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論有機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元素及啟示

2018年10月25日 03:16:14 來源︰ 《社會科學家》(桂林)2016年第9期

    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蘊涵著豐富的理論智慧和思想資源,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中華文化源遠流長,積澱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為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提供了豐厚滋養。”[1]中國傳統文化的豐富內涵和厚實底蘊造就了中華文明的生生不息與綿延不絕,成就了中華民族發展的輝煌歷史。有機馬克思主義在認識到中華文化的獨到和精深之處基礎上,借鑒吸收了中國傳統哲學的智慧作為自身建構的理論資源。同時,有機馬克思主義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的過程、方式、成果都大加贊賞,對當前正在建設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加以肯定並寄以厚望,對中國率先進入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社會也充滿莫大希冀。無疑,這是西方學者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真理性的再次確認,也是對當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充分肯定和支持。

    一、中國傳統哲學智慧——有機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構建的重要借鑒

    中國傳統哲學蘊含著豐富的哲學智慧和思想理論資源,因而,有機馬克思主義在構建自身理論體系時對中國傳統哲學大加贊賞。作為有機馬克思主義理論發起者之一的菲利普•克萊頓在其著作《有機馬克思主義︰資本主義和生態災難的一種替代選擇》一書的中文版序言中指出︰“中國傳統無論新舊,用後現代術語進行重構,應用到當前的全球化形勢下,能夠提供最好的指導框架。”[2]在這里,克萊頓表達了兩層含義︰一方面,要借鑒和繼承中國傳統哲學的某些智慧;另一方面,更要對這些理論資源進行後現代語境下的創新性改造和創造性發展。克萊頓甚至明確指出︰“我們把這種將中國古代智慧、後現代馬克思主義與環境思想的融合稱之為有機馬克思主義。”[2]這足以說明中國傳統哲學智慧對于有機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建構的重要性。

    (一)借鑒中國傳統哲學中蘊含的豐富過程思想

    有機馬克思主義指出︰“中國傳統哲學蘊含著豐富的過程思維,這種過程思維不僅出現在儒家和道家思想中,甚至出現在中國哲學傳統最古老的文本《易經》中。”[2]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有機馬克思主義認為,過程思想的四個核心特征都與中國傳統哲學有著內在的連通性。

    第一,過程哲學倡導的關系實在論,即每個事件都是由它與其他事件之間的關系所構成,不存在完全獨立的個體事物。這一思想在中國傳統哲學著作《易經》中也有鮮明體現,即認為過程比事物更為根本。第二,關注非確定性的影響。即每個事件由過去構成並深受過去影響,但沒有一個事件完全由它的過去決定。中國傳統哲學中也蘊涵著同樣的思想,即變化是事物的常態,事物始終處于不確定性的變化發展之中。第三,追求審美價值。過程哲學認為每一事物都有其內在價值,內在價值則是由事件所包含的關系和創造力來衡量的。這種價值理論與中國傳統思想有著內在的契合,如果不能辨識美,就無以理解價值;如果不能辨識和諧,就無以理解美;如果不基于整體的視角來考慮,就無法把握和諧。而在中國哲學名著——老子的《道德經》中,“道”字就經常用于表達這種所有事物間的潛在統一性。第四,強調公私平衡。過程哲學認為自由和責任是同樣重要的,要追求個人自由與社會福祉的統一,以實現私人與公共之間的平衡。而中國傳統文化中也蘊涵著同樣的思維,如儒家學說倡導的大同思想,就是對個人與集體生活和諧統一的期待。[2]

    由此可見,中國傳統哲學與過程哲學存在著很多相似和相通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基于過程哲學思想建構的有機馬克思主義對中國傳統哲學倍加推崇的原因。中國傳統哲學的豐富過程思想也為有機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建立提供了豐富的思想理論資源。

    (二)借鑒中國傳統哲學中的“中和”思維方式

    在闡述馬克思主義的文化適應性時,有機馬克思主義認為,面對全球化發展的時代背景,馬克思主義需要有一種更復雜和更根本的文化適應性,以適應在不同文化語境中發展,這就需要以辯證的方式來思考馬克思主義與各國不同的文化價值觀念的關系。馬克思辯證法是包含正題和反題的“合題”,矛盾雙方因而被“揚棄”了。這種思想蘊涵于中國的道家思想傳統中,中國傳統文化把過程看做是差異互補的事物和原則之間重新建立統一與和諧。[2]可見,辯證法與中國文化傳統有著思維方式上的內在共通之處,即反對非此即彼的二元對立思維,倡導辯證融合的中和思維。有機馬克思主義積極吸收這種思維,並將這種思維貫穿于自身理論體系的始終和應用于為資本主義尋求替代方案的實踐探索中。

