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階級意識︰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精神實質

2018年09月21日 08:14:29 來源︰ 《社會科學》2015年第11期

    馬克思文本解讀中的重大爭論,從來都不是純粹的學術之爭,而是與人們的解讀方法、價值立場息息相關。在某種意義上,它是當今時代意識形態交鋒新常態的“癥候式反映”︰全球化時代東西方的某種“趨同”,“學術凸顯、政治淡出”時代的核心價值觀之爭,政治經濟關系“文化化”變局背後的價值角力以及傳統階級結構的崩解與重構;在此背景下,各種版本的“馬克思主義過時論”再度隨風而起。欲力排眾議、回應逆流,如果離開了馬克思文本的深入解讀,離開了對馬克思意識形態理論特別是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精神實質的把握,恐怕是絕無可能的。實際上,在此我們通過文本耕讀,得出“階級意識”是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精神實質這一學術研判,意味著無論當代中國主流意識形態如何“包容開放”、“擴容分層”,假若背離了堅守無產階級階級意識這一基本“理論底線”,必然會舍本逐末,南轅北轍,甚或自我消解,誤入歧途。為此,的確需要對馬克思有關意識形態文本進行嚴肅耕讀,以深入堂奧、領悟本真,並為返本開新鋪平道路。下面,我們先梳理對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理解分歧的原因,反思國內學界對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理解,然後從文本和學理上深入證成“階級意識”是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之精神實質。

    一、對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理解分歧的原因探析

    馬克思意識形態思想研究多年來一直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中具有持久熱度的焦點問題,其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是不言而喻的。其中,關于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及其精神實質的理解,可謂爭論已久,共識難成。這也生動地折射出了這一議題已經成為當代思想界討論最多、分歧最大,甚至可以說是說法最混亂的。需要追問的是︰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究竟指稱的是什麼?如果它有多張面孔、多種理解,那麼,其中相對恆定的一以貫之的精神實質或深層本質又是什麼?綜括學界相關的研究,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在學術史上大概有“社會意識形式論”、“革命意識論”、“階級意識論”、“虛假意識論”、“統治思想論”等多種版本。其實,這些論斷均為缺乏參透馬克思文本而對意識形態概念作出的情境主義理解,因而難以把握意識形態概念的精神實質。

    對文本解讀來說,沒有思想史的文本研究是支離破碎、缺乏靈魂的,沒有文本根據的思想史研究是主觀任性、膚淺無根的。可喜的是,這些年來國內外學者紛紛從翻譯文本的研究路徑退出,而轉向采取直面與深度閱讀馬克思文本的研究路徑,由此,他們也基本擺脫了傳統的僵化理解和負面影響,開始充滿反思性地面對馬克思文本,研究發掘其中的思想寶藏。在這種趨勢推動之下,馬克思意識形態思想的研究也得到相應的提升,這實為令人快慰之事。與此同時,近年來圍繞馬克思意識形態問題的爭論著實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本來,對于同一問題,由于研究視角不同而得出不同的解讀結果,實屬正常、無可厚非。但是,“一葉障目不見森林”、“抓住一點不及其余”的尋章摘句,抑或視角主義的迷思(相應的相對主義解讀)必然會陷入“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阻斷了科學解讀文本之可能,甚至使文本的真正價值被深深地遮蔽起來。這些是文本解讀中應該著力避免的。因此,根據馬克思的基本精神來重讀馬克思思想,是嚴格科學的文本研究應該倡揚的。

