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設頻道
 
社科院
最新動態 | 理論前沿 | 經濟與社會 | 民族與宗教 | 中亞研究 | 新疆歷史 | 社科評論 | 專家著述 |
   
我院主頁 | 馬列所 | 鄧研中心 | 經濟所 | 民族所 | 歷史所 | 宗教所 | 中亞所 | 法學所 | 農發所 | 文學所 | 語言所 | 社會學所
  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絲路文化

“塔里木”語源、語義試探

http://www.xjass.com  2008年07月30日 20:10:00  稿源︰ 本站原創 作者︰ 李樹輝

“塔里木”一詞因“塔里木河”和“塔里木盆地”而為世人所熟知,然而,有關該詞的語源和語義卻鮮有人論及 。本文擬拋磚引玉,就此問題提出自己的一孔之見,供學界同仁批評、參考。

一、語源和語義

“塔里木”是漢語對tar?m一詞的音譯。該詞最早見于成書于11世紀70年代的《突厥語大詞典》【1】 ,共收錄有4個詞條,分別釋為︰

tar?m——專用于特勤、王子、作為阿夫拉西雅甫(afras?jap)後代的小姐以及其諸代後裔們的一個詞。除可汗諸子外,其他人無論品級多高,此詞也不能用于他們。作為汗王後代的夫人、小姐們的稱號則使用altun tar?m(黃金塔里木)一詞。(MⅠ.514)

 tar?m——流入湖泊和沙漠的河川支流。(MⅠ.514)

 tar?m——塔里木。位于回鶻人邊境上被稱為龜茲(ku?a)之地附近的一個地方。該地也被稱作“玉斯迷?塔里木”(ysmi tar?m)。在那里流淌的一條河流也被稱作塔里木(tar?m)。(MⅠ.514)

ysmi——玉斯迷?塔里木(ysmi tar?m)。一條由伊斯蘭國家流向回鶻國的大河。這條河便是在那里沒入沙漠的。(MⅠ.175∼176)

由上可看出,該詞曾是用于指稱回鶻可汗子女的尊號【2】,並用作地名和河名。阿夫拉西雅甫在《詞典》中被稱作是烏古斯部族的始祖,並稱今新疆及中亞地區的許多古代城堡都是其人建造的。關于阿夫拉西雅甫,學者們多認為屬杜撰的傳說人物。筆者則認為當確有其人,亦即西漢武帝時期的烏孫首領獵驕靡,只不過後人將諸多歷史人物(如牟羽可汗)的事跡均集中在其一人身上,且賦予了許多神話色彩罷了。在波斯人菲爾多西所撰的《列王紀》中,稱南方農耕地區的波斯人為伊朗(?ran)人,稱北方草原地區的烏古斯突厥人為土蘭(turan)人,稱阿夫拉西雅甫為土蘭人的首領。

這部拜火教文獻約于8∼11世紀用中世紀波斯語寫成,其中許多資料都直接源于《阿維斯陀》。後書則是有關公元前2世紀至10世紀波斯語諸部的起源、傳說、神話和教規的匯集,保留了許多有關公元前2世紀時伊朗人與以阿夫拉西雅甫為首的土蘭人之間戰爭的內容【3】 。其中記述了S?awu?奉其父——波斯王Qaj-Qawus之命,征討在質渾河(阿姆河)一帶邊境騷擾的土蘭人,迫使其後撤︰“Afras?jab丟棄了一切,丟棄了王位和土地,丟棄了石國、粟特、康國、安國和白水城,他沒有尋找什麼借口和妙計,帶著衛隊朝Qa?疾馳而去 。”【4】S?awu?的大軍一直追擊到其首府——位于錫爾河中游東北方的Qa?。《詞典》中也有相關記載,稱“阿夫拉西雅甫的女兒——喀孜的丈夫s?jawu?(=s?awu?)便是在此地(指離布哈拉很近的m?rw城,亦稱diz rujin“銅城”——引譯者)被殺害的。祆教徒們每年有一天要來到這里,在s?jawu?死去的地方哭泣、宰牲,將血灑在他的陵墓上。這種做法已成了他們的習俗”(MⅢ.205)。《詞典》將該詞同阿夫拉西雅甫及回鶻人相聯系,無論從歷史的角度或是從語言學的角度來看,tar?m都應是地道的突厥語詞。