    有機馬克思主義認為,“中國古代的道家思想以關注和諧而聞名。道家思想認為,自然本身就由相互矛盾的不同方面組成,它們會朝著不同的方向發展。智慧的人會意識到不同的觀念不必要相互排斥,意識到不同觀念之間具有‘道’的相互補充維度,道家致力于探尋使不同觀點有效合作、協作共贏的方法路徑。”[2]可見,道家思想中的“中和”思想與現代性的二元對立思維形成鮮明對比,而在後現代語境下,為應對嚴重的生態災難和社會不公,需要拋棄二元對立的極端思維,建立一種辯證的中和思維,融合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這兩種傳統意義上被看作是對立的社會制度的各自優點。因而,有機馬克思主義指出︰“因為我們在這場爭論中追尋‘道’,即找尋到一條中間的道路”[2]。這就是有機馬克思主義倡導的第三條道路,即其所主張的超越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二元對立的、走向共同福祉的可持續發展的生態文明之路。

    (三)借鑒中國傳統哲學中的其他思想資源

    中國傳統哲學蘊含著豐富的思想理論資源,有機馬克思主義除了對上述兩種主要思想資源進行了借鑒運用外,還在其他多個方面借鑒了中國傳統哲學智慧。如有機馬克思主義倡導的生態思維,與中國傳統哲學中的道家思想有著內在的聯系性,“道家認為宇宙是一個流動變化的過程,人類是這個過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道家還鼓勵人類與自然等更大的整體和諧共存。”ヾ可見,道家思想倡導的人與自然和諧共處思想與有機馬克思主義倡導的生態思維有著內在的共通之處;再如,有機馬克思主義反對人類中心主義,倡導人類與自然以及同在一個生物圈的其他物種平等相處、和諧共處,這些主張與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儒家思想有著內在契合之處,儒家思想倡導天人合一,倡導人與自然、萬物的和諧相處,而不是僅僅強調以人類為中心,充分地考慮到了人類對自然的依賴;最後,有機馬克思主義反對近代以來西方文明中的原子論和碎片化思維,倡導建立有機共同體,而“中國傳統文化強調整體主義”[2],這也體現了其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多方面借鑒。總之,有機馬克思主義在對中國傳統哲學進行認識和研究的基礎上,在多個方面都充分學習借鑒中國傳統哲學的智慧,從而為其理論體系建構奠定了重要基礎。

    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有機馬克思主義的重點關注和期翼

    與對中國傳統哲學智慧的借鑒和學習相比,有機馬克思主義更加關注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的發展。無論是對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的結合、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巨大優勢,還是對中國政府在世界上率先倡導建設生態文明,有機馬克思主義都大加贊賞和給予充分的肯定,並把領導未來世界變革的力量寄托于中國,把建設生態文明社會的期望寄于中國。

    (一)對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有機融合的認同與倡導

    有機馬克思主義認為,馬克思主義在被引入各國之後,都要與本國的文化傳統進行文化適應性調整,這樣才能適應本國的現實需求。而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完美結合正體現了這一點。為此,有機馬克思主義指出︰“馬克思主義對于中國獨特文化背景的這種調整適應,正在產生一種與眾不同的後現代馬克思主義,這種獨特的中國文化背景已與馬克思所處的19世紀德國的文化背景截然不同了。”[2]可見,中國傳統文化與馬克思主義的有效結合,正是有機馬克思主義期待和倡導的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創新發展方式,這種方式就是馬克思主義在適應各國具體經濟、社會、文化背景中,不斷調整、創新和發展,以達到在各國具體實踐中發揮引領性作用的目標。

    同時,有機馬克思主義還對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具體國情和文化傳統相結合的第一個理論成果——毛澤東思想進行了一系列評析和贊賞。如有機馬克思主義指出︰“毛澤東等人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國情結合起來,探索出了以農村地區為中心的馬克思主義運動,而不是僅僅依靠城市里的無產階級。”[2]顯然,在這里,有機馬克思主義對毛澤東把中國傳統文化基因與馬克思主義進行有機結合是持肯定的贊賞態度的。而把目光轉向當前社會,有機馬克思主義指出︰“當今中國正面臨新的挑戰,這種挑戰要求馬克思主義作出新的改變和適應。……中國領導人正努力在馬克思主義和儒家思想的核心原則之間找到一個真正的平衡,以建設有道德的國家,培養有道德的公民。”[2]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與時俱進和創新性發展正是有機馬克思主義期待和倡導的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方式,這也是有機馬克思主義對當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充滿期待的原因。

