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思考

2018年08月20日 03:32:26 來源︰ 《哲學原理》2016年04期

    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命題,據稱最初是1938年4月由艾思奇在《哲學的現狀和任務》一文中提出來的。在艾思奇看來,哲學不是神秘的思想,也不是學院里的運動,哲學研究必須走出學院,和人們的日常生活聯系在一起,在人們的現實生活中形成理論,並且在指導實踐活動過程中不斷地向前發展。他認為︰“現在需要來一個哲學研究的中國化、現實化的運動。”當然,艾思奇當時的這種說法,也只能說是在某種意義上蘊含了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命題。我們認為,毛澤東同年10月在中國共產黨六屆六中全會上所提出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命題,可理解為較明確地蘊含了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命題。毛澤東指出︰“對于中國共產黨來說,要學會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應用于中國的具體環境……洋八股必須廢止,空洞抽象的教條必須少唱,教條主義必須休息,而代之以新鮮活潑的,為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他認為︰“馬克思主義必須和我國的具體特點相結合並通過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實現。……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現中帶著必須有的中國的特性。”ヾ毛澤東在這里主要是針對教條主義錯誤地對待馬克思主義去談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他要求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的具體實際相結合,去創造有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新形態。顯然,在毛澤東所提出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命題中,明確地蘊含著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意蘊。因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無疑應包括對作為其世界觀和方法論理論基礎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如果沒有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就不可能有作為完整意義的、整個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

    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歷史進程中,人們提出和言說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命題(或話題),也不僅僅是像當年毛澤東那樣主要是針對教條主義(也包括狹隘經驗主義)而言的。改革開放以來,學界曾針對改革傳統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提出要創造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新理論形態。顯然,由于這個命題在歷史行進中所針對的問題及其側重點是不同的,故對這個命題的理解所蘊含的內容也必然是會有所不同的。

    就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維度來說,我們認為,這個命題的內在邏輯包含著三個主要的問題域︰即“誰去化”、“化什麼”和“怎麼化”。“誰去化”思考和回答的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主體問題;“化什麼”思考和回答的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對象與內容問題;“怎麼化”思考和回答的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方法與路徑問題。本文側重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的內在邏輯,從方法論維度去探究和澄明它的這三個主要問題域方面的問題。

    一、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誰去化”的問題

    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的“誰去化”的問題,是事關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中國化中“誰化誰”的一個重大問題。長期以來,由于人們采用傳統的思維方式思考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導致了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問題的一些錯誤理解,因此,我們首先有必要澄清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的“誰去化”這個重要問題。

    (一)以往人們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問題的誤解

    以往人們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問題的理解,有的是采用傳統的“體用關系”思維模式去進行解讀,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就是以中國哲學為“體”,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為“用”,簡稱“中體馬用”;或者相反,認為是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為“體”,以中國哲學為“用”,簡稱“馬體中用”。我們認為,實際上,這兩種觀點都是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問題的錯誤理解。

    我們知道,“體用關系”的思維模式是自鴉片戰爭以來,中國的仁人志士就“救亡圖存”中如何處理中西文化的關系所持的思維模式。所謂“中體西用”是指以中國傳統文化和價值體系為根本,以西方資產階級文化和價值體系尤其是民主政治和科學技術為功用;“西體中用”則相反,主張“以西為體、以中為用”。顯然,如果我們用“體用關系”的思維方式來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的“誰去化”問題,就會導致或者丟掉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體”(根本、本質和精神實質),如“中體馬用”的觀點;或者丟掉經改造可以利用的中國傳統優秀文化,因為,整體意義的中國傳統文化和價值體系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中是不能“為用”的,如“馬體中用”的觀點。所以,采用傳統的“體用關系”思維模式,是不可能科學地說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的問題的。

    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的問題,還有人采用傳統的“主客體關系”思維模式去理解。必須指出,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的問題,也是不能從傳統的“主客體關系”思維模式去理解的。因為在這種思維模式中,不僅把中國預設為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主體,而且把中國看成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具有能動性的主體,把馬克思主義哲學看成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被動性的客體。我們認為,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命題中,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的優秀傳統文化、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等等,它們都是一種實存的實際,它們都是主體(實施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人)要去“化”的一種客體。必須指出,這種傳統的“主客體關系”思維模式,實際上正是馬克思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所批判的、舊唯物主義的“客體的或直觀的”思維方式。所以,采用傳統的“主客體關系”思維模式,是不可能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的問題作出合理解釋的。

