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論身體在馬克思感性活動思想中的意蘊

2018年10月25日 03:03:20 來源︰ 《馬克思主義與現實》(京)2015年第5期

    一、在對異化勞動的批判中區分“軀體”和“身體”

    (一)馬克思區分了“軀體”和“身體”

    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德文版)中區分了“軀體”(Krper)和“身體”(Leib),而且使用了斜體字表示強調,但原來的中文翻譯沒有將“Krper”和“Leib”進行區分,都翻譯成了“身體”。而實際上“軀體”和“身體”的區分對我們進一步理解其身體思想有很大的幫助。在德語中Krper是如外在物體一般的可見或可觸的物體,中文翻譯成軀體。而Leib這個詞意義,後來由身體現象學家明確界定為一種現象學意義的、具有運動性(動態性)和空間無維性的、身心合一的身體。譬如,胡塞爾在1907年的演講中對二者作了區分(一般哲學界認為,是胡塞爾首次將軀體和現象學意義的身體進行區分)之後,舍勒也在《倫理學中的形式主義與非形式的價值倫理學》的第二部分中對此作了討論,還有之後的現象學家梅洛龐蒂和新現象學家施密茨等人都對身體做了現象學的闡釋。“軀體是有明確的皮膚邊緣,具有空間維度,它可與處于固定坐標系之中的空間性客體建立定量關系,其邊緣和內容在這種關系中可以作明確界定,是一種物理學意義上的身體。而現象學意義的身體沒有明確的皮膚邊緣,並且空間無維,即具有絕對的空間位置,是一種以不可分割的和非平面的方式空間擴展。軀體是一種感知模式,即感官處于軀體的一定位置上,感官之間保持固定的距離,不同感官通過這種位置和距離規定可逆的聯系通道,軀體的知覺就是經過這類通道的傳遞而被主體感知。同時,不同的感官獲得的知覺也有相對確定的位置,由此也規定了知覺間的距離。而身體所致的絕對空間包含了運動、波動這樣是動力學的因素,這些動力學因素不是如物理學認為的外力作用,而是使我們卷入周圍環境之中,被環境氣氛和氛圍所把握的在日常生活中發揮出來的作用,現象學意義的身體就處于這些因素的作用與反作用的不斷波動狀態中。也就是說身體能超出軀體本身而進入外部世界。”ヾ這就是身體性的交流,“身體交流(Die leibliche Kommunikation)是在自我身體可察覺的知覺領域里,對特殊結構的身體性而言是身體感受進入並穿越外部世界的過程。”ゝ下面我們試圖通過《手稿》的原文分析,來看馬克思這里為什麼區分“軀體”(Krper)和“身體”(Leib),以及馬克思對“身體”(Leib)理解是不是具有現象學意義。

    “Physisch lebt der Mensch nur von diesen Naturprodukten,mgen sie nun in der Form der Nahrung,Heizung,Kleidung,Wohnung etc.erscheinen.Die Universalitt des Menschen erscheint praktischeben in der Universalitt,die die ganze Natur zu seinem unorganischen Krper (無機的軀體) macht,sowohl insofern sie 1.ein unmittelbares Lebensmittel,als inwiefern sie [2.] die Materie,der Gegenstandund das Werkzeug seiner Lebensttigkeit ist.Die Natur ist der unorganische Leib (無機的身體) des Menschen,nmlich die Natur,soweit sie nichtselbst menschlicher Krper (人的軀體) ist.Der Mensch lebt von der Natur,:Die Natur ist seinLeib (他的身體),mit dem er in bestndigem ,um nicht zu sterben.”ゞ

    筆者翻譯︰如果人的肉體生活僅僅靠自然產品,這些產品是以食物、燃料、衣服、房屋等等形式表現出來,那麼人的普遍性實際上就是這樣的普遍性,即整個自然,也就是生活資料和人的生命活動的對象和工具是人無機的軀體。而如果自然界是人無機的身體,也就是自然界,就本身而言,不是人的軀體。人靠自然界生活,即自然是他的身體,伴隨著這個無機的身體(自然),使其不至于死亡。

