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空間生產的市場化與當代城市發展批判

2018年08月20日 03:17:21 來源︰ 《哲學原理》2017年12期

    自20世紀70年代列斐伏爾提出空間生產的概念以來,關于空間生產理論的研究一直是理論界的一個重要話題。空間生產問題作為一個社會問題出現,在根本上是一個現代性問題。就是說,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空間生產問題才真正作為一個社會問題在理論上被加以反思。作為人類社會的一個基本現象,空間生產本身是一個歷史的發展進程。在當代,空間生產又呈現出新的發展狀況和特點,空間生產的市場化是其中的一個具有顯著時代性特征的新趨向。城市的發展與建構是當代空間生產最具顯示度的領域,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對當代城市發展帶來了直接的影響。這種影響客觀上有促進經濟社會發展與進步的一面,但同時也造成了當代城市發展中的諸多現實問題。深入、合理地審理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現象成為一個理論任務。

    一、空間生產及其市場化趨勢

    談到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首先應明確什麼是空間生產及其影響因素和發展機制,這不僅是問題討論所必需的觀念前提,同時也為深入探討空間生產市場化發展的歷史基礎與現實影響提供了基礎性的切入點。關于空間生產的概念我們在一些文章中已經做了較為細致的闡明,出于敘述完整性的需要這里再簡要概述一下我們對空間生產的理解與界定。所謂空間生產就是通過物質資料在物理空間中的重置或重構創造出符合人生活需要的空間產品的過程。空間生產並不是獨立于物質生產之外的生產類型,空間生產首先是物質生產,但又不同于一般的物質生產。“空間生產”的概念突出了生產的結果即物質產品作為空間產品所具有的空間屬性和所體現的空間意義,以及這種空間屬性和空間意義對人的生活所具有的作用和價值。ヾ空間生產是一個歷史的發展過程。空間生產的發展,不僅表現為人類生活的物理空間的擴張,更表現為人們社會生活中所利用的空間形式日益遠離原初的自然空間狀態,不斷創造出新的空間形式和空間關系。

    空間生產的結果是空間產品。任何物質生產都需要一定的空間前提。空間產品的特殊性在于它既是以往生產活動的結果同時又為進一步的物質生產提供了空間前提。也是在這樣的意義上,從歷史唯物主義視野來看,空間生產構成了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基本途徑和表現方式。根據唯物史觀,任何物質生產同時也生產著社會關系,這種社會關系反過來制約著進一步的生產活動。就此而言,空間生產一方面受到既有社會關系的影響和制約另一方面又構成了社會生產關系建構和發展的基本方式,是社會關系再生產根本路徑。在自然條件一定的情況下,空間生產更取決于社會因素,有什麼樣的社會關系狀況就會有什麼樣的空間生產狀況。由此可以理解,為什麼列斐伏爾會強調“空間是政治的、意識形態的。它真正是一種充斥著各種意識形態的產物”ゝ。與此同時,空間生產狀況又影響著社會關系的建構,空間產品的生產和消費必然帶來相應的社會關系後果,怎樣生產和消費空間產品就會造就怎樣的社會關系。“遠親不如近鄰”的俗語根本上反映的是空間狀況對社會關系的影響。正如愛德華•索加所強調的,“如同空間與時間的關系一樣,社會性和空間性彼此(通常總是沖突著)推動、互為因果從而辯證地融合在一起”ゞ。

    明確了空間生產的基本內涵我們再來看何謂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空間生產是一個歷史的發展進程,在每一個歷史時期,空間生產狀況既取決于生產力發展狀況又受到該社會階段生產關系狀況的制約。比如居住空間的建構,四合院的建築一方面是與古典社會物質技術水平相對應的,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宗法社會等級關系的要求。現代社會盡管有了更高、更好的物質技術條件從而使建造四合院成為更加容易的事情,但是這種居住空間形式不再成為現代人的選擇。再比如傳統農業社會中城市的建構,政治或軍事的因素在其中佔有突出的地位,呈現出顯著的政治上的“中心—邊緣”理念和結構。而在現代工業社會中,城市建構則主要依經濟發展需要而展開,經濟中心成為城市規劃的主導理念。自然經濟條件下凸顯的是相對孤立與封閉的空間存在,所謂“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而隨著交換的發展尤其是現代市場經濟的形成與發展,空間上的普遍交往成為主導的生活方式,歷史因此成為“世界歷史”。總之,同生產力發展與生產關系變革狀況相聯系,空間生產也不斷呈現出新的特點和趨勢。這種歷史性特征在當代也有充分的顯現,其中一個突出的方面即在于日益深化的空間生產的市場化趨勢。