    (二)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問題的合理理解

    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的問題,應以馬克思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倡導的從實踐理解問題的思維方式和思維邏輯去進行理解,即從實踐去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問題內在的主客體關系。我們認為,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去化”的問題,需要澄明這樣兩種形態的主體︰(1)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這種理論創新活動的實際行動主體,即實施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這種理論創新活動的行為主體是誰。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本質上是一種理論創新活動,如果不澄清這種理論創新活動的實際行動主體,就會因對這種理論創新活動的實際行動主體的虛置,而使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活動落不到實處。我們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實際行動主體”,只能是“實施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人”。這個“人”,既包括個體的人(如從事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工作的人),又包括群體的人(如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工作的中國共產黨人)。(2)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這種理論創新活動的理論導向主體,即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活動中的理論主導是誰,即確認這種中國化活動中“誰化誰”的問題。如果不澄清這種活動中理論導向的主體,我們就會因理論導向主體的虛置,而使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活動中“誰化誰”的問題缺乏明確的規定性。

    我們認為,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化誰”的問題,是指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去化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中國的優秀傳統文化等,而不是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去化馬克思主義哲學。因為,如果以中國的優秀傳統文化、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等去化馬克思主義哲學,那麼“化出來”的就不僅不可能是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反而只能“化”出各式各樣的非馬克思主義哲學。只有以馬克思主義哲學去化中國的優秀傳統文化、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等,才合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誰化誰”問題的本質規定性,由之,才能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歷史進程,形成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各種理論形態。

    二、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化什麼”的問題

    (一)目前學界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化什麼”問題的理解

    在目前我國的學術界,有人在自己的研究中從不同的角度和層面涉及到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的“化什麼”的問題。例如,有的學者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就是把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優秀成果相結合,批判地繼承中國傳統文化的歷史遺產;有的學者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就是把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精華與中國革命建設的實際相結合;多數學者更傾向一致地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是以上兩種“化”的含義兼而有之,即在內容上使馬克思主義哲學更加充實、豐富和完善,在形式上使馬克思主義哲學具有中國特色、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我們認為,這些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觀點,在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化什麼”的問題上,雖然都有自己所秉持的一定道理,但從總體上說,它們都是不夠全面、具體和深刻的,甚至可以說,它們中沒有一種觀點能夠說是對該問題給予了真正科學的闡釋與澄明。

    (二)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化什麼”問題的合理理解

    所謂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化什麼”的問題,實際上是指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過程中同中國的“什麼實際”相結合的問題,因而,這個“化什麼”的問題,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的內在邏輯中所應澄明的又一個重要問題。那麼應同中國的“什麼實際”相結合呢?這個問題域的涵蓋盡管很廣泛,但具體地說,可以概括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應與中國的以下三個主要方面的實際相結合︰

    第一,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要求我們把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相結合。馬克思曾說︰“理論在一個國家實現的程度,決定于理論滿足這個國家需要的程度。”ゝ毛澤東指出︰“馬克思列寧主義來到中國之所以發生這樣大的作用,是因為中國的社會條件有了這種需要,是因為同中國人民革命的實踐發生了聯系。”ゞ這說明,是解決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產生了客觀需要,是認識和解決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要求我們把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所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首要的就是把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相結合,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去分析、研究和解決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在這個過程中建構出合乎中國需要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早在上世紀40年代,艾思奇就曾指出︰“在中國應用馬克思主義,或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是要堅定地站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上,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則和基本精神上,用馬克思、恩格斯所奠定了的辯證唯物論的和政治經濟學的科學方法,來具體地客觀地研究中國社會經濟關系,來決定中國無產階級在中國民族革命斗爭中的具體任務及戰略策略;中國化決不是丟開馬克思主義的立場的意思。”々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相結合,我們認為應注意以下兩點︰(1)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命題中所強調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應是從實踐理解問題的實踐唯物主義哲學,而不是從物本主義理解問題的像艾思奇所說的辯證唯物論(或主義)哲學。這個問題盡管到現在學界中的爭議仍然很大,但從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合理性說,人們只有像馬克思那樣去思考問題,才能合于馬克思主義哲學本性地去分析、研究和解決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從而把握這些問題的實踐的對立面統一。(2)面對中國不同時期的眾多問題,要找出每一歷史時期中那些由客觀現實規定的、具有哲學意義的重大問題,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從實踐理解問題的思維方式和思維邏輯,去分析、研究和解決這些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做到馬克思主義哲學和中國實際問題相結合,使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取得實質性進展,從而形成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各種理論形態。例如,在中國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時期,我國的重大實際是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等問題,毛澤東在這個時期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中,形成了一種革命的實踐思維方式和毛澤東哲學思想。在改革開放新時期,我國的重大實際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鄧小平在這個時期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中,形成了建設的實踐思維方式和鄧小平理論的哲學思想。