    這樣便呈現出幾個層次的意義︰

    第一,人如果只是肉體生活,保證其存活,那麼人就是軀體(Krper),與動物沒有區別,自然界也就變成無機的軀體。如果人是身體(Leib)生活,那麼這個人的身體,是具有生命力的,就是將自然的無機的身體囊括在內的,也就是說自然是人身體的一部分。人和動物的區別就在于︰人具有的是身體,而動物是軀體。

    第二,自然成為人無機的身體,說明人的身體與自然界的動態交融,即人超越本身軀體達到外部世界,即外于軀體,與人相聯系的自然構成了人的身體。在與自然界的互動中才有了身體的意義。這就是身體的動態性或者說運動性。

    第三,自然是人無機的身體,說明已經超越出本身的軀體而與外界互動。這不但說明了身體的運動性,還說明了身體的空間無維性。

    基于上面三點的內容闡釋,馬克思對身體“Leib”的理解就是現象學意義的。這種現象學意義的身體不囤于自己本身的軀體,而是與自然相通的,具有運動性、空間無維性,身心合一的,囊括于整個自然界的身體,即人賴以存在的自然是人身體的一部分,即馬克思對“身體”的理解與身體現象學對“身體”的理解是一致的。但馬克思不但認為人的身體具有現象學意義,動物的軀體同樣具有現象學意義,這說明馬克思理解的軀體與身體現象學家理解的軀體不同。身體現象學家認為,軀體是具有明確的皮膚邊緣和空間維度的,而馬克思認為動物的軀體與人的身體同樣具有動態性和空間無維性,只是稱謂不同,人稱“身體”,動物稱“軀體。身體現象學理解的身體與軀體的區別不是馬克思理解的人與動物的區別。在馬克思那里,人的“身體”與動物的“軀體”的差異在于人不僅具有動物般的肉體生活還具有屬人的精神生活。馬克思理解的人的“身體”更看重其超越出來的精神生活,即人的能動性,人的特性。身體現象學的“身體”泛指人,即人的身體性(空間無維性、運動性和身體情感等等)。馬克思注重身體的能動性,即人的社會性,是具有宏觀意義的,而身體現象學依據人的自然性、原初性,是從微觀角度入手的。

    第四、通過區分“軀體”(Krper)和“身體”(Leib),體現了馬克思對異化勞動的批判,馬克思認為異化勞動首先體現為人的身體的異化,人的身體等同于動物的軀體,即在異化勞動中,身體成了軀體,身體降低成了如動物般的軀體,而不是出于自由狀態的身體,使人毫無創造性和開拓性。“人(工人)只有在運用自己的動物機能——吃、喝、生殖,至多還有居住、修飾等等——的時候,才覺得自己在自由活動,而在運用人的機能時,覺得自己只不過是動物。動物的東西成為人的東西,而人的東西成為動物的東西。”々異化勞動使人本身,使他的生命活動同人相異化。在勞動中人的“身體”降低到動物的軀體,人的本質降低到“維持肉體生存”的水平,人的“感性需要”降低到動物的“本能”。馬克思看到了身體是構成人的全部生活的基礎,但在資本主義社會,身體卻以一種異化的形式出現,所以,馬克思展開了對哲學領域和現實領域的批判,要將那沉重的身體從被異化的軀體狀態中解放出來。

    (二)馬克思還在身體的基礎上區分了人的肉體(軀體)生活和精神生活(physische Leben und geistige Leben)

    “Da das physische und geistige Leben des Menschen mit der Natur zusammenhngt,hat keinenandren Sinn,als da die Natur mit sich selbst zusammenhngt,denn der Mensch ist ein Teil der Natur.”ぁ