值得注意的是,塔里木河早在後魏酈道元撰《水經注》卷2中便有記載,稱之為“南河”。此名應是根據水系方位確定的名稱,與之相對,稱流經“龜茲國南”的河為“北河”。該書記稱︰

昭帝元鳳四年(前77年)……敦煌索勱字彥義,有才略。刺史毛奕表行貳師將軍,將酒泉、敦煌兵千人至樓蘭屯田,起白屋,召鄯善、焉耆、龜茲三國兵各千,橫斷注濱河。河斷之日,水奮勢激,波陵冒。索勱聲曰︰“王尊建節,河不溢;王霸精誠,呼沱不流。水德神明,古今一也。”勱躬禱祀水,猶未減。乃列陣被杖鼓噪叫,且刺且射,大戰三日,水乃回減。灌浸沃衍,胡人稱神。大田三年,積粟百萬。

文中雖有“橫斷注濱河”之謂,但應作“橫斷注入羅布泊之河”解,而非其專名。此後,在唐初令狐德--(583∼666年)等編撰的《周書?龜茲傳》及唐初李延壽編撰的《北史?龜茲傳》中稱之為“計戍水”。可見自西漢以迄唐初,尚無“塔里木河”之名。通常認為,後來見于《元史》的“曲先塔林”為突厥語kys?n tar?m的音譯。“曲先”或作“苦先”,指龜茲(今庫車)【5】 ;“塔林”為tar?m的音譯,即“塔里木”。《元史?世祖本紀》有“曲先塔林合剌魯”之謂,《元史?成宗本紀》有“元貞元年(1296年)春正月……壬申,立曲先塔林都元帥府”之說。“合剌魯”即“葛邏祿”(qarluq),龜茲地區正是葛邏祿人的居地。也即是說,“塔林”應是迄今所知tar?m一詞最早的漢譯名稱。《元史》將“曲先”、“塔林”並稱,意味著“塔林”即“塔里木”應是地名,昭示著該地名當出現于唐初以後至元代以前。關于“塔里木”的語源、語義,《西域水道記》卷2有載。其文稱︰

又東,為塔里木河。河水汪洋東逝,兩岸曠邈,彌望菹澤,商販經行,所不能到。既逕沙雅爾城,又逕沙山南,折而北,地曰塔里木,西北距沙雅爾城二百許里。準語、回語謂可耕之地曰塔里木,言濱河居人以為業也。河北岸置卡倫,築土為台,高二丈許,上設氈帳涼棚,作了望所。河逕卡倫東,復折而趨,水寬五十余丈,是河名所由來矣。(一作塔里母河,又作特里木,鐵里木,皆音轉也。)【6】

 稱其“地曰塔里木”,正與《詞典》的解釋相合,但稱其語義為“可耕之地”卻未必可信。至今,維吾爾民間也有類似的說法。tar?m一詞應由動詞詞根tar-附加名詞構詞詞綴-?m構成,或動詞詞根tar?-附加名詞構詞詞綴-m構成。tar-的語義為“解散,驅散”(MⅢ.250),tar?-的語義為“耕種,播種”(MⅢ.358)。按前一義項,應與用作可汗子女尊號的tar?m相關;而按後一義項,又當與“耕種,播種”相關。那麼,該詞究竟是由tar-派生的,還是由tar?-派生的呢?