    第二,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要求我們把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傳統優秀文化相結合。中國是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古國,在其歷史發展中形成了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其中既有精華也有糟粕。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中,一方面,對中國傳統優秀文化,也必須批判繼承,就是說“即便對其所謂的精華的東西,在繼承中也不能搞所謂兼收並蓄,需要批判它在中國傳統哲學中的思維方式、意蘊,升華到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思維方式,對其作出馬克思主義的理解和詮釋”ぁ;另一方面,對中國傳統的落後文化,也不能搞全盤否定,可以進行所謂的抽象繼承,就是說“即便是對所謂糟粕的東西,在批判中也不能搞全盤否定,要注重發掘其具有普遍意義的價值成分,以作為馬克思主義哲學提煉、升華的資源和借鑒”あ。所以,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傳統優秀文化相結合中,在方法論上,我們應把這種批判繼承和抽象繼承很好地結合起來。同時,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傳統優秀文化相結合,還必須指出︰(1)它不是指把馬克思主義哲學進行中國傳統優秀文化“化”,使馬克思主義哲學演變為“儒家式的”或“道家式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而是指要用馬克思思主義哲學從實踐理解問題的思維方式和思維邏輯來分析、研究中國的傳統文化,使其中的優秀文化成果(具有合理性的成分、因素和智慧)為馬克思主義哲學所吸收,從而使其在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得到繼承和發揚。(2)前述意義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傳統優秀文化相結合(即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傳統優秀文化在內容方面的繼承發揚關系),同時也就是通過一種所謂吸取中國傳統優秀文化的形式來增強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民族特色,使馬克思主義哲學能夠在表現形式方面具有為中國人所喜聞樂見的形式。所以,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內容和形式是一種內在結合、密不可分的關系,即形式是表達內容的形式,內容是形式所表達的內容。

    第三,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要求我們把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現實的時代特征相結合。馬克思主義哲學是時代精神的精華。這里所說的時代,既指稱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進程所處的大時代,即人類社會由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大時代,我們現在仍處在這個大時代之中;也指稱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進程所處的小時代,如中國的革命時代、社會主義建設時代和改革開放新時代等小時代;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時代,也還可以分為一些更小的時期。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現實的時代特征相結合,在方法論上就是要在關注大時代時代特征的基礎上,把著眼點放到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去分析、研究和反思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所處的時代環境和時代條件,結合各個時期的時代特征來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哲學,以凸顯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伴隨時代並引領時代前進的性質和價值。這就告訴我們,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過程中,要把大時代和小時代結合起來,不能只看大時代,從而秉持“原生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就可以直接指導中國具體實踐的見解,所以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無須中國化;也不能只看小時代,秉持馬克思主義哲學不適用于中國具體實踐的見解,所以認為無須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關于“化什麼”的問題,毛澤東哲學思想、鄧小平理論的哲學思想以及科學發展觀、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理論、“四個全面”等所體現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作為中國共產黨人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取得的代表性成果,在馬克思主義哲學如何同中國現實的時代特征相結合的問題上,為我們繼續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提供了典範。

    三、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怎麼化”的問題

    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既是一個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的具體實際相結合,從而轉化為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各種形態的理論的問題;又是一個在這種結合和轉化中,實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發展即理論創新的問題。毛澤東認為,馬克思主義的這種理論聯系實際,就是要“進一步地從中國的歷史實際和革命實際的認真研究中,在各個方面作出合乎中國需要的理論性的創造,這才叫做理論和實際相聯系。”ぃ相對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命題來說,就是要求把“原生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在與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中國傳統優秀文化和中國現實的時代特征的結合中,去創造出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新理論形態。這樣,就有一個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命題中的“怎麼化”的問題,即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活動的一般路徑和方法的問題。探究這個方法論的問題,就是要尋求由“原生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到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新形態之間的中介,從而使我們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活動能夠遵循正確的路徑和方法去行進。

    自上世紀初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始,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進程就開始了。在這個歷史進程中,既產生了作為中國共產黨人集體智慧結晶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各種形態,也產生了作為傳統教科書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各種形態,還產生了作為學術研究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各種形態。這些各式各樣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所遵循的一般的途徑和方法,其中有具有合理性的,也有不具合理性的,值得我們去作認真的分析研究和具體性的概括總結。但從一般意義說,不能抽象地談論諸如理論聯系實際、實事求是、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等關于“怎麼化”的一些原則和方法,而應在具體地貫徹這些原則和方法中,能夠在整體上體現出“既‘回到馬克思’、又‘走出馬克思’”這個更為根本的原則和方法。