    人的生命活動與自然界相聯系。人的生命活動之所以有別于動物,是人不僅有最基本的維持生命的生理上的活動,也就是馬克思使用人的肉體生活(physische Leben),也就是動物般的生活,還有有意識的精神生活(geistige Leben)。實際上馬克思將肉體生活(physische Leben)與軀體(Krper)是混用的,也就是說,馬克思認為人的肉體生活就是如動物般的軀體生活。在德文版《手稿》中使用“……als ein ebenso geistig wiekrperlich entmenschtes Wesen”(把人當作既在精神上又在肉體上或者是軀體上去人化的存在物)あ。但這種肉體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區分不是身心二元的區分,而是區分人的動物性和人的人性(Menschlichkeit)ぃ,如果說動物只有肉體生活即只具有軀體,那麼人不僅具有肉體生活,還具有精神生活。而在馬克思這里兩者均蘊含在具有現象學意義的身體中,即無論是肉體生活還是精神生活都是根植于人的身體(Leib)的同自然界相聯系的生命活動(Leben)。馬克思在這里通過人的身體的生命活動中肉體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區分,又再一次揭示了異化勞動的內涵。即區分肉體生活和精神生活目的是為了說明異化勞動使人自由的有意識的活動,淪為只是滿足肉體生活的動物般的生命活動。

    總之,人通過勞動——自由自覺的能動的類生活改造世界。然而,異化勞動由于使人的身體同人相異化,把人類自由的有意識身體感性活動變成了僅僅維持個人生活的,如動物軀體般的手段,以至于勞動本身的異化造成了人和自己的類本質相異化。在《手稿》中還有這樣一句話“das Gattungswesen des Menschen,sowohl die Natur als sein geistiges Gattungsvermgen,zu einem ihm fremden Wesen,zum Mittel seiner individuellen Existenz.Sie entfremdet dem Menschen seinen eignen Leib,wie die Natur auer ihm,wie sein geistiges Wesen,sein menschliches Wesen.”い“人的類本質——無論是自然界,還是人的精神的類能力——變成對人來說是異己的本質,變成維持他的個人生存的手段。異化勞動使人自己的身體(這時馬克思已經明確的使用身體Leib這個概念了),同樣使在他之外的自然界,使他的精神本質,他的人的本質同人相異化。”ぅ

    我認為這一部分通過對身體和軀體的區分來揭示異化勞動的本質,是理解馬克思身體思想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馬克思先于胡塞爾以及身體現象學家對身體有了一種現象學的思考。而為什麼“身體”閃亮登場之後,又隱退了呢?我個人的淺見是︰第一,馬克思也許認為,已經將人與動物通過身體和軀體的區別分開了,那麼談到人就是具有身體(Leib)的人了,人是身體性的,這是毋庸置疑的;第二,馬克思對諸如資本主義這樣的社會批判,不想用身體哲學或者生命哲學這個“微觀”的角度入手進行闡釋,而是想從宏觀的人學角度,也就是人的社會性角度入手;第三,馬克思要避開“身心合一”這種預先被設置的“分開的身心”的誤區,而是用“人”或者說“生命活動”這樣的概念。筆者翻閱了之後的馬克思文獻,幾乎不再使用“軀體”或“身體”的概念,而是使用人的“生活、生命、過日子”(Leben)作為詞根展開的形容詞“生命的、生機勃勃的、生動的、生活的”(lebendig)う或者名詞“生命活動”(Lebensttigkeit)(11)但是,無論如何我們在之後的感性活動的探討中,仍然發現其(感性活動)本身蘊含著的身體維度。

    二、身體在“感性活動”中的全面生成和意蘊

    感性活動包含“感性”和“活動”兩個概念。無論是“感性”還是“活動”都是基于身體性的,“感性”就是彰顯人的豐盈完滿的存在的處身情態,而“活動”同樣必須以身體為基礎,可以說“感性活動”就是人的身體性的生命活動,就是“身體”的感性活動。人正是通過這種身體的感性活動才從自然中分化出來,只有把“感性活動”概念落實于現實的人的身體的生命活動基礎之上,才能避免被再次抽象化、形式化和神秘化,才能真正成為現實的人的感性對象化活動。