現代維吾爾語稱“黍,小米”為ter?q(≧tar??),稱名詞性的“耕種,播種”為ter?m(=ter?l?u),稱“耕種者,播種者”為ter?m??或ter?q??(≧tar????),稱“耕作”為ter?q??l?q,稱“使人耕種,讓人播種”為ter?t-,第一音節中的元音均已弱化為e。若謂tar?m與“耕種,播種”義的tar?-相關,則亦當作ter?m。可引以為據的是,至今疏附縣和伽師縣仍各有一個鄉的名稱為ter?m(鐵日木;鐵里木),于田縣達利雅布依(d?rija boj?,河畔)鄉也有一個村稱作此名。通常認為這三個地名正與“耕種,播種”相關。據此可斷定,作為地名和河名的tar?m與“耕種,播種”義的tar?-無涉,而應與指稱回鶻可汗子女尊號的tar?m相關。

塔里木盆地周緣地區本是印歐人種居民的棲息地,這已為大量的史籍和考古發現所證實。古代純正的突厥語族群屬于蒙古人種,作為突厥語詞的tar?m用作地名和河名,當與突厥語族群進駐塔里木盆地的歷史密切相關。也既是說,用于可汗子女尊號的tar?m應為該詞的本義,要早于用作地名和河名的tar?m。

二、始用時間和相關歷史

突厥語族群大規模徙居塔里木盆地的事件,最早發生在9世紀20年代初。在此之前,天山地區自“北庭之戰”後已為回鶻所控。《唐會要》卷98稱,回鶻于貞元七年(791年)九月“敗吐蕃于北庭,使獻捷”,《舊唐書?回紇傳》作“(貞元)七年八月,回紇遣使,獻敗吐蕃、葛祿于北庭所捷及其俘畜”,《新唐書?回鶻傳》作“是歲(貞元七年),回鶻擊吐蕃、葛祿于北庭,勝之,且獻俘”。撰寫于貞元十一年(795年)四月或當年稍後時間的敦煌文獻S.6551v《佛說阿彌陀經講經文》(後文簡稱《講經文》)對這場持久戰爭的初期階段亦有所反映【7】 ,《九姓回鶻可汗碑》(後文簡稱《九姓碑》)漢文部分第11行末以下對回鶻經略天山地區的記載更是詳備【8】。其文稱︰

初,北方堅昆之國,控弦卅余萬。彼可汗(即懷信可汗,795∼805年在位——引者)(下闕)/自幼英雄智勇,神武威力,一發便中。堅昆可汗,應弦殂落。牛馬谷量,仗械山積,國業蕩盡,地無居人。復葛祿與吐蕃連入寇,夾跌偏師,于勻曷戶對敵,智謀弘遠。□□□□□□□□□□□□□□/□北庭半收半圍之次,天可汗親統大軍,討滅元凶,卻復城邑。食土黎庶,含氣之類,純善者撫育,悖戾者屏除。遂□□□□媚磧 ,凡諸行人,及于畜產。崩後,滕里野合俱錄毗伽可汗(805∼808年在位——引者)嗣位。/□□冑(有?)遺棄。復(後?)吐蕃大軍圍攻龜茲,天可汗領兵救援。吐蕃落荒,奔入于術 。四面合圍,一時撲滅,尸骸臭穢,非人所堪,遂築京觀,敗沒余燼。崩後,登里羅汩沒蜜施合毗伽可汗(即保義可汗,808∼821年在位——引者)繼承□□/□□□百姓與狂寇合縱,有虧職貢 。天可汗躬總師旅,大敗賊兵,奔逐至珍珠河 ,俘掠人民,萬萬有余,馬畜乘,不可勝計,余眾來歸 。□□□□□□□□□□□□□□□□□□□□□/□□□自知罪咎,哀請祈訴。天可汗矜其至誠,赦其罪戾,遂與其王,令百姓復業。自茲己降,王自朝覲,進貢方物與左右廂沓實力□□□□崩後,登里羅羽錄沒蜜施句主錄毗伽可汗(即崇德可汗,821∼825年在位——引者)/繼承□□□軍,將供奉官,並皆親睹。至于賊境,長(驅)橫入,自將數騎,發號施令,取其必勝。--敵畢摧,追奔逐北,直至大敗,殺萬人有余(下闕)/□□□□□攻伐葛祿、吐蕃,搴旗斬馘,追奔逐北,西至拔賀那國,克(俘?)獲人民及其畜產。葉護為不受教令,離其土壤(下闕)/□□□□□□□九姓毗伽可汗復與歸順葛祿冊真珠智惠葉護為主 ,又十箭三姓突騎施/□□□□□□□□□寺宇令僧徒寬泰,听士安樂。自開法來門,□名未曾降伏(下闕)/□□□□□□□□□□中□□□□□□世□□中,外國□□□,委付□□里。/□□□□□□□□□□□□□□□□□□武定禍(下闕)