    所謂“回到馬克思”,不是指回到馬克思所生活的時代,也不是指回到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作家的相關話語,而是指通過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文本的研讀,探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真精神”,學到馬克思主義哲學思考問題的“道”和“理”——亦即回到馬克思主義哲學從實踐理解問題的思維方式,以便用這種新的思維方式去分析、研究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中國的優秀傳統文化和中國現實的時代特征等。就以往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情形來說,我們對作為“原生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解讀幾乎都是獨白式的︰或者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的“文本”去解讀“文本”;或者以俄國人的或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和思維邏輯,翻譯式、尋章摘句式地解讀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的“文本”。顯然,這些都是一種難以“回到馬克思”也根本“回不到馬克思”的做法。而一旦“回到馬克思”成為一種學術研究的時尚時,有的人又機械地照抄照搬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文本”的話語,導致了在這種學術研究中教條主義、文本主義大行其道,這就根本談不上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了。在“回到馬克思”的問題上,我們應牢記恩格斯的教導︰“馬克思的整個世界觀不是教義,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現成的教條,而是進一步研究的出發點和供這種研究使用的方法。”い在這個意義上,所謂“回到馬克思”,就是回到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的“文本”中,去理解、把握馬克思主義哲學思考相關哲學問題的“真精神”,即回到馬克思主義哲學從實踐理解問題的思維方式和思維邏輯。這種從實踐理解問題的思維方式和思維邏輯才是我們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出發點和供這種研究所使用的根本方法。

    所謂“走出馬克思”,就是指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活動中,不能拘泥于或局限于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文本”的話語,而是根據中國的重大實際問題、中國的優秀傳統文化和中國現實的時代特征等實際情況,像馬克思那樣從實踐角度去分析、研究這些相關哲學問題,從而進行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創造。關于“走出馬克思”,必須澄明以下兩個問題︰

    第一,我們為何要“走出馬克思”?對于教條主義者來說,“走出馬克思”是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大不敬,是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離經叛道!因為他們認為我們只可以照抄照搬地固守經典文本中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絕不可以“走出馬克思”。對于歷史上的修正主義者來說,他們認為經典文本中的馬克思主義哲學“過時”了、“不適用”了,所以必須“走出馬克思”。這些都是對待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錯誤態度和方法。我們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創始人在其經典文本中,只是提出了一些具有根本性和決定性意義的命題、觀點、論斷及相關思想,在許多相關哲學問題上並沒有把它們進一步理論化、系統化(盡管馬克思當年曾設想用8∼10個印張的篇幅來做這件事,但因其他更為緊迫的任務,尤其是後來對《資本論》的研究和寫作,馬克思這一宏願並未能夠實現)。由于我們所致力于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既不能局限于馬克思對相關問題思考的話語,又不能僅局限于馬克思所思考的那些問題,更不能局限于對這些問題的解答因囿于當時的時代條件所達到的水準。所以我們不“走出馬克思”,就只能局限于馬克思而不能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和發展,誠如梅林在《保衛馬克思主義》一書中所指出︰馬克思“是一個從根本上擴大了人類的認識限度的思想家,我們也就是珍視這一向前的步伐,但並不是把它看作是人類認識的終點……”ぅ所以,我們才主張不僅要“回到馬克思”,而且要“走出馬克思”。因為,不“走出馬克思”,我們就找不到促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好途徑!

    第二,我們依據什麼“走出馬克思”?“走出馬克思”的依據,既不能是馬克思關于相關哲學問題思考的那些話語,又不能是馬克思所思考的那些哲學問題及其現成的答案,而只能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真精神”即馬克思主義哲學“從實踐理解問題”的思維方式和思維邏輯。針對當時有人教條主義地對待馬克思主義,恩格斯曾告誡道︰“不要生搬硬套馬克思和我的話,而要根據自己的情況像馬克思哪樣去思考,只有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主義者’這個詞才有存在的理由。”う顯然,恩格斯在這里強調的“走出馬克思”的依據,不是教條主義所強調的“馬克思或恩格斯的話語”,而是“馬克思的思考”。列寧也曾指出︰“沿著馬克思的理論的道路前進,我們將愈來愈接近客觀真理(但決不會窮盡它);而沿著任何其他的道路前進,除了混亂和謬誤之外,我們什麼也得不到。”(11)列寧在這里強調的“走出馬克思”的依據,也不是“馬克思的話語或理論”,而是“馬克思的理論的道路”。所謂馬克思的理論的“道路”,就是指馬克思主義理論思考相關問題的路徑,也就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從實踐理解問題的思維方式和思維邏輯。

    注釋︰

    ヾ《毛澤東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34、533∼534頁。

    ゝ《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462頁。

    ゞ《毛澤東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515頁。

    々《艾思奇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480∼481頁。

    ぁ倪志安︰《馬克思主義哲學教育方法論研究》,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341頁。

    あ倪志安︰《馬克思主義哲學教育方法論研究》,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341頁。

    ぃ《毛澤東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820頁。

    い《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42、743頁。

    ぅ梅林︰《保衛馬克思主義》,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301頁。

    う轉自《智慧的明燈》,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91頁。

    (11)《列寧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3版,第103∼104頁。

鏈接地址

作者︰ 倪志安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