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絲路文化  

《玄奘西行》︰民族器樂也會講故事

2017年09月18日 17:33:35 來源︰ 中國教育報/2017-08-06/ 第04版面/文化周末 /

7月的北京天橋藝術中心,由中央民族樂團和中南集團共同打造的世界首部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全球巡演首站北京站第一場落下帷幕。全劇將傳統的民族器樂演奏與戲劇表演、多媒體舞台等藝術形式融合,流光溢彩的舞台,精心設計的服裝,畫龍點楮的台詞,動人心弦的音樂,再現了古代絲綢之路上的異域風情,讓觀眾置身于玄奘西行之路的情境中。

《玄奘西行》是中央民族樂團繼《印象國樂》《又見國樂》之後推出的第三部民族器樂劇,與前兩部改編自中國民樂名曲不同,《玄奘西行》的音樂和劇情全部是原創的。笛子演奏家王次恆、丁曉逵,琵琶演奏家趙聰,中阮演奏家馮滿天等藝術家在劇中通過手中的民族樂器塑造出玄奘、高昌公主等人物形象。

全劇共由17個章節組成,涉及的民族樂器上百種、演奏家百人,特別是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的薩塔爾、艾捷克、冬不拉、庫木茲、鷹笛等樂器,都在劇情中有了新的創意和展示。

“用樂器展現一個故事,難度確實很大。”《玄奘西行》的編劇、編曲及總導演姜瑩說,歌劇、舞劇、音樂劇都來自西方,自己一直有個願望,做真正產自中國的劇種。不同于話劇、歌劇等可以通過台詞推進劇情發展,純粹的器樂是非常抽象的,用它表演一個完整的故事是非常困難的。當她涌起這個想法的時候,很多專家直言根本不可能,但她用了兩年時間翻閱資料、精雕細琢、構思故事,然後再選擇合適的民族器樂去講述這個故事。

在“遇險”章節中,姜瑩將維吾爾族傳統樂器薩塔爾進行新的創作,在尊重原始風貌的樂器演奏技巧的基礎上,這段音樂蒼涼、厚重而委婉,而男生原聲態的敘事性民歌,將人們帶入大漠戈壁的純樸自然中。器樂與聲樂的結合珠聯壁合,他唱奏出了絲路古道人們對天對地的吶喊聲,也表達出了對美好生活的贊美之情。

二胡來自西域,但已成為今天漢族音樂中最有代表性的傳統樂器。“一念”章節的二胡演奏將“石盤陀”這個西域人物表現得維妙維肖、入木三分,也表達了人間萬世的善與惡,歷史上的玄奘法師正是用他的智慧去感化救贖蒼生的西去東來。

《玄奘西行》在北京演出後,將于9月拉開全國巡演的序幕,亮相廈門、上海、蘇州、南京等全國各大劇院。(本報記者 卻詠梅)

作者︰ 卻詠梅 責編︰ 景茂