    (二)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肯定與支持

    有機馬克思主義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道路和發展模式寄予了厚望,有機馬克思主義明確指出︰“在地球上所有的國家當中,中國最有可能引領其他國家走向可持續發展的生態文明。遺憾的是,美國不會起到領袖的作用,其他國家也不足以發揮主導作用。”[2]可見,有機馬克思主義認為當前中國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這條道路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而這條道路不但是中國人民走向生態文明的道路,也是引領世界上其他國家走向生態文明的道路。

    那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中國能夠引領未來世界的發展呢?在有機馬克思主義看來,是基于以下幾點︰第一,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發展已經擺脫現代主義的錯誤假設,並與中國的文化語境、具體國情相結合,成為指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正確思想。第二,現實狀況已經表明,在政治和經濟上,中國都已經在世界舞台上迅速發揮引領作用。第三,中國的政策沒有追隨美國模式。中國模式在某些方面避免了美國發展模式的弊端,實現了對財富積累的適當控制,財富的積累保持適中而不過分,市場運行與政府的“實現共同富裕”目標一致。[2]從這里可以看出,有機馬克思主義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正確性的支持是建立在客觀分析基礎上的,即從科學理論指導、現實發展狀況和制度內在優勢等方面進行了客觀分析和科學總結。尤其是在理論指導方面,有機馬克思主義指出︰“中國領導人也正在努力把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原則作一創新性的拓展,以為這些新的經濟和社會實踐提供指導。”[2]有了與時俱進的馬克思主義作為指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前途是光明的,建成基于共同福祉的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社會也指日可待。

    (三)對中國率先建成生態文明社會寄予厚望

    基于現代性假設基礎上無限制的工業化發展,給人類帶來了嚴重的生態災難和社會不公。有機馬克思主義認為,要破解生態危機,消除社會不公,就要尋找資本主義的替代方案,這個方案就是建立有機共同體,呼吁全人類聯合起來建設基于共同福祉的可持續發展的生態文明社會。有機馬克思主義認為,率先建設生態文明社會的希望在中國,生態文明建設的領導者也是中國,“小約翰•柯布說︰‘中國是最有可能實現生態文明的地方。’我們贊同他的觀點,確信在整個世界,當今中國是過程思想和建設性後現代思想生長的最肥沃土地。”[2]可見,在有機馬克思主義看來,生態文明的希望在中國。

    有機馬克思主義之所以認為建設生態文明社會的希望在中國,是基于以下幾點的考慮和分析的︰一方面,中國領導人的倡導和政府的積極行動。“八年前,中國領導人率先正式提出建設生態文明的理想目標,這難道還值得驚訝嗎?”[2]“隨著生態危機在中國的快速蔓延,上至國家領導,下到普通民眾,正在逐漸把建設生態文明視為迫切需要的優先任務。”[2]可見,建設生態文明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廣泛共識;另一方面,中國的指導思想——馬克思主義內在蘊涵著生態文明理念。有機馬克思主義指出︰“建設生態文明的目標內含于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傳統中,它是中國和世界馬克思主義思想自然演進的一部分。”[2]可見,馬克思主義作為社會主義中國的指導思想,內在地蘊涵著建設生態文明的要求,從而為中國建設生態文明社會提供思想理論的指導。總之,率先建成基于共同福祉的生態文明的希望在社會主義中國,其領導者也必將是社會主義中國。

    三、自信、堅持與發展——有機馬克思主義吸收中國元素的啟示

    作為國外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最新流派,有機馬克思主義充分彰顯了對中國的肯定和信心。無論是在理論體系構建中對中國傳統文化精髓和哲學智慧的借鑒和改造,還是把領導世界建設生態文明的希望寄托于中國,都直接或間接地彰顯出有機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元素,彰顯出對馬克思主義指導思想的認同及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肯定和期冀。進一步來說,這對于我們在新時期堅定“三個自信”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思想建設生態文明、繼承創新優秀傳統文化,發展21世紀馬克思主義都具有重要啟示意義。

