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庫恩的範式理論與馬克思哲學的範式革命

2018年09月21日 08:25:31 來源︰ 《山西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年第6期

    近年來,庫恩的範式理論在馬克思哲學研究領域得到了廣泛的應用,並取得了一些有價值的研究成果。但是,“範式”畢竟是一個源發于自然科學史和科學哲學領域的概念,有其特定的含義,在借用到馬克思哲學研究領域中來的時候,需要有一個前提性的反思,反思我們能否或者是在何種意義上使用“範式”概念。反觀國內關于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的討論,卻發現其明顯缺乏對概念的前提批判,關于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這一討論的理論意義也因此變得晦暗不明。因此,有必要回到庫恩的範式理論,澄清“範式”這一概念,借此洞察當下中國馬克思哲學研究所謂範式之爭的真相。

    一、何謂“範式”

    庫恩範式理論的提出對于科學哲學的發展來說是一個革命性的事件,對科學哲學的走向產生了深遠影響。庫恩的範式理論終結了邏輯經驗主義的科學哲學,開啟了科學哲學的新時代。事實上,庫恩的範式理論正是源于對邏輯經驗主義科學觀的反動。

    (一)邏輯經驗主義︰累積的、進步的科學發展圖景。邏輯經驗主義提出了“拒斥形而上學”的著名口號,因為在邏輯經驗主義者看來,形而上學是關于超驗的實在的命題,這些命題在經驗範圍內無法確定其真假,對于增進我們的知識沒有任何幫助,因而是沒有意義的,必須從科學中清除出去。這樣,邏輯經驗主義者就把自然確立為科學的唯一課題。但吊詭的是,雖然明確提出拒斥形而上學,但邏輯經驗主義總是在不經意間又走上了傳統形而上學的道路,這體現在它對于人與自然之間關系的認識上。在邏輯經驗主義者看來,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是對立著的主體與客體的關系,科學就是人不斷地去認識這個客體的過程,科學最起碼的任務就是“用最少的思維消耗盡可能完全地表現事實”,或者說在邏輯上用最少量的概念標示事實。[1]130作為客體的自然是先在的、獨立于主體的,它沒有歷史,是絕對的自身同一性,因此這里只有絕對的必然性,而關于自然的真理就必然是先于主體的、絕對的、客觀地在那里的,等待著我們去認識。于是,認識的全部任務就在于使主體符合于客體,科學就是我們不斷逼近客觀真理的過程。

    邏輯經驗主義的科學結構具有由上到下的三個層次︰理論、定律和經驗觀察,每一較低層次的科學說明都需要從較高的層次演繹推導得出,科學理論通過演繹為經驗現象而獲得經驗觀察的確認。科學的發展就在于我們不斷地發現更高層次的理論或定律,由之可以演繹地推導出較低層次的、已經確定的定律或可以直接觀察的經驗現象。就像牛頓經典力學定律能夠演繹出伽利略的自由落體定律,能夠把它融涵在自身的邏輯體系中,使之成為自身邏輯體系的一部分,這就表明牛頓經典力學相對于伽利略定律是一種進步。

    科學如何發現更高層次的理論或定律呢?當然,只有少部分的邏輯經驗主義者像古典經驗主義者那樣認為科學是以收集經驗材料為基礎的,但是,邏輯經驗主義者依然非常重視描述事實的經驗觀察報告。在邏輯經驗主義者看來,理論語言本身沒有意義,其意義只來源于觀察語言,觀察語言的意義是客觀、明確、固定不變的,由此便可推導出經驗觀察報告所組成的經驗基礎的客觀性、公共性和中立性。由此,邏輯經驗主義者認為,作為科學基礎的中立的經驗觀察報告是持有不同理論的科學家進行辯論的共同語言,是解決科學爭端的共同的經驗基礎,是一個假說能否被接受的主要依據,是評判理論優劣的無私的法官。經驗觀察報告的中立性決定了科學具有進步性。經驗觀察報告邏輯地獨立于科學理論,唯一能夠使一個經驗觀察報告失效的是另一個更新的、更精確的經驗觀察報告,這意味著科學的經驗基礎是不斷積累的,不斷擴充的,永遠增長著的。科學理論以經驗觀察報告為基礎或者由經驗觀察報告來確定其確認度,所以,科學家得到的經驗觀察報告越豐富,科學理論的經驗基礎就越大,其確認度就越高,科學就越進步。