    所謂空間生產的市場化即空間生產的商品化,簡單一點來說是指空間生產在其社會性質上日益呈現為商品生產,市場原則主導空間生產的整個過程。空間生產不再僅僅是使用價值的生產過程,而更表現為價值增值的過程。空間產品不再僅僅是具有一定使用性的物質產品,而更是作為蘊涵價值增值的商品而存在。空間生產的首要直接目的不再是空間產品的使用價值而在于空間產品作為商品所實現的價值增值,使用價值的生產退居為實現價值增值的手段。在空間產品的生產、分配、交換和消費的整體過程中,市場原則是其中首要的和基本的準則,市場機制成為制約空間生產具體發展進程的主要力量。

    就是說,空間生產的市場化在空間產品的生產、分配、交換和消費各個環節都表現出來。首先,就空間產品的生產而言,空間生產的市場化表現為價值增值取代使用價值成為空間生產的首要的根本的目標指向,市場原則主導空間生產要素的使用方式和結合方式。其一,空間生產作為商品生產當然要生產一定的使用價值,空間產品的效用性影響和制約著價值增值的實現程度。但是,蘊含在產品中的價值增值才是生產的直接目標,產品的效用即使用價值只是實現價值增值的手段。在這樣的情形下,價值增值及其實現成為一切空間資源的開發、使用所環繞的軸心,只要能夠滿足最大限度增值的需要,任何形式的空間資源的開發和利用都是可行的。資本對價值增值的追求具有無限的性質,空間生產市場化以後在空間產品的生產上也表現出無限擴張的性質和趨勢,這種擴張首先考慮的不是社會的實際需要而是價值增值。其二,與空間生產的商品化趨勢相適應,空間生產要素作為商品生產的要素出現,空間資源和空間條件被作為商品納入到空間生產的過程。資本數量的多寡成為空間資源佔有狀況的根本依據,誰擁有更多數量的資本誰就可以更多地佔有空間資源。不僅如此,空間生產要素的使用方式也被市場化要求所主導,怎樣能夠帶來最大限度的利潤就會被怎樣使用。比如一塊土地是用來建住宅還是高爾夫球場,完全取決于哪個市場利潤空間更大。其次,就空間產品的分配而言,空間生產的市場化表現為完全按照資本原則進行產品分配。空間產品的生產者並不一定是空間產品的擁有者,在生產要素被商品化的前提下而是誰出資誰佔有。空間產品的分配權力掌握在資本手中,既不是按勞分配,更不是按需分配,而是按資本分配。在這樣的意義上,空間產品成為資本的一種具體存在形式。再次,就空間產品的交換而言,市場化的活動即是交換活動,廣義的市場就是交換關系的總和。在這樣的意義上,一切進入交換活動領域的空間生產活動和空間產品都是市場化的。這里,我們不是在一般交換活動的意義上來談論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的,而是指空間生產作為商品生產出現,空間生產一開始就是以用于交換為指向的。在這樣的情形下,能否用于交換,是否有利于交換,是否有利于獲得最有利的市場價格(比如樓盤推出的時機),都成為空間生產活動的重要考量因素。最後,就空間產品的消費而言,空間生產的市場化表現為市場原則主導空間消費,“誰購買誰消費”的市場原則成為空間消費的最根本準則。空間產品的消費包括生產性消費和生活性消費,無論哪種類型的消費,遵循市場交換原則來獲得消費權日益成為空間消費的主導原則。不僅諸如住宅等生活所必需的空間生活資料要按照市場原則獲得,具體生活形式(諸如觀光旅游、休閑娛樂等)的展開所需要的空間資源和條件也日益按照市場的原則來獲取。不支付動輒幾百元的景區門票就不能在該景區休閑;如果對價值幾萬元甚至幾十萬元的高爾夫會員證望而卻步,也就意味著與這項運動是隔離的。誰購買誰消費,不購買就不消費,這已經成為當代空間消費的一個基本原則。