由碑文所記可看出,懷信可汗、滕里野合俱錄毗伽可汗和保義可汗在位時,都曾親統大軍反擊葛邏祿和吐蕃的進犯,但始終未能徹底解決問題,暗示著塔里木盆地西南緣、西緣及北緣地區仍為吐蕃所控。故而,至崇德可汗時,回鶻為絕後患,保證西域地區的穩定,待第四次征討後,放逐了“不受教令”的原葛邏祿葉護,並冊命真珠智惠為“歸順葛祿”之葉護。

據《世界境域志》(以下簡稱《境域志》)第11、13、15章記載,在于闐與喀什噶爾之間,喀什噶爾、阿圖什至庫車河一線,亦即吐蕃之西境、西北境與葛邏祿、樣磨的交界地區,分布有許多九姓古斯人。喀什噶爾至于闐一帶“過去都屬中國,但現在為吐蕃人所據有。在這些地方有很多九姓古斯人”。所謂“過去都屬中國”,是指為唐安西四鎮之一的疏勒所領轄。葛邏祿的國王為葛邏祿人,但卻“代表九姓古斯人”,其居民亦“忠于九姓古斯人”;樣磨國的國王“與九姓古斯人的國王同族”【9】 。

這些九姓古斯人的居地恰好位于吐蕃與葛邏祿、樣磨諸部交界的地區,即處在二者的中間地帶。《境域志》雖撰寫于“先知(祈主賜福于他)遷徙後第372年(=公元982年)”,但其資料卻“取自先輩們的著作和聖人們的回憶錄【10】” 。上引材料所反映的正是這一時期的史實。

有關這一帶的“九姓古斯人”,今人多據《宋史?回鶻傳》“初,回鶻西奔,族種散處。故甘州有可汗王,西州有克韓王,新復州有黑韓王,皆其後焉”之說,認定是840年(或稍後)徙居該地的。由《境域志》的記載來看,這些九姓古斯人顯然在回鶻西遷之前便已徙居當地。王治來先生也認為︰“作者所說的情況,在時間上也是比較早的,應在公元840年以前。而當時該地區已經有了九姓古斯人了 。”【11】撰寫于970年秋(或稍後)的敦煌文獻P.4065《表文三》也曾提到過喀什噶爾至于闐一帶的回鶻人【12】 。

現藏巴黎法國國立圖書館東方寫本部的敦煌文書P.Ch.2998v和P.Ouigour2號文獻是目前所知敦煌文獻中僅有的兩份與于闐有關的回鶻文文獻。這兩份文獻便出自當地的回鶻人之手。P.Ch.2998v共18行回鶻文字。前9行記述的是于闐國使臣赴沙州請婚之事,後9行是6則諺語。文書撰寫于後唐閔帝應順元年(934年)【13】 。P.Ouigour2號文獻是一封自于闐發出的回鶻文信函(可能是寄往沙州),是處理一位在于闐去世的商人財產的文書。該商人死于?t j?l?n j?ttin? aj-da j?tti jegirmi-d?(狗年七月十七日)。文書還提到另一個時間to be?in j?l?n tun?or  j?n(土猴年秋季第一個月,=土猴年七月),采用的是“五行?十二獸相配紀年法”。其中的tun?or(秋季第一個月)為突厥語對印歐語于闐方言詞tum?j ra的音譯,意味著文書撰寫者的語言曾受到印歐語于闐方言的影響;to為漢語“土”字的音譯,又意味著文書撰寫者的語言曾受到漢語的影響;j?l?n(年)、 j?n(月)為典型的突厥語“n方言”形式,意味著當出自突厥化了的印歐人之手。巴贊將後者定為948年【14】 ,並為哈密頓【15】和森安孝夫【16】所接受。另在撰寫于這一時期的P.2892v于闐語文書第157∼185行還保留了一份“突厥-于闐雙語詞匯表”。突厥語均用婆羅謎字母拼寫,內容涉及射箭術和身體各部位的名詞,似為學突厥語者所書【17】。上述文獻的內容表明,這些回鶻人在于闐國驅逐吐蕃的斗爭中應是一支重要的軍事力量。或正為此,回鶻人才在于闐國有著顯要的政治地位,能夠出現在于闐國王李聖天的請婚使團中。各類文獻正可互相補充、印證。