    (一)樹立理論、制度、道路“三個自信”,不斷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創新發展

    有機馬克思主義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正確性、制度的優越性和理論的科學性都直接或間接地加以肯定,並且進行了相關的論述。國際社會在客觀研究和分析基礎上的肯定和贊賞,是我們樹立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自信的重要信心來源,也是我們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創新發展的動力支撐。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中華民族是具有非凡創造力的民族,我們創造了偉大的中華文明,我們也能夠繼續拓展和走好適合中國國情的發展道路。全國各族人民一定要增強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堅定不移沿著正確的中國道路奮勇前進。”[3]樹立“三個自信”的信心來源正是在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取得的偉大成就與蓬勃發展的光明前景。同時,樹立“三個自信”也是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國夢”的現實要求。

    樹立“三個自信”要求我們首先能夠客觀地認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現狀,在理解和分析現實發展狀況中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規律,繼續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持續繁榮發展。同時,“三個自信”的樹立要建立在科學認識資本主義發展現狀之上,深刻理解資本主義發展的內在矛盾和必然趨勢,堅定資本主義必然被社會主義替代的信念。最後,樹立“三個自信”還要求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不斷創新和發展,“理論、制度、道路”三個方面的創新需要全面協調推進,不僅要實現三者的各自突破與創新發展,還要實現三者的有機互動、融合發展。理論指導制度和道路創新,制度創新為理論、道路創新提供制度保障,道路創新為理論、制度創新提供現實基礎。總之,“三個自信”的樹立不僅要立足于當前,還要著眼于長遠;不僅要聚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還要了解世界資本主義發展狀況。

    (二)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建設社會主義生態文明

    資本主義的現代性發展帶來了嚴重環境污染和資源浪費,這已經給人類造成了難以消除的災難,如果繼續在這條道路上走下去而不加反思,人類終將走向自我覆滅的道路。為此,社會主義中國率先提出了走生態和諧的發展道路,倡導建設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社會,這也是對現代以來西方工業文明發展道路的反思和替代,這一做法得到了有機馬克思主義的支持和贊賞。在有機馬克思主義看來,建設生態文明社會的希望在社會主義中國,中國有可能成為未來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的領導者。對于這一點,需要客觀辯證分析,一方面,我們要認識到社會主義中國在建設生態文明社會中的優勢所在,這也是國外學者認為建設生態文明社會的希望在社會主義中國的重要原因;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客觀認識到建設生態文明的艱巨任務所在,要踏踏實實從我國現實國情出發謀發展、促創新,為建設社會主義生態文明打好基礎。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建設生態文明社會,關系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4]可見,生態文明建設于國于民都具有深遠的意義。對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意義,不僅要落實到政府領導人認識的層面,還要讓廣大人民群眾充分認識到這一點。這就需要加強宣傳教育,發揮自媒體時代信息傳播速度快、範圍廣的優勢,使廣大人民群眾認識到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意義,建立生態思維,樹立生態理念,為建設生態文明社會奠定良好的思想認識基礎。當然,生態實踐是關鍵,建設生態文明最終還要落實到行動上。要把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要求貫徹到廣大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實踐中,促使人民群眾形成良好的生產、生活方式,從生產生活中的小事做起,保護生態、控制污染、節約資源,為建設生態文明社會奠定根基。

    (三)繼承和吸收優秀傳統文化並進行創新性轉化,發展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

    發展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的一個重要維度就是要推動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有機融合和互動發展。這就需要,一方面,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引領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當代轉化,以適應時代發展的新要求。要在馬克思主義的引領下推動民族文化的復興,繼承優秀文化傳統,摒棄文化糟粕,推動民族文化的傳承與延續,維系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同時,還要在馬克思主義科學指導下,推進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激活其生命力,增強其影響力和感召力,發揮文化塑人的作用;另一方面,要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涵養馬克思主義理論,以豐富馬克思主義的文化內涵。21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必然要在民族文化的深厚根基中汲取文化營養,發展21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要增強根基意識,夯實文化底蘊。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推動馬克思主義與優秀傳統文化的深度交融,實現二者的雙向共生與共同發展。

    注釋︰

    ヾJay McDaniel,“Ten Comparisons between Chinese Thought and Process Thought,” on his “Jesus,Jazz,and Buddhism” website,posted July 7,2013,http:www.jesusjazzbuddhism.org. 原文參考文獻︰? [1]習近平.習近平談治國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164. ?? [2](美)菲利普•克萊頓,賈斯廷•赫澤凱爾,孟獻麗.有機馬克思主義︰資本主義和生態災難的一種替代選擇[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序8;序8;14;174-181;88;248;249;序7;78;85;87;序7;8;87;序18;序7;12;13. ?? [3]習近平.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3-3-18. ?

鏈接地址

作者︰ 王玉鵬 責編︰ 範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