    總之,市場化是當代空間生產發展的一種重要趨勢,這種趨勢在當代的空間建構中日益凸顯。那麼,空間生產的市場化意味著什麼?空間生產的市場化對于當代社會發展會產生怎樣的影響?深入審視這一問題需要對空間生產市場化的歷史後果有一個宏觀的把握和澄明。

    二、空間生產市場化的歷史後果

    就當代社會發展進程而言,空間生產市場化的趨勢對于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尤其是在社會生產相對落後的國家和地區,空間生產市場化的發展成為促進社會生產和生活進步的一個重要動力。在理解空間生產市場化趨勢的合理性的時候,至少有這樣幾個方面值得我們關注︰

    首先,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有利于空間資源的合理化配置,有利于空間資源的高效使用。相對于人類社會以往已有的各種生產形式,市場是最為高效的配置資源的方式,最有利于各種資源和生產要素的優化組合。這也是當代進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的一個根本立足點。市場化配置資源,當然也包括空間資源和條件。空間生產的市場化,一個重要內容和表現就是生產所必需的空間資源與條件采用市場機制來進行調配。在市場體系下,利潤豐厚的領域往往意味著同時也是社會需求旺盛的領域,空間生產的市場化必然引導空間資源和條件向社會需求旺盛的領域集中,這也就是空間資源配置的合理化。同時,市場活動以最大化逐利為根本目標。空間生產的市場化必然要求最大限度地提高空間資源的使用效率,提升其效能,因為越是這樣越有利于最大利潤的實現。而這也意味著空間生產本身的發展與提升。由此可見,空間生產的市場化在客觀上促進了生產力的發展,促進了生產效率的提升。尤其是在空間生產相對落後的狀況下,市場化發展為空間生產的擴張和提升提供了巨大動力。

    其次,與上述情況相聯系,空間生產的市場化促進了空間生產的發展及其生產效率的提高,這不僅意味著空間產品的數量大大增加也意味著空間生產質量的提升。這樣一來,不僅能夠最大程度地滿足社會生活需求而且能夠極大促進社會生產的發展。這包括兩個層面的意思︰其一,人的生命的存在和發展需要一定的空間性的物質生活資料。“人們為了能夠‘創造歷史’,必須能夠生活。但是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東西。”々“不言而喻,野蠻人的每一個家庭都有自己的洞穴和茅舍,正如游牧人的每一個家庭都有獨自的帳篷一樣。”ぁ空間生產市場化的發展,極大地增加了空間產品的數量,能夠更為充分地滿足社會日益增長的對空間性物質生活資料的需求。尤其是在社會生產相對落後的情況下更能彰顯這種意義。其二,空間生產是特殊類型的物質生產,空間產品不僅能夠滿足生活性消費,更為進一步的空間生產和其他物質生產的發展提供了必要的空間前提和條件。空間生產越是發展,空間產品的數量越多,越是為社會生產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可能。在這樣的意義上,空間生產的市場化在客觀上有促進社會發展和進步的一面。

    再次,空間生產市場化的積極意義還在滿足社會需要的方式上體現出來。社會發展對空間產品的需要,無論是生活性需要還是生產性需要,不僅表現在數量方面的日益增長上,也在對空間產品質量不斷提升和類型不斷多樣化的要求上表現出來。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使得空間產品的提供,無論是在數量上還是在類型的多樣性上,都大大增加。這是因為,盡管空間生產的市場化使得空間生產活動以價值增值為主要目標,另一方面又不得不考慮社會的實際需求狀況,因為只有最大限度地滿足社會需求,才能最大限度地完成交換和消費,價值增值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實現。因此,市場化發展不僅使空間生產能夠最高效地最大化展開,而且能讓空間產品最大限度地契合社會的實際需要。越是能夠提供社會需要的空間產品就越能夠獲得最大限度利潤,越是能夠發現和把握社會的需要,就越是可能提供社會需要的空間產品。這樣一來,盡管空間生產市場化的現實目標是狹隘的,首先是為了資本的價值增值,但在客觀上卻造就了相對合理的滿足社會空間需求的方式。