此外,P.2958號于闐語文書稱于闐國王為altun qan/alattuna hana(金汗),P.2790號于闐語文書稱于闐國王為ysarrnai ha:n?(金汗);于闐國王的皇後和女兒在敦煌文獻及莫高窟、榆林窟供養人榜題中稱為“天公主”。眾所周知,“汗”(qan,ha:n?)、“天公主”是突厥語族群的稱號。該稱號為于闐國王室所用以及以回鶻人充任請婚使臣的情況都表明,在李聖天掌握政權以前,“于闐的統治者和回鶻人來往十分密切” 。P.4065《表文三》、P.Ch.2998回鶻文寫卷和P.Ouigour2號回鶻文信函以及P.2892v“突厥-于闐雙語詞匯表”都可證明,于闐國早在被喀喇汗王朝征服之前已有回鶻居民,而且這些回鶻居民還有著相當重要的政治地位。

這些九姓烏古斯人的居地為何恰在吐蕃和葛邏祿、樣磨之間?我們有理由認為,必當與回鶻和吐蕃對西域的爭奪有關,應是崇德可汗驅逐吐蕃、征服葛邏祿後,為阻絕吐蕃和葛邏祿的聯系而留駐當地的。既可監督、阻絕其相互間的交往,又可與東、北、西三地區的回鶻轄境相呼應,構成對葛邏祿的戰略包圍——這當是一種意義深遠的戰略安排。事實上也正是如此,此後的史籍中也不再見有關葛邏祿部反叛的記載。

長慶元年(821年),應回鶻請婚,唐許以太和公主下嫁回鶻可汗。《舊唐書?回紇傳》稱︰“回鶻奏︰以一萬騎出北庭,一萬騎出安西,拓吐蕃以迎太和公主歸國。”《資治通鑒》卷241亦稱,長慶元年五月“癸亥,以太和長公主嫁回鶻。公主,上之妹也。吐蕃聞唐與回鶻婚,六月,辛未,寇青寨堡,鹽州刺史李文悅擊卻之。戊寅,回鶻奏︰以萬騎出北庭,萬騎出安西,拒吐蕃以迎公主。”

將以上史料相比照,所記內容正可互相印證。《九姓碑》漢文部分稱,崇德可汗因原葛邏祿葉護反復無常,“不受教令”,而將其放逐,並重新自“歸順葛祿”中冊命了葉護;《境域志》說葛邏祿的國王為“葛邏祿人”卻代表著“九姓古斯王”,連其居民也“忠于九姓古斯人”。《舊唐書?回紇傳》及《資治通鑒》稱,回鶻為迎太和公主而分別從北庭和安西各出一萬騎兵進攻吐蕃。雖未言明其“拓吐蕃”、“拒吐蕃”的具體地點,但據當時的形勢及《境域志》所載九姓古斯人分布區域推斷,這兩萬騎兵的進駐地點應位于塔里木盆地的西南緣、西緣和北緣,正與現代維吾爾刀郎人的分布區域相吻合。