    這里,我們首先就馬克思意識形態思想的理解存在大量歧義空間的原因加以簡要的爬梳。本文嘗試從文本客體和解讀主體兩層面來進行分析。

    一方面,從總體文本看,馬克思(包括恩格斯)並沒有一個系統全面的研究意識形態的文本,這是產生歧義的首要根源。馬克思關于意識形態的主要文本包括︰《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費爾巴哈提綱》、《德意志意識形態》、《共產黨宣言》、《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和《資本論》等。從嚴格的意義上說,這些文本不足以構成真正意義上的專題性意識形態文本。比如,無論《費爾巴哈提綱》被恩格斯稱為“包含著新世界觀的天才萌芽的第一個文件,是非常寶貴的”,然而,這一當時並未發表的文本主要論述的是實踐觀問題,無論對于馬克思意識形態思想來說是何等之珍貴,它畢竟屬于提綱掣領式的、沒有充分展開的文本。與此類似,《共產黨宣言》中蘊含著豐富的意識形態理論,揭示了意識形態根源以及發展的動力,闡明了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內涵,並劃清科學社會主義與其它形形色色社會主義的界限,指出了共產主義革命也是一場意識形態革命,需要克服非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影響等。但是,從總體上看,這些闡述是以論斷或論辯式的方式呈現的,缺乏全面深入的闡發與分析。之後,《〈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確實是成熟的歷史唯物主義作品,但同樣也是論斷式的斷語居多,而非充分論證的意識形態專題研究。另外,《資本論》確實對于意識形態的拜物教形式(日常生活化的形式)有著精彩獨到的闡發,在《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中,馬克思鞭闢入里地剖析了1848-1851年法國革命和路易•波拿巴反革命政變事件,發展了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原理,其中也有豐富的意識形態思想。據此,有的學者認為,馬克思實質上回答了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建設何以要同傳統觀念徹底決裂這一重大問題。ヾ但這兩個文本同樣也算不上對意識形態專題打理,只能把它們作為研究資本問題以及法國革命與政變問題的“副產品”。最後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德意志意識形態》。這是一部合作性的沒有被發表的文本,卻在馬克思意識形態思想中雄踞宰制性位置,這個文本的確是值得我們充分重視的。盡管如此,這一文本也很難算得上意識形態的“專案”。有學者就深刻地指出︰“該文實際上屬于對德意志社會思潮的一個評論,借機闡述了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原理,並不是專門研究德意志意識形態問題的,更不是研究意識形態一般問題的。”ゝ如果這種觀點能夠站得住腳的話,那麼,我們可以得出一個重要的學術結論︰馬克思沒有任何一個真正嚴格意義上的意識形態專題性研究文本。質言之,盡管馬克思具有博大精深彪炳于世的意識形態思想,但這些思想卻是散論式的、應景式的、論斷式的,缺乏應有的論證闡發,更談不上系統化、條理化、理論化。

    另一方面,馬克思意識形態思想的闡述的非清晰性是產生歧義的另一客觀根源。關于馬克思文本的非清晰性,國內外大多學者早已達成共識性見解,他們認為,馬克思文本中存在“多詞一義”、“一詞多義”或者互文性、比喻性的表達所帶來的相互纏繞、盤根錯節的復雜格局,而且,“他的概念的很多重要部分都未清晰界定,因而為歧義留下了空間”ゞ。馬克思闡述的意識形態概念是個復雜的問題,有其觀念形態、制度形態和實踐(主體行為或日常生活)形態,還有不同階級或群體的意識形態;對意識形態既有正面闡述的方式,也有批判論辯的方式。多元、多樣、多變的形態及其表述方式,為意識形態的歧義化理解預留了巨大的空間。比如,“世界觀”、“哲學”、“形而上學”、“統治思想”、“階級意識”、“思想觀念”、“社會意識形式”、“價值觀”、“倫理道德”等,要麼本身就是意識形態,要麼是意識形態的組成部分或者構成元素,由此呈現出“多詞一義”、“一詞多義”的情形。以意識形態的“虛假意識”概念為例,它實際上存在多重復雜的含義,令人難以把握︰“虛假意識”究竟是一般認識論還是社會認識論意義上的“虛假”?究竟是簡單的錯誤還是對現實利益的扭曲意義上的“虛假”?究竟是個人故意的“欺騙”還是集體無意識的“作惡”?從現有文本看,馬克思並未給出透徹明晰的闡述,因而就給對意識形態“虛假意識”概念的歧義性解讀留下了巨大的可能性空間。而且,這種“多詞一義”、“一詞多義”的情形,不僅受到馬克思文本語言互文性的影響,而且受到語境多樣化的影響以及論證主題與風格的特點所帶來的特殊影響(如論辯性的文章以駁倒對手而非以全面清楚地闡述問題為旨歸),由此,歧義性理解可能會愈加嚴重。