    另一方面必須看到,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以追逐最大化利潤為根本目標,這樣的目標具有歷史的狹隘性。由此,以市場化為取向的空間生產在其社會後果上必然產生這樣那樣的消極影響。進入現代社會以後,尤其是隨著大規模城市化發展的展開,城市建構成為空間生產最具顯示度的領域。空間生產市場化的後果在當代城市建構中更加突出的呈現出來。從當代城市發展來看,空間生產市場化所造成的問題在四個方面尤為引人注目︰

    第一,空間生產的市場化造成了當代城市空間建構和發展中的空間非正義,空間生產市場化的擴張是以人的空間權益的相對喪失為前提的。空間是人的生存和發展的基本條件,因而享有相應的空間權益屬于基本的人權。空間生產的市場化意味著空間生產本身成為資本增值的途徑,追求利潤最大化成為根本導向。在追求最大利潤的過程中,空間生產所具有的利潤空間必然被擴大到極限。一方面盡可能降低空間生產的成本,甚至不惜采用非法的手段。比如在土地征集中各種屢見不鮮的“強拆”事件。另一方面盡最大可能提升空間產品的價格,最極端的例子就是城市住宅價格的飛速增長。在這樣的發展中,空間生產造就了無與倫比的利潤空間。這也是在城市化的快速發展中資本大量涌入這一領域的根本原因。而在“誰購買誰消費”的冠冕堂皇的面具下,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不僅獲得了合法性的身份而且塑造了合理性的形象。這樣的形象又反過來進一步鼓勵了市場化趨勢,縱容了逐利行動。然而在一個社會中,如果社會成員不能以其正常收入途徑來充分獲得其生存和發展所應有的空間資源和空間條件,那麼實際上就是對其空間權益的變相剝奪。“以資本為核心、以利潤率最大化為導向、以地方政府片面的GDP追求為價值特征、以制度公正相對缺失為條件的空間生產和空間再造,是建立在不斷剝奪農村居民和城市弱勢群體對空間居住和享有權的基礎之上的、因而是對空間正義原則的侵害。”あ

    第二,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造成了當代城市空間建構的失序。逐利原則是市場運行的基本原則,市場運行中一個重大的基本矛盾在于,單個組織的市場行動是高度自覺的,而市場整體運動則呈現出盲目性。由于這樣的狀況,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對于當代城市空間的建構帶來雙重失序的現象。一是城市空間拓展的失序。由于空間生產所蘊含的巨大利潤空間,在快速城市化過程中大量資本集中涌入這一領域,由此帶來的後果是,城市地理空間的片面擴張,城市建構表現為所謂“攤大餅”式的發展,空間資源被片面開發、過度開發;與此同時,城市物理空間的拓展缺乏實際社會生活內容的充實與展開,造成了城市擴展中大量的“死城”現象。這不僅導致了農地資源流失、生態環境破壞等各種問題,更造成了大量農村人口和城市弱勢群體因失地和失居而帶來的社會矛盾。二是城市空間面貌的失序。這種失序不僅表現為物理空間面貌的失序也表現為城市表達的失序。建築空間的設計、建造,完全出于當時的市場考量。單個建築空間或區域空間的建構似乎很新穎、有特點,考慮得科學、周到、嚴密,但就整個城市空間而言卻顯得雜亂無章,不知所從。不僅城市物理空間的建構帶有無序性,這些物理空間的文化表達也是失序的。比如各種新建的建築設施、住宅小區或是城市道路的命名,帶有顯著的市場化、隨意性特征,除了濃厚的商業氣息很難表達其他文化精神。

    第三,空間生產的市場化造成並加劇了城市空間的分化與對立。空間生產實質上是通過物質資料的空間重置來獲得相應空間產品的生產過程。空間生產要素的數量多寡及其集中狀況直接決定空間產品的數量和質量。空間生產的市場化不僅使空間的生產要素以商品化的方式被使用,更重要的是空間生產的後果即空間產品作為商品被消費。由此造成的後果是,在生產上,空間資源和條件以市場的需要並按照市場的方式集中起來,市場需要的不同勢必造成空間產品亦即空間本身的分化。比如,環境優美的別墅區與一般住宅小區之間存在顯見的空間差異,更與髒亂差的貧民窟有根本的不同。而在消費上,“誰購買誰消費”的市場原則進一步強化了這種空間的分化,勢必把社會成員分成兩部分,其中一部分被排除在這樣的空間之外。比如高檔精品店顯然不是普通大眾能夠經常光顧的。事實上,市場化的空間建構一開始就是以市場化的消費為指向的,市場的需要主導空間生產進程。前文已經指出,空間生產影響著社會關系,怎樣生產和消費空間產品就會造就怎樣的社會關系。這樣一來,市場化條件下城市空間的分化必然帶來社會關系的分化,造成社會關系的格式化和固化。當社會關系被格式化並限定于特定的城市空間的時候,勢必造成社會關系溝通渠道的堵塞,帶來眾多的社會矛盾和問題。