    (一)感性活動是從身體出發的受動性與能動性于一體的對象性活動

    在馬克思看來,身體是感性活動的主體,又是感性活動的客體(對象)。這就是感性活動的主體與對象于一體——“身體”的理解。馬克思的感性活動是作為客體形式與主體內容的統一的感性的生命活動,即從身體出發的受動性與能動性于一體的對象性活動。馬克思說︰“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人作為自然存在物,而且作為有生命的自然存在物,一方面具有自然力、生命力,是能動的自然存在物;這些力量作為天賦和才能、作為欲望存在于人身上;另一方面,人作為自然的、身體的、感性的、對象性的存在物,同植物一樣,是受動的、受制約的和受限制的存在物,就是說,他的欲望的對象是作為不依賴于他的對象而存在于他之外的;但是,這些對象是他的需要的對象;是表現和確證他的本質力量所不可缺少的、重要的對象。”(12)

    人的活動是一種對象化活動,人每時每刻都通過身體感覺在外物上印證自我的成果。“說人是身體的、有自然力的、有生命的、現實的、感性的、對象性的存在物,這就等于說,人有現實的、感性的對象作為自己本質的即自己生命表現的對象;或者說,人只有憑借現實的、感性的對象才能表現自己的生命。”(13)“人對世界的任何一種人的關系——視覺、听覺、嗅覺、味覺、觸覺、思維、直觀、情感、願望、活動、愛,——總之,他的個體的一切器官,正像在形式上直接是社會的器官的那些器官一樣,是通過自己的對象性關系,即通過自己同對象的關系而對對象的佔有,對人的現實的佔有;這些器官同對象的關系,是人的現實的實現(因此,正像人的本質規定和活動是多種多樣的一樣,人的現實也是多種多樣的),是人的能動和人的受動,因為按人的方式來理解的受動,是人的一種自我享受。”(14)總之,在馬克思那里,感性活動或者說對象化活動就是人的身體與其活動對象共生共存的過程。

    (二)身體是自然的生成和社會的生成的有機統一

    “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15),人的直接的感性存在即身體生命源于自然界,人只有依靠自然界才能生活,自然界是人的無機的身體,它為人的生命活動和生活活動提供物質材料。這是人在身體中自身的生成,即人“有機的身體”與“無機的身體”之間的互動。所以,自然不是一個靜止的概念,而是不斷發展的、具有人的內在要求的概念。

    “die ganze sogenannte Weltgeschichte nichtsanders ist als die Erzeugung des Menschen durch diemenschliche Arbeit,als das Werden der Natur f rden Menschen(自然為了人的生成),so hat er also den anschaulichen,unwiderstehlichen Beweis vonseiner Geburt(16)durch sich selbst,von seinem Entstehungsproze.”

    筆者的翻譯︰“整個所謂世界歷史不外是人通過人的勞動而誕生的過程,是自然為了人的生成的過程,對于其(人)的自己的生成和生長的過程的證明是直觀的和毋庸置疑的。”(17)

    所以說,人的生成就是一方面通過勞動,一方面通過自然的生成,即自然是為人而生,符合人的內在要求,這便與前面的“自然是人無機的身體”遙相呼應了。

    同時,馬克思認為,人的身體是社會歷史的產物。身體的感性活動具有揮之不去的社會性。“不言而喻,人的眼楮與野性的、非人的眼楮得到的享受不同,人的耳朵與野性的耳朵得到的享受不同,如此等等。”(18)馬克思旨在闡明,人的感覺能夠彰顯屬人的特殊的在漫長的社會歷史進化中培養起來的社會性的本質。身體感覺與社會是內在關聯、互相塑造、不可分割的。人在社會中存在正是通過我們的身體而置身于現實世界之中,並通過各種社會關系構成自己的歷史。馬克思從人的感性活動入手,強調人是身體性的、現實的、單個的社會存在物,人的活動是人自由自覺的身體與外部物質世界對象化的互動關系,人的復雜性產生于不斷發展、變化著的身體的感性活動。

    總之,馬克思從人的自然角度和社會角度出發涉及了身體問題。通過對“感性活動的身體”的深入挖掘和延伸,馬克思決定性地超出了概念、邏輯、範疇等佔支配和統治地位的世界,對一般哲學進行了批判,先行實現了對傳統形而上學的清算和超越,開拓了新的哲學範式。