    其三,解讀主體的方法論或價值偏向是產生歧義的重要主觀根源。就是說,解讀主體沒有以歷史唯物主義的解讀方法作為方法論指南,主觀上存在方法論的缺陷、理解的主觀任性以及意識形態的偏見等情形。方法是關鍵,它直接影響到對馬克思文本及其意識形態概念的解讀。目前解讀馬克思文本方法大體上有三類︰考據學的方法,解釋學的方法以及歷史唯物主義的方法。質言之,前兩種方法雖有啟發價值,但從根本上說它們無法解決科學的文本解讀問題。考據學的方法無疑是任何社會科學研究的基礎性方法,可是據此認為它可以作為社會科學研究中的最高或最終的方法,則是大有問題、值得商榷的。因為考證文本的寫作情況、出版情況、名詞使用的多寡,都不能解決馬克思文本解讀的兩大目標︰確定某一文本的思想價值和尋找馬克思主義理論創新的生長點。同樣,解釋學方法也不是無懈可擊的。誠然,解釋學的流行是對實證主義的、歷史客觀主義的研究方法的一種反撥,它展示了一幅歷史事實、歷史知識、歷史記憶的形成與歷史文本研究者的復雜互動關系,有力地證明了歷史不是材料的堆積和事實的羅列,文本的思想與價值不是自動敞開的自明性客觀事實,而是需要文本詮釋者依據正確的方法去“解讀”“闡發”“建構”才能使其本真面目彰顯出來。當人們將解釋學方法導入馬克思主義經典文本研究,對傳統的解讀進行顛覆性再解讀,從而形成了對馬克思文本進行多維解讀的壯麗理論圖景時,無疑使解讀者感覺如沐春風,一下子贏得眾多學人青睞。可是,冷靜思之,解釋學中確實存在不區分解釋者與文本、不注意文本的具體語境和歷史文化語境(文本不是“本”、根據,社會歷史是“本”、根據)、不注意區分文本詞語的能指和所指的偏向,因而必然陷入主觀主義和相對主義的泥潭,消解文本固有的思想價值和理論意義。由此可見,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理解之所以存在諸種誤讀,就是源自于大可質疑的文本解讀方法論基礎。因此,走進文本、把握文本並發掘馬克思意識形態思想及當代意義,需要以歷史唯物主義的解讀方法作為指導,做一些扎實細致的文本研究工作。々

    二、對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理解的反思

    學界關于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社會意識形式說”認為,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實質是指社會意識形式抑或思想的上層建築。在基礎-建築這一社會結構的語境中,馬克思把社會結構分為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兩塊,將系統化理論化的社會意識形式作為上層建築的一部分(即思想上層建築),強調它對于社會結構而言的不可或缺性(經濟基礎的“副現象”);並且,他在文本中多處以描述性方式來指稱作為“社會意識形式”的意識形態。譬如,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一文中寫道︰“道德、宗教、形而上學和其他意識形態,以及與它們相適應的意識形式便不再保留獨立性的外觀了。”ぁ然而問題在于︰社會意識形式如同一個萬花筒一樣,其內涵極其稀薄而外延極其廣大,包含有政治、法律、思想道德、文學藝術、宗教、科學和哲學等。其中有些形式(諸如藝術形象和科學規律等)顯然不能反映意識形態的實質,所以,拿某種“一般性存在”來界定意識形態這種“特殊性存在”,顯然難以對應或者說大而無當。

    除了上述理解之外,目前國內外對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代表性解讀主要有“革命意識論”、“虛假意識論”和“統治思想論”等三個版本,即否定性意義的虛假意識、中性意義的統治思想、肯定性意義的革命意識。あ因為反思“革命意識論”爭議較少,況且把意識形態僅僅歸結為“革命意識”的解讀也難以立足,所以,下面本文主要對最具爭議性、代表性的“虛假意識論”和“統治思想論”加以必要的檢討,進一步凸顯其中的悖結和矛盾。

    “虛假意識論”認為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實質是虛假意識,這是國內外許多學者在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上的基本共識。根據主要是來自于《德意志意識形態》這一經典文本。其中馬克思存在大量的對意識形態的顛倒性、歪曲性、神秘化和偽批判性的指認,指出了虛假意識產生的認識根源、階級根源和利益根源。譬如說,“意識在任何時候都只能是被意識到了的存在,而人們的存在就是他們的現實生活過程。如果在全部意識形態中,人們和他們的關系就像在照相機中一樣是倒立成像的”。另一根據是恩格斯的晚年文本。恩格斯說道︰“意識形態是由所謂的思想家通過意識、但是通過虛假的意識完成的過程。”這反映了虛假意識的顛倒性、無意識性,或者像多數學者所解讀的,意識形態就是一種虛假的、虛幻的或想象的、表象的思維和意識形式。

    在階級社會,意識形態實際上反映的是壓迫階級的價值觀。壓迫階級為了能夠鞏固政權,總是欺騙性地把本階級的利益說成是全人類的利益,把本階級的意志幻化為人類的共同意識和共同價值。意識形態蘊含著虛假的信仰認為,特定的群體利益就是整個群體的共同利益。在革命時期,這種“欺騙”、“幻化”具有某種歷史合理性。馬克思、恩格斯指出︰“每一個企圖取代舊統治階級的新階級,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得不把自己的利益說成是社會全體成員的共同利益。”ぃ就是說,這種“說成”在革命時期還有符合歷史趨勢和大多數人利益的真實內涵,然而,一旦獲得政權之後特別是政權已經行將腐朽之後,剝削階級不甘自動退出歷史舞台,千方百計地編造出各種欺騙性的意識形態,把本階級的價值觀美化為普世價值,把本階級的特殊利益美化為全社會的普遍利益,企圖掩蓋現存矛盾,欺騙被剝削階級。

