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論身體在馬克思感性活動思想中的意蘊

2018年10月25日 03:03:20 來源︰ 《馬克思主義與現實》(京)2015年第5期

    一、在對異化勞動的批判中區分“軀體”和“身體”

    (一)馬克思區分了“軀體”和“身體”

    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德文版)中區分了“軀體”(Krper)和“身體”(Leib),而且使用了斜體字表示強調,但原來的中文翻譯沒有將“Krper”和“Leib”進行區分,都翻譯成了“身體”。而實際上“軀體”和“身體”的區分對我們進一步理解其身體思想有很大的幫助。在德語中Krper是如外在物體一般的可見或可觸的物體,中文翻譯成軀體。而Leib這個詞意義,後來由身體現象學家明確界定為一種現象學意義的、具有運動性(動態性)和空間無維性的、身心合一的身體。譬如,胡塞爾在1907年的演講中對二者作了區分(一般哲學界認為,是胡塞爾首次將軀體和現象學意義的身體進行區分)之後,舍勒也在《倫理學中的形式主義與非形式的價值倫理學》的第二部分中對此作了討論,還有之後的現象學家梅洛龐蒂和新現象學家施密茨等人都對身體做了現象學的闡釋。“軀體是有明確的皮膚邊緣,具有空間維度,它可與處于固定坐標系之中的空間性客體建立定量關系,其邊緣和內容在這種關系中可以作明確界定,是一種物理學意義上的身體。而現象學意義的身體沒有明確的皮膚邊緣,並且空間無維,即具有絕對的空間位置,是一種以不可分割的和非平面的方式空間擴展。軀體是一種感知模式,即感官處于軀體的一定位置上,感官之間保持固定的距離,不同感官通過這種位置和距離規定可逆的聯系通道,軀體的知覺就是經過這類通道的傳遞而被主體感知。同時,不同的感官獲得的知覺也有相對確定的位置,由此也規定了知覺間的距離。而身體所致的絕對空間包含了運動、波動這樣是動力學的因素,這些動力學因素不是如物理學認為的外力作用,而是使我們卷入周圍環境之中,被環境氣氛和氛圍所把握的在日常生活中發揮出來的作用,現象學意義的身體就處于這些因素的作用與反作用的不斷波動狀態中。也就是說身體能超出軀體本身而進入外部世界。”ヾ這就是身體性的交流,“身體交流(Die leibliche Kommunikation)是在自我身體可察覺的知覺領域里,對特殊結構的身體性而言是身體感受進入並穿越外部世界的過程。”ゝ下面我們試圖通過《手稿》的原文分析,來看馬克思這里為什麼區分“軀體”(Krper)和“身體”(Leib),以及馬克思對“身體”(Leib)理解是不是具有現象學意義。

    “Physisch lebt der Mensch nur von diesen Naturprodukten,mgen sie nun in der Form der Nahrung,Heizung,Kleidung,Wohnung etc.erscheinen.Die Universalitt des Menschen erscheint praktischeben in der Universalitt,die die ganze Natur zu seinem unorganischen Krper (無機的軀體) macht,sowohl insofern sie 1.ein unmittelbares Lebensmittel,als inwiefern sie [2.] die Materie,der Gegenstandund das Werkzeug seiner Lebensttigkeit ist.Die Natur ist der unorganische Leib (無機的身體) des Menschen,nmlich die Natur,soweit sie nichtselbst menschlicher Krper (人的軀體) ist.Der Mensch lebt von der Natur,:Die Natur ist seinLeib (他的身體),mit dem er in bestndigem ,um nicht zu sterben.”ゞ

    筆者翻譯︰如果人的肉體生活僅僅靠自然產品,這些產品是以食物、燃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