品資本關系成了普遍的存在中介,一切存在物包括人本身都需要在商品資本關系中顯現自身,為自身的存在辯護。商品資本是現代存在物的對象性存在方式。按照盧卡奇的說法,這意味著在現代社會,社會本身社會化了,人真正意義上成了名副其實的社會存在。人們之間的聯系真正變成了一種社會性的、歷史性的聯系,社會歷史過程以商品資本生產為基礎並且受商品資本關系普遍規定。因此,要避免陷入非歷史的抽象,避免還原到抽象物性實存,我們對現實存在的理解就應該以資本為本質範疇,以資本範疇為中介,賦予資本一般的存在論意義。馬克思《資本論》對現代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考察,是對現代社會歷史存在基礎的揭示和批判,因此,對于現代性批判具有基礎存在論的意義。在這個基礎上,有待展開的是以資本範疇為基礎的歷史辯證法,是現代性的辯證邏輯。告別了形而上學思辨聯系,現代性辯證過程不再是沒有肉體的抽象概念之間的反思聯系,而是資本規定的社會性的、歷史性的存在過程和辯證運動。

    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馬擁軍提出,要超越對“資本邏輯”的模糊理解。他認為,絕大多數討論“資本邏輯”的人不知道資本邏輯是哪種意義上的“邏輯”。盡管列寧講得很清楚,《資本論》的邏輯來自黑格爾,但談論資本邏輯的人沒有幾個認真鑽研過黑格爾的邏輯學,不了解黑格爾的邏輯包括抽象知性的環節、矛盾展開的環節和矛盾揚棄的環節。因此,盡管馬克思談過從具體到抽象再從抽象到具體的兩條道路,《資本論》中也遵循了這兩條道路,但包括研究《資本論》的學者在內,都很難把握資本從產生到成長、衰落,直到滅亡的各個邏輯環節。我們應當向羅莎•盧森堡學習,在澄清“資本邏輯”本來含義的基礎上,進一步搞清楚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歷史界限。馬克思意識到,他在這里所談的資本主義生產的界限只是它的邏輯界限。他也認識到,資本主義滅亡的邏輯界限與歷史界限並不是一回事。

    改革開放進程中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出場與在場

    馬克思主義哲學是具有現實性品格的學說。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歷史進程中,馬克思主義哲學始終跟中國的革命、建設和改革的波瀾壯闊的偉大實踐相依相隨,理論與實際相互交織在一起,通過自身的出場與在場,在時代問題的破解中實現了理論的創新發展,進而推動了時代的變革。

    對于當代中國而言,最大的現實就是改革開放以及與之相配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完善與發展。時代問題是理論之源。在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中,馬克思主義哲學取得了長足的發展。

    復旦大學哲學院教授吳曉明認為,改革開放以來,馬克思主義哲學正是通過自身的出場與在場,彰顯了理論的時代價值和生命力,這集中體現為馬克思主義哲學基礎理論的探索與中國道路的學術表達。具體言之,就是在探索馬克思的現實觀、辯證法等基礎理論的基礎上,對中國社會變遷做出內在性反思,以中國道路的探索為世界開啟人類文明的新類型。

    蘇州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任平提出,改革開放近40年。在中國道路探索的歷史過程中,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特別是唯物史觀以自己的出場和在場為推動歷史變革作出了突出貢獻。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歷史時期,我們需要更加關注資本創新邏輯,對于今天的資本創新邏輯,不能簡單地回到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更不能否棄政治經濟學批判,而應把政治經濟學批判和社會批判、文化批判以及其他方面的批判結合起來。

    上海大學哲學系教授孫偉平強調,在經濟變革引發全球社會變革的時代,尤其是在人類步入信息經濟或智能經濟的時代,馬克思主義哲學,關鍵在于結合時代的變遷,對既有的諸如“勞動價值論”、“勞動創造財富”等問題作出新的闡釋。

    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張亮提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以自身在場和出場的方式作出了理論貢獻並取得驕人的成績,具體體現為︰學術自信的確立,中國學者與國外學者開展平等的對話,討論中國道路的世界歷史意義和中國和平崛起的必然性;基本學術範疇,或者說共同學術範式的加速形成。未來一個時期,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理論創新的重點在于,我們應從對理論創新的反思走向理論創新的實踐;始終加強對馬克思主義基本文本的研究、研讀;始終要吸收同時代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成果;要不避諱與非馬克思主義思潮的對話交流。

    武漢大學哲學學院教授何萍認為,揭示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內在機制,探索內在邏輯和未來發展,對中國道路和發展作出哲學的分析,是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尤其是文化哲學在改革開放歷史進程中作出的重要貢獻。全球化、現代性批判、文化軟實力,是新時期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需要加以認真思考的問題。

    歷史經驗證明,在全面深化改革重要歷史時期,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只有通過自身的出場與在場,關注重大理論和重大現實問題,提出標識性概念與重大學術命題,才能在構建當代理論形態中發出時代先聲,成為人類歷史發展實踐之先導。

    對中國道路的哲學探索

    毫無疑問,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為中國道路的探索提供了理論指南和思想資源。同樣,在中國道路的哲學表達中,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在回應當代中國實踐需要,聚焦中國問題、總結中國經驗的過程中,取得了多方面的理論成就。在不同階段上,對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探索,發揮了理論先導的引領作用,成為改革開放時期中國道路的學術表達。