    由此可見,階級根源和利益根源決定思想和價值觀,後者是對利益的觀念表達。然而,反映歷史潮流的大多數的利益威力巨大,推動歷史的洪流滾滾向前,摧枯拉朽,氣勢如虹,而代表這種取向的意識形態必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這種利益是如此強大有力,以至勝利地征服了馬拉的筆、恐怖主義者的斷頭台、拿破侖的劍,以及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受難像和波旁王朝的純血統。”い面對歷史的進步洪流,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鞏固自己的統治而又不暴露自己的真實意圖,資產階級的必然行為取向是︰“資產者的假仁假義的虛偽的意識形態用歪曲的形式把自己的特殊利益冒充為普遍的利益。”關于這點,馬克思在批判施蒂納對“資產階級的一切虛偽的幻想、一切偽善的保證信以為真”的過程中,同樣體現了關于意識形態的“虛假意識”的判斷。進一步說,這種利益分化以及統治階級利益的封閉性和保守性,決定了其觀念的虛假和扭曲的必然性,只要這種固化的利益藩籬和利益之網沒有被摧毀,“虛假意識”就會揮之不去。因此,唯有到了那樣的時刻,即“只要不再有必要把特殊利益說成是普遍利益,或者把‘普遍的東西’說成是佔統治地位的東西,那麼,一定階級的統治似乎只是某種思想的統治這整個假象當然就會自行消失”ぅ。在經濟上佔統治地位的階級為了鞏固自己的既得利益,都必須企圖說服他人以證明自身統治的合法性和正當性,由此,虛假意識及虛假的意識形態就產生了。就是說,剝削階級又編造出欺騙性的意識形態,把本階級的價值觀美化為普世價值,掩蓋現存階級矛盾和對抗關系,從而在價值觀層面上暴露出自己的虛假意識本質。但問題在于,通觀馬克思文本,馬克思似乎並沒有宣判意識形態是一種“天然虛假”的“虛假的意識”,相反,他倒是認為,意識形態是否是虛假意識,要求以一定的生產力、經濟發展以及利益基礎等狀況來加以評判的。基于此,“虛假意識論”也是站不住腳的。

    所謂“統治思想論”認為,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實質是統治思想(即佔統治地位的統治階級的支配性思想),是不少學者在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上的共識。其根據主要來自馬克思的“任何一個時代的統治思想始終都不過是統治階級的思想”的名言。意識形態實際上反映的是壓迫階級的價值觀,為了能夠維護自己的統治,壓迫階級總是把本階級的意志幻化為人類的共同意識和共同價值。馬克思認為︰“統治階級的思想在每一時代都是佔統治地位的思想。這就是說,一個階級是社會上佔統治地位的物質力量,同時也是社會上佔統治地位的精神力量。支配著物質生產資料的階級,同時也支配著精神生產資料,因此,那些沒有精神生產資料的人的思想,一般地是隸屬于這個階級的。佔統治地位的思想不過是佔統治地位的物質關系在觀念上的表現,不過是以思想的形式表現出來的佔統治地位的物質關系;因而,這就是那些使某一個階級成為統治階級的關系在觀念上的表現,因而這也就是這個階級的統治的思想。”う正如馬克思在《德意志意識形態》所認為的那樣,某些階級把自己的價值觀和階級意識說成是代表全體人民的普適價值觀,從而使自己的意識形態神秘化,為自己的統治進行辯護。馬克思指出︰“賦予自己的思想以普遍性的形式,把它們描繪成唯一合乎理性的、有普遍意義的思想。”(11)應該說,意識形態作為特殊的社會意識形式,以謀求思想領導權為圭臬,否則,它就與一般的社會意識形式無甚兩樣了。因此,認為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統治思想論”,似乎很有根據。然而,意識形態並非一開始即是“統治思想”(實際上是革命意識),而且,其統治性、宰制性的地位也並非是一成不變、一勞永逸的,也存在由“統治思想”變為“非統治思想”之可能,所以所謂“統治思想論”的解讀,的確屬于大有問題的研判。

    總之,這些解讀都是具有片面深刻性的“片面真理”,對這些觀點的批判反思是科學解讀的必要前提。上述解讀具有片面的深刻性還表現在,無論把它們全部還是把其中的一個或者兩個理解為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或其精神實質,都難以找到任何一個可以貫通其他之中。換言之,在某種意義上說,這種意識形態的否定性意義與中性意義、肯定性意義本來就是難以調和的。