    (三)身體性在感性活動(對象性活動)中的自我確證

    “erst durch den gegenstndlich entfalteten Reichtum des menschlichen Wesens wird der Reichtumder subjektiven menschlichen Sinnlichkeit,wirdein musikalisches Ohr,ein Auge f r die Schnheit der Form,kurz,werden erst menschlicher Gen sse fhige Sinne,Sinne,welche als menschliche Wesenskrfte sich besttigen,teils erst ausgebildet,teils erst erzeugt.Denn nicht nur die 5 Sinne,sondernauch die sogenannten geistigen Sinne,die praktischen Sinne(Wille,Liebe etc.),mit einem Wortder menschliche Sinn,die Menschlichkeit der Sinne wird erst durch das Dasein seines Gegenstandes,durch die vermenschlichte Natur.Die Bildung der 5 Sinne ist eine Arbeit der ganzen bisherigen.”

    “只是由于人的本質的對象性(原來翻譯成‘客觀’)展開的豐富性,主體的、人的感性的豐富性,如有音樂感的耳朵、能感受形式美的眼楮,總之,那些能成為人的享受的感覺,即確證自己是人的本質力量的感覺,才一部分發展起來,一部分產生出來。因為,不僅五官感覺,連同所謂的精神感覺、實踐感覺。一句話,人的感覺(指的應該是五官感覺)、感覺的人性(指的是所謂的精神感覺、精神情感、實踐感覺,那麼說明一切感覺都蘊含在人的身體性中)都是由于它的對象的存在,才產生出來的。五官感覺的形成是迄今為止全部世界歷史的產物。”(19)

    這里馬克思精彩地使用了“Menschlichkeit der Sinne”(感覺的人性),並對“人的感覺”和“感覺的人性”做了區分,充分蘊含了身體的現象學理解,即人的感覺或者說身體性感覺是不僅包含五官的感覺,還有具有人性特質的“身體情感”(20),並以此來說明了人的超越性就在于人擁有“感覺的人性”。所以說,人只有通過對象性的感覺或者說通過人的感覺和感覺的人性,才能確證自我的本質力量,即作為身體性的人通過感性活動在對象世界中確證自己的本質力量,並且隨著人的感性活動的豐富性不斷展開,人的感覺與感覺的人性的豐富性才不斷地發展起來,或者產生出來,即人的身體感覺的本質力量都是由于相應的感性對象的存在才產生出來,這樣,更多的對象或對象的更豐富的層次才為人所感受。

    (四)身體在感性活動中生成自身(動態性)

    在馬克思看來,人對對象世界的創造活動不是理性形而上學的那種“自我意識”的活動,而是人的“感性的活動”或“對象性的活動”。正是因其“活動”,自然界才與人的生活相關聯的。人是因這種感性活動生成著人自身和人自己的感性世界。人生成時,世界也就一並生成了。這個“活動”是“生產生活”、“勞動”,“感性活動”,就是身體性的活動。正是通過這種身體的感性活動,“現實的人”才獲得它的真正意義上的理解。

    在感性活動中,身體與世界是一個動態的生成過程。首先身體作為主體參與到感性活動中,同時身體性,即身體感受(視覺感受、听覺感受、嗅覺、味覺、觸覺、思維、直觀、情感、願望、活動、愛等等,就是根植于身體性的感覺)在感性活動中生成,又不斷地作為主體參與新的實踐。即通過身體性使身體與他人和世界的關聯不再是一種“狀態”。身體性是一種與身體相關聯的“運動過程”意義。不斷的身體性促成新的感性活動。新的感性活動的變化又對身體顯現出新的姿態,提出有待回應和解決的新問題,這又提供新的“運動”意義。這使得身體與感性活動之間形成了一種可持續進行的交流、對話過程。感性活動就是人的現實生活和人的身體的生成過程。從而呈現了人與感性活動共生共存的現實的和歷史的過程。只有身體性才能體現這種動態的生成過程。實踐的身體與身體的實踐相互作用、相互依存︰人在對象中生成自身、確證自身;對象在生成人、確證人的本質力量的過程中同時生成自身或實現自身。