    總的來說,邏輯經驗主義為我們描述了這樣一個科學發展圖景︰科學是我們不斷逼近客觀真理的過程,這個過程體現為我們不斷地發現更高級的科學理論和定律,我們之所以能夠發現更高級的科學理論和定律,是因為科學的經驗基礎在不斷地擴大和積累,因此,科學是必然不斷進步的事業,科學知識不可抗拒地增長著,科學永遠繼承著過去的遺產而又不斷地實現著超越。

    (二)庫恩的範式理論︰非累積的、革命的科學發展圖景。通過考察科學史,庫恩發現,邏輯經驗主義的科學發展圖景並不符合科學發展的歷史實際,無法提供科學合理性和科學進步的有效說明,科學並不是一個“科學技巧和知識的不斷增長的堆棧”,科學的發展也不是向這個知識堆棧不斷添加貨物的過程,真實的科學發展圖景是“大異其趣”的。[2]1事實上,科學發展的進程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指向性,前後相繼的科學理論是不相容的,新舊理論之間不是演繹關系,而完全是一種革命,新的理論是在全新的基礎上建立的全新的理論。在庫恩看來,每種理論都具有自己的歷史整體性,無論就共時性的角度還是就歷時性的角度來說,不同的科學理論都是建立在不同的基礎之上的,相互之間具有不可通約性,科學的發展就是科學革命。庫恩認為,科學革命具有獨特的結構。為了揭示科學革命的結構,庫恩引入了“範式”、“科學共同體”和“常規科學”等重要概念,認為只有通過這些概念才能合理地說明科學理論的檢驗、選擇和變遷問題。

    科學發展就是科學革命,這是庫恩科學發展圖景的核心主張,庫恩在其代表作《科學革命的結構》中系統闡述了這一點。庫恩認為,對範式的理解以及對新的科學發展圖景的闡述應當以認識到“科學共同體”的客觀的、獨立的存在為前提。科學共同體是這樣一個群體,其成員一般都是同一個科學專業領域的工作者,並且他們所受的教育和專業訓練非常相似;他們所受到的相似的教益源于他們所鑽研的相似的技術文獻,這些技術文獻為他們標示出特有的學科界限,因此他們的研究主題是統一的。直觀地看,在科學發展的歷史中,一直都客觀存在著這樣的科學共同體。科學共同體內部在專業方面觀點比較一致,因此能夠進行充分的交流;不同的共同體擁有的主題不同,所以相互之間的專業交流非常困難,甚至出現無法交流的情況。