    三、階級意識是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精神實質之根據

    作為階級意識的意識形態在其發展史中呈現為三種形態︰第一階段是革命意識;第二階段是統治思想;第三階段是虛假意識。階級意識是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精神實質或深層本質,有革命意識、統治思想、虛假意識三種歷史形態或實踐樣態,並始終貫穿于三者之中。所謂“階級意識”首先是一定的階級對自己共同的經濟地位和經濟利益的自我意識,是對與其他階級相區別的本階級的社會地位、利益、價值、訴求和政治目標等的意識。需要指出,這里的“階級意識”當然是階級的自覺意識或者說高級階段的階級自覺意識而非低級的自發意識。判定階級意識虛假與否的標準在于,這種意識是否符合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是否符合社會歷史發展的潮流。下面,我們來仔細體察階級意識是如何在三種形態中歷史地穿越的。

    近代以來真正的革命都是意識形態革命,代表歷史發展方向的革命階級的階級意識,實際上是具有正向價值的肯定性概念——“革命意識”。這里,革命意識在一定的社會制度框架中尚無合法性身份,但是,這種積極的肯定性概念是指一個概念含有真理的成分,符合歷史潮流,具有社會進步性和歷史必然性。這種借以沖破舊的思想牢籠有可能上升為統治思想的意識——革命意識,因為它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反映歷史發展趨勢,因而並非天然具有“虛假性”。馬克思恩格斯寫道︰“進行革命的階級,僅就它對抗另一個階級而言,從一開始就不是作為一個階級,而是作為全社會的代表出現的;它以社會全體群眾的姿態反對唯一的統治階級。它之所以能這樣做,是因為它的利益在開始時的確同其余一切非統治階級的共同利益還有更多的聯系,在當時存在的那些關系的壓力下還不能夠發展為特殊階級的特殊利益。”(12)對工人階級而言,它肩負有解放全人類的歷史使命。唯有與“傳統的觀念決裂”,“讓思想沖破牢籠”,以馬克思主義武裝自己,喚醒本階級的自我認識和自我意識,用科學代替了幻想,從而擁有工人階級意識和革命思想,這種歷史使命才具有實現之可能。

    時空轉換,當革命成功,新政權、新制度建立之後,肯定性的作為革命意識的階級意識必然發生“華麗轉身”,成為描述性的概念——“統治思想”。此時,作為統治思想的階級意識就不同于革命意識,而是以國家制度保證的合法性身份存在于世並且為國家制度的合法性辯護。從馬克思的文本來看,他還把意識形態理解為“統治思想”。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寫道︰“任何一個時代的統治思想始終都不過是統治階級的思想。”(13)有學者認為,《德意志意識形態》中關于一般意識形態和德意志意識形態的表述,就有描述性含義的傾向。可見,作為“統治階級的意識”,意識形態就是統治階級利益的觀念表達。

    當作為階級意識的統治思想不再具有歷史的進步意義而是成為新的生產力發展的障礙的時候,它就蛻變為消極性、否定性的概念——“虛假的意識”。此時,階級意識已經成為背離歷史潮流的東西,甚至是蒼白無力的騙人鬼話,成為“純粹的辯護意識”。依循馬克思主義認識論原則,馬克思認為,顛倒主賓、對于現實事物的顛倒認識的本體化了的意識形態是“虛假的意識”,主張由對觀念的批判轉換到對觀念的現實基礎進行批判分析,以歷史唯物主義置換離開物質基礎的形形色色的唯心主義抽象理論。虛假性即顛倒性、歪曲性、神秘化、偽批判性。其實,把意識形態理解為“虛假意識”的始作俑者並非恩格斯一人,他與馬克思曾經共同指認“虛假意識”的歪曲性︰“資產者的假仁假義的虛偽的意識形態用歪曲的形式把自己的特殊利益冒充為普遍的利益。”(14)他們還共同認為“虛假意識”的顛倒性︰“意識在任何時候都只能是被意識到了的存在,而人們的存在就是他們的現實生活過程。如果在全部意識形態中,人們和他們的關系就像在照相機中一樣是倒立成像的。”(15)這種顛倒的虛假性源自于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顛倒,意識形態是“掩蓋矛盾的具體的歪曲”而非簡單地等同于“一般性的錯誤”,通過掩蓋社會矛盾及社會的真實基礎而為統治階級服務。由此,意識形態成為一個批判性的概念,意在以此深刻揭示其內在根源和深層矛盾。