    第四,空間生產的市場化造成了城市的資本化和城市生活的殖民化。空間生產的市場化意味著空間生產成為資本生產的途徑,空間產品成為資本的具體存在形式。這樣一來,在空間生產市場化的前提下,城市空間本身成為資本的存在樣態,城市空間的建構、城市的拓展以資本的增值為首要目標。這也就是說,城市被資本化了。城市的資本化亦即資本的城市化,是同一個發展進程的兩種不同視角的表述,在其現實性上都表現為城市成為資本本身。在城市資本化的情形下,城市生活被資本殖民化。市場關系滲透于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資本規則主宰著整個生活過程,生活關系在根本上成了物化的資本關系。城市生活圍繞著資本的邏輯而展開,生活的本真精神日益為資本的邏輯所侵蝕、取代。

    總之,空間生產市場化發展具有二重的性質,在審理這種發展時必須堅持歷史的眼光,保持全面、合理的態度。那麼,是什麼促進了空間生產市場化的發展?如果說空間生產是一個歷史的發展進程,為什麼只是在當代才呈現出空間生產市場化的顯著趨勢?其歷史基礎又是什麼?闡明這些問題需要對資本的當代發展有深入的理解和把握。

    三、空間生產市場化的歷史基礎與現實成因

    當代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是同當代資本關系的發展狀況密切聯系在一起的。空間生產發展狀況不僅取決于生產力的發展水平而且受到生產關系狀況的制約,有什麼樣的生產關系狀況就有怎樣的空間生產狀況。與資本關系的歷史發展相適應,在當代市場化發展成為空間生產的必然趨勢。資本的當代發展狀況及其要求構成了空間生產市場化趨勢的歷史基礎與現實成因。

    在深入把握資本的歷史發展與當代空間生產市場化之間關系的時候,首先要對資本本身有深入的認識和把握。就我們所討論的主題而言,關于資本,有幾個方面的內容是不能忽視而必須首先予以強調的。第一,資本的歷史本性在于追逐最大化利潤,實現自身最大限度地增值。這種增值通過勞動力商品的購買與使用在生產領域形成、產生,沒有生產在根本上就不會形成資本的價值增值。盡管交換本身不會形成價值增值,但是資本增值的實現又離不開交換。因此,資本要實現最大限度的增值,一方面要進行最大限度的生產,另一方面要進行最大限度的交換。交換的完成情況最終又受到消費的制約,最大限度交換的需要刺激資本千方百計地去促進最大限度的消費。第二,無限增值的本性造就了資本不斷創新的本能和沖動。“資產階級除非對生產工具,從而對生產關系,從而對全部社會關系不斷地進行革命,否則就不能生存下去。反之,原封不動地保持舊的生產方式,卻是過去的一切工業階級生存的首要條件。生產的不斷變革,一切社會狀況的不停的動蕩,永遠的不安定和變動,這就是資產階級時代不同于過去一切時代的地方。”ぃ資本的這種創新本能和沖動既在生產方面表現出來也在交換和消費方面表現出來。創新伴隨著資本發展的整個歷史過程。第三,資本追求的價值增值是一般形式的財富而不是具體財富。“每種勞動所生產的都是一般財富而不是特定形式的財富。”い只要能夠帶來最大化利潤,生產過程中采取什麼樣的財富形式,勞動力在哪個部門使用以及怎樣使用,對于資本而言都是無所謂的。明確了這樣幾點我們就能夠理解資本的發展如何造就了空間生產的市場化。