    馬克思認為,身體的感性活動使得人與世界萬物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融合和統一,感性活動是人的根本存在方式。人與世界的關系即是人通過身體的感性活動(實踐)與世界的關系。

    總之,馬克思先于身體現象學家有了蘊含著現象學意義的身體的理解,並通過軀體與身體的區分作為異化勞動批判的基礎來闡釋,雖未通過身體哲學繼續展開,卻將身體維度蘊含其中,而這個身體維度是現實的人真正的體現和確證。實際上,關于身體問題有很多闡釋,譬如,現象的身體、欲望的身體、意志的身體、權利的身體等等,而馬克思是唯一將“身體”與實踐(感性活動)聯系在一起,這使身體性的實現不再是蒼白的、空洞的、淺薄的,而是豐富的,現實的。馬克思身體思想的理論(身體性實踐)超越性就是將身體推進到了社會化、歷史化的理解。在馬克思那里身體是感性活動的基礎,任何感性活動都是身體的體驗性活動。馬克思的感性活動思想可以說是身體性的踐行。馬克思超越以往哲學家,真正的回到了現實的人,而這個具有抽象意義的“人”只有通過身體性的說明,才呈現其意義。即只有從現實的人的具體的身體性出發,才能更真切地體會馬克思感性活動思想的蘊意。而正是通過感性活動的身體性理解,才能使“人與自然”及“人的本質”等等問題得到澄明。馬克思正是通過身體的感性活動為其致思起點,將現實的、具體的身體放置到現實的、具體的社會活動當中,通過身體的境遇來審視現實社會的種種現狀,並通過現實社會的具體展開來發現身體的種種境遇,為生命得以徹底解放描繪了一幅嶄新“藍圖”。

    注釋︰

    ヾ李昕桐︰《震顫的身體——施密茨身體現象學》,東北林業大學出版社2013年版第38∼41頁。

    ゝHermann Schmitz,Der unerschpfliche Gegenstand,Grundz ge der Philosophie,Bonn:Bouvier,2007,p.116.

    ゞMarx,-philosophische Manuskripte,MEW Bd.40,p.516.中譯文參見[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56頁。

    々[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55頁。

    ぁMarx,-philosophische Manuskripte,MEW Bd.40,p.516.中譯文參見[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56∼57頁。

    あMarx,-philosophische Manuskripte,MEW Bd.40,p.524.中譯文參見[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66頁。

    ぃMarx,-philosophische Manuskripte,MEW Bd.40,pp.541∼542.

    いIbid.,p.518.

    ぅ[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58頁。

    う“lebendig”之前的翻譯是“有血有肉”,這似乎又退回到了“軀體”的解釋中。

    (11)Marx,-philosophische Manuskripte,MEW Bd.40,p.516.

    (12)[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105頁。中譯文略有改動,leiblich應該翻譯成“身體的”。

    (13)同上書,第105∼106頁。中譯文略有改動,leiblich應該翻譯成“身體的”。

    (14)Marx,-philosophische Manuskripte,MEW Bd.40,p.540.中譯文參見[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85頁。

    (15)[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105頁。

    (16)這里使用了seiner 說明所指的是陽性的詞,那麼顯而易見指的是人(der Mensch),而“自然”是陰性名詞(die Natur)。

    (17)Marx,-philosophische Manuskripte,MEW Bd.40,p.546.中譯文略有改動,參見[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92頁。

    (18)Marx,-philosophische Manuskripte,MEW Bd.40,p.541.中譯文參見[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86頁。

    (19)Marx,-philosophische Manuskripte,MEW Bd.40,pp.541∼542.中譯文參見[德]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87頁。

    (20)Hermann Schmitz,Der Gegenstand,Grundz ge der Philosophie,pp.292∼310.

鏈接地址

作者︰ 李昕桐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