    簡言之,作為階級意識的意識形態,之所以在歷史出場的第一階段,屬于革命意識,是因為,盡管它本質上反映了處于上升期的革命階級的利益訴求,但是這種利益訴求與人民群眾的普遍利益是一致的,因而革命意識反映了歷史的基本走勢和歷史大趨勢,必然會得到人民群眾的極大的支持,所以列寧說,“革命是人民的盛大節日”。當舊的制度體系被摧毀之後,革命意識的意識形態變為統治思想,反映統治階級治國理政的價值理念、信仰和政治目標,由于此時統治階級的利益與被統治階級的利益尚且鉚接在一起,並未分裂或者整裂,所以意識形態作為統治思想,對于社會各個階級都是有益的。然而,不是說作為統治思想的意識形態本身腐朽不堪,是由于統治階級維護統治和腐朽生活的訴求與人民群眾的利益的對抗性和矛盾性,決定著所謂統治思想的意識形態必然會進一步蛻變為“虛假意識”。但是,如果一種意識形態很好地解決了自己的利益基礎與群眾利益的整合性問題,並設定了“剝奪剝奪者”的歷史歸宿和價值取向,這種意識形態就會是兼有統治思想和革命思想的特質,不過,這種“統治思想”可謂是“半統治思想”而非剝削階級性質的實質是為了維護自己利益的“統治思想”;這種“革命思想”倒是真正的“革命思想”,因為它以解放全人類為使命。

    通過文本解讀,列寧的意識形態概念在精神實質上與馬克思深度貫通,是在承續了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基礎上並對其有所拓展、深化或發揮。下面對此逐一加以闡述。

    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作為階級意識的意識形態在歷史語境中的呈現形態有三種︰革命意識、統治意識、虛假意識。這反映了任何一個階級意識的發生學邏輯——即產生、發展、衰落和滅亡的歷史變化過程。這種把意識形態定位為“階級意識”,實際上有著扎實的學理、文本和學術史的支撐。為了闡明階級意識是意識形態的精神實質的論點,我們仍然需要提供更為扎實的支撐和根據。

    第一個層面,階級意識是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精神實質另一個宏觀的學理根據是馬克思意識形態思想的理論使命、價值指向和終極歸宿。毫無疑義,馬克思畢生的任務,在批判舊世界的同時發現新世界,其意識形態思想也服務隸屬于這一重大論題。馬克思以馬克思主義武裝工人階級和人民群眾,喚起他們的階級意識,使他們從“自在階級”的階級意識走向“自覺階級”的階級意識。馬克思認識到,沒有馬克思主義,沒有革命實踐,工人階級的階級意識是無法培養起來的。為此,馬克思非常重視務虛的理論研究和思想政治教育以及務實的革命實踐,他努力實現工人階級從“自在階級”到“自為階級”的發展,並領導和帶動人民群眾投身革命實踐。盡管馬克思側重革命,沒有過多論述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建設,但是無疑這種意識形態的實質是工人階級的思想體系或者階級意識,而非一般階級的思想體系或者階級意識。這點,列寧做出了卓越的闡發,他認為,意識形態就是階級意識,總在表達某個階級的利益、情感和認識。無產階級富有解放全人類的歷史使命,無產階級的意識包含了對歷史發展規律的認識,因此,意識形態、無產階級意識和科學三者是一個東西。(16)

    在階級社會里,意識形態等同于階級意識,認清意識形態本質的關鍵在于認清其“華麗外表”所包裹的階級或社會集團的利益。反過來說,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社會意識是對社會存在的反映,意識形態所反映的一定階級或社會集團的利益,表明它是屬于一定階級或者社會集團的意識或者思想體系,即“階級意識”。誠如列寧所說的︰“在為階級矛盾所分裂的社會中,任何時候也不能有非階級的或者超階級的意識形態。”(17)