現代維吾爾刀郎人稱自己是“自古以來的土著人” 。從9世紀20年代至今,已歷1100多年。有著如此久遠的歷史,已足可以“土著人”自稱。阿克蘇的刀郎人相傳“多浪人最早是生活在阿克蘇喀拉塔的凱迪木阿依瑪克鄉。阿瓦提、烏魯橋、巴楚、麥蓋提的多浪人都是從這里繁衍開來的” ,麥蓋提縣一帶的刀郎人亦稱他們是“古時候由外地遷徙至當地的”,都意味著阿克蘇以南地區為其最初的居地。

“凱迪木阿依瑪克”為維吾爾語q?d?m ajmaq的音譯,意為“古部落”。20世紀50年代前往維吾爾刀郎人聚居區調查的捷尼舍夫曾記稱︰“刀郎居民以一百為一個單位(jyzlyk)。每一百人就有一個自己的稱謂(由本村決定),如卡里木什百人村(qa??mu? jyzlyk),庫木巴什百人村(qumba? jyzlyk),伯什艾力克百人村(be??er?q jyzlyk)等 。”以一百人為一個單位,是古代突厥語族群習用的軍事建制;而其特點又是“戰則與家業並至,奔則與畜牧俱逃,不齎資糧而飲食自足” 。其地名中大量的“百人村”(jyzlyk)當是最初軍事建制的遺跡。與此相應,《境域志》第11章第21節稱︰“GH.ZA,在庫車河附近,是吐蕃與九姓古斯人壤地相接之處 。”《境域志》所記的“庫車河”應就是《水經注》所記的“南河”或“北河”。維吾爾刀郎人的先民應就是這些“九姓古斯人”,亦即為“拓吐蕃”而于唐長慶元年(821年)進駐當地的回鶻騎兵。

前引《詞典》文亦稱,作為地名的tar?m即ysmi tar?m“位于回鶻人邊境上被稱為龜茲(ku?a)之地附近的一個地方”。與此相應,至今沙雅縣仍有一個鄉的名稱為tar?m,而該鄉所在地正屬于唐安西地區。這一tar?m鄉應就是《詞典》所載“位于回鶻人邊境上被稱為龜茲(ku?a)之地附近”的“塔里木”,即“玉斯迷?塔里木”;而“在那里流淌的一條河流也被稱作塔里木”則顯然與現代用作該鄉名稱的“塔里木”地名密切相關。

鑒于該詞最初為回鶻可汗子女的尊號,應與821年率兵進駐當地的首領——回鶻特勤密切相關。眾所周知,回鶻的王統原屬藥羅葛氏,自懷信可汗開始轉屬夾跌氏。藥羅葛氏出自烏古斯部族,而夾跌氏卻屬于突厥化的印歐人種。tar?m一詞既然是“專用于特勤、王子、作為阿夫拉西雅甫(afras?jap)後代的小姐以及其諸代後裔們的一個詞”,而且“除可汗諸子外,其他人無論品級多高,此詞也不能用于他們”,則還可進一步推定,率兵進駐當地的回鶻特勤應出自烏古斯部族。

三、結 語

綜上所論,塔里木盆地周緣地區本是印歐人種居民的棲息地。自崇德可汗即位的當年(821年)開始,天山地區及塔里木盆地的西南緣、西緣和北緣地區便已完全為回鶻汗國所控。用作河流和盆地名稱的tar?m(塔里木)一詞源于突厥語,始于9世紀20年代初。tar?m一詞原本是專用于回鶻可汗子女的尊號,由于享有該尊號的特勤率兵進駐當地,而漸演變為其最初的居地名稱,之後又被用于當地河流的名稱。至于用作盆地之名則更晚,當系因河流名稱而來。

(原刊于《新疆社會科學》2007年第6期,作者後又進行了修改、補充)