    吉林大學哲學社會學院教授邴正認為,在當代中國道路探索中,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時刻關注現實問題展開理論創新。例如,對理想境界問題做出了新的分析。他認為,哲學的理想追求就是人的進化和人的全面發展,最終實現人真正的價值,這是馬克思一貫的追求。只有融通了馬克思的哲學理想與現時代中國的社會理想,才能為社會的價值觀探尋核心的坐標,找到符合當代中國社會進步、推動中國道路探索的理想坐標。

    在中國道路探索的歷史進程中,我們遭遇到了新的現實問題,如何破解這些問題?需要馬克思主義哲學在理論層面作出探索。

    復旦大學哲學院教授余源培提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的社會取得了長足發展,但同時也面臨一系列現實的問題,在這些問題中,生態問題是值得關注的問題之一。對于破解生態問題,關鍵就在于在當前的經濟改革中,應當增強駕馭市場的資本能力,在市場與自然規律產生矛盾的時候,要學會將尊重自然規律放在首位,強調社會改造和夯實道德支撐,以人為本,推動生態文明建設。

    在中國道路的探索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和完善,是值得關注的另一個重要問題。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豐子義認為,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和完善進程中,我們一方面必須借助資本來展開我們的現代化建設,同時,也要注意資本的負面影響。最關鍵的是,不僅要著眼于馬克思對資本邏輯批判,更要結合中國社會的具體情況,對資本邏輯的新形式、新特征等作出理論的闡釋,為推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進一步發展提供理論支撐。

    改革是我們進行具有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的重要方面。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歷史時期,中國道路的探索必然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矛盾和問題,要破解這些矛盾和問題,理論路徑在于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同樣,在中國道路探索的進程中,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也將繼續向中國和世界提供新的理念和思想。

    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創新,應該說有多種路徑,例如,文本解讀、學科對話、現實觀照等,但是,最為根本的是,我們是否面向全面深化改革中所遭遇到的時代性問題,並作出學理性的探索。

    華中科技大學哲學系教授歐陽康提出,經濟變革是全面深化改革中最大的現實。對于未來的哲學創新而言,就是在深化對于馬克思主義實踐哲學的功能認識的基礎上,表達一種方向性的取向,即將經濟的合理性進一步提升到實踐合理性,對諸如全球治理、資本邏輯與社會邏輯的調和等重大實踐問題的分析。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張文喜對之作了進一步的闡釋,推動經濟變革不僅需要經濟學的理論,更需要哲學尤其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資源。實踐證明,只有哲學與經濟學的聯姻,才能真正推動社會的發展以及人類文明的進步。因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就是在哲學與經濟學的問題綜合與交叉研究中推動理論創新。

    中共中央黨校哲學教研部教授韓慶祥認為,在當代中國社會發展逐漸從欠發展走向發展起來的歷史性變革階段,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階段,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應該在哲學理念、哲學主題、哲學思維方式上構建一種與時代發展水平相符合的哲學,這種哲學主要體現為普惠哲學。

    南開大學哲學學院教授李淑梅提出,面向現實問題的基礎理論回歸,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的重要途徑。例如,馬克思提出要超越資本統治,建立一個新的聯合體以及未來的理想社會思想,這對于我們構建和反思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具有重要價值。

    馬克思哲學本質上具有批判性品格和現實性品格。在改革開放近40年中國道路探索中,我們不僅關注和充分發揮了馬克思哲學的批判性品格,而且在面向中國問題中也強化了馬克思哲學的現實性品格,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推進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更要形成由批判性品格和現實性品格綜合導向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性品格,讓學術研究不斷滿足時代的要求,在研究當代中國現實問題乃至全球性問題的過程當中,為世界闡發新的原理,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創新。

    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副總編輯孫麾在論壇總結發言中指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呈現出三個意識︰問題意識、批判意識、創新意識,與之相對應,實現了三個理論自覺。一是基于馬克思哲學,自覺構建新的分析框架,形成新的話語方式,整合各種理論資源的優點,融合各文明最新的和優秀的成果,在直接面對中國問題和整個世界的文明對話的過程當中,顯示哲學真正的解釋力和時代高度;在跨學科綜合中,顯示哲學立于學術前沿的導向性。二是基于馬克思哲學,自覺建構批判的思想路徑,其中首要的不是脫離我們所處的歷史階段和歷史方位的單純的意識形態批判甚至文化批判,而是走向歷史深處,通過政治經濟學的批判,真正揭示社會變革的經濟性質,以及由這種性質所決定的社會變革的性質。三是基于馬克思哲學改變世界的本質,自覺在中國現實中開發新的原理,至關重要的是緊扣具有鮮明時代特征和世界歷史意義的中國社會存在和社會發展的全部豐富性的基本邏輯,以及這一邏輯展開的歷史必然性。偏離了這個基礎,理論就會成為無本之木、無源之水,就會淪為形式化的外部反思。堅持問題導向、深化對改革規律的認識和運用,集中體現了國家對于理論的需要及其迫切程度。馬克思主義哲學對中國問題的深切把握、對中國道路的深刻表達、對中國改革的理論創新,則集中體現了理論的實現程度。

鏈接地址

作者︰ 李瀟瀟/王海鋒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