    實際上,在馬克思的著作文本中,有大量關于意識形態的實質是階級意識的文本根據,其中主要是論述了無產階級(工人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階級意識(意識形態)。比如,馬克思寫道︰“資產階級意識一方面把工場手工業分工,把工人終生固定從事某種局部操作,把局部工人絕對服從資本,歌頌為提高勞動生產力的勞動組織,同時又同樣高聲地責罵對社會生產過程的任何有意識的社會監督和調節,把這些說成是侵犯資本家個人的不可侵犯的財產權、自由和自決的‘獨創性’。工廠制度的熱心的辯護士們在斥責社會勞動的任何一種普遍組織時,只會說這種組織將把整個社會變成一座工廠,這一點是很能說明問題的。”(18)可見,這里資產階級的階級意識——意識形態,已經變為一種“統治意識”了,毋寧說是一種赤裸裸的“虛假意識”。此外,馬克思還論述了無產階級階級意識——意識形態的成熟過程,就是說,當一個社會還是不成熟的經濟關系的時候,無產階級(沒有國際影響的情況下)在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俘虜之下,盡管也參與革命和爭取民主,但是卻沒有自己獨立的階級意識或者意識形態,馬克思主義使得無產階級獲得了本階級的自覺意識——階級意識。比如,恩格斯寫道︰“無產階級……是在完全的精神奴役中成長起來的,沒有組織起來,甚至還沒有能力獨立地進行組織,它只是模糊地感覺到自己的利益同資產階級的利益的深刻對立。因此,雖然它在實質上是資產階級的危險敵人,但另一方面它仍然是資產階級的政治附庸。……而無產階級則由于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歷史使命,所以它的絕大多數起初不得不充當資產階級最先進的極左翼的角色。”(19)除此之外,恩格斯直陳這種從自發階級走向自覺階級的艱難性,他還寫道︰“在歐洲各國,工人階級經歷了許多年才完全相信,他們構成了現代社會的一個特殊的、在現存社會關系下是固定的階級;又經歷了好多年,這種階級意識才引導他們把自己組織成為一個特殊的、獨立于統治階級各種派別所組織的一切舊政黨並且同這些政黨對立的政黨。”(20)

    第二個層面,除此之外,列寧以及西方馬克思主義者對意識形態概念的精神實質的理解為階級意識提供了大量具有說服力、穿透力的學理闡發和文本根據。需要指出,科爾施提出了一個引人關注的關于在意識形態概念上所謂“列寧—馬克思對立論”的命題。實際上,在我看來,只要從意識形態的精神實質——階級意識來把握,列寧與馬克思並不存在什麼對立與矛盾,兩者唯一的差別只是強調的側重點不同而已。(21)

    從文本來說,列寧大量論述了資產階級或無產階級的階級意識或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問題。列寧認為︰“沒有革命的理論,就不可能有被壓迫階級的即歷史上最革命的階級的世界上最偉大的解放運動。革命理論是不能臆造出來的,它是從世界各國的革命經驗和革命思想的總和中生長出來的。”(22)他還寫道︰“只有馬克思的哲學唯物主義,才給無產階級指明了如何擺脫一切被壓迫階級至今深受其害的精神奴役的出路。只有馬克思的經濟理論,才闡明了無產階級在整個資本主義制度中的真正地位。”(23)不難看出,在列寧看來,只有用馬克思主義的科學代替了幻想,才能教會工人階級的自我認識和自我意識。沒有馬克思主義,工人階級只能受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奴役,不可形成本階級的政治意識以及階級意識。他寫道︰“社會主義理論比其他一切理論都更深刻更正確地指明了工人階級受苦的原因,因此工人也就很容易領會這個理論,只要這個理論本身不屈服于自發性,只要這個理論使自發性受它的支配。”(24)而且,列寧認為,無產階級的階級意識是與勞資矛盾的充分暴露和科學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分不開的。他深刻地指出︰“資本世界和勞動世界之間的鴻溝將更為加深,工人的社會主義意識將更為明確。在無產階級中進行的社會主義鼓動,從革命的種種試驗中得到充實之後,將變得更加明確。”(25)除此之外,列寧還提出了判定工人階級階級意識成熟與否的基本標準,就是看能否以馬克思主義來分析社會歷史問題,特別是階級問題。他寫道︰“當工人還沒有學會根據各種具體的、而且確實是大家關心的(迫切的)政治事實和政治事件來觀察其他每一個社會階級在思想、精神和政治生活中的一切表現時,當工人還沒有學會在實踐中對一切階級、階層和居民集團的活動和生活的各個方面作出唯物主義分析和唯物主義評價時,工人群眾的意識是不能成為真正的階級意識的。”(26)