    是什麼共同因素決定了科學共同體內部專業交流充分、專業見解一致這種特點呢?庫恩認為是“一種範式”或“一組範式”。庫恩指出︰“我所謂的範式通常是指那些公認的科學成就,它們在一段時間里為實踐共同體提供典型的問題和解答。”[2]序4“它們共同具有兩個基本的特征。它們的成就空前地吸引一批堅定的擁護者,使他們脫離科學活動的其他競爭模式。同時,這些成就又足以無限制地為重新組成的一批實踐者留下有待解決的種種問題。凡是共有這兩個特征的成就,我此後便稱之為‘範式’”[2]9。也就是說,在庫恩看來,範式是這樣一些公認的科學成就,它們空前地吸引一批擁護者組成為一個科學共同體,這個科學共同體把這些公認的科學成就作為學習的典範,仿照它提出問題並且進行“解題”。顯然,在認識到科學共同體客觀、獨立存在的基礎上來看,這個界定並沒有涉及範式這一概念的實質。為此,庫恩又先後兩次對範式作了進一步論述。在1969年為《科學革命的結構》日文版所作的《後記》中庫恩指出︰“‘範式’一詞有兩種意義不同的使用方式,一方面,它代表著一個特定共同體的成員所共有的信念、價值、技術等等構成的整體。另一方面,它指謂著那個整體的一種元素,即具體的謎題解答;把它們當作模型和範例,可以取代明確的規則以作為常規科學中其他謎題解答的基礎。”[2]1571974年,庫恩在《對範式的再思考》一文中進一步澄清了“範式”這一概念︰“不管‘範式’……有多少用法,還是可以分成兩組,各有名稱,可分別討論。‘範式’的一種意義是綜合的,包括一個科學群體所共有的全部承諾;另一種意義則是把其中特別重要的承諾抽出來,成為前者的一個子集。”[3]288至此,範式這一概念才算是比較清晰了,庫恩在兩種意義上使用範式概念,一種是綜合的,一種是局部的。綜合意義上的範式庫恩又把它稱為“專業基體”,這是一個復雜的結構,它主要包括作為“範式的形而上學部分”的模型、作為認知定向工具的符號概括和解決具體問題的典範——範例,等等。局部意義上的範式專指範例。

    關于綜合意義上的範式,庫恩特別提到其中的模型、符號概括和範例這三個方面,因為這三個方面是“對群體認知運作都很根本的成分”,庫恩明確指出,“要了解一個科學共同體怎樣起生產和證實可靠的知識的作用,歸根到底就是要了解專業基體這三種成分的運作。”[3]290首先是模型,庫恩所謂的模型指的是一個科學共同體所共有的一組信念和本體論承諾,它們為科學共同體成員的科學研究提供了世界觀、價值觀前提以及認識世界的方法論標準,共同體成員由此獲得對如下問題的統一認識︰世界是由什麼實體構成的?這些實體之間是什麼關系?人們如何認識這些實體?認識的目的是什麼?應該怎樣提出問題?使用什麼樣的技術來回答問題?庫恩指出,至少在成熟學科中,對于像這樣一些問題的答案已經堅實地植根于學科的啟蒙教學中,由此使學生準備好去從事專業的實踐。[2]4對于不同的科學共同體來說(如量子力學與牛頓經典力學),由于他們所秉持的範式不同,他們開展科學研究的世界觀、價值觀前提不同,方法論標準不同,因而他們所理解的世界也是不同的,他們所主張的把握這個世界的方式和方法是相異的,因而他們提出的問題不同,解決的方法不同,得到的答案亦不同。在庫恩看來,不同的理論之間是不可通約的,“這些不同學派之間的差別,不在于方法的這個或那個的失效……差別在于我們將稱之為看待世界和在其中實踐科學的不可通約的方式。”[2]3

    範式第二個特別重要的方面是符號概括,符號概括就其本質來說是科學共同體成員進行科學研究工作的認知定向工具。在自然科學中,概括通常以符號的形式呈現出來,每個科學共同體都共有一組符號概括,共同體成員要想在研究工作中常規地運用邏輯和數學,就需要以承認一組符號概括為前提。符號概括雖然以符號的形式表現出來,但並不是單純的數學意義上的符號關系,不是恆定不變的公式,而是一種理解和解決問題的“概括綱要”,在面對具體問題的時候,符號概括的形式有變化,但其“內核”是不變的。就像牛頓經典力學當中的符號概括f=ma,其作用就是一個認知定向工具,它的“內核”是考量物體的加速度與物體所受合外力以及物體的質量之間的比例關系。在f=ma這一符號概括的認知定向指引下,科學家在面對各種前所未見的物理現象時會嘗試從中鑒別出力、質量和加速度,同時設計出適當的形式將這些物理量相聯系,從而能夠把握未知的物理現象。在這個過程中,符號概括f=ma的形式會發生變化,例如在涉及自由落體問題時會變成mg=m(d[2]s/dt[2]),新公式與f=ma的相似性難以被直接察覺,但其“內核”始終沒變,依然是考量物體的加速度與物體所受合外力以及物體的質量之間的比例關系。依靠這些符號概括,科學共同體把那些未知的、混沌一片、雜亂無章的世界把握為一種已知的規律性。