注釋︰

【1】馬赫穆德•喀什噶里︰《突厥語大詞典》(維吾爾文)卷3,後文簡稱《詞典》,新疆人民出版社,1984 年,第368頁。後文簡稱“MⅢ”。同此,卷1、卷2(新疆人民出版社,1980年、1983年版)簡稱“M I”、“M Ⅱ”,並與頁碼一同括注于文後。

【2】葛瑪麗將該詞轉寫為terim,釋為“登林(皇族婦女之稱號)”([德]A.馮•加班︰《古代突厥語語法》,耿世民譯,內蒙古教育出版社,2004年,第344頁)。據繆勒《吐魯番出土兩件木杵文書》(F•W •K•Mtlller, Zwei pfahlinschr~ften al坫den Turfanfunden,Abhandlungen der Preussisch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Bedin,1915) 一文刊布的兩份回鶻文書(編號為IB4672、T.1I)和一份漢文文書可斷定,“登林” 應為te0rim的音譯。

【3】參見(蘇]c.F.克利亞什托爾內︰《古代突厥魯尼文碑銘—— 中亞細亞史原始文獻》,李佩娟譯,黑龍江教育出版社,1991年,第185∼190頁。

【4】菲爾多西《列王紀》第2卷,第179頁。轉引自(蘇]c r.克利亞什托爾內︰ 《古代突厥魯尼文碑銘 — — 中亞細亞史原始文獻》,李佩娟譯,黑龍江教育出版社,1991年,第185頁。音標形式系筆者據斯拉夫字母轉寫。這段文字,菲爾多西著︰《列王紀全集》第2卷,張鴻年、宋丕方譯,湖南文藝出版社,2001年,第77∼78 頁。作“送走人質他下命令撤去大營。他從布哈拉、粟特、薩馬爾罕到恰奇,從恰奇又前行到斯皮賈布。他撤退大軍一路行至岡格,未施詭計也未找借口耽擱”。列于此,供參考。

【5】 M I.526︰“kys n—— 曲先(苦先)。龜茲(ku壙a)城的另一名稱。該城位于回鶻人的邊界。” 值得在此一並提及的是,鑒于現代維吾爾語稱庫車為kuCa,已不使用kys~n一詞,現今維吾爾語中多將“龜茲” 譯為 kys~n。殊不知“龜茲”(包括“丘茲”、“屈茨”、“屈支”、“苦叉”、“苦盞”等異譯)正是kuCa的漢譯, “曲先”、“苦先”等是kys~n的漢譯。

【6】[清]徐松︰《西域水道記》(~1,-種),朱玉麒整理,中華書局,2005年,第89頁。

【7】 李樹輝︰《s.6551講經文寫作年代及相關史事考辨》,《敦煌研究》2003年第5期。

【8】 參見林斡、高自厚《回紇史》(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94年)附錄之程溯洛先生校錄文。

【9】、【10】王治來、周錫娟譯︰《世界境域志》,新疆社會科學院中亞研究所,1983年鉛印本,第64、66、67頁,第31頁。

【11】王治來︰《<世界境域志)及其所記載的中亞史地》,中亞文化研究協會第一屆學術討論會論文,1983年鉛印本。

【12】 李正字︰《歸義軍曹氏表文三件考釋》,《文獻》1988年第3期。

【13】 榮新江︰《敦煌學十八講》,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年,第30頁。

【14】 路易•巴贊︰《突厥歷法研究》,耿異譯,中華書局,1998年,第318頁。

【15】 J.Hamilton,Manmcri~Ou~ours duⅨe—Xe s洫fe de Town—Houang, I,Paris 1986,PP.103,105.

【16】 森安孝夫︰《 ╱f , 瑟文獻》,《耩座敦煌》第6卷《敦煌胡器文獻》,大柬出版社,1985年,第l9頁。

【17】 張廣達、榮新江︰《于闐史叢考》,上海書店,1993年,第174頁。

 

  責編︰ 徐磊
網友評論 (以下網友留言不代表本網觀點)
昵稱 匿名發表
內容 查看評論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會科學院 版權所有 未經新疆社科院書面特別授權 請勿轉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新ICP備07000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