    除了列寧之外,西方馬克思主義特別是其中的代表人物盧卡奇、葛蘭西的意識形態理論,顯而易見也看到了關于意識形態的精神實質——階級意識的有關闡述。盧卡奇對階級意識的歷史分析是以歷史唯物主義為方法論前提的,盧卡奇把階級意識分為“前資本主義社會中的亞階級意識”、“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階級意識”和“無產階級的革命階級意識”三個時段。有學者研究盧卡奇的階級意識思想,認為,“從階級意識的主體來看,它不同于單個階級成員的意識,而是階級總體的意識”,“從階級意識本身來看,它是一種總體性意識”,“無產階級意識必須克服各種矛盾,才能走出危機”,“階級意識具有某種顛覆性的功能,但這種功能仍然不是決定性的,如果離開了實踐,則一切都不可能”。(27)無論如何,盧卡奇的《歷史與階級意識》一書首先提出馬克思主義不過是一種方法,而後提出“馬克思主義辯證法的本質是具體的總體的範疇”、“歷史的本質在于它是人類活動的產物”、“物化”等一系列概念、表述並使“階級意識問題”在本書中佔據相當主要的地位。盧卡奇寫道,“對無產階級來說,它的‘意識形態’不是一面扛著進行戰斗的旗幟,不是真正目標的外衣,而就是目標和武器本身”;“當最後的經濟危機擊中資本主義時,革命的命運(以及與此相關聯的是人類的命運)要取決于無產階級在意識形態上的成熟程度,即取決于它的階級意識”(28)。進言之,書中表征的其意識形態理論的核心即為“階級意識”,所以,對階級意識和意識革命的強調是盧卡奇為其意識形態理論所精心設計的結論性、歸宿性綱領就是在意料之中的。與此相類似,葛蘭西意識形態理論雖然涉及多個方面,與前人的側重點不同,但其最為核心的無外乎無產階級奪取文化(意識形態)領導權。實際上,這種文化、意識形態實質就是作為無產階級“階級意識”內容的馬克思主義。葛蘭西認為,統治階級通過操縱市民社會的各種機構和組織,使廣大群眾把該階級的意識形態作為一種“常識”接受下來,從而建立起資產階級的領導權並鞏固其統治。所以,他主張無產階級應采取“陣地戰”的革命戰略,戰勝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孤立和包圍並最終奪取國家政權。

    最後,需要說明的是,關于階級意識是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精神實質需要幾點澄明︰一是這里的階級意識是關乎階級總體的(非個體簡單相加的整體)對自己的階級利益和社會地位的體系化、理論化的自覺意識,而非階級個體(小團體)的零星的松散的自發意識,正如盧卡奇所說的階級意識“既不是組成階級的單個個人所思想、所感覺的東西的總和,也不是它們的平均值”(29);二是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或無產階級意識(盡管區別于資產階級意識形態),能否成為虛假意識的問題,在我看來,從根本上說,這是一個偽問題,換言之,這與其說是一個理論問題,不如說是一個實踐問題,從理論與現實的契合度來說,意識形態特別是操作性的意識形態(而非基本意識形態)確實存在因脫離實踐而陷入“虛假”之可能,盡管與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虛假”不盡相同;三是在當代中國主流意識形態如何“包容開放”、擴容分層的背景下,階級意識是馬克思意識形態概念的精神實質的判斷提出了如何堅守意識形態的內核、強基固本、固本培元,堅定而又藝術地捍衛無產階級意識以承擔起無產階級應有的歷史使命的這一“理論底線”的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30)

    ヾ譚培文︰《馬克思〈波拿巴霧月十八日〉中的意識形態理論及其當代意義》,《毛澤東鄧小平理論研究》2010年第12期。

    ゝ聶錦芳︰《馬克思、恩格斯是在什麼意義上拒斥人類之“愛”的?》,《哲學研究》2012年第9期。

    ゞ[英]大衛•麥克里蘭︰《意識形態》,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25頁。

    々參見張志丹、侯惠勤《馬克思文本研究的基本方法論探要》,《學海》2007年第4期。

    ぁ《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25頁。

    あ侯惠勤︰《馬克思的意識形態批判與當代中國》,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0年版,第237—238頁。

    ぃ《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2頁。

    い《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87頁。

    ぅ《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3頁。

    う《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0頁。

    (1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2頁。

    (1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2頁。

    (1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1頁。

    (1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195頁。

    (15)《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25頁。

    (16)姚大志︰《意識形態概念的源流》,《哲學動態》1989年第6期。

    (17)[俄]列寧︰《怎麼辦?》,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38頁。

    (18)《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395頁。

    (19)《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18—19頁。

    (20)《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385頁。

    (21)張志丹︰《關于意識形態概念上“列寧與馬克思對立說”獻疑》,《南京政治學院學報》2014年第6期。

    (22)《列寧全集》第27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5—16頁。

    (23)《列寧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48頁。

    (24)《列寧全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40頁。

    (25)《列寧全集》第1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16頁。

    (26)《列寧全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66—67頁。

    (27)羅嗣亮︰《階級意識的流變︰從盧卡奇到後期創造社》,《學術論壇》2006年第5期。

    (28)[匈]盧卡奇︰《歷史與階級意識》,杜章智等譯,商務印書館1999年版,第131—132頁。

    (29)[匈]盧卡奇︰《歷史與階級意識》,杜章智等譯,商務印書館1999年版,第107頁。

    (30)張志丹︰《論當代中國基本意識形態與操作性意識形態之間的合理張力》,《馬克思主義研究》2015年第5期。

    (鏈接地址

作者︰ 張志丹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