    綜合意義上的範式的第三個重要的方面,也是庫恩尤為重視的方面,是範例。庫恩在《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的“後記——1969”中指出︰“範式是共有的範例,這是我現在認為本書中最有新意而最不為人所理解的那些方面中的核心內容。因此,比起專業基質中的其他成分,我們應當更注重範例的討論。”[2]168範例是將一個科學共同體共有的世界觀價值觀前提、方法論標準和認知定向工具輸入共同體成員頭腦中的“媒介”。對于一個科學共同體的成員來說,共同體共有的作為“範式的形而上學部分”的世界觀價值觀前提和方法論標準並不是被直白地宣告出來的,而是寓于範例之中並通過共同體成員對範例的學習而被意會到的;科學共同體的科學研究實踐也並不是遵循抽象的方法論規則的活動,而首先是學習和模仿範例的活動,在這個過程中學習各種符號概括及其應用的情形,掌握在各種不同的情形中看出彼此的相似之處以建立符合符號概括“內核”的相似性關系的能力。庫恩所謂的範例,首先指的是學生們在他們的科學教育一開始就遇到的具體的問題解答,包括在實驗室里、在考試中或在科學教科書每章結束時遇到的。一個科學共同體培養其接班人的過程就是學生學習範例並仿效範例進行“解題”練習的過程,學習了共有的範例並在完成了一定數量的“解題”練習之後,一個人在遇到新的情形時就能用與共同體共享的格式塔眼光去把握它。

    “常規科學”是與範式概念緊密相聯的另一個重要概念。以一種比喻的方式來說,範式為共同體成員繪制的是一幅只有主要輪廓、其細節和邊界都尚未明晰的理論地圖,同時它又為共同體成員進一步完善這幅地圖提供了有效的繪圖工具,常規科學就是科學共同體成員使用這種繪圖工具把理論概略圖進一步完善為清晰有序的理論精細圖的過程。因此,常規科學具有高度的收斂性,“這種活動似乎是強把自然界塞進一個由範式提供的已經制成且相當堅固的盒子里。那些沒有被裝進盒子內的現象,常常是完全視而不見的。”[2]22為了著重說明常規科學的收斂性,庫恩甚至將範式看作是一種“教條”,認為“成見與抵制不是成熟科學發展的例外,而是一種規律。在正常情況下,它們刻畫了最出色最富有創造性的以及常規研究的共同特點”[4]。

    與邏輯經驗主義的科學發展圖景不同,庫恩認為科學發展是常規科學與科學革命的交替出現。常規科學是在某種範式內進行的“解題”活動,在這個過程中,難免會出現在這種範式下無法解決的反常問題。由于常規科學的收斂性,這些反常一開始一般會被暫時擱置或忽視,但是,當反常積累到一定程度,這個範式就進入了危機時期,結果便是常規科學的減弱或停止,共同體成員會把更多的精力用來反思範式本身,此時會有各種不同的範式被提出來,相互之間進行競爭。最後,科學共同體的專業承諾發生轉移或者是新的科學共同體取代舊的共同體,新範式取代舊範式,這就是科學革命。革命前後,範式發生了轉換,新舊範式的世界觀價值觀前提、方法論標準和科學研究的認知定向工具都不同,世界是在一個全新的基礎上被重新理解的,新的常規科學所提出和解決的問題也是完全不同的。