    無限增值的沖動驅使資本展開最大限度的生產,正因為如此,擴大再生產是資本主義生產的基本特征。一方面資本盡其一切可能來促進生產力的發展,“資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剩余勞動的方式和條件,同以前的奴隸制、農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于生產力的發展,有利于社會關系的發展,有利于更高級的新形態的各種要素的創造。”ぅ另一方面資本又盡一切可能把既有生產力進行最大限度地發揮。“資本的趨勢,為了增加相對剩余時間,必然把生產力提高到極限。”う資本主導下的生產客觀上促進了社會進步,也造就了最有利于社會需要滿足的方式。但是,生產無限擴張的趨勢必然造成同市場需求相對有限性之間的矛盾,經濟危機不可避免。盡管資本創新的本能也在交換和消費方面發揮著作用,通過市場的擴張、佔有市場方式的創新以及對消費的創造、引導等途徑,資本一次次成功地緩解了既有危機,造就了一輪又一輪的發展神話,但是始終逃脫不了再次遭遇更猛烈的危機的命運。資本的危機還在另外一個向度上體現出來。物質生產當然需要物質資源和環境的支撐,最大限度的生產必然是對自然資源和環境最大限度的消耗。當這樣的消耗發展並積累到一定程度時就造成影響整個人類生存和發展的生態危機。也正是在這樣的意義上,反思當代生態危機問題時要追溯到對資本關系的歷史本性的批判。但是,生態危機的形成和發展同時也是對資本發展的限制。生態危機意味著自然資源和環境狀況無法再給無限的生產擴張提供充分的物質條件支撐。這也就是說,資本無限增值所必需的生產無限擴張的趨勢受到遏制,亦即資本的本性受到遏制無法得到滿足,因而這也就是資本的危機。生態危機和經濟危機一樣都是資本危機的表現。

    生態危機的形成和發展表明資本積累在原來的歷史界限(經濟危機)的基礎上又遭遇了自然的界限,各種現代性危機的爆發實質上是資本既有積累方式遭遇危機的綜合顯現。創新的本能必然驅使資本尋求更為靈活的積累方式,由此造就了各種後現代主義話語。在這一發展進程中,空間生產對于資本生產而言具有了不同的意義和地位,如同哈維指出的,“在後現代主義文化形式的崛起、更加靈活的資本積累方式的方式的出現,與資本主義體制中新一輪的‘時空壓縮’之間,存在著某種必然的聯系”(11)。前文已強調指出,資本的增值來自于生產領域,最大限度增值的需要驅使資本展開最大限度的生產。但是必須注意的是,在傳統工業資本形態下,具體生活資料(首先是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是資本實現積累的主要方式和基本途徑。物質生產不僅需要相應的自然資源和環境的基礎,也需要相應的空間條件,比如廠房的建造。資本擴大再生產首先表現為生產的空間擴張。同時,空間擴張還為資本生產效率的提升提供了可能,生產過程的不同環節在不同的空間下同時進行從而能夠大大提高勞動生產率。此外,“資本的必然趨勢是沒有流通時間的流通”(12),空間擴張也為流通時間的壓縮提供了條件。因此,盡管具體生活資料的生產是資本積累的基本途徑,但資本同時也對空間生產有相應的要求。另一方面,在這樣的積累方式下,空間生產主要是為具體生活資料的生產提供條件,本身卻不是資本增值的途徑。因而,資本對空間生產的需要更多地表現為數量上的要求,而對更高質量的空間生產的追求缺乏足夠的動力。空間生產只要能夠滿足具體物質生產不斷擴張的需要,對于資本而言就足夠了。這時,資本對空間生產發展的促進主要表現為空間生產同質化的擴張。隨著經濟危機、生態危機等各種現代性危機日益猛烈地爆發,資本原有積累方式遭遇根本挑戰,造成了資本原有存在方式的根本危機。在這樣的前提下,創新積累方式成為資本發展的必然選擇。所謂的“後工業社會”、“知識社會”、“網絡時代”、“非物質勞動”等概念的提出,實質上是對資本積累方式的創新和改變從特定視角的概括和反應。也正是在這樣的歷史語境下,資本對空間生產的利用方式發生了變化。空間生產對于資本生產而言,不再僅僅是為資本生產提供空間條件和前提,其本身成為資本增值的一個基本途徑。哈維所說的“新一輪的‘時空壓縮’”,實質上就是空間生產本身成為資本增值途徑的根本表現。這時,空間生產的直接目的是商品生產,首先不是為了社會發展的需要而是為了交換的需要,是為了價值增值的需要,空間產品作為商品出現。盡管為了交換即價值增值的實現不能不考慮空間產品的社會需求性,但是這種對社會需求性的考量首先是為了價值增值的實現而不是社會需求本身。