    這就是庫恩為我們描繪的與邏輯經驗主義截然不同的科學發展圖景——科學革命的結構。新範式意味著支配常規科學原來實踐的許多規則要發生改變,因此新範式必不可免地要對之前已經完成的許多科學工作加以重新審視,這意味著一個新範式無論其應用範圍多麼專業,也絕不會是對已有知識的積累,相反,新範式的建立需要重建之前的理論,重新評價先前的事實,這是一個內在的革命過程。

    二、範式理論應用于馬克思哲學研究時存在的問題

    庫恩範式理論的提出,打破了以邏輯經驗主義為代表的邏輯主義科學觀的統治,開創了歷史主義的科學觀,在自然科學史和科學哲學領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但是,範式理論的影響並不僅僅局限于自然科學史和科學哲學領域,事實上,範式理論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受到了更加廣泛的關注。在範式理論提出以後,人文社會科學領域不同學科的學者紛紛從不同角度借用範式理論,把它作為一種理論工具來分析自身學科的發展。面對這種現象,有學者指出,範式理論的提出是針對自然科學理論的發展而言的,不適用于人文社會科學領域,並且指出庫恩本人也明確把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排除在範式理論之外。針對這種觀點,有學者指出,盡管庫恩本人持排斥態度,但範式理論仍有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運用的可能性,因為範式理論的形成本身就得益于人文社會科學重要的啟示作用。事實上,這種爭論是“如何理解人文學科和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之關系”這個近現代科學分化以來懸而未決問題的新的表現形式。總的來說,庫恩的範式理論有助于我們在新的視角上重新思考這個問題,有助于實現對傳統科學主義和人文主義獨斷與偏狹立場的超越。從積極的方面看,範式理論的借用促進了人文社會科學的繁榮發展。但是也應當看到,範式理論有被濫用的傾向,它“就像病毒一樣擴散到了歷史和科學哲學領域以外,使知識分子共同體普遍受到了感染,任何一種佔支配地位的觀念都被稱為了範式”[5]66。與範式理論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大放異彩形成反差的是,隨著後來細致的科學史研究使得範式理論得以產生的歷史依據被破壞[6],範式理論在科學史的專業研究中反倒只得到了謹慎的回應和有限的討論。面對這種情形,也難怪羅蒂感嘆︰相對于自然科學界來說,人文社會科學界對庫恩的範式理論更感興趣。[7]譯者序1

    就國內哲學界來說,近幾年“範式”這一概念在馬克思哲學研究領域的廣泛應用尤其令人矚目。一個老概念成了國內哲學界的新熱點,這並不是因為我們現在才接觸到庫恩的範式理論,而是因為,改革開放以來國內馬克思哲學研究擺脫了政治的束縛,獲得了爆發式發展,各種研究方式百花齊放,互相之間多有分歧,面對學界紛繁復雜的研究現狀,如何系統地梳理馬克思哲學研究的發展脈絡,探尋未來的發展方向就成了擺在當代馬克思哲學研究者面前不得不回答的問題。人們發現,庫恩的範式理論是用來把握自身學科發展脈絡的有效工具,不同的馬克思哲學研究路徑被把握為不同的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可以想見,在過去哲學原理教科書一統天下的時代,根本就不存在所謂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之爭。反思新中國成立以來國內馬克思哲學研究的發展歷程,不同的學者從不同的角度梳理出了不同的“範式轉換”系列。孫正聿教授把當代中國馬克思哲學研究所走過的歷程分為三個階段,即教科書哲學、教科書改革哲學和後教科書哲學階段,[8]314∼322相應的當代中國馬克思哲學的研究也經歷了三種不同的範式,即以“物質”為核心範疇,以“規律”為實質內容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研究範式、以“實踐”為核心範疇的“實踐唯物主義”研究範式和以“哲學—對話”為標志的後教科書範式。[9]何中華教授從研究方法的角度將當代中國馬克思哲學研究劃分為三種範式︰“學理闡釋”、“文獻考證”和“現實引導”。[10]任平教授從馬克思哲學研究的方式和路徑的角度將當代中國馬克思哲學研究劃分為“教科書改革與原理創新”、“哲學史研究”、“文本—文獻學解讀”、“與中西思想對話”、“反思的問題學分析”、“各分支領域(部門)哲學探索”、“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研究”等多種範式。[11]

    可以說,近年來那些討論中國哲學研究創新的文獻,幾乎每一篇都會在梳理馬克思哲學研究發展脈絡基礎上提出馬克思哲學研究方法或路徑的轉換與創新問題,而只要涉及這個問題,一般都會借用庫恩的範式概念,提出“當代中國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的轉換與創新”問題。我們應當如何看待這種大範圍的概念借用呢?我們所謂的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指的是“我們對于馬克思哲學進行研究所應采用的範式”[10],也就是說我們是把馬克思哲學作為一個理論,作為一個問題群,去對它進行研究,然後在這種研究過程中,依據不同的角度,采用不同的方法,采取不同的路徑,形成了所謂各種不同的“研究範式”。此“範式”的所指與庫恩範式理論的所指是統一的嗎?在庫恩對“範式”的界定中,綜合意義上的範式是國內學界借用範式概念時廣泛引用的定義,但往往也只是“引用”而已,並沒有深究到底何為範式?範式的本質規定性是什麼?我們到底是在什麼意義上借用“範式”這一概念的?雖然,我們借用範式概念的時候沒有必要拘泥于庫恩的界定,非得從模型、符號概括和範例這三個重要方面對號入座來檢視各種研究路徑是否真的可以稱得上是“範式”,各種研究路徑之間的轉換是否真的可以稱得上是“範式轉換”,但是抓住範式理論的本質規定性從而理解我們到底是在什麼意義上使用範式概念,則不是沒有意義的。

    範式理論的本質規定性是什麼呢?通過前面的論述我們已經知道,庫恩提出範式理論的目的在于揭示出一種與邏輯經驗主義的科學觀“大異其趣”的科學發展圖景,也就是一種非線性的、非累積的、革命的發展圖景,科學的發展是常規科學與科學革命交替出現的不斷革命的過程,前後相繼的科學理論是建立在不同的基礎上的,它們具有不可通約性。“每一次革命都迫使科學共同體拋棄一種盛極一時的科學理論,而贊成另一種與之不相容的理論。每一次革命都將產生科學所探討的問題的轉移,專家用以確定什麼是可接受的問題或可算作是合理的問題,解決的標準也相應地產生了轉移。而且每一次革命也改變了科學的思維方式,以至于我們最終將需要做這樣的描述,即在其中進行科學研究的世界也發生了轉變。”[2]5庫恩本人也曾坦陳,“革命是世界觀的改變”一章是《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的哲學核心與精髓。他說︰“範式的改變的確使科學家對他們所涉及的世界的看法不同了。……在革命之後,科學家所面對的是一個不同的世界。”“革命之前科學家世界中的鴨子,在革命之後就成了兔子。……所以,在科學革命時期,常規科學傳統發生了改變,科學家對環境的知覺必須重新訓練——在一些熟悉的情況中,他必須學習去看一種新的格式塔。在這樣做了之後,他研究的世界在各處看來都將與他以前所居住的世界彼此不可通約。”[2]101∼102由于“範式”這一概念引起了很多誤解,庫恩在後期用“不可通約性”取代了它,基本上不再使用“範式”概念。1992年,庫恩在哈佛的一次演講中明確指出︰“這本書中最中心的觀念,一方面是‘革命變化’,另一方面是稱為‘不可通約性’的某種東西。”[2]199因此可以說,“革命性”和“不可通約性”就是範式理論的本質規定性。