    由此可見,把空間生產本身作為資本增值的直接途徑是資本原有積累方式遭遇危機的結果,是資本存在的歷史形態創新發展的結果。當代空間生產在資本生產中地位的變化,雖然不能說是資本積累方式創造性轉變的唯一結果,但卻是其中的一個重要結果,是資本積累方式轉換的一個重要路徑和方式。就此而言,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是資本推動的結果,資本的歷史本性及其解決當代危機的需要是構成空間生產市場化的歷史基礎與現實成因。事實上,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以及其他各種資本積累方式的創新(比如哈特和奈格里所強調的“非物質勞動”的發展及其霸權地位的形成),的確在很大程度上拓展了資本發展的空間,緩解了資本的危機。一方面,由自然資源和環境的有限性所造成的對物質生產不斷擴張趨勢的限制,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緩解;另一方面,那種以具體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為主要增值途徑的資本積累方式所遭遇的歷史界限,即市場的有限性對資本增值的實現的限制,在空間生產市場化以後也獲得了更大的彈性空間。比如,人們對自己具體生活形式的展開(例如休閑娛樂)所必需的空間資源和條件的消費,遠比對某種具體生存必需品(例如食物或衣服)的消費具有更大的彈性。這樣一來,以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為表現形式之一的當代資本積累形式的創新與轉換,就成為當代背景下資本在遭遇危機後延續自己存在的必然選擇。

    市場化發展是當代空間生產發展的一個顯著趨勢。這一趨勢的形成和發展在根本上是當代資本積累方式創新所驅動的結果。審理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現象不能離開資本發展的整體歷史視野。就歷史唯物主義的當代發展而言,當代資本積累形式的創新與轉換(空間生產的市場化是表現形式之一),既給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提出了新的任務又為實現歷史唯物主義的當代出場提供了契機。事實上,當代資本積累形式的變化不僅在空間生產市場化方面表現出來,也在其他方面表現出來,比如非物質勞動霸權現象(哈特和奈格里)。因此,需要在更為宏觀的視野中、在與其他歷史現象的聯系中來審視和把握空間生產的市場化趨勢。只有這樣才能對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給予深度的澄明。

    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就其歷史後果而言具有二重的性質。在經濟社會發展相對落後的狀況下,空間生產的市場化發展對于社會生產力的進步、對于加速城市化發展進程無疑具有重要的意義。但同時必須看到,市場化的發展具有歷史的狹隘性,在根本上與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的終極價值取向是相悖的。因此,對于當代以市場化為主導的城市建構應保持清醒而合理的認識。空間生產市場化後果的二重性植根于資本關系在歷史發展進程中作用的二重性。也就是說,在審視當代城市發展與城市化進程的時候,要辯證地看待資本的作用。利用資本在經濟發展中的積極作用來促進城市發展,這是當代城市化進程中發展主體性的重要體現。但是,單純資本邏輯主導下的城市發展又必然造成眾多的社會矛盾和社會問題。在城市化的進一步發展中如何矯正由于單純資本邏輯主導所帶來的各種城市問題成為時代的任務。就此而言,建構馬克思主義城市觀是一個重要的理論思路。換句話說,當代城市發展現實呼喚馬克思主義城市觀。不過這已經不是本文的討論主題了。

    注釋︰

    ヾ參見莊友剛《何謂空間生產?——關于空間生產問題的歷史唯物主義分析》,《南京社會學科》2012年第5期。

    ゝ[法]列斐伏爾︰《空間政治學的反思》,載包亞明主編《現代性與空間的生產》,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62頁。

    ゞ[美]索加︰《尋求空間正義》,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6年版,第17頁。

    々《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9頁。

    ぁ《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16頁。

    あ任平︰《空間的正義——當代中國可持續城市化的基本走向》,《城市發展研究》2006年第5期。

    ぃ《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75頁。

    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冊,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73頁。

    ぅ《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925-926頁。

    う《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冊,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409頁。

    (11)[美]戴維•哈維︰《後現代的狀況》,商務印書館2004年版,第1頁。

    (1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下冊,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74頁。

鏈接地址

作者︰ 莊友剛/解笑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