    學界討論所使用的“範式”具有這樣的本質規定性嗎?顯然沒有。無論我們把“範式”理解為“一個特定共同體的成員所共有的信念、價值、技術等等構成的總體”,還是通俗地理解為特定的世界觀,抑或是理解為特定的方法論標準,各種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之間都既沒有“革命性”,也沒有“不可通約性”,相反,它們在內在的理論根基上是統一的,所謂的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轉換其實質只不過是研究方法或研究路徑的轉換。況且,綜合意義上的範式是一個復合結構,範式的轉換是整體的格式塔轉變,即便是單純的研究方法、路徑變了,範式本身並不會發生革命性的變化。事實上,在借用範式這一概念的時候,大家都不約而同地選擇“忽略”範式理論所蘊含的範式轉換的革命性和相關理論的不可通約性這一本質規定性,以規避可能遇到的理論悖謬。

    三、馬克思哲學“範式革命”的當代性意義

    學界反思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其目的不外乎通過反思“我們對于馬克思哲學進行研究所應采用的範式”來探討在現時代應當如何理解馬克思的哲學理論,以及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應當從哪種路徑切入馬克思哲學才能彰顯其當代性意義。其實,就如何彰顯馬克思哲學的當代性意義而言,這里不可避免地面臨著兩種研究路徑的選擇,是通過回到馬克思哲學革命的原初語境而接著馬克思講下去呢,還是把馬克思哲學的“完成形態”硬拉到當代新的歷史條件下來發揮其“指導作用”呢?顯然第一條路徑更合理一些。馬克思哲學的當代性與馬克思哲學的革命性是同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要想通過探討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的轉換來彰顯馬克思哲學的當代性意義,首先必須回到馬克思哲學革命的原初語境中。只有充分理解馬克思哲學的革命性意義,我們才能找到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切入馬克思哲學的正確路徑,才能充分彰顯馬克思哲學的當代性意義,而只有在“範式革命”的高度上把握馬克思哲學和近現代西方哲學的關系,我們才能充分理解馬克思的哲學革命。

    對于馬克思哲學革命的真實意義,學界有不同的理解,大體上可以劃歸為兩大類觀點︰一類觀點認為,馬克思以人的存在方式——實踐為中介,確立了人與世界的對立統一關系,在哲學史上第一次揚棄了自然與精神、客體與主體的抽象對立,實現了哲學本體論和哲學思維方式的雙重革命;另一類觀點把馬克思哲學放到以胡塞爾的生活世界理論和海德格爾的生存論存在論為主色調的現代西方哲學理論背景中,深化對馬克思哲學實踐變革的理解,由此使馬克思哲學生成為一種關于人的實際生存的哲學,馬克思哲學革命被理解為一次“生存論轉向”。總的來說,這兩種理解路徑實現了馬克思哲學基本解釋原則的重大創新,但由于二者都是在傳統的概念哲學的框架中來理解馬克思哲學革命,都沒有認識到馬克思哲學相對于近現代西方哲學所實現的“範式革命”,因而就都沒有抓住馬克思哲學革命的真正“革命性”所在,反而有可能被重新抽象化。

    國外學者曾就馬克思是科學家還是哲學家這一問題進行過長期的爭論,其實這種爭論應當以認識到馬克思首先是一個革命家為前提。恩格斯在《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中指出,馬克思所作出的科學發現遠不是主要的,“馬克思首先是一個革命家……斗爭是他的生命要素。”[12]777“革命”對于馬克思來說具有首要性,他的整個理論學說都是圍繞著“革命”而展開的,因此“革命”就是我們理解馬克思整個學說的出發點。馬克思所從事的是什麼“革命”呢?恩格斯對此作了明確的回答︰“他畢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這種或那種方式參加推翻資本主義社會及其所建立的國家設施的事業,參加現代無產階級的解放事業,正是他第一次使現代無產階級意識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識到自身解放的條件。”[12]777也就是說,馬克思是站在對資本主義實行批判的立場上的,他的目標在于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實現無產階級以及全人類的解放,馬克思的哲學理論正是圍繞著這個革命意向展開的,因此我們要想充分理解馬克思哲學,就必須緊緊圍繞著馬克思的資本主義批判這一革命立場。正是在資本主義批判中,馬克思哲學真正實現了“範式革命”。

    馬克思的資本主義批判經歷了從文化批判到政治批判再到政治經濟學批判的不斷深化過程,政治經濟學批判是馬克思資本主義批判的成熟形態,馬克思以之為核心實現了對資本主義經濟、政治和文化的全面批判。在這個過程中,馬克思建構了以“實踐”為核心範疇、以“社會關系”和“社會總體”為基本規定的新世界觀,消解了舊唯物主義哲學和唯心主義哲學,實現了對整個近現代西方哲學的本體論革命。馬克思將這種新唯物主義世界觀進一步具體化,建構起歷史唯物主義理論體系,實踐具體化為物質生產、物質交往以及以之為基礎的上層建築,由此整個近現代西方哲學被判定為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一部分,“本質上是一種脫離現實而又統治現實的顛倒的世界觀”[13]22。根據這種新唯物主義世界觀和以之為基礎的歷史唯物主義理論體系,馬克思哲學認識整個感性世界的思維方式和認識論標準發生了變革,不再耽于“可感覺之物”的感性直觀表象,而是經由“具體——抽象——具體”的認識路徑探求背後的“社會總體”,即資本的統治。近現代西方哲學本質上是資本主義社會中統治人的“抽象物”的反映,這種抽象物就是資本,資本是現代社會的本質規定,實踐就是資本生產,社會關系就是資本關系,社會總體就是資本的普遍統治,資本主義制度的現實正是個人受資本奴役的現實。以資本主義批判為其視域,馬克思哲學提出的問題也隨之發生變革,哲學不再是要論證“人的自由何以可能”,而是要“使現存世界革命化,實際地反對並改變現存的事物”[14]75,馬克思哲學由此成為“改變世界”的新哲學。

    通過以上論述可以看出,從資本主義批判這一立場出發,不論是從對世界的理解上,還是所從出發的價值立場上,抑或是認識社會歷史的方法論標準和認識定向上,馬克思哲學相對于近現代西方哲學都真正實現了“範式革命”,相對于學界所討論的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的轉換,馬克思所實現的哲學革命更具有“範式革命”的意蘊。馬克思哲學的目的不在于建立抽象的思辨哲學體系,而是要揭示資本主義的歷史局限性和內在超越性,為全人類的解放指明方向;在當代資本主義“全球化”的背景下,面對空前尖銳的現代性問題,我們只有充分理解了馬克思哲學從資本主義批判立場出發所實現的“範式革命”,才能找到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切入馬克思哲學的正確路徑,才能彰顯馬克思哲學的現實意義。原文參考文獻︰? [1](德)石里克.普通認識論[M].李步樓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5. ?? [2](美)庫恩.科學革命的結構[M].金吾倫,胡新和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3. ?? [3](美)庫恩.必要的張力[M].範岱年,紀樹立等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 ?? [4](美)庫恩.教條在科學研究中的作用[J].樂成譯.科學與哲學研究資料,1982,(1). ?? [5](美)霍根.科學的終結[M].孫雍君,等譯.呼和浩特︰遠方出版社,1997. ?? [6]吳以義.庫恩直解[J].自然科學史研究,2011,(4). ?? [7](美)羅蒂.後哲學文化[M].黃勇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4. ?? [8]孫正聿.思想中的時代——當代哲學的理論自覺[M].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 ?? [9]孫正聿.三種基本範疇與三種研究範式——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歷史與邏輯[J].社會科學戰線,2011,(3). ?? [10]何中華.馬克思哲學研究範式︰非此即彼還是互補整合[J].山東社會科學,2008,(11). ?? [11]任平.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的創新與轉換[J].哲學研究,2012,(3). ?? [12]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 [13]高清海,孫利天.馬克思的哲學觀變革及其當代意義[A].葉汝賢,孫麾.馬克思與我們同行[C].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 ?

    (鏈接地址

作者︰ 王猛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